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史志地理
書·史記卷二十九 河渠書第七
本章来自《史记》 作者:司马迁
发表时间:2018-04-11 点击数:155次 字数:

  夏書曰:禹抑洪水十三年,過家不入門。【索隱】抑音憶。抑者,遏也。洪水滔天,故禹遏之,不令害人也。漢書溝洫志作「堙」。堙、抑,皆塞也。陸行載車,水行載舟,泥行蹈毳,山行即橋。【集解】徐廣曰:「橋,近遙反(一)。一作『檋』」。檋,直轅車也,音己足反。尸子曰『山行乘樏』。音力追反。又曰『行塗以楯,行險以樶,行沙以軌』。又曰『乘風車』。音去喬反。」【索隱】毳字亦作「橇」,同音昌芮反。注以樶,子芮反,又子絕反,與蕝音同。以別九州,隨山浚川,任土作貢。通九道,陂九澤,【正義】顏師古云:「通九州之道,及障遏其澤也。」〕度九山。【正義】度,田洛反。釋名云「山者,產也」。治水以志九州山澤所生物產,言於地所宜,商而度之,以制貢賦也。然河菑衍溢,害中國也尤甚。唯是爲務。故道河自積石歷龍門,【正義】在同州韓城縣北五十里,爲鑿廣八十步。南到華陰,【正義】華陰縣也。魏之陰晉,秦惠文王更名寧秦,漢高帝改曰華陰也。東下砥柱,【正義】厎柱山俗名三門山,在硤石縣東北五十里,在河之中也。及孟津、【正義】在洛州河陽縣南門外也。雒汭,至于大邳。【正義】孔安國云:「山再成曰邳。」按:在衛州黎陽縣南七里是也。於是禹以爲河所從來者高,水湍悍,【集解】韋昭曰:「湍,疾;悍,強也。」難以行平地,數爲敗,乃厮二渠以引其河。【集解】漢書音義曰:「厮,分也。二渠,其一出貝丘西南二折者也(二),其一則漯川。」【索隱】厮,漢書作「釃」,史記舊本亦作「灑」,字從水。按:韋昭云「疏決爲釃」,字音疏跬反。厮,即分其流泄其怒是也。又按:二渠,其一即漯川,其二王莽時遂空也。北載之高地,過降水,【正義】降水源出潞州屯留縣西南方山東北。至于大陸,【正義】大陸澤在邢州及趙州界,一名廣河澤,一名鉅鹿澤也。播爲九河,【正義】言過降水及大陸水之口,至冀州分爲九河。同爲逆河,入于勃海【集解】瓚曰:「禹貢云『夾石碣石入于海』,然則河口之入海乃在碣石也。武帝元光二年,河徙東郡,更注勃海。禹之時不注勃海也。」九川既疏,九澤既灑,諸夏艾安,功施于三代。

  自是之後,滎陽下引河東南爲鴻溝,【索隱】楚漢中分之界,文穎云即今官渡水也。蓋爲二渠:一南經陽武,爲官渡水;一東經大梁城,即鴻溝(四),今之汴河是也。以通宋、鄭、陳、蔡、曹、衛,與濟、汝、淮、泗會。于楚,西方則通渠漢水、雲夢之野,東方則通鴻溝江淮之閒(三)。於吳,則通渠三江、五湖。【集解】韋昭曰:「五湖,湖名耳,實一湖,今太湖是也,在吳西南。」【索隱】三江,按地理志北江從會稽毗陵縣北東入海,中江從丹陽蕪湖縣東北至會稽陽羨縣東入海,南江從會稽吳縣南東入海,故禹貢有北江、中江也。五湖者,郭璞江賦云具區、洮滆,彭蠡、青草、洞庭是也。又云太湖周五百里,故曰五湖。於齊,則通菑濟之閒。於蜀,蜀守冰【集解】漢書曰:「冰姓李。」鑿離碓,【集解】晉灼曰:「古『堆』字也。」辟沫水之害,【索隱】辟音避。沫音末。按:說文云「沫水出蜀西南徼外,與青衣合,東南入江」也。穿二江成都之中。【正義】括地志云:「大江一名汶江,一名管橋水,一名清江,亦名水江,西南自溫江縣界流來。」又云:「郫江一名成都江,一名市橋江,亦名中日江,亦曰內江,西北自新繁縣界流來。二江並在益州成都縣界。任豫益州記云『二江者,郫江、流江也』。風俗通『秦昭王使李冰爲蜀守,開成都縣兩江,溉田萬頃。神須取女二人以爲婦,冰自以女與神爲婚,徑至祠勸神酒,酒杯澹澹,因厲聲責之,因忽不見。良久,有兩蒼牛鬭於江岸,有閒,輒還,流汗謂官屬曰:「吾鬭疲極,不當相助耶?南向腰中正白者,我綬也。」主簿刺殺北面者,江神遂死』。華陽國志云『蜀時濯錦流江中,則鮮明也』。」此渠皆可行舟,有餘則用溉,百姓饗其利。至于所過,往往引其水益用溉田疇之渠,以萬億計,然莫足數也。

  西門豹引漳水溉鄴,【正義】括地志云:「漳水一名濁漳水,源出潞州長子縣西力黃山。地理志云濁漳水出長子鹿谷山(五),東至鄴,入清漳。」按:力黃、鹿谷二山北鹿也。鄴,相州之縣也。以富魏之河內。

而韓聞秦之好興事,欲罷之,毋令東伐,【集解】如淳曰:「欲罷勞之,息秦伐韓之計。」乃使水工鄭國【集解】韋昭曰:「鄭國能治水,故曰水工。」閒說秦,令鑿涇水自中山西邸瓠口爲渠,【索隱】小顏云「中音仲,即今九葼山之東仲山是也。邸,至也」。瓠口即谷口,乃郊祀志所謂「寒門,谷口」是也。與池陽相近,故曰「田於何所,池陽谷口」也。【正義】括地志云:「中山一名仲山,在雍州雲陽縣西十五里。又云:「焦穫藪,亦名瓠,在涇陽北城外也。」邸,至也。至渠首起雲陽縣西南二十五里,今枯也。並北山東注洛【集解】徐廣曰:「出馮翊懷德縣。」三百餘里,欲以溉田。中作而覺,秦欲殺鄭國。鄭國曰:「始臣爲閒,然渠成亦秦之利也。」【索隱】溝洫志鄭國云「臣爲韓延數歲之命,爲秦建萬代之功」是也。秦以爲然,卒使就渠。渠就,用注填閼之水,溉澤鹵之地四萬餘頃,【索隱】溉音古代反。澤,一作「舄」,音昔,又並音尺。本或作「斥」,則如字讀之。收皆畝一鐘。於是關中爲沃野,無凶年,秦以富彊,卒并諸侯,因命曰鄭國渠。

 

  漢興三十九年,孝文時河決酸棗,東潰金隄,【正義】括地志云:「金隄一名千里隄,在白馬縣東五里。」於是東郡大興卒塞之。

  其後四十有餘年(六),今天子元光之中,而河決於瓠子,東南注鉅野,【正義】括地志云:「鄲州鉅野縣東北大澤是(七)。」通於淮、泗。於是天子使汲黯、鄭當時興人徒塞之,輒復壞。是時武安侯田蚡爲丞相,其奉邑食鄃。【索隱】音輸。韋昭云「清河縣也」。【正義】貝州縣也。鄃居河北,河決而南則鄃無水菑,邑收多。蚡言於上曰:「江河之決皆天事,未易以人力爲彊塞,塞之未必應天。」而望氣用數者亦以爲然。於是天子久之不事復塞也。

  是時鄭當時爲大農,言曰:「異時關東漕粟從渭中上,度六月而罷,而漕水道九百餘里,時有難處。引渭穿渠起長安,並南山下,至河三百餘里,徑,易漕,度可令三月罷;而渠下民田萬餘頃,又可得以溉田:此損漕省卒,而益肥關中之地,得穀。」天子以爲然,令齊人水工徐伯表,【索隱】舊說,徐伯表,水工姓名也。小顏以爲:表者,「巡行穿渠之處而表記之,若今竪標,表不是名也。悉發卒【集解】徐廣曰:「一云『悉衆』。」數萬人穿漕渠,三歲而通。通,以漕,大便利。其後漕稍多,而渠下之民頗得以溉田矣。

  其後河東守番係【索隱】上音婆,又音潘。按:詩小雅云「番維司徒」,番,氏也。下音系也。言:「漕從山東西,【索隱】按:謂從山東運漕而西入關也。歲百餘萬石,更砥柱之限,敗亡甚多,而亦煩費。穿渠引汾【正義】括地志云:「汾水源出嵐州靜樂縣北百三十里管涔山北,東南流,入并州,即西南流,入至絳州、蒲州入河也。」溉皮氏、汾陰下,【正義】括地志云:「皮氏故城在絳州龍門縣西百三十步(八)。自秦、漢、魏、晉,皮氏縣皆治此。汾陰故城俗名殷湯城,在蒲州汾陰縣北九里(九),漢汾陰縣是也。」引河溉汾陰、蒲阪下,度可得五千頃。五千頃故盡河壖弃地,【集解】韋昭曰:「壖音而緣反。謂緣河邊地也。」【索隱】又音人兗反。民茭牧其中耳,【索隱】茭,乾草也。謂人收茭及牧畜於中也。今溉田之,度可得穀二百萬石以上。穀從渭上,與關中無異,而砥柱之東可無復漕。」天子以爲然,發卒數萬人作渠田。數歲,河移徙,渠不利,則田者不能償種。久之,河東渠田廢,予越人,令少府以爲稍入。【集解】如淳曰:「時越人有徙者,以田與之,其租稅入少府。」【索隱】其田既薄,越人徙居者習水利,故與之,而稍少其稅,入之于少府。

  其後人有上書欲通褒斜道【集解】韋昭曰:「褒中縣也。斜,谷名,音邪。」瓚曰:「褒,斜,二水名。」【正義】括地志云:「褒谷在梁州褒城縣北五十里。斜水源出褒城縣西北九十八里衙嶺山,與褒水同源而派流,漢書溝洫志云『褒水通沔,斜水通渭,皆以行船』是也。」按:褒城即褒中縣也。及漕事,下御史大夫張湯。湯問其事,因言:「抵蜀從故道,【正義】括地志云:「鳳州兩當縣,本漢故道縣也,在州西五十里。」故道多阪,回遠。今穿褒斜道,少阪,近四百里;而褒水通沔,斜水通渭,皆可以行船漕。漕從南陽【正義】南陽縣即今鄧州也(一一)上沔入褒,褒之絕水至斜,閒百餘里,以車轉,從斜下下渭(一〇)。如此,漢中之穀可致,山東從沔無限,【正義】無限,言多也。山東,謂河南之東,山南之東及江南、淮南,皆經砥柱上運(一二),今並從沔,便於三門之漕也。便於砥柱之漕。且褒斜材木竹箭之饒,擬於巴蜀。」天子以爲然,拜湯子卬爲漢中守,發數萬人作褒斜道五百餘里。道果便近,而水湍石,【集解】徐廣曰:「湍,一本作『溲』。」不可漕。

  其後莊熊羆言:「臨晉【正義】括地志云:「同州本臨晉城也。一名大荔城,亦曰馮翊城。」民願穿洛以溉重泉【正義】洛,漆沮水也。括地志云:「重泉故城在同州蒲城縣東南四十五里,在同州西北亦四十五里。」以東萬餘頃故鹵地。誠得水,可令畝十石。」於是發卒萬餘人穿渠,自徵【集解】應劭曰:「徵在馮翊。」【索隱】音懲,縣名也。小顏云即今之澄城也。引洛水至商顏下(一三)【集解】服虔曰:「顏音崖。或曰商顏,山名也(一四)。」【索隱】顏音崖,又如字。商顏,山名也。岸善崩,【集解】如淳曰:「洛水岸。」【正義】言商原之崖岸,土性疏,故善崩毀也。乃鑿井,深者四十餘丈。往往爲井,井下相通行水。水穨以絕商顏,【集解】瓚曰:「下流曰穨。」東至山嶺十餘里閒。井渠之生自此始。穿渠得龍骨,【正義】括地志云:「伏龍祠在同州馮翊縣西北四十里。故老云漢時自徵穿渠引洛,得龍骨,其後立祠,因以伏龍爲名。今祠頗有靈驗也。」 故名曰龍首渠。作之十餘歲,渠頗通,猶未得其饒。

  自河決瓠子後二十餘歲,歲因以數不登,而梁楚之地尤甚。天子既封禪巡祭山川,其明年,旱,乾封少雨。天子乃使汲仁、郭昌發卒數萬人塞瓠子決。於是天子已用事萬里沙,【正義】括地志云:「萬里沙在華州鄭縣東北二十里也(一五)。」則還自臨決河,沈白馬玉璧于河,令羣臣從官自將軍已下皆負薪窴決河。是時東郡燒草,以故薪柴少,而下淇園之竹【集解】晉灼曰:「衛之苑也。多竹篠。」以爲楗。【集解】如淳曰:「樹竹塞水決之口,稍稍布插接樹之(一六),水稍弱,補令密,謂之楗。以草塞其裏,乃以土填之;有石,以石爲之。音建(一七)。」【索隱】楗音其免反。楗者,樹於水中,稍下竹及土石也。

  天子既臨河決,悼功之不成,乃作歌曰:「瓠子決兮將柰何?皓皓旰旰兮閭殫爲河!【集解】如淳曰:「殫,盡也。」駰謂州閭盡爲河。殫爲河兮地不得寧,功無已時兮吾山平。【集解】徐廣曰:「東郡東阿有魚山,或者是乎?」駰按:如淳曰「恐水漸山使平也」。韋昭曰「鑿山以填河也」。吾山平兮鉅野溢,【集解】如淳曰:「瓠子決,灌鉅野澤使溢也。」魚沸鬱兮柏冬日。【集解】徐廣曰:「柏猶迫也,冬日行天邊,若與水相連矣。」駰按:漢書音義曰「鉅野滿溢,則衆魚沸鬱而滋長也。迫冬日乃止。」延道弛兮離常流,【集解】徐廣曰:「延,一作『正』。」駰按:晉灼曰「言河道皆弛壞也」。【索隱】言河之決,由其源道延長弛溢,故使其道皆離常流。故晉灼云「言河道皆弛壞」。蛟龍騁兮方遠遊。歸舊川兮神哉沛,【集解】瓚曰:「水還舊道,則羣害消除,神祐滂沛。」不封禪兮安知外!爲我謂河伯兮何不仁,泛濫不止兮愁吾人?齧桑浮兮淮、泗滿,【集解】張晏曰:「齧桑,地名也。」如淳曰:「邑名,爲水所浮漂。」久不反兮水維緩。」一曰:「河湯湯兮激潺湲,北渡迃兮浚流難。搴長茭兮沈美玉,【集解】如淳曰:「搴,取也。茭,草也,音郊。一曰茭,竿也。取長竿樹之,用著石閒,以塞決河。」瓚曰:「竹葦絚謂之茭,下所以引致土石者也。」【索隱】搴音己免反。茭音交,竹葦絚也。一作「茇」,音廢,鄒氏又音紼也。河伯許兮薪不屬。【集解】如淳曰:「旱燒,故薪不足。」薪不屬兮衛人罪,燒蕭條兮噫乎何以禦水!穨林竹兮楗石菑,【集解】如淳曰:「河決,楗不能禁,故言菑。」韋昭曰:「楗,柱也。木立死曰菑。」宣房塞兮萬福來。」於是卒塞瓠子,築宮其上,名曰宣房宮。而道河北行二渠,復禹舊跡,而梁、楚之地復寧,無水災。

自是之後,用事者爭言水利。朔方、西河、河西、酒泉皆引河及川谷以溉田;而關中輔渠、靈軹【集解】如淳曰:「地理志盩厔有靈軹渠。」【索隱】按:溝洫志:「兒寬爲左內史,奏請穿六輔渠。小顏云「今尚謂之輔渠,亦曰六渠也」。引堵水;【集解】徐廣曰:「一作『諸川』。」汝南、九江引淮;東海引鉅定;【集解】瓚曰:「鉅定,澤名。」泰山下引汶水:皆穿渠爲溉田,各萬餘頃。佗小渠披山通道者,不可勝言。然其著者在宣房。

 

  太史公曰:余南登廬山,觀禹疏九江,遂至于會稽太湟,【集解】徐廣曰:「一作『濕』。」上姑蘇,望五湖;東闚洛汭、大邳,迎河,行淮、泗、濟、漯洛渠;西瞻蜀之岷山及離碓;北自龍門至于朔方。曰:甚哉,水之爲利害也!余從負薪塞宣房,悲瓠子之詩而作河渠書。【集解】徐廣曰:「溝洫志行田二百畝(一八),分賦田與一夫二百畝,以田惡,故更歲耕之。」

 

「索隱述贊」水之利害,自古而然。禹疏溝洫,隨山濬川。爰洎後世,非無聖賢。鴻溝既劃,龍骨斯穿。填閼攸墾,黎蒸有年。宣房在詠,梁楚獲全。

 

校勘記

(一) 橋近遥反 本書卷二夏本紀「山行乘檋」集解引徐廣曰:「檋,一作橋,音丘遥反。」按:張文虎札記卷三:「益稷疏及釋文引作『丘遥反』,『近』字疑衍。」

(二) 其一出貝丘西南二折者也 「二」,漢書卷二九溝洫志顏師古注引孟康作「南」。

(三) 通鴻溝江淮之閒 漢書卷二九溝洫志作「通溝江淮之閒」。梁玉繩志疑卷一六:「『鴻』字因上文有鴻溝而誤增之。漢志無『鴻』字也。蓋此溝即邗溝,吳所以掘以通江、淮者,不得指爲滎陽之鴻溝。」

(四) 鴻溝 耿本、黃本、彭本、索隱本、柯本、凌本、殿本作「河溝」。

(五) 濁漳水出長子鹿谷山 「出」,原作「在」,據殿本改。按:漢書卷二八上地理志上:「長子,周史辛申所封。鹿谷山,濁漳水所出,東至鄴入清漳。」本書卷二夏本紀「至於衡漳」索隱、卷六九蘇秦列傳「南有河漳」正義引地理志並作「出」。

(六) 其後四十有餘年 「四十」,疑當作「三十」。按:漢書卷二九溝洫志作「其後三十六歲」。文帝十二年河決東郡,至武帝元光三年河水決濮陽正三十六年。

(七) 鄆州 原作「鄲州」,據黃本、彭本、柯本、殿本改。按:本書卷四七孔子世家「狩大野」、卷一二九貨殖列傳「屬巨野」正義引括地志皆云鉅野在鄆州。

(八) 百三十步 本書卷五秦本紀正義引括地志作「一里八十步」,卷四四魏世家正義引作「一百八十步」。

(九) 在蒲州汾陰縣 「州」字原無,據殿本補。按:本書卷五秦本紀、卷四四魏世家正義引括地志並有「州」字。

(一〇) 從斜下下渭 漢書卷二九溝洫志不重「下」字。

(一一) 南陽郡即今鄧州也 「南陽郡」,原作「南陽縣」,據黃本、彭本、殿本改。按:本書卷四一越王句踐世家「北聚魯、齊、南陽」正義:「南陽,鄧州也。」卷六九蘇秦列傳「則以南陽委於楚」正義:「南陽,鄧州地,本韓地也。」漢書卷二八上地理志上:「南陽郡,秦置。」據元和志卷二一山南道二:鄧州,秦之南陽郡,隋開皇七年,置鄧州。大業三年改爲南陽郡,武德二年復爲鄧州。

(一二) 皆經砥柱上運 「上」,原作「主」。張文虎札記卷三:「『主』疑當作『上』。」今據改。

(一三) 至商顏下 「商顏」下原有「山」字,據唐鈔本、景祐本、紹興本、耿本、黃本、彭本、索隱本、柯本、凌本、殿本刪。按:集解、索隱皆云「商顏,山名也」,知裴駰、司馬貞所見本亦無「山」字。

(一四) 服虔曰顏音崖或曰商顏山名也 景祐本、紹興本、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或曰」上有「應劭曰徵在馮翎」七字,與漢書卷二九溝洫志顏師古注合。按:唐鈔本「或曰」以下亦爲應劭語。

(一五) 華州鄭縣 疑當作「萊州掖縣」。玉海卷二二引括地志作「策州掖縣」,按:「策」當爲「萊」字之誤。本書卷一二孝武本紀「乃禱萬里沙」集解引應劭曰:「萬里沙,神祠也,在東萊曲城。」漢之曲城,後齊併入掖縣。元和志卷一一河南道七萊州掖縣:「萬里沙,在縣東北三十里。郊祀志武帝元封元年,大旱,禱萬里沙。」

(一六) 稍稍布插接樹之 「接」,唐鈔本作「按」,漢書卷二九溝洫志顏師古注引如淳同。

(一七) 以石爲之音建 唐鈔本、景祐本、紹興本、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無「音建」二字,漢書卷二九溝洫志顏師古注引如淳同。

(一八) 溝洫志行田二百畝 張文虎札記卷三:「考證云:『此注與本文全不比附,乃他處錯簡。』案:溝洫志史起進『魏氏之行田也以百畝,鄴獨以二百畝,是田惡也』,是譏西門豹語,當在前文『引漳水灌鄴』下,疑史文傳本已闕,後人漫附集解於篇末耳。然此注亦自有脫誤。」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司马迁
对《書·史記卷二十九 河渠書第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