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 追击残敌
本章来自《恩施剿匪记》 作者:殷海
发表时间:2018-05-25 点击数:500次 字数:


    恩施县政府里的国民党军被迅速全部歼灭以后,周吉山叫李文龙给俘虏编好队,清点人数。此时他把敌团长喊过来问道:“你说,这里面谁是马玉池?”敌团长朝俘虏群里看了一会,答道:“报告长官,里面没有马玉池,马营长。”这时俘虏群里一个敌兵交代,马玉池刚才还在地堡里,现在可能乘混乱时逃走了。又从敌团长的口供里,知道马玉天带走了2000多人的武装,准备在恩施这山区里的天池山上建立反共基地,开展游击战争,配合蒋介石“反攻复国。”敌军团长还招供说:“逃跑的那个营长,是马玉天的堂兄弟,排行老二叫马玉池,现在很可能也跑到天池山去了。

  不一会,团长王天英和师首长王定烈、政委李人林一起来到了敌指挥部。周吉山向首长们汇报了情况。此时天已进傍晚,各单位报告战果的人川流不息。这时八团的一营长跑进来报告说,城里有股顽固的国民党匪兵拒绝投降,在我营的坚决打击下,逃出恩施县城。椐被俘虏的匪兵交代,那支队伍领头的叫胡先荣,是多年在恩施大峡谷盘踞的老匪,是一支被国民党收编的土匪武装,我们分析可能又逃到老巢里去做土匪去了,目前我部正在追击。

   首长王定烈、政委李人林听了说:“好,你们打的好,继续追剿残敌!”回头又对王天英讲:“师部决定你留下来组织新的恩施人民政府,任命你就任恩施县县长兼军管会主任之职。”王天英响亮地回道:“坚决服从组织的安排,不辜负人民的期望!”这时,周吉山在一旁问道:“首长,下一步我们部队怎么做?”王定烈望着这位年轻英俊的连长说:“除师部留住城内,今天晚上你就好好睡一觉,下一步的任务还很艰巨,恩施地区还有几个县城没有解放,因此你们连下一步的任务仍然是明天随着大部队前进,去解放其他的几个县城,使恩施全境迅速得到解放!”

     周吉山听了兴奋地说:“这太好了,我这就去做下一步的战斗准备,把盘踞在恩施境内的国民党军全部消灭!”说完敬了一个军礼,转身回连队去了。回到连队里战士们大都疲倦的睡了,高德峰见连长回来了,心想:“部队经过连日的战斗、追击,干部、战士已经极度疲劳了,按说应该在恩施好好休息几天,吃几餐饱饭,睡几个好觉吧!他问周吉山道:“首长怎么说,我们不在恩施休息几天?”那知周吉山听了说:“老高,我也正有你这想法,可是师首长说了,我们不能休息敌人就是喜欢我们休息的。首长已下了命令,叫我们连今天好好睡一个晚上的觉,明天带上机动电台随全团队伍出发,沿宣恩公路,尾追敌人,不让敌人跑掉!”

第二天凌晨5时,周吉山就带领着全连的战士出发,沿着崎岖的山区公路一路追击到宣恩椒园才追上敌人。这时天色已黑,蒙胧中看见前面正是逃跑的敌124军两个团的敌人。

敌124军军长是一个浑身长满横肉的家伙,他带着两个团的残兵败将在这崎岖的宜恩公路上仓皇地奔逃,当他们翻一个山坡时,见前面有一个村庄,心中一喜。心想已有一天一夜没有好好休息了,饭也没有吃饱过,决定就在此休息一会再逃。他看了看身后那蜿蜒的山区公路上没有解放军追来,就对手下的一个团长命令道:“王团长,命令部队停止前进,他妈的跑了一夜,共军怕是追不上我们了就在此休息一会,你带几个弟兄到前面村子搞点东西来吃。”这个姓王的团长连忙答应着去了。

  敌团长带着手下的几个士兵来到前面山上不远的那个村子里。这时村子里的山民大都躲进山里深处去了,留下来的只是一些跑不动的老人。这是个不大的村庄,平时有二十多户人家,这个村子名叫椒园。这时在村尾住着有一家姓曾的人家,是村里的一个教书先生,年纪有六十多岁,花白的胡子瘦小的身材。平时在村里教几个学生糊口,日子过的很艰难。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期,别的村民都到山上躲避去了。别人劝他也逃到深山里去暂时躲避一下,可是他说:“我这把老骨头,不怕那些乱兵来。”其实他还对国民党的兵还不了解,想他们也都是人,量他们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同时由于他是个文化人,对外面的消息比较了解,对解放军就是原来的红军是知道的,所以他就留下了没走。

   这时敌团长带着一群国民党的败兵,在村子里搜寻着吃的东西,们搜寻了一阵没有搞到粮食,于是就一家一户的搜,但走进去已是人去屋空。于是他们看见一些山民们没有来得及带走的鸡鸭狗猪就连忙来捉,一时间搞得村里鸡飞狗跳墙。一会敌团长带着几个士兵来到姓曾的人家,见他还没有走,不由高兴起来。说道:“老先生好啊,怎么这村里只有你一个人在屋里,其他的人呢?”曾老先生答道:“都去躲兵祸去了,只留我这把老骨头在家守屋。”接着又问道:“请问你们是那部分的队伍?目前要到那里去?”敌团长答道:“我们是国军,现在要到四川去执行任务,现在我们已两天没吃东西了想在你们这里借点粮食吃。”曾老先生听了不觉暗自发笑:明明是被解放军追的仓皇逃跑的残兵败将,还诡称是去执行什么任务。于是他说:“哎呀长官,我们村子是个穷村子,没有多少粮食,粮食都叫村民们带到山里去了。”接着又用讥讽地口气说:“你们刚才不也抓了不少村民屋里的鸡鸭嘛,完全可以对付几顿的了。”

敌团长一听刚才还是和言悦色的,顿时变了脸。气急败坏地吼道:“老东西,给你脸你不要脸,要把粮食留下来送给共军吗?”说着命令手下的士兵:“给我搜,一粒米也不给这老东西留下。”于是国民党兵像饿狼一样在屋里翻箱倒柜的搜寻起来,一会他们终于搜出来一袋曾老先生平时保命的粮食来。曾老先生一见,忙说:“这是我活命的粮食,你们可不能全那走了!”说着就扑上前来抓住粮袋子不放手。敌团长口骂道:“老东西,没有把你抓起来算是便宜你了。”说完一枪托把曾老先生打倒在地,拿着抢来的粮食扬长而去。


敌团长把抢来的粮食拿回来交的敌军长,敌军长问:“怎么就只这点粮食?”敌团长说:“他妈的,那些山民都把粮食给藏起来了,这还是我硬从一个老东西家里搜出来的哩。”接着又把抢来的鸡鸭亮出来说:“还好,找了一些荤的东西。”敌军长一看,说:“不错,快叫人把它烧熟了,吃了好赶路。”敌团长答应着去办了。

一会敌军长的勤务兵就把煮熟了的饭端了过来,敌军长立刻像饿狼一样把碗抓在手上,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正当他刚刨叫几口饭在嘴里,突然一阵激烈地机关枪步枪的声音响起,还夹杂着手榴弹和炮声的爆炸声。“咣当”一声敌军长手上的碗被吓得掉在了地下。他忙问敌团长道:“王团长,那里打枪?”敌团长说:“怕是解放军追来了吧。”

 “胡说,共军难道长了飞毛腿长了翅膀,飞过来的?”敌军长不相信的说道。正在这时敌军里的一个营长慌忙地跑过来报告说:“报…报告刘军长,共军打过来了。”敌军长一听才相信共军确实追上来了。口中颤抖地说道:“这、这共军也太厉害了,王团长你马上组织队伍反击,绝不能让共军打过来。”

 此时追到椒园的先头部队正是周吉山带领的一连战士,周吉山从蒙胧的夜色中发现敌人正在烧火做饭,心中觉得真是来的早不如赶的巧,乘敌人吃饭的当口打他个措手不及,于是下令展开攻击。此时张飞抱着机枪上前,对周吉山说:“连长,我带一班的同志去打冲锋!”周吉山望了望虎背熊腰的张飞,点头道:“好,由你们前去开道,要注意隐蔽。”

 敌124军的两个团此时正在村子里用老百姓的锅烧饭吃,丝毫没有发觉解放军已来到村口。因为在他们心里还认为解放军至少还要在恩施县城休息两天才会追击他们,到那时他们早就跑的没有影了。这时张飞带着战士悄悄地摸到村口发现敌人连岗哨都没有放,心中一阵高兴,直闯进敌军堆里打起来。一阵猛烈地机枪扫射敌人像稻子一样倒下了一大片。敌营里顿时炸了窝,鬼哭狼嚎起来:“不好了,共军来了快逃命吧!”一时间四散逃命。

“不准退,不准跑,谁再跑我打死谁!“此时前来组织反抗的敌团长拦住了四散逃命的国民党兵。可是败兵们仍然没有停止脚步,只见他拿起身边一个士兵的冲锋枪哒哒哒……一梭子打死了十几个逃跑的敌兵,这才把逃跑的士兵镇住。这时他狂叫着对那些败兵说:“共军没有多少人,给我反击杀开一条血路,掩护军长撤退。”因为刚才敌军长从解放军的枪声判断共军此时人数不多,于是这又鼓起了他的信心命令赶快反扑,要是等解放军的后续部队来了,想跑也来不及了。

  敌人虽然是一些残兵败将,但究竟还是有两个团的人马,又处于背水一战的境地,反扑起来还是很厉害的,敌我双方一时间战斗进行的异常激烈,眼看敌军就要突破战士们阻击的阵地。正在这时一阵冲锋号声响了起来,4团、8团的大部队赶了过来,一时间战场上杀声四起,敌军见形势不妙纷纷缴枪投降了,这一仗共俘虏敌人800余人。

  在清扫战场时,周吉山发现跑了敌124军的军长。他审问被俘的敌王团长,敌团长说:“你们一来就没有看见他了,我也不知道他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这时李文龙领来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先生来到阵前,说:“连长,这位老先生知道敌人军长躲在那里。”此时来到阵的正是曾老先生,他被敌人打到在地后,艰难地爬了起来,心中对国民党军的行为很是气愤,口中骂道:“这那是国军,分明是一群土匪嘛!等解放军来了把他们一个个都活刮了才解恨!”正骂着时,听到村子里枪声大作,跟着就听到一片喊杀声。他知道这是解放军来了,心中不由感到一阵欣喜。正准备出门去看看,突然从外面慌慌张张跑进来一个胖胖的穿着将校军服的国民党军官。这军官一进来就用枪逼着他,要他找一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曾老先生一看是一个国民党军官,从刚才的事情中,知道他们和土匪没有两样,这样的人叫解放军捉去才好呢,但看敌军长用抢对着自己知道不能硬拼,于是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假以答应道:“好,好,长官说的是,我给你找个保险的地方藏起来,就把他领到后院的地窖跟前,说:”长官,你暂时在下面委屈一下,等共军走了再来叫你。”敌军长连忙向地窖下走去,临下去时还威胁曾老先生道:“不准告诉共军我在这里,否则杀你全家!”曾老先生道:“好的,好的,我绝不跟任何人说你在这儿。”等敌军长下到地窖后就把盖子盖严。然后就去找解放军去了。

  周吉山听了非常高兴,感激地对曾老先生说:“老先生感谢你来报告我们敌军长藏在什么地方,现在就带我们去把敌人抓起来!”于是周吉山就命李云龙带着几个战士来到地窖里去把敌军长给活捉了。敌军长被带到周吉山面前,周吉山问眼前的这个黑胖子道:“你就是124军的军长?怎么这样狼狈?”黑胖子垂着双手,那几根胖指头在哆哆嗦嗦地发抖,低垂着头说:“是,是,我是124军军长江彬,共军太厉害了,我没想到你们会来的这么快。”此时周吉山问道:“江彬,你们准备逃亡何处?”江彬交代说:“他们准备逃亡宣恩县城去投靠79军肖树均部。”宣恩城里正是国民党79军肖树均部,他们听到解放军就要来攻城,吓得弃城而逃。因此独二师八团没费多少弹药就解放了宣恩县城,等周吉山他们四团的部队在黎明前赶到时,只见城楼上已插上了鲜艳的“五星”红旗。

这时后续部队都已赶到,湖北军区参谋长张才千在师长王定烈的陪同下,也随部队来到宣恩。宣恩城里,贡水河畔以及那连绵不尽的群山,到处是飞扬着欢悦的歌声。一轮红日从山巅上升起,照红了整个山城。宣恩城里,则是一派节日景象。大街小巷,到处是欢庆解放的群众。周吉山此时正带着他们一连的战士们行进在这欢庆的山城街道上,有一个声音在大声喊:“周吉山,你来一下!”

周吉山听到喊声,抬眼一看,原来是师长王定烈在叫他。于是快步来到师长的面前敬了礼,问道:“王师长有什么新任务吗?”王定烈看他那黑里透红的方脸盘上,沁出一颗颗晶莹的汗珠。亲切地笑了笑说:“你这个人啊,开口就是新任务!”周吉山说:“首长,战士们都正等着去投入新的战斗呢!”王定烈听了又爽朗地大声笑着说:“看来这个任务非得要你们英雄连去完成了,别的人争我还不交给他们呢!”周吉山一听兴奋地问道:“首长,什么任务?我们去完成绝不会打折扣的,保证完成的更加漂亮!”

  原来从宣恩逃跑的敌人正在逃往宣恩至咸丰县间的白果一带,准备逃往四川去。王定烈决定派出一支精干部队抄近路赶到敌军前面阻击,截住敌军逃跑的道路,于是他想到了周吉山。

周吉山接受任务后,不顾连日行军作战的疲劳,决心跟踪追击逃跑的残敌,于是就带着一连的战士,飞速地向白果方向赶去。连绵的山峰,崎岖的山路也挡不住战士们决心去消灭残敌的脚步。远方是重重叠叠的高山峻岭,金色的阳光,照在那些巍峨挺拔的山岭上,使得那些山岭显得更高更美了。山路上只听到战士咚咚地跑步声,好像战鼓一样擂响了这武陵大地。

周吉山此时心中非常感慨,是啊,为了夺取政权,把国家引上通往共产主义的康庄大道,自己跟着共产党打了这么些年的仗,现在终于迎来了新中国的建立,现在一部分残敌还没有被消灭,他感到自己身上的担子有千斤之重,于是加快了的奔跑的速度。他回头又对战士们喊道:“同志们!加快脚步一定要赶到敌人的前面,绝不能让他们逃出恩施的境地!”战士们望着前面的重重山峰,心里好像点起了一把火,脚步骤然加快向前跑去。

  在正午的时候部队终于提前赶到了预定的地点,前面侦察的李文龙来报告说:“连长,敌人现在离这里还有五里路,此时正在朝这里溃败。”周吉山听了很高兴:终于赶到敌军前面了,没有辜负师长的信任。”他连忙对高德峰说:“你带两个排在对面山上去,我们利用这里的山势来夹击逃跑的敌人!”高德峰于是带着两个排的战士前去执行任务去了。

  周吉山他们此时来到地点叫夹道沟,两边山势陡峭,中间只有一条可以通行的道路。敌人要逃到四川去,这里是他们必经的过道,也正是战士们阻击敌人逃跑的好地方。一连的战士们刚做好战斗准备,敌98军的98师、199师和15军的169师等三个师的敌人就来了。只见溃败敌人一群散马无龙头的样子,军官们坐着汽车,汽车上还坐着穿得花花绿绿的国民党军官太太小姐,当兵的一个个斜挎着枪歪着帽子,有的还敞开着衣服,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副残兵败将的样子。

   敌人根本没有料到解放军会赶到他们前头,更没想到在夹道沟这个地方会成为他们的覆灭之地,所以一个个大摇大摆的从夹道沟中走过。

 周吉山见敌人到了预定的地点,他把指挥刀一挥,大声喊:“打,把敌人阻击在这里!迎接大部队的到来!”骤然山谷里机枪声步枪声、手榴弹炮弹的爆炸声在这寂静的山谷中响起。敌人被这突然响起的枪声震蒙了,一个个象绿头苍蝇,相互碰撞在一起找不着出去的方向。战斗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后,敌人见无法从夹道沟逃跑出去,于是决定分散逃命。正在这时后续大部队及时赶到了,并将敌人拦腰切断,分割包围在宣恩的沙道沟、高罗和麻阳寨一带。

 此时天突然下起了小雨,部队在泥泞的山路追歼敌人,战斗打得非常激烈,听不出炮声,只听到手榴弹在轰轰地响。战士们和敌人白刃相接,一番拼杀,敌人乱作一团,有的缴械投降,有的弃枪逃跑。那些抹胭搽粉的国民党军官的小姐太太们,就像喝醉酒似的,穿着高跟皮鞋,在泥泞的山路上一颠一跛地奔跑,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十分狼狈。

     山道上,一排的战士牛柱和田亮几个人,押着一群俘虏向指挥部走来,其中有个歪戴帽子光着头的矮个子和俘虏挤在一起。战士们一看就知是个当官的,边问:“你是当官的吗?”那军官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我是199师师长黄梁。”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殷海
对《第四章 追击残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