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章 2
本章来自《真相》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2018-06-25 点击数:211次 字数:

2

姚雁彦出生在青岛,父母都是船厂工人,高中毕业考上北京的一所大学中文系。姚雁彦一进大学就暗恋上了同班男生顾磊,表面上若无其事,眼睛和耳朵却跟着顾磊转。

顾磊是吉林人,高大俊朗会说话,身边围着几个女孩。顾磊聪明而实际,“喜欢不等于爱,爱也不代表能嫁给你,嫁是需要钱财的。”他祖辈种地,没有钱财,更没有时间浪费在一个不可能嫁给他的女人身上。所以顾磊在众多倾慕他的女生中选择了姚雁彦。  

顾磊在一个风清月朗的傍晚向姚雁彦表白,姚雁彦的眼光像湖面上移动的月光。顾磊拉起姚雁彦颤抖的手说:“明天,我就向同学们宣布。”

姚雁彦摇头,“不不,千万别。”

顾磊一惊,问:“怎么?你......”

姚雁彦说:“不,太突然了。”

从幕后走向前台,姚雁彦手足无措地走了一个月。随后姚雁彦像所有沉浸在恋爱中的小女生一样,帮顾磊买饭,削水果,洗衣服,腻腻歪歪,独占着顾磊的爱。

大三那年姚雁彦提出到校外租房住,顾磊同意:“好,好,听你的。”于是二人大街小巷地转着找房子。姚雁彦就是在那时候认识左茜的。

那天姚雁彦和顾磊正站在398车站等汽车。姚雁彦举着和路雪香草蛋筒往顾磊嘴边送,半路改了方向,“嗯,嗯!”顾磊顺着蛋筒指的方向看去,身后的电线杆上贴着一张出租房屋广告。

“打,打,”姚雁彦把嘴里的冰激淋吞进肚子,口齿才变伶俐,“打电话问问,这间房合适,两居室合租,肯定不贵。”

顾磊打完电话,对瞪着眼看他的姚雁彦一摆头,“走,看房去!”

姚雁彦碎步跟着顾磊,“谈好了?700块,贵吧?”

顾磊说:“不贵,悦景苑小区,离学校近,房子也不小,12平!”

“另一间呢?另一间什么人住?你没问问,合租,对方什么人很重要,否则......”

“没问,嗨,看看不就全知道了。”

姚雁彦和顾磊赶到悦景苑小区9栋3单元502时,一个精瘦的中年男人开了门。男人说:“进吧,我是房东,住501。这间房租了两户,一户刚搬走。”男人引着姚雁彦二人走到客厅推开朝北的房间说,“嗯,就这间,干净吧?小两口都是白领,刚买了新房!”

姚雁彦问:“另一户哪,另一户干什么的?”

男人说:“跟你们一样,快毕业了!男的蔫了吧唧,女的喜兴,叫,女的叫左茜。”

姚雁彦和顾磊在房里转了两圈,交了定金和三个月房租,便赶回学校搬行李。二人回来时,左茜也刚好到家。

“刚搬来的?我叫左茜,华大的!”左茜笑的灿烂。

“啊,你好,我叫姚雁彦。”

“我是顾磊。”

“首师大的?房东说了,没想到你们这么快搬来,有事说话。”左茜快人快语,很让姚雁彦喜欢。

左茜比姚雁彦大一届,读的是饭店管理,正在溪澜饭店实习;男友读建筑设计,比左茜大三岁,在一家外企公司做设计师,刚被外派到石家庄做一个项目,每周回家一次。

左茜和姚雁彦很快成了好朋友,半年以后无话不谈。

盛夏的一个周末上午,顾磊去学校打球,姚雁彦在卫生间洗衣服。左茜磕着瓜子在旁边闲聊,左茜说:“嗯,男人不能惯,得管。你老这么宠他,把心宠花了,那天把你甩了,你哭都来不急。”

姚雁彦说:“我家顾磊?不会!”

左茜说:“说不好,男人这东西,天生贱!”说着伸手扽姚雁彦,“嘿,要不,哪天我帮你试试?”

姚雁彦说:“试什么?”

“试什么,哈哈!你说试什么,哈哈!”左茜嬉笑着胳肢姚雁彦。

“去,没正经!”姚雁彦躲闪着左茜。

其实左茜不是瞎说,她发觉顾磊不那么爱姚雁彦,而且顾磊眼光轻飘,精于算计。一个月以后左茜找到了证据,她趁顾磊出去的时候把姚雁彦拽到自己房间说:“我替你试了,顾磊还真不是东西!”

“你!?

“嗨,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主动,前天夜里我从卫生间出来,正好撞见他。他抱我,我一下就把他推开了。”

“你,他?”姚雁彦惊得说不出话来!

“诶呀,我你还不信,我是你好朋友,再说他也不是我喜欢的那款!”

“意思是,要是你喜欢的那款?”

“要是我喜欢的那款就说不定了!”左茜哈哈大笑,笑罢说,“我可提醒你,这样的男人没定力,一旦遇到女人诱惑,就会变心!”

姚雁彦说:“不会吧,是不是你们撞上了,他怕你摔倒,想扶你?”

左茜说:“算了,算了,懒得理你!”

左茜的提醒像往平静的湖里投进一颗石子,泛过几圈涟漪,湖面恢复平静,震颤却在纵深发展。姚雁彦表面没事,也没去问顾磊,心里却有了裂痕。

左茜不久就搬走了,左茜的男友从石家庄回来,用父母给的钱在五环外买了一套一居室。

左茜走后,南屋又搬来一个单身男人,早出晚归,很少照面。

姚雁彦和左茜一直没断联系,她和顾磊的生活也算平静,大四后半年他们俩在学校的推荐下到一个出版社实习。毕业后便留在了那里。

问题出在出版社又来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叫班薇薇和姚雁彦同岁,黄色短发,紫色眼影,银色指甲。班薇薇来的第三天,端杯咖啡把顾磊堵在茶水间,“嗨,帅哥,给你介绍个私活。”

顾磊一愣,关了水嘴,端着半杯水问:“什么?”

“私活,给一个老板写自传。”

“啊,这......”顾磊探头往外看。

“没人,你要愿意,中午楼下咖啡厅谈。”

中午顾磊和姚雁彦打过招呼去咖啡厅见班薇薇,俩人谈了一会儿约好晚上去见那个老板。

姚雁彦没反对顾磊去见老板,顾磊需要钱,老家的父母妹妹都巴望着顾磊毕业挣大钱呢。

顾磊晚上回来掏出一沓钱,举到姚雁彦眼钱晃,“定金,两万块,半年交稿,再付两万!”

姚燕彦夺过钱,“臭美,去,洗澡去,浑身酒味!”挣钱是高兴事,可姚雁彦乐不起来。

姚雁彦越来越不快乐,顾磊似乎卖给了老板,下班后不是采访就是和老板谈稿,回家后便写,一直写到上床睡觉。姚雁彦不悦,顾磊哄劝:“哎,就熬半年,半年挣四万。上哪找这么好的事!”

姚雁彦打电话和左茜诉苦,左茜说:“哼,半年,我看用不了半年,人就不属于你了!”

真让左茜说中了,四个月后的一个周六,顾磊一夜没回来。左茜反复打他手机,一直关机。一夜不回家的事最近发生过几次,但顾磊都来电话告知,说是和老板谈稿子,谈得很晚就住在那儿了。可这次?姚雁彦胡思乱想,快天亮才睡着。

阳光把窗户撑满时,姚雁彦被响声吵醒,扭头看到顾磊正猫着腰往拉杆箱里放衣服,心里明白了一切。姚雁彦没有流泪,默默起身,穿着睡衣坐在床沿上。

顾磊直起腰,转身面向姚雁彦说:“我们分手吧,我这就搬走。”

姚雁彦说:“谁?”

顾磊说:“班薇薇,老板的女儿。”

姚雁彦心里一惊,班薇薇是老板的女儿?她什么都想到了,但唯独没有想到这点。姚雁彦惊讶班薇薇的城府,惊讶眼前这个男人的另一面,她在迅速长大,隐藏起惊讶,说:“好,祝贺你!”姚雁彦起身从抽屉里拿出那叠两万块钱扔给顾磊,“钱你拿走!”

“这,好吧!”顾磊把钱塞进衣兜。

姚雁彦笑了,嘲讽的笑挂在嘴边。那叠钱是她在试顾磊,这个男人让她彻底看清了!

让姚雁彦没想到的是,星期一早上出版社同事看她的眼光。那眼光告诉她,同事们和她同时知道了顾磊的事。立马离开,从此不再见顾磊以及这里的一切!

左茜,只有左茜是姚雁彦当时唯一可以袒露伤口的人。

姚雁彦说:“真没想到他会那么绝决,他就不怕他走后,我从楼上跳下去。”

左茜说:“他,他早把你看透了,你就不是个偏激的人!算了,这种人渣,早分早好,没有班薇薇还会有李薇薇,王薇薇,让他跟那些贱人偎偎去吧!”

左茜陪着姚雁彦找房搬完家,就建议她去溪澜宾馆前厅部工作。

姚雁彦说:“我没在饭店干过,行吗?”

左茜说,“行,少说话,看两天就会了。再说我和人事部经理关系好,我介绍你,她绝对关照。”

姚雁彦在溪澜宾馆前厅部文秘岗位干了一年就做了领班,两年后升到主管。

顾磊的离弃对姚雁彦的打击是粉碎性的,它让姚雁彦的性格及对男人的看法彻底翻转。

姚雁彦不在相信贫贱的出身会有好男人,“一个男人穷到天天掰着手指头算计买什么衣服,吃什么菜省钱时,怎能挺直腰板昂着头做人。钱财可以,钱财可以让男人骄傲,可以滋养一颗高贵淡雅的灵魂!”姚雁彦的性格也变得冷漠,孤僻,事事设防,不爱说话了。只有在左茜面前才会无所顾忌,胡言乱语的疯说傻笑。

姚雁彦接触过几个有钱的男人后,变得更迷茫了,“个个都像个暴发户,像用铜钱堆砌的土财主,粗糙狂傲。”直到碰到鲍平建,姚雁彦的心活了。“男人还有这款!”姚雁彦对左茜说。

“嘿,你莫不是爱上了?”左茜笑问。

“爱上,瞎说,我只是好奇。”姚雁彦也笑。

“好好把握,那可是一枚货真价实的裸钻!”左茜怪笑。


  
上一章:第三章 1
下一章:第三章 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缘野
对《第三章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