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卷五
本章来自《杜甫诗歌全集》 作者:杜甫
发表时间:2018-04-28 点击数:205次 字数:

卷二百二十


「觀打魚歌」杜甫

綿州江水之東津,魴魚鱍鱍色勝銀。漁人漾舟沈大網,

截江一擁數百鱗。眾魚常才盡卻棄,赤鯉騰出如有神。

潛龍無聲老蛟怒,回風颯颯吹沙塵。饔子左右揮雙刀,

膾飛金盤白雪高。徐州禿尾不足憶,漢陰槎頭遠遁逃。

魴魚肥美知第一,既飽歡娛亦蕭瑟。君不見朝來割素鬐,

咫尺波濤永相失。


「又觀打魚」杜甫

蒼江魚子清晨集,設網提綱萬魚急。能者操舟疾若風,

撐突波濤挺叉入。小魚脫漏不可記,半死半生猶戢戢。

大魚傷損皆垂頭,屈強泥沙有時立。東津觀魚已再來,

主人罷鱠還傾杯。日暮蛟龍改窟穴,山根鱣鮪隨雲雷。

干戈兵革鬥未止,鳳凰麒麟安在哉。吾徒胡為縱此樂,

暴殄天物聖所哀。


「越王樓歌(太宗子越王貞為綿州刺史,作台於州城西北)」杜甫

綿州州府何磊落,顯慶年中越王作。孤城西北起高樓,

碧瓦朱甍照城郭。樓下長江百丈清,山頭落日半輪明。

君王舊跡今人賞,轉見千秋萬古情。


「海棕行」杜甫

左綿公館清江濆,海棕一株高入雲。龍鱗犀甲相錯落,

蒼棱白皮十抱文。自是眾木亂紛紛,海棕焉知身出群。

移栽北辰不可得,時有西域胡僧識。


「姜楚公畫角鷹歌」杜甫

楚公畫鷹鷹戴角,殺氣森森到幽朔。觀者貪愁掣臂飛,

畫師不是無心學。此鷹寫真在左綿,卻嗟真骨遂虛傳。

梁間燕雀休驚怕,亦未摶空上九天。


「相逢歌贈嚴二別駕(一作嚴別駕相逢歌)」杜甫

我行入東川,十步一回首。成都亂罷氣蕭颯,

浣花草堂亦何有。梓中豪俊大者誰,本州從事知名久。

把臂開尊飲我酒,酒酣擊劍蛟龍吼。烏帽拂塵青螺粟,

紫衣將炙緋衣走。銅盤燒蠟光吐日,夜如何其初促膝。

黃昏始扣主人門,誰謂俄頃膠在漆。萬事盡付形骸外,

百年未見歡娛畢。神傾意豁真佳士,久客多憂今愈疾。

高視乾坤又可愁,一軀交態同悠悠。垂老遇君未恨晚,

似君須向古人求。


「光祿阪行」杜甫

山行落日下絕壁,西望千山萬山赤。樹枝有鳥亂鳴時,

暝色無人獨歸客。馬驚不憂深谷墜,草動只怕長弓射。

安得更似開元中,道路即今多擁隔。


「冬到金華山觀,因得故拾遺陳公學堂遺跡」杜甫

涪右眾山內,金華紫崔嵬。上有蔚藍天,垂光抱瓊台。

系舟接絕壁,杖策窮縈回。四顧俯層巔,澹然川穀開。

雪嶺日色死,霜鴻有餘哀。焚香玉女跪,霧裏仙人來。

陳公讀書堂,石柱仄青苔。悲風為我起,激烈傷雄才。


「陳拾遺故宅(宅在射洪縣東七裏東武山下)」杜甫

拾遺平昔居,大屋尚修椽。悠揚荒山日,慘澹故園煙。

位下曷足傷,所貴者聖賢。有才繼騷雅,哲匠不比肩。

公生揚馬後,名與日月懸。同游英俊人,多秉輔佐權。

彥昭超玉價,郭振起通泉。到今素壁滑,灑翰銀鉤連。

盛事會一時,此堂豈千年。終古立忠義,感遇有遺編。


「謁文公上方」杜甫

野寺隱喬木,山僧高下居。石門日色異,絳氣橫扶疏。

窈窕入風磴,長蘆紛卷舒。庭前猛虎臥,遂得文公廬。

俯視萬家邑,煙塵對階除。吾師雨花外,不下十年餘。

長者自布金,禪龕只晏如。大珠脫玷翳,白月當空虛。

甫也南北人,蕪蔓少耘鋤。久遭詩酒汙,何事忝簪裾。

王侯與螻蟻,同盡隨丘墟。願聞第一義,回向心地初。

金篦刮眼膜,價重百車渠。無生有汲引,茲理儻吹噓。


「奉贈射洪李四丈(明甫)」杜甫

丈人屋上烏,人好烏亦好。人生意氣豁,不在相逢早。

南京亂初定,所向邑枯槁。遊子無根株,茅齋付秋草。

東征下月峽,掛席窮海島。萬里須十金,妻孥未相保。

蒼茫風塵際,蹭蹬騏驎老。志士懷感傷,心胸已傾倒。


「早發射洪縣南途中作」杜甫

將老憂貧窶,筋力豈能及。征途乃侵星,得使諸病入。

鄙人寡道氣,在困無獨立。俶裝逐徒旅,達曙淩險澀。

寒日出霧遲,清江轉山急。僕夫行不進,駑馬若維縶。

汀洲稍疏散,風景開怏悒。空慰所尚懷,終非曩遊集。

衰顏偶一破,勝事難屢挹。茫然阮籍途,更灑楊朱泣。


「通泉驛南去通泉縣十五裏山水作」杜甫

溪行衣自濕,亭午氣始散。冬溫蚊蚋在,人遠鳧鴨亂。

登頓生曾陰,欹傾出高岸。驛樓衰柳側,縣郭輕煙畔。

一川何綺麗,盡目窮壯觀。山色遠寂寞,江光夕滋漫。

傷時愧孔父,去國同王粲。我生苦飄零,所曆有嗟歎。


「過郭代公故宅」杜甫

豪俊初未遇,其跡或脫略。代公尉通泉,放意何自若。

及夫登袞冕,直氣森噴薄。磊落見異人,豈伊常情度。

定策神龍後,宮中翕清廓。俄頃辨尊親,指揮存顧托。

群公有慚色,王室無削弱。迥出名臣上,丹青照台閣。

我行得遺跡,池館皆疏鑿。壯公臨事斷,顧步涕橫落。

高詠寶劍篇,神交付冥漠。


「觀薛稷少保書畫壁」杜甫

少保有古風,得之陝郊篇。惜哉功名忤,但見書畫傳。

我遊梓州東,遺跡涪江邊。畫藏青蓮界,書入金榜懸。

仰看垂露姿,不崩亦不騫。鬱鬱三大字,蛟龍岌相纏。

又揮西方變,發地扶屋椽。慘澹壁飛動,到今色未填。

此行疊壯觀,郭薛俱才賢。不知百載後,誰複來通泉。


「通泉縣署屋壁後薛少保畫鶴」杜甫

薛公十一鶴,皆寫青田真。畫色久欲盡,蒼然猶出塵。

低昂各有意,磊落如長人。佳此志氣遠,豈惟粉墨新。

萬里不以力,群遊森會神。威遲白鳳態,非是倉庚鄰。

高堂未傾覆,常得慰嘉賓。曝露牆壁外,終嗟風雨頻。

赤霄有真骨,恥飲洿池津。冥冥任所往,脫略誰能馴。


「陪王侍禦同登東山最高頂宴姚通泉,晚攜酒泛江」杜甫

姚公美政誰與儔,不減昔時陳太丘。邑中上客有柱史,

多暇日陪驄馬遊。東山高頂羅珍羞,下顧城郭銷我憂。

清江白日落欲盡,複攜美人登彩舟。笛聲憤怨哀中流,

妙舞逶迤夜未休。燈前往往大魚出,聽曲低昂如有求。

三更風起寒浪湧,取樂喧呼覺船重。滿空星河光破碎,

四座賓客色不動。請公臨深莫相違,回船罷酒上馬歸。

人生歡會豈有極,無使霜過沾人衣。


「春日戲題惱郝使君兄」杜甫

使君意氣淩青霄,憶昨歡娛常見招。細馬時鳴金騕褭,

佳人屢出董嬌饒。東流江水西飛燕,可惜春光不相見。

願攜王趙兩紅顏,再騁肌膚如素練。通泉百里近梓州,

請公一來開我愁。舞處重看花滿面,尊前還有錦纏頭。


「短歌行,贈王郎司直」杜甫

王郎酒酣拔劍斫地歌莫哀,我能拔爾抑塞磊落之奇才。

豫章翻風白日動,鯨魚跋浪滄溟開。且脫佩劍休裴回,

西得諸侯棹錦水。欲向何門趿珠履,仲宣樓頭春色深。

青眼高歌望吾子,眼中之人吾老矣。


「短歌行,送祁錄事歸合州,因寄蘇使君」杜甫

前者途中一相見,人事經年記君面。後生相動何寂寥,

君有長才不貧賤。君今起柁春江流,余亦沙邊具小舟。

幸為達書賢府主,江花未盡會江樓。


「陪章留後惠義寺餞嘉州崔都督赴州」杜甫

中軍待上客,令肅事有恆。前驅入寶地,祖帳飄金繩。

南陌既留歡,茲山亦深登。清聞樹杪磬,遠謁雲端僧。

回策匪新岸,所攀仍舊藤。耳激洞門飆,目存寒穀冰。

出塵閟軌躅,畢景遺炎蒸。永願坐長夏,將衰棲大乘。

羈旅惜宴會,艱難懷友朋。勞生共幾何,離恨兼相仍。


「將適吳楚,留別章使君留後,兼幕府諸公,得柳字」杜甫

我來入蜀門,歲月亦已久。豈惟長兒童,自覺成老醜。

常恐性坦率,失身為杯酒。近辭痛飲徒,折節萬夫後。

昔如縱壑魚,今如喪家狗。既無游方戀,行止複何有。

相逢半新故,取別隨薄厚。不意青草湖,扁舟落吾手。

眷眷章梓州,開筵俯高柳。樓前出騎馬,帳下羅賓友。

健兒簸紅旗,此樂或難朽。日車隱昆侖,鳥雀噪戶牖。

波濤未足畏,三峽徒雷吼。所憂盜賊多,重見衣冠走。

中原消息斷,黃屋今安否。終作適荊蠻,安排用莊叟。

隨雲拜東皇,掛席上南斗。有使即寄書,無使長回首。


「山寺(得開字,章留後同游)」杜甫

野寺根石壁,諸龕遍崔嵬。前佛不復辨,百身一莓苔。

雖有古殿存,世尊亦塵埃。如聞龍象泣,足令信者哀。

使君騎紫馬,捧擁從西來。樹羽靜千里,臨江久裴回。

山僧衣藍縷,告訴棟樑摧。公為顧賓徒,咄嗟檀施開。

吾知多羅樹,卻倚蓮華台。諸天必歡喜,鬼物無嫌猜。

以茲撫士卒,孰曰非周才。窮子失淨處,高人憂禍胎。

歲晏風破肉,荒林寒可回。思量入道苦,自哂同嬰孩。


「棕拂子」杜甫

棕拂且薄陋,豈知身效能。不堪代白羽,有足除蒼蠅。

熒熒金錯刀,擢擢朱絲繩。非獨顏色好,亦用顧盼稱。

吾老抱疾病,家貧臥炎蒸。咂膚倦撲滅,賴爾甘服膺。

物微世競棄,義在誰肯征。三歲清秋至,未敢闕緘藤。


「桃竹杖引,贈章留後(竹兼可為簟,名桃笙)」杜甫

江心蟠石生桃竹,蒼波噴浸尺度足。斬根削皮如紫玉,

江妃水仙惜不得。梓潼使君開一束,滿堂賓客皆歎息。

憐我老病贈兩莖,出入爪甲鏗有聲。老夫複欲東南征,

乘濤鼓枻白帝城。路幽必為鬼神奪,拔劍或與蛟龍爭。

重為告曰:杖兮杖兮,爾之生也甚正直,

慎勿見水踴躍學變化為龍。使我不得爾之扶持,

滅跡於君山湖上之青峰。噫,風塵澒洞兮豺虎咬人,

忽失雙杖兮吾將曷從。


「寄題江外草堂(梓州作,寄成都故居)」杜甫

我生性放誕,雅欲逃自然。嗜酒愛風竹,卜居必林泉。

遭亂到蜀江,臥屙遣所便。誅茅初一畝,廣地方連延。

經營上元始,斷手寶應年。敢謀土木麗,自覺面勢堅。

台亭隨高下,敞豁當清川。雖有會心侶,數能同釣船。

干戈未偃息,安得酣歌眠。蛟龍無定窟,黃鵠摩蒼天。

古來達士志,寧受外物牽。顧惟魯鈍姿,豈識悔吝先。

偶攜老妻去,慘澹淩風煙。事蹟無固必,幽貞愧雙全。

尚念四小松,蔓草易拘纏。霜骨不甚長,永為鄰里憐。


「韋諷錄事宅觀曹將軍畫馬圖」杜甫

國初已來畫鞍馬,神妙獨數江都王。將軍得名三十載,

人間又見真乘黃。曾貌先帝照夜白,龍池十日飛霹靂。

內府殷紅馬腦碗,婕妤傳詔才人索。碗賜將軍拜舞歸,

輕紈細綺相追飛。貴戚權門得筆跡,始覺屏障生光輝。

昔日太宗拳毛騧,近時郭家師子花。今之新圖有二馬,

複令識者久歎嗟。此皆騎戰一敵萬,縞素漠漠開風沙。

其餘七匹亦殊絕,迥若寒空動煙雪。霜蹄蹴踏長楸間,

馬官廝養森成列。可憐九馬爭神駿,顧視清高氣深穩。

借問苦心愛者誰,後有韋諷前支遁。憶昔巡幸新豐宮,

翠華拂天來向東。騰驤磊落三萬匹,皆與此圖筋骨同。

自從獻寶朝河宗,無複射蛟江水中。

君不見金粟堆前松柏裏,龍媒去盡鳥呼風。


「送韋諷上閬州錄事參軍」杜甫

國步猶艱難,兵革未衰息。萬方哀嗷嗷,十載供軍食。

庶官務割剝,不暇憂反側。誅求何多門,賢者貴為德。

韋生富春秋,洞徹有清識。操持紀綱地,喜見朱絲直。

當令豪奪吏,自此無顏色。必若救瘡痍,先應去蟊賊。

揮淚臨大江,高天意淒惻。行行樹佳政,慰我深相憶。


「丹青引,贈曹將軍霸」杜甫

將軍魏武之子孫,於今為庶為清門。英雄割據雖已矣,

文彩風流猶尚存。學書初學衛夫人,但恨無過王右軍。

丹青不知老將至,富貴於我如浮雲。開元之中常引見,

承恩數上南熏殿。淩煙功臣少顏色,將軍下筆開生面。

良相頭上進賢冠,猛將腰間大羽箭。褒公鄂公毛發動,

英姿颯爽來酣戰。先帝天馬玉花驄,畫工如山貌不同。

是日牽來赤墀下,迥立閶闔生長風。詔謂將軍拂絹素,

意匠慘澹經營中。斯須九重真龍出,一洗萬古凡馬空。

玉花卻在禦榻上,榻上庭前屹相向。至尊含笑催賜金,

圉人太僕皆惆悵。弟子韓幹早入室,亦能畫馬窮殊相。

幹惟畫肉不畫骨,忍使驊騮氣凋喪。將軍畫善蓋有神,

必逢佳士亦寫真。即今飄泊干戈際,屢貌尋常行路人。

途窮反遭俗眼白,世上未有如公貧。但看古來盛名下,

終日坎壈纏其身。


「閬州東樓筵,奉送十一舅往青城縣,得昏字」杜甫

曾城有高樓,制古丹雘存。迢迢百餘尺,豁達開四門。

雖有車馬客,而無人世喧。游目俯大江,列筵慰別魂。

是時秋冬交,節往顏色昏。天寒鳥獸休,霜露在草根。

今我送舅氏,萬感集清尊。豈伊山川間,回首盜賊繁。

高賢意不暇,王命久崩奔。臨風欲慟哭,聲出已複吞。


「嚴氏溪放歌行(溪在閬州東百餘裏)」杜甫

天下甲馬未盡銷,豈免溝壑常漂漂。劍南歲月不可度,

邊頭公卿仍獨驕。費心姑息是一役,肥肉大酒徒相要。

嗚呼古人已糞土,獨覺志士甘漁樵。況我飄轉無定所,

終日戚戚忍羈旅。秋宿霜溪素月高,喜得與子長夜語。

東遊西還力實倦,從此將身更何許。知子松根長茯苓,

遲暮有意來同煮。


「南池(在閬中縣東南,即彭道將魚池)」杜甫

崢嶸巴閬間,所向盡山谷。安知有蒼池,萬頃浸坤軸。

呀然閬城南,枕帶巴江腹。芰荷入異縣,粳稻共比屋。

皇天不無意,美利戒止足。高田失西成,此物頗豐熟。

清源多眾魚,遠岸富喬木。獨歎楓香林,春時好顏色。

南有漢王祠,終朝走巫祝。歌舞散靈衣,荒哉舊風俗。

高堂亦明王,魂魄猶正直。不應空陂上,縹緲親酒食。

淫祀自古昔,非唯一川瀆。干戈浩茫茫,地僻傷極目。

平生江海興,遭亂身局促。駐馬問漁舟,躊躇慰羈束。


「發閬中」杜甫

前有毒蛇後猛虎,溪行盡日無村塢。江風蕭蕭雲拂地,

山木慘慘天欲雨。女病妻憂歸意速,秋花錦石誰複數。

別家三月一得書,避地何時免愁苦。


「寄韓諫議」杜甫

今我不樂思岳陽,身欲奮飛病在床。美人娟娟隔秋水,

濯足洞庭望八荒。鴻飛冥冥日月白,青楓葉赤天雨霜。

玉京群帝集北斗,或騎騏驎翳鳳凰。芙蓉旌旗煙霧樂,

影動倒景搖瀟湘。星宮之君醉瓊漿,羽人稀少不在旁。

似聞昨者赤松子,恐是漢代韓張良。昔隨劉氏定長安,

帷幄未改神慘傷。國家成敗吾豈敢,色難腥腐餐風香。

周南留滯古所惜,南極老人應壽昌。美人胡為隔秋水,

焉得置之貢玉堂。


「憶昔二首」杜甫

憶昔先皇巡朔方,千乘萬騎入咸陽。陰山驕子汗血馬,

長驅東胡胡走藏。鄴城反覆不足怪,關中小兒壞紀綱,

張後不樂上為忙。至今今上猶撥亂,勞身焦思補四方。

我昔近侍叨奉引,出兵整肅不可當。為留猛士守未央,

致使岐雍防西羌。犬戎直來坐禦林,百官跣足隨天王。

願見北地傅介子,老儒不用尚書郎。

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

公私倉廩俱豐實。九州道路無豺虎,遠行不勞吉日出。

齊紈魯縞車班班,男耕女桑不相失。宮中聖人奏雲門,

天下朋友皆膠漆。百餘年間未災變,叔孫禮樂蕭何律。

豈聞一絹直萬錢,有田種穀今流血。洛陽宮殿燒焚盡,

宗廟新除狐兔穴。傷心不忍問耆舊,複恐初從亂離說。

小臣魯鈍無所能,朝廷記識蒙祿秩。周宣中興望我皇,

灑血江漢身衰疾。


「冬狩行(時梓州刺史章彝兼侍御史留後東川)」杜甫

君不見東川節度兵馬雄,校獵亦似觀成功。

夜發猛士三千人,清晨合圍步驟同。禽獸已斃十七八,

殺聲落日回蒼穹。幕前生致九青兕,駱駝峞垂玄熊。

東西南北百里間,仿佛蹴踏寒山空。有鳥名鴝鵒,

力不能高飛逐走蓬。肉味不足登鼎俎,何為見羈虞羅中。

春蒐冬狩侯得同,使君五馬一馬驄。況今攝行大將權,

號令頗有前賢風。飄然時危一老翁,十年厭見旌旗紅。

喜君士卒甚整肅,為我回轡擒西戎。草中狐兔盡何益,

天子不在咸陽宮。朝廷雖無幽王禍,得不哀痛塵再蒙。

嗚呼,得不哀痛塵再蒙。


「自平」杜甫

自平宮中呂太一,收珠南海千餘日。近供生犀翡翠稀,

複恐征戎干戈密。蠻溪豪族小動搖,世封刺史非時朝。

蓬萊殿前諸主將,才如伏波不得驕。


「釋悶」杜甫

四海十年不解兵,犬戎也複臨鹹京。失道非關出襄野,

揚鞭忽是過胡城。豺狼塞路人斷絕。烽火照夜屍縱橫。

天子亦應厭奔走,群公固合思升平。但恐誅求不改轍,

聞道嬖孽能全生。江邊老翁錯料事,眼暗不見風塵清。


「贈別賀蘭銛」杜甫

黃雀飽野粟,群飛動荊榛。今君抱何恨,寂寞向時人。

老驥倦驤首,蒼鷹愁易馴。高賢世未識,固合嬰饑貧。

國步初返正,乾坤尚風塵。悲歌鬢髮白,遠赴湘吳春。

我戀岷下芋,君思千里蓴。生離與死別,自古鼻酸辛。


「別唐十五誡,因寄禮部賈侍郎(賈至)」杜甫

九載一相逢,百年能幾何。複為萬里別,送子山之阿。

白鶴久同林,潛魚本同河。未知棲集期,衰老強高歌。

歌罷兩淒惻,六龍忽蹉跎。相視發皓白,況難駐羲和。

胡星墜燕地,漢將仍橫戈。蕭條四海內,人少豺虎多。

少人慎莫投,多虎信所過。饑有易子食,獸猶畏虞羅。

子負經濟才,天門鬱嵯峨。飄搖適東周,來往若崩波。

南宮吾故人,白馬金盤陀。雄筆映千古,見賢心靡他。

念子善師事,歲寒守舊柯。為吾謝賈公,病肺臥江沱。


「閬山歌」杜甫

閬州城東靈山白,閬州城北玉台碧。松浮欲盡不盡雲,

江動將崩未崩石。那知根無鬼神會,已覺氣與嵩華敵。

中原格鬥且未歸,應結茅齋看青壁。


「閬水歌」杜甫

嘉陵江色何所似,石黛碧玉相因依。正憐日破浪花出,

更複春從沙際歸。巴童蕩槳欹側過,水雞銜魚來去飛。

閬中勝事可腸斷,閬州城南天下稀。


「草堂」杜甫

昔我去草堂,蠻夷塞成都。今我歸草堂,成都適無虞。

請陳初亂時,反復乃須臾。大將赴朝廷,群小起異圖。

中宵斬白馬,盟歃氣已粗。西取邛南兵,北斷劍閣隅。

布衣數十人,亦擁專城居。其勢不兩大,始聞蕃漢殊。

西卒卻倒戈,賊臣互相誅。焉知肘腋禍,自及梟獍徒。

義士皆痛憤,紀綱亂相逾。一國實三公,萬人欲為魚。

唱和作威福,孰肯辨無辜。眼前列杻械,背後吹笙竽。

談笑行殺戮,濺血滿長衢。到今用鉞地,風雨聞號呼。

鬼妾與鬼馬,色悲充爾娛。國家法令在,此又足驚籲。

賤子且奔走,三年望東吳。弧矢暗江海,難為遊五湖。

不忍竟舍此,複來薙榛蕪。入門四松在,步屟萬竹疏。

舊犬喜我歸,低徊入衣裾。鄰舍喜我歸,酤酒攜胡蘆。

大官喜我來,遣騎問所須。城郭喜我來,賓客隘村墟。

天下尚未甯,健兒勝腐儒。飄搖風塵際,何地置老夫。

于時見疣贅,骨髓幸未枯。飲啄愧殘生,食薇不敢餘。


「四松」杜甫

四松初移時,大抵三尺強。別來忽三載,離立如人長。

會看根不拔,莫計枝凋傷。幽色幸秀髮,疏柯亦昂藏。

所插小藩籬,本亦有堤防。終然掁撥損,得吝千葉黃。

敢為故林主,黎庶猶未康。避賊今始歸,春草滿空堂。

覽物歎衰謝,及茲慰淒涼。清風為我起,灑面若微霜。

足以送老姿,聊待偃蓋張。我生無根帶,配爾亦茫茫。

有情且賦詩,事蹟可兩忘。勿矜千載後,慘澹蟠穹蒼。


「水檻」杜甫

蒼江多風飆,雲雨晝夜飛。茅軒駕巨浪,焉得不低垂。

遊子久在外,門戶無人持。高岸尚如谷,何傷浮柱欹。

扶顛有勸誡,恐貽識者嗤。既殊大廈傾,可以一木支。

臨川視萬里,何必闌檻為。人生感故物,慷慨有餘悲。


「破船」杜甫

平生江海心,宿昔具扁舟。豈惟青溪上,日傍柴門遊。

蒼皇避亂兵,緬邈懷舊丘。鄰人亦已非,野竹獨修修。

船舷不重扣,埋沒已經秋。仰看西飛翼,下愧東逝流。

故者或可掘,新者亦易求。所悲數奔竄,白屋難久留。


「營屋」杜甫

我有陰江竹,能令朱夏寒。陰通積水內,高入浮雲端。

甚疑鬼物憑,不顧翦伐殘。東偏若面勢,戶牖永可安。

愛惜已六載,茲晨去千竿。蕭蕭見白日,洶洶開奔湍。

度堂匪華麗,養拙異考槃。草茅雖薙葺,衰疾方少寬。

洗然順所適,此足代加餐。寂無斤斧響,庶遂憩息歡。


「除草」杜甫

草有害于人,曾何生阻修。其毒甚蜂蠆,其多彌道周。

清晨步前林,江色未散憂。芒刺在我眼,焉能待高秋。

霜露一沾凝,蕙葉亦難留。荷鋤先童稚,日入仍討求。

轉致水中央,豈無雙釣舟。頑根易滋蔓,敢使依舊丘。

自茲藩籬曠,更覺松竹幽。芟夷不可闕,疾惡信如讎。


「揚旗」杜甫

江雨颯長夏,府中有餘清。我公會賓客,肅肅有異聲。

初筵閱軍裝,羅列照廣庭。庭空六馬入,駊騀揚旗旌。

回回偃飛蓋,熠熠迸流星。來纏風飆急,去擘山嶽傾。

材歸俯身盡,妙取略地平。虹霓就掌握,舒卷隨人輕。

三州陷犬戎,但見西嶺青。公來練猛士,欲奪天邊城。

此堂不易升,庸蜀日已寧。吾徒且加餐,休適蠻與荊。


「太子張舍人遺織成褥段」杜甫

客從西北來,遺我翠織成。開緘風濤湧,中有掉尾鯨。

逶迤羅水族,瑣細不足名。客雲充君褥,承君終宴榮。

空堂魑魅走,高枕形神清。領客珍重意,顧我非公卿。

留之懼不祥,施之混柴荊。服飾定尊卑,大哉萬古程。

今我一賤老,裋褐更無營。煌煌珠宮物,寢處禍所嬰。

歎息當路子,干戈尚縱橫。掌握有權柄,衣馬自肥輕。

李鼎死岐陽,實以驕貴盈。來瑱賜自盡,氣豪直阻兵。

皆聞黃金多,坐見悔吝生。奈何田舍翁,受此厚貺情。

錦鯨卷還客,始覺心和平。振我粗席塵,愧客茹藜羹。


「莫相疑行」杜甫

男兒生無所成頭皓白,牙齒欲落真可惜。憶獻三賦蓬萊宮,

自怪一日聲輝赫。集賢學士如堵牆,觀我落筆中書堂。

往時文彩動人主,此日饑寒趨路旁。晚將末契托年少,

當面輸心背面笑。寄謝悠悠世上兒,不爭好惡莫相疑。


「別蔡十四著作」杜甫

賈生慟哭後,寥落無其人。安知蔡夫子,高義邁等倫。

獻書謁皇帝,志已清風塵。流涕灑丹極,萬乘為酸辛。

天地則創痍,朝廷當正臣。異才複間出,周道日惟新。

使蜀見知己,別顏始一伸。主人薨城府,扶櫬歸咸秦。

巴道此相逢,會我病江濱。憶念鳳翔都,聚散俄十春。

我衰不足道,但願子意陳。稍令社稷安,自契魚水親。

我雖消渴甚,敢忘帝力勤。尚思未朽骨,複睹耕桑民。

積水駕三峽,浮龍倚長津。揚舲洪濤間,仗子濟物身。

鞍馬下秦塞,王城通北辰。玄甲聚不散,兵久食恐貧。

窮穀無粟帛,使者來相因。若憑南轅吏,書劄到天垠。


  
上一章:卷四
下一章:卷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杜甫
对《卷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