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史志地理
《水經注疏》卷十六(2) 甘水 漆水 滻水 沮水
本章来自《水经注疏》 作者:杨守敬
发表时间:2018-04-14 点击数:21次 字数:

 甘水


甘水出宏農宜陽縣守敬按:縣詳《洛水注》。鹿蹄山。守敬按:《中次四經》,鹿蹄之山,甘水出焉,北流注于洛。為此《經》所本。

山在河南陸渾縣故城守敬按:縣詳《洛水注》。西北,守敬按:山互見《洛水注》。《隋志》,興泰縣有鹿蹄山,在今宜陽縣東南五十里。俗謂之縱山。水之所導,發于山曲之中,守敬按:水出今宜陽縣東南。故世人目其所為甘掌焉。朱掌訛作棠,趙據黃本改云:如華掌鸞掌之類。《元和志》壽安縣下,後魏分新安,置甘掌縣,是也。戴作掌。守敬按:《大典》本、明抄本並作掌。

東北至河南縣南,北入洛。[三六]

甘水發源東北流,北屈,逕一故城東,在非山上,非山詳下。世謂之石城也。京相璠曰:或云,甘水西山上,夷汙而平。朱夷汙作夢汁,《箋》曰:孫云,夢汁疑作廣闊。全云:先-1444-

司空本是夷汙二字。趙、戴並依改。守敬按:朱作夢汁,不可解。孫汝澄疑作廣闊,在人意中。全司空作夷汙,語新而奇,並無典據。戴亦依改,此亦戴襲全、趙之證。有故甘城,在河南城西二十五里,守敬按:《括地志》,故甘城在河南縣西南二十五里,蓋本京說,而西下增南字,非也。[三七]指謂是城也。余按甘水東一十許里,洛城南有故甘城焉。北對河南故城,守敬按:在今洛陽縣西南。世謂之鑒洛城,朱鑒作鑿,《箋》曰:謝云,鑿一作鑒,下同。戴、趙改鑒。守敬按:《大典》本、殘宋本並作鑒。鑒、甘聲相近,守敬按:《洛水注》作甘洛城,此言世謂之鑒洛城,正以鑒甘聲近通稱也。即故甘城也。守敬按:酈意謂京誤以石城為甘城,而實指鑒洛城以當之。石城在甘水西,鑒洛城在甘水東,《注》文自明。而《春秋地名考略》稱,酈《注》河南城西二十五里,有故甘城,俗曰鑒洛城,在甘水東十里。混京說、酈說為一,失之。為王子帶之故邑矣,是以昭叔有甘公之稱焉。全云:按王子帶稱太叔,死後稱甘昭公,不稱昭叔。會貞按:《左傳·僖二十四年》,甘昭公有寵于惠后。杜《注》,甘昭公,王子帶也,食邑于甘。《晉語》,文公元年,襄王避昭叔之難。酈稱昭叔所本,全氏失檢。

甘水又與非山水會,水出非山東谷,孫星衍曰:非山即鹿蹄山。會貞按:《通鑑》,唐高宗龍朔元年十月,畋于非山,即此。《隋書·食貨志》作飛山,山在鹿蹄山西北,非一山也。而《括地志》引《洛陽記》,河南縣西南二十五里,甘水出焉,山上有甘城。所云甘城,即京氏所指之城在非山上者,則所云甘水,即此注之非山水也。《方輿紀要》,鹿蹄山或謂之非山,蓋本此。不知甘水出鹿蹄山,酈氏明云甘水與-1445-

非山水會,則鹿蹄山非非山可知。今本《洛水注》,鹿蹄山,世謂之非也,據此篇非也上當脫縱山二字。全、趙、戴俱改也作山,孫星衍遂謂非山即鹿蹄山矣。是《括地志》為《洛陽記》所誤,顧祖禹為《括地志》所誤,孫星衍又為全、趙、戴妄改《洛水》篇所誤,皆由不細讀酈《注》,參校洛、甘水二篇,展轉武斷所致。東流入于甘水。

甘水又于河南城西,句。北入洛,《經》言縣南,非也。故京相璠曰:戴刪故字。今河南河南縣戴刪上河南二字。守敬按:謂河南郡河南縣也,二字非衍文。西有甘水,朱脫西字。趙增西南二字,云:《郡國志》,河南縣有甘城。劉《注》,杜預曰,縣西南有甘泉,即此水也。戴增同。守敬按:《大典》本、殘宋本、黃本並作西,與上合。京不必與杜同也。戴不從《大典》作西而作西南,蓋為趙說所誤,今訂。北入洛,斯得之矣。



 漆水


漆水出扶風杜陽縣俞山,東北入于渭。守敬按:漆水在三代時最著,讀《詩》、《書》皆稱之。自秦、漢已多變遷。故《漢志》但言在漆縣西。《說文》云,出杜陽岐山者,當得之古《尚書》家舊說。鄭箋《毛詩》,已不能詳,蓋堙滅殆盡矣。作《水經》者,其時已無漆水,但雜采《山海經》、《說文》成之。其云出扶風杜陽者,本《說文》也。其云俞山者,即《山海經》羭次之山也。其云東北入於渭者,東據《說文》,北據《山海經》-1446-

也。然二說水地皆異,不可合為一。且杜陽在渭北,安得漆水東北入渭?至酈道元時更無從實驗,故篇末以漆渠當之,仍不敢自信。惜其所引舊說,亦未能分明,又多錯簡,今為疏之如左。

《山海經》曰:羭次之山,漆水出焉,北流注於渭。守敬按:此《西山經》文。其上文曰浮山,即《水經·渭水注》之浮肺山,與麗山連麓而異名者。今在臨潼縣南。又西七十里曰羭次之山,漆水出焉,北流注於渭。郭《注》,今漆水出岐山,郭蓋不敢以岐山當羭次,知華山符禺之西,不得即至岐山也,故引岐山之漆水以著其異。案臨潼之西七十里,正當杜陵鄠縣之間,即此《注》後文引《關中記》所云,漆沮在鄠縣者,又即後文引《開山圖》岐川在杜陵北者,故云,北注於渭。蓋自北而南矣。守敬按:酈氏未得《山海經》之旨,不能類次於《關中記》之前。又以漆水在渭北,不得北注於渭,故以自北而南釋之。其曲附之迹,幾可一噱。下文引《開山圖》、《關中記》,是明明釋《山海經》北流入渭之證,何以有自北而南之記,此必淺人只知漆水南入渭,無北入渭之理,又見《大遼水》篇有自北而南之文,遂竄入之此下。各本有《尚書·禹貢》至入于河二十六字,又有孔安國曰至是符《禹貢》《本紀》之說六十二字,是涇東之漆沮,錯簡於此,今移於《沮水》篇。《開山圖》曰:麗山西北有溫池,朱《箋》云:古本作地,吳本改作池。戴云:《大典》本作池。《三秦記》及《漢武故事》並云,驪山湯泉,又稱溫泉,不言溫池。守敬按:謂泉為池,亦無不可。溫池西南八十里,岐川在杜陵北。戴、趙改岐川作岐山,又朱作在杜陵埤,《箋》曰:宋本作北。趙誤移許慎《說文》句下,《箋》語孫云,杜陵當作杜陽八字,於宋本上合-1447-

為一條,改作在杜陽北。守敬按:此即《關中記》漆在鄠之說也。溫池西八十里,直杜陵北原不誤,岐川即謂漆水也。岐、漆音近,故《渭水注》大道川東南流入漆,即故岐水也,是其證。戴、趙改岐川為岐山,又改杜陵為杜陽,蓋不知此別一岐川,在杜陵,不在杜陽。溫池去岐山杜陽何止三百里,乃八十里乎?長安西有渠,謂之漆渠。守敬按:《開山圖》以下三十三字,各本錯入潘岳《關中記》云云下,今移此。潘岳《關中記》曰:關中有涇、渭、灞、滻、酆、鄗、漆、沮之水。守敬按:《文選·上林賦》李善《注》引潘岳《關中記》,涇、渭、灞、滻、酆、鄗、漆、潏,凡八川。《初學記》引同。是酈氏所見《關中記》與李善、徐堅所見本異。《初學記》又引《關中記》云,涇與渭、洛為關中三川。又引《關中記》云,洛水一名漆沮水,出馮翊。是《關中記》涇東渭南皆有漆沮。酆、鄗、漆、沮四水,在長安西南鄠縣,皆(注酆鄗水)北注渭。戴氏增作漆沮皆南注,酆、鄗水皆北注,刪渭字。守敬按:既云四水皆在鄠縣,則皆當北流入渭,何得改漆沮為南注?刪渭字則漆沮注於何水?余謂注酆鄗水四字是衍文,自潘岳《關中記》以下各本錯入《開山圖》云云上,今移此。以上皆釋《山海經》北流注渭之文,以下方釋涇西之水。周太王去邠度漆,踰梁山,止岐下。故《詩》曰:民之初生,自土沮漆。朱訛作漆沮,戴作沮漆,趙依《經》文乙。會貞按:黃本作沮漆。又曰:率西水滸,至於岐下。守敬按:此涇西之漆沮也。《括地志》,梁山在好畤縣西北十八里。在今乾州北十里。岐山在今岐山縣東北五十里,在杜水之南,故《詩》言自土沮漆,由北而南也。以地望準之,自應先踰梁山,後度-1448-

沮漆。而《史記》乃先渡沮漆,後踰梁山,則漆水當在杜水之北,東南流逕梁山之東而後可,顯與《詩》文不合。按《孟子》只言踰梁山至於岐山之下,《吳越春秋》亦言踰梁山而處岐,不及度漆沮事。疑史公即據《詩》自土沮漆之文而增入之,未遑計其道理,遂爾先後倒置也。自周太王以下各本錯入許慎《說文》之上,今移此。班固《地理志》云,漆水在漆縣西。守敬按:《郡國志》,漆縣有漆水。《注》引《地道記》,水在縣西,皆本《漢志》。闞駰《十三州志》又云:漆水出漆縣西北岐山,東入渭。守敬按:《書·正義》引同,然有駮文。岐山安得在漆縣之西北?故王伯厚《詩地理考》於岐山上,增至字,趙、戴並從之。不知漆縣為今之邠州,其西北則在涇水北矣。且《漢志》凡言至者,必其入相近之地。岐山在漆縣西南,何得便云東入渭乎?此當云,漆水出漆縣岐山西北,東入渭,依《漢志》例立文,方合,晉已無杜陽縣,併入漆縣,故闞駰可云漆縣岐山。許慎《說文》稱:漆水出右扶風杜陽縣朱訛作杜陵,《箋》曰:孫云,當作杜陽。趙、戴改。岐山,東入渭,從水,桼聲。一曰,漆城池也。守敬按:今本《說文》作杜陵,誤,當以此訂之。大徐本作一曰入洛,誤,此同小徐本。自許慎以下,各本錯入潘岳《關中記》之上,今移此,與下水出杜陽縣相接。今有水出杜陽縣岐山北漆溪,謂之漆渠,西南流注岐水。守敬按:此酈氏語。胡東樵誤認為闞駰說。下流入雍水以入渭,互詳《渭水注》。但川土奇異,守敬按:作變遷解。今說互出,考之經史,各有所據,識淺-1449-

見浮,無以辨之矣。守敬按:今本《漆水》篇昧《詩》、《書》之辨,既有錯簡,又無倫次。《山海經》、《關中記》、《開山圖》皆不可以說杜陽之水,今為訂正,差有條理。所擬漆渠之水出於杜陽岐山,不差遠意。而其流太短,且與《漢志》漆西之義,不甚符合。至《元和志》、《寰宇記》以邠州西白土川東北入涇者當之,且駮斥南流之漆溪非漢水,此蓋欲附合《漢志》在漆西之文,又為《水經》東北流所惑。不知《說文》明云入渭,《山海經》亦云入渭,安得以入涇之水冒之?《隋志》於普潤下,言有漆水。普潤在今麟遊之西百餘里,與《漢志》在漆西適合,又不背出杜陽岐山之文,此當必有所受。惜今無他籍為詳證之耳。或曰,普潤本漢杜陽縣地,故云有漆水,非必別有本也。

守敬按:漆沮本雙聲字,言漆可該沮,言沮可該漆。而《漢志》、《說文》並有漆沮者,以《尚書》過漆沮在涇東,《漢志》、《說文》之沮水,是涇東之水,故有沮水而漆水無聞,《詩》之漆沮在涇西,《漢志》、《說文》之漆水是涇西之水,故有漆水而沮水無聞;是各舉一字之證也。孔穎達、司馬貞、程大昌、王應麟不知此,故紛紛致疑。



 滻水

滻水出京兆藍田谷,北入于灞。守敬按:滻水入灞,則灞大于滻,而《水經》不立《灞水》篇,灞水但附見于渭水,是亦一閒。

《地理志》曰:滻水守敬按:今本《漢志》作沂水,誤,詳下。出南陵縣之藍田谷,守敬按:兩-1450-

漢縣屬京兆尹,後漢廢,在今咸寧縣東南。水出藍田縣西南秦嶺,今名對家河者是也,而無滻水之目。今別有滻水,在酈氏所指滻水之西。酈氏於《渭水》篇載之云,俗謂之滻水,非也。二水俱北流入霸,西邊之水較東邊之水為長,故當時已有滻水之稱。酈氏以為俗而駁之,乃以東邊之水為滻水主名,必別有所據,而今不可考矣。西北流與一水合,水出西南莽谷,守敬按:此水亦出今藍田縣西南秦嶺。東北流,注滻水。孫星衍云:滻水出藍谷,則今所稱藍水是也。莽谷水即輞川矣。會貞按:非也。今之藍水即霸水,輞川即輞谷水,並見《渭水注》,安得又以之當此二水?

滻水又北歷藍田川,會貞按:《渭水注》敍霸水,亦有歷藍田川之文。蓋霸水在藍田縣東,滻水在藍田縣西,兩水逕藍田,皆有藍田川之名,故並稱歷藍田川也。北流注于灞水。《地理志》曰:滻水北至灞陵,戴改灞作霸,下同。霸陵縣詳《渭水注》。入灞水。全氏《鮚埼亭集》曰:《漢志》京兆尹南陵下,沂水出藍田谷,北至霸陵,入霸水。霸水亦出藍田谷,入渭。師古曰,沂,先歷翻,則沂字而涅聲。歷考諸書,未聞霸上有沂水也,因質之為地理之學者,亦莫能證其目。或曰,沂者,?之通也,?水亦出藍田,西逕嶢關而復會於霸。今世多以省文作泥,其音之轉為涅。是說也,迂迴曲折以求之,予未之敢信。且《漢志》泥水出北地郡郁郅縣北蠻中,則其來遠矣。而於六書又絕無據。乃近以解《水經》之故,取其《滻水》篇讀之,則再引《地理志》之文,直曰滻水,而非沂水。乃知六朝舊本固滻水也。夫玄霸素滻,古以二水齊稱,而漢家列之命祀,所謂長水者也。是在《地志》例必並書,而?水之以青?軍得-1451-

名於史,其出稍晚矣。况善長生於師古之前,專門治《水經》之學,其引《漢志》最審,寧復有可疑哉?守敬按:《說文》,滻水出京兆藍田谷入霸。而無此沂水。又《三輔黃圖》、《上林賦》張揖《注》,產水出藍田谷,北至霸陵入霸。段氏《說文·注》亦以《漢志》沂為滻之誤。故錢坫、洪頤?、汪遠孫、陳澧並同此說。而徐松據段氏手蹟札記云,按《水經·渭水》篇,泥水、滻水皆出藍田谷入霸,《漢志》作沂,沂蓋泥之聲誤也。沂又誤析,故師古音先歷反。此當云,泥水、滻水皆出藍田谷,北至霸陵入霸。今本脫滻水,酈所據脫沂水,故叙泥水不引《志》文,而《滻水》篇引《志》文也。然據宋敏求《長安志》,則酈《注》述泥水所脫多矣,安知不在所脫中也?今正沂作泥,又補滻水,庶合。泥水小於滻水,故《漢志》、《說文》有滻水,無泥水。且霸水西北流,泥水入霸在藍田之東,與霸陵不相涉。滻水於霸陵入霸,在藍田之西北,何得併為一談。謂泥水、滻水皆北至霸陵入霸乎?段氏此說殊謬。趙氏迴護師古說,又謂沂字亦作?,見《渭水注》。今《渭水注》具在,何曾有沂亦作泥之文?歧之又歧矣。



 沮水


沮水出北地直路縣,東過馮翊祋祤縣北,東入于洛。趙沮改,下同,云:按古本《水經》水,今俗誤作沮。《史記·索隱》曰,沮水,《地理志》無文。而《水經》以水出北地直路縣,東過馮翊祋祤縣入洛。《說文》,水出北地直路西,東入洛,從水,●聲,側加切。沮水出漢中房陵東入江。?水,且聲,子余切。今北地之,與漢中之沮,更無分別。觀小司馬所引,猶見唐時《水經》之善,與許-1452-

氏《字說》合也。守敬按:《禹貢》作沮,《漢志》亦作沮,惟《說文》作,蓋沮字承用已久,故此《經》、《注》仍之。亦如濟水,《說文》作泲,而《水經注》仍作濟。《索隱》蓋據《說文》,改沮作,非唐時《水經》作也。會貞按:《經》云,沮水東過祋祤縣北,東入洛。《注》則云,逕祋祤縣故城西,下循鄭渠東北入洛,是逕祋祤縣南,而《注》不駁《經》之誤,知《經》必作縣南,傳鈔訛南,非北也。

《尚書·禹貢》、太史公《禹本紀》云:導渭水東北至涇,又東過漆沮入於河。守敬按:此二十六字各本錯入《漆水》篇蓋自北而南矣下,今移此。朱過訛作逕,戴改過。河訛作洛,黃省曾、吳琯本,原作河。此涇東之漆沮也。酈氏合鈔《尚書》、《史記·夏本紀》文,而稱為《禹本紀》,即《夏本紀》也。《地理志》曰:沮出直路縣西,東入洛。朱直路訛作畿縣,戴改。守敬按:今本《漢志》作沮水出東,西入洛。王念孫曰,洛在沮東,不得言西入洛。《說文》,水出北地直路西,東入洛。《水經》亦言東入于洛,則《漢志》本作出西東入洛,明矣。是正當據《說文》、《水經》以訂《漢志》之誤。按《禹貢》,漆沮本入渭,不入洛,自鄭國引沮水循鄭渠之道,遂不入渭而入洛。胡渭云,《漢志》沮入洛,據鄭渠既開後言之,其說是也。孔安國曰:漆、沮,一水名,[三八]亦曰洛水也,出馮翊北,守敬按:此十八字,各本錯入《漆水》篇周太王去邠上,今移此。朱一作二。戴改。《史記·夏本紀·索隱》曰,《說文》以漆沮各是一水,孔安國獨以為一。是司馬貞所見《書·傳》本作一,後人據《毛傳》改之也。《渭水注》,洛水入焉,闞駰以為漆沮之水也。漆沮本非洛水,自沮水循鄭渠之道,下-1453-

流入洛,故以洛水當漆沮。是符《禹貢》、《本紀》之說。守敬按:此八字各本錯入《漆水》篇引詩至于岐下之下。按《毛詩》是言涇西之漆沮,與《禹貢》、《本紀》何涉?今移此。古有涇東之漆沮,見《禹貢》,有涇西之漆沮,見《毛詩》,原不相混。後世不惟涇東之漆沮,自鄭國引沮循鄭渠之道,與洛水混,涇西之漆水故跡已湮。酈氏雖引《漢志》、《說文》等書,不能實指其地。雜採異說,惝恍游移。又加以錯簡,遂使孔穎達、司馬貞、程大昌、王應麟皆不能明了。趙氏引《書·疏》、《索隱》、《雍錄》、《詩地理考》,不能剖別,徒亂人意,今置不錄。今水自直路縣會貞按:直路在今中部縣西北二百里,已廢於後漢。《經》猶稱沮水出直路縣,蓋據舊籍為說,舍此無可指名也。酈氏亦稱直路縣,足知《注》中於前代之縣,但稱其縣,不稱故城者,不必其縣盡存也。今沮水出中部縣西南山。東南逕燋石山,戴改燋作譙。守敬按:《說文》,燋,所以然持火也。此燋字不誤。戴改反誤。《一統志》,石堂山在中部縣西北七十里。《水經注》燋石山,疑即石堂別名。石堂山見趙補《洛水》篇,去燋石山頗遠,非一山也。東南流,歷檀臺川,俗謂之檀臺水。屈而夾山西流,又西南逕宜君川,世又謂之宜君水。會貞按:《地形志》,宜君縣有宜君水。縣在今宜君縣西南。蓋沮水逕宜君縣境,又謂之宜君水也。

又得黃嶔水口,水西北出雲陽縣石門山黃嶔谷,守敬按:兩漢故縣屬左馮翊,在今淳化縣西北,魏廢縣,置撫夷護軍,晉罷,後魏復置縣,屬北地郡,在今涇陽縣北。《通鑑》,周顯王五年,秦獻公敗三晉之師于石門,即此。《元和志》,石門山在三水縣東五十里,峯巖相對,望之似門。據《渭水注》,-1454-

五丈渠水出石門山,東南流逕黃嶔山西,則黃嶔山在石門山東南。水出其谷,即以黃嶔為名也。東南流,注宜君水。

又東南流,逕祋祤縣故城西,縣以漢景帝二年置。朱《箋》曰:宋本以字下有溪名二字。趙云:按于文不當有此二字。守敬按:殘宋本此行缺十一字,以上下文推之,蓋無溪名二字。《史記·孝景本紀》,二年置祋祤縣。《漢志》同。縣屬左馮翊,後漢因之。《寰宇記》,漢末廢,[三九]在今耀州東北一里。其水南合銅官水。水出縣東北,朱無縣字,又此句下衍而字,趙據孫潛校增刪,戴同。西南逕銅官川,謂之銅官水。守敬按:《通鑑》,晉太元九年,秦王堅擊後秦軍於趙氏塢,後秦軍中無井,秦人塞安公谷,堰同官水以困之。又云,後秦王萇使寧北將軍姚穆守同官川。《長安志》,同官川水在同官縣北五十里,自宜君縣界來。今同官川出銅官縣東北。又西南流,逕祲祤縣東,西南流,逕其城南原下,而西南注宜君水。

宜君水又南,出土門山西,會貞按:《地形志》,土門縣有土門山。《元和志》,土門山在華原縣東南四里。在今耀州東南,接富平縣界。又謂之沮水。又東南,歷土門南原下,東逕懷德城南,城在北原上。趙云:按《寰宇記》,懷德故城在今富平縣西南十一里,非漢懷德縣也。蓋後漢末及三國時,因漢舊名,于此立縣,今有廢城存。《括地志》,懷德故城在同州朝邑縣西南四十三-1455-

里。據此則是漢縣,與此城有別。守敬按:《漢志》左馮翊懷德下,《禹貢》北條荊山在南,下有疆梁原。洛水東南入渭。自是朝邑之懷德,閻百詩言之審矣。自《隋志》誤系荊山於富平縣,《元和志》、《長安志》遂沿其誤。《水經注》敍疆梁於洛水,又於渭水言懷德在渭水之北,沙苑之南,其於漢懷德,確指不誤,不特《括地志》、《寰宇記》可證也。又東逕漢太上皇陵北,陵在南原上。守敬按:漢高帝葬皇考,起墳陵,見下。《元和志》,漢太上皇陵在櫟陽縣東北二十五里。《明一統志》,在臨潼縣東北七十五里。

沮水東注鄭渠。昔韓欲令秦無東伐,使水工鄭國間秦,鑿涇引水,謂之鄭渠。渠首上承涇水于中山西中山詳下。瓠口,趙西下依《河渠書》增邸字。全、戴增同。會貞按:《漢書·溝洫志》亦言,鑿涇水,自中山西邸瓠口為渠。然師古云,邸,至也。《史詮》云,邸當作抵。則不得以邸連瓠口為名,全、趙、戴增邸字,非。《通鑑》晉永和八年,《注》[四〇]引此文亦無邸字。鄭渠故道自今涇陽縣西北分涇水。所謂瓠中也。《爾雅》《釋地》以為周焦穫矣。朱穫作護,《箋》曰:宋本作穫。守敬按:《文選·班叔皮<北征賦>·注》,引《爾雅》作穫,今本《爾雅》作護。郭《注》,焦穫,今扶風池陽縣瓠中是也。《括地志》,焦穫在涇陽縣城北十數里。在今縣西北六十里谷口下。為渠並北山,朱無為字,全同,趙據《史記·河渠書》、《漢書·溝洫志》增。東注洛,三百餘里,欲以溉田,中作而覺。秦欲殺鄭國,鄭國曰:朱脫而字、秦字,不?鄭國二字。《箋》曰:《史記》作中以溉田,中作而覺,欲殺鄭國,鄭國曰。全、趙、戴依增。始臣為閒,然渠成,亦秦之利。戴刪成字。卒使就-1456-

渠,渠成而用,注填閼之水,溉澤鹵之地四萬餘頃,朱脫之地二字。趙據《史記·河渠書》增,全、戴增同。?一鍾。朱《箋》曰:皆上史有收字。趙依增。關中沃野,無復凶年,秦以富彊,卒并諸侯,命曰鄭渠。守敬按:自昔韓欲令秦無東伐至此,本《史記·河渠書》,惟所謂瓠中也二句,參以《爾雅》及郭《注》文。渠瀆東逕宜秋城北,守敬按:稱渠瀆者,以無水之故也。《通鑑》晉永和八年,杜洪、張琚據宜秋,即此,在今涇陽縣西北。又東逕中山南。《河渠書》曰:鑿涇水自中山西。朱西訛作而。趙云:《史記》,鑿涇水自中山,西邸瓠口為渠,道元蓋割裂引之。全依《史記》增邸瓠口為渠五字。守敬按:《史記·封禪書·集解》,徐廣曰,《河渠書》曰,鑿涇水自中山西,與此正同。况上文暗用《河渠書》,已見瓠口字,故此明引無妨節去。《封禪書》:漢武帝獲寶鼎于汾陰,將薦之甘泉。鼎至中山,氤氳,有黃雲蓋焉。守敬按:原書氤氳作燕。徐廣《史記音義》曰:關中有中山,非冀州者也。會貞按:《封禪書·集解》,徐廣曰,關中亦復有中山也,非魯中山。魯為冀之誤,當以此正之。指證此山,俗謂之仲山,非也。趙云:顧祖禹曰,《圖經》,中山北接嵯峨,西距冶谷,南並九,涇河自中而出,故名中山。一云,以山在冶谷水西,涇水東也。俗訛仲山,云漢高祖兄仲居此。道元以為非,得之矣。守敬按:《漢書·溝洫志》顏《注》,中讀曰仲。《括地志》,中山一名仲山,在雲陽縣西十五里。《金史·地理志》,淳化縣有仲山,皆沿俗說。-1457-

今亦名仲山,在涇陽縣西北,接淳化縣界。鄭渠又東,逕捨車宮南,會貞按:宮無考。絕冶谷水。朱絕訛作紀,冶訛作治。《箋》曰,紀當作絕。趙改治作冶。冶谷水詳《渭水注》。鄭渠故瀆又東,逕?嶭山南,會貞按:司馬相如《上林賦》,九嵕?嶭。《漢志》,池陽?嶭山在北。師古曰,?嶭即今俗呼嵯峨山是也。《元和志》,嵯峨山在雲陽縣東北十里,東西二十五里,南北二十里,山上有雲必雨,常以為候。在今涇陽縣北。東接三原縣,西接淳化縣界。池陽縣故城北,守敬按:兩漢縣屬左馮翊,魏屬馮翊,晉為扶風郡治,後魏屬咸陽郡,在今涇陽縣西北二里。又東絕清水,清水詳《渭水注》。又東逕北原下,濁水注焉。趙云:按孔氏《尚書·正義》引《注》作濯水。自濁水以上,今無水。朱無今字、水字。全、趙並云:此處有脫文。戴增。會貞按:謂鄭渠自承涇水至會濁水已湮也。濁水上承雲陽縣縣詳上文。東大黑泉,東南流,謂之濁谷水。孫星衍云:《長安志》,華原濁谷河水,自縣西北孝義鄉大海村來,經縣四十五里,南流入三原縣界。守敬按:《通鑑》,齊永明十一年,魏北地賊支酉進至咸陽北濁谷,即此。今濁谷河出耀州西北甲池堡南馬鞍口。又東南,出原注鄭渠,又東,歷原,逕曲梁城北,守敬按:曲梁城即黃白城,蓋以城有曲梁宮,故又稱曲梁城也。黃白城本曲梁宮,見《渭水注》。又東逕太上陵南原下,北屈,逕原東,與沮水合,分為二水。一水東南出,即濁水也,至白渠白渠詳《渭水注》。與澤泉合,澤泉詳下。會貞按:濁水與澤泉合,在-1458-

沮水與澤泉合之南。俗謂之漆水,又謂之為漆沮水。孫星衍云:《地形志》,萬年有漆沮水。守敬按:下云故濁水得漆沮之名,應此文,則二句指濁水言也。絕白渠,東逕萬年縣故城北,為櫟陽[四一]渠,城即櫟陽宮也。守敬按:《括地志》,秦櫟陽故宮在雍州櫟陽縣北三十五里,秦獻公所造。《三輔黃圖》云,高祖都長安,未有宮室,居櫟陽宮也。漢高帝葬皇考于是縣,起墳陵,署邑號,改曰萬年也。守敬按:《史記·高祖紀》,十年,太上皇崩櫟陽宮。《漢書》,太上皇崩,葬萬年。師古曰,《三輔黃圖》云,高祖初居櫟陽,故太上皇因在櫟陽。十年,太上皇崩,葬其北原,起萬年邑,置長、丞也。《地理志》曰:馮翊萬年縣,高祖置。王莽曰異赤也。故徐廣《史記音義》《秦本紀·集解》曰:櫟陽,今萬年矣。守敬按:秦置櫟陽縣,漢高帝分置萬年縣,治櫟陽城中,並屬左馮翊。後漢省櫟陽入萬年,仍屬左馮翊。魏、晉屬京兆,後魏復屬馮翊。在今臨潼縣東北七十五里。闞駰曰:縣西有涇渭,北有小河,守敬按:《史記·夏本紀·正義》引《十三州志》,西作南。謂此水也。朱謂訛作渭,《箋》曰:渭此一作此渭。趙云:按非也,渭當作謂,改作謂。全、戴改同。其水又南屈,更名石川水。守敬按:《括地志》,沮水一名石川水。又西南,逕郭?城西,守敬按:郭?無考。《史記·趙世家》,武靈王曰,我先王取郭狼,蓋別一地。《漢志》,西河郡有皋狼縣。《通鑑地理通釋》疑是一地。豈秦徙郭狼之人於此,而城因以名歟??即狼之俗體。會貞按:此白渠枝-1459-

渠,即《渭水注》所謂白渠枝渠東南,逕高陵縣故城北,又東逕櫟陽城北者也。與白渠枝渠合,又南,入于渭水也。[四二]

其一水東出,即沮水也。守敬按:自此以下是酈氏據舊籍沮水循鄭渠之道。其實沮水已不與鄭渠通流,亦如酈氏敍南濟、北濟,俱是道古,非當時之水也。觀《渭水》篇白渠今無水,此篇上叙鄭渠自濁水以上今無水,則此為道古明矣。東與澤泉合,會貞按:沮水與澤泉合,在濁水與澤泉合之北。水出沮東澤中,會貞按:《長安志》,澤多泉在富平縣西一十三里永潤鄉溫泉[,東入薄臺川三十里,東南入漆沮河,溉民田。畢氏沅謂即《水經注》之澤泉出沮東澤中者。與沮水隔原,相去十五里,俗謂是水為漆水也。朱作渠,趙改柒,全、戴改漆。東流,逕薄昭墓南,冢在北原上。會貞按:《寰宇記》,薄昭墓在富平縣西十三里,薄太后之弟,封軹侯。宋縣即今縣。又逕懷德城北,城詳前。東南注鄭渠,合沮水。又自沮直絕,注濁水,至白渠合焉,會貞按:澤泉絕沮,即上所謂沮水東與澤泉合,其至白渠合濁水,即上所謂濁水至白渠與澤泉合也。故濁水得漆沮之名也。朱作柒沮,《箋》曰:當作漆沮。守敬按:《注》上言俗謂澤泉為漆水,至濁水合澤泉,俗謂之漆水,又謂之漆沮水,此復申言之曰,故濁水得漆沮之名。本屬之澤泉,濁水無此名,因濁水下流會澤泉,乃有漆水之名,又有漆沮之名。《注》意自明,胡渭乃謂道元以濁水為漆水,不知道元敍濁水上-1460-

流不名漆水也。

沮循鄭渠,東逕當道城南。會貞按:城當在今富平縣東北。城在頻陽縣故城南,頻陽宮也,秦厲公置。朱《箋》曰:古本脫秦厲二字,吳本增入。會貞按:《漢志》,頻陽,秦厲公置。《史記·秦本紀》,厲公二十一年,初縣頻陽,又《漢志》所本。兩漢縣屬左馮翊,魏、晉屬馮翊,後魏廢。在今富平縣東北五十里。城北有頻山,會貞按:《隋志》,華原有頻山。《通典》,美原有平陽山,平、頻音同。《元和志》,美原西北十一里有頻山。《金志》,美原有頻陽山。在今富平縣東北七十里。山有漢武帝殿,以石架之。縣在山南,故曰頻陽也。朱《箋》曰:古本作潁陽,誤。孫星衍云:頻陽者,濱陽也,古字如此。守敬按:酈氏明言縣在頻山南,故曰頻陽,是主山言。《元和志》亦云,秦厲公于山南立縣,蓋以《注》為據。而應劭謂縣在頻水之陽,酈氏雖以鄭渠沮水遷就其說,顯有不以為然之意。考《史記·河渠書》,敍鄭國于西門豹後。豹在魏文侯時,秦厲公則當魏獻子時,是置縣時尚無鄭渠。沮水逕縣南,安得云在頻水之陽?或者應劭本作頻山,傳鈔作頻水乎?而《漢志》顏《注》存應說。《史記·王翦傳·索隱》亦引之。《晉志》、《通典》並本應說,皆未深考耳。至孫星衍以頻陽者濱陽也解,更無謂矣。應劭曰:縣在頻水之陽。今縣之左右無水以應之,所可當者,惟鄭渠與沮水。

又東逕蓮芍縣故城北,守敬按:兩《漢志》作勺,《晉志·地形志》作芍。趙於此從朱作芍,而《渭水注》又改作勺,失於不照。兩漢縣屬左馮翊,魏、晉、後魏屬馮翊,在今渭南縣北七十里。《十三州-1461-

志》曰:縣以草受名也。

沮水又東,逕光武故城北,朱光上有漢字,全、趙、戴同。守敬按:《地形志》,頻陽有廣武城。廣、光音近,即此城。如《濟水注》廣里又作光里,是也。蓋因廣武變作光武,淺人又加漢字也,今刪。城當在今白水縣西南。又東,逕粟邑縣故城北,守敬按:兩漢縣屬左馮翊,魏、晉屬馮翊,後廢。《地形志》,白水有粟邑城,在白水縣北二十八里。王莽更名粟城也。後漢封騎都尉耿夔為侯國。守敬按:《後漢書·耿弇傳》,和帝永元三年封。[四三]其水又東北流,注于洛水也。朱也作矣。趙據黃省曾本改。會貞按:沮水下流有二道,石川水入渭,沮水正流入洛。自鄭渠湮廢,沮水不復入洛,乃與石川水合為一。故今惟石川河於臨潼東北入渭。

校記

[一] 「宋本《御覽》六十二亦作珚,明本作●,誤」 按:此是楊《疏》文,當排雙行小字,鈔手誤作大字,混入《注》文,當改排。

[二] 「徙萬戶為縣」 按:標點本萬戶作「萬家」。《寰宇記》五「澠池縣」下云「景帝中二年初城,徙萬家為縣。」標點本同。王氏《補注》亦作「家」,惟引《水經》作「戶」。

[三] 「《御覽》一百九十四引潘岳《傷弱子序》」 按:影宋本《御覽》百九十四,九三七頁此條有脫-1462-

文。底本原第五頁與班固《西都賦》混為一,班文僅一行,次行引潘文從「子生五月」起,仍有脫字。《疏》實引嚴可均輯《全晉文》。沈氏《疏證》云:按今為千秋舖。

[四] 「自乾注巽」 按:酈《注》有此辭例,猶以離坎代南北也。

[五] 「從宛人陳兆」 按:《類聚》六關下作「陳洮」。

[六] 「朱訛作合桑爽之水」 按:朱本有《箋》,以為後人誤讀,趙氏本之,《疏》未錄《箋》。

[七] 「《通鑑》,唐武德三年,秦王世民進軍慈澗」 按:秦王進軍在其年七月,其前《通鑑》有四月羅士信圍慈澗,胡《注》引《隋志》及此《注》,《疏》宜改用四月事。

[八] 「其陽多●琈之玉」 按:今本《山海經》「陽」作「陰」,郝懿行《箋疏》云:《水經注》及《御覽》六十三引此作「其陽」。

[九] 「何得言枯涸也」 按:朱本脫「何」字,沈本同,全、趙、戴校增,《疏》漏記。

[一〇]「何休曰……則何本有此《注》」 按:何休《解詁》云:「名為成周者,本成王所定名,天下初號之云爾。」「成」屬下讀為「成王」。

[一一]「《河南十二縣境簿》」 按:此下鈔脫「曰:河南縣城」五字,下接東十五里,今補。

[一二]「守敬按亦見《晉書·邵續傳》 按:《續傳》無此事。《晉書》邵續與《李矩傳》同卷,故楊氏誤記。今刪。(此十字,今臺北本亦刪,今據刪。)

[一三]「雒陽城有夏門」 按:劉昭《注》引李尤銘曰:「夏門值孟,位月在亥。故《寰宇記》曰:正在亥-1463-

上。」銘文不宜不錄,否則《寰宇記》語費解。

[一四]「摳坐……磨石不動」 按:楊氏云:「豈《大典》本耶?」今檢《大典》本,楊所測是也。又趙氏以作「匡坐」為誤,但《書鈔》百六十(石篇)引正作「匡坐磨石」。朱《箋》當據之。

[一五]「裴司空彥季」 按:據《要刪補遺》卷十六云:《魏志·裴潛傳》附《秀傳》,注引《文章叙錄》「秀字季彥」,《晉書》本傳亦作「字季彥」,當乙。

[一六]「侍臣當以作侍中為是」 按:《晉書·職官志》,東宮官有中庶子四人,職如侍中。據此則不當作「侍中」。

[一七]「蓋酈氏意在存古」 按:酈《注》引《續漢書·百官志》,原文作「十二」,非關元魏之制。

[一八]「《河南志》引華延儁《洛陽記》,陽市作南市」 按:《御覽》一百九十一引《洛陽記》作「南市」,當是華延儁《洛陽記》,非陸機《洛陽記》。

[一九]「嵇公臨刑處也」 按:原「稽」當作「嵇」,今訂。《洛陽伽藍記》卷二「城東崇真寺」下云:「橋南有中朝時牛馬市,刑嵇康之所也。」

[二〇]「以丹漆鏤之」 按:原「丹」下脫「漆」字,《續漢志》同。標點本已校補,《寰宇記》、《名勝志》河南八有之,可證。今補。

[二一]「通引穀水過九龍前殿」 按:《魏志·注》作「九龍殿」,楊氏所據本似脫「殿」字,故云「九龍謂九龍殿」。今補「殿」字。-1464-

[二二]「以上六句見《管子·桓公問》篇」 按:酈氏鈔變其文,「見」字當改作「出」字。

[二三]「沈炳巽曰:是拓跋魏之太和」 按:四庫珍本沈氏《集釋》無此語,全氏本有之。

[二四]「銅馬徙于建始殿東階下」 按:鈔手誤脫六十五字,當補,其文曰:「胡軍喪亂,此像遂淪。穀水又南逕西明門,故廣陽門也。門左枝渠東流入城,逕太社前,又東逕大廟南,又東,於青陽門右,下注明渠。穀水又南,東屈,逕津陽門南,故津門也。」

[二五]「《通鑑》魏嘉平元年《注》引此,桁作橋」 按:《疏》誤。《通鑑》作「橋」,胡《注》引《水經注》作「桁」。

[二六]「《竇氏家傳》」 按:此據周嬰《卮林》所考,《疏》不及《卮林》,何也?

[二七]「楊賜,楊震孫,《後漢書》有傳,稱嘗遷少府、光祿勳」 按:據《楊賜傳》,熹平二年拜光祿大夫,五年為司徒。酈《注》云光祿大夫楊賜,正二年後五年前,熹平四年時賜所居官,《疏》漏引光祿大夫,疏矣。

[二八]「此石經即衛敬侯書無疑」 熙仲按:《疏》誤也。衛覬卒時,子瓘年十歲(《晉書·瓘傳》)。永平元年,瓘卒時年七十二(元康元年六月,公元二九一年),十歲時為黃初元年(公元二二〇年),下距正始之元已二十年。《三體石經》為正始中立,敬侯安得書之?楊氏失考。衛恒所謂轉失淳法者,指正始中書碑者言之,豈謂衛敬侯耶?楊氏云從未經人道破者,出於誤會《衛恒傳》語意。《傳》所以叙敬侯寫淳《尚書》後以示淳而淳不別者,意謂使敬侯在則書碑當由敬侯,-1465-

深惜其已死。而叙「至正始中立《三字石經》轉失淳法」,則斥正始中書碑之失淳法也。楊氏云「明明謂衛敬侯初學古文於邯鄲淳,及書石經乃轉失淳法,怪其不遵師法也」,厚誣敬侯以自圓其說,惜哉!章太炎《新出三體石經考》,已考定淳黃初之元已八十九歲,正始書丹絕非淳,或受業於淳者所為,時淳弟子存者有曹霖、韋誕。覬弟子有江統兄弟。

[二九]「接上魏事,叙魏石經」 按:言此下「樹之於堂西」等語乃上接前文「魏正始中又立古篆隸《三字石經》」句也。前文之「古文出於黃帝之世」以下至「石經古文轉失淳法」句止,則分別釋古文、篆書、隸書,亦《注》中之《注》也。

[三〇]「碑石四十八枚……廣三十丈」 按:熊氏按云,「此二句補叙《漢石經》,碑上當有漢字乃分明。」此言非是,據洪适《隸釋》、《隸續》所考定,一字為漢石經,三字為魏石經,近人王國維亦續考,已成定論。酈氏注「碑石四十八枚廣三十丈」在上文「樹之於堂西」之下,實誤以漢石經之石數為魏石經之石數,《疏》但當說明其誤,不必曲護。若如熊氏所言碑石上加漢字,沿訛襲謬,轉滋糾紛。且上文方言「魏正始中又立古篆隸《三字石經》,樹之於堂西,石長八尺廣四尺」,下接「魏明帝又刊《典論》六碑附於其次」,橫闌入「漢碑石四十八枚廣三十丈」十一字,不成文理矣。《御覽》五八九引《西征記》國子堂前碑三十五枚為《三字石經》,太學堂前碑四十枚為《一字石經》。酈《注》明謂《漢石經》碑立於太學講堂東側,而《魏石經》碑則樹之於堂西,碑石四十八枚豈得列於堂西?-1466-

[三一]「《論語》三碑下脫存字……《論語》本五碑」 按:熊氏謂《後漢書·蔡邕傳》引《洛陽記》東行《論語》三碑二碑毀,例以上文它經記存毀之例,《論語》本五碑,此句當作「三碑存二碑毀」,合計漢碑共四十八枚,《西征記》脫「八」字,則卓見也。王國維《魏石經考》一以為為石數莫確於《洛陽記》,猶隔一間。《洛陽伽藍記》云:石碑四十八枚,亦表裏隸書,其與酈《注》數同,皆確數也。

[三二]「今云文帝刊附,亦誤也」 按:指前《注》文「魏明帝」,朱《箋》本訛作「文帝」。

[三三]「漢曰東中門」 按:周祖謨校《伽藍記》改曰中東門是也。

[三四]「《類聚》引《異苑》作投」 按:汪紹楹校本仍作「逗」。(此句守敬按語,今據臺北本刪改為「《大典》本、殘宋本作逗。」)

[三五]「《御覽》引《異苑》作止」 按:影宋本作「正」,依晉人語,作「正」為有意味。(此九字,今據臺北本刪改。)

[三六]「東北至河南縣南,北入洛」 按:沈炳巽云:「河南廢縣在府城唐苑內。」

[三七]「而西下增南字,非也」 按:《括地志》六引《洛陽記》云河南縣西南二十五里,乃所本也。

[三八]「孔安國曰:漆、沮,一水名」 按:戴改《書··正義》之「二」作「一」,但仍《注》曰今《書·傳》作「二水名」。

[三九]「《寰宇記》,漢末廢」 按:《寰宇記》三十一,華原縣本漢祋祤縣地,無漢末廢文,同官縣亦無-1467-

此語。雲陽縣則有之。

[四〇]「《通鑑》晉永和八年,《注》」 按:胡《注》無「邸」字,標點本誤以「西」字屬下作「西瓠」。

[四一]「東逕萬年縣故城北,為櫟陽」 按:此下鈔脫「渠城即櫟陽」五字,當補。

[四二]「又南,入于渭水也」 按:此上鈔脫「與白渠枝渠合」六字,當補。

[四三]「和帝永初三年封」 按:楊氏誤記「和」為「安」字。《夔傳》以和帝永元三年封,時以騎都尉隨竇憲擊匈奴有功,今訂。-1468--1469-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杨守敬
对《《水經注疏》卷十六(2) 甘水 漆水 滻水 沮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