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开大会动员下乡(1)
本章来自《石板路弯弯》 作者:石建华
发表时间:2018-06-15 点击数:350次 字数:



已经是深夜了,成都市区的主要大街上,出现了由解放牌卡车改装的各式各样的宣传车,这些宣传车上的播音员们,冒着严冬里的漫天细粒雪花,卷缩在狭小的空间里,把大喇叭的音量调整到不能再高,一遍又一遍地播送着毛主席的这一最新最高指示。在成都市区的大街小巷里不停地穿梭着,伴睡着一阵阵地狂风,沿着大街小巷呼啸而过。留下的此起披伏的巨大喧啸声,在成都市区的夜空里,一遍又一遍地回荡着。

紧接着,成都市区的主要大街上,涌现了许多川流不息的人流,他们举着红旗和大幅标语牌,紧跟在宣传车的后面,跟随着宣传车上的播音员,呼喊着坚决执行最高指示的口号,他们冒着严冬里的漫天细粒雪花,卷缩着脖子上的衣领,挥舞着手里的红宝书。在市区的主要街道上,敲锣打鼓地表达着坚决执行最高指示的决心。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锣鼓声,欢庆最高指示发表游行队伍,她们衷心的口号声声,不间断地震撼着每一个市民的精神世界。

更多的人流,高举着红旗,带着巨幅标语,手里拿着小旗和红宝书。涌出了机关、企业、工厂、大专院校、职工宿舍的大门,来到了市区的主要大街上,成都市区真正成了红旗入海歌如朝。汇成了一片红色的大海洋。

在一片巨浪般的喧闹声中,就听见外面视乎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石建华!

石建华!

这时候,我家的窗外楼下传来了一阵焦急地喊声。

我不难听出,这是我们班上,号称为五虎上将中(这五虎上将里,其中也包括我一个,没法子,个子小了,就得受别人夹磨)的一个同学,叫江品学。

他的近视眼非常严重,镶嵌在眼镜框架上的镜片,就像一对啤酒瓶底。他正站在我们宿舍的楼下,进单元门口的三合土小路中间,用力仰着头,眯缝着双眼,望着四楼,对着我家窗口大声喊道:“石建华,学校里明天要开大会,必须要早点去。”

在这么晚的黑夜里,他的视力又不好,深一脚浅一脚地赶着走夜路,来通知我,很不易啊。我连忙打开窗户,把头伸出窗外,使劲大声地回答了一声:“我听见了,马上就下来。”

说着我赶到房门口,一把握住手柄拉开门,急急忙忙地往楼下跑,等我从四楼来到底楼的单元楼梯间门口,他已经走得很远了。在大院门外远处那昏暗路灯下,隐隐约约地晃动着江品学那个瘦弱的身影,隐隐约约地听见了,那双不跟脚的雨胶鞋,交替着双脚,踩在泥地里所发出来呱唧呱唧的,那种单调的脚步声……

第二天一大早,雪花更细了,雨点小了很多,可风力却突然加大了很多,铺天盖地的枯枝败叶被阵阵阴冷的狂风从树上摧散落地,在地面上恶狠狠地画着各自不同的的圆弧线,沿着无数条琢磨不定的螺旋轨迹,紧贴着地面不停翻滚,急速地大幅度旋转着,滴溜溜地打着一个又一个旋涡,无情地被抛到了半空中,漫天狂舞地发泄着,伴随着阵阵狂风,夹杂着细小的雪花和雨点,不断重重地砸在行人的头上、脸上、身上,散落在地上。

早饭后,雨依然还在稀稀拉拉地下着,雨点飘落在人们的脸上和手上,冬天的雨,夹着细颗粒的雪花,凉飕飕的直往衣领里钻,让人们感到严冬的寒冷。这时候的风势减弱了一些,风也安静了很多。只有天空中出现的那几缕朝霞,顽强地刺透了满天密布的乌云,把微弱的光和热投向大地;在数九严寒的冬季,留给大地了一丝春天的希望。

我急匆匆地来到人民北路公交车站,突然发现,公交站台上等车的人实在太多了,由于昨天的雨夹雪整整下了一个晚上,天亮以后,逐渐有所放晴,路面依然很滑,公共汽车被迫限制了车速。看样子也是好长时间没来车了,此刻,看着这架势,即使是来一两个空车,专门来拉我所在公交车站上的乘客,也不可能完全都拉走。就算是现在车来了,我未必挤得上去,就算是挤上去了,就我这么个只有一米五五的小个头,还不把我给挤成照片了。

这时候,雨虽然是停了,由于雨夹雪下了一个晚上,路面依然很湿滑。如果继续再等下去,我就很可能不能按时到校了。于是,我立刻改变了主意,抹了一下已经被细雨打湿的头发,向右扭转身子,踏上了人行道。小跑步往转乘5路公交车的成都剧场公交站赶去。

从人民北路到成都剧场,中间隔着三个站,我一路小跑,接近两公里的距离,大概没用10分钟。就跑到了转乘5路公交车的成都剧场站。到这里一看,这儿要比人民北路公交站的情况还要糟糕。人更多了。公交车根本一点儿影子都没有。

几点现在了,我不知道。那时候我哪有表啊。反正感觉到有点晚了。肯定不能再等下去。还是赶快点儿。撒开两条腿快点儿跑吧。

我急匆匆地穿梭在赶往学校的路上,这一路上的行人熙熙攘攘,唯有那僻静的长发街和奎星楼街等,在那些狭窄的街道两旁,靠近灰沙砖方墙跟的侧面,雪白洁傲的腊梅花挺立在枯枝上,星星点点地顽强绽放着,散发出一阵阵淡雅的清香,迎着凛冽的刺骨寒风,向过往的行人频频点头,给严冬里人们的心灵深处带来一丝暖流,送来一线春天的蓬勃生机。寒冷的严冬已经来临,春天还会远吗?

我这一路上,不停气地紧跑慢跑,气喘吁吁地赶到了学校,全校的同学们都已经早早地就赶到了学校,看见各班的同学,都在大操场上,呼啦啦地整队集合。

各班都在点名,班干部和同学们在忙着清点人数。一见到我,我的个天,几十张嘴一起开口,那阵仗就把我给吃了。他们根本不听我做任何解释。七嘴八舌地埋怨我:“石头,你已经都来晚了,还在那儿摸索个啥子嘛,还不赶紧搞快点,全班的人尽都来了,就差你了。”

我拉开嗓门奋力争辩说:“是因为天气原因,没挤上公交车,我这还是拼命跑步赶到学校的。”

“你说你没乘到车,我们班上的那么多人,不都是挤公交车来的吗?赶公交车来的又不是你一个,别人咋个都来得到,你就赶不到?”

“你就别在这儿申辩了,你来晚了,就是来晚了,别再解释了。”

  “搞快搞快。”

“不要再东旋西旋地了。”

“啥都别说了。”

“快!快!快!!!”

同学们的话音未落,好几只强有力的大手掌,从各个方向同时伸过来,抓着我的衣领和胳膊,生拉硬拽地,硬把我拽进我们班的行列,看那个架势,都能把我一口吞下去。要不是有人抓住我的双肩,顶住了我的脊背,我就很有可能会倒在队列里。

班上的体育委员如重释负地转过身,小跑步到达主席台前,面向学校的值周老师,立正报告:“报告值周老师,六七级五班同学全体到齐。报告完毕”……

操场前端的简易主席台上,悬挂着《成都市32中学上山下乡动员大会》的大红横幅,正被那狂风刮得呼啦啦地作响。操场周围的红砖围墙和教学大楼外面,到处张贴着《革命青年志在四方》,《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到农村去,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革命化道路》《毛主席的红卫兵,最听党的话,广阔天地是我家》《毛主席挥手我前进,广阔天地炼红心》等大幅宣传标语。

主席台前那张小方桌上,摆放着学校里唯一的那台扩音器,不断滚动播送着毛主席的最高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的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大学、高中、初中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

接着又继续播送着当代的革命歌曲;“我们年轻人,有颗火热的心,要为真理而斗争,爱憎最分明。敢于担重任,…哪里有困难,哪里有我们,赤胆忠心为人民…”“迎着春风,迎着阳光,跨山过水到边疆,伟大祖国,天高地广,中华儿女志在四方,哪里有高山,就让哪里献出宝藏。哪里有荒山。要让哪里变成粮仓……红在边疆,专在边疆、保卫边疆、建设边疆……”这慷慨振奋的雄壮歌声,在校园上空剧烈地回荡着。

不一会儿,上山下乡的动员大会开始了,全校师生员工们按照年级班次序列,在操场上整齐划一的列队,学校的革命委员会、解放军驻校军训团、工人驻校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等主要负责人,正在主席台上,依次发言,向全校师生,慷概激昂地做振奋人心的动员报告.

驻校军训团的教导员今天身穿一身新军装,鲜红的领章和帽徽,还加上胸前佩戴着那枚耀眼发光的主席像章。更加衬托着他的全身精干,显得更加利索和威武。他今天站在主席台上,显得格外精神。他的报告,着重有计划第疏散人口,备战备荒为人民,要准备打仗的高度,来宣传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战略意义。

工宣队长今天也身穿着崭新的工作服,胸前佩戴着主席像章。他的动员报告。主要从动员学生家长的角度,要他们为防止人们的思想意识形态变修,确保国家千秋万代不变颜色的高度,来认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重要性,愉快地把自己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学校革委会的王玉芳副主任,她破天荒地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就军服,大概是她的父亲传给她的。她今天是代表学校革委会,向全校师生作动员报告:她的发言主要阐明了学校的态度:就是要花大力气,负责把学校里的每一个同学都送到农村,这个广阔的田地里,让他们去经风雨,见世面。要他们尽快更好地与贫下中农相结合,培养和造就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可靠接班人。

对于那些实在不愿意到农村去的这批人,学校将要进行长期的思想政治工作,反复采取耐心细致的思想教育和说服动员工作,一直到把他们送到乡下为止。同时要按学籍处分的方式记入个人档案。

在今天的长篇大论报告中,校领导们纷纷引用着伟大领袖的经典语录:“看一个青年是不是革命的,拿什么做标准,拿什么去鉴别他呢?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看他愿意不愿意并且实行不实行和广大的工农民众相结合。愿意并且实行与工农相结合的,是革命的。否则就是不革命的,甚至是反革命的。这就是区别一个青年是不是革命的最重要的分水岭。他今天把自己结合与工农民众之中,他今天是革命的。但是他明天不去个工农民众相结合,或者是反过来去欺压工农民众,那他就是不革命的甚至是反革命的了。”

在他们的发言中,反复强调的重中之重就是:全校800多名同学,一个不留,全部都要到农村去。所有的同学都必须上山下乡,都必须要自觉地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要以自己上山下乡的实际行动,具体体现紧跟毛主席伟大战略部署的决心,坚决走与贫下中农相结合的革命道路,一辈子不动摇。

在全校的八百多名同学中间,愿意与工农民众相结合的,就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具体的就要体现在自己的行动上。能够响应号召积极投入上山下乡就是革命的。否则就是不革命的,甚至是反革命的。

这几个长篇报告,再三强调了学校,对待上山下乡的基本态度,特别强调指出:凡是不下乡的,就是不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就是不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这就已经说明他的政治立场有问题了,虽然没有明说那就是反革命,但最起码说也是不革命的。如果有人胆敢跳出来,公开反对上山下乡,那就是反革命,另当严惩不贷。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石建华
对《开大会动员下乡(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