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章 插上胜利的红旗
本章来自《恩施剿匪记》 作者:殷海
发表时间:2018-05-22 点击数:689次 字数:

黄昏时分,当他们来到一个叫黄泥坝地方时,一条河水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此河名叫清江河,从一个叫凤凰山的山下穿城而过,河那边就是敌军盘踞的恩施县城。

眼望着河水挡住了他们前进的道路,排长李文龙在前试探着要泅过河去,他把背包挎到马背上想泅过河,因水深淹到了脖子即退了回来。黄泥坝位于前往恩施县城的交叉路口,向左是土桥坝方向,向右前进就必须涉水泅过清江河,其对岸就是敌军的飞机场,只听到敌军汽车兵团的马达声,他们因不能及时过河攻占飞机场,没有拦截到敌军的汽车,夜里只好宿于黄泥坝野外。

第二清晨,周吉山和战士们睡醒过来发现身上爬满了蛇,不由下了一跳。还好不是毒蛇,没有被蛇咬伤,原来连队昨晚睡在了蛇窝里了。等把蛇赶跑后,周吉山说:“这地方我们人生地不熟,必须要找一个熟悉地形的当地可靠的群众做向导。”于是他们向附近的黄泥塘村走去。走进村里来到一户村民的家里。只见此村民家徒四壁没有一件象样的物具,两个孩子哭叫着向他们身边的一位男子喊:“爸爸!我和弟弟有两天没吃饭了,快给我们烧饭吃吧。”男子说:“家里的粮食都叫国民党军队给抢去,那里还有米下锅啊!”说完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周吉山见了赶忙叫身边的战士,把自己身上的干粮各自倒了一些出来给他们。那男子见了千恩万谢的说:“你们真是救命的活菩萨!”周吉山说:“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军,专为穷苦的老百姓打天下的。”那男子姓余,是这个村子里的村民,他听到要他给解放军当向导;去消灭恩施县城的国民党匪军,当即就欣然答应给解放军引路。于是他们在这个村民的带领下从上游浅水处过河,冰冷刺骨,但士气高昂,很快就涉过了清江河。

一过清江河,周吉山带领全连的战士就火速向飞机场奔去。他们决定尽快地占领飞机场,阻断敌人向外逃跑的空中道路。此时驻守飞机场的敌军见解放军来了,稍作抵抗就放弃了机场逃回恩施城内。周吉山决定一连的战士先在此待命,等候大部队的到来。自己带着一排组成小分队,装扮成国民党军的样子,沿着清江河北岸,逼近北门。他们决定饶过住在北门外的一个连的敌军,只插六角亭国民党敌军指挥部。

北门外沿着河有一条街。此时两边商店早听就关门了,商家一听到枪炮声那还有心思做生意,躲在屋里不敢出来。在那条青石板上的街上,一队队国民党的士兵正在从街心急急穿过。一会,一些穿得乱七八糟军服的兵也从街心走过,他们一个个斜背着枪,口中哼着淫调。他们看见一队队国民党正规军走来,慌忙让开一条道来。

突然,北边的一个人吹响了哨子,口中喊道:“弟兄们,注意了,警惕敌人混进城来,大家务必坚守岗位,不准擅离职守,违者一律严办!”说完哨子声又在西边响起,他那破锣嗓子在这寂静的早上显得格外的难听。

    

听到哨子声,那队国民党散兵开始奔跑起来,当他们跑到东边时遇到了一支身穿国民党军服的正规军走了过来,他们又准备让开,此时只见来的队伍反而朝他们照直走来。一个敌军感到奇怪,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还没等问第二句,就感到一支冰冷的枪口触着他的脑壳,耳边像一声炸雷:“不准动!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

敌军官到抽了一口冷气,回头看时,其他的弟兄也被缴了械。“你是干什么的?”周吉山问那敌军官道。“我,我……敌军官吓得上下牙齿只打磕,话也说不囫囵了。“快说,否者我这快慢机要说话了!”周吉山厉声喝道。”

敌军官战战兢兢地说:“我是……保安团的,团的联络副官,是随马司令来的。”

    

     

   “那个马司令?现在何处?”

 

   “在,在六角亭指挥部。

    

     

     大家听了一阵欣喜,高德峰问:“指挥部在什么地方?”


   “指挥部在……在县政府里面。”

    

     

周吉山觉得机不可失,决定直捣敌军指挥部。他派了几个战士把俘虏押了回去,向团部报告新情况,又要田亮也到团部去,给大部队带路。三排长李文龙用驳壳枪顶住敌军官的背脊梁,继续向前走去。

   

而直捣敌军指挥部必须先从东门进去,于是他们来到东门口,城门紧闭。城楼上的一个敌哨兵还在抱着一杆枪站着打瞌睡。敌军官仰面向着城楼上喊开门,喊了几声才把打瞌睡敌哨兵喊醒,敌哨兵伸了伸懒腰把脑袋从城墙里探出来,问道:“你是什么人?是那一部分的?吵醒了老子的瞌睡!”此时敌军官在李文龙驳壳枪的威逼下,用颤抖的声音说:“我是保安团的联络副官侯三呀,你不认识了。”敌哨兵再仔细一看果然是侯三,于是答道:“你等着,我下来给你开门!”随着一路脚步响,两扇厚实的城门被打开了。门洞边,站着两排国民党兵。于是周吉山带领小分队鱼贯而入。     敌副官两脚发抖地随小分队战士走着。正在这时,突然城墙上“轰隆隆”一声响,炸开了一颗炸弹,升起一拄火光,照亮了个山城。那些国民党兵下慌了神,急急地喊道:“快进!快进!”一边动手关紧了城门。


周吉山听到从东边和南边,都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枪声和炮声。原来此时是大部队也已赶到,八团和四团一部从朱家坳、土桥坝冲杀到舞阳坝,冲到清江木桥边,这时发现,尚未逃离的宋希濂残部,为阻止解放军入城,已放火在烧清江桥西头,还在上游的小渡船渡口,沉汽车渡船,断绝了南北交通,解放军立即组织火力掩护,扑灭大火,搭木板浮桥冲到城墙下,解放军进攻恩施山城的战斗打响了。城里的敌人下蒙了头,有的盲目地打枪壮胆,有的龟缩在工事里不敢出来。

周吉山带领一排的战士,穿过大十街,越过薛家巷,加快脚步,一路小跑,来到一座不高的山峰跟前。

    

周吉山问敌军官道:“这是什么地方?”敌军官答:“这叫鳌脊山,山上有个文昌祠。”周吉山问:“祠里有人把守吗?你要老实讲”敌军官连连点头,道:“我,我老实交代,祠里有一个排的人把守。”周吉山根据敌军官的交代,带着战士爬到山顶,一看果然有一座牌楼在眼前。走到跟前一看,有一对大石狮子立在大门的两旁。这里居高临下,可以在此俯看整个山城,要想打进敌指挥部必须先将文昌祠里面的敌人给消灭掉。周吉山当下决定要张飞带一个班架一挺机枪守住大门,防止敌人混乱后逃跑。自己带着其他的战士闯进文昌祠里面。

    

  

据《恩施县志》记载,文昌祠原建于城南门外,嘉庆三年(1798年)移于今址,它为双重檐歇山顶无斗拱砖木结构建筑,东西长25米,南北宽15米,占地375平方米。祠内分前中后三进,前为天井,天井中原有戏台,是演唱鄂西地方戏--南戏的主要场所之一;中为卷厅,卷厅为木构建筑,高4。5米,进深7。5米,有圆柱8根顶撑屋面;后为正殿,又名桂香殿,高10米,进深8。5米,以24根圆柱顶撑屋面。

周吉山带着李文龙他们,闯了第三进房子前面。这是一座大殿,东西两排厅房。西边有一孔长方形窗户,里面传出人讲话的声音,门口站着卫兵。周吉山见了把手朝李文龙一挥,霎时只见李文龙象箭一样飞上走廊,冲到门口,三下五除二就把两个士兵给撂倒在地,缴了他们的枪。

“朱老二,你格杂的还不去换岗!”里面传来一声训斥敌兵的声音。敌人做梦也没有想到外面来了解放军。李文龙得手后正想闯进里面,正在这时,一个国民党的兵走了出来。他一见李文龙飞跑进来,疑惑地问:“你跑什么?我正要去换岗呢。”这个国民党兵把李文龙当成他们自己人了。李文龙把枪一端,喝道:“举起手来,回里面去。”这个国民党兵此时还没醒悟,骂道:“妈的,开什么玩笑,小心排长关你的禁闭。”

    

  

此时,李文龙把外衣一敞,露出鲜艳夺目的红领章来。“啊,解放军!”这个敌军吓得脸色苍白,呆望着周吉山和李文龙。这时候里间的一个声音传了出来:“朱老二,你在和谁吵架,还不去换岗。”他的话音刚落,周吉山就带着战士冲了进来,进去一看。呵,全部敌人都在里面,有的还没起床。周吉山用枪对着众敌兵问:“说,谁是你们的头。”那个刚被俘的敌兵指着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汉子,说:“他,孙排长。”还没等敌排长反应过来,李文龙一个箭步冲上去把他擒获,缴了他的枪。敌排长见大势已去,乖乖地投降了,其他的敌军也被一排的战士缴了械。

    

  

在消灭了文昌祠的敌军以后,周吉山叫两个战士留下来看管俘虏,自己带着余下的人,叫上在祠外张飞一个班的战士,继续朝国民党县政府疾步而去。

    

此时在敌指挥部里,敌人已乱成一团。一个敌军官从外面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对一个身穿国民党校级军服的人叫道:“马司令,解放军已经攻破了北门,正在向这里运动,很快就要切断我们进山的道路了!我们什么时候动身?”身穿国民党校级军服的人原是国民党保安大队的大队长马玉天,宋希廉逃往四川之前,把他提拔为恩施城防司令,命令他守住恩施,并说万一守不住就撤退到山里,继续和解放军作对。马玉天听说解放军已经打进城里来了,知道很快就要打到这里来,见大势已去,他慌忙命令手下的一个军官道:“刘团长,你负责阻击进攻的共军掩护我们撤退,同时通知其他部队火速向我靠拢,一起进山。”说着带着手下的一帮人,向天池山仓皇逃去。

敌军团长在指挥部里慌忙布置抵抗,这时桌上的电话机响个不停,他抓起电话筒,只听是守卫在南门的一个营部打来的电话:“司令,司令!解放军已经打到这里了,我们怎么办?”敌军团长对着电话筒吼道:“我是刘团长,马司令已经转移了,临走时全权委托我负责指挥。现在我命令你们给我顶住,掩护司令的大部队撤退。”正在这时敌指挥部外响起了激烈的枪声。紧接着办公室的后门被踢开,敌军营长回头一看,周吉山已带着一排的战士们冲了进来。敌军团长和桌子上的几个敌军军官,一下子站起来,望着周吉山他们,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这时,敌军团长问道:“你,你们是那部分的,现在到这里来有何公干?”周吉山把钢盔往桌子上一摔,把敌军吓了一跳。他抬头一看,只见周吉山头上戴着解放军军帽上,帽上有一颗闪闪发亮的红五星。

“啊,解放军!”敌指挥部里顿时一片骚动。此时南门方向传来机枪和步枪的声音像炒豆子一样响个不停。打进城的部队正在对付顽抗阻击部队前进的战斗,给周吉山他们助威。

周吉山走前一步,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机话筒对敌军团长说:“命令南门的部队,立即停止抵抗放下武器投降!”

敌团长翻动着两只白眼珠,一会看看枪口,一会看看周吉山那张威严的面孔,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说:“这个,这个,我得请示马司令,我的命令他们不一定执行。”周吉山问:“这里谁是马司令?”一个军官站起来答:“报告共军,马司令已经到天池山去了。”周吉山一听,威严地说道:“那你还请示什么?分明是想拖延时间!”

李文龙用枪口低住敌团长的胸口,不耐烦地说:“你要再拖,我这驳壳枪可不答应啦!”敌团长此时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他拿出手帕在额头上擦了又擦,李文龙看他那不肯缴械的样子,又用枪顶了顶他的胸膛。这时他才无可奈何地拿起周吉山递过来话筒,向南门敌营部下指示:“是马营长吗?我命令现在就停止抵抗,向解放军交出武器。”

此时在南门负责阻击解放军前进步伐的是马玉天的一个亲信堂兄弟,叫马玉池。他对敌团长的命令拒绝执行,说:“刘团长,司令临走时要我们战到最后一个人,你给我下什么狗屁投降命令,你的命令我无法执行。”这边敌团长听了,摊开双手对周吉山说:“对不起,我的命令他们拒绝执行。”

周吉山一听,对敌团长说:“你带我们去,看他还敢不投降!”于是押着敌团长向六角亭冲来。在六角亭敌营部里,马玉池正在地堡里疯狂地指挥底下的士兵顽抗,躲在地堡里用机枪向前来进攻的解放军扫射。周吉山的连队冲在最前面,敌人密集的子弹打的他们抬不起头。高德峰一见火起,对战士们命令道:“组织爆破组,把那狗日的地堡给炸了!”田亮正准备抱起炸药包往上冲,突然敌人的地堡里的枪声哑了,随之从地堡里伸出了一面白旗。原来周吉山押着敌团长来到六角亭,利用敌团长做掩护,很快攻破了敌营部,在地堡里的马玉池一见情形不妙,趁混乱中逃出了恩施县城,追随马玉天朝天池山逃去。

 

周吉山的连队一见,首先冲到六角亭恩施县政府里,与那里的敌人接上了火。落后八团和四团一部也赶了过来,对敌人形成了大的包围圈,敌兵见无路逃跑,纷纷向解放军缴械投降,10多分钟战斗就结束了。排长李文龙冲到县政府的楼顶上,插上鲜红的‘八一’红旗。战士们纷纷高举手中的武器高呼:“我们胜利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殷海
对《第三章 插上胜利的红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