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史志地理
世家·史記卷三十四 燕召公世家第四
本章来自《史记》 作者:司马迁
发表时间:2018-04-11 点击数:73次 字数:

召公奭,與周同姓,姓姬氏。【集解】譙周曰:「周之支族,食邑於召,謂之召公。」【索隱】召者,畿內菜地。奭始食於召,故曰召公。或說者以爲文王受命,取岐周故墟周、召地分爵二公,故詩有周召二南,言皆在岐山之陽,故言南也。後武王封之北燕,在今幽州薊縣故城是也。亦以元子就封。而次子留周室代爲召公。至宣王時,召穆公虎其後也。周武王之滅紂,封召公於北燕。【集解】世本曰:「居北燕。」宋忠曰:「有南燕,故云北燕。」

  其在成王時,召王爲三公:自陝以西,召公主之;自陝以東,周公主之。【集解】何休曰:「陝者,蓋今弘農陝縣是也。」成王既幼,周公攝政,當國踐祚,召公疑之,作君奭。【集解】孔安國曰:「尊之曰君,陳古以告之,故以名篇。」君奭不說周公。【集解】馬融曰:「召公以周公既攝政致太平,功配文、武,不宜復列在臣位,故不說,以爲周公茍貪寵也。」周公乃稱「湯時有伊尹,假于皇天;【集解】孔安國曰:「伊摯佐湯,功至大天,謂致太平也。」鄭玄曰:「皇天,北極天帝也(一)。」在太戊時,則有若伊陟、臣扈,假于上帝,巫咸治王家;【集解】孔安國曰:「伊陟、臣扈率伊尹之職,使其君不隕祖業,故至天之功不隕。巫咸治王家,言其不及二臣。」馬融曰:「道至于上帝,謂奉天時也。」鄭玄曰:「上帝,太微中其所統也。」在祖乙,時則有若巫賢;【集解】孔安國曰:「時賢臣有如此巫賢也。賢,咸子;巫,氏也。」在武丁,時則有若甘般:【集解】孔安國曰:「高宗即位,甘般佐之。後有傅說。」率維茲有陳,保乂有殷」。【集解】徐廣曰:「一無此九字。」駰案:王肅曰「循此數臣,有陳列之功,安治有殷也」。於是召公乃說。

召公之治西方,甚得兆民和。召公巡行鄉邑,有棠樹,【正義】今之棠梨樹也。括地志云:「召伯廟在洛州壽安縣西北五里。召伯聽訟甘棠之下,周人思之,不伐其樹,後人懷其德,因立廟,有棠在九曲城東阜上。」決獄政事其下,自侯伯至庶人各得其所,無失職者。召公卒,而民人思召公之政,懷棠樹不敢伐,哥詠之,作甘棠之詩。

 

  自召公已下九世至惠侯。【索隱】並國史先失也。又自惠侯已下皆無名,亦不言屬,惟昭王父子有名,蓋在戰國時旁見他說耳。燕四十二代有二惠侯,二釐侯,二宣侯,三桓侯,二文侯,蓋國史微失本謚,故重耳。燕惠侯當周厲王奔彘,共和之時。

  惠侯卒,子釐侯立。【正義】釐音僖。是歲,周宣王初即位。釐侯二十一年,鄭桓公初封於鄭。三十六年,釐侯卒,子頃侯立。

  頃侯二十年,周幽王淫亂,爲犬戎所弒。秦始列爲諸侯。

二十四年,頃侯卒,子哀侯立。哀侯二年卒,子鄭侯立。【索隱】按:謚法無鄭,鄭或是名。鄭侯三十六年卒,子繆侯立。

 

  繆侯七年,而魯隱公元年也。十八年卒,子宣侯立。【索隱】譙周曰:「系本謂燕自宣侯已上皆父子相傳無及,故系家桓侯已下並不言屬,以其難明故也。」按:今系本無燕代系,宋忠依太史公書以補其闕,尋徐廣作音尚引系本,蓋近代始散佚耳。宣侯十三年卒,子桓侯立(二)【集解】徐廣曰:「古史考曰世家自宣侯已下不說其屬,以其難明故也。」桓侯七年卒,【集解】世本曰:「桓侯徙臨易。」宋忠曰:「今河閒易縣是也。」子莊公立(三)

  莊公十二年,齊桓公始霸。十六年,與宋、衛共伐周惠王,惠王出奔溫,立惠王弟穨位周王。【集解】譙周曰:「按春秋傳,燕與子穨逐周惠王者,乃南燕姞姓也。世家以爲北燕,失之。」【索隱】譙周云據左氏燕與衛伐周惠王乃是南燕姞姓,而系家以爲北燕伯,故著史考云「此燕是姞姓」。今檢左氏莊十九年「衛師、燕師伐周」,二十年傳云「執燕仲父」,三十年「齊伐山戎」,傳曰「謀山戎,以其病燕故也。」據傳文及此記,元是北燕不疑。杜君妄說仲父是南燕伯,爲伐周故。且燕、衛俱是姬姓,故有伐周納王之事;若是姞燕與衛伐周,則鄭何以獨伐燕而不伐衛 乎?十七年,鄭執燕仲父而內惠王于周。二十七年,山戎來侵我,齊桓公救燕,遂北伐山戎而還。燕君送齊桓公出境(四),桓公因割燕所至地予燕(五)【正義】予音與。括地志云:「燕留故城在滄州長蘆縣東北十七里,即齊桓公分溝割燕君所至地與燕,因築此城,故名燕留。」使燕共貢天子,如成周時職;使燕復修召公之法。三十三年卒,子襄公立(六)

  襄公二十六年,晉文公爲踐土之會,稱伯。三十一年,秦師敗于殽。三十七年,秦穆公卒。四十年,襄公卒,桓公立。

  桓公十六年卒,【索隱】譙周云系家襄伯生宣伯,無桓公。今檢史記,並有「桓公立十六年」,又宋忠據此史補系家亦有桓公,是允南所見本異,則是燕有三桓公也。宣公立。宣公十五年卒,昭公立。昭公十三年卒,武公立。是歲晉滅三郤大夫。

  武公十九年卒,文公立。文公六年卒,懿公立。懿公元年,齊崔杼弒其君莊公。四年卒,子惠公立。

  惠公元年,齊高止來奔。六年,惠公多寵姬,公欲去諸大夫而立寵姬宋,大夫共誅姬宋,【索隱】宋,其名也,或作「宗」。劉氏云「其父兄爲執政,故諸大夫共滅之」。惠公懼,奔齊。四年,齊高偃如晉,請共伐燕,入其君。晉平公許,與齊伐燕,入惠公。惠公至燕而死。【索隱】春秋昭三年「北燕伯款奔齊」,至六年,又云「齊伐北燕」,一與此文合。左傳無納款之文,而云將納簡公,晏子曰「燕君不入矣」,齊遂受賂而還。事與此乖,而又以款爲簡公。簡公去惠公已五代,則與春秋經傳不相協,未可強言也。燕立悼公。

  悼公七年卒,共公立。共公五年卒,平公立。晉公室卑,六卿始彊大。平公十八年,吳王闔閭破楚入郢。十九年卒,簡公立。簡公十二年卒,獻公立。【索隱】王劭按紀年,簡公後次孝公,無獻公。然紀年之書多是僞謬,聊記異耳。晉趙鞅圍范、中行於朝歌。獻公十二年,齊田常弒其君簡公。十四年,孔子卒。二十八年,獻公卒,孝公立。

 

  孝公十二年,韓、魏、趙滅知伯,分其地,【索隱】按紀年,智伯滅在成公二年也。三晉彊。

  十五年,孝公卒,成公立。成公十六年卒,【索隱】按紀年,成公名載。湣公立。湣公三十一年卒,釐公立。【索隱】年表作「釐侯莊」。徐廣云一無「莊」字。按:燕失年紀及其君名,表言「莊」者,衍字也。是歲,三晉列爲諸侯。【索隱】按紀年作「文公二十四年卒,簡公立,十三年而三晉命邑爲諸侯」,與此不同。

  釐公三十年,伐敗齊于林營。【索隱】林營,地名。一云林,地名,於林地立營,故曰林營也。釐公卒,【索隱】紀年作「簡公四十五年卒」,妄也。按:上簡公生獻公,則此當是釐,但紀年又誤耳。桓公立。桓公十一年卒,文公立。【索隱】系本已上文公爲閔公,則「湣」與「閔」同,而上懿公之父謚文公。是歲,秦獻公卒。秦益彊。

  文公十九年,齊威王卒。二十八年,蘇秦始來見,說文公。文公予車馬金帛以至趙,趙肅侯用之。因約六國,爲從長。【正義】從,足從反。長,丁丈反。秦惠王以其女爲燕太子婦。

  二十九年,文公卒,太子立,是爲易王。

易王初立,齊宣王因燕喪伐我,取十城;蘇秦說齊,使復歸燕十城。十年,燕君爲王。【索隱】君即易王也。言君初以十年即稱王也。上言易王者,易,謚也,後追書謚耳。蘇秦與燕文公夫人私通,懼誅,乃說王使齊爲反閒,欲以亂齊。【集解】孫子兵法曰:「反閒者,因敵閒而用之者也。凡軍之所欲擊,城之所欲攻,人之所欲殺,必先知其守將、左右謁者、門者、舍人之姓名,令吾閒必索敵閒之來閒我者,因而利導舍之,故反閒可得用也。」【正義】使音所吏反。閒音紀莧反。易王立十二年卒,子燕噲立。

 

  燕噲既立,齊人殺蘇秦。蘇秦之在燕,與其相子之爲婚,而蘇代與子之交。及蘇秦死,而齊宣王復用蘇代。燕噲三年,與楚、三晉攻秦,不勝而還。子之相燕,貴重,主斷。蘇代爲齊使於燕,【索隱】按:戰國策曰「子之使蘇代侍質子於齊,齊使代報燕」是也。燕王問曰:「齊王奚如?」對曰:「必不霸。」燕王曰:「何也?」對曰:「不信其臣。」蘇代欲以激燕王以尊子之也。於是燕王大信子之。子之因遺蘇代百金,【正義】瓚云:「秦以一溢爲一金。」孟康云:「二十四兩曰溢(七)。」而聽其所使。

  鹿毛壽【集解】徐廣曰:「一作『厝毛』。」又曰:「甘陵縣本名厝。」【索隱】春秋後語「厝毛壽」,又韓子作「潘壽」。謂燕王:「不如以國讓相子之。人之謂堯賢者,以其讓天下於許由,許由不受,有讓天下之名而實不失天下。今王以國讓於子之,子之必不敢受,是王與堯同行也。」燕王因屬國於子之,子之大重。【索隱】大重謂尊貴也。或曰:「禹薦益,已【索隱】按:以「已」配「益」,則「益已」是伯益,而經傳無其文,未知所由。或曰已,語終辭。而以啓人爲吏。【索隱】人猶臣也。謂以啓臣爲益吏。及老,而以啓人爲不足任乎天下,傳之於益。已而啓與交黨攻益,奪之。天下謂禹名傳天下於益,已而實令啓自取之。今王言屬國於子之,而吏無非太子人者,【索隱】此「人」亦訓臣也。是名屬子之而實太子用事也。」王因收印自三百石吏已上而效之子之。【索隱】鄭玄云:「郊,呈也。以印呈與子之。」子之南面行王事,而噲老不聽政,顧爲臣,【索隱】顧猶反也。言噲反爲子之臣也。有本作「願」者,非。國事皆決於子之。

  三年,國大亂,百姓恫恐。【索隱】恫音通,痛也。恐,懼也。將軍市被【正義】人姓名。與太子平謀,將攻子之。諸將謂齊湣王曰:「因而赴之,破燕必矣。」齊王因令人謂燕太子平曰:「寡人聞太子之義,將廢私而立公,飭君臣之義【正義】飭音敕。,明父子之位。寡人之國小,不足以爲先後。【正義】先後並去聲。雖然,則唯太子所以令之。」太子因要黨聚衆,將軍市被圍公宮,攻子之,不克。將軍市被及百姓反攻太子平,將軍市被死,以徇。因搆難數月,死者數萬,衆人恫恐,百姓離志。孟軻謂齊王曰:「今伐燕,此文、武之時,不可失也。」【索隱】謂如武王成文王之業伐紂之時,然此語與孟子不同也。王因令章子【集解】章子,齊人,見孟子。【索隱】按:孟子云「章子,齊人」。將五都之兵,【索隱】五都即齊也。按:臨淄是五都之一也。以因北地之衆以伐燕。【索隱】北地即齊之北邊也。士卒不戰,城門不閉,燕君噲死,齊大勝。燕子之亡【集解】徐廣曰:「年表云『君噲及太子、相子之皆死』。」駰案:汲冢紀年曰「齊人禽子之而醢其身也」。二年,而燕人共立太子平,是爲燕昭王。【集解】徐廣曰:「噲立七年而死,其九年燕人共立太子平。」【索隱】按:上文太子平謀攻子之,而年表又云君噲及太子、相子之皆死,紀年又云子之殺公子平,今此文云「立太子平,是爲燕昭王」,則年表、紀年爲謬也。而趙系家云武靈王聞燕亂,召公子職於韓,立以爲燕王,使樂池送之,裴駰亦以此系家無趙送公子職之事,當是遙立職而送之,事竟不就,則昭王名平,非職明矣。進退參詳,是年表既誤,而紀年因之而妄說耳。

  燕昭王於破燕之後即位,卑身厚幣以招賢者。謂郭隗曰:「齊因孤之國亂而襲破燕,孤極知燕小力少,不足以報。然誠得賢士以共國,以雪先王之恥,孤之願也。先生視可者,得身事之。」郭隗曰:「王必欲致士,先從隗始。況賢於隗者,豈遠千里哉!」於是昭王爲隗改築宮而師事之。樂毅自魏往,鄒衍自齊往,劇辛自趙往,士爭趨燕。燕王弔死問孤,與百姓同甘苦。

  二十八年,燕國殷富,士卒樂軼輕戰,於是遂以樂毅爲上將軍,與秦、楚、三晉合謀以伐齊。齊兵敗,湣王出亡於外。燕兵獨追北,入至臨淄,盡取齊寶,燒其宮室宗廟。齊城之不下者,獨唯聊、莒、即墨,【索隱】按:餘篇及戰國策並無「聊」字。其餘皆屬燕,六歲。

  昭王三十三年卒,子惠王立。

  惠王爲太子時,與樂毅有;及即位,疑毅,使騎劫代將。樂毅亡走趙。齊田單以即墨擊敗燕軍,騎劫死,燕兵引歸,齊悉復得其故城。湣王死于莒,乃立其子爲襄王。

惠王七年卒。【索隱】按:趙系家惠文王二十八年,燕相成安君公孫操弒其王,樂資以爲即惠王也。徐廣按年表,是年燕武成王元年,武成即惠王子,則惠王爲成安君弒明矣。此不言者,燕遠,諱不告,或太史公之說疏也。韓、魏、楚共伐燕。燕武成王立。

 

  武成王七年,齊田單伐我,拔中陽。十三年,秦敗趙於長平四十餘萬。十四年,武成王卒,子孝王立。

  孝王元年,秦圍邯鄲者解去。三年卒,子今王喜立。【索隱】今王猶今上也。有作「令」者,非也,按謚法無「令」也。

  今王喜四年,秦昭王卒。燕王命相栗腹約歡趙,以五百金爲趙王酒。還報燕王曰:「趙王壯者皆死長平,其孤未壯,可伐也。」王召昌國君樂閒問之。對曰:「趙四戰之國,【正義】趙東鄰燕,西接秦境,南錯韓、魏,北連胡、貊,故言「四戰」。其民習兵,不可伐。」王曰:「吾以五而伐一。」【索隱】謂以五人而伐一人。對曰:「不可。」燕王怒,羣臣皆以爲可。卒起二軍,車二千乘,栗腹將而攻鄗,【集解】徐廣曰:「在常山,今曰高邑。」【索隱】鄒氏音火各反,一音昊。卿秦攻代。【索隱】戰國策曰「廉頗以二十萬遇栗腹於鄗,樂乘以五萬遇慶秦於代(八),燕人大敗」,不同也。【正義】今代州也。戰國策云「廉頗以二十萬遇栗腹於鄗,樂乘以五萬遇慶秦於代,燕人大敗」,與此不同也。唯獨大夫將渠【索隱】人名姓也。一云上「卿秦」及此「將渠」者:卿、將,皆官也;秦、渠,名也。國史變文而書,遂失姓也。戰國策云「爰秦」,爰是姓也,卿是其官耳。謂燕王曰:「與人通關約交,以五百金飲人之王,使者報而反攻之,不祥,兵無成功。」燕王不聽,自將偏軍隨之。將渠引燕王綬止之曰:「王必無自往,往無成功。」王蹴之以足。將渠泣曰:「臣非以自爲,爲王也!」燕軍至宋子,【集解】徐廣曰:「屬鉅鹿。」趙使廉頗將,擊破栗腹於鄗。破卿秦於代。樂閒奔趙。廉頗逐之五百餘里,圍其國。燕人請和,趙人不許,必令將渠處和。燕相將渠以處和。【集解】以將渠爲相。【索隱】謂欲令將渠處之使和也。趙聽將渠,解燕圍。

  六年,秦滅東周(九),置三川郡。七年,秦拔趙榆次三十七城,秦置大原郡。九年,秦王政初即位。十年,趙使廉頗將攻繁陽【集解】徐廣曰:「屬魏郡。」,拔之。趙孝成王卒,悼襄王立。使樂乘代廉頗,廉頗不聽,攻樂乘,樂乘走,廉頗奔大梁。十二年,趙使李牧攻燕,拔武遂、【集解】徐廣曰:「屬河閒。」方城。【集解】徐廣曰:「屬涿,有督亢亭。」劇辛故居趙,與龐煖善,【索隱】煖音況遠反。  已而亡走燕。燕見趙數困于秦,而廉頗去,令龐煖將也,欲因趙獘攻之。問劇辛,辛曰:「龐煖易與耳。」燕使劇辛將擊趙,趙使龐煖擊之,取燕軍二萬,殺劇辛。秦拔魏二十城,置東郡。十九年,秦拔趙之鄴【正義】即相州鄴縣也。九城。趙悼襄王卒。二十三年,太子丹質於秦,亡歸燕。二十五年,秦虜滅韓王安,置潁川郡。二十七年,秦虜趙王遷,滅趙。趙公子嘉自立爲代王。

  燕見秦且滅六國,秦兵臨易水,【集解】徐廣曰:「出涿郡故安也。」禍且至燕。太子丹陰養壯士二十人,使荊軻獻督亢地圖於秦,【索隱】徐廣云:「涿有督亢亭。」地理志屬廣陽。然督亢之田在燕東,甚良沃,欲獻秦,故畫其圖而獻焉。因襲刺秦王。秦王覺,殺軻,使將軍王翦擊燕。二十九年,秦攻拔我薊,燕王亡,徙居遼東,斬丹以獻秦。三十年,秦滅魏。

  三十三年,秦拔遼東,虜燕王喜,卒滅燕。是歲,秦將王賁【正義】賁音奔,王翦子。亦虜代王嘉。

 

  太史公曰:召公奭可謂仁矣!甘棠且思之,況其人乎?燕外迫蠻貉(一〇),內措齊、晉,【索隱】措,交雜也。又作「錯」,劉氏云爭陌反。崎嶇彊國之閒,最爲弱小,幾滅者數矣。然社稷血食者八九百歲,於姬姓獨後亡,豈非召公之烈邪!

 

【索隱述贊】召伯作相,分陝而治。人惠其德,甘棠是思。莊送霸主,惠羅寵姬。文公從趙,蘇秦騁辭。易王初立,齊宣我欺。燕噲無道,禪位子之。昭王待士,思報臨菑。督亢不就,卒見芟夷。

 

校勘記

(一) 北極天帝 「天帝」,殿本作「大帝」。按周禮春官大伯宗「以祀祀昊天上帝賈公彥疏:「故尚書君奭云:『公曰:君奭,我聞在昔成湯既受命,時則若伊尹格于皇天。』云:『皇天,北極大帝。』」

(二) 子桓侯 張文虎札記卷四:「毛本無『子』字。敦煌本無「子」字。

(三) 莊公 敦煌本「子」字。

(四) 齊桓公出境 敦煌本「送桓公出境

(五) 桓公因割燕所至地予燕 本書卷三二齊太公世家敍此,上「燕」字作「燕,疑此脫「君」字。

(六) 襄公立 敦煌本「子」字。

(七) 二十四兩曰溢 「四」字疑衍。:本書卷三〇平準書:「黃金以溢名。集解孟康:「二十兩爲溢。漢書二四下食貨志下顏師古注引孟康同。

(八) 慶秦於代 「慶,原作「爰,據耿本、黃本、柯本、凌本、殿本及正義改。按戰國策燕策三亦作「慶秦」。正文作「卿「卿」「慶」古通用。

(九) 滅東周 「東」下原有「西」字。梁玉繩志疑卷一九:「『西』字衍。本書卷五秦本紀:「(莊襄王元年)東周君與諸侯謀秦,秦使相國呂不韋誅之,盡入其國。一五六國年表秦莊襄王元年「呂不韋相。取東周」。卷七八春申君列傳:「春申君相十四年,秦莊襄王立,以呂不韋爲相,封爲文信侯。取東周今據刪。

(一〇) 外迫蠻 「外」,原作「北」。王念孫雜志史記第三「『北』當爲『外』,字之誤也。『外『內相對爲文。措,迫也。今據改。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司马迁
对《世家·史記卷三十四 燕召公世家第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