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一章 4
本章来自《真相》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2018-06-20 点击数:380次 字数:

4

鲍平建醒来时发现姚雁彦一丝不挂地躺在身边,愣了一会儿,似乎明白了什么。他顺手撤了被单盖到姚雁彦身上,急忙下床,穿衣,离开8017房间。

鲍平建坐在8018办公室的沙发上,吸着烟,仔细追忆昨晚发生的一切。

昨晚他独自坐电梯上了八层,进入8017房间,倒进沙发吸了两只烟,正在他举着打火机想点燃第三只烟时,响起敲门声,他扔掉打火机去开门......两个女服务员送完酒菜便走了......

昨晚他是一个人独饮,一个人对着假想的坐在对面的叶溪倾诉。这是他的方式,17年来他靠着这种方式度过了许多不眠之夜。昨夜他喝的痛快,说的更痛快,他无所顾忌的倾诉,把压抑了17年的爱恨恣意泼洒。那一刻他似乎真的见到了叶溪,看到她流泪,被她拥入怀中......

鲍平建一根接一根吸烟,紧皱眉头回想,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姚雁彦是怎么躺倒自己床上的。他不是傻瓜,姚雁彦对他有意,他清楚。当今这样的社会,像他这样的钻石王老五是很多女孩梦寐以求的对象,投怀送抱是经常的事。姚雁彦与那些女孩相比,知性、恬静。倘若他想要女人,姚雁彦应该算首选。但他不想粘女人,刻骨的仇没报,他怎能放纵自己。

昨天之前,鲍平建一直以为,他不近女色是像越王勾践悬梁刺股一样-----为了报仇。可昨天当他再次见到叶溪并从她从嘴里听到蒋毅死了以后,他便明白,17年来,叶溪一直藏在他心里。

“一个人的心才多大,已经住进了一个人,哪能再存放得下另一个人呢!”鲍平建感叹着,他知道自己接纳不了姚雁彦,可又怎么办呢?事实已经形成,不管是他酒后乱性;还是姚雁彦早有企图,趁虚而入。作为一个男人,他应该负责任。

闭眼躺在8017房间床上的姚雁彦听到鲍平建关门离去的声音才睁开眼睛,漂亮的眼珠转了一圈,笑了。其实姚雁彦在晨光从窗帘缝隙钻进屋内的那一刻就醒了,但她一直装睡。她要等鲍平建先醒,发现一切,然后......

一切都是姚雁彦设想好的,当昨晚鲍平建下车后又回头说出那句“叫后厨炒两个菜送到8017,我想喝两杯。”她答应完“好!”时,便电闪雷鸣般有了一个闪念,那闪念叫她兴奋、战栗,于是她抓住那个闪念,迅速稳定情绪,开始设计安排一切。她把车停到地下一层车库,坐在车里给餐饮部值班主管打了一个电话,便回到负二层自己那间小休息室。休息室不大但很干净。按她的级别,在这桩大楼里能有一间独立的休息室,不可能。拥有这间房管理权的人是看重她董事长秘书的身份,才在她刚开口提出时就痛快地答应道,“行,我知道您很忙,上面的办公室人来人往太乱,您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休息,您放心吧,我不会张扬的。”

沐浴,更衣,化妆......姚雁彦在小休息室里准备完一切,便拎着那只随身携带的紫色皮包去了8楼。

姚雁彦在8层电梯厅站了一会儿走入楼道,这是一个扁U字型楼道,电梯厅在扁U字型底部中间位置;22间客房,两边各六间,中间10间,门牌号从左向右依次排序。

那时楼道很安静,每间房门都关着,门把手上免打扰白色提示牌在楼道顶百叶窗口吹出的清风中轻微摆动,橙红色地毯上的大朵金黄色牡丹花图案,被暖色筒灯、壁灯,投下的光耀渲染得越发富贵辉煌。

姚雁彦走到8017房间门口,停下脚步站在门外侧头听了一会儿,脸上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回转身掏出钥匙进入8016房间。

8016是个套间,是总经理办公室。里间是总办主任办公室;外间是公开办公模式,大家共用。姚雁彦暗地里常跟左茜抱怨:“3个白色半封闭隔断,像三个半遮半掩地囚笼。边干活,边被人监视,难受死了!”

姚雁彦在办公室里外屋转了一圈,便坐到紧靠8017那面墙的座位上闭眼休息,耳朵却在值班。

姚雁彦进入8017房间的时间恰好,那时候鲍平建的意识已经迷糊,正在向假想的叶溪倾诉。姚雁彦便悄然地坐到鲍平建对面变成了有血有肉能呼吸有感知的叶溪,她听鲍平建诉说,被诉说感染,为诉说里的人心痛、战栗、流泪。  

那一刻姚雁彦真正的了解了鲍平建,看到了那颗饱受煎熬的魂灵,知道了那颗魂灵在不断地摆脱贪欲、狭隘、怨恨中挣扎成长才铸就了那副坚毅、冷峻、沉稳的外壳。那副外壳一旦卸去,面对自己深爱的女人是那么炙热、温柔、野性......于是姚雁彦心甘情愿的成了叶溪,迎合着鲍平建的举动,承奉着他倾注的爱。

此刻躺在床上的姚雁彦感觉自己真的爱上了鲍平建,不是因为他的钱财和气质,而是那颗魂灵。当然还有他爱女人的样子,那是她以前在别的男人身上从未体验过的。她随即产生了一种渴望,渴望见到昨晚鲍平建口中念叨的女人----叶溪,看看她长的什么模样。     

姚雁彦伸了个懒腰,撩去身上的被单,翻身起床,走入卫生间。

姚雁彦洗漱完,盯着洗面盆上方镜子中的自己看了好一会儿,才转身走出卫生间。姚雁彦走到屋内的沙发旁,拿起放在沙发一角的紫色皮包,拉开金属拉链,从皮包里取出小巧精美的紫色化妆袋,拿着化妆袋走回卫生间。姚雁彦这一系列动作从容而高雅,那种从容而高雅由于刻意而显得做作。

姚雁彦站在镜子前一点点地在那张本来就很漂亮的脸上描画着,她要把这张脸画得更加漂亮迷人而又不显露出化妆的痕迹。

姚雁彦不着急,她知道鲍平建不会突然闯进来,鲍平建现在正待在8018办公室。

按惯例再过一个小时鲍平建和宾馆各部门经理就会在三楼6号会议室开晨会。每次开晨会姚燕彦都会早鲍平建几分钟坐在那个固定的位置等着。但今天她要晚几分钟,要让鲍平建有少许不安和渴望见到她时,出现在会议室门口。所以她要用这段时间找找感觉,找到出现在会议室门前让鲍平建为之一惊的姿态。至于还有另一双眼睛,那双眼睛会怎样?一丝担忧绕上姚雁彦心头,姚雁彦晃晃头想赶快赶走那丝萦绕,“算了,算了,事后再想办法对付他。”姚雁彦很后悔没有跟那个人断干净。

墙上的挂钟指针走到七点三十五分,姚雁彦走出8017房间。她要去负一层员工餐厅吃早餐,吃完早餐去6号会议室开晨会。


  
上一章:第一章 3
下一章:第二章 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缘野
对《第一章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