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卷十八
本章来自《杜甫诗歌全集》 作者:杜甫
发表时间:2018-04-28 点击数:515次 字数:

卷二百三十三


「曉發公安(數月憩息此縣)」杜甫

北城擊柝複欲罷,東方明星亦不遲。鄰雞野哭如昨日,

物色生態能幾時,舟楫眇然自此去,江湖遠適無前期。

出門轉眄已陳跡,藥餌扶吾隨所之。


「泊岳陽城下」杜甫

江國逾千里,山城僅百層。岸風翻夕浪,舟雪灑寒燈。

留滯才難盡,艱危氣益增。圖南未可料,變化有鯤鵬。


「纜船苦風,戲題四韻,奉簡鄭十三判官(泛)」杜甫

楚岸朔風疾,天寒鶬鴰呼。漲沙霾草樹,舞雪渡江湖。

吹帽時時落,維舟日日孤。因聲置驛外,為覓酒家壚。


「登岳陽樓」杜甫

昔聞洞庭水,今上岳陽樓。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

親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


「陪裴使君登岳陽樓」杜甫

湖闊兼雲霧,樓孤屬晚晴。禮加徐孺子,詩接謝宣城。

雪岸叢梅發,春泥百草生。敢違漁父問,從此更南征。


「過南嶽入洞庭湖」杜甫

洪波忽爭道,岸轉異江湖。鄂渚分雲樹,衡山引舳艫。

翠牙穿裛槳,碧節上寒蒲。病渴身何去,春生力更無。

壤童犁雨雪,漁屋架泥塗。欹側風帆滿,微冥水驛孤。

悠悠回赤壁,浩浩略蒼梧。帝子留遺恨,曹公屈壯圖。

聖朝光禦極,殘孽駐艱虞。才淑隨廝養,名賢隱鍛爐。

邵平元入漢,張翰後歸吳。莫怪啼痕數,危檣逐夜烏。


「宿青草湖(重湖,南青草,北洞庭)」杜甫

洞庭猶在目,青草續為名。宿槳依農事,郵簽報水程。

寒冰爭倚薄,雲月遞微明。湖雁雙雙起,人來故北征。


「宿白沙驛(初過湖南五裏)」杜甫

水宿仍餘照,人煙複此亭。驛邊沙舊白,湖外草新青。

萬象皆春氣,孤槎自客星。隨波無限月,的的近南溟。


「湘夫人祠(即黃陵廟)」杜甫

肅肅湘妃廟,空牆碧水春。蟲書玉佩蘚,燕舞翠帷塵。

晚泊登汀樹,微馨借渚蘋.蒼梧恨不盡,染淚在叢筠。


「祠南夕望」杜甫

百丈牽江色,孤舟泛日斜。興來猶杖屨,目斷更雲沙。

山鬼迷春竹,湘娥倚暮花。湖南清絕地,萬古一長嗟。


「登白馬潭」杜甫

水生春纜沒,日出野船開。宿鳥行猶去,叢花笑不來。

人人傷白首,處處接金杯。莫道新知要,南征且未回。


「歸雁」杜甫

聞道今春雁,南歸自廣州。見花辭漲海,避雪到羅浮。

是物關兵氣,何時免客愁。年年霜露隔,不過五湖秋。


「野望」杜甫

納納乾坤大,行行郡國遙。雲山兼五嶺,風壤帶三苗。

野樹侵江闊,春蒲長雪消。扁舟空老去,無補聖明朝。


「入喬口(長沙北界)」杜甫

漠漠舊京遠,遲遲歸路賒。殘年傍水國,落日對春華。

樹蜜早蜂亂,江泥輕燕斜。賈生骨已朽,淒惻近長沙。


「銅官渚守風(渚在寧鄉縣)」杜甫

不夜楚帆落,避風湘渚間。水耕先浸草,春火更燒山。

早泊雲物晦,逆行波浪慳。飛來雙白鶴,過去杳難攀。


「北風(新康江口信宿方行)」杜甫

春生南國瘴,氣待北風蘇。向晚霾殘日,初宵鼓大爐。

爽攜卑濕地,聲拔洞庭湖。萬里魚龍伏,三更鳥獸呼。

滌除貪破浪,愁絕付摧枯。執熱沉沉在,淩寒往往須。

且知寬疾肺,不敢恨危途。再宿煩舟子,衰容問僕夫。

今晨非盛怒,便道即長驅。隱幾看帆席,雲州湧坐隅。


「雙楓浦(在瀏陽縣)」杜甫

輟棹青楓浦,雙楓舊已摧。自驚衰謝力,不道棟樑材。

浪足浮紗帽,皮須截錦苔。江邊地有主,暫借上天回。


「奉送王信州崟北歸」杜甫

朝廷防盜賊,供給湣誅求。下詔選郎署,傳聲能典州。

蒼生今日困,天子向時憂。井屋有煙起,瘡痍無血流。

壤歌唯海甸,畫角自山樓。白髮寐常早,荒榛農複秋。

解龜逾臥轍,遣騎覓扁舟。徐榻不知倦,潁川何以酬。

塵生彤管筆,寒膩黑貂裘。高義終焉在,斯文去矣休。

別離同雨散,行止各雲浮。林熱鳥開口,江渾魚掉頭。

尉佗雖北拜,太史尚南留。軍旅應都息,寰區要盡收。

九重思諫諍,八極念懷柔。徙倚瞻王室,從容仰廟謀。

故人持雅論,絕塞豁窮愁。複見陶唐理,甘為汗漫遊。


「江閣臥病走筆寄呈崔、盧兩侍禦」杜甫

客子庖廚薄,江樓枕席清。衰年病只瘦,長夏想為情。

滑憶雕胡飯,香聞錦帶羹。溜匙兼暖腹,誰欲致杯罌。


「潭州送韋員外牧韶州(迢)」杜甫

炎海韶州牧,風流漢署郎。分符先令望,同舍有輝光。

白首多年疾,秋天昨夜涼。洞庭無過雁,書疏莫相忘。


「江閣對雨有懷行營裴二端公(裴虯與討臧玠故有行營)」杜甫

南紀風濤壯,陰晴屢不分。野流行地日,江入度山雲。

層閣憑雷殷,長空水面文。雨來銅柱北,應洗伏波軍。


「酬韋韶州見寄」杜甫

養拙江湖外,朝廷記憶疏。深慚長者轍,重得故人書。

白髮絲難理,新詩錦不如。雖無南去雁,看取北來魚。


「千秋節有感二首(八月二日為明皇千秋節)」杜甫

自罷千秋節,頻傷八月來。先朝常宴會,壯觀已塵埃。

鳳紀編生日,龍池塹劫灰。湘川新涕淚,秦樹遠樓臺。

寶鏡群臣得,金吾萬國回。衢尊不重飲,白首獨餘哀。

禦氣雲樓敞,含風彩仗高。仙人張內樂,王母獻宮桃。

羅襪紅蕖豔,金羈白雪毛。舞階銜壽酒,走索背秋毫。

聖主他年貴,邊心此日勞。桂江流向北,滿眼送波濤。


「晚秋長沙蔡五侍禦飲筵,送殷六參軍歸澧州覲省」杜甫

佳士欣相識,慈顏望遠遊。甘從投轄飲,肯作置書郵。

高鳥黃雲暮,寒蟬碧樹秋。湖南冬不雪,吾病得淹留。


「湖中送敬十使君適廣陵」杜甫

相見各頭白,其如離別何。幾年一會面,今日複悲歌。

少壯樂難得,歲寒心匪他。氣纏霜匣滿,冰置玉壺多。

遭亂實漂泊,濟時曾琢磨。形容吾校老,膽力爾誰過。

秋晚嶽增翠,風高湖湧波。鶱騰訪知己,淮海莫蹉跎。


「長沙送李十一(銜)」杜甫

與子避地西康州,洞庭相逢十二秋。遠愧尚方曾賜履,

竟非吾土倦登樓。久存膠漆應難並,一辱泥塗遂晚收。

李杜齊名真忝竊,朔雲寒菊倍離憂。


「重送劉十弟判官」杜甫

分源豕韋派,別浦雁賓秋。年事推兄忝,人才覺弟優。

經過辨豐劍,意氣逐吳鉤。垂翅徒衰老,先鞭不滯留。

本枝淩歲晚,高義豁窮愁。他日臨江待,長沙舊驛樓。


「奉贈盧五丈參謀(琚)」杜甫

恭惟同自出,妙選異高標。入幕知孫楚,披襟得鄭僑。

丈人藉才地,門閥冠雲霄。老矣逢迎拙,相于契托饒。

賜錢傾府待,爭米駐船遙。鄰好艱難薄,氓心杼軸焦。

客星空伴使,寒水不成潮。素發幹垂領,銀章破在腰。

說詩能累夜,醉酒或連朝。藻翰惟牽率,湖山合動搖。

時清非造次,興盡卻蕭條。天子多恩澤,蒼生轉寂寥。

休傳鹿是馬,莫信鵩如鴞.未解依依袂,還斟泛泛瓢。

流年疲蟋蟀,體物幸鷦鷯。辜負滄洲願,誰雲晚見招。


「登舟將適漢陽」杜甫

春宅棄汝去,秋帆催客歸。庭蔬尚在眼,浦浪已吹衣。

生理飄蕩拙,有心遲暮違。中原戎馬盛,遠道素書稀。

塞雁與時集,檣烏終歲飛。鹿門自此往,永息漢陰機。


「暮秋將歸秦,留別湖南幕府親友」杜甫

水闊蒼梧野,天高白帝秋。途窮那免哭,身老不禁愁。

大府才能會,諸公德業優。北歸沖雨雪,誰憫敝貂裘。


「送盧十四弟侍禦護韋尚書靈櫬歸上都二十韻」杜甫

素幕渡江遠,朱幡登陸微。悲鳴駟馬顧,失涕萬人揮。

參佐哭辭畢,門闌誰送歸。從公伏事久,之子俊才稀。

長路更執紼,此心猶倒衣。感恩義不小,懷舊禮無違。

墓待龍驤詔,台迎獬豸威。深衷見士則,雅論在兵機。

戎狄乘妖氣,塵沙落禁闈。往年朝謁斷,他日掃除非。

但促銅壺箭,休添玉帳旂。動詢黃閣老,肯慮白登圍。

萬姓瘡痍合,群凶嗜欲肥。刺規多諫諍,端拱自光輝。

儉約前王體,風流後代希。對揚期特達,衰朽再芳菲。

空裏愁書字,山中疾采薇。撥杯要忽罷,抱被宿何依。

眼冷看征蓋,兒扶立釣磯。清霜洞庭葉,故就別時飛。


「哭李常侍嶧二首」杜甫

一代風流盡,修文地下深。斯人不重見,將老失知音。

短日行梅嶺,寒山落桂林。長安若個畔,猶想映貂金。

青瑣陪雙入,銅梁阻一辭。風塵逢我地,江漢哭君時。

次第尋書劄,呼兒檢贈詩。發揮王子表,不愧史臣詞。


「哭韋大夫之晉」杜甫

悽愴郇瑕色,差池弱冠年。丈人叨禮數,文律早周旋。

台閣黃圖裏,簪裾紫蓋邊。尊榮真不忝,端雅獨翛然。

貢喜音容間,馮招病疾纏。南過駭倉卒,北思悄聯綿。

鵩鳥長沙諱,犀牛蜀郡憐。素車猶慟哭,寶劍谷高懸。

漢道中興盛,韋經亞相傳。沖融標世業,磊落映時賢。

城府深朱夏,江湖眇霽天。綺樓關樹頂,飛旐泛堂前。

帟幕疑風燕,笳簫急暮蟬。興殘虛白室,跡斷孝廉船。

童孺交遊盡,喧卑俗事牽。老來多涕淚,情在強詩篇。

誰寄方隅理,朝難將帥權。春秋褒貶例,名器重雙全。


「舟中夜雪,有懷盧十四侍禦弟」杜甫

朔風吹桂水,朔雪夜紛紛。暗度南樓月,寒深北渚雲。

燭斜初近見,舟重竟無聞。不識山陰道,聽雞更憶君。


「對雪」杜甫

北雪犯長沙,胡雲冷萬家。隨風且間葉,帶雨不成花。

金錯囊從罄,銀壺酒易賒。無人竭浮蟻,有待至昏鴉。


「樓上」杜甫

天地空搔首,頻抽白玉簪。皇輿三極北,身事五湖南。

戀闕勞肝肺,論材愧杞楠。亂離難自救,終是老湘潭。


「冬晚送長孫漸舍人歸州」杜甫

參卿休坐幄,蕩子不還鄉。南客瀟湘外,西戎鄠杜旁。

衰年傾蓋晚,費日系舟長。會面思來劄,銷魂逐去檣。

雲晴鷗更舞,風逆雁無行。匣裏雌雄劍,吹毛任選將。


「暮冬送蘇四郎徯兵曹適桂州」杜甫

飄飄蘇季子,六印佩何遲。早作諸侯客,兼工古體詩。

爾賢埋照久,余病長年悲。盧綰須征日,樓蘭要斬時。

歲陽初盛動,王化久磷緇。為入蒼梧廟,看雲哭九疑。


「風疾舟中伏枕書懷三十六韻,奉呈湖南親友」杜甫

軒轅休制律,虞舜罷彈琴。尚錯雄鳴管,猶傷半死心。

聖賢名古邈,羈旅病年侵。舟泊常依震,湖平早見參。

如聞馬融笛,若倚仲宣襟。故國悲寒望,群雲慘歲陰。

水鄉霾白屋,楓岸疊青岑。鬱鬱冬炎瘴,濛濛雨滯淫。

鼓迎非祭鬼,彈落似鴞禽。興盡才無悶,愁來遽不禁。

生涯相汩沒,時物自蕭森。疑惑尊中弩,淹留冠上簪。

牽裾驚魏帝,投閣為劉歆。狂走終奚適,微才謝所欽。

吾安藜不糝,汝貴玉為琛。烏幾重重縛,鶉衣寸寸針。

哀傷同庾信,述作異陳琳。十暑岷山葛,三霜楚戶砧。

叨陪錦帳座,久放白頭吟。反朴時難遇,忘機陸易沈。

應過數粒食,得近四知金。春草封歸恨,源花費獨尋。

轉蓬憂悄悄,行藥病涔涔。瘞夭追潘岳,持危覓鄧林。

蹉跎翻學步,感激在知音。卻假蘇張舌,高誇周宋鐔。

納流迷浩汗,峻址得嶔崟。城府開清旭,松筠起碧潯。

披顏爭倩倩,逸足競駸駸。朗鑒存愚直,皇天實照臨。

公孫仍恃險,侯景未生擒。書信中原闊,干戈北斗深。

畏人千里井,問俗九州箴。戰血流依舊,軍聲動至今。

葛洪屍定解,許靖力還任。家事丹砂訣,無成涕作霖。


「奉贈蕭二十使君」杜甫

昔在嚴公幕,俱為蜀使臣。艱危參大府,前後間清塵。

起草鳴先路,乘槎動要津。王鳧聊暫出,蕭雉只相馴。

終始任安義,荒蕪孟母鄰。聯翩匍匐禮,意氣死生親。

張老存家事,嵇康有故人。食恩慚鹵莽,鏤骨抱酸辛。

巢許山林志,夔龍廊廟珍。鵬圖仍矯翼,熊軾且移輪。

磊落衣冠地,蒼茫土木身。塤篪鳴自合,金石瑩逾新。

重憶羅江外,同游錦水濱。結歡隨過隙,懷舊益沾巾。

曠絕含香舍,稽留伏枕辰。停驂雙闕早,回雁五湖春。

不達長卿病,從來原憲貧。監河受貸粟,一起轍中鱗。


「奉送二十三舅錄事之攝郴州」杜甫

賢良歸盛族,吾舅盡知名。徐庶高交友,劉牢出外甥。

泥塗豈珠玉,環堵但柴荊。衰老悲人世,驅馳厭甲兵。

氣春江上別,淚血渭陽情。舟鷁排風影,林烏反哺聲。

永嘉多北至,句漏且南征。必見公侯複,終聞盜賊平。

郴州頗涼冷,橘井尚淒清。從役何蠻貊,居官志在行。


「送魏二十四司直充嶺南掌選崔郎中判官兼寄韋韶州」杜甫

選曹分五嶺,使者曆三湘。才美膺推薦,君行佐紀綱。

佳聲斯共遠,雅節在周防。明白山濤鑒,嫌疑陸賈裝。

故人湖外少,春日嶺南長。憑報韶州牧,新詩昨寄將。


「送趙十七明府之縣」杜甫

連城為寶重,茂宰得才新。山雉迎舟楫,江花報邑人。

論交翻恨晚,臥病卻愁春。惠愛南翁悅,餘波及老身。


「燕子來舟中作」杜甫

湖南為客動經春,燕子銜泥兩度新。舊入故園常識主,

如今社日遠看人。可憐處處巢君室,何異飄飄托此身。

暫語船檣還起去,穿花落水益沾巾。


「同豆盧峰知字韻」杜甫

煉金歐冶子,噴玉大宛兒。符彩高無敵,聰明達所為。

夢蘭他日應,折桂早年知。爛漫通經術,光芒刷羽儀。

謝庭瞻不遠,潘省會於斯。倡和將雛曲,田翁號鹿皮。


「歸雁二首」杜甫

萬里衡陽雁,今年又北歸。雙雙瞻客上,一一背人飛。

雲裏相呼疾,沙邊自宿稀。系書元浪語,愁寂故山薇。

欲雪違胡地,先花別楚雲。卻過清渭影,高起洞庭群。

塞北春陰暮,江南日色曛。傷弓流落羽,行斷不堪聞。


「小寒食舟中作」杜甫

佳辰強飯食猶寒,隱幾蕭條帶鶡冠。春水船如天上坐,

老年花似霧中看。娟娟戲蝶過閑幔,片片輕鷗下急湍。

雲白山青萬餘裏,愁看直北是長安。


「清明二首」杜甫

朝來新火起新煙,湖色春光淨客船。繡羽銜花他自得,

紅顏騎竹我無緣。胡童結束還難有,楚女腰肢亦可憐。

不見定王城舊處,長懷賈傅井依然。虛沾焦舉為寒食,

實藉嚴君賣卜錢。鐘鼎山林各天性,濁醪粗飯任吾年。

此身飄泊苦西東,右臂偏枯半耳聾。寂寂系舟雙下淚,

悠悠伏枕左書空。十年蹴踘將雛遠,萬里秋千習俗同。

旅雁上雲歸紫塞,家人鑽火用青楓。秦城樓閣煙花裏,

漢主山河錦繡中。風水春來洞庭闊,白蘋愁殺白頭翁。


「發潭州(時自潭之衡)」杜甫

夜醉長沙酒,曉行湘水春。岸花飛送客,檣燕語留人。

賈傅才未有,褚公書絕倫。高名前後事,回首一傷神。


「回棹」杜甫

宿昔試安命,自私猶畏天。勞生系一物,為客費多年。

衡嶽江湖大,蒸池疫癘偏。散才嬰薄俗,有跡負前賢。

巾拂那關眼,瓶罍易滿船。火雲滋垢膩,凍雨裛沉綿。

強飯蓴添滑,端居茗續煎。清思漢水上,涼憶峴山巔。

順浪翻堪倚,回帆又省牽。吾家碑不昧,王氏井依然。

幾杖將衰齒,茅茨寄短椽。灌園曾取適,遊寺可終焉。

遂性同漁父,成名異魯連。篙師煩爾送,朱夏及寒泉。


「贈韋七贊善」杜甫

鄉里衣冠不乏賢,杜陵韋曲未央前。爾家最近魁三象,

時論同歸尺五天。北走關山開雨雪,南游花柳塞雲煙。

洞庭春色悲公子,鰕菜忘歸範蠡船。


「奉酬寇十侍禦錫見寄四韻,複寄寇」杜甫

往別郇瑕地,於今四十年。來簪禦府筆,故泊洞庭船。

詩憶傷心處,春深把臂前。南瞻按百越,黃帽待君偏。


「酬郭十五受判官」杜甫

才微歲老尚虛名,臥病江湖春複生。藥裹關心詩總廢,

花枝照眼句還成。只同燕石能星隕,自得隋珠覺夜明。

喬口橘洲風浪促,系帆何惜片時程。


「衡州送李大夫七丈勉赴廣州」杜甫

斧鉞下青冥,樓船過洞庭。北風隨爽氣,南斗避文星。

日月籠中鳥,乾坤水上萍。王孫丈人行,垂老見飄零。


  
上一章:卷十七
下一章:卷十九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杜甫
对《卷十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