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史志地理
卷一 歷代州域形勢一 唐虞三代 春秋戰國 秦
本章来自《讀史方輿紀要》 作者:顾祖禹
发表时间:2018-04-28 点击数:124次 字数:

昔黃帝方制九州,列爲萬國。《周公職録》:「黃帝割地布九州。」《漢志》:「黃帝方制萬里,畫野分州。」或曰九州顓帝所建,帝嚳受之。《帝王世紀》:「冀、兖、青、徐、揚、荊、豫、梁、雍九州,顓帝所建。」《通典》亦云。堯遭洪水,天下分絕。舜攝帝位,命禹平水土,以冀、青地廣,分冀東恒山之地爲并州,恒山在直隸曲陽縣西北百四十里。詳直隸名山。舜之并州,今直隸之真定、保定、山西之太原、大同等府皆是。又東北醫無閭之地爲幽州,醫無閭山,在遼東廣寧衛西五里。幽州,今直隸之順天永平府及遼東廣寧等衛以西北皆是其境。又分青州東北,遼東之地爲營州,遼東,地在遼水東也。遼水在遼東都司城西百六十里。營州,今瀋陽、定遼諸衛以北,又東至朝鮮之境。《書》曰「肇十有二州」是也。

  • 劉氏曰:「舜分幽、并,內固王畿,外維疆索,包天下後世之慮也。」葉氏曰:「《祭法》云共工氏霸九州,然則九州之名舊矣。」共工氏在黃帝以前。《春秋緯》云人皇氏分九州。又鄒衍《淮南》所稱九州,其辭甚誕,大抵九州者,古今之通謂也。」

夏有天下,還爲九州,《禹貢》所稱,其較著矣。

  • 《都邑攷》:夏都安邑,安邑,今山西解州屬縣。其後帝相都帝丘,帝丘今北直開州西南三十里舊濮陽城是。少康中興,復還安邑。又曰:昔伏羲都陳,即今河南陳州。神農亦都陳,又營曲阜。即今山東曲阜縣。黃帝邑於涿鹿之阿。涿鹿,《地理總要》云:「即今涿州。」《括地志》「媯州懷戎縣東南五十里有涿鹿山,城在山側,黃帝所都也。」涿州,今北直順天府屬州。唐媯州懷戎縣,今爲宣府鎮懷來衛。少昊自窮桑登位,窮桑,在曲阜北。後徙曲阜。顓帝自窮桑徙帝丘。見上。帝嚳都亳。今河南偃師縣。至堯始都平陽。《世紀》:堯始封唐縣,後徙晉陽,今山西太原縣。及爲天子,都平陽,即今山西平陽府治臨汾縣。舜都蒲阪,今山西蒲州。禹都安邑,《世紀》:鯀封崇伯,地在秦、晉之間,或曰即陜西鄠縣。禹封夏伯,今河南禹州也。及受禪,都平陽,或云安邑,或又以爲晉陽。堯、舜、禹之都,相去不過二百里,皆在冀州之內。

冀州,今北直山西及河南之彰德、衛輝、懷慶三府,及遼東之廣寧諸衛皆是。

  • 孔氏曰:「冀州,帝都也,三面距河。」河,大河也。自積石入中國,歷《禹貢》雍、豫、冀、兖四州之域。冀州東西南三面皆距河。大河,詳《川瀆異同》,下倣此。蔡氏曰:「《禹貢》冀州,不言所至,蓋王者無外之義。」

濟、河惟兖州,濟水,發源河南濟源縣王屋山,至山東利津縣入海。詳《川瀆異同》。兖州,今山東東昌府及濟南府北境、兖州府西境,又兼有北直大名府及河間府景、滄諸州境。

  • 孔氏曰:「兖州東南據濟,西北距河。」

海、岱惟青州,海,大海,今環繞青、登、萊三府之境。詳見《川瀆異同》,下倣此。岱,泰山,在山東泰安州北五里。詳見山東名山。青州,今青、登、萊三府,以至濟南府之西境,又遼東定遼諸衛,亦《禹貢》青州地也。

  • 孔氏曰:「青州東北據海,西南距岱。」

海、岱及淮惟徐州海,在南直淮安府東北。淮水出河南桐柏縣桐柏山,至南直安東縣東北入海。詳見《川瀆異同》。徐州,今山東兖州府及南直徐州,又鳳陽府之宿州、泗州,淮安府之邳州、海州,皆是其地。

  • 孔氏曰:「徐州之域,東至海,北至岱,南及淮。」

淮、海惟揚州,海在古揚州東境。揚州,今南直、浙江、江西、福建皆是。

  • 孔氏曰:「揚州北據淮,東南距海。」

荊及衡陽惟荊州,荊山在湖廣南漳縣西北八十里,衡山在湖廣衡山縣西三十里。詳見湖廣名山。荊州,今湖廣州郡至四川遵義府及重慶府南境,又貴州思南、銅仁、思州、石阡等府及廣西之全州、廣東之連州皆是其地。

  • 孔氏曰:「荊州北據荊山,南及衡山之陽。」

荊、河惟豫州,豫州,今河南州郡及湖廣襄陽、鄖陽府境皆是其地。

  • 孔氏曰:「豫州西南至荊山,北距河。」

華陽、黑水惟梁州,華山,在陜西華陰縣南十里。詳陜西名山。黑水,或以爲雲南境之瀾滄江。詳《川瀆異同》。梁州,今四川州郡及陜西漢中府境。

  • 孔氏曰:「梁州,東據華山之陽,西距黑水。」

黑水、西河惟雍州。黑水,今陜西肅州衛西北十五里有黑水。河在古雍州東,曰西河者,主冀州而言也。雍州,今陜西州郡皆是。

  • 孔氏曰:「雍州西據黑水,東距河。」

  • 鄭氏曰:「州縣之設,有時而更;山川之形,千古不易。所以《禹貢》分州,必以山川定疆界,使兖州可移,而濟、河之兖不能移;梁州可遷,而華陽、黑水之梁不能遷。是故《禹貢》爲萬世不易之書。」

  • 蔡氏曰:「《禹貢》作于虞時,而繫之《夏書》者,禹之王以是功,又即夏有天下以後之成制也。」

殷商革命,《詩》稱「九有」,因夏之制,無所變更。

  • 《都邑攷》:契始封商,今陜西商州。相土遷商丘,今河南歸德府附郭縣。湯居亳《括地志》:「宋州穀熟縣西南三十五里南亳故城,湯所都也。」又蒙城西北有亳城,爲北亳。河南偃師爲西亳,帝嚳始居此。湯即位,自南亳徙都焉。故《書序》曰從先王居也。今詳見商丘之亳城。}}仲丁遷囂,《世紀》:「今河南敖倉是也。」《括地志》:「今鄭州滎澤縣西南十七里,故滎陽城是。」詳見河南滎陽縣。河亶甲居相,今河南彰德府西北五里有相城。祖乙圮于耿,今山西河津縣南十三里有耿城。《史記》:「祖乙遷于邢。」或以爲今北直順德府治邢臺縣。《索隱》曰:「邢即耿也。」盤庚遷殷,即西亳。武乙徙朝歌,今北直濬縣西七十里廢衛縣是,亦見河南淇縣。所謂「沬邦」也。王氏曰:「《爾雅》『兩河間曰冀,河南曰豫,濟東曰徐,河西曰雍,漢南曰荊,江南曰揚,燕曰幽,濟、河間曰兖,齊曰營。』孫氏炎以爲分《禹貢》之冀而復舜之幽,又并青于徐,而復舜之營。殷之九州,燦然可攷。」陸氏佃亦云「《禹貢》有青、徐、梁,而無并、幽、營,《爾雅》有徐、幽、營,而無青、梁、并,《職方》有青、幽、并,而無徐、梁、營,三代不同故也。」然班氏志《地理》,以爲殷因于夏,無所變改。杜佑亦曰:「殷湯受命,亦爲九州,分統天下。」《爾雅》之文,未可據爲商制矣。

  • 陳氏曰:「商書言『九有之師』,《商頌》曰『奄有九有』,又曰『式于九圍』,《王制》于商亦曰『九州千七百七十三國』,商之九州,蓋襲夏而已。孫炎以《爾雅》與《禹貢》、《周禮》不同,故疑爲商制,亦無明文言殷改夏也。」

周既定鼎,亦曰九州,屬職方氏。

  • 《都邑攷》:后稷始封邰,今陜西武功縣西南二十里故城是。、邰同。公劉徙邑于豳。今陜西三水縣西三十里有古豳城。太王遷于岐,今陜西岐山縣東北五十里岐山鎮是也。南有周原,改號曰周。王季宅程,亦曰郢。今陜西咸陽縣東二十里有安陵城,古程邑也。文王遷豐,《通典》:「今長安西北靈臺鄉豐水上。」文王作邑于豐,即其地也。又今陜西鄠縣東有豐城。武王徙都鎬。《通典》:「長安西北十八里昆明池北有鎬陂。」鄭康成曰:「豐邑在豐水西,鎬京在豐水東,相去蓋二十五里。」《括地志》:「周豐宮在鄠縣東二十五里,鎬在雍州西南二十五里。」未詳孰是。成王營洛邑,西曰王城,今河南府治西偏。東曰下都,在今河南府城東、洛水北,西去王城三十餘里,亦謂之成周。今詳見河南府城。名曰東周,懿王徙犬丘,今陜西興平縣東南十里槐里城是。平王避犬戎之難,東遷于洛,即洛邑也。

東南曰揚州,山會稽,在浙江紹興府城東南十三里。詳見浙江名山。藪具區,即太湖也,在南直蘇州府城西南五十里,與常州府及浙江湖州府分界。詳江南大川。川三江,三江,一曰松江,自太湖分流,由蘇州府吳江縣長橋口至嘉定縣東南四十里吳淞口入海;一曰婁江,亦自太湖分流,經蘇州府城東至太倉州東南七十里劉家河口入海;一曰東江,亦自太湖分流,從吳江縣東南入浙江嘉興府境,至海鹽縣東北三十五里入海,今由南直松江府合松江入海。詳南直大川。浸五湖。五湖,孔氏曰:「太湖東岸五灣也。」水彌漫而灘淺者曰藪,窪下而鐘水者曰浸。

正南曰荊州,山衡山,衡山,見《禹貢》荊州。藪雲夢,在湖廣德安府城南五十里。川江、漢,江水,發源四川茂州西北之岷山,歷梁、荊、揚三州之域,至南直海門縣入海。漢水,發源陜西寧羌州東北之嶓冢山,至湖廣漢陽府城東北入大江。俱詳《川瀆異同》。浸潁、湛。潁水,發源河南登封縣陽乾山,至江南潁上縣東南入淮,詳河南大川。湛水,出河南汝州魚齒山,經葉縣北下流入汝。二水在《禹貢》爲豫州域內。

河南曰豫州,山華山,華山,見《禹貢》梁州。藪圃田,圃田澤,在河南中牟縣西北七里。川滎、洛,滎,或以爲滎澤,誤也。滎灉通。鄭氏曰:「河出爲灉。」今之汴水是矣。洛水,出陜西商州南冢嶺山,至河南鞏縣北入河。今俱詳河南大川。浸波、溠。波水,出河南魯山縣西北歇馬嶺,流入汝水。溠水,出湖廣棗陽縣東北黃山,流入溳水。

正東曰青州,山沂山,沂山,在山東臨朐縣南百五十里。詳山東名山。藪孟諸,孟諸澤,在河南歸德府東北,于《禹貢》爲豫州境。川淮、泗,淮水,見《禹貢》徐州。泗水,出山東泗水縣陪尾山,至南直清河縣南入淮。詳見南直大川清河。二水,于《禹貢》皆徐州川也。浸沂、沭。沂水,出山東臨朐縣沂山,至南直邳州南入泗水。沭水,亦出沂山,至南直安東縣入淮水。

河東曰兖州,山岱山,見《禹貢》青州。藪大野,大野澤,在山東鉅野縣東五里。川河、泲,河,見《禹貢》冀州。泲,見《禹貢》兖州。,浸盧、濰。盧水,《通典》曰:「在濟陽郡盧縣。」今山東長清縣有廢盧縣,盧水湮廢,不可考。濰水,源出山東莒州西北箕屋山,至濰縣北入海,于《禹貢》爲青州川也。

正西曰雍州,山岳山,吳岳山也,在陜西隴州南百四十里。藪弦蒲,弦蒲藪,在隴州西四十里。川涇、汭,涇水,出陜西平涼府西南開頭山,至高陵縣西南入渭。詳陜西大川。汭水,出弦蒲藪,至邠州長武縣合于涇水。亦詳見大川涇水。浸渭、洛。渭水,出陜西渭源縣西南谷山,至華陰縣北入于河。洛水,出陜西合水縣北白於山,南流合漆沮水,至朝邑縣南入渭水,此雍州之洛水也。俱詳見陜西大川。

東北曰幽州,山醫無閭,醫無閭山,見舜十二州。藪豯養,豯養澤,在山東萊陽縣東,于《禹貢》屬青州境。川河、泲,浸菑、時。菑水出山東萊蕪縣東原山,至壽光縣東北入于海,亦曰淄水。時水出山東臨淄縣西二十五里,西至博興縣合小清河入海。二水于《禹貢》皆在青州境。

河內曰冀州,山霍山,霍山,在山西霍州東南三十里。詳山西名山。藪揚紆,《水經注》:「大陸澤一名揚紆藪。」今在北直寧晉、隆平及鉅鹿縣境。川漳,漳水有二:濁漳出山西長子縣西發鳩山,清漳出山西樂平縣西南少山,至河南臨漳縣西合焉。其下流復分爲二,經流自北直獻縣,合滹沱河;支流自山東館陶縣合于衛河,俱經北直靜海縣北小直沽入海。今詳見北直大川。浸汾、潞。汾水,出山西靜樂縣北管涔山,至滎河縣西入大河。詳見山西大川。潞水,闞駰曰:「即濁漳水。」今濁漳經潞安府城西南二十里,土人猶呼爲潞水。《通典》潞水在密雲縣。今北直通州之白河,即潞水也。

正北曰并州,山常山,即恒山,見舜十二州山注。藪昭餘祁,昭餘祁藪,在山西祁縣東七里。川滹沱、嘔夷,滹沱水,出山西繁峙縣東北泰戲山,至北直河間府靜海縣北小直沽入海。詳北直大川。嘔夷水,一名唐河,出山西靈丘縣西北高是山,至北直安州北而合于易水也。浸淶、易。淶水在北直淶水縣北,一名拒馬河,下流合于易水。易水出易州西山,有三源並導,分流東注合衛河及滹沱河以入于海。今詳北直大川。

魏收曰:「《夏書?禹貢》,《周禮?職方》,中畫九州,外薄四海,析其物土,書其疆域。此蓋王者之規模也。」

李氏曰:「《禹貢》無幽、并,《職方》無梁、徐。蓋周合梁、徐于雍、青,分冀野爲幽、并。《考工記》言天下之大勢,兩山之間必有川焉,兩川之間必有涂焉。廣谷大川,風俗之所以分,故推其高且大者,先正之,然後九州可別,如大山定而山之西爲兖,大山謂泰山。大河定而河之南爲豫,此分畫之要也。」

陳氏曰:「古者名山大川,皆天子使吏治之,而入其貢賦。是以九州川浸山藪,各在職方,不屬諸侯之版。夫子作《春秋》,虎牢不係鄭,虎牢,今在河南汜水縣西二里,成臯關也。詳見河南重險。《春秋》襄二年:「仲孫蔑會諸侯之大夫于戚,遂城虎牢。」所謂虎牢不係鄭也。沙鹿不係晉,沙鹿山在北直大名府城東四十五里。《春秋》僖十四年書「沙鹿崩」,不言晉也。緣陵不係杞,緣陵,在今山東諸城縣東。《春秋》僖十四年:「諸侯城緣陵。」是時杞避淮夷,遷于緣陵也。楚丘不係衛,楚丘,今北直滑縣東六十里廢衛南縣。《春秋》僖二年:「城楚丘。」《傳》曰:「諸侯城楚丘而封衛也。」蓋別天子之守地也。一云《詩》不以圃田係鄭,《春秋》不以沙鹿係晉。周季諸侯,始擅不肦之利。齊幹山海,晉守郇、瑕、桃林之塞,郇、瑕,今山西臨晉縣東北有郇城,東南有瑕城。桃林塞,今河南陜州西至潼關地。宋有孟諸,楚有雲夢,皆不入于王官。此諸侯所以僭侈,王室所以衰微也歟?」

《傳》稱禹會諸侯于塗山,塗山,在南直懷遠縣東八里。執玉帛者萬國。成湯受命,其存者三千餘國。武王觀兵,有千八百國。東遷之初尚存千二百國。迄獲麟之末,二百四十二年,諸侯更相吞滅,其見于《春秋?經》、《傳》者,凡百有餘國,而會盟征伐,章章可紀者,約十四君:

魯,今自山東兖州府以東南,南直邳、泗之境,皆魯分也。

  • 《都邑攷》:魯都曲阜,故少皞都也。故《春秋?傳》曰:「命伯禽而封于少皞之墟。」

衛,今自北直大名府開州以西至河南衛輝、懷慶府之境,皆衛分也。

  • 《都邑攷》:衛都朝歌,即殷紂都也。故《酒誥》曰「明大命于妹邦。」妹、沫通。其後戴公廬曹,今北直滑縣。文公遷楚丘,見前。成公徙帝丘即顓頊都也,故《春秋?傳》曰:「衛顓頊之墟。」又《傳》云:衛成公夢康叔曰:「相奪予享。」蓋夏后相亦徙帝丘也。亦謂之濮陽,戰國時名。至元后徙野王而祀絕。野王,今懷慶府河內縣。

齊,今自山東青州府以西,至濟南、東昌之間,又北至北直河間府景、滄諸州,東南則際于海,皆齊分也。

  • 《都邑攷》:太公初封營丘,營丘,即山東臨淄縣。或曰:昌樂縣東南廢營陵城爲古營丘。胡公徙薄姑,今青州府博興縣東北十五里有薄姑城。獻公徙臨淄。即今縣。

晉,今自山西平陽、太原以東,至北直廣平、大名之間,皆晉分也。

  • 《都邑攷》:虞叔封唐,今山西太原縣北有古唐城。燮父徙居晉,今太原縣治東北晉陽故城是。穆侯徙絳,今山西翼城縣東南十五里故翼城是。孝侯改絳曰翼。既而曲沃滅翼,曲沃,今山西聞喜縣東左邑故城是,晉文侯弟成師所封。復都絳。按《左傳》隱五年:「曲沃莊伯伐翼,翼侯奔隨。」是年桓王立翼侯子哀侯于翼。六年,晉人迎翼侯于隨,納諸鄂,謂之鄂侯。桓八年,曲沃滅翼,王命立哀侯弟緡于晉。莊十六年,曲沃武公并晉。僖王因就命爲晉侯。二十六年,獻公城絳,自曲沃徙都之。隨,晉別邑,或曰在今汾州府介休縣東。鄂,晉陽故城之別名也。即晉與絳亦翼也,遷新田後謂之故絳。景公遷新田,今曲沃縣西南二里之絳城是也。仍稱絳。

宋,今自河南歸德府以東至南直徐州境,皆宋分也。

  • 《都邑攷》:宋都商丘,即相土所遷者。

鄭,今河南開封府以西至成臯故關,皆鄭分也。

  • 《都邑攷》:鄭都新鄭。今河南新鄭縣。又陜西華州西北有故鄭城,則鄭桓公始封邑也。

陳,今河南開封府以東南,至江南亳州之西境,皆陳分也。

  • 《都邑攷》:陳都宛丘,今陳州治。即伏羲所都。故《春秋?傳》云:「陳,太皞之墟」也。《春秋》哀十七年:爲楚所滅。

蔡,今河南汝寧府以東北,即蔡分也。

  • 《都邑攷》:蔡叔始封蔡,今汝寧府上蔡縣。平侯徙新蔡,今汝寧府新蔡縣。昭侯徙州來,今南直壽州北三十里下蔡城是也。哀二年爲吳所遷。亦曰下蔡。

曹,今山東曹州以南,即曹分也。

  • 《都邑攷》:曹都陶丘。今山東定陶縣西故陶城是。一云都曹,今曹州城也。哀八年爲宋所滅。

許,今河南許州以東,即許分也。

  • 《都邑攷》:許都許,今許州東三十里故許昌城。靈公遷于葉,今河南葉縣。悼公遷夷,實城父,今南直亳州東南七十里廢城父城是。旋還葉。昭九年楚靈王遷許于夷。十三年,平王復許于葉。又遷于析,實白羽。今河南內鄉縣。許男斯遷容城,爲鄭所滅。容城,或曰在葉縣西。自葉以下皆爲楚所遷也。《左傳》定四年:「許遷容城。」「六年,鄭滅許。」其後仍見于《春秋》,蓋楚所復也。

秦,今自陜西西安府以西,皆秦分也。

  • 《都邑攷》:非子封秦城,《秦紀》:「非子居犬丘,周孝王分土爲附庸,邑之秦。」《括地志》:「今秦州清水縣,故秦城也。犬丘,即周懿王所都。」莊公復居犬丘,《秦紀》:莊公居其故西犬丘。襄公徙居汧,《秦紀》:「平王封襄公爲諸侯,賜之岐以西之地,于是始國焉」。《世紀》云:「襄公二年徙居汧。」《括地志》:「今隴州南三里有汧城是也。」文公復卜居汧、渭間,《秦紀》:「文公居西垂宮,東獵至汧、渭之會,乃卜居之。」《括地志》:鳳翔府郿縣東北十五里故郿城,即文公卜遷處也。」寧公徙平陽,今郿縣西四十六里有平陽故城。德公徙居雍,今鳳翔府治。《秦紀》:「德公初居雍城大鄭宮。」《括地志》:「雍縣南七里故雍城是也。」獻公徙櫟陽,即今西安府臨潼縣北五十里故櫟陽縣。孝公作爲咸陽,徙都之。今西安府咸陽縣東三十里咸陽故城也。自孝公至子嬰,凡十世,皆居咸陽也。

楚,今自湖廣荊州府以北至河南裕州、信陽州之境,皆楚分也。

  • 《都邑攷》:熊繹封丹陽,今湖廣歸州東南七里丹陽故城是。本號曰荊,《春秋》:僖公初始改稱楚。文王始都郢,今荊州府北十里有紀南城,即故郢城也。平王更城郢而都之。今荊州府東北三里故郢城是。。昭王遷鄀,今襄陽府宜城縣西南九十里有鄀城。旋還郢。至襄王,東北保陳城,即故陳國。考烈王遷鉅陽,或曰南直潁州西北四十里細陽城,即古之鉅陽。又遷壽春,今南直壽州。亦曰郢。最後懷王孫心都盱眙,今南直盱眙縣。又徙長沙郴縣而亡。郴縣,今湖廣郴州也。

吳,今自南直淮、泗以南至浙江嘉、湖二府之境,皆吳分也。

  • 《都邑攷》:吳都吳。今南直蘇州府治。《史記正義》:「泰伯居梅里。」今常州府無錫縣東南四十里有泰伯城,至闔閭始築吳郡城都之,今猶謂之闔閭城。哀二十二年爲越所滅。

越,今自浙江杭州府以南,又東至于海,皆越分也。

  • 《都邑攷》:越都會稽。今浙江紹興府治。又勾踐嘗徙瑯邪,今山東青州府諸城縣東南百四十里有瑯邪城。

  • 司馬遷曰:「齊、晉、秦、楚其在,成周微甚,封或百里,或五十里。晉阻三河,冀州三面距河也。齊負東海,楚介江、淮,秦因雍州之固。四國叠興,更爲霸主,文武所褒,大封皆威而服焉。」

其子男附庸之屬,今考定百有十三國。則悉索幣賦,以供大國之命者也。

邾,今兖州府鄒縣。《左傳》文十三年「邾文公遷繹」。今鄒縣東南二十五里有繹山。魯繆公時邾改曰鄒,今《國語》亦作「鄒」。

杞,今開封府杞縣。宋忠曰:「周封杞于雍丘,至春秋時杞已遷東國,故隱四年莒伐杞,取牟婁,牟婁近莒也。」杜預曰:「桓六年淳于公亡國,杞似并之,遷都淳于。僖十四年又遷緣陵。襄二十九年晉入城杞之淳于,杞又遷于淳于。」《列國攷》:「周武王封東樓公于杞。」先春秋時徙魯東北,其故地入于鄭、宋,傳二十一世至杞簡公,爲楚惠王所滅。雍丘,即今之杞縣。牟婁、緣陵,俱在山東諸城縣。淳于,見下州國。

茅,今兖州府金鄉縣東舊有茅鄉。

滕,今兖州府滕縣西十四里有古滕城。

薛,今滕縣西南四十里有薛城。《左傳》定二年,薛宰曰:「薛之皇祖奚仲居薛,爲夏車正。奚仲遷于邳,仲虺居薛,爲湯左相。」邳,今南直邳州也。

莒,今山東青州府莒州。

向,今山東沂州南百里故向城是。隱二年「莒人入向」。

紀,今青州府壽光縣西南三十餘里有紀城。《左傳》莊四年「紀侯大去其國」,違齊難也。

夷,今山東膠州即墨縣西廢壯武城即古夷國。隱元年「紀伐夷」。

郳,滕縣東南有郳城。僖七年「改爲小邾」。

鄫,今兖州府嶧縣東有鄫城。襄六年「莒人滅鄫」。

遂,今兖州府寧陽縣北有遂城。莊十三年「齊滅遂」。

譚,今濟南府東南七十里有譚城。莊十年「齊滅譚」。

偪陽,嶧縣南五十里有偪陽城。襄十年「晉及諸侯滅偪陽以與宋」。

郜,今兖州府城武縣有郜城。僖二十年「郜子來朝」。

鑄,寧陽縣西北有鑄城。

邿,兖州府濟寧州東南有邿城。襄十三年「取邿」。

鄟,或曰在山東沂州郯城縣東北。成六年「取鄟」。

宿,兖州府東平州東二十里無鹽城即古宿國。莊十年「宋人遷宿」。

任,今濟寧州即古任國。

須句,即今東平州。《左傳》僖二十二年:邾人取須句,魯伐邾,取須句而復封之。文七年「取須句」。

顓臾,今沂州費縣西北九十里有顓臾城。

郯,今郯城縣西南有古郯城。宣四年「公及齊侯平莒及郯」。

州,今青州府安丘縣東有淳于城。薛瓚曰:「州國都也。桓六年《經》書州公如曹,《傳》曰:淳于公也。」《周國地名》云「杞改國號曰州」誤。蓋其地并于杞耳。

於餘丘,或曰在沂州境。莊二年「魯伐於餘丘」。

牟,山東泰安州萊蕪縣東二十里有牟城。桓十五年「牟人來朝」。

鄣,東平州東六十里有鄣城。莊三十年「齊人降鄣」。

郕,東平州汶上縣北二十里有郕城。隱五年「衛人入郕」。

鄅,今沂州東南有故開陽城即鄅國也。昭十八年「邾入鄅」。

極,或曰在兖州府魚臺縣西南。隱二年「魯入極」。

根牟,莒州沂水縣南有牟鄉,即古根牟國。宣九年「取根牟」。

陽,沂水縣南有陽都城,故陽國。或曰陽國本在今益都縣東南,齊偪遷之于此。《左傳》閔二年「齊人遷陽」。

介,今膠州高密縣東北有故黔陬城,即古介國。僖二十六年「介葛盧來朝」。

萊,今登州府黃縣東南有萊子城,亦曰郲。襄六年「齊滅萊而遷之于郳」。或曰即今萊州府治。

虞,今山西解州平陸縣東北四十餘里有虞城,即虞國都也。僖五年「晉滅虞」。

虢,今河南陜州城東南有上陽城,即古虢仲國都也,杜預謂之西虢。其鄭州汜水縣,古虢叔所都,謂之東虢。杜佑曰:「陜州之虢爲北虢,汜水之虢爲東虢。」又陜西鳳翔府南三十五里有虢城,謂之西虢,亦曰小虢。東虢爲鄭所滅,在春秋之前;小虢爲秦所滅,在魯莊公之季;北虢爲晉所滅,在僖公五年,是爲三虢也。

祭,開封府鄭州東北十五里有祭城。隱元年「祭伯來」。

共,今衛輝府輝縣即古共國。隱元年「鄭叔段出奔共」,杜預曰:「共國也」。

南燕,今衛輝府胙城縣。本胙國,春秋時爲南燕國。或曰胙爲南燕所并也。《春秋傳》凡稱燕者皆南燕,而召公所封之燕則曰北燕。

凡,今輝縣西南二十里有凡城。隱七年「凡伯來聘」。

蘇,今懷慶府溫縣西南二十里故溫城,蘇子國都也。亦曰溫。僖十年「狄滅溫」。或曰「自是溫子徙邑于河南」。

原,今懷慶府濟源縣西北十五里有原城。僖二十五年「襄王以溫、原與晉」,自是原在河南。溫、原,皆畿內國也。

周,畿內國也。其采邑在今陜西岐山縣,東遷以後,其采邑在洛陽東郊。

召,亦畿內國。其采邑即今陜西鳳翔府治,後徙而東。今山西垣曲縣東有邵亭,是其采地云。

毛,畿內國。在河南府境。僖二十四年「狄伐周,獲毛伯」。

甘,畿內國。今河南府西南二十五里有甘城。襄王弟子帶之封邑。

單,或曰今在河南孟津縣東南,亦畿內國。

成,在河南府境。亦畿內國也。成十年「成肅公會晉侯伐秦」。

雍,懷慶府修武縣西有雍城。

樊,畿內國。或曰今濟源縣西南十五里曲陽城是古陽樊也。《晉語》「陽有樊仲之官守焉」,蓋仲山甫采邑,後徙于河南。

尹,畿內國。或曰在今河南府新安縣東南,東遷初自岐西遷于此。

劉,畿內國。今河南府偃師縣南三十五里有劉聚。宣十年「劉康公來報聘」。

鞏,畿內國也。今河南府鞏縣。

芮,今陜西同州即古芮國。又山西解州芮城縣西有古芮城,桓三年「芮伯萬出居于魏」,即此城也。

魏,芮城縣東北有古魏城。閔元年「晉滅魏」。

荀,亦曰郇。今山西蒲州臨晉縣東北十五里有古郇城。

梁,今同州韓城縣南二十二里少梁城即古梁國。僖十九年「秦取梁」。

賈,今陜西華州蒲城縣西南十八里有賈城,即古賈國。《左傳》桓九年「虢仲、芮伯、梁伯、荀侯、賈伯,伐曲沃」。時曲沃滅翼也。

耿,今蒲州河津縣有耿城,即殷祖乙都也。閔元年「晉滅耿」。

霍,今山西霍州。閔元年「晉滅霍」。

冀,今河津縣東北有冀亭,僖三年晉荀息所稱「冀爲不道」者。

崇,或曰在同州境。又西安府鄠縣東五里有酆城,即殷崇侯國也。宣元年「晉侵崇」。杜預曰:「崇,秦之與國」。

黎,今山西黎城縣東北十八里有黎侯城。宣十五年「晉滅潞氏而立黎侯」,蓋先爲潞氏所滅。

鄧,今南陽府鄧州。莊十六年「楚滅鄧」。

申,今南陽府北二十里有申城,即故申國都也。莊六年「楚滅申」。

滑,今河南府偃師縣南二十里廢緱氏縣,古費邑,滑都也。僖三十三年「秦人滅滑」。

息,今河南光州息縣北有故息城。莊十四年「楚滅息。

黃,今光州西十二里有黃城。僖十二年「楚滅黃」。又山西境內亦有黃國,子產所謂「沈、姒、蓐、黃,晉主汾而滅之」者。

江,今汝寧府真陽縣東南有故江城。文四年「楚滅江」。

弦,今光州西南有弦城。僖五年「楚滅弦」。又昭三十一年「吳圍弦」。蓋楚復其國也。

道,今息縣西南十里故陽安城即春秋時道國。

栢,今汝寧府西平縣即古栢國。

沈,今陳州沈丘縣。杜預曰:「平輿縣有沈亭」。蓋在今汝寧府東北。定四年「蔡滅沈。

頓,今陳州商水縣北有南頓城,即古頓國。僖二十五年「楚圍陳,納頓子于頓」。定十四年「楚滅頓」。

項,今陳州項城縣。僖十七年「魯滅項」。

鄀,今南陽府內鄉縣西丹水城即古鄀國。文五年「秦人入鄀」。杜預曰:「後遷于南郡鄀縣。」即今湖廣宜城縣之故鄀城也。楚昭王所都。

胡,今南直潁州西北二里有胡城。定十五年「爲楚所滅」。

隨,今湖廣德安府隨州。

唐,今隨州西北八十里有唐城。定五年「楚滅唐」。

房,今汝寧府遂平縣,即春秋時房國。

戴,今河南睢州考城縣故城,即古戴國。隱十年「鄭取戴」。

葛,今歸德府寧陵縣北十五里有故葛城。桓十五年「葛人來朝」。

蕭,今南直徐州蕭縣。宣十二年「楚滅蕭」。

徐,今南直泗州北五十里有徐城。昭三十年「吳滅徐,徐子奔楚,楚遷徐于夷」,即許國所嘗遷者。

六,今廬州府舒城縣東南六十里有六城。文五年「楚滅六」。

蓼,今壽州霍丘縣西北有蓼城,古蓼國也。文五年「楚滅蓼」。又宣八年「楚滅舒蓼」。或曰楚改封蓼,而復滅之。杜預曰:「湖陽縣亦古蓼國。」今河南唐縣南九十里故湖陽城是也。桓十一年「與鄖、隨伐楚」,蓋湖陽之蓼國云。

宗,或曰在今廬州府廬江縣西境。文十二年「楚執宗子」。

巢,今南直無爲州巢縣東北有居巢城。文十二年「楚圍巢」。

英氏,在南直六安州西。僖十七年「齊人、徐人伐英氏」。

桐,今南直安慶府桐城縣。杜預曰:「廬江舒縣西南有桐鄉,古桐國」。舒,即今舒城縣。定二年「桐叛楚」。

舒,今廬州府舒城縣。僖三年「徐人取舒」。杜預曰:「舒有舒庸、舒鳩之屬。」文十二年「羣舒叛楚」是也。宣八年「楚滅舒」。

舒鳩,在南直廬州府境。襄二十五年「楚滅舒鳩」。

舒庸,在南直安慶府境。成十七年「楚滅舒庸」。

鐘吾,今南直邳州宿遷縣即古鐘吾國。昭三十年「吳執鐘吾子」。

穀,今湖廣襄陽府穀城縣西北七里故穀城是。桓七年「穀伯來朝」。

貳,在隨州應山縣境。

軫,在德安府應城縣西。桓十一年「楚屈瑕將盟貳、軫」。

鄖,亦作?。今德安府治,即故鄖都也。

絞,在湖廣鄖陽縣西北。桓十二年「楚伐絞。

羅,今襄陽府宜城縣東北二十五里有羅川城,又南漳縣南八十里有羅國城。桓十三年「楚伐羅」。杜預曰:「羅在宜城縣西山中,後徙南郡枝江縣。」又今岳州府平江縣南亦有羅國城。《志》云:楚自枝江徙羅于此。

賴,今河南光州商城縣南有賴亭。昭四年「楚滅賴,遷賴于鄢」,即湖廣宜城縣也。

州,今荊州府臨利縣東有州城,即古州國。桓十一年「鄖與隨、絞、州、蓼伐楚師」,此則楚境之州國也。

權,今湖廣荊門州當陽縣東南有權城。《左傳》:「楚武王克權,遷權于那處。」今荊門州東南故那口城是也。

厲,今隨州北境有厲鄉,即古厲國。僖十五年「齊師、曹師伐厲」。

庸,今鄖陽府竹山縣東四十里有上庸城。文十六年「楚滅庸」。

麋,今鄖陽府治,古麋國也。又岳州府境有東西二麋城。文十一年「楚伐麋」。

夔,今湖廣歸州東二十里有古夔城。僖二十六年「楚滅夔」。

巴,今四川重慶府治巴縣是。王氏曰:夔州以西,敘州以北,皆古巴國地。

邢,今北直順德府治,即古邢國。僖元年「邢遷于夷儀」。今山東東昌府西南十二里有夷儀聚,又順德府西百四十里有夷儀城。僖三十五年「衛滅邢」。

北燕,今北直順天府治,春秋時燕都也。《元和志》云:「本古薊國,武王封堯後于此。」燕故都在易州城東南,後并薊地,遂遷于薊。

焦,今河南陜州南二里有焦城,古焦國。

揚,今山西平陽府洪洞縣東南十八里有揚城,古揚國。

韓,今陜西韓城縣南十八里有古韓城。襄二十九年「晉女叔侯曰:虞、虢、焦、滑、霍、楊、韓、魏,皆姬姓也。杜預曰:「八國皆晉所滅。」

不羹。羹音郎。今河南許州襄城縣東南有西不羹城,又裕州舞陽縣西北有東不羹城。《左傳》昭十一年「楚子城陳、蔡不羹。」杜預曰:「陳、蔡、二不羹,子革所謂四國者也」。

又有九州夷裔,約十八國。則參錯于列國間者也。

戎蠻,河南汝州西南有蠻城,即戎蠻子國。哀四年「楚圍蠻氏,盡俘以歸」。

陸渾,今河南府嵩縣北三十里有陸渾廢縣。僖二十二年「秦、晉遷陸渾之戎于伊川」。昭十七年「晉滅陸渾」。

鮮虞,今北直真定府西北四十里新市城,即鮮虞國都。定四年「晉荀寅曰中山不服」,又哀三年「齊、衛求援于中山」。中山即鮮虞也,蓋自是改稱中山。

無終,今北直薊州玉田縣,即山戎無終子國。或曰無終本在太原東境,後爲晉所敗滅,徙于燕、薊之東。昭元年「晉敗無終及羣狄于太原」是也。

潞氏,今潞安府潞城縣,春秋時潞子嬰兒國也。宣十五年「晉滅赤狄潞氏」,十六年「滅甲氏及留籲、鐸辰」,皆潞氏之屬也。

廧咎如,或曰在山西太原府境。亦赤狄別種。咎讀曰臯。其屬又有臯落氏,閔二年「晉伐東山臯落氏」。

白狄,在陜西延安府境及山西汾州府西境。亦曰狄。

驪戎,今陜西西安府臨潼縣即古驪戎國。

犬戎,在陜西鳳翔府北境。杜預曰:「西戎別在中國者」。

山戎,今北直永平府境。莊三十年「齊伐山戎」。或曰即北戎也。

茅戎,在河南陜州境。成元年「劉康公伐茅戎敗績于徐吾氏」。杜預曰:「茅戎,戎之別種,徐吾氏又茅戎之別種也」。

鄋瞞,在山東濟南府北境。亦曰長狄,文十一年「叔孫得臣獲長狄僑如」。或曰今青州府高苑縣有廢臨濟城,古狄邑,即長狄所居。

北狄,在山西大同、蔚州諸境,即莊公末伐邢伐衛之狄也。

淮夷、在南直徐、邳諸州境,亦曰東夷。}}

肥,山西平定州樂平縣東五十里有昔陽故城,肥國都也。昭十二年「晉滅肥」。又今北直永平府西北有肥如城,真定府蒿城縣西南有肥纍城,又山東濟南府有肥城縣,或曰皆晉滅肥後其族類散處之地。

鼓,今直隸晉州,即故鼓國也。《左傳》昭十五年「晉取鼓而反之」。二十二年「晉滅鼓」。

戎,杜預曰:「陳留濟陽縣東南有戎城,古戎國。」今山東曹縣東南有楚丘城,《括地志》云:「即春秋戎州巳氏邑也。」濟陽亦見曹縣。

濮,亦曰百濮。文十六年「麋人率百濮伐楚」。杜預曰:「今建寧郡有濮夷。」建寧,今雲南曲靖府境也。或曰湖廣常德、辰州府境即古百濮地。

  • 《左傳》僖二十四年「富辰曰:管、今河南鄭州治即古管城。蔡、郕、霍、魯、衛、毛、聃、亦作「冉」,又爲(左冉右阝),今湖廣荊門州那口城。:孔氏曰:「那讀曰然。」即故(左冉右阝)國,本作(左冉右阝)。又見上權國。郜、雍、今河南修武縣西有雍城,即古雍國。曹、滕、畢、今陜西咸陽縣北有畢原,即畢公高所封。原、酆、杜氏曰:「酆在鄠縣東。」見上崇國。郇,文之昭也;邘、今懷慶府西北三十里有邘城,即古邘國。晉、應、今河南魯山縣東三十里有應城。韓,武之穆也;凡、蔣、今河南固始縣西北有期思城,即故蔣國。邢、茅、山東金鄉縣西北有茅鄉,古茅國。胙、祭,周公之胤也。」又昭九年景王使詹桓伯辭於晉曰:「我自夏以后稷,魏、駘、即邰也,后稷始封。芮、岐、畢,我西土也;及武王克商,蒲姑、即齊胡公所徙薄姑城,亦曰蒲姑,商末諸侯國。商奄,今山東曲阜縣有奄至鄉,即古奄國。我東土也;巴、濮、楚、鄧,我南土也;肅慎、杜預曰:「肅慎在玄菟郡北三十餘里」。燕、亳,亳夷在陜西北境,《秦紀》:「寧公與亳戰」,皇甫謐曰:「西夷之國」。我北土也。」

  • 《國語》:史伯曰:「當成周者,南有荊蠻、即楚也。申、呂、今南陽府西二十里有呂城,故呂國。應、鄧、陳、蔡、隨、唐;北有衛、燕、翟、鮮、虞、路、即潞氏。洛,在今陜西慶陽府東北境。《漢?匈奴傳》:「武王放逐戎夷涇、洛之北」,又《西羌傳》「洛有大荔之戎」,即洛戎矣,蓋以洛水爲名。泉、《左傳》所雲泉臯之戎也。今河南府西南有泉亭。徐、或曰即徐吾氏之戎,茅戎之屬也。蒲;亦赤翟之屬。西有虞、虢、晉、隗、或曰隗即白狄也。白狄隗姓,言隗者別於上文之北翟也。霍、陽、魏、芮;東有齊、魯、曹、宋、滕、薛、鄒、即邾國。莒;是非王之支子母弟甥舅也,則皆荊蠻、戎、狄之人也。」按杜佑曰:「《春秋?經》、《傳》所載之國凡百七十,百三十九知土地所在,三十一國不知其處。」今攷定大小諸國以及戎、蠻之屬,凡百四十有五國,而春秋以前之國不録焉。

  • 黃氏曰:「荊宛、并韓,荊州之宛,并州之韓。宛即申也。其國都皆近京師。宛衛武關以制楚,武關在陜西商州東北八十里。詳陜西重險。韓扞臨晉以制翟,臨晉關即蒲津關,在山西蒲州西門外黃河西岸。詳山西重險蒲津。皆天下形勝。故宣王中興,特著二《詩》焉。大抵周人幽據全燕,齊據海、岱,燕制翟,齊制淮夷。兖、冀翼蔽洛陽,并、荊控扼咸、雍,此天下全勢也。觀九州山川險要之處,與其建牧規模,而經略大體可見矣。」

  • 莫不弱者先滅,強者後亡。淩夷至於戰國,存者惟有七君,而田齊、三晉,又非春秋之舊。

  • 呂氏曰:「秦變於戎者也,楚變於蠻者也,燕變於翟者也,趙、魏、韓、齊以篡亂得國者也,周以空名匏繫其間,危矣哉!」

  • 周室衰微,所有者河南、即王城也。洛陽、即下都也。穀城、今河南府城西北十八里有故穀城。平陰、故城在今孟津縣東。偃師。今縣。鞏、今縣。緱氏故城在今偃師縣南二十里。七城而已。

  • 呂氏曰:「周都岐、豐,復卜鞏、洛,被山帶河,形勢甚壯。班氏言『洛邑與宗周通封畿,東西長而南北短,短長相覆爲千里』是也。平王東遷,賜秦以岐、豐之地,而周始弱;既又割虎牢畀鄭,虎牢見前。酒泉畀虢,酒泉或曰今河南府澠池縣地。襄王又畀溫、原數邑於晉,溫、原俱見前,子男國。畿甸益削矣。」

  • 既又分爲東西二周,秦人入寇,周遂先亡。

  • 杜氏曰:「西周,河南也;東周,鞏也。平王初遷于河南曰王城,子朝之亂,敬王居狄泉曰下都,今洛陽故城是也。洛陽故城中有狄泉,敬王既定子朝之亂,改都下都,晉率諸侯之衆修繕其城,以下都城小,包狄泉以廣之是也。考王封其弟揭于河南,以續周公之官職,是爲河南桓公。威烈王時,桓公孫惠公又封少子班於鞏,以奉王于洛陽,是爲東周惠公。顯王二年「韓、趙即其所封,分周爲二,河南、緱氏、穀城三邑,屬西周,洛陽、平陰、偃師、鞏四邑屬東周。于是東、西周同於列國,顯王特寄居東周之洛陽而已。赧王復遷于西周,而周乃亡。」○吳氏曰:「敬王四年,子朝奔楚事,在《春秋》昭二十六年。王雖返國,然以子朝餘黨多在王城,乃徙都成周,而王城之都廢。至考王封弟揭于王城,是爲周桓公。自此以後,東有王,西有公,而東西之名未立也。桓公生威公,威公生惠公,惠公少子班又別封於鞏,以奉王,是爲東周惠公,而班之兄,則仍公爵,居王城,爲西周武公。自此以後,西有公,東亦有公,二公各有所食,而周尚爲一也。顯王二年,韓、趙分周地爲二,二周公治之,王寄焉而已。周之分東、西,自此始也,《史記》謂赧王時東、西周分治者,非是。自慎靚王以上,皆在成周,赧王立,復徙於王城。蓋東、西周之名,前後凡三變:初言東、西周者,以鎬京對洛邑而言;中間言東、西周者,以王城對成周而言;《春秋》昭二十三年:「王子朝在王城時,謂之西王;敬王居狄泉,在王城之東時,謂之東王」。最後言東、西周,則以河南對鞏而言也。」


夫秦,七國之雄也;都邑見前。

  • 《戰國策》:蘇秦曰:「秦西有巴、蜀、漢中之利,巴、蜀、漢中,見後四十郡。《史記》作「西有漢中,南有巴、蜀」。北有胡、貉、代馬之用,胡在北方,貉在東北方。王氏曰:「胡如樓煩、林胡之屬,貉如辰韓之屬。」今山西太原府岢嵐州以北故樓煩胡地,大同府朔州以北故林胡地,遼東三萬衛以東北即貉地,而大同蔚州之境古代地也,三處皆產良馬。胡與代本屬趙,貉屬燕。蘇秦時,巴蜀、胡、代,皆非秦有也,蓋侈言之。南有巫山、黔中之限,巫山,在四川巫山縣東三十里,詳四川名山。黔中,見後黔中郡。東有崤、函之固。崤,崤阪,在河南永寧縣北六十里。見河南名山三崤。函,函谷關,在河南靈寶縣南十里。今曰潼關,在陜西華陰縣東四十里。見陜西重險潼關。沃野千里,地勢形便,此所謂天府,天下之雄國也。」○范雎曰:「秦四塞以爲固,高誘曰:「四面有關山之固也。」徐廣曰:東函谷、南武關、西散關、北蕭關,故曰四塞,亦曰關中」。北有甘泉、谷口,甘泉山,在西安府涇陽縣西北百二十里。谷口在西安府醴泉縣東北四十里,亦曰塞門。南帶涇、渭,涇、渭,見前《職方》。涇水從咸陽東南合渭,故曰南帶。《史記》:「秦被山帶渭,東有關、河」。隴即隴坻,在鳳翔府隴州西北六十里。詳見陜西名山隴坻。左關、阪,關,即函關。阪,即崤阪。此霸王之業也。」○蘇秦謂趙王:「秦下軹道,軹,今懷右隴、蜀,慶府濟源縣南三十里有軹城。則南陽動;今懷慶府境,春秋時晉人自太行以南,皆謂之南陽。又今修武縣北有南陽故城。刼韓包周,則趙自銷鑠;據衛取淇,今衛輝府淇縣有淇水,流經北直(左三点水,右虎字头加睿字底,康熙字典: 页660第27)縣界,合於衛河。則齊必入朝。秦欲己得行於山東,則必舉甲而向趙。秦甲涉河逾漳,河在南,漳在北。今懷慶府南境之河,彰德府北境之漳,皆所應涉所應逾者也。據番吾,番吾,據《括地志》,即今真定府平山縣。或曰在今彰德府磁州境。則兵必戰於邯鄲之下。」邯鄲,趙都也。○楚人謂頃襄王:「秦左臂據趙之西南,右臂傅楚之鄢郢,鄢郢見前子男賴國及楚都。鷹擊韓、魏,垂頭中國,處既形便,勢有地利。」

  • 荀子曰:「秦國塞險形勢便,山林川谷美,天府之利多,此形勝也。」

  • 《史記》:田肯曰:「秦,形勝之國也。帶河阻山,隔絕千里,持戟百萬,秦得百二焉。地勢便利,其以下兵於諸侯,譬猶居高屋之上建瓴水也。」

  • 韓,秦、魏之門户也;


  • 《都邑攷》:晉封韓武子於韓原,即故韓國,見前。宣子徙居州,今懷慶府東南五十里武德城是。貞子徙平陽,即堯都也。景侯徙陽翟,陽翟,今河南禹州也。本鄭地,爲韓所并,於是韓亦兼鄭之稱。哀侯徙新鄭。故鄭都也。哀侯二年滅鄭,自陽翟徙都之。或云懿侯復遷於陽翟。

  • 《戰國策》:蘇秦曰:「韓北有鞏、洛、成臯之固,鞏、洛、成臯,俱見前。西有宜陽、商阪之塞,宜陽,今河南府有宜陽縣。商阪,即商洛山,在陜西商州東南九十里。司馬貞曰:「商阪在商、洛間,適秦、楚之險塞」。東有宛、穰、洧水,宛即申,穰即鄧也。洧水出禹州密縣,至陳州西華縣而入於潁水。南有陘山,陘山,在新鄭縣西南三十里,亦名陘塞。地方千里。」○張儀請秦伐韓曰:「親魏善楚,下兵三川,三川,謂成周也。河、洛、伊,爲三川。塞轘轅、緱氏之口,轘轅山在鞏縣西南七十里,緱氏山在偃師縣南四十里,皆險道也。《史記》作「塞什谷之口」。什谷口即洛水入河之口云。斷屯留之道,屯留,今山西潞安府有屯留縣。高誘曰:「即太行羊腸阪道也」。魏絕南陽,楚臨南鄭,南陽謂河內之南陽,南鄭即指新鄭。秦攻新城、宜陽,新城,在今河南府南七十五里。以臨二周之郊。」○張儀說韓曰:「秦下甲據宜陽,斷絕韓之上地;上地,猶云上遊。東取成臯、滎陽,故滎陽縣也。見前仲丁遷囂。則鴻臺之宮、桑林之苑,鴻臺、桑林,即宮苑名也。在韓都城內。非王有已。夫塞成臯,絕上地,則王之國分矣。」○范雎謂秦昭王曰:「秦下兵而攻滎陽,則成臯之道不通。北斬太行之道,太行山,在懷慶府城北二十里。有羊腸阪道,北通山西澤、潞諸州。詳見河南名山。則上黨之兵不下。一舉而攻宜陽,則其國斷而爲三。」○蘇代約燕王,秦正告韓曰:「吾起乎少曲,少曲,在懷慶府濟源縣西。《史記索隱》謂地近宜陽,悞也。一日而斷太行,我起乎宜陽而觸平陽,平陽,故韓都也。三日而莫不盡繇。我離兩周而觸鄭,五日而國舉。」


魏,山東之要,天下之脊也;

《都邑攷》:晉封畢萬於魏城,即故魏國,見前。悼子徙霍,故霍國。莊子徙安邑,夏都也。至惠王徙大梁,今開封府。因稱梁。

《戰國策》:蘇秦曰:「魏地南有鴻溝,鴻溝即汴河也,舊自滎陽東南至江南泗州入於淮。今詳河南大川汴水。東有淮、潁,淮、潁二水,見前《禹貢》及《職方》。西有長城,《史記》:「魏惠王十九年築長城,塞固陽以備秦及西戎。」又《秦紀》云:「魏築長城,自鄭濱洛以北,有上郡。」固陽,今陜西榆林衛北有稒陽塞。鄭即今華州治。洛,洛水,《職方》:「雍州浸也。」上郡,今延安府綏德州有古上郡城。魏惠王初,河西之地皆魏有也,其後築長城於滎陽、陽武間矣。北有河外,河外,司馬貞曰:「河南邑,對河內而言也」。地方千里。」○蘇代約燕王,秦正告魏曰:「我舉安邑,故魏都。塞女戟,女戟,劉氏曰:「在太行山西」。韓氏太原卷。太原劉氏曰:「當作『太行』。」卷,絕也。蘇代謂齊王亦曰:「秦舉安邑而塞女戟,韓之太原絕」。下軹道,軹,見上蘇秦謂趙王。道南陽、封、冀,南陽,亦見上。封,封陵也,今山西蒲州南五十里風陵關是。冀,見前冀國。兼包兩周。乘夏水,夏則水溢,故云。浮輕舟,強弩在前,銛戟在後。決滎口,滎口,滎澤之口,今河南河陰縣西二十里石門口是也。魏無大梁;決白馬之口,白馬口,今北直滑縣西白馬津是也。舊爲大河津渡處。魏無黃、濟陽,黃,今開封府杞縣東北六十里外黃城是。濟陽,今開封府蘭陽縣東五十里濟陽城是。決宿胥之口,宿胥,舊時淇水南入大河之口也。今大名府(左三点水,右虎字头,睿字底,康熙字典页660第27)縣西南有故宿胥瀆。魏無虛、頓丘。虛即故朝歌也。頓丘,在今大名府清豐縣西南二十五里。二邑在河北,蓋決河北入灌之。陸攻則擊河內,今懷慶、衛輝、彰德三府,皆曰河內。水攻則滅大梁。」

趙,河北之強國也;

  • 《都邑攷》:造父始封趙城,今平陽府趙城縣。趙夙邑耿,故耿國也。成子居原,趙衰爲原大夫是也。原即故原國。簡子居晉陽,故晉都也。獻侯治中牟,今河南湯陰縣西五十里有中牟城。後復居晉陽。肅侯徙都邯鄲。今北直廣平府邯鄲縣。《竹書紀年》:「周安王十六年「趙敬侯自晉陽徙都邯鄲。」胡三省曰:「成侯二十二年魏克邯鄲,三十四年魏歸邯鄲。成侯,敬侯子也。若敬侯已都邯鄲,安有魏克其國都而不亡者?至肅侯三年,公子范襲邯鄲,不勝而死。蓋是時趙方都邯鄲,以爲敬侯者,悞也」。

  • 《戰國策》:蘇秦曰:「當今之時,山東之建國,莫如趙強。趙地方三千里,西有常山,常山,即恒山。見前。南有河、漳、河,見前《禹貢》。漳,見前《職方》。東有清河,清河,在北直廣平府清河縣西境,今湮。北有燕國。爲大王計,莫如一韓、魏、齊、楚、燕、趙六國從親,以擯畔秦。令天下之將相,會於洹水之上,洹水一名安陽河,出河南林縣西林慮山,至北直內黃縣合於衛水。約曰:秦攻楚,齊、魏各出銳師以佐之,韓絕食道,食道,《史記》作「糧道」。《索隱》曰:「擁兵於嶢關之外,又守宜陽也。」嶢關,即今西安府藍田縣東南九十里之藍田關。宜陽,見前。趙涉河、漳,燕守常山之北。秦攻韓、魏,則楚絕其後,齊出銳師以佐之,趙涉河、漳,燕守雲中。今大同府西北四百餘里有古雲中城。秦攻齊,則楚絕其後,韓守成臯,在河南汜水縣,見前。魏塞午道,鄭元曰:「一縱一橫爲午,謂交道也。」鮑彪曰:「北爲子,南爲午,秦南道也」。趙涉河、漳、博關,博關,今山東博平縣西北三十里故博平城是也。燕出銳師以佐之。秦攻燕,則趙守常山,楚軍武關,武關,在陜西商州,見前。齊涉勃海,海之旁出者曰勃。自山東青、濟北向滄、瀛,即所涉處也。瀛,今河間府。韓、魏皆出銳師以佐之。秦攻趙,則韓軍宜陽,楚軍武關,魏軍河外,見前北有河外。齊涉清河,燕出銳師以佐之。六國從親以擯秦,秦必不敢出函谷關以害山東矣。」函谷關,在河南靈寶縣,見前。○蘇厲爲齊遺趙王書:「燕盡齊之北地,去沙丘、鉅鹿,沙丘,今順德府平鄉縣東北二十里有沙丘臺。鉅鹿故城,即今平鄉縣。斂三百里。斂,減也。韓之上黨,去邯鄲百里;燕、秦謀王之河山,間三百里而通矣。秦之上郡今延安府以北。近扞關至於榆中者扞關,呂氏曰:「在晉陽以西。扞者,扞蔽之義,非關名也。」又曰:「趙之扞關,陸道之關;楚之扞關,水道之關。」榆中,即今榆林鎮東北故榆溪塞,時尚屬趙。千五百里。秦以三郡郡,當作「軍」。攻王之上黨,王氏曰:「上黨遠韓近趙,亦爲趙之險塞,故云」。羊腸之西,潞安府壺關縣東南百餘里有羊腸阪。今詳見山西重險天井關。勾注之南,勾注山,在太原府代州西二十五里。詳見山西名山。非王有已。逾勾注,斬常山而守之,三百里而通於燕,代馬胡犬不東下,代、胡之地,俱在常山北也。昆山之玉不出已」。昆山在塞外,或以爲即昆侖。《國策》多脫誤,今從《史記》。

燕,附齊、趙以爲重者也;

  • 《都邑攷》:燕都薊。薊,即今北直順天府附郭大興縣。一云燕都在漢故安縣,即今保定府易州也。因今易州南猶有古燕國城,廣袤六十里。薊本堯後所封,《史記》曰:「武王克商,封帝堯之後於薊,是也。」後燕並其地,因遷都焉。

  • 《戰國策》:蘇秦曰:「燕東有朝鮮、遼東,朝鮮,今遼東塞外國。遼東,見舜營州。北有林胡、樓煩,林胡、樓煩,見前胡、貉。葉氏曰:「燕最近翟,戰國時林胡、樓煩雄於北方」。西有雲中、九原,雲中,見前燕守雲中,九原。今榆林西北古豐州是也。南有呼沱、易水呼沱、易水。見前《職方》并州。地方二千里,南有碣石、鴈門之饒,碣石山,在今永平府昌黎縣西北二十里。詳北直名山碣石。鴈門關,在太原府代州北三十里。今附詳名山勾注。鮑氏曰:「雲中九原及雁門,本趙地,而兼言之者,與燕接壤也」。北有棗栗之利,此天府也。秦之攻燕也,踰雲中、九原,過代、上谷,代郡、上谷郡,俱見後四十郡。彌地踵道數千里。雖得燕城,秦計固不能守也。秦之不能害燕亦明矣。其後張儀脅燕,則曰:「王不事秦,秦下甲雲中、九原,驅趙而攻燕,則易水、長城,非王有也。」蓋立說不同。今趙之攻燕也,發號出令,不至十日,而數十萬之衆軍於東垣矣。東垣即今真定府。渡呼沱,涉易水,不至四五日,而距國都矣。故曰:秦之攻燕也,戰於千里之外;趙之攻燕也,戰於百里之內。」

齊,東海之表也;都邑見前。

  • 《戰國策》:蘇秦曰:「齊南有泰山,泰山,見《禹貢》海岱。東有瑯邪,瑯邪山,在青州府諸城縣東南百四十里。見山東名山瑯邪。西有清河,北有勃海,所謂四塞之國也,地方二千餘里。夫韓、魏之所以畏秦,以與秦接界也。秦攻齊則不然,倍韓、魏之地,過衛陽晉之道,陽晉,在今山東曹縣北。戰國時屬衛,爲適齊之孔道。徑亢父之險,亢父城,在今山東濟寧州南五十里。車不得方軌,馬不得並行,百人守險,千人不能過也。秦雖欲深入,則狼顧恐韓、魏之議其後也。」○國子曰:「安邑者,魏之柱國也。晉陽者,趙之柱國也。鄢郢者,楚之柱國也。三國與秦壤界,秦伐魏取安邑,伐趙取晉陽,伐楚取鄢郢矣。覆三國之軍,兼二周之地,舉韓氏取其地,且天下之半。又劫趙、魏,疏中國,疏,離散也。封衛之東野,猶東鄙。兼魏之河內,河以北地也。絕趙之東陽,春秋時晉以太行山東爲東陽,杜預曰:「魏郡、廣平以北」是也,即今大名、廣平、順德府之境。則趙、魏亦危矣。趙、魏危,非齊之利也。韓、魏、楚、趙,恐秦兼天下而臣其君,故專心一志以逆秦。逆,拒也。三國與秦壤界而患急,齊不與秦壤界而患緩,是以天下之勢,不得不事齊。秦得齊,則權重於中國。趙、魏、楚得齊,則足以敵秦。故秦、楚、趙、魏,得齊者重,失齊者輕。齊有此勢,不能以重於天下者何也?其用者過也。」

  • 《史記》:田肯曰:「齊東有瑯邪、即墨之饒,即墨,今山東平度州東有故即墨城。南有泰山之固,西有濁河之限,即大河也。北有勃海之利。持戟百萬,縣隔千里之外,齊得十二焉。此東秦也。」

楚,南服之勁也。都邑見前。

  • 《戰國策》:蘇秦曰:「楚,天下之強國也,西有黔中、巫郡,《通典》:「夔州巫山縣,楚置巫郡於此。」黔中,見前。東有夏州、海陽,夏州,車胤曰:「夏口城北數里有洲名夏州。」夏口,今武昌府城西之漢口也。詳見湖廣重險夏口。海陽,劉伯莊云:「楚并吳、越地,東至海。」海陽蓋楚之東南境。南有洞庭、蒼梧,洞庭湖,在岳州府城西南一里。詳湖廣大川洞庭。蒼梧,《山海經》注云「即九疑山也。」在今湖廣寧遠縣南六十里。詳見湖廣名山九疑。北有陘塞、郇陽。陘塞,一作「汾陘之塞」,即陘山也。蓋與韓接境,見韓南有陘山。郇陽,洵水之陽也。今陜西洵陽縣即其處。地方五千里,此霸王之資也。秦之所害於天下,莫如楚,王不從親以孤秦,秦必起兩軍,一軍出武關,見前。一軍下黔中,則鄢郢動矣。」○張儀說楚曰:「秦下甲據宜陽,韓之上地不通;下河東,今平陽、蒲州之間。取成臯,韓必入臣於秦。韓入臣,魏則從風而動。秦攻楚之西,韓、魏攻其北,社稷豈得無危哉?是故願王熟計之也。秦西有巴蜀,方船積粟,起於汶山,汶山即岷山,在四川茂州西北。詳四川名山岷山。循江而下,至郢三千餘里。舫船載卒,一舫載五千人,與三月之糧,下水而浮,一日行三百餘里,里數雖多,不費汗馬之勞,不至十日,而距扞關;扞關,在湖廣長陽縣南七十里。或曰即四川夔州府東八里之瞿唐關也。詳四川重險瞿唐。扞關驚,則從竟陵以東,竟陵,故城在今湖廣景陵縣西南。盡城守矣。黔中、巫郡,非王之有。秦舉甲出武關,南面而攻,則北地絕。謂楚之北境。秦兵之攻楚也,危難在三月之內。而楚恃諸侯之救,在半歲之外,此其勢不相及也。」○蘇代約燕王,秦正告楚曰:「蜀地之甲,輕舟出於汶,汶即上汶山。乘夏水而下江,五日而至郢。漢中之甲,漢中,見前。輕舟出於巴,巴,孔氏曰:「巴嶺山也。」在今漢中府南百餘里。乘夏水下漢,四日而至五渚。五渚,劉氏曰:「在宛、鄧間漢水上。」胡氏以爲西漢水,道出今四川之嘉陵江,似悞。寡人積甲宛,今南陽府治,見前。東下隨,即隨州,見前。智者不及謀,勇者不及怒,寡人如射隼矣。」《淮南子》:「楚地南卷沅、湘,沅水,出貴州鎮遠府境,至湖廣常德府東境注洞庭湖。湘水出廣西興安縣南海陽山,至湖廣長沙府北境入洞庭湖。俱詳湖廣大川。北繞潁、泗、潁,見《職方》荊州。泗,見《職方》青州。西包巴蜀,東裹郯、淮,郯,見郯國。淮,見《禹貢》徐州。潁、汝以爲洫,汝水,出河南魯山縣大孟山,至江南潁州東南入淮。詳河南大川。江、漢以爲池,江、漢,見《職方》荊州。垣之以鄧林,鄧林,林氏曰:「鄧州西多山林,故名」。綿之以方城,方城山,在河南裕州東北四十里。山高尋雲,谿肆無景。」

秦用范雎遠交近攻之策,先滅韓,次滅趙,次滅魏;

  • 《戰國策》:范雎曰:「韓、魏中國之處,而天下之樞也。」又曰:「秦、韓之地形,相錯如繡。秦之有韓,如木之有蠹,人之病心腹。天下有變,爲秦患者,莫大於韓。王不如收韓。」頓弱曰:「韓,天下之咽喉;魏,天下之胸腹。」

  • 杜牧曰:「秦萃銳三晉,經六世乃得韓,遂折天下脊。復得趙,因拾取諸國。」

次滅楚,次滅燕,并滅代,趙滅後,羣臣奉公子嘉爲代王。代,今大同蔚州地。乃滅齊。

  • 《史記?六國表》:「東方物所始生,西方物之成熟。夫作事者必於東南,收功實者常於西北。故禹興於西羌,湯起於亳,周之王也,以豐、鎬伐殷,秦之帝用雍州興,漢之興自蜀漢。」

  • 林氏曰:「六國之所以滅者,以不知天下之勢也。六國之勢莫利於從,而卒敗於衡者,禍在於自戰其所可親,而忘其所可讎也。齊、楚自恃其強,有并包燕、趙、韓、魏之志,而緩秦之禍。燕、趙、韓、魏,自懲其弱,有疑惡齊、楚之心,而脅秦之威。是以蘇秦之說阻,而張儀之志申也。秦知天下之勢,取韓、魏以執天下之樞,故能并並天下。是故後之有爲者,必先審知難易之勢。唐憲宗欲平藩鎮,李絳以爲先淮蔡而後恒冀;周世宗欲平天下,王朴以爲先江南而後河東,良有以也。」

於是罷侯置守,分天下爲三十六郡:

內史,今陜西西安府、鳳翔府。秦都咸陽,此其畿內也。

三川,今河南之河南府、開封府、懷慶府、衛輝府。郡治洛陽,周故都也。

河東,今山西平陽府。治安邑,故魏都也。

上黨,今潞安府及遼、澤、沁等州。魏收曰:「上黨郡,秦治壺關,漢治長子。」壺關,今潞安府治長治縣是。長子,今潞安屬縣。

太原,今太原府、汾州府。郡治晉陽,趙故都也。

代郡,今大同府北及蔚州之境皆是。

鴈門,今太原府代州以北、大同府之應州、渾源州、朔州皆是其地。

雲中,今陜西榆林鎮東北四百餘里廢勝州一帶,是其地。

九原,今榆林西北七百餘里廢豐州一帶,是其地。

上郡,今延安府及榆林鎮。

北地,今慶陽府、平涼府及寧夏鎮是其地。郡治義渠,慶陽之寧州也。

隴西,今臨洮府、鞏昌府。郡治狄道,今臨洮府附郭縣。

潁川,今開封府之禹州、陳州及汝寧府,以至汝州之境。郡治陽翟,故韓都也。

南陽,今南陽府及湖廣之襄陽府。郡治宛,即今南陽府治南陽縣。

碭郡,今河南歸德府及山東濟寧、東平二州,又江南碭山縣至鳳陽府之亳州皆是其境。郡治碭,即碭山縣。

邯鄲,今北直廣平府及河南之彰德府。郡治邯鄲,故趙都也。

上谷,今保定府、河間府及順天府之南境、西境,又延慶、保安二州至宣府鎮境內皆是。

鉅鹿,今順德府及真定府。郡治鉅鹿,今順德府平鄉縣也。

漁陽,今順天府東至薊州一帶。

右北平,今永平府至薊州,又北至廢大寧衛之西南境。

遼西,今永平府以北至廢大寧衛,又東至遼東之廣寧等衛境。

遼東,今遼東、定遼等衛境。

東郡,今北直大名府及山東東昌府、濟南府之長清縣以西,是其境。郡治濮陽,故衛都也。

齊郡,今青州府、登州府、萊州府及濟南府之境。郡治臨淄,故齊都也。

薛郡,今兖州府東南至南直海州一帶,是其境。

瑯邪,今兖州府東境沂州、青州府南境莒州、萊州府南境膠州一帶皆是其境。

泗水,今南直徐州、鳳陽府泗州、宿州,淮安府邳州皆是其境。郡治沛,今徐州沛縣也。

漢中,今陜西漢中府及湖廣鄖陽府。

巴郡,今四川保寧府、順慶府、夔州府、重慶府及瀘州境皆是。郡治巴,即故巴國也。

蜀郡,今成都府、龍安府潼川州、雅州、邛州及保寧府劍州以西皆是。即故蜀國也。

九江,今南直鳳陽、淮安、揚州、廬州、安慶等府及滁、和二州,江西境內州郡皆是其地。郡治壽春,因楚都也。

鄣郡,今江寧、太平、寧國、徽州、池州諸府及廣德州,又浙江之湖州、嚴州府境皆是其地。郡治鄣,今湖州府長興縣西南有故鄣城。

會稽,今蘇州、常州、鎮江、松江諸府,及浙江境內州郡皆是。郡治吳,今蘇州府附郭吳縣是也。

南郡,今湖廣荊州、安陸、漢陽、武昌、黃州、德安諸府及襄陽府之南境,又施州衛,亦是其地。郡治郢,故楚都也。

長沙,今長沙、岳州、衡州、永州、寶慶諸府,又郴州至廣東之連州皆是。郡治湘,今長沙府附郭長沙縣也。

黔中,今辰州府、常德府至岳州府之澧州,又永順、保靖諸衛皆是其地。杜佑曰:「今黔中寧夷郡亦是其地。」宋白曰:「隋、唐之黔州,非秦、漢之黔中也。自後周保定四年,涪陵首領田思鶴歸化,以其地立奉州,尋改黔州,隋因之,亦曰黔安郡。唐亦曰黔中郡。說者遂以唐黔州及夷、費、思、播皆爲古黔中地,不知涪陵之黔州與古黔中隔越峻嶺,以山川言之,炳然自分。」唐黔州治今四川彭水縣。夷、費、思、播四州,俱見唐十道州郡。

又平百越,置四郡。

閩中,今福建州郡。郡治候官,今福州府附郭縣。

南海,今廣東廣州、肇慶、南雄、韶州、潮州、惠州及高州府北境,廣西平樂府東境及梧州府東南境皆是其地。郡治番禺,今廣州府附郭縣。

桂林,今廣西境內州郡。

象郡,今廣東雷州、廉州、高州諸府及廣西梧州府之南境,以至安南州郡皆是。

合四十郡,郡一守焉。其地西臨洮而北沙漠,東縈南帶,皆臨大海。《史記》:「秦地東至海暨朝鮮,西至臨洮羌中,南至北嚮户,北據河爲塞,旁陰山至遼東。」北嚮户,謂南裔之地。漢曰南郡,即北嚮户也。陰山,在今榆林塞外。

  • 呂氏曰:「春秋之時,郡屬於縣,《周書?作雒篇》:「千里百縣,縣有四郡。」《釋文》:周制:「天子地方千里,分爲百縣,縣方百里,郡方五十里。」趙簡子誓衆,所謂『上大夫受縣,下大夫受郡』是也。戰國之時,縣屬於郡。《秦紀》『惠文十一年,魏納上郡十五縣』是也。方孝公商鞅時,并小鄉爲大縣,縣一令,尚未有郡牧守稱。《秦紀》:「孝公十二年,聚小都鄉邑爲三十一縣,置令丞。」此廢鄉邑爲郡縣之始。及魏納上郡之後十餘年,《秦紀》始書『置漢中郡』。或者山東諸侯先變古制,而秦效之歟?」按《戰國策》「楚王以新城爲主郡」,新城在今河南府南,見前。郡之所治,必居形勝控扼之地,郡者縣之主,故謂之「主郡」。又三川、河東在諸郡之首者,蓋所以陪輔關中,地勢莫重焉,即漢所謂三河也。漢分三川爲河南、河內與河東,號爲三河。《史記?貨殖傳》曰:「昔唐人都河東,言唐以該虞、夏也。殷人都河內,謂朝歌也。周人都河南。」夫三河,在天下之中若鼎足,王者所更居也。○孫氏曰:「郡縣之制,盡剗根著之舊,以爲空虛之天下。匹夫亡秦,五胡覆晉,盜賊篡唐,此非有秦人取天下之威,而失之反掌。」

始皇既沒,山東之衆,起而亡秦。

  • 史略:初,陳勝起兵於蘄,今鳳陽府宿州南四十六里廢蘄縣是。略地至陳,見前陳國。爲楚王。於是沛公起兵於沛,見前泗水郡治。項羽起兵於吳,見前會稽郡治。而田儋、景駒等,亦各據地稱王。田儋略定齊地,爲齊王。秦嘉起兵於郯,奉景駒爲楚王。郯,見前郯國。《史記》有郯郡,蓋楚、漢間所置。既而項羽破章邯軍於鉅鹿,見上鉅鹿郡。秦軍皆降。沛公引兵,自南陽見上南陽郡。入武關,見前。繞嶢關,在陜西藍田縣東南九十六里。,踰簣山,在藍田縣東南二十五里。破秦軍於藍田,即今縣。至霸上,今西安府城東二十里霸水上。子嬰降,遂入咸陽。見前。既而項羽亦引兵至河南,入函谷關見,前關阪。屠咸陽而東。

項羽還自咸陽,分王諸將:楚分爲四,

  • 史略:羽自立爲西楚霸王,王梁、楚地,都彭城;彭城,今南直徐州。吳芮爲衡山王,都邾;邾,今黃州府附郭黃岡縣。英布爲九江王,都六;六,見前六國。共敖爲臨江王,都江陵。今荊州府附郭縣。

趙分爲二,

  • 史略:張耳爲常山王,王趙地,都襄國;今順德府治邢臺縣是。趙王歇徙王代,爲代王。今大同府蔚州治是。

齊分爲三,

  • 史略:田都爲齊王,都臨淄;故齊都也。田安爲濟北王,都博陽;博陽,今山東長清縣西南廢盧縣是,蓋在博關之南也。博關,見前蘇秦說趙。劉氏曰:「博陽當作博陵,今山東博平縣西北故城是。」徙齊王田市爲膠東王,都即墨。故城在山東平度州東,見前。

燕分爲二,

  • 史略:臧荼爲燕王,都薊;故燕都也。徙燕王韓廣爲遼東王,都無終。見前無終國。

魏分爲二,

  • 史略:徙魏豹爲西魏王,王河東,都平陽;見前。司馬卬爲殷王,王河內,都朝歌。見前。

韓分爲二,

  • 史略:韓王成爲韓王,都陽翟;因故都也。申陽爲河南王,都雒陽。見前。

秦分爲三,并漢中爲四。

  • 史略:章邯爲雍王,王咸陽以西,都廢丘;即犬丘,見周都。司馬欣爲塞王,王咸陽以東至河,都櫟陽;見前秦都。董翳爲翟王,王上郡,都高奴。今延安府西北百里廢金明城是。

  • 沛公爲漢王,王巴、蜀、漢中,都南鄭。今漢中府附郭縣。

  • 司馬遷曰:「秦失其政,陳涉首難,豪傑蠭起。羽起隴畝之中,三年,遂將五諸侯滅秦,五諸侯,齊、趙、韓、魏、燕也。分裂天下,而封王侯,政由羽出,號爲『霸王』,位雖不終,近古以來,未嘗有也。」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顾祖禹
对《卷一 歷代州域形勢一 唐虞三代 春秋戰國 秦》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