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章 4
本章来自《真相》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2018-06-22 点击数:211次 字数:

4

叶溪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她下意识地摸下身子,惊叫一声,拽紧被单至下颏。

“哼哼!”声音从背后传出,阴森怪异。

“谁!”叶溪转头。

“我,”曹伟利从阴影里站起来,怪笑道,“没想到吧?”

“你?”叶溪瞪着惊愕的眼睛,攥紧被单。

“对,我干了。干了鲍平建的女人!”曹伟利哈哈大笑,奔到床边扽过盖在叶溪身上的床单。一丝不挂的叶溪扑向被单,手刚抓到被单又被曹伟利扽走,“抢,嘿嘿,抢!”曹伟利怪笑着,扽拽着被单,像耍弄一只猴子。

叶溪突然醒悟,反身跳下床,奔向放在沙发上的衣服。曹伟利坐回暗处,晃着二郎腿,欣赏叶溪的窘态。

“魔鬼!魔鬼!”叶溪浑身颤栗慌忙地穿着衣服,穿完衣服,绕过床,往门口奔。

“回来!”曹伟利起身一把抓住叶溪,又猛地一搡,把叶溪扑倒在床上。叶溪仰倒在床上,胸口被曹伟利狠狠摁住,只能脚踢手抓对方。

曹伟利感到右脸生疼,恶从心起,腾出右手照准叶溪左脸抽了过去。瞬间,一股鲜血从叶溪紧闭的嘴角涌出。叶溪不在挣扎,紧闭双眼,泪水从眼角滴落,滴进雪白的脖颈。

曹伟利发泄完,对蜷缩在墙角的叶溪说:“忘了告诉你,夜里那会儿我拍了照片。你那个骚样,可真够浪的,想看,随时找我!”说完坐到椅子上,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着,吸了一口,仰头吐出一串烟圈,盯着房顶阴狠地说,“你要是真的疯了,满世界去告,我也不怕,大不了陪着你,陪着鲍平建坐牢!可你,哈哈,照片就会飞满大街小巷,就会......哈哈......”

叶溪走出曹伟利家,走出那片平房,才有了思考意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一个跟在鲍平建屁股后面唯唯诺诺,怂头耷脑的小催巴儿怎么就突然变成了狼?不,是魔鬼!一个充满了恨的魔鬼!他恨我?恨鲍平建?”叶溪一惊,她突然意识到,曹伟利对她所做的一切,不只是一个色狼的发泄,而是恨。是?叶溪打了一个寒战。她感到恐惧,无比的恐惧,这个她从未正眼看过的猥琐男人突然显露出狼性,让她充满恐惧。

叶溪低着头,急急地往前走,曹伟利的话在她耳边回响:“忘了告诉你......你那个骚样,可真够浪的......你要是真的疯了,满世界去告......大不了陪着你,陪着鲍平建......哼哼,照片就会飞满大街小巷......”叶溪浑身哆嗦,“满世界去告”一想到那事她就感到一只癞蛤蟆在身上爬,那种羞辱的感觉比死还难受,她怎么会满世界去告呢。

天大亮时叶溪走到了运河边,叶溪站在桥上望着河水楞了一会儿便有了决定。这就是命,是上天的安排让她不自觉地走到这里。那么好吧!就在这里结束,结束这痛苦的生命。叶溪脸上现出笑容,绕过桥头,沿台阶走到水边,逆着水流的方向往前走了七八米停住,转身望向水面。

叶溪不喜欢紧挨着桥的地方,那地方太脏,她要找一个干净的地方。

鲍平建获刑入狱以后,蒋毅变了很多,变得沉默忧郁了。他很愧疚,愧疚地不想见到认识鲍平建的所有人,特别是叶溪。所以他为了躲避他们把每天的活动范围局限在单位和宿舍,还有宿舍西面的运河。

每天早上沿着运河跑一圈,是蒋毅的习惯。他现在很庆幸自己有这个习惯。一个人沿着河边慢跑,边跑边思考,内心的痛苦、懊悔、纠结、被一滴滴顺着额头、脖颈、脊背流出的汗水稀释,身体便轻松了许多。

叶溪走向河的深处时,蒋毅正跑到桥头。他突然听到桥下有人叫喊:“嘿,别走了,危险!回来!快回来!”

蒋毅奔到桥栏,看到一个女人正往河中心走,转身下了桥,跑下桥才发现女人是叶溪。

蒋毅叫喊着:“叶溪,不要!叶溪......”扑了过去。

叫喊的人是两个钓鱼的老头,看到蒋毅跑过去,觉出事情蹊跷,议论着:“怎么回事?不想活了?”

“嗯,好像要自杀!”

“我看是两口子打架。”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走,过去劝劝。”

蒋毅在叶溪快被水淹没时揪住了她......

蒋毅从水中救出叶溪的时候是周六早上六多钟,宿舍的年轻人大多还在梦乡中,宿舍区一片宁静。

蒋毅住在紧靠宿舍西门的那栋楼二层,206室。叶溪低着头跟着蒋毅走进西门,穿过草坪,走进宿舍楼。上楼,进入206室,一路除了看门老头瞟了他俩一眼,再没遇见任何人。这让她尴尬羞愧的样子自然了许多。

206室不大,收拾得很干净。蒋毅还有一个室友,室友年初结婚到外面租房住了,现在只剩他一人。二人进屋后,蒋毅找出一件体恤,一条牛仔裤,放到床上,说:“可能大了点,我去食堂打早点,你一会儿把衣服换上。”

那天蒋毅和叶溪聊了很久。叶溪对蒋毅印象一直不错,只是没深聊过;蒋毅对叶溪印象很好,叶溪是他喜欢的那类----漂亮、清高、有个性不张扬的女孩。

同一类人,相互都有好感,都因为身份的特出而保持着距离。这样两个在痛苦中煎熬的灵魂,在经历了生死交错的瞬间后,突然就找到了出口。诉说,诉说,他们不顾一切地诉说着,想把憋闷许久的苦闷倾泻掉。

“我对不起建哥,不该给他出那个主意......可我没带着人去抓建哥啊!现在建哥进了监狱,我成了抓他的英雄......我不愿意,我不要表扬......我跟领导去说,去解释,可越解释越糟糕,越受表扬。”蒋毅茫然地看着叶溪,“你知道吗?我好像看见了一个怪圈,有一条绳索拽着事件,我们越想这样,事件却越往那面发展......”

叶溪迷惑地问:“什么怪圈?”

蒋毅无奈的摇摇头,“我也说不清,只是感觉,哎,不说了!”

与蒋毅相比,叶溪沉静多了。她告诉了蒋毅怀孕的事,诉说了自己的孤苦,凄凉,诉说了对命运的无奈,但不管怎么倾诉,她始终未提遭受曹伟利强暴的事。那件事她要烂在肚子里,今生不会向任何人提起。

叶溪从曹伟利家走后,曹伟利紧张了两天,看看没什么动静,心便放下了。过了几天曹伟利从同事口中听到叶溪和蒋毅好了的消息,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起来。笑得阴险但发自内心,凭他对他们的了解,叶溪肯定没告诉蒋毅那件事,若是告诉,蒋毅定会找他算账;叶溪和蒋毅好了,鲍平建和蒋毅的仇就结瓷实了!于是曹伟利晚上去了鲍平建家,和鲍家人东拉西扯的聊了一会儿,便和二平约定周末去监狱探望鲍平建。

探监回来,曹伟利像换了一个人。脸上有了光亮,走道时使劲挺着胸脯,背有些驼又使劲挺着,那样子让想取笑他的人都不好意思。有些熟人怜悯心发作还给他介绍了女朋友。

曹伟利相中的女孩是变压器车间的临时工韦晓嫚,小他四岁,人长的一般,较胖,个子却比他高半头----主要是曹伟利太矮,刚刚一米六二。



  
上一章:第二章 3
下一章:第二章 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缘野
对《第二章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