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本章来自《乐无期凡与异》 作者:陆离
发表时间:2018-05-22 点击数:458次 字数:

他们找了家就近的餐馆,吃了些简单的饭菜,打算早早回到旅馆。

路过街角拐口,乐无期瞥见右前方不远,有一家小小的奶茶店,他想:与异喜欢喝什么呢?

无期,我请你喝东西吧。

乐无期紧绷的心弦,骤然弹了一下,微微咳了一小声,说:好。

  奶茶店是一家很小的门面,店名已看不太清。他们刚站到门口,一个年纪很轻的服务员说:欢迎光临,请问喝点什么?

  一杯柠檬水,不加糖。无期,你喝什么?

  嗯......乐无期略微思索,跟你一样吧。

  好的,两杯柠檬水,不加糖。女服务员提高了音量,又说,进来吧,两位。

  应该没什么客人吧,乐无期想。不易察觉的店,隐匿在春熙的雨雾里,一如之前从未谋面的女人,得有些运气。这样想,不免有些尴尬。该和与异说些什么好呢?

 

他们进去,店里确实没什么人。只有一个身着猩红长衣的女人,帽沿使劲向下扣着,叫人看不清年岁。凡与异径直走向紧挨着红衣女人的座,一气呵成地坐下来。乐无期咬了咬嘴唇,终于打定主意跟了过去,犹豫了一两秒,也坐在靠近的旋转圆凳上。

这时,红衣女人掏出火机,点燃了一支烟。那位年纪很轻的服务员,见没什么客人,大着胆子也坐到三人跟前。礼帽遮住她的长发,留下几缕稀稀疏疏,挂在胸前,宛如摆设。她长着稍圆的脸蛋,鼻子有些塌陷。此刻,她露出虎牙,冲三人微笑。

  凡与异看得出,她是拘谨的。

  请问,这种烟好抽吗?

  听到这个问题,红衣女人停顿了几秒,说:你想抽?

  不是的,只是好多男人都在抽烟,我的男朋友也抽。他说,除了我就是烟了。

  凡与异从年轻服务员的眼里,看到一抹容易消逝的担忧。

红衣女人把烟掐灭,白烟消散了不少,又很匀速地说:这算是一种习惯吧。

  只算是习惯么?年轻服务员不解,可是好几次我拿走他的烟,他生气极啦,样子吓人,我都快不认识了。

  没有烟是会不习惯的。凡与异说。乐无期讶异地看着凡与异,好像若有所思。

  可是,他不是说除了我再是烟吗?我们吵架后,我离开他一个星期,他都没事啊。后来,是我偷偷回去找他,他也不说什么。还是抽着烟。年轻服务员把头偏向另一边,疑惑不解。

  你想说,他没有你也是习惯的。红衣女人抖了抖烟灰,斜视了眼凡与异,又以一种娇媚的弧度婉转回来。

  这个嘛,我也不是非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男人真是奇怪啊。年轻服务员开始感慨起来。

  红衣女人吹了吹烟头,那里似乎有死灰复燃的迹象:你大概已经知道答案了。然后又说:你相信他说的话,不一定是坏事。

  女服务员跳起来,说:他说过他可以为了我戒烟,我相信了。他也说,他在乎的一定是我。可我,一直想不明白。

  红衣女人也站了起来,把手插进口袋,说:那分开吧。

你们的柠檬水好了,请拿好。另一位服务员打搅道。在乐无期小心翼翼接过柠檬水时,红衣女人没有回头的出去了。

我还没看见她的长相。乐无期下意识说。

凡与异一脸无奈:算了。

 

进旅馆的时候,老头子还在那里。乐无期小声对凡与异说:小点声,老爷子睡着了。他们轻手轻脚地上楼,老头子也未有反应。

  到了房前,乐无期对凡与异说:与异,我,我有些话对你说。

  太晚了,早点睡吧。凡与异平静地说。说完,她独自走进房间,关了门。乐无期只好垂头丧气地走进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冻结住。

  二十来分钟后,乐无期作了决定,他再次来到凡与异门前,敲了门,说:与异,你睡了吗?我真的有话跟你讲。

  门里没有回响。乐无期就这样站着,等着。时间一秒一秒,漫长地行过。乐无期觉得自己快疯了。

  门开了,两分零一秒。

  ——与异......

  ——进来说吧。

  乐无期谨慎地迈进去,找到凳子坐下。

  与异。乐无期噔地站起,些微激动地说道:其实,我觉得我们很像。

  是吗?凡与异冷漠回应。


  
上一章:
下一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陆离
对《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