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一章 2
本章来自《真相》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2018-06-19 点击数:215次 字数:

2

鲍平建出了叶溪家,直奔“春再来”酒馆。

鲍平建走到酒馆的大玻璃窗前站住了,扭身扫视这条街。这里变化很大,高楼林立,霓虹灯闪烁,光饭店酒馆就多了数家,一家比一家气派。

鲍平建对这里太熟悉了,17年前这里是一条南北贯穿的马路,马路两旁散落着几家店铺,酒馆、发廊、商店、照相馆、洗衣店、打字复印社,每家店都开门营业,每家店都冷冷清清,半死不活。两旁店铺的后面是两个小区。路西是区教工家属院----七栋红色五层砖楼,由北向南依次排列,叶溪家就住在3号楼;路东是电机厂家属宿舍----高矮不齐,样式各异,破烂不堪的一片平房,他家就住在12排5号,2002年电机厂住房改造,推掉平房盖起了9栋16层塔楼,现在他父亲和弟弟二平一家住在那里。

鲍平建回过身抬头看了看酒馆房顶高悬的匾额,“春再来酒馆”五个大字红光四射,轻叹一声:“哎,春再来!春再来还在,人已经......”疾走两步,进入酒馆。

“三瓶扎啤,一盘拍黄瓜,一盘肘花,一盘炸花生米,”话一出口,鲍平建一惊,随即改口,“四瓶青啤,一盘酱牛肉,一盘肚丝,一盘炒芥蓝。”他在较劲,在跟自己较劲,拼命地想摆脱那些旧日的嵌进心底的印迹。

“好的,四瓶青啤,一盘酱牛肉,一盘.......”穿黑色衣裤的服务生疑惑地看了鲍平建一眼,唱歌似的报着菜单向吧台走去。

两瓶啤酒下肚,鲍平建才感到堵在心口的那个硬块终于裂开道缝。他伸手抹搓下胸口,打了一个嗝,吐出一口怨气。

怨谁哪?是怨17年前不该和叶溪恋爱;还是怨蒋毅心毒手黑;或是怨叶溪太漂亮了,因为她漂亮蒋毅才设了那个圈套。漂亮有罪吗?有罪的是蒋毅,可蒋毅已经死了。死了!就这么轻松?17年的煎熬,那掰着手指头一秒钟一秒钟挨过的挖心的痛,就这么完结了!

鲍平建开始战栗,举杯的手哆哆嗦嗦,酒水漾出杯口,洒了一手。他有些恼火,这是怎么了?以前和蒋毅喝时,一瓶二窝头两人对干,喝完白的上啤的,最后,蒋毅醉得不省人事,被他背着送回家。

就是那个夜晚,就在这里,他和蒋毅边喝边聊。他向蒋毅诉苦,说他和父母弟弟一家四口挤住在一间半平房里,想和叶溪结婚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蒋毅说:“活人不能让尿憋死,你们料场那堆废旧钢材木料闲着也没用,哪天你晚上值班,拉一车回家,在大屋前面接出一间,不就有地方住了!”

他问:“行吗?”

蒋毅说:“怎么不行,那些破烂没数,风吹雨打都快烂霉了,你拉走点,也算造福群众!”蒋毅右手四指敲着桌面说,“哥,你看这样......”  

他和蒋毅是哥们,俩人都在电机厂上班。蒋毅是保卫科干事,他在料场开车。他信蒋毅。可就在他拉着一车废钢材木料从料场后门出去时,却被蒋毅带着保安大队的人逮住了,废料下面竟藏着一堆铜排。

监守自盗,他被判了十年。他入狱后两个月蒋毅娶了叶溪,一年后蒋毅提升科长。

“报仇!今生活着的目的就是报仇!”为了这个信念他在监狱努力改造,由于表现好减刑两年。在那些难熬的岁月,他把一本《基督山伯爵》翻烂了边。他要效仿法国那个有名的复仇故事。

他一出狱就去找蒋毅,但没找到。曹伟利说:“蒋毅怕你出狱后报仇,5年前就辞职下海到深圳发财去了,蒋毅在深圳开了家公司,买卖做得红火!还买了轿车,带着叶溪、儿子,住在别墅里!”

他是一个聪明人,只对曹伟利淡淡一笑,心里却在波涛翻涌,万剑穿刺。

他没有满世界地寻找蒋毅报仇,“找到又怎样,这副凄惨落魄的样子,只能让仇人嘲笑!”他把仇恨埋在心底,找了一份汽车维修工的工作,没日没夜地干。如今他有了自己的公司,开了一家4S店,一家饭店。可当他有钱辉煌了,找到蒋毅家时,蒋毅却死了。

遗憾,多么大的遗憾!这遗憾让支撑着他走过17年的信念轰然倒塌,眼前漆黑一片,没了活下去的目的。

鲍平建抓起酒杯,一饮而尽,眼角溢出几滴泪水。

“叶溪!”鲍平建艰难地吐出这两个字。他想不明白,这个至今想起还让他心痛的女人,为什么也会背叛他?他是那么爱她,爱的......

鲍平建抖了一下,一种凄凉从心中擦过,他好像突然明白了,自己还那么爱叶溪。自己那么想报仇,那么想活出个人样后,风光辉煌地找到蒋毅复仇,多半是因为叶溪,是想让叶溪看到他没有倒下!

鲍平建再次把酒杯倒满,一饮而尽,泪水流了满面。

“溪溪!”鲍平建轻唤一声,手伸向对面,他什么也没抓住,对面只是一把空座椅。

17年前,鲍平建和叶溪经常到这里吃饭,叶溪就坐在那把椅子上,边吃边和他聊天。当然,有时候这里还坐着三个男人----蒋毅、曹伟利和他。

“再来一瓶!”鲍平建把酒杯倒满,冲服务生摇摇手中的酒瓶喊。

“蒋毅?蒋毅是曹伟利介绍认识的。”鲍平建陷入了回忆......

鲍平建从小身体好,性格倔强,由于他聪明仗义,敢扛事,身边总围着一帮朋友,岁数不分上下,大家都叫他建哥。

曹伟利是鲍平建的邻居,光着屁股一块长大的伙伴。曹伟利和鲍平建同岁,家中兄妹三人,他是老小。所以很得父母溺爱,高中毕业后他父亲托人给他找了在电机厂保卫科上班的工作。

鲍平建看不起曹伟利,不只是因为曹伟利个子矮小,长了张太监的脸,主要是他蔫了吧唧,眼睛总斜着瞟人,不阴不阳的常给别人上眼药。但曹伟利从小跟在他屁股后面跑,鞍前马后的伺候,还算听话。随着伙伴们长大,上大学的上大学,工作的工作,朋友们就渐渐散了,只有曹伟利还跟着他。

叶溪是他们的高中同学,长的文静,漂亮,学习也好。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叶溪也进入了鲍平建的朋友圈,蹦迪,滑冰,喝酒,聊天。又说不清什么时候叶溪成了鲍平建的女朋友。

鲍平建和叶溪在“春再来”喝酒聊天时,经常带着曹伟利。曹伟利不在乎做电灯泡,端茶倒酒,拉椅子,拎包,曹伟利连叶溪一块伺候。可能是大家相处太久,关系自然形成吧,谁也没觉得别扭。鲍平建后来在狱中想起这些时,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一想曹伟利那小催巴儿,粘在他身后惯了,可以理解。

蒋毅比鲍平建小一岁,蒋毅是浙江人,家不在本市,大学毕业后分到电机厂保卫科当干事----每天写写画画。蒋毅住员工宿舍,跟鲍平建认识后,晚上没事就经常找他们玩,仨人一起喝酒聊天。

鲍平建喜欢蒋毅,觉得他虽然文弱但真诚坦荡,很有思想。便经常单独约坚毅喝酒----不叫曹伟利是因为鲍平建感到曹伟利越来越阴郁,小眼睛后面好像藏着些东西,“藏着什么哪?管他干嘛!”鲍平建懒得想。

鲍平建后来在狱中分析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欣赏蒋毅的原因时觉得,主要是他想在蒋毅身上寻觅上过大学的印痕,那种在文化殿堂熏染过的学子气质。因为他与大学校园失之交臂只差六分,因而被叶溪父母看不起,被叶溪妈妈说成他唆使叶溪逃课在家里鬼混,耽误了学习。

是啊,那个时候他和叶溪经常趁叶溪父母上班时,偷着从学校跑回叶溪家。他对那间屋子以及那屋里气味的记忆至今难忘。也可能正如叶溪妈妈所说,他们的恋爱耽误了学习,致使他和叶溪都没考上大学。叶溪通过父亲安排到一所幼儿园当老师;他接了妈妈的班进了电机厂当司机。

那时候他们真年轻啊,只顾相爱,什么都不在乎。即使他只是个司机,叶溪照样爱他,叶溪父母也只好同意。如果他不鬼迷心窍听了蒋毅的话去拉那车废料,他和叶溪就会像天下所有的恋人一样,结婚,生子,过着平淡而幸福的生活。可他竟......

鲍平建想到此笑了,一种自嘲而凄惨的笑,让他的面容越发冷峻阴沉,他拿起酒瓶,往桌上的酒杯到。

鲍平建盯着酒杯中膨胀的泡沫一点点溢出杯口,念叨:“蒋毅,蒋毅死了,债也让他带进了坟墓,难道你还能到坟墓中去,找他复仇?哎......”

鲍平建端起酒杯一口喝光,掏出两张一百元钞票放到桌子上,高喊:“老板,结账!”起身走出酒馆。


  
上一章:第一章 1
下一章:第一章 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缘野
对《第一章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