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章 2
本章来自《真相》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2018-06-21 点击数:479次 字数:

2

17年前的那个夏天是叶溪今生最幸福的时光,也是叶溪今生最黑暗的时光。正在春风细雨中沐浴,突然就火烧碳烤般煎熬,那种感觉嵌进了她的皮肉,渗进了她的骨髓。

1996年7月13日闷热难耐。傍晚下了一场暴雨,雨像小孩洗脸,咋咋呼呼,转眼就停了。

雨过天晴,太阳的余晖把西边的天空涂抹成一幅温暖的油画。叶家客厅没有开灯,橘红色光耀从窗口射进来,笼罩着坐在餐桌旁默默进餐的一家三口,气氛与窗外的景色截然相反。

“我吃饱了。”叶溪打破沉默,放下碗筷往卧室走。

“哎......”叶溪妈刚开口,被叶溪爸打住,“算了,让她去吧!”

叶溪趁机躲进卧室,倚在床头看书,看书是借口,躲避父母唠叨追问才是真的。

叶溪爸妈继续吃饭,叶溪爸闷头把碗中的饭吃净,起身往书房走,走了两步停下,回头对正在看他的叶溪妈说:“一会儿我们聊聊。”

“唉!”叶溪妈叹口气,放下没吃净的碗,起身开灯,然后匆忙收拾完碗筷,去了书房。

叶溪妈走出书房时已经9点。她去了趟卫生间便去敲叶溪房门:“溪溪,妈妈进去说点事。”

叶溪妈的敲门声把正捧着书本发呆的叶溪惊醒。她忙回答:“好,进吧!”

叶溪妈进屋,拉过写字台前的椅子,坐到床边,看着叶溪叹气。

叶溪扔掉书,身子往上蹭蹭,问:“妈,怎么了?一副要谈正事的样子!”

“怎么了?”叶溪妈刮了叶溪一眼说,“我刚才跟你爸商量好了,同意你和平建结婚。”

“真的!”叶溪惊叫,坐直身子盯着妈。

“真的,哼,”叶溪妈用鼻子“哼”了一声,笑了,“你们都这么大了,不同意怎么办?也不能老这么耗着。他家没房,结了婚你们住这里。”叶溪妈眼睛扫视下四周说,“这屋子十多平,装修一下......你们要是不愿意也可以到外面租房住。”

叶溪眼睛湿了,蹭到床边拽住妈的手说:“妈......谢谢你和爸......”鼻子一酸,头顶在妈怀里哭了。

叶溪妈抽出右手抚摸着叶溪的头发,“唉,你呀,以后日子长呢......我们以前反对,都是为你好!”

叶溪抬起头,握紧妈的手说:“妈,我知道。”

“知道就好,”叶溪妈抽出手,扭头看看床头柜上的小钟表说,“睡觉吧,明天还上班呢。我也得赶紧睡,一过十点,就睡不着了。”

叶溪晚上失眠了,想着她和鲍平建经历的一切,心绪难平。多不容易啊,快十年了!从偷偷爱上鲍平建跟着他屁股后面转到两个人明确关系背着父母恋爱;从父母知道他俩恋爱后坚决反对到父母不得不同意他俩相处;再到今天父母终于开口同意他俩结婚,他俩走了近十年。其中的欢乐,兴奋,激动,磨难,等等,万般滋味再次重演,怎能不失眠?重演过后,叶溪便盼着天亮。她撩开窗帘,躺在床上,盯着漆黑的天空一点点变亮。

当窗口投进的亮光把屋内的一切变得朦胧时,叶溪再也躺不住了。鲍平建昨晚值班,现在正在单位。她要在上班前先到鲍平建单位去一趟,当面告诉鲍平建这个好消息。幼儿园在叶溪家东面,电机厂在叶溪家东南,叶溪上班前要先拐到电机厂见到鲍平建聊会儿天,然后再去幼儿园上班。所以叶溪要比平时上班早出去一个小时。叶溪欢快的洗漱,欢快的想着一切,欢快的情绪感染了父母,变成无数只精灵在洒进屋内的光耀上跳跃。

叶溪哼着歌下了楼。走出楼门看见蒋毅站在楼门左前方冲她点头。叶溪笑着走过去问:“嘿,你怎么站在这?”

蒋毅拉着叶溪往墙角走,“找你,有事。”

“有事?”叶溪这时候才发现蒋毅脸色难看,边走边问,“怎么了?”

蒋毅把叶溪拽的墙角,看看四周无人,说:“建哥出事了,赶紧想办法,托人,把事情压下,否则一旦移交公安局就糟了!”蒋毅把在脑子里滚了半宿的话一气说完,轻松了许多。

“什么?为什么逮他?”叶溪急着问?

“哎,昨晚......我已经找了建哥弟弟二平,二平正在想办法,但我看二平把握不大......你赶快托托人或者请你父母想想办法......”蒋毅顾不得看叶溪的表情,只顾一股脑的往下说。

叶溪脸色煞白,紧盯着蒋毅的嘴。蒋毅讲些什么她已经听不清楚,她觉得那一张一合的两片唇就是魔鬼的嘴,把她的欢喜瞬间吞掉,吞得天晕地眩。没等蒋毅讲完,她转身就往楼上跑。

“哎,你......”蒋毅来不及多想紧跟在叶溪身后。

叶溪冲进屋时,叶溪爸正在低头换鞋要去上班。

“爸,救救平建!”叶溪喊。

“嗯?”叶溪爸猛一抬头,感到天旋地转。

“平建从料场拉出一车废钢材木料,被保卫处逮住了,”叶溪没看出爸的异样继续说着,“......关键是他们从下面搜出一堆铜排!”

“什么?”叶溪爸盯着叶溪站起身,身子晃了一下,“砰”倒在地上。

“爸!”叶溪扑向爸。

“伯父!”蒋毅迅速跪地,抓过叶溪爸的手,把脉,并对叶溪喊:“不要晃他!”

“怎么了?怎么.......”叶溪妈从厨房跑过来。

“还有脉,我去打电话,赶紧送医院!”蒋毅冲叶溪妈讲完,起身就往外跑。

一小时以后,叶溪爸被120救护人员直接送入西京医院抢救室。

抢救室外很安静,叶溪和蒋毅在抢救室外走来走去;叶溪妈腿哆嗦的站不住,捂着胸口坐在旁边的长椅上抹泪。

突然,蒋毅的呼机响了。蒋毅边扭头冲叶溪妈抱歉地笑笑,边掏出呼机看,看后对叶溪说:“二平呼我,我回个电话,问下情况。”

蒋毅去了没多久就回来了,蒋毅走近叶溪低头说:“建哥父亲去了曹伟利家,请曹家托人帮忙救建哥。曹父一口答应了。”

叶溪感到脑袋轰地一下,清亮了,说:“对啊,曹伟利堂哥在公安局工作,跟电机厂保卫处很熟,曹伟利的工作就是他堂哥托人安排的,托他堂哥帮忙......”叶溪一拍脑袋,五指插进头发,揪着头发说,“哎,你说我......怎么这么笨呢?疯了似的找我爸,把我爸弄成这样!”

蒋毅劝道:“也怪我,可我觉得,”蒋毅话说半截改口,“建哥那边有了办法,你就别着急了,你就一门心思顾伯父吧!”

叶溪父亲得的是脑溢血,做完开颅手术,一直昏迷不醒,三天后去世。

叶溪家在北京没亲戚。叶溪妈是六十年代归国的印尼华侨,叶溪爸是西北人,俩人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当老师。叶溪父母只生了叶溪一个孩子。生一个孩子,年轻没事时不觉得什么。一旦遇到事,遇到需要人手,或是那种人多势众撑场面的时候,一个孩子便显得凄凉孤苦。

叶溪妈在得知丈夫去世后病倒了,叶溪父母平日也没交几个朋友。两个领导到家里看望了一下,几个同事参加了葬礼。叶溪一个人送爸爸走,一个人操办着爸爸的后事,那种凄苦无法言表。

陵园寂静,小雨淅淅,叶溪一个人抱着爸爸的骨灰盒走过崎岖的山道,走向山坡的墓地时,叶溪没有哭,叶溪似乎预感到她的苦难才刚刚开始。


  
上一章:第二章 1
下一章:第二章 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缘野
对《第二章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