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风云突起 2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8-04-16 点击数:290次 字数:

2

     

 “莫名其妙。既然连照片都拍了,为什么不早点通知我们?”

中方副谈方处长恼羞成怒地发问道。

“方先生,这应该是我们问你们的话才对呀。发生了如此严重的事故,为什么不及时通知我方呢?如此贵重的GIS包装箱如此严重损伤,原因又是什么呢?”

一川主谈越说越气,禁不住仿效起当年赫鲁晓夫不住地敲打起桌面来了。直可惜没敢脱下皮鞋。

“实际上,我们这些在座的人里面,没有一个人能够正确地把握事态,还是让从现场来的陆一心同志向日方先生们作一下说明吧。”

副谈指挥部设备处长发话道。陆一心这才将九台GIS装卸途中,中止作业时间(下班时间到了)留下五台在驳船上。由于半夜起风,驳船上的包装箱相互碰撞,造成损伤的事情经过从头到尾地数说了一遍。“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完全是意外事故,怪得了谁呢。听完陆一心的解释,日方代表一个个地全都愕然了。

“将GIS留在驳船上一个晚上,真叫人难以相信。要是自己刚娶回来的新娘,遇到天气不好,你能把她留在花轿里过一个晚上吗?”

首先开口的是关东电机的小田。

“既然已经开箱了。也用不着急着去仓库。我看还是先去码头,查看一下现场吧。看看事故到底是如何发生的?请马上带我们去吧!”

一川主谈决然言道。小田副谈亦表示强烈要求。

客货两用车载着中日一行谈判代表来到了长江口岸的第二号码头。在凛冽的寒风中,人人全将脖子缩在棉大衣的衣领里。

岸壁两侧,停靠着好几艘驳船,装吊着货物的吊车,正在一上一下忙乎着呢。

陆一心把那天当班的作业班长给叫了来。人家正忙得不可开交,却要被叫来给日本人问话,班长满脸的不高兴。

“十一月十三日,装载着九台GIS的驳船,是哪一条?”

小田副谈问道。被阳光晒得浑身成了铜色的作业班长答道:

“每天都忙得一塌糊涂的,你问我一个多月之前发生的事,叫我怎么记得清呢?”

说着,用下颚指着码头上人来人往,马达轰鸣的工地。

“可是,GIS的箱子开了那么大个洞,总该有些记忆吧?大体上是多少吨位的驳船呢?”

一川一边竖起大衣领子,一边问道。

“我想起来了,跟那边那条三百吨位的驳船差不多大。一次装了九台机子,停靠的位置也在那边。”

用手指着停靠在崖壁中央左侧的一艘驳船。正好驳船吊起了最后一包重物,吊车开始移动,驳船上的工人也开始一个一个地上岸了。

“上去看看,怎么样?”

小田副谈主张上船去查看查看。说着小心翼翼地上了摇摇晃晃的驳船。

“日本人先生,这驳船还要急着赶回上海港去装货。您可得快点儿哟。”

作业班长从后面身轻如燕地跳上了驳船。中方的仰主谈和陆一心也跟着上了驳船,只留下日方主谈一川一人留在岸上。

“当时的情况,请尽量详细正确地说明一下。这样也许可以推定出GIS受到了多大的重力和加速度的冲击。”

小田副谈站在厂家的立场,表情严肃地问作业班长道。

“这么说,我想起来了。由于是强调了‘注意装卸’的货物,装卸起来特别费时间。为了不出差错,装吊一台,就是熟练工也得忙乎半天。到了晚上才吊起了四台,还剩五台。又不是最后一台,还有一半多活儿做不完。就是等到第二天再来做,也不至于要挨训的吧?”

 “那天下班,剩下的五台大概是在什么位置上?”

“这个……准确的说,是从这儿往船尾的方向一字形排开的。”

“那五台机械,有没有用缆绳加固?有?还是没有?”

“缆绳……?我想,应该是绑上了的吧。”

作业班长含糊其辞地答道。

“不是你想,而是到底有没有?想清楚了没有?这可是关系重大的事情。”

“是嘛……刮那么大的风,记得当时我还特意提醒大家把驳船的缆绳系牢。防止货崩的钢缆,当然要加上的罗。”

强词夺理地答道。

“不对!应该是没有用钢缆固定的。不然的话,我们在仓库里看到的五台机械的包装木箱也不会损伤得如此严重!再者,包装木箱上并没有发现任何钢缆加固后留下的痕迹!”

站在岸上,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的一川,一针见血地戳穿了作业班长的谎言。

“操!王八鬼子!”

作业班长背转身子,口出不逊。

关东电机的小田副谈直接用手触摸着铁制的甲板和船舷,在装有五台长8米,宽4米、高5米重达十七、八吨的GIS 的船舱内转悠了一圈之后,说:

“风,是像今天这样从长江方向往北岸吹来的呢?还是从别的方向吹来的?”

开口问道。

“谁也不可能在这种鬼地方猫上一个晚上,就算是值班的人,是不是?!再说,当时风刮得那么大,有必要去理会这些个鸡毛蒜皮的小事吗?”

“怎么能说这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呢?要知道我们厂家最想要了解的是,GIS是从哪个方向承受重力加速度的?程度如何?开箱后,最重要的是首先检查要命的遮断器和断路器的机能是否受到影响?”

小田副谈到底是搞技术出身的,提出问题十分冷静。

作业班长撇了撇嘴:

“这么复杂的技术问题是我们这些个搬运工能回答得了的吗?我只知道过了一晚,第二天当我们去吊装那五台机器时,这才发现原先在船舱正中间整齐排列着的机器,已经移动到了船尾来了。没错,其中一台的捆包是破了。不过,话又得说回来哟,亲爱的日本先生,如此重要的设备,你们竟弄一些破木板来对付对付。风吹一个晚上就散了架,这个责任又该谁来负呢?为会么不用钢柱和铁板来包装呢?!”

作业班长好像自己完全没有责任似的,大言不惭的指责起包装的缺陷来了。

“GIS的底座,已经用H型钢固定,然后在四面用木板保护起来的。之所以使用木村,是因为物体受到冲击时,木村可以起到缓冲的作用!它比用钢铁加上本体上的重力(G)要小得多。这就是为什么只能用木材的缘故!”

小田解说道。作业班长哑然了。

“这么说,咱们谁也没责任。要怪就怪老天爷好了,干嘛要刮这么大的风?”

突然,作业班长用手指着铅色的天空,自愈自嘲地言道。

一切的责任和过失都推到老天爷的身上,日本人同事个个全都哑然失色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风云突起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