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八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6-11 点击数:466次 字数:

见大家稀稀拉拉站好队,三班长精神十足打个立正高声说:“肃静,肃静!军训不是俺发明的,现在到处都在搞,一个个别苦着脸,你们都是大学生,知道军训就是训人。‘严格自己,绝对服从,精神振奋,姿态端正,军容严整,整齐划一,做好准备,不怕受累。’  不准戴耳环,不准戴项链,不准戴戒指,不准描眉毛,不准涂口红,不准染指甲,不准戴墨镜,不准带手机,等等等。” 劈里啪啦讲一堆,然后喊:“稍……息!” 周静从小和兵闹,条件反射问:“怎么才稍息?训话之前就该喊。”

有位女生叫赵青,湖北荆州人,戴副像浆糊瓶底的起圈镜,度数肯定不能低。她肤柔体弱,生得白净透着病态,有股文气诱人怜惜。大家叫她‘m?s林‘,一头棕色‘清汤挂面’,眉描’柳叶‘,‘毒刺’ 睫毛,‘樱唇’淡染,绘花指甲。大家闻训便朝她笑,赵青翻眼抿紧嘴巴,昂然挺胸任凭嘲笑,置若罔闻鄙视四周,拿着腔儿哼哼唧唧,到底毕业于华北某大数学系。她假装淡然瘪嘴问: “三班长?刚刚吃过军用饭,饱得慌就下操?符合生理卫生吗?” 三班长打量说:“杂列?弄撒?自个儿低头瞅,脚上穿的啥!?尖不拉叽带高跟,那么细,那么长,小姐能够打胜仗?俺不叨唠你。全听清!咱不练队列今天进山,同时转告,想退出还来得及。” 三班长等了会儿,见没反应再次喊:“不愿参加的,马上出队列!” 喊过盯住赵青瞅,满脸地轻视。

队列里面‘鸦雀无声。’

三班长再喊:“不参加的,马上出列!”

队伍依旧十分安静,只有秋蝉在远处树上吱吱噪。找份工作不容易,于是大家齐步走,一路手摆手,高声歌唱道: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

大家跟三班长去领给养,借服装用具。男生当众换,女生去小屋,随身穿戴暂时存库。迷彩服不合身,极像杂牌军,引得大家相视而笑。重集合时,服装统一不知咋的念头统一,这大概是从众心理的‘淹没感’。三班长讲注意事项强调说:“途中不许生火,离开宿营地彻底清理,不许留下任何痕迹,望见人家不许进去。每天下午四点正,开始寻找宿营地,两个小时报告一次,其余时间严禁使用步话机。” 王俊丽惊问:“每天?共几天?” 三班长说:“三天。” 大家惊讶:“啊……!?” 蒋志刚问:“手机收了,步话机没电怎么办?” 三班长说:“一来山里没信号,二来严防暴露目标。严禁私用步话机,中途有个供给站,可以充电补充食物洗澡什么的。另有备用步话机,专人保管以防不测。” 王俊丽又问:“全是干粮,怎么不发矿泉水?” 三班长说:“都有壶,出发前找自来水灌满,补给点标在地图上。“ 大家正乱,田董事长和太太来了,站着瞧了瞧,什么没讲又走了,众人很失望。

出发时间快到了,三班长遥指南丘上的水塔说:“目标正南,今晚宿营野人山东侧一号营地,你们现在马上出发!” 吴红问:“你不去?” 三班长说:“不去。你们有指南针,行军路线标在图上。”  他立正敬礼左右扭身,毅然决然向后转,迈开军人的步伐,意志坚决毫不犹豫地走了,众人望着渐远的背影不言语,反应不灵的样子。蒋志刚怀疑道:“不太对头呀?很不对头嘛?没人带队?没提后援?出事怎么办?” 孙明大笑:“这是俺出的主意,咱全是新一代的年青人,要排除困难凭自己。大家请放心,俺是校登山队的老队员,在野外生存过七天,定会照顾好大家。” 赵青慌张愤怒反驳:“孙明兔崽子!新一代怎么吧?可以不讲安全文明?可以变回猿猴了?居然算计野蛮方法淘汰人,观念原始!缺了大德!想耍人啊!?”  充分发出她的不满。

王兴国个头小力气大,主动驼个大背包,有简易帐篷其他啥的。他驼背躬包到孙明前,扬头皱眉比拳头,愤怒地用韩语骂:“??!(傻瓜)”,又用四川话说:“孙明,孙明?孙明?!重要事物喊三遍,日你龟儿子的先人板板!”

队伍准时出发。

王俊丽边走边轻轻碰李洋,一而再,再而三,脸上嘻嘻笑,低声穷嘞嘞:“哎,哎,哎哎哎?你不会是木头人吧?三番两次咋不答话?忍心我背这么大个包爬山?” 李洋头都没侧说:“尽量忍。”

起风了,孙明在前面,十分兴奋开始跑,头个占领小山丘,折根枯枝在水塔下挥,远望前途山峰重叠,抒发气度长啸如猿,血气可谓充盈旺盛。末了他喊:“哦呵呵……,啊哈哈……,群峰啊……,俺来啦……!” 嗓音洪亮,他又侧耳,好一阵才自问:“莫回音?咋地啦?白吆喝?” 王兴国断后,忧其躁进而喊:“孙明你是龟儿子……,上坡根本急不得……,大家悠着爬。” 孙明应:“中!俺算白忙活。”


  
上一章:第七章
下一章:第九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