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6-04 点击数:259次 字数:

蒋志刚,男,国字脸型五官正确、未留胡须不胖不瘦、中人高矮。这位学法律的天津人,安宁静谧,羞涩含笑,不穷排场,只‘哏’(滑稽)不跩,更不呱叽天津话,逼迫自己韵京腔,以便患上强迫症,养成新习惯。蒋兄念南开法学院时,从‘鸡汤‘(励志类)小书了解到,’ 行为心理学中,人们把一个人的新习惯或理念的形成并得以巩固至少需要21天的现象,称之为21天效应。这是说,一个人的动作、或想法,如果重复21天就会变成一个习惯性的动作或想法。‘  他梦想先混成小律师,然后‘忽悠’成大律师,眼下计划边挣饭钱边考证,同时攒些生存常识,他每天很早去吊嗓,可劲诵。他推度律师上了法庭,口气和中气至关紧要,往往胜过法文条条,所以快把莎士比亚经典剧作朗读完,正寻雄辩发音并忽悠扇情的‘棒’作品,同时对友‘神哗鬼叫’征点赞,常诩‘世界啊,我来了!’ 属盲目乐观的‘扑通‘型,欠摔打,但愿岁月校正他,是以回客观。

王兴国,男、略瘦、发长盖耳、个头矮小、眼球闪亮滴溜嘟噜、聪明伶俐乖巧克己、娃娃脸庞宁人联想峨眉猴。这位四川山里人,操流利的韩国话,鞠躬说‘谢谢’ ‘多关照‘ 时像‘高丽人‘, 生活水平嘛暂时不能自给自足,有学债要还,能呱‘没落’的洋人话,奔公司有海外业务来。事关梦想认定得拼,好言难劝执迷不悟,目前通过三种方式来展现;一是呈上多语简历,每种文字都敢面试,有假包滚。二是午休必去大厅诵外国语,隔日一换,半周一轮。三是放些外文厚书在清洁组的更衣柜,得闲就读,有问必答,常见持书找人评述,态度谦逊娓娓而释:“随便翻翻,别无他意,文好就译。”  可他只翻不译。最近新增法文杂志,封面印有‘比基尼’女,体现人体雕塑美,极具视觉冲击力,他知是刊什么的,言当中更加的’更加‘,当作乘电梯道具,明目张胆抱胸前,眼神殷切滴溜直盼,公开’勾引‘有识之士,渴望遇伯乐,四川’耗子‘心眼多。吴红讲,此人躁动,上升心强,奢望讶然。基本属于‘自恋狂’型。每年几百万大学生毕业,他算颗绿豆,不一定发芽,且性格内向,易受打击。

周天洋,男、河北邢台清河县人、偏高、稍胖、结实、平头、单眼皮、小眼睛、高鼻梁、憨厚朴素、不善言辞、待人实在、典型华北乡村汉,电子信息工程硕士,公司开发部选了,满月去。据说他家梳羊绒,不差钱,来的目的是学习,准备将来自己创业。能当老板和不能当的杂一起,各自心态大不同,周天洋像溜到美国洗盘子的‘倔教授‘,私藏野心,步步为营,熬着盼望victor那天。有钱有学历,人又不太傻,抢跑可以有,普通人输在起跑线,千万别去追。

田家庆,学药的,本科生,像来错地方,也不解释,目前是迷。

这天李洋忧愁道:“‘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各有状况,不知怎就凑一起了?”

近来吴红总走神,今天午饭孤坐一隅,拿勺慢慢喂自己。窗外灰茫,她神情飘荡,冥思苦想,心无旁骛望着远方,神奔迷茫不知饭香。大二到现在,历经三男友,又是女汉子,估计不会是愁恋,但分明一副‘卷帘西风’的娇怜样,引人遐想,不能不猜。

李洋过来坐下问:“大妹呀?粉腮动的像兔子,嚼饭还是嚼诗啊?吃饭想事会伤胃,不科学,不卫生。”  见她依旧在远望,并不搭理人,于是长叹道:“哎……,哎……!‘驰思于千里,不若跬步之必至。‘ 在那朦胧的远方,就是咱俩的故乡,我从不敢望那方向。中秋到,倍思亲。” 说罢又叹,再叹。吴红轻声自语说:“古猿变人的地方,才是咱们的故乡。望远思近,心有戚戚。李洋你说,诱惑之中含机会吗?” 李洋嘻道:“当然含。等等,等等!戚戚……?心有所动?哪个孙子诱惑你?”  吴红深深吸口气,长叹道:“唉……!懞里懞懂的男孩?哪会懂得女人心。” 李洋鼓眼顿悟道:“哦,哦哦哦!心里有人了?” 吴红推开饭盒,沉重地说:“有人惦记奶奶了。” 李洋击掌道:“好事啊!他谁呀?” 吴红翻他一眼说:“少不更事的!不知有披着人皮的饿狼吗?他们一般年龄大,有钱有地位,暗藏着企图。”

“又有人想 ‘潜’ 你了?哎……!刚从狗屁地产公司逃出来,又见虎口了?”

“他奶奶个熊!”

“佳人都多难……?小地方来的大妹子,生活道路不康庄,定有急流和险滩,摸着石头爬过去,浑身精湿也算胜,本人对你有信心。嘿嘿,嘿嘿嘿。”

“爬!滚!幸灾乐祸的王八蛋。 ‘老乡见老乡,背后开一枪。‘  这也算同学?”

“不是不是,我绝不会是那种人,老同学真的遇上这事了?” 吴红抬眼审看半天,确认无诈,点头承认。 李洋凑近问:“具体说?” 吴红瞧周围,招手要李洋凑近点,小声说:“是行政部的‘肥猪‘经理,跟你同姓,五十多了,河南的人,想起来了?” 李洋点头。 吴红再瞅,然后附耳:“明天是周六,李肥猪约本奶奶,下午就去野人山,说是泡温泉。”

“坐他那辆帕莎特?”

“对。”

“就两人?”

“对。”

“答应了?”

“对。”

“完了完了,你完蛋了!”

“谁完蛋还不知道,咱不傻,老姑我不能总被动,逃过这家逃那家,眼下正琢磨狠招呢。”

“哦,原来不是愁,在琢磨?吴红!这种事跟道德有关,你爸妈都在教书育人,只有一位如花似玉的闺女,别把二老搞崩溃?我作为朋友也不忍。”

“别担心,只周旋,不失身,弄到好处马上闪人。改诗者云:‘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棍,

看谁敢带走半片云彩?

沙洋拉拉,

拜拜,

飘过。‘”

“胡乱改动!这是想象,行不通的。”

“哼!社会即是江湖,它该属于大家,姑姑我要陪他过招!”

“万一他是老狼呢?”

“俺就是那好猎人!”

“还是行不通,太危险,怎么想也不是事,吴红你要三思啊!”

“这不正在琢磨吗?:”

李洋还想劝,猛听头顶笑:“哟嗬!交头接耳很亲密嘛!能参加吗?”

李洋惊得猛抬起头,见到笑嘻嘻一群,都是清洁组女试用生,忙起身躲,被位叫王俊丽的上前挡住偏头笑问:“你是羞于见我吗?” 李洋假模假式哈哈大笑,说:“最不怕见你了,都请坐。” 众人笑,诓李洋去王俊丽身边坐, 就有人说:“新社会,女生也有主动性,这叫捏合。”

之后欢声笑语不断。

这天下班,李洋望见吴红上了李经理的帕莎特,心里不是个滋味,咬牙愤恨道:“旧社会了!”


  
上一章:第四章
下一章:第六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