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卷三
本章来自《杜甫诗歌全集》 作者:杜甫
发表时间:2018-04-28 点击数:231次 字数:

卷二百一十八


「貽阮隱居」杜甫

陳留風俗衰,人物世不數。塞上得阮生,迥繼先父祖。

貧知靜者性,自益毛髮古。車馬入鄰家,蓬蒿翳環堵。

清詩近道要,識子用心苦。尋我草徑微,褰裳蹋寒雨。

更議居遠村,避喧甘猛虎。足明箕潁客,榮貴如糞土。


「遣興三首」杜甫

下馬古戰場,四顧但茫然。風悲浮雲去,黃葉墜我前。

朽骨穴螻蟻,又為蔓草纏。故老行歎息,今人尚開邊。

漢虜互勝負,封疆不常全。安得廉恥將,三軍同晏眠。

高秋登塞山,南望馬邑州。降虜東擊胡,壯健盡不留。

穹廬莽牢落,上有行雲愁。老弱哭道路,願聞甲兵休。

鄴中事反覆,死人積如丘。諸將已茅土,載驅誰與謀。

豐年孰雲遲,甘澤不在早。耕田秋雨足,禾黍已映道。

春苗九月交,顏色同日老。勸汝衡門士,忽悲尚枯槁。

時來展材力,先後無醜好。但訝鹿皮翁,忘機對芳草。


「昔游」杜甫

昔謁華蓋君,深求洞宮腳。玉棺已上天,白日亦寂寞。

暮升艮岑頂,巾幾猶未卻。弟子四五人,入來淚俱落。

余時遊名山,發軔在遠壑。良覿違夙願,含淒向寥廓。

林昏罷幽磬,竟夜伏石閣。王喬下天壇,微月映皓鶴。

晨溪向虛駃,歸徑行已昨。豈辭青鞋胝,悵望金匕藥。

東蒙赴舊隱,尚憶同志樂。休事董先生,於今獨蕭索。

胡為客關塞,道意久衰薄。妻子亦何人,丹砂負前諾。

雖悲鬒發變,未憂筋力弱。扶藜望清秋,有興入廬霍。


「幽人」杜甫

孤雲亦群遊,神物有所歸。麟鳳在赤霄,何當一來儀。

往與惠荀輩,中年滄洲期。天高無消息,棄我忽若遺。

內懼非道流,幽人見瑕疵。洪濤隱語笑,鼓枻蓬萊池。

崔嵬扶桑日,照耀珊瑚枝。風帆倚翠蓋,暮把東皇衣。

咽漱元和津,所思煙霞微。知名未足稱,局促商山芝。

五湖複浩蕩,歲暮有餘悲。


「佳人」杜甫

絕代有佳人,幽居在空穀。自雲良家子,零落依草木。

關中昔喪敗,兄弟遭殺戮。官高何足論,不得收骨肉。

世情惡衰歇,萬事隨轉燭。夫婿輕薄兒,新人已如玉。

合昏尚知時,鴛鴦不獨宿。但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

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濁。侍婢賣珠回,牽蘿補茅屋。

摘花不插發,采柏動盈掬。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赤穀西崦人家」杜甫

躋險不自喧,出郊已清目。溪回日氣暖,徑轉山田熟。

鳥雀依茅茨,藩籬帶松菊。如行武陵暮,欲問桃花宿。


「西枝村尋置草堂地,夜宿贊公土室二首」杜甫

出郭眄細岑,披榛得微路。溪行一流水,曲折方屢渡。

贊公湯休徒,好靜心跡素。昨枉霞上作,盛論岩中趣。

怡然共攜手,恣意同遠步。捫蘿澀先登,陟巘眩反顧。

要求陽岡暖,苦陟陰嶺沍.惆悵老大藤,沈吟屈蟠樹。

卜居意未展,杖策回且暮。層巔餘落日,早蔓已多露。

天寒鳥已歸,月出人更靜。土室延白光,松門耿疏影。

躋攀倦日短,語樂寄夜永。明燃林中薪,暗汲石底井。

大師京國舊,德業天機秉。從來支許遊,興趣江湖迥。

數奇謫關塞,道廣存箕潁。何知戎馬間,複接塵事屏。

幽尋豈一路,遠色有諸嶺。晨光稍曚曨,更越西南頂。


「寄贊上人」杜甫

一昨陪錫杖,卜鄰南山幽。年侵腰腳衰,未便陰崖秋。

重岡北面起,竟日陽光留。茅屋買兼土,斯焉心所求。

近聞西枝西,有穀杉黍稠。亭午頗和暖,石田又足收。

當期塞雨幹,宿昔齒疾瘳。裴回虎穴上,面勢龍泓頭。

柴荊具茶茗,徑路通林丘。與子成二老,來往亦風流。


「太平寺泉眼」杜甫

招提憑高岡,疏散連草莽。出泉枯柳根,汲引歲月古。

石間見海眼,天畔縈水府。廣深丈尺間,宴息敢輕侮。

青白二小蛇,幽姿可時睹。如絲氣或上,爛熳為雲雨。

山頭到山下,鑿井不盡土。取供十方僧,香美勝牛乳。

北風起寒文,弱藻舒翠縷。明涵客衣淨,細蕩林影趣。

何當宅下流,餘潤通藥圃。三春濕黃精,一食生毛羽。


「夢李白二首」杜甫

死別已吞聲,生別常惻惻。江南瘴癘地,逐客無消息。

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恐非平生魂,路遠不可測。

魂來楓葉青,魂返關塞黑。君今在羅網,何以有羽翼。

落月滿屋樑,猶疑照顏色。水深波浪闊,無使皎龍得。

浮雲終日行,遊子久不至。三夜頻夢君,情親見君意。

告歸常局促,苦道來不易。江湖多風波,舟楫恐失墜。

出門搔白首,若負平生志。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

孰雲網恢恢,將老身反累。千秋萬歲名,寂寞身後事。


「有懷台州鄭十八司戶(虔)」杜甫

天臺隔三江,風浪無晨暮。鄭公縱得歸,老病不識路。

昔如水上鷗,今如罝中兔。性命由他人,悲辛但狂顧。

山鬼獨一腳,蝮蛇長如樹。呼號傍孤城,歲月誰與度。

從來禦魑魅,多為才名誤。夫子嵇阮流,更被時俗惡。

海隅微小吏,眼暗發垂素。黃帽映青袍,非供折腰具。

平生一杯酒,見我故人遇。相望無所成,乾坤莽回互。


「遣興五首」杜甫

蟄龍三冬臥,老鶴萬里心。昔時賢俊人,未遇猶視今。

嵇康不得死,孔明有知音。又如壟底松,用舍在所尋。

大哉霜雪幹,歲久為枯林。

昔者龐德公,未曾入州府。襄陽耆舊間,處士節獨苦。

豈無濟時策,終竟畏羅罟。林茂鳥有歸,水深魚知聚。

舉家依鹿門,劉表焉得取。

我今日夜憂,諸弟各異方。不知死與生,何況道路長。

避寇一分散,饑寒永相望。豈無柴門歸,欲出畏虎狼。

仰看雲中雁,禽鳥亦有行。

蓬生非無根,漂蕩隨高風。天寒落萬里,不復歸本叢。

客子念故宅,三年門巷空。悵望但烽火,戎車滿關東。

生涯能幾何,常在羈旅中。

昔在洛陽時,親友相追攀。送客東郊道,遨遊宿南山。

煙塵阻長河,樹羽成皋間。回首載酒地,豈無一日還。

丈夫貴壯健,慘戚非朱顏。


「遣興五首」杜甫

朔風飄胡雁,慘澹帶砂礫。長林何蕭蕭,秋草萋更碧。

北裏富熏天,高樓夜吹笛。焉知南鄰客,九月猶絺綌。

長陵銳頭兒,出獵待明發。騂弓金爪鏑,白馬蹴微雪。

未知所馳逐,但見暮光滅。歸來懸兩狼,門戶有旌節。

漆有用而割,膏以明自煎。蘭摧白露下,桂折秋風前。

府中羅舊尹,沙道尚依然。赫赫蕭京兆,今為時所憐。

猛虎憑其威,往往遭急縛。雷吼徒咆哮,枝撐已在腳。

忽看皮寢處,無複睛閃爍。人有甚於斯,足以勸元惡。

朝逢富家葬,前後皆輝光。共指親戚大,緦麻百夫行。

送者各有死,不須羨其強。君看束練去,亦得歸山岡。


「遣興五首」杜甫

天用莫如龍,有時系扶桑。頓轡海徒湧,神人身更長。

性命苟不存,英雄徒自強。吞聲勿複道,真宰意茫茫。

地用莫如馬,無良複誰記。此日千里鳴,追風可君意。

君看渥窪種,態與駑駘異。不雜蹄齧間,逍遙有能事。

陶潛避俗翁,未必能達道。觀其著詩集,頗亦恨枯槁。

達生豈是足,默識蓋不早。有子賢與愚,何其掛懷抱。

賀公雅吳語,在位常清狂。上疏乞骸骨,黃冠歸故鄉。

爽氣不可致,斯人今則亡。山陰一茅宇,江海日淒涼。

吾憐孟浩然,裋褐即長夜。賦詩何必多,往往淩鮑謝。

清江空舊魚,春雨餘甘蔗。每望東南雲,令人幾悲吒。


「前出塞九首」杜甫

戚戚去故里,悠悠赴交河。公家有程期,亡命嬰禍羅。

君已富土境,開邊一何多。棄絕父母恩,吞聲行負戈。

出門日已遠,不受徒旅欺。骨肉恩豈斷,男兒死無時。

走馬脫轡頭,手中挑青絲。捷下萬仞岡,俯身試搴旗。

磨刀嗚咽水,水赤刃傷手。欲輕腸斷聲,心緒亂已久。

丈夫誓許國,憤惋複何有。功名圖騏驎,戰骨當速朽。

送徒既有長,遠戍亦有身。生死向前去,不勞吏怒嗔。

路逢相識人,附書與六親。哀哉兩決絕,不復同苦辛。

迢迢萬餘裏,領我赴三軍。軍中異苦樂,主將甯盡聞。

隔河見胡騎,倏忽數百群。我始為奴僕,幾時樹功勳。

挽弓當挽強,用箭當用長。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殺人亦有限,列國自有疆。苟能制侵陵,豈在多殺傷。

驅馬天雨雪,軍行入高山。徑危抱寒石,指落曾冰間。

已去漢月遠,何時築城還。浮雲暮南征,可望不可攀。

單于寇我壘,百里風塵昏。雄劍四五動,彼軍為我奔。

虜其名王歸,系頸授轅門。潛身備行列,一勝何足論。

從軍十年餘,能無分寸功。眾人貴苟得,欲語羞雷同。

中原有鬥爭,況在狄與戎。丈夫四方志,安可辭固窮。


「後出塞五首」杜甫

男兒生世間,及壯當封侯。戰伐有功業,焉能守舊丘。

召募赴薊門,軍動不可留。千金買馬鞭,百金裝刀頭。

閭裏送我行,親戚擁道周。斑白居上列,酒酣進庶羞。

少年別有贈,含笑看吳鉤。

朝進東門營,暮上河陽橋。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

平沙列萬幕,部伍各見招。中天懸明月,令嚴夜寂寥。

悲笳數聲動,壯士慘不驕。借問大將誰,恐是霍嫖姚。

古人重守邊,今人重高勳。豈知英雄主,出師亙長雲。

六合已一家,四夷且孤軍。遂使貔虎士,奮身勇所聞。

拔劍擊大荒,日收胡馬群。誓開玄冥北,持以奉吾君。

獻凱日繼踵,兩蕃靜無虞。漁陽豪俠地,擊鼓吹笙竽。

雲帆轉遼海,粳稻來東吳。越羅與楚練,照耀輿台軀。

主將位益崇,氣驕淩上都。邊人不敢議,議者死路衢。

我本良家子,出師亦多門。將驕益愁思,身貴不足論。

躍馬二十年,恐辜明主恩。坐見幽州騎,長驅河洛昏。

中夜間道歸,故里但空村。惡名幸脫免,窮老無兒孫。


「別贊上人」杜甫

百川日東流,客去亦不息。我生苦漂蕩,何時有終極。

贊公釋門老,放逐來上國。還為世塵嬰,頗帶憔悴色。

楊枝晨在手,豆子雨已熟。是身如浮雲,安可限南北。

異縣逢舊友,初忻寫胸臆。天長關塞寒,歲暮饑凍逼。

野風吹征衣,欲別向曛黑。馬嘶思故櫪,歸鳥盡斂翼。

古來聚散地,宿昔長荊棘。相看俱衰年,出處各努力。


「萬丈潭」杜甫

青溪合冥莫,神物有顯晦。龍依積水蟠,窟壓萬丈內。

跼步淩垠堮,側身下煙靄。前臨洪濤寬,卻立蒼石大。

山色一徑盡,崖絕兩壁對。削成根虛無,倒影垂澹瀩.

黑如灣澴底,清見光炯碎。孤雲倒來深,飛鳥不在外。

高蘿成帷幄,寒木累旌旆。遠川曲通流,嵌竇潛泄瀨。

造幽無人境,發興自我輩。告歸遺恨多,將老斯遊最。

閉藏修鱗蟄,出入巨石礙。何事暑天過,快意風雨會。


「兩當縣吳十侍禦江上宅」杜甫

寒城朝煙澹,山谷落葉赤。陰風千里來,吹汝江上宅。

鶤雞號枉渚,日色傍阡陌。借問持斧翁,幾年長沙客。

哀哀失木狖,矯矯避弓翮。亦知故鄉樂,未敢思夙昔。

昔在鳳翔都,共通金閨籍。天子猶蒙塵,東郊暗長戟。

兵家忌間諜,此輩常接跡。台中領舉劾,君必慎剖析。

不忍殺無辜,所以分白黑。上官權許與,失意見遷斥。

仲尼甘旅人,向子識損益。朝廷非不知,閉口休歎息。

余時忝諍臣,丹陛實咫尺。相看受狼狽,至死難塞責。

行邁心多違,出門無與適。於公負明義,惆悵頭更白。


「發秦州(乾元二年自秦州赴同谷縣紀行)」杜甫

我衰更懶拙,生事不自謀。無食問樂土,無衣思南州。

漢源十月交,天氣涼如秋。草木未黃落,況聞山水幽。

栗亭名更佳,下有良田疇。充腸多薯蕷,崖蜜亦易求。

密竹複冬筍,清池可方舟。雖傷旅寓遠,庶遂平生遊。

此邦俯要衝,實恐人事稠。應接非本性,登臨未銷憂。

谿谷無異石,塞田始微收。豈複慰老夫,惘然難久留。

日色隱孤戍,烏啼滿城頭。中宵驅車去,飲馬寒塘流。


「赤谷」杜甫

天寒霜雪繁,遊子有所之。豈但歲月暮,重來未有期。

晨發赤穀亭,險艱方自茲。亂石無改轍,我車已載脂。

山深苦多風,落日童稚饑。悄然村墟迥,煙火何由追。

貧病轉零落,故鄉不可思。常恐死道路,永為高人嗤。


「鐵堂峽(鐵堂山在天水縣東五裏,峽有鐵堂莊)」杜甫

山風吹遊子,縹緲乘險絕。峽形藏堂隍,壁色立積鐵。

徑摩穹蒼蟠,石與厚地裂。修纖無垠竹,嵌空太始雪。

威遲哀壑底,徒旅慘不悅。水寒長冰橫,我馬骨正折。

生涯抵弧矢,盜賊殊未滅。飄蓬逾三年,回首肝肺熱。


「鹽井(鹽井在成州長道縣,有鹽官故城)」杜甫

鹵中草木白,青者官鹽煙。官作既有程,煮鹽煙在川。

汲井歲榾榾,出車日連連。自公鬥三百,轉致斛六千。

君子慎止足,小人苦喧闐。我何良歎嗟,物理固自然。


「寒硤」杜甫

行邁日悄悄,山谷勢多端。雲門轉絕岸,積阻霾天寒。

寒硤不可度,我實衣裳單。況當仲冬交,溯沿增波瀾。

野人尋煙語,行子傍水餐。此生免荷殳,未敢辭路難。


「法鏡寺」杜甫

身危適他州,勉強終勞苦。神傷山行深,愁破崖寺古。

嬋娟碧鮮淨,蕭摵寒籜聚。回回山根水,冉冉松上雨。

泄雲蒙清晨,初日翳複吐。朱甍半光炯,戶牖粲可數。

拄策忘前期,出蘿已亭午。冥冥子規叫,微徑不復取。


「青陽峽」杜甫

塞外苦厭山,南行道彌惡。岡巒相經亙,雲水氣參錯。

林迥硤角來,天窄壁面削。溪西五裏石,奮怒向我落。

仰看日車側,俯恐坤軸弱。魑魅嘯有風,霜霰浩漠漠。

昨憶逾隴阪,高秋視吳嶽。東笑蓮華卑,北知崆峒薄。

超然侔壯觀,已謂殷寥廓。突兀猶趁人,及茲歎冥莫。


「龍門鎮(龍門鎮在成縣東後改府城鎮)」杜甫

細泉兼輕冰,沮洳棧道濕。不辭辛苦行,迫此短景急。

石門雪雲隘,古鎮峰巒集。旌竿暮慘澹,風水白刃澀。

胡馬屯成皋,防虞此何及。嗟爾遠戍人,山寒夜中泣。


「石龕」杜甫

熊羆哮我東,虎豹號我西。我後鬼長嘯,我前狨又啼。

天寒昏無日,山遠道路迷。驅車石龕下,仲冬見虹霓。

伐竹者誰子,悲歌上雲梯。為官采美箭,五歲供梁齊。

苦雲直簳盡,無以充提攜。奈何漁陽騎,颯颯驚烝黎。


「積草嶺(同穀縣界)」杜甫

連峰積長陰,白日遞隱見。颼颼林響交,慘慘石狀變。

山分積草嶺,路異明水縣。旅泊吾道窮,衰年歲時倦。

卜居尚百里,休駕投諸彥。邑有佳主人,情如已會面。

來書語絕妙,遠客驚深眷。食蕨不願餘,茅茨眼中見。


「泥功山(貞元五年于同穀西境泥公山權置行成州)」杜甫

朝行青泥上,暮在青泥中。泥濘非一時,版築勞人功。

不畏道途永,乃將汩沒同。白馬為鐵驪,小兒成老翁。

哀猿透卻墜,死鹿力所窮。寄語北來人,後來莫匆匆。


「鳳凰台」杜甫

亭亭鳳凰台,北對西康州。西伯今寂寞,鳳聲亦悠悠。

山峻路絕蹤,石林氣高浮。安得萬丈梯,為君上上頭。

恐有無母雛,饑寒日啾啾。我能剖心出,飲啄慰孤愁。

心以當竹實,炯然無外求。血以當醴泉,豈徒比清流。

所貴王者瑞,敢辭微命休。坐看彩翮長,舉意八極周。

自天銜瑞圖,飛下十二樓。圖以奉至尊,鳳以垂鴻猷。

再光中興業,一洗蒼生憂。深衷正為此,群盜何淹留。


「乾元中寓居同穀縣,作歌七首」杜甫

有客有客字子美,白頭亂髮垂過耳。歲拾橡栗隨狙公,

天寒日暮山谷裏。中原無書歸不得,手腳凍皴皮肉死。

嗚呼一歌兮歌已哀,悲風為我從天來。

長鑱長鑱白木柄,我生托子以為命。黃精無苗山雪盛,

短衣數挽不掩脛。此時與子空歸來,男呻女吟四壁靜。

嗚呼二歌兮歌始放,鄰里為我色惆悵。

有弟有弟在遠方,三人各瘦何人強。生別輾轉不相見,

胡塵暗天道路長。東飛鴐鵝後鶖鶬,安得送我置汝旁。

嗚呼三歌兮歌三發,汝歸何處收兄骨。

有妹有妹在鐘離,良人早歿諸孤癡。長淮浪高蛟龍怒,

十年不見來何時。扁舟欲往箭滿眼,杳杳南國多旌旗。

嗚呼四歌兮歌四奏,林猿為我啼清晝。

四山多風溪水急,寒雨颯颯枯樹濕。黃蒿古城雲不開,

白狐跳樑黃狐立。我生何為在窮穀,中夜起坐萬感集。

嗚呼五歌兮歌正長,魂招不來歸故鄉。

南有龍兮在山湫,古木巃嵸枝相樛。木葉黃落龍正蟄,

蝮蛇東來水上游。我行怪此安敢出,拔劍欲斬且複休。

嗚呼六歌兮歌思遲,溪壑為我回春姿。

男兒生不成名身已老,三年饑走荒山道。長安卿相多少年,

富貴應須致身早。山中儒生舊相識,但話宿昔傷懷抱。

嗚呼七歌兮悄終曲,仰視皇天白日速。


「發同穀縣(乾元二年十二月一日自隴右赴劍南紀行)」杜甫

賢有不黔突,聖有不暖席。況我饑愚人,焉能尚安宅。

始來茲山中,休駕喜地僻。奈何迫物累,一歲四行役。

忡忡去絕境,杳杳更遠適。停驂龍潭雲,回首白崖石。

臨岐別數子,握手淚再滴。交情無舊深,窮老多慘戚。

平生懶拙意,偶值棲遁跡。去住與願違,仰慚林間翮。


「木皮嶺」杜甫

首路栗亭西,尚想鳳凰村。季冬攜童稚,辛苦赴蜀門。

南登木皮嶺,艱險不易論。汗流被我體,祁寒為之暄。

遠岫爭輔佐,千岩自崩奔。始知五嶽外,別有他山尊。

仰幹塞大明,俯入裂厚坤。再聞虎豹鬥,屢跼風水昏。

高有廢閣道,摧折如短轅。下有冬青林,石上走長根。

西崖特秀髮,煥若靈芝繁。潤聚金碧氣,清無沙土痕。

憶觀昆侖圖,目擊懸圃存。對此欲何適,默傷垂老魂。


「白沙渡(屬劍州)」杜甫

畏途隨長江,渡口下絕岸。差池上舟楫,杳窕入雲漢。

天寒荒野外,日暮中流半。我馬向北嘶,山猿飲相喚。

水清石礧礧,沙白灘漫漫。迥然洗愁辛,多病一疏散。

高壁抵嶔崟,洪濤越淩亂。臨風獨回首,攬轡複三歎。


「水會渡」杜甫

山行有常程,中夜尚未安。微月沒已久,崖傾路何難。

大江動我前,洶若溟渤寬。篙師暗理楫,歌笑輕波瀾。

霜濃木石滑,風急手足寒。入舟已千憂,陟巘仍萬盤。

迥眺積水外,始知眾星乾。遠遊令人瘦,衰疾慚加餐。


「飛仙閣」杜甫

土門山行窄,微徑緣秋毫。棧雲闌幹峻,梯石結構牢。

萬壑欹疏林,積陰帶奔濤。寒日外澹泊,長風中怒號。

歇鞍在地底,始覺所曆高。往來雜坐臥,人馬同疲勞。

浮生有定分,饑飽豈可逃。歎息謂妻子,我何隨汝曹。


「五盤(七盤嶺在廣元縣北一名五盤棧道盤曲有五重)」杜甫

五盤雖雲險,山色佳有餘。仰淩棧道細,俯映江木疏。

地僻無網罟,水清反多魚。好鳥不妄飛,野人半巢居。

喜見淳樸俗,坦然心神舒。東郊尚格鬥,巨猾何時除。

故鄉有弟妹,流落隨丘墟。成都萬事好,豈若歸吾廬。


「龍門閣」杜甫

清江下龍門,絕壁無尺土。長風駕高浪,浩浩自太古。

危途中縈盤,仰望垂線縷。滑石欹誰鑿,浮梁嫋相拄。

目眩隕雜花,頭風吹過雨。百年不敢料,一墜那得取。

飽聞經瞿塘,足見度大庾。終身曆艱險,恐懼從此數。


「石櫃閣」杜甫

季冬日已長,山晚半天赤。蜀道多早花,江間饒奇石。

石櫃曾波上,臨虛蕩高壁。清暉回群鷗,暝色帶遠客。

羈棲負幽意,感歎向絕跡。信甘孱懦嬰,不獨凍餒迫。

優遊謝康樂,放浪陶彭澤。吾衰未自安,謝爾性所適。


「桔柏渡(在昭化縣)」杜甫

青冥寒江渡,駕竹為長橋。竿濕煙漠漠,江永風蕭蕭。

連笮動嫋娜,征衣颯飄颻.急流鴇鷁散,絕岸黿鼉驕。

西轅自茲異,東逝不可要。高通荊門路,闊會滄海潮。

孤光隱顧眄,遊子悵寂寥。無以洗心胸,前登但山椒。


「劍門」杜甫

惟天有設險,劍門天下壯。連山抱西南,石角皆北向。

兩崖崇墉倚,刻畫城郭狀。一夫怒臨關,百萬未可傍。

珠玉走中原,岷峨氣悽愴。三皇五帝前,雞犬各相放。

後王尚柔遠,職貢道已喪。至今英雄人,高視見霸王。

併吞與割據,極力不相讓。吾將罪真宰,意欲鏟疊嶂。

恐此複偶然,臨風默惆悵。


「鹿頭山(山上有關,在德陽縣治北)」杜甫

鹿頭何亭亭,是日慰饑渴。連山西南斷,俯見千里豁。

遊子出京華,劍門不可越。及茲險阻盡,始喜原野闊。

殊方昔三分,霸氣曾間發。天下今一家,雲端失雙闕。

悠然想揚馬,繼起名硉兀。有文令人傷,何處埋爾骨。

紆餘脂膏地,慘澹豪俠窟。仗鉞非老臣,宣風豈專達。

冀公柱石姿,論道邦國活。斯人亦何幸,公鎮逾歲月。


「成都府」杜甫

翳翳桑榆日,照我征衣裳。我行山川異,忽在天一方。

但逢新人民,未蔔見故鄉。大江東流去,遊子去日長。

曾城填華屋,季冬樹木蒼。喧然名都會,吹簫間笙簧。

信美無與適,側身望川梁。鳥雀夜各歸,中原杳茫茫。

初月出不高,眾星尚爭光。自古有羈旅,我何苦哀傷。


  
上一章:卷二
下一章:卷四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杜甫
对《卷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