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卷二
本章来自《杜甫诗歌全集》 作者:杜甫
发表时间:2018-04-28 点击数:167次 字数:

卷二百一十七


「蘇端、薛複筵簡薛華醉歌」杜甫

文章有神交有道,端複得之名譽早。愛客滿堂盡豪翰,

開筵上日思芳草。安得健步移遠梅,亂插繁花向晴昊。

千里猶殘舊冰雪,百壺且試開懷抱。垂老惡聞戰鼓悲,

急觴為緩憂心搗。少年努力縱談笑,看我形容已枯槁。

坐中薛華善醉歌,歌辭自作風格老。近來海內為長句,

汝與山東李白好。何劉沈謝力未工,才兼鮑昭愁絕倒。

諸生頗盡新知樂,萬事終傷不自保。氣酣日落西風來,

願吹野水添金杯。如澠之酒常快意,亦知窮愁安在哉。

忽憶雨時秋井塌,古人白骨生青苔,如何不飲令心哀。


「晦日尋崔戢、李封」杜甫

朝光入甕牖,屍寢驚敝裘。起行視天宇,春氣漸和柔。

興來不暇懶,今晨梳我頭。出門無所待,徒步覺自由。

杖藜複恣意,免值公與侯。晚定崔李交,會心真罕儔。

每過得酒傾,二宅可淹留。喜結仁裏歡,況因令節求。

李生園欲荒,舊竹頗修修。引客看掃除,隨時成獻酬。

崔侯初筵色,已畏空尊愁。未知天下士,至性有此不。

草牙既青出,蜂聲亦暖遊。思見農器陳,何當甲兵休。

上古葛天民,不貽黃屋憂。至今阮籍等,熟醉為身謀。

威鳳高其翔,長鯨吞九洲。地軸為之翻,百川皆亂流。

當歌欲一放,淚下恐莫收。濁醪有妙理,庶用慰沈浮。


「雨過蘇端(端置酒)」杜甫

雞鳴風雨交,久旱雲亦好。杖藜入春泥,無食起我早。

諸家憶所曆,一飯跡便掃。蘇侯得數過,歡喜每傾倒。

也複可憐人,呼兒具梨棗。濁醪必在眼,盡醉攄懷抱。

紅稠屋角花,碧委牆隅草。親賓縱談謔,喧鬧畏衰老。

況蒙霈澤垂,糧粒或自保。妻孥隔軍壘,撥棄不擬道。


「喜晴(一作喜雨)」杜甫

皇天久不雨,既雨晴亦佳。出郭眺西郊,肅肅春增華。

青熒陵陂麥,窈窕桃李花。春夏各有實,我饑豈無涯。

干戈雖橫放,慘澹鬥龍蛇。甘澤不猶愈,且耕今未賒。

丈夫則帶甲,婦女終在家。力難及黍稷,得種菜與麻。

千載商山芝,往者東門瓜。其人骨已朽,此道誰疵瑕。

英賢遇轗軻,遠引蟠泥沙。顧慚昧所適,回首白日斜。

漢陰有鹿門,滄海有靈查。焉能學眾口,咄咄空咨嗟。


「送率府程錄事還鄉」杜甫

鄙夫行衰謝,抱病昏妄集。常時往還人,記一不識十。

程侯晚相遇,與語才傑立。熏然耳目開,頗覺聰明入。

千載得鮑叔,末契有所及。意鐘老柏青,義動修蛇蟄。

若人可數見,慰我垂白泣。告別無淹晷,百憂複相襲。

內愧突不黔,庶羞以賙給。素絲挈長魚,碧酒隨玉粒。

途窮見交態,世梗悲路澀。東風吹春冰,泱莽後土濕。

念君惜羽翮,既飽更思戢。莫作翻雲鶻,聞呼向禽急。

「述懷一首(此已下自賊中竄歸鳳翔作)」杜甫

去年潼關破,妻子隔絕久。今夏草木長,脫身得西走。

麻鞋見天子,衣袖露兩肘。朝廷湣生還,親故傷老醜。

涕淚授拾遺,流離主恩厚。柴門雖得去,未忍即開口。

寄書問三川,不知家在否。比聞同罹禍,殺戮到雞狗。

山中漏茅屋,誰複依戶牖。摧頹蒼松根,地冷骨未朽。

幾人全性命,盡室豈相偶。嶔岑猛虎場,鬱結回我首。

自寄一封書,今已十月後。反畏消息來,寸心亦何有。

漢運初中興,生平老耽酒。沉思歡會處,恐作窮獨叟。


「送長孫九侍禦赴武威判官」杜甫

驄馬新鑿蹄,銀鞍被來好。繡衣黃白郎,騎向交河道。

問君適萬里,取別何草草。天子憂涼州,嚴程到須早。

去秋群胡反,不得無電掃。此行收遺甿,風俗方再造。

族父領元戎,名聲國中老。奪我同官良,飄搖按城堡。

使我不能餐,令我惡懷抱。若人才思闊,溟漲浸絕島。

尊前失詩流,塞上得國寶。皇天悲送遠,雲雨白浩浩。

東郊尚烽火,朝野色枯槁。西極柱亦傾,如何正穹昊。


「送樊二十三侍禦赴漢中判官」杜甫

威弧不能弦,自爾無寧歲。川穀血橫流,豺狼沸相噬。

天子從北來,長驅振凋敝。頓兵岐梁下,卻跨沙漠裔。

二京陷未收,四極我得制。蕭索漢水清,緬通淮湖稅。

使者紛星散,王綱尚旒綴。南伯從事賢,君行立談際。

生知七曜曆,手畫三軍勢。冰雪淨聰明,雷霆走精銳。

幕府輟諫官,朝廷無此例。至尊方旰食,仗爾布嘉惠。

補闕暮征入,柱史晨征憩。正當艱難時,實藉長久計。

回風吹獨樹,白日照執袂。慟哭蒼煙根,山門萬重閉。

居人莽牢落,遊子方迢遞。裴回悲生離,局促老一世。

陶唐歌遺民,後漢更列帝。恨無匡複姿,聊欲從此逝。


「送從弟亞赴安西判官」杜甫

南風作秋聲,殺氣薄炎熾。盛夏鷹隼擊,時危異人至。

令弟草中來,蒼然請論事。詔書引上殿,奮舌動天意。

兵法五十家,爾腹為篋笥。應對如轉丸,疏通略文字。

經綸皆新語,足以正神器。宗廟尚為灰,君臣俱下淚。

崆峒地無軸,青海天軒輊。西極最瘡痍,連山暗烽燧。

帝曰大布衣,藉卿佐元帥。坐看清流沙,所以子奉使。

歸當再前席,適遠非曆試。須存武威郡,為畫長久利。

孤峰石戴驛,快馬金纏轡。黃羊飫不膻,蘆酒多還醉。

踴躍常人情,慘澹苦士志。安邊敵何有,反正計始遂。

吾聞駕鼓車,不合用騏驥。龍吟回其頭,夾輔待所致。


「送韋十六評事充同谷郡防禦判官」杜甫

昔沒賊中時,潛與子同遊。今歸行在所,王事有去留。

逼側兵馬間,主憂急良籌。子雖軀幹小,老氣橫九州。

挺身艱難際,張目視寇讎。朝廷壯其節,奉詔令參謀。

鑾輿駐鳳翔,同穀為咽喉。西扼弱水道,南鎮枹罕陬。

此邦承平日,剽劫吏所羞。況乃胡未滅,控帶莽悠悠。

府中韋使君,道足示懷柔。令侄才俊茂,二美又何求。

受詞太白腳,走馬仇池頭。古色沙土裂,積陰雪雲稠。

羌父豪豬靴,羌兒青兕裘。吹角向月窟,蒼山旌旆愁。

鳥驚出死樹,龍怒拔老湫。古來無人境,今代橫戈矛。

傷哉文儒士,憤激馳林丘。中原正格鬥,後會何緣由。

百年賦命定,豈料沉與浮。且複戀良友,握手步道周。

論兵遠壑淨,亦可縱冥搜。題詩得秀句,劄翰時相投。


「塞蘆子(蘆子關屬夏州,北去塞門鎮一十八裏)」杜甫

五城何迢迢,迢迢隔河水。邊兵盡東征,城內空荊杞。

思明割懷衛,秀岩西未已。回略大荒來,崤函蓋虛爾。

延州秦北戶,關防猶可倚。焉得一萬人,疾驅塞蘆子。

岐有薛大夫,旁制山賊起。近聞昆戎徒,為退三百里。

蘆關扼兩寇,深意實在此。誰能叫帝閽,胡行速如鬼。


「彭衙行(郃陽縣西北有彭衙城)」杜甫

憶昔避賊初,北走經險艱。夜深彭衙道,月照白水山。

盡室久徒步,逢人多厚顏。參差谷鳥吟,不見遊子還。

癡女饑咬我,啼畏虎狼聞。懷中掩其口,反側聲愈嗔。

小兒強解事,故索苦李餐。一旬半雷雨,泥濘相牽攀。

既無禦雨備,徑滑衣又寒。有時經契闊,竟日數里間。

野果充餱糧,卑枝成屋椽。早行石上水,暮宿天邊煙。

少留周家窪,欲出蘆子關。故人有孫宰,高義薄曾雲。

延客已曛黑,張燈啟重門。暖湯濯我足,翦紙招我魂。

從此出妻孥,相視涕闌幹。眾雛爛熳睡,喚起沾盤餐。

誓將與夫子,永結為弟昆。遂空所坐堂,安居奉我歡。

誰肯艱難際,豁達露心肝。別來歲月周,胡羯仍構患。

何當有翅翎,飛去墮爾前。


「北征」杜甫

皇帝二載秋,閏八月初吉。杜子將北征,蒼茫問家室。

維時遭艱虞,朝野少暇日。顧慚恩私被,詔許歸蓬蓽。

拜辭詣闕下,怵惕久未出。雖乏諫諍姿,恐君有遺失。

君誠中興主,經緯固密勿。東胡反未已,臣甫憤所切。

揮涕戀行在,道途猶恍惚。乾坤含瘡痍,憂虞何時畢。

靡靡逾阡陌,人煙眇蕭瑟。所遇多被傷,呻吟更流血。

回首鳳翔縣,旌旗晚明滅。前登寒山重,屢得飲馬窟。

邠郊入地底,涇水中蕩潏。猛虎立我前,蒼崖吼時裂。

菊垂今秋花,石戴古車轍。青雲動高興,幽事亦可悅。

山果多瑣細,羅生雜橡栗。或紅如丹砂,或黑如點漆。

雨露之所濡,甘苦齊結實。緬思桃源內,益歎身世拙。

坡陀望鄜畤,岩穀互出沒。我行已水濱,我僕猶木末。

鴟鳥鳴黃桑,野鼠拱亂穴。夜深經戰場,寒月照白骨。

潼關百萬師,往者散何卒。遂令半秦民,殘害為異物。

況我墮胡塵,及歸盡華髮。經年至茅屋,妻子衣百結。

慟哭松聲回,悲泉共幽咽。平生所嬌兒,顏色白勝雪。

見耶背面啼,垢膩腳不襪。床前兩小女,補綻才過膝。

海圖坼波濤,舊繡移曲折。天吳及紫鳳,顛倒在裋褐。

老夫情懷惡,嘔泄臥數日。那無囊中帛,救汝寒凜栗。

粉黛亦解苞,衾裯稍羅列。瘦妻面複光,癡女頭自櫛。

學母無不為,曉妝隨手抹。移時施朱鉛,狼藉畫眉闊。

生還對童稚,似欲忘饑渴。問事競挽須,誰能即嗔喝。

翻思在賊愁,甘受雜亂聒。新歸且慰意,生理焉能說。

至尊尚蒙塵,幾日休練卒。仰觀天色改,坐覺祆氣豁。

陰風西北來,慘澹隨回鶻。其王願助順,其俗善馳突。

送兵五千人,驅馬一萬匹。此輩少為貴,四方服勇決。

所用皆鷹騰,破敵過箭疾。聖心頗虛佇,時議氣欲奪。

伊洛指掌收,西京不足拔。官軍請深入,蓄銳何俱發。

此舉開青徐,旋瞻略恒碣。昊天積霜露,正氣有肅殺。

禍轉亡胡歲,勢成擒胡月。胡命其能久,皇綱未宜絕。

憶昨狼狽初,事與古先別。奸臣竟菹醢,同惡隨蕩析。

不聞夏殷衰,中自誅褒妲。周漢獲再興,宣光果明哲。

桓桓陳將軍,仗鉞奮忠烈。微爾人盡非,於今國猶活。

淒涼大同殿,寂寞白獸闥。都人望翠華,佳氣向金闕。

園陵固有神,掃灑數不缺。煌煌太宗業,樹立甚宏達。


「得舍弟消息」杜甫

風吹紫荊樹,色與春庭暮。花落辭故枝,風回返無處。

骨肉恩書重,漂泊難相遇。猶有淚成河,經天複東注。


「徒步歸行」杜甫

明公壯年值時危,經濟實藉英雄姿。國之社稷今若是,

武定禍亂非公誰。鳳翔千官且飽飯,衣馬不復能輕肥。

青袍朝士最困者,白頭拾遺徒步歸。人生交契無老少,

論交何必先同調。妻子山中哭向天,須公櫪上追風驃。


「玉華宮」杜甫

溪回松風長,蒼鼠竄古瓦。不知何王殿,遺構絕壁下。

陰房鬼火青,壞道哀湍瀉。萬籟真笙竽,秋色正蕭灑。

美人為黃土,況乃粉黛假。當時侍金輿,故物獨石馬。

憂來藉草坐,浩歌淚盈把。冉冉征途間,誰是長年者。


「九成宮」杜甫

蒼山入百里,崖斷如杵臼。曾宮憑風回,岌嶪土囊口。

立神扶棟樑,鑿翠開戶牖。其陽產靈芝,其陰宿牛鬥。

紛披長松倒,揭怪石走。哀猿啼一聲,客淚迸林藪。

荒哉隋家帝,制此今頹朽。向使國不亡,焉為巨唐有。

雖無新增修,尚置官居守。巡非瑤水遠,跡是雕牆後。

我行屬時危,仰望嗟歎久。天王守太白,駐馬更搔首。


「羌村」杜甫

崢嶸赤雲西,日腳下平地。柴門鳥雀噪,歸客千里至。

妻孥怪我在,驚定還拭淚。世亂遭飄蕩,生還偶然遂。

鄰人滿牆頭,感歎亦歔欷。夜闌更秉燭,相對如夢寐。

晚歲迫偷生,還家少歡趣。嬌兒不離膝,畏我複卻去。

憶昔好追涼,故繞池邊樹。蕭蕭北風勁,撫事煎百慮。

賴知禾黍收,已覺糟床注。如今足斟酌,且用慰遲暮。

群雞正亂叫,客至雞鬥爭。驅雞上樹木,始聞叩柴荊。

父老四五人,問我久遠行。手中各有攜,傾榼濁複清。

苦辭酒味薄,黍地無人耕。兵革既未息,兒童盡東征。

請為父老歌,艱難愧深情。歌罷仰天歎,四座淚縱橫。


「逼仄行,贈畢曜(一作b々行,一作贈畢四曜)」杜甫

逼仄何逼仄,我居巷南子巷北。可恨鄰里間,

十日不一見顏色。自從官馬送還官,行路難行澀如棘。

我貧無乘非無足,昔者相過今不得。實不是愛微軀,

又非關足無力。徒步翻愁官長怒,此心炯炯君應識。

曉來急雨春風顛,睡美不聞鐘鼓傳。東家蹇驢許借我,

泥滑不敢騎朝天。已令請急會通籍,男兒信命絕可憐。

焉能終日心拳拳,憶君誦詩神凜然。辛夷始花亦已落,

況我與子非壯年。街頭酒價常苦貴,方外酒徒稀醉眠。

速宜相就飲一鬥,恰有三百青銅錢。


「送李校書二十六韻」杜甫

代北有豪鷹,生子毛盡赤。渥窪騏驥兒,尤異是龍脊。

李舟名父子,清峻流輩伯。人間好少年,不必須白晰。

十五富文史,十八足賓客。十九授校書,二十聲輝赫。

眾中每一見,使我潛動魄。自恐二男兒,辛勤養無益。

乾元元年春,萬姓始安宅。舟也衣彩衣,告我欲遠適。

倚門固有望,斂衽就行役。南登吟白華,已見楚山碧。

藹藹咸陽都,冠蓋日雲積。何時太夫人,堂上會親戚。

汝翁草明光,天子正前席。歸期豈爛漫,別意終感激。

顧我蓬屋姿,謬通金閨籍。小來習性懶,晚節慵轉劇。

每愁悔吝作,如覺天地窄。羨君齒發新,行己能夕惕。

臨岐意頗切,對酒不能吃。回身視綠野,慘澹如荒澤。

老雁春忍饑,哀號待枯麥。時哉高飛燕,絢練新羽翮。

長雲濕褒斜,漢水饒巨石。無令軒車遲,衰疾悲夙昔。


「洗兵馬(收京後作)」杜甫

中興諸將收山東,捷書日報清晝同。河廣傳聞一葦過,

胡危命在破竹中。祗殘鄴城不日得,獨任朔方無限功。

京師皆騎汗血馬,回紇喂肉葡萄宮。已喜皇威清海岱,

常思仙仗過崆峒。三年笛裏關山月,萬國兵前草木風。

成王功大心轉小,郭相謀深古來少。司徒清鑒懸明鏡,

尚書氣與秋天杳。二三豪俊為時出,整頓乾坤濟時了。

東走無複憶鱸魚,南飛覺有安巢鳥。青春複隨冠冕入,

紫禁正耐煙花繞。鶴禁通霄鳳輦備,雞鳴問寢龍樓曉。

攀龍附鳳勢莫當,天下盡化為侯王。汝等豈知蒙帝力,

時來不得誇身強。關中既留蕭丞相,幕下複用張子房。

張公一生江海客,身長九尺鬚眉蒼。征起適遇風雲會,

扶顛始知籌策良。青袍白馬更何有,後漢今周喜再昌。

寸地尺天皆入貢,奇祥異瑞爭來送。不知何國致白環,

複道諸山得銀甕。隱士休歌紫芝曲,詞人解撰河清頌。

田家望望惜雨幹,布穀處處催春種。淇上健兒歸莫懶,

城南思婦愁多夢。安得壯士挽天河,淨洗甲兵長不用。


「留花門」杜甫

北門天驕子,飽肉氣勇決。高秋馬肥健,挾矢射漢月。

自古以為患,詩人厭薄伐。修德使其來,羈縻固不絕。

胡為傾國至,出入暗金闕。中原有驅除,隱忍用此物。

公主歌黃鵠,君王指白日。連雲屯左輔,百里見積雪。

長戟鳥休飛,哀笳曙幽咽。田家最恐懼,麥倒桑枝折。

沙苑臨清渭,泉香草豐潔。渡河不用船,千騎常撇烈。

胡塵逾太行,雜種抵京室。花門既須留,原野轉蕭瑟。


「病後遇王倚飲,贈歌」杜甫

麟角鳳觜世莫識,煎膠續弦奇自見。尚看王生抱此懷,

在於甫也何由羨。且遇王生慰疇昔,素知賤子甘貧賤。

酷見凍餒不足恥,多病沈年苦無健。王生怪我顏色惡,

答雲伏枕艱難遍,瘧癘三秋孰可忍,寒熱百日相交戰。

頭白眼暗坐有胝,肉黃皮皺命如線。惟生哀我未平復,

為我力致美肴膳。遣人向市賒香粳,喚婦出房親自饌。

長安冬菹酸且綠,金城土酥靜如練。兼求富豪且割鮮,

密沽鬥酒諧終宴。故人情義晚誰似,令我手腳輕欲漩。

老馬為駒信不虛,當時得意況深眷。但使殘年飽吃飯,

只願無事常相見。


「湖城東遇孟雲卿,複歸劉顥宅宿宴,飲散因為醉歌」杜甫

疾風吹塵暗河縣,行子隔手不相見。湖城城南一開眼,

駐馬偶識雲卿面。向非劉顥為地主,懶回鞭轡成高宴。

劉侯歎我攜客來,置酒張燈促華饌。且將款曲終今夕,

休語艱難尚酣戰。照室紅爐促曙光,縈窗素月垂文練。

天開地裂長安陌,寒盡春生洛陽殿。豈知驅車複同軌,

可惜刻漏隨更箭。人生會合不可常,庭樹雞鳴淚如線。


「閿鄉薑七少府設膾,戲贈長歌」杜甫

姜侯設膾當嚴冬,昨日今日皆天風。河凍未漁不易得,

鑿冰恐侵河伯宮。饔人受魚鮫人手,洗魚磨刀魚眼紅。

無聲細下飛碎雪,有骨已剁觜春蔥。偏勸腹腴愧年少,

軟炊香飯緣老翁。落砧何曾白紙濕,放箸未覺金盤空。

新歡便飽姜侯德,清觴異味情屢極。東歸貪路自覺難,

欲別上馬身無力。可憐為人好心事,於我見子真顏色。

不恨我衰子貴時,悵望且為今相憶。


「戲贈閿鄉秦少公短歌」杜甫

去年行宮當太白,朝回君是同舍客。同心不減骨肉親,

每語見許文章伯。今日時清兩京道,相逢苦覺人情好。

昨夜邀歡樂更無,多才依舊能潦倒。


「李鄠縣丈人胡馬行」杜甫

丈人駿馬名胡騮,前年避胡過金牛。回鞭卻走見天子,

朝飲漢水暮靈州。自矜胡騮奇絕代,乘出千人萬人愛。

一聞說盡急難材,轉益愁向駑駘輩。頭上銳耳批秋竹,

腳下高蹄削寒玉。始知神龍別有種,不比俗馬空多肉。

洛陽大道時再清,累日喜得俱東行。鳳臆龍鬐未易識,

側身注目長風生。


「義鶻」杜甫

陰崖有蒼鷹,養子黑柏顛。白蛇登其巢,吞噬恣朝餐。

雄飛遠求食,雌者鳴辛酸。力強不可制,黃口無半存。

其父從西歸,翻身入長煙。斯須領健鶻,痛憤寄所宣。

鬥上捩孤影,噭哮來九天。修鱗脫遠枝,巨顙坼老拳。

高空得蹭蹬,短草辭蜿蜒。折尾能一掉,飽腸皆已穿。

生雖滅眾雛,死亦垂千年。物情有報復,快意貴目前。

茲實鷙鳥最,急難心炯然。功成失所往,用舍何其賢。

近經潏水湄,此事樵夫傳。飄蕭覺素發,凜欲沖儒冠。

人生許與分,只在顧盼間。聊為義鶻行,用激壯士肝。


「畫鶻行(一作畫雕)」杜甫

高堂見生鶻,颯爽動秋骨。初驚無拘攣,何得立突兀。

乃知畫師妙,功刮造化窟。寫作神駿姿,充君眼中物。

烏鵲滿樛枝,軒然恐其出。側腦看青霄,寧為眾禽沒。

長翮如刀劍,人寰可超越。乾坤空崢嶸,粉墨且蕭瑟。

緬思雲沙際,自有煙霧質。吾今意何傷,顧步獨紆鬱。


「瘦馬行(一作老馬)」杜甫

東郊瘦馬使我傷,骨骼硉兀如堵牆。絆之欲動轉欹側,

此豈有意仍騰驤。細看六印帶官字,眾道三軍遺路旁。

皮幹剝落雜泥滓,毛暗蕭條連雪霜。去歲奔波逐餘寇,

驊騮不慣不得將。士卒多騎內廄馬,惆悵恐是病乘黃。

當時曆塊誤一蹶,委棄非汝能周防。見人慘澹若哀訴,

失主錯莫無晶光。天寒遠放雁為伴,日暮不收烏啄瘡。

誰家且養願終惠,更試明年春草長。


「新安吏」杜甫

客行新安道,喧呼聞點兵。借問新安吏,縣小更無丁。

府帖昨夜下,次選中男行。中男絕短小,何以守王城。

肥男有母送,瘦男獨伶俜。白水暮東流,青山猶哭聲。

莫自使眼枯,收汝淚縱橫。眼枯即見骨,天地終無情。

我軍取相州,日夕望其平。豈意賊難料,歸軍星散營。

就糧近故壘,練卒依舊京。掘壕不到水,牧馬役亦輕。

況乃王師順,撫養甚分明。送行勿泣血,僕射如父兄。


「潼關吏」杜甫

士卒何草草,築城潼關道。大城鐵不如,小城萬丈餘。

借問潼關吏,修關還備胡。要我下馬行,為我指山隅。

連雲列戰格,飛鳥不能逾。胡來但自守,豈複憂西都。

丈人視要處,窄狹容單車。艱難奮長戟,萬古用一夫。

哀哉桃林戰,百萬化為魚。請囑防關將,慎勿學哥舒。


「石壕吏(陝縣有石壕鎮)」杜甫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牆走,老婦出門看。

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聽婦前致詞,三男鄴城戍。

一男附書至,二男新戰死。存者且偷生,死者長已矣。

室中更無人,惟有乳下孫。有孫母未去,出入無完裙。

老嫗力雖衰,請從吏夜歸。急應河陽役,猶得備晨炊。


「新婚別」杜甫

兔絲附蓬麻,引蔓故不長。嫁女與征夫,不如棄路旁。

結髮為妻子,席不暖君床。暮婚晨告別,無乃太匆忙。

君行雖不遠,守邊赴河陽。妾身未分明,何以拜姑嫜。

父母養我時,日夜令我藏。生女有所歸,雞狗亦得將。

君今往死地,沈痛迫中腸。誓欲隨君去,形勢反蒼黃。

勿為新婚念,努力事戎行。婦人在軍中,兵氣恐不揚。

自嗟貧家女,久致羅襦裳。羅襦不復施,對君洗紅妝。

仰視百鳥飛,大小必雙翔。人事多錯迕,與君永相望。


「垂老別」杜甫

四郊未寧靜,垂老不得安。子孫陣亡盡,焉用身獨完。

投杖出門去,同行為辛酸。幸有牙齒存,所悲骨髓幹。

男兒既介胄,長揖別上官。老妻臥路啼,歲暮衣裳單。

孰知是死別,且複傷其寒。此去必不歸,還聞勸加餐。

土門壁甚堅,杏園度亦難。勢異鄴城下,縱死時猶寬。

人生有離合,豈擇衰老端。憶昔少壯日,遲回竟長歎。

萬國盡征戍,烽火被岡巒。積屍草木腥,流血川原丹。

何鄉為樂土,安敢尚盤桓。棄絕蓬室居,塌然摧肺肝。


「無家別」杜甫

寂寞天寶後,園廬但蒿藜。我裏百餘家,世亂各東西。

存者無消息,死者為塵泥。賤子因陣敗,歸來尋舊蹊。

人行見空巷,日瘦氣慘淒。但對狐與狸,豎毛怒我啼。

四鄰何所有,一二老寡妻。宿鳥戀本枝,安辭且窮棲。

方春獨荷鋤,日暮還灌畦。縣吏知我至,召令習鼓鞞.

雖從本州役,內顧無所攜。近行止一身,遠去終轉迷。

家鄉既蕩盡,遠近理亦齊。永痛長病母,五年委溝谿.

生我不得力,終身兩酸嘶。人生無家別,何以為烝黎。


「夏日歎」杜甫

夏日出東北,陵天經中街。朱光徹厚地,郁蒸何由開。

上蒼久無雷,無乃號令乖。雨降不濡物,良田起黃埃。

飛鳥苦熱死,池魚涸其泥。萬人尚流冗,舉目唯蒿萊。

至今大河北,化作虎與豺。浩蕩想幽薊,王師安在哉。

對食不能餐,我心殊未諧。眇然貞觀初,難與數子偕。


「夏夜歎」杜甫

永日不可暮,炎蒸毒我腸。安得萬里風,飄颻吹我裳。

昊天出華月,茂林延疏光。仲夏苦夜短,開軒納微涼。

虛明見纖毫,羽蟲亦飛揚。物情無巨細,自適固其常。

念彼荷戈士,窮年守邊疆。何由一洗濯,執熱互相望。

竟夕擊刁鬥,喧聲連萬方。青紫雖被體,不如早還鄉。

北城悲笳發,鸛鶴號且翔。況複煩促倦,激烈思時康。


「立秋後題」杜甫

日月不相饒,節序昨夜隔。玄蟬無停號,秋燕已如客。

平生獨往願,惆悵年半百。罷官亦由人,何事拘形役。


  
上一章:卷一
下一章:卷三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杜甫
对《卷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