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卷四
本章来自《杜甫诗歌全集》 作者:杜甫
发表时间:2018-04-28 点击数:91次 字数:

卷二百一十九


「石筍行」杜甫

君不見益州城西門,陌上石筍雙高蹲。古來相傳是海眼,

苔蘚蝕盡波濤痕。雨多往往得瑟瑟,此事恍惚難明論。

恐是昔時卿相墓,立石為表今仍存。惜哉俗態好蒙蔽,

亦如小臣媚至尊。政化錯迕失大體,坐看傾危受厚恩。

嗟爾石筍擅虛名,後來未識猶駿奔。安得壯士擲天外,

使人不疑見本根。


「石犀行」杜甫

君不見秦時蜀太守,刻石立作三犀牛。自古雖有厭勝法,

天生江水向東流。蜀人矜誇一千載,泛溢不近張儀樓。

今年灌口損戶口,此事或恐為神羞。終藉堤防出眾力,

高擁木石當清秋。先王作法皆正道,鬼怪何得參人謀。

嗟爾三犀不經濟,缺訛只與長川逝。但見元氣常調和,

自免洪濤恣凋瘵。安得壯士提天綱,再平水土犀奔茫。


「杜鵑行」杜甫

君不見昔日蜀天子,化作杜鵑似老烏。寄巢生子不自啄,

群鳥至今與哺雛。雖同君臣有舊禮,骨肉滿眼身羈孤。

業工竄伏深樹裏,四月五月偏號呼。其聲哀痛口流血,

所訴何事常區區。爾豈摧殘始發憤,羞帶羽翮傷形愚。

蒼天變化誰料得,萬事反覆何所無。萬事反覆何所無,

豈憶當殿群臣趨。


「贈蜀僧閭丘師兄」杜甫

大師銅梁秀,籍籍名家孫。嗚呼先博士,炳靈精氣奔。

惟昔武皇后,臨軒禦乾坤。多士盡儒冠,墨客藹雲屯。

當時上紫殿,不獨卿相尊。世傳閭丘筆,峻極逾昆侖。

鳳藏丹霄暮,龍去白水渾。青熒雪嶺東,碑碣舊制存。

斯文散都邑,高價越璵璠.晚看作者意,妙絕與誰論。

吾祖詩冠古,同年蒙主恩。豫章夾日月,歲久空深根。

小子思疏闊,豈能達詞門。窮愁一揮淚,相遇即諸昆。

我住錦官城,兄居祇樹園。地近慰旅愁,往來當丘樊。

天涯歇滯雨,粳稻臥不翻。漂然薄遊倦,始與道侶敦。

景晏步修廊,而無車馬喧。夜闌接軟語,落月如金盆。

漠漠世界黑,驅車爭奪繁。惟有摩尼珠,可照濁水源。


「泛溪」杜甫

落景下高堂,進舟泛回溪。誰謂築居小,未盡喬木西。

遠郊信荒僻,秋色有餘淒。練練峰上雪,纖纖雲表霓。

童戲左右岸,罟弋畢提攜。翻倒荷芰亂,指揮徑路迷。

得魚已割鱗,采藕不洗泥。人情逐鮮美,物賤事已睽。

吾村靄暝姿,異舍雞亦棲。蕭條欲何適,出處無可齊。

衣上見新月,霜中登故畦。濁醪自初熟,東城多鼓鼙。


「題壁畫馬歌(一作題壁上韋偃畫歌。偃京兆人善畫馬)」杜甫

韋侯別我有所適,知我憐君畫無敵。戲拈禿筆掃驊騮,

欻見騏驎出東壁。一匹齕草一匹嘶,坐看千里當霜蹄。

時危安得真致此,與人同生亦同死。


「戲題畫山水圖歌(一本題下有王宰二字。宰,蜀人)」杜甫

十日畫一水,五日畫一石。能事不受相促迫,

王宰始肯留真跡。壯哉昆侖方壺圖,掛君高堂之素壁。

巴陵洞庭日本東,赤岸水與銀河通,中有雲氣隨飛龍。

舟人漁子入浦漵,山木盡亞洪濤風。尤工遠勢古莫比,

咫尺應須論萬里。焉得並州快剪刀,翦取吳松半江水。


「題李尊師松樹障子歌」杜甫

老夫清晨梳白頭,玄都道士來相訪。握發呼兒延入戶,

手提新畫青松障。障子松林靜杳冥,憑軒忽若無丹青。

陰崖卻承霜雪幹,偃蓋反走虯龍形。老夫平生好奇古,

對此興與精靈聚。已知仙客意相親,更覺良工心獨苦。

松下丈人巾屨同,偶坐似是商山翁。悵望聊歌紫芝曲,

時危慘澹來悲風。


「戲為雙松圖歌(韋偃畫)」杜甫

天下幾人畫古松,畢宏已老韋偃少。絕筆長風起纖末,

滿堂動色嗟神妙。兩株慘裂苔蘚皮,屈鐵交錯回高枝。

白摧朽骨龍虎死,黑入太陰雷雨垂,松根胡僧憩寂寞,

龐眉皓首無住著。偏袒右肩露雙腳,葉裏松子僧前落。

韋侯韋侯數相見,我有一匹好東絹,重之不減錦繡段。

已令拂拭光淩亂,請公放筆為直幹。


「投簡成、華兩縣諸子」杜甫

赤縣官曹擁材傑,軟裘快馬當冰雪。長安苦寒誰獨悲,

杜陵野老骨欲折。南山豆苗早荒穢,青門瓜地新凍裂。

鄉里兒童項領成,朝廷故舊禮數絕。自然棄擲與時異,

況乃疏頑臨事拙。饑臥動即向一旬,敝裘何啻聯百結。

君不見空牆日色晚,此老無聲淚垂血。


「徐卿二子歌」杜甫

君不見徐卿二子生絕奇,感應吉夢相追隨。

孔子釋氏親抱送,並是天上麒麟兒。大兒九齡色清澈,

秋水為神玉為骨。小兒五歲氣食牛,滿堂賓客皆回頭。

吾知徐公百不憂,積善袞袞生公侯。

丈夫生兒有如此二雛者,名位豈肯卑微休。


「病柏」杜甫

有柏生崇岡,童童狀車蓋。偃蹙龍虎姿,主當風雲會。

神明依正直,故老多再拜。豈知千年根,中路顏色壞。

出非不得地,蟠據亦高大。歲寒忽無憑,日夜柯葉改。

丹鳳領九雛,哀鳴翔其外。鴟鴞志意滿,養子穿穴內。

客從何鄉來,佇立久籲怪。靜求元精理,浩蕩難倚賴。


「病橘」杜甫

群橘少生意,雖多亦奚為。惜哉結實小,酸澀如棠梨。

剖之盡蠹蟲,采掇爽其宜。紛然不適口,豈只存其皮。

蕭蕭半死葉,未忍別故枝。玄冬霜雪積,況乃回風吹。

嘗聞蓬萊殿,羅列瀟湘姿。此物歲不稔,玉食失光輝。

寇盜尚憑陵,當君減膳時。汝病是天意,吾諗罪有司。

憶昔南海使,奔騰獻荔支。百馬死山谷,到今耆舊悲。


「枯棕」杜甫

蜀門多棕櫚,高者十八九。其皮割剝甚,雖眾亦易朽。

徒布如雲葉,青黃歲寒後。交橫集斧斤,凋喪先蒲柳。

傷時苦軍乏,一物官盡取。嗟爾江漢人,生成複何有。

有同枯棕木,使我沈歎久。死者即已休,生者何自守。

啾啾黃雀啅,側見寒蓬走。念爾形影幹,摧殘沒藜莠。


「枯楠」杜甫

楩楠枯崢嶸,鄉党皆莫記。不知幾百歲,慘慘無生意。

上枝摩皇天,下根蟠厚地。巨圍雷霆坼,萬孔蟲蟻萃。

凍雨落流膠,沖風奪佳氣。白鵠遂不來,天雞為愁思。

猶含棟樑具,無複霄漢志。良工古昔少,識者出涕淚。

種榆水中央,成長何容易。截承金露盤,嫋嫋不自畏。


「麗春」杜甫

百草競春華,麗春應最勝。少須好顏色,多漫枝條剩。

紛紛桃李枝,處處總能移。如何貴此重,卻怕有人知。


「丈人山(山在青城縣北,黃帝封青城山為五嶽丈人)」杜甫

自為青城客,不唾青城地。為愛丈人山,丹梯近幽意。

丈人祠西佳氣濃,緣雲擬住最高峰。掃除白髮黃精在,

君看他時冰雪容。


「百憂集行(王筠詩百憂俱集斷人腸)」杜甫

憶年十五心尚孩,健如黃犢走複來。庭前八月梨棗熟,

一日上樹能千回。即今倏忽已五十,坐臥只多少行立。

強將笑語供主人,悲見生涯百憂集。入門依舊四壁空,

老妻睹我顏色同。癡兒未知父子禮,叫怒索飯啼門東。


「戲作花卿歌」杜甫

成都猛將有花卿,學語小兒知姓名。用如快鶻風火生,

見賊唯多身始輕。綿州副使著柘黃,我卿掃除即日平。

子章髑髏血模糊,手提擲還崔大夫。李侯重有此節度,

人道我卿絕世無。既稱絕世無,天子何不喚取守京都。


「入奏行,贈西山檢察使竇侍禦」杜甫

竇侍禦,驥之子,鳳之雛。年未三十忠義俱,骨鯁絕代無。

炯如一段清冰出萬壑,置在迎風寒露之玉壺。

蔗漿歸廚金碗凍,洗滌煩熱足以寧君軀。

政用疏通合典則,戚聯豪貴耽文儒。兵革未息人未蘇,

天子亦念西南隅。吐蕃憑陵氣頗粗,竇氏檢察應時須。

運糧繩橋壯士喜,斬木火井窮猿呼。八州刺史思一戰,

三城守邊卻可圖。此行入奏計未小,密奉聖旨恩宜殊。

繡衣春當霄漢立,彩服日向庭闈趨。省郎京尹必俯拾,

江花未落還成都。江花未落還成都,肯訪浣花老翁無。

為君酤酒滿眼酤,與奴白飯馬青芻。


「楠樹為風雨所拔歎」杜甫

倚江楠樹草堂前,故老相傳二百年。誅茅卜居總為此,

五月仿佛聞寒蟬。東南飄風動地至,江翻石走流雲氣。

幹排雷雨猶力爭,根斷泉源豈天意。滄波老樹性所愛,

浦上童童一青蓋。野客頻留懼雪霜,行人不過聽竽籟。

虎倒龍顛委榛棘,淚痕血點垂胸臆。我有新詩何處吟,

草堂自此無顏色。


「茅屋為秋風所破歌」杜甫

八月秋高風怒號,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飛度江灑江郊,

高者掛罥長林梢,下者飄轉沉塘坳。南村群童欺我老無力,

忍能對面為盜賊,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

歸來倚杖自歎息。俄頃風定雲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

布衾多年冷似鐵,驕兒惡臥踏裏裂。床床屋漏無干處,

雨腳如麻未斷絕。自經喪亂少睡眠,長夜沾濕何由徹。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

嗚呼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


「大雨」杜甫

西蜀冬不雪,春農尚嗷嗷。上天回哀眷,朱夏雲郁陶。

執熱乃沸鼎,纖絺成縕袍。風雷颯萬里,霈澤施蓬蒿。

敢辭茅葦漏,已喜黍豆高。三日無行人,二江聲怒號。

流惡邑裏清,矧茲遠江皋。荒庭步鸛鶴,隱幾望波濤。

沉屙聚藥餌,頓忘所進勞。則知潤物功,可以貸不毛。

陰色靜隴畝,勸耕自官曹。四鄰耒耜出,何必吾家操。


「溪漲」杜甫

當時浣花橋,溪水才尺餘。白石明可把,水中有行車。

秋夏忽泛溢,豈惟入吾廬。蛟龍亦狼狽,況是鱉與魚。

茲晨已半落,歸路跬步疏。馬嘶未敢動,前有深填淤。

青青屋東麻,散亂床上書。不意遠山雨,夜來複何如。

我遊都市間,晚憩必村墟。乃知久行客,終日思其居。


「戲贈友二首」杜甫

元年建巳月,郎有焦校書。自誇足膂力,能騎生馬駒。

一朝被馬踏,唇裂版齒無。壯心不肯已,欲得東擒胡。

元年建巳月,官有王司直。馬驚折左臂,骨折面如墨。

駑駘漫深泥,何不避雨色。勸君休歎恨,未必不為福。


「遭田父泥飲美嚴中丞」杜甫

步屟隨春風,村村自花柳。田翁逼社日,邀我嘗春酒。

酒酣誇新尹,畜眼未見有。回頭指大男,渠是弓弩手。

名在飛騎籍,長番歲時久。前日放營農,辛苦救衰朽。

差科死則已,誓不舉家走。今年大作社,拾遺能住否。

叫婦開大瓶,盆中為吾取。感此氣揚揚,須知風化首。

語多雖雜亂,說尹終在口。朝來偶然出,自卯將及酉。

久客惜人情,如何拒鄰叟。高聲索果栗,欲起時被肘。

指揮過無禮,未覺村野醜。月出遮我留,仍嗔問升鬥。


「喜雨」杜甫

春旱天地昏,日色赤如血。農事都已休,兵戈況騷屑。

巴人困軍須,慟哭厚土熱。滄江夜來雨,真宰罪一雪。

谷根小蘇息,沴氣終不滅。何由見甯歲,解我憂思結。

崢嶸群山雲,交會未斷絕。安得鞭雷公,滂沱洗吳越。


「漁陽」杜甫

漁陽突騎猶精銳,赫赫雍王都節制。猛將飄然恐後時,

本朝不入非高計。祿山北築雄武城,舊防敗走歸其營。

系書請問燕耆舊,今日何須十萬兵。


「天邊行」杜甫

天邊老人歸未得,日暮東臨大江哭。隴右河源不種田,

胡騎羌兵入巴蜀。洪濤滔天風拔木,前飛禿鶖後鴻鵠。

九度附書向洛陽,十年骨肉無消息。


「大麥行」杜甫

大麥乾枯小麥黃,婦女行泣夫走藏。東至集壁西梁洋,

問誰腰鐮胡與羌。豈無蜀兵三千人,部領辛苦江山長。

安得如鳥有羽翅,托身白雲還故鄉。


「苦戰行」杜甫

苦戰身死馬將軍,自雲伏波之子孫。干戈未定失壯士,

使我歎恨傷精魂。去年江南討狂賊,臨江把臂難再得。

別時孤雲今不飛,時獨看雲淚橫臆。


「去秋行」杜甫

去秋涪江木落時,臂槍走馬誰家兒。到今不知白骨處,

部曲有去皆無歸。遂州城中漢節在,遂州城外巴人稀。

戰場冤魂每夜哭,空令野營猛士悲。


「述古三首」杜甫

赤驥頓長纓,非無萬里姿。悲鳴淚至地,為問馭者誰。

鳳凰從東來,何意複高飛。竹花不結實,念子忍朝饑。

古時君臣合,可以物理推。賢人識定分,進退固其宜。

市人日中集,於利競錐刀。置膏烈火上,哀哀自煎熬。

農人望歲稔,相率除蓬蒿。所務穀為本,邪贏無乃勞。

舜舉十六相,身尊道何高。秦時任商鞅,法令如牛毛。

漢光得天下,祚永固有開。豈惟高祖聖,功自蕭曹來。

經綸中興業,何代無長才。吾慕寇鄧勳,濟時信良哉。

耿賈亦宗臣,羽翼共裴回。休運終四百,圖畫在雲台。


  
上一章:卷三
下一章:卷五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杜甫
对《卷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