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章 3
本章来自《真相》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2018-06-22 点击数:276次 字数:

3

谁也没有想到鲍平建那么快被判刑,而且一判就是十年。

自从鲍平建父亲从曹父口中得到许诺后,鲍家便安心地指靠曹家。准确的说是指靠曹伟利的嘴,曹伟利的嘴拨动着鲍家人的忧愁喜乐,心绪起伏。

曹父说:“放心吧,我腿脚不方便,什么事就交给伟利去办,那边伟利和他堂哥没得说,这边和你们也熟。有什么情况相互通通气,传个话都方便。”

曹伟利说:“对,你们就别瞎求人了,有我堂哥呢!”

曹伟利很尽力,当晚就传过话“我堂哥找了厂保卫处,可惜晚了一步,他们已经报案,人送走了。没事,我堂哥说了,公安局那边他更好说话。你们放心等好吧!”过了两天他又传过话“建哥这事已经被列为特别重大案件,不能取保候审......别着急,我堂哥说再托托人。”又过了几天,在鲍父急得在屋里转圈时,曹伟利推门进来了。吞吞吐吐地说:“叔,不好了,建哥这事被抓了典型。只好等着判了!”鲍父听了两眼发直,曹伟利立马扶住鲍父说:“叔,别着急,急也没用,我堂哥说再托托人,少判几年。”

“少判,能判几年?”鲍父看着曹伟利,近乎哀求地说,“伟利,你帮叔问问,平建这事按理应该判几年。”

曹伟利说:“好,我去问问。我想判不了几年,我堂哥再托托人,也就,一两年吧!”

曹伟利走后,鲍母埋怨丈夫:“你啊,当初就不该只在曹家这一颗树上吊死。”鲍父说:“那指着谁?咱家亲戚没一个当官的,二平刚上高中,叶溪父亲刚去世,她妈又要死要活地要挟她彻底和平建了断。”鲍父收回盯着老婆的眼,吸了一口烟说,“老曹又一口答应帮忙,我可不就一门心思指望他家了。”鲍母叹了口气,“唉,既然这样了,就这么往前走吧!命,平建命苦!”

鲍平建的判决下来,大家都傻了,都有一个共同的疑问。叶溪问曹伟利:“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快?”曹伟利回答:“赶上严打,没办法,天皇老子也没办法!”

“是啊,没办法!赶上严打没办法。”大家都认可了这个解释。

只有这个解释能让鲍平建的父母在等待儿子出狱的煎熬中活下去;只有这个解释能让那些有些愧疚的人,有些惋惜的人,有些隐痛的人依旧喝酒聊天晒太阳;只有这个解释能够让某些罪恶隐秘。

叶溪也接受了这个解释。她只能任命,她觉得她的命就该如此,就该忍受磨难,就该再等十年,十年后接鲍平建出狱和他过日子。

叶溪没有想到,这只是场序幕,灾难将接踵而来。

叶溪发现自己怀孕是在立秋后的一个晚上。当时她正坐在写字台前看书,困意上来,打了一个哈欠,随手合上书准备睡觉。在她把书往桌上放的时候,无意间瞟了一眼桌上的台历。随即眼睛就被台历吸住了。她盯着台历想了一会儿起身去关门,关上门蹲在写字台下面打开右侧的柜门翻找,摸摸索索找出几片东西塞进裤兜去了卫生间。

叶溪从卫生间出来,走过客厅,撞到餐桌才缓过神来。客厅没有开灯,叶溪也懒得开,她借着从窗帘缝隙射进的光亮摸回卧室。躺倒床上翻来覆去地想。

怀孕了,肯定是怀孕了!她用测试纸测了三次,次次都是两条紫红色短线。怎么办,要还是不要?这是她和鲍平建的孩子,她很想生下来。鲍平建十年后才能出来。十年啊!期间会发生什么?即使鲍平建熬过十年,她是否还能怀孕。可,能生吗?妈妈肯定反对,那么长的怀孕期怎么挺过?她和鲍平建没有结婚,未婚女人带着一个孩子怎么生存?即使这一切她都能熬过去,孩子哪?孩子能在别人的鄙视下健康成长吗?一想到孩子将要面临的场景,叶溪就感到挖心的痛。

天快亮的时候,叶溪才慢慢睡着。睡着便是梦,梦见鲍平建,梦见小孩,说不清是男孩还是女孩,孩子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小手在胸前蜷着......孩子突然不见了,鲍平建便冲着她叫,叫喊着要孩子。叶溪从梦中惊醒,醒后楞了一会儿才去看表,表针已经指向六点半。

起床,洗漱,帮妈妈做早饭。叶溪忙完一切,胡乱地吃了两口早餐就去上班。叶溪骑着车走到半路就变了主意,改道去了医院。

医院的血液检验再一次证实叶溪怀孕了。“HCG测试132,说明你已经怀孕四周。”鬓角长着许多白发的女医生指着化验单说。

叶溪出了医院去幼儿园上班,上班时总是走神,说不说就搂着哪个小朋友犯会儿愣。下班路上,叶溪也没停止思索,她感到脑袋快炸开了,迷迷糊糊去了春再来酒馆。

曹伟利这几天很快活。曹父觉得没把鲍家的事情办漂亮,脸上挂不住,给住在通州的女儿打电话说“闷得慌,想去散散心。”曹家女婿是个处长,住房宽裕,立马派人开车把老丈人老丈母娘接了去。曹父临走时对曹伟利说:“我们这一去就得住个一年半载,你也别总吊儿郎当了,抓紧时间找个媳妇。”曹伟利哥哥大学毕业后分到天津港务局工作,混的不错,已经在那边安家。曹伟利父母一走,曹家便成了曹伟利的天下。

曹伟利下了班,吃饱没事,满大街转悠。

曹伟利晃着腰,哼着小曲从春再来酒馆大玻璃窗前经过时往里面瞟了一眼。“叶溪,”曹伟利站住了,歪着脖观察,“好,好,叶溪一个人,正趴在那张桌子上一杯接一杯地灌酒。”曹伟利笑着进了春再来酒馆。


  
上一章:第二章 2
下一章:第二章 4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缘野
对《第二章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