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卷六
本章来自《杜甫诗歌全集》 作者:杜甫
发表时间:2018-04-28 点击数:159次 字数:

卷二百二十一


「杜鵑」杜甫

西川有杜鵑,東川無杜鵑。涪萬無杜鵑,雲安有杜鵑。

我昔遊錦城,結廬錦水邊。有竹一頃餘,喬木上參天。

杜鵑暮春至,哀哀叫其間。我見常再拜,重是古帝魂。

生子百鳥巢,百鳥不敢嗔。仍為喂其子,禮若奉至尊。

鴻雁及羔羊,有禮太古前。行飛與跪乳,識序如知恩。

聖賢古法則,付與後世傳。君看禽鳥情,猶解事杜鵑。

今忽暮春間,值我病經年。身病不能拜,淚下如迸泉。


「客居」杜甫

客居所居堂,前江後山根。下塹萬尋岸,蒼濤鬱飛翻。

蔥青眾木梢,邪豎雜石痕。子規晝夜啼,壯士斂精魂。

峽開四千里,水合數百源。人虎相半居,相傷終兩存。

蜀麻久不來,吳鹽擁荊門。西南失大將,商旅自星奔。

今又降元戎,已聞動行軒。舟子候利涉,亦憑節制尊。

我在路中央,生理不得論。臥愁病腳廢,徐步視小園。

短畦帶碧草,悵望思王孫。鳳隨其皇去,籬雀暮喧繁。

覽物想故國,十年別荒村。日暮歸幾翼,北林空自昏。

安得覆八溟,為君洗乾坤。稷契易為力,犬戎何足吞。

儒生老無成,臣子憂四番。篋中有舊筆,情至時複援。


「客堂」杜甫

憶昨離少城,而今異楚蜀。舍舟複深山,窅窕一林麓。

棲泊雲安縣,消中內相毒。舊疾甘載來,衰年得無足。

死為殊方鬼,頭白免短促。老馬終望雲,南雁意在北。

別家長兒女,欲起慚筋力。客堂序節改,具物對羈束。

石暄蕨芽紫,渚秀蘆筍綠。巴鶯紛未稀,徼麥早向熟。

悠悠日動江,漠漠春辭木。台郎選才俊,自顧亦已極。

前輩聲名人,埋沒何所得。居然綰章紱,受性本幽獨。

平生憩息地,必種數竿竹。事業只濁醪,營葺但草屋。

上公有記者,累奏資薄祿。主憂豈濟時,身遠彌曠職。

循文廟算正,獻可天衢直。尚想趨朝廷,毫髮裨社稷。

形骸今若是,進退委行色。


「石研詩」杜甫

平公今詩伯,秀髮吾所羨。奉使三峽中,長嘯得石研。

巨璞禹鑿餘,異狀君獨見。其滑乃波濤,其光或雷電。

聯坳各盡墨,多水遞隱現。揮灑容數人,十手可對面。

比公頭上冠,貞質未為賤。當公賦佳句,況得終清宴。

公含起草姿,不遠明光殿。致于丹青地,知汝隨顧眄。


「水閣朝霽,奉簡嚴雲安(一作雲安嚴明府)」杜甫

東城抱春岑,江閣鄰石面。崔嵬晨雲白,朝旭射芳甸。

雨檻臥花叢,風床展書卷。鉤簾宿鷺起,丸藥流鶯囀。

呼婢取酒壺,續兒誦文選。晚交嚴明府,矧此數相見。


「贈鄭十八賁(雲安令)」杜甫

溫溫士君子,令我懷抱盡。靈芝冠眾芳,安得闕親近。

遭亂意不歸,竄身跡非隱。細人尚姑息,吾子色愈謹。

高懷見物理,識者安肯哂。卑飛欲何待,捷徑應未忍。

示我百篇文,詩家一標準。羈離交屈宋,牢落值顏閔。

水陸迷畏途,藥餌駐修軫。古人日以遠,青史字不泯。

步趾詠唐虞,追隨飯葵堇。數杯資好事,異味煩縣尹。

心雖在朝謁,力與願矛盾。抱病排金門,衰容豈為敏。


「三韻三篇」杜甫

高馬勿唾面,長魚無損鱗。辱馬馬毛焦,困魚魚有神。

君看磊落士,不肯易其身。

蕩蕩萬斛船,影若揚白虹。起檣必椎牛,掛席集眾功。

自非風動天,莫置大水中。

烈士惡多門,小人自同調。名利苟可取,殺身傍權要。

何當官曹清,爾輩堪一笑。


「青絲(青絲白馬,用侯景事,以比僕固懷恩)」杜甫

青絲白馬誰家子,粗豪且逐風塵起。不聞漢主放妃嬪,

近靜潼關掃蜂蟻。殿前兵馬破汝時,十月即為齏粉期。

未如面縛歸金闕,萬一皇恩下玉墀。


「近聞」杜甫

近聞犬戎遠遁逃,牧馬不敢侵臨洮。渭水逶迤白日淨,

隴山蕭瑟秋雲高。崆峒五原亦無事,北庭數有關中使。

似聞贊普更求親,舅甥和好應難棄。


「蠶谷行」杜甫

天下郡國向萬城,無有一城無甲兵。焉得鑄甲作農器,

一寸荒田牛得耕。牛盡耕,蠶亦成。不勞烈士淚滂沱,

男穀女絲行複歌。


「折檻行」杜甫

嗚呼房魏不復見,秦王學士時難羨。青衿胄子困泥塗,

白馬將軍若雷電。千載少似朱雲人,至今折檻空嶙峋。

婁公不語宋公語,尚憶先皇容直臣。


「引水」杜甫

月峽瞿塘雲作頂,亂石崢嶸俗無井。雲安酤水奴僕悲,

魚複移居心力省。白帝城西萬竹蟠,接筒引水喉不幹。

人生留滯生理難,鬥水何直百憂寬。


「古柏行」杜甫

孔明廟前有老柏,柯如青銅根如石。霜皮溜雨四十圍,

黛色參天二千尺。君臣已與時際會,樹木猶為人愛惜。

雲來氣接巫峽長,月出寒通雪山白。憶昨路繞錦亭東,

先主武侯同閟宮。崔嵬枝幹郊原古,窈窕丹青戶牖空。

落落盤踞雖得地,冥冥孤高多烈風。扶持自是神明力,

正直原因造化功。大廈如傾要梁棟,萬牛回首丘山重。

不露文章世已驚,未辭翦伐誰能送。苦心豈免容螻蟻,

香葉終經宿鸞鳳。志士幽人莫怨嗟,古來材大難為用。


「縛雞行」杜甫

小奴縛雞向市賣,雞被縛急相喧爭。家中厭雞食蟲蟻,

不知雞賣還遭烹。蟲雞于人何厚薄,吾叱奴人解其縛。

雞蟲得失無了時,注目寒江倚山閣。


「負薪行」杜甫

夔州處女發半華,四十五十無夫家。更遭喪亂嫁不售,

一生抱恨堪咨嗟。土風坐男使女立,應當門戶女出入。

十猶八九負薪歸,賣薪得錢應供給。至老雙鬟只垂頸,

野花山葉銀釵並。筋力登危集市門,死生射利兼鹽井。

面妝首飾雜啼痕,地褊衣寒困石根。若道巫山女粗醜,

何得此有昭君村。


「最能行」杜甫

峽中丈夫絕輕死,少在公門多在水。富豪有錢駕大舸,

貧窮取給行艓子。小兒學問止論語,大兒結束隨商旅。

欹帆側柁入波濤,撇漩捎濆無險阻。朝發白帝暮江陵,

頃來目擊信有征。瞿塘漫天虎須怒,歸州長年行最能。

此鄉之人氣量窄,誤競南風疏北客。若道土無英俊才,

何得山有屈原宅。


「寄裴施州(裴冕坐李輔國貶施州刺史)」杜甫

廊廟之具裴施州,宿昔一逢無此流。金鐘大鏞在東序,

冰壺玉衡懸清秋。自從相遇感多病,三歲為客寬邊愁。

堯有四嶽明至理,漢二千石真分憂。幾度寄書白鹽北,

苦寒贈我青羔裘。霜雪回光避錦袖,龍蛇動篋蟠銀鉤。

紫衣使者辭複命,再拜故人謝佳政。將老已失子孫憂,

後來況接才華盛。


「鄭典設自施州歸」杜甫

吾憐滎陽秀,冒暑初有適。名賢慎所出,不肯妄行役。

旅茲殊俗遠,竟以屢空迫。南謁裴施州,氣合無險僻。

攀援懸根木,登頓入天石。青山自一川,城郭洗憂戚。

聽子話此邦,令我心悅懌。其俗則純樸,不知有主客。

溫溫諸侯門,禮亦如古昔。敕廚倍常羞,杯盤頗狼藉。

時雖屬喪亂,事貴賞匹敵。中宵愜良會,裴鄭非遠戚。

群書一萬卷,博涉供務隙。他日辱銀鉤,森疏見矛戟。

倒屣喜旋歸,畫地求所曆。乃聞風土質,又重田疇辟。

刺史似寇恂,列郡宜競惜。北風吹瘴癘,羸老思散策。

渚拂蒹葭塞,嶠穿蘿蔦冪。此身仗兒僕,高興潛有激。

孟冬方首路,強飯取崖壁。歎爾疲駑駘,汗溝血不赤。

終然備外飾,駕馭何所益。我有平肩輿,前途猶准的。

翩翩入鳥道,庶脫蹉跌厄。


「柴門」杜甫

孤舟登瀼西,回首望兩崖。東城乾旱天,其氣如焚柴。

長影沒窈窕,餘光散唅呀。大江蟠嵌根,歸海成一家。

下沖割坤軸,竦壁攢鏌鋣。蕭颯灑秋色,氛昏霾日車。

峽門自此始,最窄容浮查。禹功翊造化,疏鑿就欹斜。

巨渠決太古,眾水為長蛇。風煙渺吳蜀,舟楫通鹽麻。

我今遠遊子,飄轉混泥沙。萬物附本性,約身不願奢。

茅棟蓋一床,清池有餘花。濁醪與脫粟,在眼無咨嗟。

山荒人民少,地僻日夕佳。貧病固其常,富貴任生涯。

老於干戈際,宅幸蓬蓽遮。石亂上雲氣,杉清延月華。

賞妍又分外,理愜夫何誇。足了垂白年,敢居高士差。

書此豁平昔,回首猶暮霞。


「貽華陽柳少府」杜甫

系馬喬木間,問人野寺門。柳侯披衣笑,見我顏色溫。

並坐石下堂,俯視大江奔。火雲洗月露,絕壁上朝暾。

自非曉相訪,觸熱生病根。南方六七月,出入異中原。

老少多暍死,汗逾水漿翻。俊才得之子,筋力不辭煩。

指揮當世事,語及戎馬存。涕淚濺我裳,悲氣排帝閽。

郁陶抱長策,義仗知者論。吾衰臥江漢,但愧識璵璠.

文章一小技,於道未為尊。起予幸斑白,因是托子孫。

俱客古信州,結廬依毀垣。相去四五裏,徑微山葉繁。

時危挹佳士,況免軍旅喧。醉從趙女舞,歌鼓秦人盆。

子壯顧我傷,我歡兼淚痕。餘生如過鳥,故里今空村。


「雷」杜甫

大旱山嶽燋,密雲複無雨。南方瘴癘地,罹此農事苦。

封內必舞雩,峽中喧擊鼓。真龍竟寂寞,土梗空俯僂。

籲嗟公私病,稅斂缺不補。故老仰面啼,瘡痍向誰數。

暴尪或前聞,鞭巫非稽古。請先偃甲兵,處分聽人主。

萬邦但各業,一物休盡取。水旱其數然,堯湯免親睹。

上天鑠金石,群盜亂豺虎。二者存一端,愆陽不猶愈。

昨宵殷其雷,風過齊萬弩。複吹霾翳散,虛覺神靈聚。

氣暍腸胃融,汗滋衣裳汙。吾衰尤拙計,失望築場圃。


「火」杜甫

楚山經月火,大旱則斯舉。舊俗燒蛟龍,驚惶致雷雨。

爆嵌魑魅泣,崩凍嵐陰昈.羅落沸百泓,根源皆萬古。

青林一灰燼,雲氣無處所。入夜殊赫然,新秋照牛女。

風吹巨焰作,河棹騰煙柱。勢俗焚昆侖,光彌焮洲渚。

腥至焦長蛇,聲吼纏猛虎。神物已高飛,不見石與土。

爾寧要謗讟,憑此近熒侮。薄關長吏憂,甚昧至精主。

遠遷誰撲滅,將恐及環堵。流汗臥江亭,更深氣如縷。


「七月三日亭午已後較熱退晚加小涼穩睡…呈元二十一曹長」杜甫

今茲商用事,餘熱亦已末。衰年旅炎方,生意從此活。

亭午減汗流,北鄰耐人聒。晚風爽烏匼,筋力蘇摧折。

閉目逾十旬,大江不止渴。退藏恨雨師,健步聞旱魃。

園蔬抱金玉,無以供采掇。密雲雖聚散,徂暑終衰歇。

前聖慎焚巫,武王親救暍。陰陽相主客,時序遞回斡。

灑落唯清秋,昏霾一空闊。蕭蕭紫塞雁,南向欲行列。

欻思紅顏日,霜露凍階闥。胡馬挾雕弓,鳴弦不虛發。

長鈚逐狡兔,突羽當滿月。惆悵白頭吟,蕭條遊俠窟。

臨軒望山閣,縹緲安可越。高人煉丹砂,未念將朽骨。

少壯跡頗疏,歡樂曾倏忽。杖藜風塵際,老醜難翦拂。

吾子得神仙,本是池中物。賤夫美一睡,煩促嬰詞筆。


「牽牛織女」杜甫

牽牛出河西,織女處其東。萬古永相望,七夕誰見同。

神光意難候,此事終蒙朧。颯然精靈合,何必秋遂通。

亭亭新妝立,龍駕具曾空。世人亦為爾,祈請走兒童。

稱家隨豐儉,白屋達公宮。膳夫翊堂殿,鳴玉淒房櫳。

曝衣遍天下,曳月揚微風。蛛絲小人態,曲綴瓜果中。

初筵裛重露,日出甘所終。嗟汝未嫁女,秉心鬱忡忡。

防身動如律,竭力機杼中。雖無姑舅事,敢昧織作功。

明明君臣契,咫尺或未容。義無棄禮法,恩始夫婦恭。

小大有佳期,戒之在至公。方圓苟齟齬,丈夫多英雄。


「毒熱寄簡崔評事十六弟」杜甫

大暑運金氣,荊揚不知秋。林下有塌翼,水中無行舟。

千室但掃地,閉關人事休。老夫轉不樂,旅次兼百憂。

蝮蛇暮偃蹇,空床難暗投。炎宵惡明燭,況乃懷舊丘。

開襟仰內弟,執熱露白頭。束帶負芒刺,接居成阻修。

何當清霜飛,會子臨江樓。載聞大易義,諷興詩家流。

蘊藉異時輩,檢身非苟求。皇皇使臣體,信是德業優。

楚材擇杞梓,漢苑歸驊騮。短章達我心,理為識者籌。


「殿中楊監見示張旭草書圖」杜甫

斯人已雲亡,草聖秘難得。及茲煩見示,滿目一淒惻。

悲風生微綃,萬里起古色。鏘鏘鳴玉動,落落群松直。

連山蟠其間,溟漲與筆力。有練實先書,臨池真盡墨。

俊拔為之主,暮年思轉極。未知張王后,誰並百代則。

嗚呼東吳精,逸氣感清識。楊公拂篋笥,舒卷忘寢食。

念昔揮毫端,不獨觀酒德。


「楊監又出畫鷹十二扇」杜甫

近時馮紹正,能畫鷙鳥樣。明公出此圖,無乃傳其狀。

殊姿各獨立,清絕心有向。疾禁千里馬,氣敵萬人將。

憶昔驪山宮,冬移含元仗。天寒大羽獵,此物神俱王。

當時無凡材,百中皆用壯。粉墨形似間,識者一惆悵。

干戈少暇日,真骨老崖嶂。為君除狡兔,會是翻鞲上。


「送殿中楊監赴蜀見相公(杜鴻漸鎮蜀,辟楊炎為判官)」杜甫

去水絕還波,泄雲無定姿。人生在世間,聚散亦暫時。

離別重相逢,偶然豈定期。送子清秋暮,風物長年悲。

豪俊貴勳業,邦家頻出師。相公鎮梁益,軍事無孑遺。

解榻再見今,用才複擇誰。況子已高位,為郡得固辭。

難拒供給費,慎哀漁奪私。干戈未甚息,紀綱正所持。

泛舟巨石橫,登陸草露滋。山門日易久,當念居者思。


「贈李十五丈別(李秘書文嶷)」杜甫

峽人鳥獸居,其室附層顛。下臨不測江,中有萬里船。

多病紛倚薄,少留改歲年。絕域誰慰懷,開顏喜名賢。

孤陋忝末親,等級敢比肩。人生意頗合,相與襟袂連。

一日兩遣僕,三日一共筵。揚論展寸心,壯筆過飛泉。

玄成美價存,子山舊業傳。不聞八尺軀,常受眾目憐。

且為辛苦行,蓋被生事牽。北回白帝棹,南入黔陽天。

汧公制方隅,迥出諸侯先。封內如太古,時危獨蕭然。

清高金莖露,正直朱絲弦。昔在堯四嶽,今之黃潁川。

於邁恨不同,所思無由宣。山深水增波,解榻秋露懸。

客遊雖雲久,主要月再圓。晨集風渚亭,醉操雲嶠篇。

丈夫貴知己,歡罷念歸旋。


「西閣曝日」杜甫

凜冽倦玄冬,負暄嗜飛閣。羲和流德澤,顓頊愧倚薄。

毛髮具自和,肌膚潛沃若。太陽信深仁,衰氣欻有托。

欹傾煩注眼,容易收病腳。流離木杪猿,翩躚山顛鶴。

用知苦聚散,哀樂日已作。即事會賦詩,人生忽如昨。

古來遭喪亂,賢聖盡蕭索。胡為將暮年,憂世心力弱。


「課伐木」杜甫

長夏無所為,客居課奴僕。清晨飯其腹,持斧入白穀。

青冥曾巔後,十裏斬陰木。人肩四根已,亭午下山麓。

尚聞丁丁聲,功課日各足。蒼皮成委積,素節相照燭。

藉汝跨小籬,當仗苦虛竹。空荒咆熊羆,乳獸待人肉。

不示知禁情,豈惟干戈哭。城中賢府主,處貴如白屋。

蕭蕭理體淨,蜂蠆不敢毒。虎穴連裏閭,堤防舊風俗。

泊舟滄江岸,久客慎所觸。舍西崖嶠壯,雷雨蔚含蓄。

牆宇資屢修,衰年怯幽獨。爾曹輕執熱,為我忍煩促。

秋光近青岑,季月當泛菊。報之以微寒,共給酒一斛。


「園人送瓜」杜甫

江間雖炎瘴,瓜熟亦不早。柏公鎮夔國,滯務茲一掃。

食新先戰士,共少及溪老。傾筐蒲鴿青,滿眼顏色好。

竹竿接嵌竇,引注來鳥道。沈浮亂水玉,愛惜如芝草。

落刃嚼冰霜,開懷慰枯槁。許以秋蒂除,仍看小童抱。

東陵跡蕪絕,楚漢休征討。園人非故侯,種此何草草。


「信行遠修水筒(引水筒)」杜甫

汝性不茹葷,清靜僕夫內。秉心識本源,於事少滯礙。

雲端水筒坼,林表山石碎。觸熱藉子修,通流與廚會。

往來四十裏,荒險崖谷大。日曛驚未餐,貌赤愧相對。

浮瓜供老病,裂餅嘗所愛。於斯答恭謹,足以殊殿最。

詎要方士符,何假將軍蓋。行諸直如筆,用意崎嶇外。


「槐葉冷淘」杜甫

青青高槐葉,采掇付中廚。新面來近市,汁滓宛相俱。

入鼎資過熟,加餐愁欲無。碧鮮俱照箸,香飯兼苞蘆。

經齒冷於雪,勸人投此珠。願隨金騕褭,走置錦屠蘇。

路遠思恐泥,興深終不渝。獻芹則小小,薦藻明區區。

萬里露寒殿,開冰清玉壺。君王納涼晚,此味亦時須。


「行官張望補稻畦水歸」杜甫

東屯大江北,百頃平若案。六月青稻多,千畦碧泉亂。

插秧適雲已,引溜加溉灌。更僕往方塘,決渠當斷岸。

公私各地著,浸潤無天旱。主守問家臣,分明見溪伴。

芊芊炯翠羽,剡剡生銀漢。鷗鳥鏡裏來,關山雲邊看。

秋菰成黑米,精鑿傳白粲。玉粒足晨炊,紅鮮任霞散。

終然添旅食,作苦期壯觀。遺穗及眾多,我倉戒滋蔓。


「催宗文樹雞柵」杜甫

吾衰怯行邁,旅次展崩迫。愈風傳烏雞,秋卵方漫吃。

自春生成者,隨母向百翮。驅趁制不禁,喧呼山腰宅。

課奴殺青竹,終日憎赤幘。蹋藉盤案翻,塞蹊使之隔。

牆東有隙地,可以樹高柵。避熱時來歸,問兒所為跡。

織籠曹其內,令人不得擲。稀間可突過,觜爪還汙席。

我寬螻蟻遭,彼免狐貉厄。應宜各長幼,自此均勍敵。

籠柵念有修,近身見損益。明明領處分,一一當剖析。

不昧風雨晨,亂離減憂戚。其流則凡鳥,其氣心匪石。

倚賴窮歲晏,撥煩去冰釋。未似屍鄉翁,拘留蓋阡陌。


「園官送菜」杜甫

清晨蒙菜把,常荷地主恩。守者愆實數,略有其名存。

苦苣刺如針,馬齒葉亦繁。青青嘉蔬色,埋沒在中園。

園吏未足怪,世事固堪論。嗚呼戰伐久,荊棘暗長原。

乃知苦苣輩,傾奪蕙草根。小人塞道路,為態何喧喧。

又如馬齒盛,氣擁葵荏昏。點染不易虞,絲麻雜羅紈。

一經器物內,永掛粗刺痕。志士采紫芝,放歌避戎軒。

畦丁負籠至,感動百慮端。


「上後園山腳」杜甫

朱夏熱所嬰,清旭步北林。小園背高岡,挽葛上崎崟。

曠望延駐目,飄搖散疏襟。潛鱗恨水壯,去翼依雲深。

勿謂地無疆,劣于山有陰。石榞遍天下,水陸兼浮沈。

自我登隴首,十年經碧岑。劍門來巫峽,薄倚浩至今。

故園暗戎馬,骨肉失追尋。時危無消息,老去多歸心。

志士惜白日,久客藉黃金。敢為蘇門嘯,庶作梁父吟。


「驅豎子摘蒼耳(即卷耳)」杜甫

江上秋已分,林中瘴猶劇。畦丁告勞苦,無以供日夕。

蓬莠獨不焦,野蔬暗泉石。卷耳況療風,童兒且時摘。

侵星驅之去,爛熳任遠適。放筐亭午際,洗剝相蒙冪。

登床半生熟,下箸還小益。加點瓜薤間,依稀橘奴跡。

亂世誅求急,黎民糠籺窄。飽食複何心,荒哉膏粱客。

富家廚肉臭,戰地骸骨白。寄語惡少年,黃金且休擲。


「秋行官張望督促東渚耗稻向畢清晨遣女奴阿稽豎子…往問」杜甫

東渚雨今足,佇聞粳稻香。上天無偏頗,蒲稗各自長。

人情見非類,田家戒其荒。功夫競搰搰,除草置岸旁。

穀者命之本,客居安可忘。青春具所務,勤墾免亂常。

吳牛力容易,並驅動莫當。豐苗亦已穊,雲水照方塘。

有生固蔓延,靜一資堤防。督領不無人,提攜頗在綱。

荊揚風土暖,肅肅候微霜。尚恐主守疏,用心未甚臧。

清朝遣婢僕,寄語逾崇岡。西成聚必散,不獨陵我倉。

豈要仁裏譽,感此亂世忙。北風吹蒹葭,蟋蟀近中堂。

荏苒百工休,鬱紆遲暮傷。


「阻雨不得歸瀼西甘林」杜甫

三伏適已過,驕陽化為霖。欲歸瀼西宅,阻此江浦深。

壞舟百版坼,峻岸複萬尋。篙工初一棄,恐泥勞寸心。

佇立東城隅,悵望高飛禽。草堂亂懸圃,不隔昆侖岑。

昏渾衣裳外,曠絕同層陰。園甘長成時,三寸如黃金。

諸侯舊上計,厥貢傾千林。邦人不足重,所迫豪吏侵。

客居暫封殖,日夜偶瑤琴。虛徐五株態,側塞煩胸襟。

焉得輟兩足,杖藜出嶇嶔。條流數翠實,偃息歸碧潯。

拂拭烏皮幾,喜聞樵牧音。令兒快搔背,脫我頭上簪。


「雨」杜甫

峽雲行清曉,煙霧相裴回。風吹蒼江樹,雨灑石壁來。

淒淒生餘寒,殷殷兼出雷。白谷變氣候,朱炎安在哉。

高鳥濕不下,居人門未開。楚宮久已滅,幽佩為誰哀。

侍臣書王夢,賦有冠古才。冥冥翠龍駕,多自巫山台。


「雨二首」杜甫

青山澹無姿,白露誰能數。片片水上雲,蕭蕭沙中雨。

殊俗狀巢居,曾台俯風渚。佳客適萬里,沈思情延佇。

掛帆遠色外,驚浪滿吳楚。久陰蛟螭出,寇盜複幾許。

空山中宵陰,微冷先枕席。回風起清曙,萬象萋已碧。

落落出岫雲,渾渾倚天石。日假何道行,雨含長江白。

連檣荊州船,有士荷矛戟。南防草鎮慘,沾濕赴遠役。

群盜下辟山,總戎備強敵。水深雲光廓,鳴櫓各有適。

漁艇息悠悠,夷歌負樵客。留滯一老翁,書時記朝夕。


「晚登瀼上堂」杜甫

故躋瀼岸高,頗免崖石擁。開襟野堂豁,系馬林花動。

雉堞粉如雲,山田麥無壟。春氣晚更生,江流靜猶湧。

四序嬰我懷,群盜久相踵。黎民困逆節,天子渴垂拱。

所思注東北,深峽轉修聳。衰老自成病,郎官未為冗。

淒其望呂葛,不復夢周孔。濟世數向時,斯人各枯塚。

楚星南天黑,蜀月西霧重。安得隨鳥翎,迫此懼將恐。


「又上後園山腳」杜甫

昔我游山東,憶戲東岳陽。窮秋立日觀,矯首望八荒。

朱崖著毫髮,碧海吹衣裳。蓐收困用事,玄冥蔚強梁。

逝水自朝宗,鎮名各其方。平原獨憔悴,農力廢耕桑。

非關風露凋,曾是戍役傷。于時國用富,足以守邊疆。

朝廷任猛將,遠奪戎虜場。到今事反覆,故老淚萬行。

龜蒙不復見,況乃懷舊鄉。肺萎屬久戰,骨出熱中腸。

憂來杖匣劍,更上林北岡。瘴毒猿鳥落,峽幹南日黃。

秋風亦已起,江漢始如湯。登高欲有往,蕩析川無梁。

哀彼遠征人,去家死路旁。不及祖父塋,累累塚相當。


「雨」杜甫

山雨不作泥,江雲薄為霧。晴飛半嶺鶴,風亂平沙樹。

明滅洲景微,隱見岩姿露。拘悶出門遊,曠絕經目趣。

消中日伏枕,臥久塵及屨。豈無平肩輿,莫辨望鄉路。

兵戈浩未息,蛇虺反相顧。悠悠邊月破,鬱鬱流年度。

針灸阻朋曹,糠籺對童孺。一命須屈色,新知漸成故。

窮荒益自卑,飄泊欲誰訴。尪羸愁應接,俄頃恐違迕。

浮俗何萬端,幽人有獨步。龐公竟獨往,尚子終罕遇。

宿留洞庭秋,天寒瀟湘素。杖策可入舟,送此齒發暮。


「甘林」杜甫

舍舟越西岡,入林解我衣。青芻適馬性,好鳥知人歸。

晨光映遠岫,夕露見日晞。遲暮少寢食,清曠喜荊扉。

經過倦俗態,在野無所違。試問甘藜藿,未肯羨輕肥。

喧靜不同科,出處各天機。勿矜朱門是,陋此白屋非。

明朝步鄰里,長老可以依。時危賦斂數,脫粟為爾揮。

相攜行豆田,秋花靄菲菲。子實不得吃,貨市送王畿。

盡添軍旅用,迫此公家威。主人長跪問,戎馬何時稀。

我衰易悲傷,屈指數賊圍。勸其死王命,慎莫遠奮飛。


「雨」杜甫

行雲遞崇高,飛雨靄而至。潺潺石間溜,汩汩松上駛。

亢陽乘秋熱,百穀皆已棄。皇天德澤降,焦卷有生意。

前雨傷卒暴,今雨喜容易。不可無雷霆,間作鼓增氣。

佳聲達中宵,所望時一致。清霜九月天,仿佛見滯穗。

郊扉及我私,我圃日蒼翠。恨無抱甕力,庶減臨江費。


「種萵苣」杜甫

陰陽一錯亂,驕蹇不復理。枯旱于其中,炎方慘如毀。

植物半蹉跎,嘉生將已矣。雲雷欻奔命,師伯集所使。

指麾赤白日,澒洞青光起。雨聲先已風,散足盡西靡。

山泉落滄江,霹靂猶在耳。終朝紆颯遝,信宿罷瀟灑。

堂下可以畦,呼童對經始。苣兮蔬之常,隨事藝其子。

破塊數席間,荷鋤功易止。兩旬不甲坼,空惜埋泥滓。

野莧迷汝來,宗生實於此。此輩豈無秋,亦蒙寒露委。

翻然出地速,滋蔓戶庭毀。因知邪幹正,掩抑至沒齒。

賢良雖得祿,守道不封己。擁塞敗芝蘭,眾多盛荊杞。

中園陷蕭艾,老圃永為恥。登于白玉盤,藉以如霞綺。

莧也無所施,胡顏入筐篚。


「暇日小園散病,將種秋菜,督勒耕牛,兼書觸目」杜甫

不愛入州府,畏人嫌我真。及乎歸茅宇,旁舍未曾嗔。

老病忌拘束,應接喪精神。江村意自放,林木心所欣。

秋耕屬地濕,山雨近甚勻。冬菁飯之半,牛力晚來新。

深耕種數畝,未甚後四鄰。嘉蔬既不一,名數頗具陳。

荊巫非苦寒,採擷接青春。飛來兩白鶴,暮啄泥中芹。

雄者左翮垂,損傷已露筋。一步再流血,尚經矰繳勤。

三步六號叫,志屈悲哀頻。鸞皇不相待,側頸訴高旻.

杖藜俯沙渚,為汝鼻酸辛。


  
上一章:卷五
下一章:卷七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杜甫
对《卷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