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一章 3
本章来自《真相》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2018-06-19 点击数:328次 字数:

3

鲍平建走出酒馆,拐进西面的街口,朝叶溪家住的小区走去。

鲍平建的奔驰C200就停在叶溪家楼下。鲍平建来到叶溪家楼下,抬头望望三楼昏暗的窗口,走到奔驰c200旁,靠着车门掏出根烟点着,慢慢吸起来。

“叶溪!叶溪老了,尽管仍然美丽,但岁月的艰难像刀削斧刻般嵌在她的脸上。”鲍平建脸上现出怜惜,把抽了半截的烟扔掉地上,伸脚碾灭,掏出手机给秘书姚雁彦打了一个电话。打完电话他又发了条微信给姚雁彦,然后收起手机朝叶溪家楼门走去。

鲍平建再次敲开叶溪家门时,叶溪没有惊慌。她平静地看着鲍平建说:“进来坐吧!”

“溪溪,”鲍平建轻唤一声,心底泛起一股酸楚,“不了!”鲍平建用力压下心底的波澜,从包里掏出几叠钞票塞给叶溪说,“好好活着!”转身朝楼下走去。

“你.....”话刚出口,叶溪闭了嘴。她望着鲍平建下楼的背影想:“罢了,喊住他又有什么用,有些事还无法说清。”

鲍平建靠在车门等了半支烟的功夫,姚雁彦从侧面走了过来。“鲍总,让您久等了。”姚雁彦笑着道歉。

“嗯,没事,正好呼吸一下新鲜空气。”鲍平建放下抱在胸前的手说,“怎么,不好找吧?”说着拉开车门坐进副驾座。

姚雁彦扶着车门侧身探头说:“可不,多亏了您那条微信地址发的准确......”

鲍平建点下头说:“好,我们走吧!”

姚雁彦开车驶出小区,右拐上了大路。

这是一条没设隔离带的两车道马路,上下班时间有些拥堵。现在是晚上八九点钟光景,虽然路上车辆川流不息,但很顺畅。

车厢里弥漫的酒气让姚雁彦微蹙眉头,她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鲍平建。鲍平建双手抱在胸前,眼睛微闭,仰靠在座位上,好像在想心事。

姚雁彦很聪明,很快断定出,鲍平建一定是受到什么刺激了,否则他不会这么情绪不稳。姚雁彦是见过世面的,多年的北漂生活让她历尽风雨,增长了识人断事的能力,更何况她对鲍平建下足了功夫。

姚雁彦9个月前做了鲍平建秘书,之前她是西澜宾馆前厅部的主管。她刚当鲍平建秘书时用心去了解鲍平建是为了端稳这个金饭碗。这个饭碗薪水高,让很多女孩羡慕是其次,关键是可以陪着鲍平建各处应酬,结识一些有头脸的人物,借机谋求更高的发展,才是她最在乎的。

鲍平建42岁,没婚史,没子女,名下有一家4S店和一家4星级宾馆,五环外有一幢别墅;鲍平建平日住在西澜宾馆8017房间,8018房间是他办公室;鲍平建每天晨跑5公里,没其它爱好;鲍平建不爱说话,性格坚毅,做事沉稳等等,姚雁彦用了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就摸得一清二楚了。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姚雁彦迷惑了,鲍平建并不像她曾经遇到的那些男人。鲍平建是独特的,独特到让她着迷。鲍平建冷峻硬朗的躯壳有时会闪过一丝柔软和惊忧,但只是一闪,瞬间便被冰山似的冷硬稀释了。还有鲍平建的眼睛,那么深邃,深邃里隐含着忧郁。这一切都让姚雁彦着迷,让她想急切地探寻那个躯壳里面隐藏着怎样一颗魂灵。

姚雁彦已经28岁,见过蝶飞,看过燕舞,早像秋日里风中的花蕊,知道怎样摇曳便会吸引蜜蜂追随。可让姚雁彦失望的是,不管她怎么摇曳,鲍平建这只蜜蜂都视而不见。姚雁彦甚至怀疑,鲍平建没有那个功能,或者是个禁欲主义者。姚雁彦很痛苦,痛苦于无法抑制的对鲍平建的迷恋。

在姚雁彦的记忆中,鲍平建有十多次独自在外面喝酒,喝完酒打电话叫她去开车。但这次和往次不同,这次鲍平建的状态怪怪的,尽管他极力掩饰。

“往右拐,从西门进去。”鲍平建的话让姚雁彦一惊,她忙打轮,车驶入便道。

姚雁彦预感到要有事情发生。

往日鲍平建傍晚喝酒回来,车都是从溪澜宾馆正门驶入庭院,鲍平建从宾馆主楼正门进入大堂,在大堂溜达一圈,然后从左侧旋梯上到二楼,在二楼几个餐厅、包间转转,再从旋梯上到三楼,巡视一下三楼的多功能厅,游泳池,会议室等,再绕到消防梯,从消防梯走到八楼。除非遇到急事,需要马上到8018办公室处理,车才会从西门进入宾馆。

车在树影婆娑的便道上行驶了三分钟,进入溪澜宾馆西门。姚雁彦看了一眼鲍平建,鲍平建没吱声,她便开车绕过喷泉花园直接把车停在宾馆主楼后门。

车停住,鲍平建开门下车,扶着车门愣了一会儿,回头对姚雁彦说:“叫后厨炒两个菜送到8017,我想喝两杯。”

“好!”姚雁彦回答,嘴角爬上笑意,暗想:“好啊,那就喝个一醉方休吧!”


  
上一章:第一章 2
下一章:第一章 4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缘野
对《第一章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