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卷七
本章来自《杜甫诗歌全集》 作者:杜甫
发表时间:2018-04-28 点击数:103次 字数:

卷二百二十二


「八哀詩。贈司空王公思禮」杜甫

司空出東夷,童稚刷勁翮。追隨燕薊兒,穎銳物不隔。

服事哥舒翰,意無流沙磧。未甚拔行間,犬戎大充斥。

短小精悍姿,屹然強寇敵。貫穿百萬眾,出入由咫尺。

馬鞍懸將首,甲外控鳴鏑。洗劍青海水,刻銘天山石。

九曲非外蕃,其王轉深壁。飛兔不近駕,鷙鳥資遠擊。

曉達兵家流,飽聞春秋癖。胸襟日沈靜,肅肅自有適。

潼關初潰散,萬乘猶辟易。偏裨無所施,元帥見手格。

太子入朔方,至尊狩梁益。胡馬纏伊洛,中原氣甚逆。

肅宗登寶位,塞望勢敦迫。公時徒步至,請罪將厚責。

際會清河公,間道傳玉冊。天王拜跪畢,讜議果冰釋。

翠華卷飛雪,熊虎亙阡陌。屯兵鳳凰山,帳殿涇渭辟。

金城賊咽喉,詔鎮雄所搤.禁暴清無雙,爽氣春淅瀝。

巷有從公歌,野多青青麥。及夫哭廟後,複領太原役。

恐懼祿位高,悵望王土窄。不得見清時,嗚呼就窀穸。

永系五湖舟,悲甚田橫客。千秋汾晉間,事與雲水白。

昔觀文苑傳,豈述廉藺績。嗟嗟鄧大夫,士卒終倒戟。


「八哀詩。故司徒李公光弼」杜甫

司徒天寶末,北收晉陽甲。胡騎攻吾城,愁寂意不愜。

人安若泰山,薊北斷右脅。朔方氣乃蘇,黎首見帝業。

二宮泣西郊,九廟起頹壓。未散河陽卒,思明偽臣妾。

複自碣石來,火焚乾坤獵。高視笑祿山,公又大獻捷。

異王冊崇勳,小敵信所怯。擁兵鎮河汴,千里初妥帖。

青蠅紛營營,風雨秋一葉。內省未入朝,死淚終映睫。

大屋去高棟,長城掃遺堞。平生白羽扇,零落蛟龍匣。

雅望與英姿,惻愴槐裏接。三軍晦光彩,烈士痛稠疊。

直筆在史臣,將來洗箱篋。吾思哭孤塚,南紀阻歸楫。

扶顛永蕭條,未濟失利涉。疲苶竟何人,灑涕巴東峽。


「八哀詩。贈左僕射鄭國公嚴公武」杜甫

鄭公瑚璉器,華岳金天晶。昔在童子日,已聞老成名。

嶷然大賢後,複見秀骨清。開口取將相,小心事友生。

閱書百紙盡,落筆四座驚。曆職匪父任,嫉邪常力爭。

漢儀尚整肅,胡騎忽縱橫。飛傳自河隴,逢人問公卿。

不知萬乘出,雪涕風悲鳴。受詞劍閣道,謁帝蕭關城。

寂寞雲台仗,飄颻沙塞旌。江山少使者,笳鼓凝皇情。

壯士血相視,忠臣氣不平。密論貞觀體,揮發岐陽征。

感激動四極,聯翩收二京。西郊牛酒再,原廟丹青明。

匡汲俄寵辱,衛霍竟哀榮。四登會府地,三掌華陽兵。

京兆空柳色,尚書無履聲。群烏自朝夕,白馬休橫行。

諸葛蜀人愛,文翁儒化成。公來雪山重,公去雪山輕。

記室得何遜,韜鈐延子荊。四郊失壁壘,虛館開逢迎。

堂上指圖畫,軍中吹玉笙。豈無成都酒,憂國只細傾。

時觀錦水釣,問俗終相並。意待犬戎滅,人藏紅粟盈。

以茲報主願,庶或裨世程。炯炯一心在,沉沉二豎嬰。

顏回竟短折,賈誼徒忠貞。飛旐出江漢,孤舟輕荊衡。

虛無馬融笛,悵望龍驤塋。空餘老賓客,身上愧簪纓。


「八哀詩。贈太子太師汝陽郡王璡」杜甫

汝陽讓帝子,眉宇真天人。虯須似太宗,色映塞外春。

往者開元中,主恩視遇頻。出入獨非時,禮異見群臣。

愛其謹潔極,倍此骨肉親。從容聽朝後,或在風雪晨。

忽思格猛獸,苑囿騰清塵。羽旗動若一,萬馬肅駪駪。

詔王來射雁,拜命已挺身。箭出飛鞚內,上又回翠麟。

翻然紫塞翮,下拂明月輪。胡人雖獲多,天笑不為新。

王每中一物,手自與金銀。袖中諫獵書,扣馬久上陳。

竟無銜橛虞,聖聰矧多仁。官免供給費,水有在藻鱗。

匪唯帝老大,皆是王忠勤。晚年務置醴,門引申白賓。

道大容無能,永懷侍芳茵。好學尚貞烈,義形必沾巾。

揮翰綺繡揚,篇什若有神。川廣不可溯,墓久狐兔鄰。

宛彼漢中郡,文雅見天倫。何以開我悲,泛舟俱遠津。

溫溫昔風味,少壯已書紳。舊游易磨滅,衰謝增酸辛。


「八哀詩。贈秘書監江夏李公邕」杜甫

長嘯宇宙間,高才日陵替。古人不可見,前輩複誰繼。

憶昔李公存,詞林有根柢。聲華當健筆,灑落富清制。

風流散金石,追琢山嶽銳。情窮造化理,學貫天人際。

幹謁走其門,碑版照四裔。各滿深望還,森然起凡例。

蕭蕭白楊路,洞徹寶珠惠。龍宮塔廟湧,浩劫浮雲衛。

宗儒俎豆事,故吏去思計。眄睞已皆虛,跋涉曾不泥。

向來映當時,豈獨勸後世。豐屋珊瑚鉤,騏驎織成罽.

紫騮隨劍幾,義取無虛歲。分宅脫驂間,感激懷未濟。

眾歸賙給美,擺落多藏穢。獨步四十年,風聽九皋唳。

嗚呼江夏姿,竟掩宣尼袂。往者武后朝,引用多寵嬖。

否臧太常議,面折二張勢。衰俗凜生風,排蕩秋旻霽。

忠貞負冤恨,宮闕深旒綴。放逐早聯翩,低垂困炎厲。

日斜鵩鳥入,魂斷蒼梧帝。榮枯走不暇,星駕無安稅。

幾分漢廷竹,夙擁文侯篲.終悲洛陽獄,事近小臣敝。

禍階初負謗,易力何深嚌。伊昔臨淄亭,酒酣托末契。

重敘東都別,朝陰改軒砌。論文到崔蘇,指盡流水逝。

近伏盈川雄,未甘特進麗。是非張相國,相扼一危脆。

爭名古豈然,鍵捷欻不閉。例及吾家詩,曠懷掃氛翳。

慷慨嗣真作,咨嗟玉山桂。鐘律儼高懸,鯤鯨噴迢遞。

坡陀青州血,蕪沒汶陽瘞。哀贈竟蕭條,恩波延揭厲。

子孫存如線,舊客舟凝滯。君臣尚論兵,將帥接燕薊。

朗吟六公篇,憂來豁蒙蔽。


「八哀詩。故秘書少監武功蘇公源明」杜甫

武功少也孤,徒步客徐兗。讀書東嶽中,十載考墳典。

時下萊蕪郭,忍饑浮雲巘.負米晚為身,每食臉必泫。

夜字照爇薪,垢衣生碧蘚。庶以勤苦志,報茲劬勞顯。

學蔚醇儒姿,文包舊史善。灑落辭幽人,歸來潛京輦。

射君東堂策,宗匠集精選。制可題未幹,乙科已大闡。

文章日自負,吏祿亦累踐。晨趨閶闔內,足蹋宿昔趼。

一麾出守還,黃屋朔風卷。不暇陪八駿,虜庭悲所遣。

平生滿尊酒,斷此朋知展。憂憤病二秋,有恨石可轉。

肅宗複社稷,得無逆順辨。范曄顧其兒,李斯憶黃犬。

秘書茂松意,溟漲本末淺。青熒芙蓉劍,犀兕豈獨剸。

反為後輩褻,予實苦懷緬。煌煌齋房芝,事絕萬手搴。

垂之俟來者,正始征勸勉。不要懸黃金,胡為投乳r.

結交三十載,吾與誰遊衍。滎陽複冥莫,罪罟已橫罥.

嗚呼子逝日,始泰則終蹇。長安米萬錢,凋喪盡餘喘。

戰伐何當解,歸帆阻清沔。尚纏漳水疾,永負蒿裏餞。


「八哀詩。故著作郎貶台州司戶滎陽鄭公虔」杜甫

鶢鶋至魯門,不識鐘鼓饗。孔翠望赤霄,愁思雕籠養。

滎陽冠眾儒,早聞名公賞。地崇士大夫,況乃氣精爽。

天然生知姿,學立游夏上。神農極闕漏,黃石愧師長。

藥纂西極名,兵流指諸掌。貫穿無遺恨,薈蕞何技癢。

圭臬星經奧,蟲篆丹青廣。子雲窺未遍,方朔諧太枉。

神翰顧不一,體變鐘兼兩。文傳天下口,大字猶在榜。

昔獻書畫圖,新詩亦俱往。滄洲動玉陛,宣鶴誤一響。

三絕自禦題,四方尤所仰。嗜酒益疏放,彈琴視天壤。

形骸實土木,親近唯幾杖。未曾寄官曹,突兀倚書幌。

晚就芸香閣,胡塵昏坱莽。反覆歸聖朝,點染無滌蕩。

老蒙台州掾,泛泛浙江槳。覆穿四明雪,饑拾楢溪橡。

空聞紫芝歌,不見杏壇丈。天長眺東南,秋色餘魍魎。

別離慘至今,斑白徒懷曩。春深秦山秀,葉墜清渭朗。

劇談王侯門,野稅林下鞅。操紙終夕酣,時物集遐想。

詞場竟疏闊,平昔濫吹獎。百年見存歿,牢落吾安放。

蕭條阮鹹在,出處同世網。他日訪江樓,含淒述飄蕩。


「八哀詩。故右僕射相國張公九齡」杜甫

相國生南紀,金璞無留礦。仙鶴下人間,獨立霜毛整。

矯然江海思,複與雲路永。寂寞想土階,未遑等箕潁。

上君白玉堂,倚君金華省。碣石歲崢嶸,天地日蛙黽。

退食吟大庭,何心記榛梗。骨驚畏曩哲,鬒變負人境。

雖蒙換蟬冠,右地恧多幸。敢忘二疏歸,痛迫蘇耽井。

紫綬映暮年,荊州謝所領。庾公興不淺,黃霸鎮每靜。

賓客引調同,諷詠在務屏。詩罷地有餘,篇終語清省。

一陽發陰管,淑氣含公鼎。乃知君子心,用才文章境。

散帙起翠螭,倚薄巫廬並。綺麗玄暉擁,箋誄任昉騁。

自我一家則,未缺隻字警。千秋滄海南,名系朱鳥影。

歸老守故林,戀闕悄延頸。波濤良史筆,蕪絕大庾嶺。

向時禮數隔,制作難上請。再讀徐孺碑,猶思理煙艇。


「寫懷二首」杜甫

勞生共乾坤,何處異風俗。冉冉自趨競,行行見羈束。

無貴賤不悲,無富貧亦足。萬古一骸骨,鄰家遞歌哭。

鄙夫到巫峽,三歲如轉燭。全命甘留滯,忘情任榮辱。

朝班及暮齒,日給還脫粟。編蓬石城東,采藥山北穀。

用心霜雪間,不必條蔓綠。非關故安排,曾是順幽獨。

達士如弦直,小人似鉤曲。曲直我不知,負暄候樵牧。

夜深坐南軒,明月照我膝。驚風翻河漢,梁棟已出日。

群生各一宿,飛動自儔匹。吾亦驅其兒,營營為私實。

天寒行旅稀,歲暮日月疾。榮名忽中人,世亂如蟣虱。

古者三皇前,滿腹志願畢。胡為有結繩,陷此膠與漆。

禍首燧人氏,厲階董狐筆。君看燈燭張,轉使飛蛾密。

放神八極外,俯仰俱蕭瑟。終契如往還,得匪合仙術。


「可歎」杜甫

天上浮雲如白衣,斯須改變如蒼狗。古往今來共一時,

人生萬事無不有。近者抉眼去其夫,河東女兒身姓柳。

丈夫正色動引經,酆城客子王季友。群書萬卷常暗誦,

孝經一通看在手。貧窮老瘦家賣屐,好事就之為攜酒。

豫章太守高帝孫,引為賓客敬頗久。聞道三年未曾語,

小心恐懼閉其口。太守得之更不疑,人生反覆看亦醜。

明月無瑕豈容易,紫氣鬱鬱猶沖鬥。時危可仗真豪俊,

二人得置君側否。太守頃者領山南,邦人思之比父母。

王生早曾拜顏色,高山之外皆培塿.用為羲和天為成,

用平水土地為厚。王也論道阻江湖,李也丞疑曠前後。

死為星辰終不滅,致君堯舜焉肯朽。吾輩碌碌飽飯行,

風後力牧長回首。


「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杜甫

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氣動四方。觀者如山色沮喪,

天地為之久低昂。8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龍翔。

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絳唇珠袖兩寂寞,

況有弟子傳芬芳。臨潁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揚揚。

與餘問答既有以,感時撫事增惋傷。先帝侍女八千人,

公孫劍器初第一。五十年間似反掌,風塵傾動昏王室。

梨園子弟散如煙,女樂餘姿映寒日。金粟堆南木已拱,

瞿唐石城草蕭瑟。玳筵急管曲複終,樂極哀來月東出。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繭荒山轉愁疾。


「往在」杜甫

往在西京日,胡來滿彤宮。中宵焚九廟,雲漢為之紅。

解瓦飛十裏,繐帷紛曾空。疚心惜木主,一一灰悲風。

合昏排鐵騎,清旭散錦.賊臣表逆節,相賀以成功。

是時妃嬪戮,連為糞土叢。當甯陷玉座,白間剝畫蟲。

不知二聖處,私泣百歲翁。車駕既雲還,楹桷欻穹崇。

故老複涕泗,祠官樹椅桐。宏壯不如初,已見帝力雄。

前春禮郊廟,祀事親聖躬。微軀忝近臣,景從陪群公。

登階捧玉冊,峨冕耿金鐘。侍祠恧先露,掖垣邇濯龍。

天子惟孝孫,五雲起九重。鏡奩換粉黛,翠羽猶蔥朧。

前者厭羯胡,後來遭犬戎。俎豆腐膻肉,罘罳行角弓。

安得自西極,申命空山東。盡驅詣闕下,士庶塞關中。

主將曉逆順,元元歸始終。一朝自罪己,萬里車書通。

鋒鏑供鋤犁,征戍聽所從。冗官各複業,土著還力農。

君臣節儉足,朝野歡呼同。中興似國初,繼體如太宗。

端拱納諫諍,和風日沖融。赤墀櫻桃枝,隱映銀絲籠。

千春薦陵寢,永永垂無窮。京都不再火,涇渭開愁容。

歸號故松柏,老去苦飄蓬。


「昔游」杜甫

昔者與高李,晚登單父台。寒蕪際碣石,萬里風雲來。

桑柘葉如雨,飛藿去裴回。清霜大澤凍,禽獸有餘哀。

是時倉廩實,洞達寰區開。猛士思滅胡,將帥望三台。

君王無所惜,駕馭英雄材。幽燕盛用武,供給亦勞哉。

吳門轉粟帛,泛海陵蓬萊。肉食三十萬,獵射起黃埃。

隔河憶長眺,青歲已摧頹。不及少年日,無複故人杯。

賦詩獨流涕,亂世想賢才。有能市駿骨,莫恨少龍媒。

商山議得失,蜀主脫嫌猜。呂尚封國邑,傅說已鹽梅。

景晏楚山深,水鶴去低回。龐公任本性,攜子臥蒼苔。


「壯游」杜甫

往昔十四五,出遊翰墨場。斯文崔魏徒,以我似班揚。

七齡思即壯,開口詠鳳凰。九齡書大字,有作成一囊。

性豪業嗜酒,嫉惡懷剛腸。脫略小時輩,結交皆老蒼。

飲酣視八極,俗物都茫茫。東下姑蘇台,已具浮海航。

到今有遺恨,不得窮扶桑。王謝風流遠,闔廬丘墓荒。

劍池石壁仄,長洲荷芰香。嵯峨閶門北,清廟映回塘。

每趨吳太伯,撫事淚浪浪。枕戈憶勾踐,渡浙想秦皇。

蒸魚聞匕首,除道哂要章。越女天下白,鑒湖五月涼。

剡溪蘊秀異,欲罷不能忘。歸帆拂天姥,中歲貢舊鄉。

氣劘屈賈壘,目短曹劉牆。忤下考功第,獨辭京尹堂。

放蕩齊趙間,裘馬頗清狂。春歌叢臺上,冬獵青丘旁。

呼鷹皂櫪林,逐獸雲雪岡。射飛曾縱鞚,引臂落鶖鶬.

蘇侯據鞍喜,忽如攜葛強。快意八九年,西歸到咸陽。

許與必詞伯,賞游實賢王。曳裾置醴地,奏賦入明光。

天子廢食召,群公會軒裳。脫身無所愛,痛飲信行藏。

黑貂不免敝,斑鬢兀稱觴。杜曲晚耆舊,四郊多白楊。

坐深鄉黨敬,日覺死生忙。朱門任傾奪,赤族迭罹殃。

國馬竭粟豆,官雞輸稻粱。舉隅見煩費,引古惜興亡。

河朔風塵起,岷山行幸長。兩宮各警蹕,萬里遙相望。

崆峒殺氣黑,少海旌旗黃。禹功亦命子,涿鹿親戎行。

翠華擁英嶽,螭虎啖豺狼。爪牙一不中,胡兵更陸梁。

大軍載草草,凋瘵滿膏肓。備員竊補袞,憂憤心飛揚。

上感九廟焚,下憫萬民瘡。斯時伏青蒲,廷爭守禦床。

君辱敢愛死,赫怒幸無傷。聖哲體仁恕,宇縣複小康。

哭廟灰燼中,鼻酸朝未央。小臣議論絕,老病客殊方。

鬱鬱苦不展,羽翮困低昂。秋風動哀壑,碧蕙捐微芳。

之推避賞從,漁父濯滄浪。榮華敵勳業,歲暮有嚴霜。

吾觀鴟夷子,才格出尋常。群凶逆未定,側佇英俊翔。


「遣懷」杜甫

昔我游宋中,惟梁孝王都。名今陳留亞,劇則貝魏俱。

邑中九萬家,高棟照通衢。舟車半天下,主客多歡娛。

白刃讎不義,黃金傾有無。殺人紅塵裏,報答在斯須。

憶與高李輩,論交入酒壚。兩公壯藻思,得我色敷腴。

氣酣登吹台,懷古視平蕪。芒碭雲一去,雁鶩空相呼。

先帝正好武,寰海未凋枯。猛將收西域,長戟破林胡。

百萬攻一城,獻捷不雲輸。組練棄如泥,尺土負百夫。

拓境功未已,元和辭大爐。亂離朋友盡,合遝歲月徂。

吾衰將焉托,存歿再嗚呼。蕭條益堪愧,獨在天一隅。

乘黃已去矣,凡馬徒區區。不復見顏鮑,系舟臥荊巫。

臨餐吐更食,常恐違撫孤。


「同元使君舂陵行」杜甫

遭亂髮盡白,轉衰病相嬰。沈綿盜賊際,狼狽江漢行。

歎時藥力薄,為客羸瘵成。吾人詩家秀,博采世上名。

粲粲元道州,前聖畏後生。觀乎舂陵作,欻見俊哲情。

複覽賊退篇,結也實國楨。賈誼昔流慟,匡衡常引經。

道州憂黎庶,詞氣浩縱橫。兩章對秋月,一字偕華星。

致君唐虞際,純樸憶大庭。何時降璽書,用爾為丹青。

獄訟永衰息,豈唯偃甲兵。淒惻念誅求,薄斂近休明。

乃知正人意,不苟飛長纓。涼飆振南嶽,之子寵若驚。

色阻金印大,興含滄浪清。我多長卿病,日夕思朝廷。

肺枯渴太甚,漂泊公孫城。呼兒具紙筆,隱幾臨軒楹。

作詩呻吟內,墨澹字欹傾。感彼危苦詞,庶幾知者聽。


「李潮八分小篆歌」杜甫

蒼頡鳥跡既茫昧,字體變化如浮雲。陳倉石鼓又已訛,

大小二篆生八分。秦有李斯漢蔡邕,中間作者寂不聞。

嶧山之碑野火焚,棗木傳刻肥失真。苦縣光和尚骨立,

書貴瘦硬方通神。惜哉李蔡不復得,吾甥李潮下筆親。

尚書韓擇木,騎曹蔡有鄰。開元已來數八分,

潮也奄有二子成三人。況潮小篆逼秦相,快劍長戟森相向。

八分一字直百金,蛟龍盤拏肉屈強。吳郡張顛誇草書,

草書非古空雄壯。豈如吾甥不流宕,丞相中郎丈人行。

巴東逢李潮,逾月求我歌。我今衰老才力薄,

潮乎潮乎奈汝何。


「覽柏中允兼子侄數人除官制詞因述父子兄弟四美載歌絲綸」杜甫

紛然喪亂際,見此忠孝門。蜀中寇亦甚,柏氏功彌存。

深誠補王室,戮力自元昆。三止錦江沸,獨清玉壘昏。

高名入竹帛,新渥照乾坤。子弟先卒伍,芝蘭疊璵璠.

同心注師律,灑血在戎軒。絲綸實具載,紱冕已殊恩。

奉公舉骨肉,誅叛經寒溫。金甲雪猶凍,朱旗塵不翻。

每聞戰場說,欻激懦氣奔。聖主國多盜,賢臣官則尊。

方當節鉞用,必絕祲沴根。吾病日回首,雲台誰再論。

作歌挹盛事,推轂期孤鶱.


「聽楊氏歌」杜甫

佳人絕代歌,獨立發皓齒。滿堂慘不樂,響下清虛裏。

江城帶素月,況乃清夜起。老夫悲暮年,壯士淚如水。

玉杯久寂寞,金管迷宮徵。勿雲聽者疲,愚智心盡死。

古來傑出士,豈待一知己。吾聞昔秦青,傾側天下耳。


「荊南兵馬使太常卿趙公大食刀歌」杜甫

太常樓船聲嗷嘈,問兵刮寇趨下牢。牧出令奔飛百艘,

猛蛟突獸紛騰逃。白帝寒城駐錦袍,玄冬示我胡國刀。

壯士短衣頭虎毛,憑軒拔鞘天為高。翻風轉日木怒號,

冰翼雪澹傷哀猱。鐫錯碧罌鸊鵜膏,鋩鍔已瑩虛秋濤,

鬼物撇捩辭坑壕。蒼水使者捫赤絛,龍伯國人罷釣鼇。

芮公回首顏色勞,分閫救世用賢豪。趙公玉立高歌起,

攬環結佩相終始,萬歲持之護天子。得君亂絲與君理,

蜀江如線如針水。荊岑彈丸心未已,賊臣惡子休幹紀。

魑魅魍魎徒為耳,妖腰亂領敢欣喜。用之不高亦不庳,

不似長劍須天倚。籲嗟光祿英雄弭,大食寶刀聊可比。

丹青宛轉麒麟裏,光芒六合無泥滓。


「王兵馬使二角鷹」杜甫

悲台蕭颯石巃嵸,哀壑杈椏浩呼洶。中有萬里之長江,

回風滔日孤光動。角鷹翻倒壯士臂,將軍玉帳軒翠氣。

二鷹猛腦徐侯穟,目如愁胡視天地。杉雞竹兔不自惜,

溪虎野羊俱辟易。鞲上鋒棱十二翮,將軍勇銳與之敵。

將軍樹勳起安西,昆侖虞泉入馬蹄。白羽曾肉三狻猊,

敢決豈不與之齊。荊南芮公得將軍,亦如角鷹下翔雲。

惡鳥飛飛啄金屋,安得爾輩開其群,驅出六合梟鸞分。


「狄明府(博濟。一作寄狄明府)」杜甫

梁公曾孫我姨弟,不見十年官濟濟。大賢之後竟陵遲,

浩蕩古今同一體。比看叔伯四十人,有才無命百寮底。

今者兄弟一百人,幾人卓絕秉周禮。在汝更用文章為,

長兄白眉複天啟。汝門請從曾翁說,太后當朝多巧詆。

狄公執政在末年,濁河終不汙清濟。國嗣初將付諸武,

公獨廷諍守丹陛。禁中決冊請房陵,前朝長老皆流涕。

太宗社稷一朝正,漢官威儀重昭洗。時危始識不世才,

誰謂荼苦甘如薺。汝曹又宜列土食,身使門戶多旌棨。

胡為漂泊岷漢間,幹謁王侯頗曆抵。況乃山高水有波,

秋風蕭蕭露泥泥。虎之饑,下巉岩,蛟之橫,出清泚。

早歸來,黃土泥衣眼易眯。


「秋風二首」杜甫

秋風淅淅吹巫山,上牢下牢修水關。吳檣楚柁牽百丈,

暖向神都寒未還。要路何日罷長戟,戰自青羌連百蠻。

中巴不曾消息好,暝傳戍鼓長雲間。

秋風淅淅吹我衣,東流之外西日微。天清小城搗練急,

石古細路行人稀。不知明月為誰好,早晚孤帆他夜歸。

會將白髮倚庭樹,故園池台今是非。


「久雨期王將軍不至」杜甫

天雨蕭蕭滯茅屋,空山無以慰幽獨。銳頭將軍來何遲,

令我心中苦不足。數看黃霧亂玄雲,時聽嚴風折喬木。

泉源泠泠雜猿狖,泥濘漠漠饑鴻鵠。歲暮窮陰耿未已,

人生會面難再得。憶爾腰下鐵絲箭,射殺林中雪色鹿。

前者坐皮因問毛,知子歷險人馬勞。異獸如飛星宿落,

應弦不礙蒼山高。安得突騎只五千,崒然眉骨皆爾曹。

走平亂世相催促,一豁明主正郁陶。憶昔範增碎玉鬥,

未使吳兵著白袍。昏昏閶闔閉氛祲,十月荊南雷怒號。


「別李秘書始興寺所居」杜甫

不見秘書心若失,及見秘書失心疾。安為動主理信然,

我獨覺子神充實。重聞西方止觀經,老身古寺風泠泠。

妻兒待我且歸去,他日杖藜來細聽。

卷22231「虎牙行(虎牙在荊門之北,江水峻急)」杜甫

秋風欻吸吹南國,天地慘慘無顏色。洞庭揚波江漢回,

虎牙銅柱皆傾側。巫峽陰岑朔漠氣,峰巒窈窕谿谷黑。

杜鵑不來猿狖寒,山鬼幽憂雪霜逼。楚老長嗟憶炎瘴,

三尺角弓兩斛力。壁立石城橫塞起,金錯旌竿滿雲直。

漁陽突騎獵青丘,犬戎鎖甲聞丹極。八荒十年防盜賊,

征戍誅求寡妻哭,遠客中宵淚沾臆。


錦樹行(因篇內有錦樹二字摘以為題非正賦錦樹也)」杜甫

今日苦短昨日休,歲雲暮矣增離憂。霜凋碧樹待錦樹。

萬壑東逝無停留。荒戍之城石色古,東郭老人住青丘。

飛書白帝營鬥粟,琴瑟幾杖柴門幽。青草萋萋盡枯死,

天馬跂足隨犛牛。自古聖賢多薄命,奸雄惡少皆封侯。

故國三年一消息。終南渭水寒悠悠。五陵豪貴反顛倒,

鄉里小兒狐白裘。生男墮地要膂力,一生富貴傾邦國。

莫愁父母少黃金,天下風塵兒亦得。


「赤霄行」杜甫

孔雀未知牛有角,渴飲寒泉逢牴觸。赤霄懸圃須往來,

翠尾金花不辭辱。江中淘河嚇飛燕,銜泥卻落羞華屋。

皇孫猶曾蓮勺困,衛莊見貶傷其足。老翁慎莫怪少年,

葛亮貴和書有篇。丈夫垂名動萬年,記憶細故非高賢。


「前苦寒行二首」杜甫

漢時長安雪一丈,牛馬毛寒縮如蝟。楚江巫峽冰入懷,

虎豹哀號又堪記。秦城老翁荊揚客,慣習炎蒸歲絺綌。

玄冥祝融氣或交,手持白羽未敢釋。

去年白帝雪在山,今年白帝雪在地。凍埋蛟龍南浦縮,

寒刮肌膚北風利。楚人四時皆麻衣,楚天萬里無晶輝。

三足之烏足恐斷,羲和送將何所歸。


「後苦寒行二首」杜甫

南紀巫廬瘴不絕,太古以來無尺雪。蠻夷長老怨苦寒,

昆侖天關凍應折。玄猿口噤不能嘯,白鵠翅垂眼流血。

安得春泥補地裂。

晚來江門失大木,猛風中夜吹白屋。天兵斬斷青海戎,

殺氣南行動地軸,不爾苦寒何太酷。巴東之峽生淩澌,

彼蒼回軒人得知。


「晚晴」杜甫

高唐暮冬雪壯哉,舊瘴無複似塵埃。崖沉穀沒白皚皚,

江石缺裂青楓摧。南天三旬苦霧開,赤日照耀從西來,

六龍寒急光裴回。照我衰顏忽落地,口雖吟詠心中哀。

未怪及時少年子,揚眉結義黃金台。洎乎吾生何飄零,

支離委絕同死灰。


「複陰」杜甫

方冬合遝玄陰塞,昨日晚晴今日黑。萬里飛蓬映天過,

孤城樹羽揚風直。江濤簸岸黃沙走,雲雪埋山蒼兕吼。

君不見夔子之國杜陵翁,牙齒半落左耳聾。


「夜歸」杜甫

夜來歸來沖虎過,山黑家中已眠臥。傍見北斗向江低,

仰看明星當空大。庭前把燭嗔兩炬,峽口驚猿聞一個。

白頭老罷舞複歌,杖藜不睡誰能那。


「寄柏學士林居」杜甫

自胡之反持干戈,天下學士亦奔波。歎彼幽棲載典籍,

蕭然暴露依山阿。青山萬里靜散地,白雨一洗空垂蘿。

亂代飄零餘到此,古人成敗子如何。荊揚春冬異風土,

巫峽日夜多雲雨。赤葉楓林百舌鳴,黃泥野岸天雞舞。

盜賊縱橫甚密邇,形神寂寞甘辛苦。幾時高議排金門,

各使蒼生有環堵。


「寄從孫崇簡」杜甫

嵯峨白帝城東西,南有龍湫北虎溪。吾孫騎曹不騎馬,

業學屍鄉多養雞。龐公隱時盡室去,武陵春樹他人迷。

與汝林居未相失,近身藥裹酒長攜。牧豎樵童亦無賴,

莫令斬斷青雲梯。


「奉酬薛十二丈判官見贈」杜甫

忽忽峽中睡,悲風方一醒。西來有好鳥,為我下青冥。

羽毛淨白雪,慘澹飛雲汀。既蒙主人顧,舉翮唳孤亭。

持以比佳士,及此慰揚舲.清文動哀玉,見道發新硎。

欲學鴟夷子,待勒燕山銘。誰重斷蛇劍,致君君未聽。

志在麒麟閣,無心雲母屏。卓氏近新寡,豪家朱門扃。

相如才調逸,銀漢會雙星。客來洗粉黛,日暮拾流螢。

不是無膏火,勸郎勤六經。老夫自汲澗,野水日泠泠。

我歎黑頭白,君看銀印青。臥病識山鬼,為農知地形。

誰矜坐錦帳,苦厭食魚腥。東西兩岸坼,橫水注滄溟。

碧色忽惆悵,風雷搜百靈。空中右白虎,赤節引娉婷。

自雲帝裏女,噀雨鳳凰翎。襄王薄行跡,莫學冷如丁,

千秋一拭淚,夢覺有微馨。人生相感動,金石兩青熒。

丈人但安坐,休辨渭與涇。龍蛇尚格鬥,灑血暗郊坰.

吾聞聰明主,治國用輕刑。銷兵鑄農器,今古歲方寧。

文王日儉德,俊乂始盈庭。榮華貴少壯,豈食楚江萍。


「醉為馬墜,諸公攜酒相看」杜甫

甫也諸侯老賓客,罷酒酣歌拓金戟。騎馬忽憶少年時,

散蹄迸落瞿塘石。白帝城門水雲外,低身直下八千尺。

粉堞電轉紫遊韁,東得平岡出天壁。江村野堂爭入眼,

垂鞭嚲鞚淩紫陌,向來皓首驚萬人。自倚紅顏能騎射。

安知決臆追風足,朱汗驂驔猶噴玉。不虞一蹶終損傷,

人生快意多所辱。職當憂戚伏衾枕,況乃遲暮加煩促。

明知來問腆我顏,杖藜強起依僮僕。語盡還成開口笑,

提攜別掃清溪曲。酒肉如山又一時,初筵哀絲動豪竹。

共指西日不相貸,喧呼且覆杯中淥。何必走馬來為問,

君不見嵇康養生遭殺戮。


「別李義」杜甫

神堯十八子,十七王其門。道國洎舒國,督唯親弟昆。

中外貴賤殊,余亦忝諸孫。丈人嗣三葉,之子白玉溫。

道國繼德業,請從丈人論。丈人領宗卿,肅穆古制敦。

先朝納諫諍,直氣橫乾坤。子建文筆壯,河間經術存。

爾克富詩禮,骨清慮不喧。洗然遇知己,談論淮湖奔。

憶昔初見時,小襦繡芳蓀。長成忽會面,慰我久疾魂。

三峽春冬交,江山雲霧昏。正宜且聚集,恨此當離尊。

莫怪執杯遲,我衰涕唾煩。重問子何之,西上岷江源。

願子少幹謁,蜀都足戎軒。誤失將帥意,不如親故恩。

少年早歸來,梅花已飛翻。努力慎風水,豈惟數盤飧。

猛虎臥在岸,蛟螭出無痕。王子自愛惜,老夫困石根。

生別古所嗟,發聲為爾吞。


「送高司直尋封閬州」杜甫

丹雀銜書來,暮棲何鄉樹。驊騮事天子,辛苦在道路。

司直非冗官,荒山甚無趣。借問泛舟人,胡為入雲霧。

與子姻婭間,既親亦有故。萬里長江邊,邂逅一相遇。

長卿消渴再,公幹沉綿屢。清談慰老夫,開卷得佳句。

時見文章士,欣然澹情素。伏枕聞別離,疇能忍漂寓。

良會苦短促,溪行水奔注。熊羆咆空林,遊子慎馳騖。

西謁巴中侯,艱險如跬步。主人不世才,先帝常特顧。

拔為天軍佐,崇大王法度。淮海生清風,南翁尚思慕。

公宮造廣廈,木石乃無數。初聞伐松柏,猶臥天一柱。

我瘦書不成,成字讀亦誤。為我問故人,勞心練征戍。


「君不見,簡蘇徯」杜甫

君不見道邊廢棄池,君不見前者摧折桐。百年死樹中琴瑟,

一斛舊水藏蛟龍。丈夫蓋棺事始定,君今幸未成老翁,

何恨憔悴在山中。深山窮穀不可處,霹靂魍魎兼狂風。


「贈蘇四徯」杜甫

異縣昔同遊,各雲厭轉蓬。別離已五年,尚在行李中。

戎馬日衰息,乘輿安九重。有才何棲棲,將老委所窮。

為郎未為賤,其奈疾病攻。子何面黧黑,不得豁心胸。

巴蜀倦剽掠,下愚成土風。幽薊已削平,荒徼尚彎弓。

斯人脫身來,豈非吾道東。乾坤雖寬大,所適裝囊空。

肉食哂菜色,少壯欺老翁。況乃主客間,古來逼側同。

君今下荊揚,獨帆如飛鴻。二州豪俠場,人馬皆自雄。

一請甘饑寒,再請甘養蒙。


「寄薛三郎中(據)」杜甫

人生無賢愚,飄颻若埃塵。自非得神仙,誰免危其身。

與子俱白頭,役役常苦辛。雖為尚書郎,不及村野人。

憶昔村野人,其樂難具陳。藹藹桑麻交,公侯為等倫。

天未厭戎馬,我輩本常貧。子尚客荊州,我亦滯江濱。

峽中一臥病,瘧癘終冬春。春複加肺氣,此病蓋有因。

早歲與蘇鄭,痛飲情相親。二公化為土,嗜酒不失真。

余今委修短,豈得恨命屯。聞子心甚壯,所過信席珍。

上馬不用扶,每扶必怒嗔。賦詩賓客間,揮灑動八垠。

乃知蓋代手,才力老益神。青草洞庭湖,東浮滄海漘.

君山可避暑,況足采白蘋.子豈無扁舟,往復江漢津。

我未下瞿塘,空念禹功勤。聽說松門峽,吐藥攬衣巾。

高秋卻束帶,鼓枻視青旻.鳳池日澄碧,濟濟多士新。

餘病不能起,健者勿逡巡。上有明哲君,下有行化臣。


「大覺高僧蘭若(和尚去冬往湖南)」杜甫

巫山不見廬山遠,松林蘭若秋風晚。一老猶鳴日暮鐘,

諸僧尚乞齋時飯。香爐峰色隱晴湖,種杏仙家近白榆。

飛錫去年啼邑子,獻花何日許門徒。


  
上一章:卷六
下一章:卷八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杜甫
对《卷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