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卷八
本章来自《杜甫诗歌全集》 作者:杜甫
发表时间:2018-04-28 点击数:39次 字数:

卷二百二十三


「宿青溪驛奉懷張員外十五兄之緒」杜甫

漾舟千山內,日入泊枉渚。我生本飄飄,今複在何許。

石根青楓林,猿鳥聚儔侶。月明遊子靜,畏虎不得語。

中夜懷友朋,乾坤此深阻。浩蕩前後間,佳期付荊楚。


「敬寄族弟唐十八使君」杜甫

與君陶唐後,盛族多其人。聖賢冠史籍,枝派羅源津。

在今氣磊落,巧偽莫敢親。介立實吾弟,濟時肯殺身。

物白諱受玷,行高無汙真。得罪永泰末,放之五溪濱。

鸞鳳有鎩翮,先儒曾抱麟。雷霆霹長松,骨大卻生筋。

一失不足傷,念子孰自珍。泊舟楚宮岸,戀闕浩酸辛。

除名配清江,厥土巫峽鄰。登陸將首途,筆劄枉所申。

歸朝跼病肺,敍舊思重陳。春風洪濤壯,穀轉頗彌旬。

我能泛中流,搪突鼉獺瞋.長年已省柁,慰此貞良臣。


「憶昔行」杜甫

憶昔北尋小有洞,洪河怒濤過輕舸。辛勤不見華蓋君,

艮岑青輝慘麼麽。千崖無人萬壑靜,三步回頭五步坐。

秋山眼冷魂未歸,仙賞心違淚交墮。弟子誰依白茅室,

盧老獨啟青銅鎖。巾拂香餘搗藥塵,階除灰死燒丹火。

懸圃滄洲莽空闊,金節羽衣飄婀娜。落日初霞閃餘映,

倏忽東西無不可。松風澗水聲合時,青兕黃熊啼向我。

徒然咨嗟撫遺跡,至今夢想仍猶佐。秘訣隱文須內教,

晚歲何功使願果。更討衡陽董煉師,南浮早鼓瀟湘柁。


「魏將軍歌」杜甫

將軍昔著從事衫,鐵馬馳突重兩銜。披堅執銳略西極,

昆侖月窟東嶄岩。君門羽林萬猛士,惡若哮虎子所監。

五年起家列霜戟,一日過海收風帆。平生流輩徒蠢蠢,

長安少年氣欲盡。魏侯骨聳精爽緊,華嶽峰尖見秋隼。

星躔寶校金盤陀,夜騎天駟超天河。欃槍熒惑不敢動,

翠蕤雲旓相蕩摩。吾為子起歌都護,酒闌插劍肝膽露。

鉤陳蒼蒼風玄武,萬歲千秋奉明主,臨江節士安足數。


「北風」杜甫

北風破南極,朱鳳日威垂。洞庭秋欲雪,鴻雁將安歸。

十年殺氣盛,六合人煙稀。吾慕漢初老,時清猶茹芝。


「客從」杜甫

客從南溟來,遺我泉客珠。珠中有隱字,欲辨不成書。

緘之篋笥久,以俟公家須。開視化為血,哀今征斂無。


「白馬」杜甫

白馬東北來,空鞍貫雙箭。可憐馬上郎,意氣今誰見。

近時主將戮,中夜商於戰。喪亂死多門,嗚呼淚如霰。


「白鳧行」杜甫

君不見黃鵠高於五尺童,化為白鳧似老翁。

故畦遺穗已蕩盡,天寒歲暮波濤中。鱗介腥膻素不食,

終日忍饑西複東。魯門鶢鶋亦蹭蹬,聞道如今猶避風。


「朱鳳行」杜甫

君不見瀟湘之山衡山高,山巔朱鳳聲嗷嗷。

側身長顧求其群,翅垂口噤心甚勞。下湣百鳥在羅網,

黃雀最小猶難逃。願分竹實及螻蟻,盡使鴟梟相怒號。


「惜別行,送向卿進奉端午禦衣之上都」杜甫

肅宗昔在靈武城,指揮猛將收咸京。向公泣血灑行殿,

佐佑卿相乾坤平。逆胡冥寞隨煙燼,卿家兄弟功名震。

麒麟圖畫鴻雁行,紫極出入黃金印。尚書勳業超千古,

雄鎮荊州繼吾祖。裁縫雲霧成禦衣,拜跪題封向端午。

向卿將命寸心赤,青山落日江潮白。卿到朝廷說老翁,

漂零已是滄浪客。


「醉歌行,贈公安顏少府請顧八題壁」杜甫

神仙中人不易得,顏氏之子才孤標。天馬長鳴待駕馭,

秋鷹整翮當雲霄。君不見東吳顧文學,

君不見西漢杜陵老。詩家筆勢君不嫌,詞翰升堂為君掃。

是日霜風凍七澤,烏蠻落照銜赤壁。酒酣耳熱忘頭白,

感君意氣無所惜,一為歌行歌主客。


「夜聞觱篥」杜甫

夜聞觱篥滄江上,衰年側耳情所向。鄰舟一聽多感傷,

塞曲三更欻悲壯。積雪飛霜此夜寒,孤燈急管複風湍。

君知天地干戈滿,不見江湖行路難。


「發劉郎浦(浦在石首縣,昭烈納吳女處)」杜甫

掛帆早發劉郎浦,疾風颯颯昏亭午。舟中無日不沙塵,

岸上空村盡豺虎。十日北風風未回,客行歲晚晚相催。

白頭厭伴漁人宿,黃帽青鞋歸去來。


「別董頲」杜甫

窮冬急風水,逆浪開帆難。士子甘旨闕,不知道裏寒。

有求彼樂土,南適小長安。到我舟楫去,覺君衣裳單。

素聞趙公節,兼盡賓主歡。已結門廬望,無令霜雪殘。

老夫纜亦解,脫粟朝未餐。飄蕩兵甲際,幾時懷抱寬。

漢陽頗寧靜,峴首試考槃。當念著白帽,采薇青雲端。


「送重表侄王砅評事使南海」杜甫

我之曾祖姑,爾之高祖母。爾祖未顯時,歸為尚書婦。

隋朝大業末,房杜俱交友。長者來在門,荒年自糊口。

家貧無供給,客位但箕帚。俄頃羞頗珍,寂寥人散後。

入怪鬢髮空,籲嗟為之久。自陳翦髻鬟,鬻市充杯酒。

上雲天下亂,宜與英俊厚。向竊窺數公,經綸亦俱有。

次問最少年,虯髯十八九。子等成大名,皆因此人手。

下雲風雲合,龍虎一吟吼。願展丈夫雄,得辭兒女醜。

秦王時在坐,真氣驚戶牖。及乎貞觀初,尚書踐台鬥。

夫人常肩輿,上殿稱萬壽。六宮師柔順,法則化妃後。

至尊均嫂叔,盛事垂不朽。鳳雛無凡毛,五色非爾曹。

往者胡作逆,乾坤沸嗷嗷。吾客左馮翊,爾家同遁逃。

爭奪至徒步,塊獨委蓬蒿。逗留熱爾腸,十裏卻呼號。

自下所騎馬,右持腰間刀。左牽紫遊韁,飛走使我高。

苟活到今日,寸心銘佩牢。亂離又聚散,宿昔恨滔滔。

水花笑白首,春草隨青袍。廷評近要津,節制收英髦。

北驅漢陽傳,南泛上瀧舠.家聲肯墜地,利器當秋毫。

番禺親賢領,籌運神功操。大夫出盧宋,寶貝休脂膏。

洞主降接武,海胡舶千艘。我欲就丹砂,跋涉覺身勞。

安能陷糞土,有志乘鯨鼇。或驂鸞騰天,聊作鶴鳴皋。


「詠懷二首」杜甫

人生貴是男,丈夫重天機。未達善一身,得志行所為。

嗟餘竟轗軻,將老逢艱危。胡雛逼神器,逆節同所歸。

河雒化為血,公侯草間啼。西京複陷沒,翠蓋蒙塵飛。

萬姓悲赤子,兩宮棄紫微。倏忽向二紀,奸雄多是非。

本朝再樹立,未及貞觀時。日給在軍儲,上官督有司。

高賢迫形勢,豈暇相扶持。疲苶苟懷策,棲屑無所施。

先王實罪己,愁痛正為茲。歲月不我與,蹉跎病於斯。

夜看豐城氣,回首蛟龍池。齒發已自料,意深陳苦詞。

邦危壞法則,聖遠益愁慕。飄颻桂水遊,悵望蒼梧暮。

潛魚不銜鉤,走鹿無反顧。皦皦幽曠心,拳拳異平素。

衣食相拘閡,朋知限流寓。風濤上春沙,千里侵江樹。

逆行少吉日,時節空複度。井灶任塵埃,舟航煩數具。

牽纏加老病,瑣細隘俗務。萬古一死生,胡為足名數。

多憂汙桃源,拙計泥銅柱。未辭炎瘴毒,擺落跋涉懼。

虎狼窺中原,焉得所曆住。葛洪及許靖,避世常此路。

賢愚誠等差,自愛各馳騖。羸瘠且如何,魄奪針灸屢。

擁滯僮僕慵,稽留篙師怒。終當掛帆席,天意難告訴。

南為祝融客,勉強親杖屨。結托老人星,羅浮展衰步。


「送顧八分文學適洪吉州」杜甫

中郎石經後,八分蓋憔悴。顧侯運爐錘,筆力破餘地。

昔在開元中,韓蔡同贔屭。玄宗妙其書,是以數子至。

禦劄早流傳,揄揚非造次。三人併入直,恩澤各不二。

顧于韓蔡內,辨眼工小字。分日示諸王,鉤深法更秘。

文學與我游,蕭疏外聲利。追隨二十載,浩蕩長安醉。

高歌卿相宅,文翰飛省寺。視我揚馬間,白首不相棄。

驊騮入窮巷,必脫黃金轡。一論朋友難,遲暮敢失墜。

古來事反覆,相見橫涕泗。向者玉珂人,誰是青雲器。

才盡傷形體,病渴汙官位。故舊獨依然,時危話顛躓。

我甘多病老,子負憂世志。胡為困衣食,顏色少稱遂。

遠作辛苦行,順從眾多意。舟楫無根蒂,蛟鼉好為祟。

況兼水賊繁,特戒風飆駛。崩騰戎馬際,往往殺長吏。

子幹東諸侯,勸勉防縱恣。邦以民為本,魚饑費香餌。

請哀瘡痍深,告訴皇華使。使臣精所擇,進德知曆試。

惻隱誅求情,固應賢愚異。列士惡苟得,俊傑思自致。

贈子猛虎行,出郊載酸鼻。


「上水遣懷」杜甫

我衰太平時,身病戎馬後。蹭蹬多拙為,安得不皓首。

驅馳四海內,童稚日糊口。但遇新少年,少逢舊親友。

低顏下色地,故人知善誘。後生血氣豪,舉動見老醜。

窮迫挫曩懷,常如中風走。一紀出西蜀,於今向南斗。

孤舟亂春華,暮齒依蒲柳。冥冥九疑葬,聖者骨亦朽。

蹉跎陶唐人,鞭撻日月久。中間屈賈輩,讒毀竟自取。

鬱沒二悲魂,蕭條猶在否。崷崒清湘石,逆行雜林藪。

篙工密逞巧,氣若酣杯酒。歌謳互激遠,回斡明受授。

善知應觸類,各藉穎脫手。古來經濟才,何事獨罕有。

蒼蒼眾色晚,熊掛玄蛇吼。黃羆在樹顛,正為群虎守。

羸骸將何適,履險顏益厚。庶與達者論,吞聲混瑕垢。


「遣遇」杜甫

磬折辭主人,開帆駕洪濤。春水滿南國,朱崖雲日高。

舟子廢寢食,飄風爭所操。我行匪利涉,謝爾從者勞。

石間采蕨女,鬻菜輸官曹。丈夫死百役,暮返空村號。

聞見事略同,刻剝及錐刀。貴人豈不仁,視汝如莠蒿。

索錢多門戶,喪亂紛嗷嗷。奈何黠吏徒,漁奪成逋逃。

自喜遂生理,花時甘縕袍。


「解憂」杜甫

減米散同舟,路難思共濟。向來雲濤盤,眾力亦不細。

呀坑瞥眼過,飛櫓本無蒂。得失瞬息間,致遠宜恐泥。

百慮視安危,分明曩賢計。茲理庶可廣,拳拳期勿替。


「宿鑿石浦(浦在湘潭縣西)」杜甫

早宿賓從勞,仲春江山麗。飄風過無時,舟楫敢不系。

回塘澹暮色,日沒眾星嘒.缺月殊未生,青燈死分翳。

窮途多俊異,亂世少恩惠。鄙夫亦放蕩,草草頻卒歲。

斯文憂患餘,聖哲垂彖系。


「早行」杜甫

歌哭俱在曉,行邁有期程。孤舟似昨日,聞見同一聲。

飛鳥數求食,潛魚亦獨驚。前王作網罟,設法害生成。

碧藻非不茂,高帆終日征。干戈未揖讓,崩迫開其情。


「過津口」杜甫

南嶽自茲近,湘流東逝深。和風引桂楫,春日漲雲岑。

回首過津口,而多楓樹林。白魚困密網,黃鳥喧嘉音。

物微限通塞,惻隱仁者心。甕餘不盡酒,膝有無聲琴。

聖賢兩寂寞,眇眇獨開襟。


「次空靈岸」杜甫

沄沄逆素浪,落落展清眺。幸有舟楫遲,得盡所曆妙。

空靈霞石峻,楓栝隱奔峭。青春猶無私,白日亦偏照。

可使營吾居,終焉托長嘯。毒瘴未足憂,兵戈滿邊徼。

向者留遺恨,恥為達人誚。回帆覬賞延,佳處領其要。


「宿花石戍(長沙有淥口、花石二戍)」杜甫

午辭空靈岑,夕得花石戍。岸疏開闢水,木雜今古樹。

地蒸南風盛,春熱西日暮。四序本平分,氣候何回互。

茫茫天造間,理亂豈恒數。系舟盤藤輪,策杖古樵路。

罷人不在村,野圃泉自注。柴扉雖蕪沒,農器尚牢固。

山東殘逆氣,吳楚守王度。誰能扣君門,下令減征賦。


「早發」杜甫

有求常百慮,斯文亦吾病。以茲朋故多,窮老驅馳並。

早行篙師怠,席掛風不正。昔人戒垂堂,今則奚奔命。

濤翻黑蛟躍,日出黃霧映。煩促瘴豈侵,頹倚睡未醒。

僕夫問盥櫛,暮顏靦青鏡。隨意簪葛巾,仰慚林花盛。

側聞夜來寇,幸喜囊中淨。艱危作遠客,幹請傷直性。

薇蕨餓首陽,粟馬資歷聘。賤子欲適從,疑誤此二柄。


「次晚洲」杜甫

參錯雲石稠,坡陀風濤壯。晚洲適知名,秀色固異狀。

棹經垂猿把,身在度鳥上。擺浪散帙妨,危沙折花當。

羈離暫愉悅,羸老反惆悵。中原未解兵,吾得終疏放。


「望岳」杜甫

南嶽配朱鳥,秩禮自百王。欻吸領地靈,鴻洞半炎方。

邦家用祀典,在德非馨香。巡守何寂寥,有虞今則亡。

洎吾隘世網,行邁越瀟湘。渴日絕壁出,漾舟清光旁。

祝融五峰尊,峰峰次低昂。紫蓋獨不朝,爭長嶪相望。

恭聞魏夫人,群仙夾翱翔。有時五峰氣,散風如飛霜。

牽迫限修途,未暇杖崇岡。歸來覬命駕,沐浴休玉堂。

三歎問府主,曷以贊我皇。牲璧忍衰俗,神其思降祥。


「湘江宴餞裴二端公赴道州」杜甫

白日照舟師,朱旗散廣川。群公餞南伯,肅肅秩初筵。

鄙人奉末眷,佩服自早年。義均骨肉地,懷抱罄所宣。

盛名富事業,無取愧高賢。不以喪亂嬰,保愛金石堅。

計拙百僚下,氣蘇君子前。會合苦不久,哀樂本相纏。

交遊颯向盡,宿昔浩茫然。促觴激百慮,掩抑淚潺湲。

熱雲集曛黑,缺月未生天。白團為我破,華燭蟠長煙。

鴰鶡催明星,解袂從此旋。上請減兵甲,下請安井田。

永念病渴老,附書遠山巔。


「清明」杜甫

著處繁花務是日,長沙千人萬人出。渡頭翠柳豔明眉,

爭道朱蹄驕齧膝。此都好遊湘西寺,諸將亦自軍中至。

馬援征行在眼前,葛強親近同心事。金鐙下山紅粉晚,

牙檣捩柁青樓遠。古時喪亂皆可知,人世悲歡暫相遣。

弟侄雖存不得書,干戈未息苦離居。逢迎少壯非吾道,

況乃今朝更祓除。


「風雨看舟前落花,戲為新句」杜甫

江上人家桃樹枝,春寒細雨出疏籬。影遭碧水潛勾引,

風妒紅花卻倒吹。吹花困癲傍舟楫,水光風力俱相怯。

赤憎輕薄遮入懷,珍重分明不來接。濕久飛遲半日高,

縈沙惹草細于毛。蜜蜂蝴蝶生情性,偷眼蜻蜓避百勞。


「岳麓山道林二寺行」杜甫

玉泉之南麓山殊,道林林壑爭盤紆。寺門高開洞庭野,

殿腳插入赤沙湖。五月寒風冷佛骨,六時天樂朝香爐。

地靈步步雪山草,僧寶人人滄海珠。塔劫宮牆壯麗敵,

香廚松道清涼俱。蓮花交響共命鳥,金榜雙回三足烏。

方丈涉海費時節,懸圃尋河知有無。暮年且喜經行近,

春日兼蒙暄暖扶。飄然斑白身奚適,傍此煙霞茅可誅。

桃源人家易制度,橘洲田土仍膏腴。潭府邑中甚淳古,

太守庭內不喧呼。昔遭衰世皆晦跡,今幸樂國養微軀。

依止老宿亦未晚,富貴功名焉足圖。久為野客尋幽慣,

細學何顒免興孤。一重一掩吾肺腑,山鳥山花吾友于。

宋公放逐曾題壁,物色分留與老夫。


「奉送魏六丈佑少府之交廣」杜甫

賢豪贊經綸,功成空名垂。子孫不振耀,歷代皆有之。

鄭公四葉孫,長大常苦饑。眾中見毛骨,猶是麒麟兒。

磊落貞觀事,致君樸直詞。家聲蓋六合,行色何其微。

遇我蒼梧陰,忽驚會面稀。議論有餘地,公侯來未遲。

虛思黃金貴,自笑青雲期。長卿久病渴,武帝元同時。

季子黑貂敝,得無妻嫂欺。尚為諸侯客,獨屈州縣卑。

南遊炎海甸,浩蕩從此辭。窮途仗神道,世亂輕土宜。

解帆歲雲暮,可與春風歸。出入朱門家,華屋刻蛟螭。

玉食亞王者,樂張遊子悲。侍婢豔傾城,綃綺輕霧霏。

掌中琥珀鐘,行酒雙逶迤。新歡繼明燭,梁棟星辰飛。

兩情顧盼合,珠碧贈於斯。上貴見肝膽,下貴不相疑。

心事披寫間,氣酣達所為。錯揮鐵如意,莫避珊瑚枝。

始兼逸邁興,終慎賓主儀。戎馬暗天宇,嗚呼生別離。


「別張十三建封」杜甫

嘗讀唐實錄,國家草昧初。劉裴建首義,龍見尚躊躇。

秦王撥亂姿,一劍總兵符。汾晉為豐沛,暴隋竟滌除。

宗臣則廟食,後祀何疏蕪。彭城英雄種,宜膺將相圖。

爾惟外曾孫,倜儻汗血駒。眼中萬少年,用意盡崎嶇。

相逢長沙亭,乍問緒業餘。乃吾故人子,童丱聯居諸。

揮手灑衰淚,仰看八尺軀。內外名家流,風神蕩江湖。

范雲堪晚友,嵇紹自不孤。擇材征南幕,湖落回鯨魚。

載感賈生慟,複聞樂毅書。主憂急盜賊,師老荒京都。

舊丘豈稅駕,大廈傾宜扶。君臣各有分,管葛本時須。

雖當霰雪嚴,未覺栝柏枯。高義在雲台,嘶鳴望天衢。

羽人掃碧海,功業竟何如。


「暮秋枉裴道州手劄,率爾遣興,寄近呈蘇渙侍禦」杜甫

久客多枉友朋書,素書一月凡一束。虛名但蒙寒溫問,

泛愛不救溝壑辱。齒落未是無心人,舌存恥作窮途哭。

道州手劄適複至,紙長要自三過讀。盈把那須滄海珠,

入懷本倚昆山玉。撥棄潭州百斛酒,蕪沒瀟岸千株菊。

使我晝立煩兒孫,令我夜坐費燈燭。憶子初尉永嘉去,

紅顏白麵花映肉。軍符侯印取豈遲,紫燕騄耳行甚速。

聖朝尚飛戰鬥塵,濟世宜引英俊人。黎元愁痛會蘇息,

夷狄跋扈徒逡巡。授鉞築壇聞意旨,頹綱漏網期彌綸。

郭欽上書見大計,劉毅答詔驚群臣。他日更僕語不淺,

明公論兵氣益振。傾壺簫管黑白發,舞劍霜雪吹青春。

宴筵曾語蘇季子,後來傑出雲孫比。茅齋定王城郭門,

藥物楚老漁商市。市北肩輿每連袂,郭南抱甕亦隱幾。

無數將軍西第成,早作丞相東山起。鳥雀苦肥秋粟菽,

蛟龍欲蟄寒沙水。天下鼓角何時休,陣前部曲終日死。

附書與裴因示蘇,此生已愧須人扶。致君堯舜付公等,

早據要路思捐軀。


「奉贈李八丈判官(曛)」杜甫

我丈時英特,宗枝神堯後。珊瑚市則無,騄驥人得有。

早年見標格,秀氣沖星斗。事業富清機,官曹正獨守。

頃來樹嘉政,皆已傳眾口。艱難體貴安,冗長吾敢取。

區區猶曆試,炯炯更持久。討論實解頤,操割紛應手。

篋書積諷諫,宮闕限奔走。入幕未展材,秉鈞孰為偶。

所親問淹泊,泛愛惜衰朽。垂白亂南翁,委身希北叟。

真成窮轍鮒,或似喪家狗。秋枯洞庭石,風颯長沙柳。

高興激荊衡,知音為回首。


「歲晏行」杜甫

歲雲暮矣多北風,瀟湘洞庭白雪中。漁父天寒網罟凍,

莫徭射雁鳴桑弓。去年米貴闕軍食,今年米賤大傷農。

高馬達官厭酒肉,此輩杼軸茅茨空。楚人重魚不重鳥,

汝休枉殺南飛鴻。況聞處處鬻男女,割慈忍愛還租庸。

往日用錢捉私鑄,今許鉛錫和青銅。刻泥為之最易得,

好惡不合長相蒙。萬國城頭吹畫角,此曲哀怨何時終。


「追酬故高蜀州人日見寄」杜甫

自蒙蜀州人日作,不意清詩久零落。今晨散帙眼忽開,

迸淚幽吟事如昨。嗚呼壯士多慷慨,合遝高名動寥廓。

歎我淒淒求友篇,感時鬱鬱匡君略。錦裏春光空爛熳,

瑤墀侍臣已冥莫。瀟湘水國傍黿鼉,鄠杜秋天失雕鶚。

東西南北更誰論,白首扁舟病獨存。遙拱北辰纏寇盜,

欲傾東海洗乾坤。邊塞西蕃最充斥,衣冠南渡多崩奔。

鼓瑟至今悲帝子,曳裾何處覓王門。文章曹植波瀾闊,

服食劉安德業尊。長笛誰能亂愁思,昭州詞翰與招魂。


「蘇大侍禦訪江浦,賦八韻記異」杜甫

龐公不浪出,蘇氏今有之。再聞誦新作,突過黃初詩。

乾坤幾反覆,揚馬宜同時。今晨清鏡中,勝食齋房芝。

餘發喜卻變,白間生黑絲。昨夜舟火滅,湘娥簾外悲。

百靈未敢散,風破寒江遲。


「題衡山縣文宣王廟新學堂,呈陸宰」杜甫

旄頭彗紫微,無複俎豆事。金甲相排蕩,青衿一憔悴。

嗚呼已十年,儒服弊於地。征夫不遑息,學者淪素志。

我行洞庭野,欻得文翁肆。侁侁胄子行,若舞風雩至。

周室宜中興,孔門未應棄。是以資雅才,渙然立新意。

衡山雖小邑,首唱恢大義。因見縣尹心,根源舊宮閟.

講堂非曩構,大屋加塗墍。下可容百人,牆隅亦深邃。

何必三千徒,始壓戎馬氣。林木在庭戶,密幹疊蒼翠。

有井朱夏時,轆轤凍階戺。耳聞讀書聲,殺伐災仿佛。

故國延歸望,衰顏減愁思。南紀改波瀾,西河共風味。

采詩倦跋涉,載筆尚可記。高歌激宇宙,凡百慎失墜。


「入衡州」杜甫

兵革自久遠,興衰看帝王。漢儀甚照耀,胡馬何倡狂。

老將一失律,清邊生戰場。君臣忍瑕垢,河岳空金湯。

重鎮如割據,輕權絕紀綱。軍州體不一,寬猛性所將。

嗟彼苦節士,素于圓鑿方。寡妻從為郡,兀者安堵牆。

凋弊惜邦本,哀矜存事常。旌麾非其任,府庫實過防。

恕己獨在此,多憂增內傷。偏裨限酒肉,卒伍單衣裳。

元惡迷是似,聚謀泄康莊。竟流帳下血,大降湖南殃。

烈火發中夜,高煙焦上蒼。至今分粟帛,殺氣吹沅湘。

福善理顛倒,明征天莽茫。銷魂避飛鏑,累足穿豺狼。

隱忍枳棘刺,遷延胝趼瘡。遠歸兒侍側,猶乳女在旁。

久客幸脫免,暮年慚激昂。蕭條向水陸,汩沒隨魚商。

報主身已老,入朝病見妨。悠悠委薄俗,鬱鬱回剛腸。

參錯走洲渚,舂容轉林篁。片帆左郴岸,通郭前衡陽。

華表雲鳥埤,名園花草香。旗亭壯邑屋,烽櫓蟠城隍。

中有古刺史,盛才冠岩廊。扶顛待柱石,獨坐飛風霜。

昨者間瓊樹,高談隨羽觴。無論再繾綣,已是安蒼黃。

劇孟七國畏,馬卿四賦良。門闌蘇生在,勇銳白起強。

問罪富形勢,凱歌懸否臧。氛埃期必掃,蚊蚋焉能當。

橘井舊地宅,仙山引舟航。此行厭暑雨,厥土聞清涼。

諸舅剖符近,開緘書劄光。頻繁命屢及,磊落字百行。

江總外家養,謝安乘興長。下流匪珠玉,擇木羞鸞皇。

我師嵇叔夜,世賢張子房。柴荊寄樂土,鵬路觀翱翔。


「舟中苦熱遣懷,奉呈陽中丞通簡台省諸公」杜甫

愧為湖外客,看此戎馬亂。中夜混黎氓,脫身亦奔竄。

平生方寸心,反掌帳下難。嗚呼殺賢良,不叱白刃散。

吾非丈夫特,沒齒埋冰炭。恥以風病辭,胡然泊湘岸。

入舟雖苦熱,垢膩可溉灌。痛彼道邊人,形骸改昏旦。

中丞連帥職,封內權得按。身當問罪先,縣實諸侯半。

士卒既輯睦,啟行促精悍。似聞上游兵,稍逼長沙館。

憐好彼克修,天機自明斷。南圖卷雲水,北拱戴霄漢。

美名光史臣,長策何壯觀。驅馳數公子,咸願同伐叛。

聲節哀有餘,夫何激衰懦。偏裨表三上,鹵莽同一貫。

始謀誰其間,回首增憤惋。宗英李端公,守職甚昭煥。

變通迫脅地,謀畫焉得算。王室不肯微,凶徒略無憚。

此流須卒斬,神器資強幹。扣寂豁煩襟,皇天照嗟歎。


「聶耒陽以僕阻水書致酒肉療饑荒江詩得代懷…泊于方田」杜甫

耒陽馳尺素,見訪荒江眇。義士烈女家,風流吾賢紹。

昨見狄相孫,許公人倫表。前期翰林後,屈跡縣邑小。

知我礙湍濤,半旬獲浩溔。麾下殺元戎,湖邊有飛旐。

孤舟增鬱鬱,僻路殊悄悄。側驚猿猱捷,仰羨鸛鶴矯。

禮過宰肥羊,愁當置清醥.人非西喻蜀,興在北坑趙。

方行郴岸靜,未話長沙擾。崔師乞已至,澧卒用矜少。

問罪消息真,開顏憩亭沼。


  
上一章:卷七
下一章:卷九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杜甫
对《卷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