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史志地理
書·史記卷二十五 律書第三
本章来自《史记》 作者:司马迁
发表时间:2018-04-11 点击数:10次 字数:

  王者制事立法,物度軌則,壹稟於六律,【索隱】按:律有十二。陽六爲律,黃鍾、太蔟、姑洗、蕤賓、夷則、無射;陰六爲呂,大呂、夾鍾、中呂、林鍾、南呂、應鍾是也。名曰律者,釋名曰「律,述也,所以述陽氣也」。律曆志云「呂,旅,助陽氣也」。案:古律用竹,又用玉,漢末以銅爲之。呂亦稱閒,故有六律、六閒之說。元閒大呂,二閒夾鍾是也。漢京房知五音六律之數,十二律之變至六十,猶八卦之變爲六十四卦也。故中呂上生執始,執始下生去滅,上下相生,終於南事,而六十律畢也。六律爲萬事根本焉。【索隱】律曆志云「夫推曆生律,制器規圜矩方,權重衡平,準繩嘉量,探賾索隱,鉤深致遠,莫不用焉」,是萬事之根本。

  其於兵械尤所重,【索隱】按:易稱「師出以律」,是於兵械尤重也。【正義】內成曰器,外成曰械,械謂弓、矢、殳、矛、戈、戟。劉伯莊云:「吹律審聲,聽樂知政,師曠審歌,知晉楚之彊弱,故云兵家尤所重。」故云「望敵知吉凶,【索隱】凡敵陣之上,皆有氣色,氣強則聲強,聲強則其衆勁。律者,所以通氣,故知吉凶也。【正義】凡兩軍相敵,上皆有雲氣及日暈。天官書云:「暈等,力鈞;厚長大,有勝;薄短小。無勝。」故望雲氣知勝負彊弱。引舊語乃曰「故云」。聞聲效勝負」,【索隱】周禮「太師執同律聽軍聲,而占其吉凶」是也。故左傳稱師曠知南風之不競,此即其類也。正義周禮云「太師執同律以聽軍聲而詔其吉兇」,左傳云師曠知南風之不競,即其類。百王不易之道也。

  武王伐紂,吹律聽聲,【索隱】其事當有所出,今則未詳。推孟春以至于季冬,殺氣相并【正義】人君暴虐酷急,即常寒應。寒生北方,乃殺氣也。武王伐紂,吹律從春至冬,殺氣相并,律亦應之。故洪範咎徵云「急,常寒若」是也。,而音尚宮。【正義】兵書云:「夫戰,太師吹律,合商則戰勝,軍事張彊(一);角則軍擾多變,失士心;宮則軍和,主卒同心(二);徵則將急數怒,軍士勞;羽則兵弱少威焉。」同聲相從,物之自然,何足怪哉?

  兵者,聖人所以討彊暴,平亂世,夷險阻,救危殆。自含血戴角之獸見犯則校(三),而況於人懷好惡喜怒之氣?喜則愛心生,怒則毒螫加,【正義】螫音釋。情性之理也。

  昔黃帝有涿鹿之戰,以定火災;【集解】文穎曰:「神農子孫暴虐,黃帝伐之,故以定火災。」顓頊有共工之陳,以平水害;【集解】文穎曰:「共工,主水官也。少昊氏衰,秉政作虐,故顓頊伐之。本主水官,因爲水行也。」成湯有南巢之伐,以殄夏亂。【正義】南巢,今廬州巢縣是也。淮南子云:「湯伐桀,放之歷山,與末喜同舟浮江,奔南巢之山而死。」按:巢即山名,古巢伯之國。云南巢者,在中國之南也。遞興遞廢,勝者用事,所受於天也。

  自是之後,名士迭興,晉用咎犯,【正義】狐偃也,咎季也。又云胥臣也。而齊用王子,【索隱】徐廣云:「王子成父。」吳用孫武,申明軍約,賞罰必信,卒伯諸侯,兼列邦土,雖不及三代之誥誓,然身寵君尊,當世顯揚,可不謂榮焉?豈與世儒闇於大較【索隱】大較,大法也。淳于髠曰「車不較則不勝其任」是也。較音角。,不權輕重,猥云德化,不當用兵,大至君辱失守,【索隱】徐廣云:「如宋襄公是也。」小乃侵犯削弱,遂執不移等哉!故教笞不可廢於家,刑罰不可捐於國,誅伐不可偃於天下,用之有巧拙,行之有逆順耳。

  夏桀、殷紂手搏豺狼,足追四馬,勇非微也;百戰克勝,諸侯懾服,權非輕也。秦二世宿軍無用之地,【索隱】謂常擁兵於郊野之外也。【正義】謂三十萬備北邊(四),五十萬守五嶺也。云連兵於邊陲,即是宿軍無用之地也。連兵於邊陲,力非弱也;結怨匈奴,絓禍於越,【正義】絓,胡卦反。顧野王云:「絓者,所礙。」勢非寡也。及其威盡勢極,閭巷之人爲敵國,咎生窮武之不知足,甘得之心不息也。

  高祖有天下,三邊外畔;大國之王雖稱蕃輔,臣節未盡。會高祖厭苦軍事,亦有蕭、張之謀,故偃武一休息,羈縻不備。

  歷至孝文即位,將軍陳武等議曰:「南越、朝鮮【正義】潮仙二音。高驪平壤城本漢樂浪郡王險城,即古朝鮮地,時朝鮮王滿據之也。自全秦時內屬爲臣子,後且擁兵阻阸,選蠕觀望。【集解】阨音厄賣反。選音思兗反。蠕音而兗反。【索隱】蠕音軟。選蠕謂動身欲有進取之狀也。高祖時天下新定,人民小安,未可復興兵。今陛下仁惠撫百姓,恩澤加海內,宜及士民樂用,征討逆黨,以一封疆。」孝文曰:「朕能任衣冠,【正義】朕音而禁反。念不到此。會呂氏之亂,功臣宗室共不羞恥,誤居正位,常戰戰慄慄,恐事之不終。且兵凶器,雖克所願,動亦秏病,謂百姓遠方何?又先帝知勞民不可煩,故不以爲意。朕豈自謂能?今匈奴內侵,軍吏無功,邊民父子荷兵日久,【正義】荷音何我反。朕常爲動心傷痛,無日忘之。今未能銷距,願且堅邊設候,結和通使,休寧北陲,爲功多矣。且無議軍。」故百姓無內外之繇,得息肩於田畝,天下殷富,粟至十餘錢,鳴雞吠狗,煙火萬里,可謂和樂者乎!

  太史公曰:文帝時,會天下新去湯火,【索隱】謂秦亂,楚漢交兵之時,如遺墜湯火,即書云「人墜塗炭」是也。人民樂業,因其欲然,能不擾亂,故百姓遂安。自年六七十翁亦未嘗至市井,游敖嬉戲如小兒狀。孔子所稱有德君子者邪!【索隱】論語曰(五)「善人爲邦百年,亦可以勝殘去殺」也。

  書曰七正,二十八舍。【索隱】七正,日、月、五星。七者可以正天時。又孔安國曰「七正,日、月、五星各異政」也。二十八宿,七正之所舍也(七)。舍,止也。宿,次也。言日、月、五星運行,或舍於二十八次之分也。律曆,天所以通五行八正之氣,【索隱】八謂八節之氣(八),以應八方之風。天所以成孰萬物也(六)。舍者,日月所舍。舍者,舒氣也。

  不周風居西北,主殺生。東壁居不周風東,主辟生氣【索隱】辟音闢。而東之。至於營室。【索隱】定星也。定中而可以作室,故曰營室。其星有室象也,故天官書主廟。此言「主營胎陽氣而產之」,是說異也。【正義】天官書云「營室爲清廟,曰離宮、閣道」,是有宮室象。此言「主營胎陽氣而產之」,二說不同。營室者,主營胎【集解】徐廣曰:「一作『含』。」陽氣而產之。東至于危。危,垝也。【索隱】垝音鬼毀反。言陽氣之垝(九),故曰危。十月也,律中應鍾。【正義】應,乙證反。白虎通云:「應者,應也,言萬物應陽而動下藏也。」漢初依秦以十月爲歲首,故起應鍾。應鍾者,陽氣之應,不用事也。其於十二子爲亥。亥者,該也。【索隱】按:律曆志云「該閡於亥」。【正義】孟康云:「閡,藏塞也。陰雜陽氣藏塞爲萬物作種也。」言陽氣藏於下,故該也。

  廣莫風居北方。廣莫者,言陽氣在下,陰莫陽廣大也,故曰廣莫。東至於虛。虛者,能實能虛,言陽氣冬則宛藏於虛,【正義】宛音蘊。日冬至則一陰下藏,一陽上舒,故曰虛。東至于須女。【索隱】婺女名也。言萬物變動其所,陰陽氣未相離,尚相如胥也(一〇),故曰須女。十一月也,律中黃鍾。【正義】白虎通云:「黃,中和之氣,言陽氣於黃泉之下動養萬物也。」黃鍾者,陽氣踵黃泉而出也。其於十二子爲子。子者,滋也;滋者,言萬物滋於下也。其於十母爲壬癸。壬之爲言任也,言陽氣任養萬物於下也。癸之爲言揆也,言萬物可揆度,故曰癸。東至牽牛。牽牛者,言陽氣牽引萬物出之也。牛者,冒也,言地雖凍,能冒而生也。牛者,耕植種萬物也。東至於建星。建星者,建諸生也。十二月也,律中大呂。大呂者。其於十二子爲丑。【集解】徐廣曰:「此中闕不說大呂及丑也。」。【正義】案:此下闕文。或一本云「丑者,紐也。言陽氣在上未降,萬物厄紐未敢出也」。

  條風居東北,主出萬物。條之言條治萬物而出之,故曰條風。南至於箕。箕者,言萬物根棋,【集解】徐廣曰:「一作『橫』也。」故曰箕。正月也,律中泰蔟【正義】蔟音千豆反。白虎通云:「泰者,大也。蔟者,湊也。言萬物始大,湊地而出之也。」。泰蔟者,言萬物蔟生也,故曰泰蔟。其於十二子爲寅。寅言萬物始生螾然【索隱】音引,又音以慎反。也,故曰寅。南至於尾,言萬物始生如尾也。南至於心,言萬物始生有華心【集解】徐廣曰:「一作『莖』。」也。南至於房。 房者,言萬物門戶也,至于門則出矣。

  明庶風居東方。明庶者,明衆物盡出也。二月也,律中夾鍾【正義】白虎通云:「夾,孚甲也。言萬物孚甲,種類分也。」。夾鍾者,言陰陽相夾廁也。其於十二子爲卯。卯之爲言茂也,言萬物茂也。其於十母爲甲乙。甲者,言萬物剖符【集解】音孚。【索隱】符甲猶孚甲也。而出也;乙者,言萬物生軋軋也。南至于氐者。【正義】氐音丁禮反。氐者,言萬物皆至也。南至於亢。亢者,言萬物亢見也。南至于角。角者,言萬物皆有枝格如角也。三月也,律中姑洗。【正義】姑音沽。洗音先典反。白虎通云:「沽者,故也。洗者,鮮也。言萬物去故就新,莫不鮮明也。」姑洗者,言萬物洗生。其於十二子爲辰。辰者,言萬物之蜄【集解】音之慎反。【索隱】蜄音振。或作「娠」,同音。律曆志云「振羨於辰」。也。

  清明風居東南維,主風吹萬物而西之。至於軫(一一)。軫者,言萬物益大而軫軫然。西至於翼。翼者,言萬物皆有羽翼也。四月也,律中中呂。【正義】中音仲。白虎通云「言陽氣將極,中充大也」,故復申言之也。中呂者,言萬物盡旅而西行也。其於十二子爲巳。巳者,言陽氣之已盡也。西至于七星。七星者,陽數成於七,故曰七星。西至于張。張者,言萬物皆張也。西至于注。【索隱】音丁救反。注,咮也。天官書云「柳爲鳥咮」,則注,柳星也。注者,言萬物之始衰,陽氣下注,故曰注。五月也,律中蕤賓。【正義】蕤音仁隹反。白虎通云:「蕤者,下也。賓者,敬也。言陽氣上極,陰氣始賓敬之也。」蕤賓者,言陰氣幼少,故曰蕤;痿陽不用事,故曰賓。

  景風居南方。景者,言陽氣道竟,故曰景風。其於十二子爲午。午者,陰陽交,故曰午。【索隱】律曆志云「咢布於午」。其於十母爲丙丁。丙者,言陽道著明,故曰丙;丁者,言萬物之丁壯也,故曰丁。西至于弧。弧者,言萬物之吳落【集解】徐廣曰:「吳,一作『柔』。」且就死也。西至于狼。狼者,言萬物可度量,斷萬物,故曰狼。

  涼風居西南維,主地。地者,沈奪萬物氣也。【正義】沈,一作「洗」。六月也,律中林鍾。【正義】白虎通云:「林者,衆也。言萬物成熟,種類多也。」林鍾者,言萬物就死氣林林然。其於十二子爲未。未者,言萬物皆成,有滋味也。【索隱】律曆志云「昧薆於未」,其意殊也。北至於罰。罰者,言萬物氣奪可伐也。北至於參。【正義】音所林反(一二)參言萬物可參也,故曰參。七月也,律中夷則。【正義】白虎通云:「夷,傷也。則,法也。言萬物始傷,被刑法也。」夷則,言陰【集解】徐廣曰:「一作『陽』。」氣之賊【集解】徐廣曰:「一作『則』。」萬物也。其於十二子爲申。申者,言陰用事,申賊萬物,【集解】徐廣曰:「賊,一作『則』。」【索隱】律曆志「物堅於申」也。故曰申。北至於濁。【索隱】按:爾雅「濁謂之畢」。濁者,觸也,言萬物皆觸死也,故曰濁。北至於留。【索隱】留即昴,毛傳亦以留爲昴。留者,言陽氣之稽留也,故曰留。八月也,律中南呂。【正義】白虎通云:「南,任也。言陽氣尚任包,大生薺麥也。」南呂者,言陽氣之旅入藏也。其於十二子爲酉。酉者,萬物之老也,【索隱】律曆志「留孰於酉」。故曰酉。

  閶闔風居西方。閶者,倡也;闔者,藏也。言陽氣道萬物,闔黃泉也。其於十母爲庚辛。庚者,言陰氣庚萬物,故曰庚;辛者,言萬物之辛生,故曰辛。北至於胃。胃者,言陽氣就藏,皆胃胃也。北至於婁。婁者,呼萬物且內之也。北至於奎。【集解】徐廣曰:「一作『?』。」【索隱】按:天官書「奎爲溝瀆,婁爲聚衆,胃爲天倉」,今此說並異,及六律十母,又與漢書不同,今各是異家之說也。奎者,主毒螫殺萬物也,奎而藏之。九月也,律中無射。【正義】音亦。白虎通云:「射,終也。言萬物隨陽而終,當復隨陰而起,無有終已。」此說六呂十干十二支與漢書不同。無射者,陰氣盛用事,陽氣無餘也,故曰無射。其於十二子爲戌。戌者,言萬物盡滅,故曰戌。【索隱】律曆志「畢入於戌」也。

律數:

九九八十一以爲宮。三分去一,五十四以爲徵。三分益一,七十二以爲商。三分去一,四十八以爲羽。三分益一,六十四以為角。

黃鍾長八寸七分一(一三) 宮。【索隱】黃鍾長八寸十分一宮。案:上文云「律九九八十一以爲宮」,故云「長八寸十分一宮」。而漢書云黃鍾長九寸者(一四),九分之寸也。劉歆、鄭玄等皆以爲長九寸即十分之寸,不依此法也。云宮者,黃鍾爲律之首,宮爲五音之長,十一月以黃鍾爲宮,則聲得其正。舊本多作「七分」,蓋誤也。大呂長七寸五分三分一。【索隱】謂十一月以黃鍾爲宮,五行相次,土生金,故以大呂爲商者,大呂所以助陽宣化也。太蔟長七寸七分二,角。夾鍾長六寸一分三分一。姑洗長六寸七分四,羽。【索隱】亦以金生水故也。仲呂長五寸九分三分二,徵。蕤賓長五寸六分三分一。林鍾長五寸七分四,角。【索隱】水生木,故爲角。不用蕤賓者,以陰氣起,陽不用事,故去之也。夷則長五寸四分三分二,商。南呂長四寸七分八,徵。無射長四寸四分三分二。應鍾長四寸二分三分二,羽。

生鍾分:【索隱】此算術生鍾律之法也。【正義】分音扶問反。

子一分。【索隱】自此已下十一辰,皆以三乘之,爲黃鍾積實之數。丑三分二。【索隱】案:子律黃鍾長九寸,林鍾丑衝長六寸,以九比六,三分少一,故云丑三分二。即是黃鍾三分去一,下生林鍾之數也。寅九分八。【索隱】十二律以黃鍾爲主,黃鍾長九寸,太蔟長八寸,寅九分八,即是林鍾三分益一,上生太蔟之義也。【正義】孟康云:「元氣始起於子。未分之時,天地人混合爲一,故子數獨一。」漢書律曆志云:「太極元氣,函三爲一,行於十二辰,始動於子,參之於丑,得三;又參於寅,得九;又參之於卯,得二十七;又參之於辰,得八十一;又參之於巳,得二百四十三;又參之於午,得七百二十九;又參之於未,得二千一百八十七;又參之於申,得六千五百六十一;又參之於酉,得萬九千六百八十三;又參之於戌,得五萬九千四十九;又參之於亥,得十七萬七千一百四十七。此陰陽合德,氣種於子(一五),化生萬物者也。」然丑三分二,寅九分八者,並是分之餘數,而漢書不說也。卯二十七分十六。【索隱】此以丑三乘寅,寅三乘卯,得二十七。南呂爲卯,衝長五寸三分寸之一,以三約二十七得九,即黃鍾之本數。又以三約十六得五,餘三分之一即南呂之長,故云卯二十七分十六,亦是太蔟三分去一,下生南呂之義。已下八辰並準此。然云丑三分二,寅九分八者,皆分之餘數也。辰八十一分六十四。巳二百四十三分一百二十八。午七百二十九分五百一十二。未二千一百八十七分一千二十四。申六千五百六十一分四千九十六。酉一萬九千六百八十三分八千一百九十二。戌五萬九千四十九分三萬二千七百六十八。亥十七萬七千一百四十七分六萬五千五百三十六。

  生黃鍾術曰:以下生者,【索隱】生鍾術曰以下生者。案:蔡邕曰「陽生陰爲下生,陰生陽爲上生。子午已東爲上生,已西爲下生」。又律曆志云陰陽相生自黃鍾始,黃鍾生太蔟,左旋八八爲五(一六)。孟康注云「從子至未得八(一七),下生林鍾」是也。又「自未至寅亦得八,上生太蔟。然上下相生,皆以此爲率」也。倍其實,三其法。【索隱】謂黃鍾下生林鍾,黃鍾長九寸,倍其實者,二九十八,三其法者,以三爲法,約之得六,爲林鍾之長也。以上生者,四其實,三其法。【索隱】四其實者,謂林鍾上生太蔟,林鍾長六寸,以四乘六得二十四,以三約之得八,即爲太蔟之長。上九,商八,羽七,角六,宮五,徵九。【索隱】此五聲之數亦上生三分益一,下生三分去一。宮下生徵,徵益一上生商;商下生羽,羽益一上生角。然此文似數錯,未暇研覈也。置一而九三之以爲法。【索隱】漢書律曆志曰:「太極元氣,函三爲一,行之於十二辰,始動於子,參之於丑,得三,又參之於寅,得九。」是謂因而九三之也。韋昭曰:「置一而九,以三乘之是也。」樂產云(一八):「一氣生於子,至丑而三,是一三也。又自丑至寅爲九,皆以三乘之,是九三之也。又參之卯,得二十七;參之於辰,得八十一;又參之於巳,得二百四十三;又參之午,得七百二十九;又參於未,得二千六百八十七;又參之於申,得六千五百六十三;又參於酉,得萬九千六百八十三;又參於戌,得五萬九千四十九;又參至於亥,得十七萬七千一百四十七:謂之該數。此陰陽合德,氣鍾於子,化生萬物也。然丑三分,寅九分者,即分之餘數也。」實如法,得長一寸。【索隱】實如法得一。實謂以子一乘丑三,至亥得十七萬七千一百四十七爲實數。如法謂以上萬九千六百八十三之法除實得九,爲黃鍾之長。言「得一」者,算術設法辭也。「得」下有「長」,「一」下有「寸」者(一九),皆衍字也。韋昭云得九寸之一也。姚氏謂得一即黃鍾之子數。凡得九寸,命曰「黃鍾之宮」。故曰音始於宮,窮於角;【索隱】即如上文宮下生徵,徵上生商,商下生羽,羽上生角,是其窮也。數始於一,終於十,成於三;氣始於冬至,周而復生。

  神生於無,【正義】無形爲太易氣,天地未形之時,言神本在太虛之中而無形也。形成於有,【正義】天地既分,二儀已質,萬物之形成於天地之閒,神在其中。形然後數,形而成聲,【正義】數謂天數也,聲謂宮、商、角、徵、羽也。言天數既形,則能成其五聲也。故曰神使氣,氣就形。形理如類有可類。或未形而未類,或同形而同類,類而可班,類而可識。聖人知天地識之別,故從有以至未有,【正義】從有謂萬物形質也,未有謂天地未形也。以得細若氣,微若聲。【正義】氣謂太易之氣,聲謂五聲之聲也。然聖人因神而存之,【正義】言聖人因神理其形體,尋跡至於太易之氣,故云因神而存之,上云從有以至未有是也。雖妙必效情,核其華道者明矣。【正義】妙謂微妙之性也。效猶見也。核,研核也。華道,神妙之道也。言人雖有微妙之性,必須程督己之情理,然後研核神妙之道,乃能究其形體,辨其成聲,故謂明矣。故下云「非有聖心以乘聰明,孰能存天地之神而成形之情哉」是也。非有聖心以乘聰明,孰能存天地之神而成形之情哉?神者,物受之而不能知及其去來(二〇)【正義】言萬物受神妙之氣,不能知覺,及神去來,亦不能識其往復也。故聖人畏而欲存之。唯欲存之,神之亦存。【正義】言聖人畏神妙之理難識,而欲常存之;唯欲常存之,故其神亦存也。其欲存之者,故莫貴焉。【正義】言平凡之人欲得精神存者,故亦莫如貴神之妙焉。

太史公曰:在旋璣玉衡以齊七政(二一),即天地二十八宿。【正義】宿音息袖反,又音肅。謂東方角、亢、氐、房、心、尾、箕,南方井、鬼、柳、星、張、翼、軫,西方奎、婁、胃、昴、畢、觜、參,北方斗、牛、女、虛、危、室、壁,凡二十八宿一百二十八宿星也。十母,【正義】十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二子,【正義】十二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鍾律調自上古。建律運曆造日度,可據而度也。【正義】度音田洛反。合符節,通道德,即從斯之謂也。

 

【索隱述贊】自昔軒后,爰命伶綸。雄雌是聽,厚薄伊均。以調氣候,以軌星辰。軍容取節,樂器斯因。自微知著,測化窮神。大哉虛受,含養生人。

校勘記

(一) 軍事張彊 殿本作「軍士彊」,周禮春官大師鄭玄注引兵書同。

(二) 主卒同心 「主卒」,殿本作「士卒」,周禮春官大師鄭玄引兵書同。

(三) 自含血戴角之獸 王元啓正譌卷一:「『血』當作『齒』,傳寫誤也。」

(四) 謂三十萬備北邊 「北邊」,原作「北闕」。張文虎札記卷三:「『闕』疑『邊』字之誤,下云『邊陲』,其證也。」今據改。

(五) 論語曰 「曰」上索隱本有「孔子」二字。

(六) 天所以成孰萬物也 張文虎札記卷三:「『天所』二字疑因上文而衍。」

(七) 二十八宿七正之所舍也 「七正」二字原無。張文虎札記卷三:「疑『二十八宿』下脫『七正』二字。」今據補。

(八) 八謂八節之氣 「八謂」,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作「八正謂」。

(九) 言陽氣之垝 「垝」上原有「危」字。王念孫雜志史記第二:「『垝』上本無『危』字,此是訓『危』爲垝,故曰『危,垝也』,言陽氣之垝。爾雅曰:『垝,毀也。』言陽氣至十月而毀也。今本『垝』上有『危』字,即因上『危,垝也』而誤衍耳。」今據刪。

(一〇) 尚相如胥也 「如胥」,張文虎札記卷三:「正譌云:當是『胥如』。案:疑『如』字衍。」

(一一) 主風吹萬物而西之至於軫 「至於」二字原無。張文虎札記卷三:「雜志云:『軫』上當有『至於』二字。上云『主辟生氣而東之,至於營室』。正譌說同。案:上下文諸宿皆有『至於』二字,此偶脫。」今據補。

(一二) 音所林反 「反」字原無,據黃本、柯本、凌本、殿本補。

(一三) 黃鍾長八寸七分 「七」,索隱本、殿本「十」。張文虎札記卷三:「『七』字誤。索隱本作『十』是。然云舊本多作『七分』,則承譌久矣。」按:「黃鍾長八寸七分一」致「七」,沈括、蔡元、王元啓、張文虎皆以爲當依索隱作「十」。與此相應,本篇所載律數,唐代司馬貞索隱已疑其誤,宋代沈括夢溪筆談、蔡元律呂新書繼起考辨,清代錢大昕考異、梁玉繩志疑、王元啓正譌等多有考證,張文虎札記亦有申論,諸家考辨校改凡八處。董樹巖、戴念祖、羅琳史記律書律數匡正—兼論先秦管律指出:經過嚴格推算可以認定,律書所載不是弦律,而是管律,其資料基本無誤,各家考辨以爲弦律而加以推算校勘,結論有誤(自然科學史研究,一九九四年第一期),隋書卷一六律歷志上:「傳稱黃帝命伶倫斷竹,長三寸九分,而吹以爲黃鍾之宮,曰含少。次制十二管,以聽鳳鳴,以別十二律,比雌雄之聲,以分律呂。上下相生,因黃鍾爲始。虞書云:『叶時月正日,同律度量衡。』夏禹受命,以聲爲律,以身爲度。周禮,樂器以十二律爲之度數。司馬遷律書云:『黃鍾長八寸七分之一,太簇長七寸七分二,林鍾長五寸七分三,應鍾長四寸三分二。』此樂之三始,十二律之本末也。」隋志所引,與今本史記大致相同,而與各家校改格格不入。今一仍其舊。

(一四) 而漢書云 「漢書」二字原無,據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補。按:漢書卷二一上律歷志上:「故黃鐘爲天統,律長九寸。」律歷志本於劉歆,故索隱稱其名,

(一五) 氣種於子 「種」,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作「鐘」,與漢書卷二一上律歷志上合。按:下「置一而九三之以爲法」索隱引樂產作「鍾」。

(一六) 陰陽相生自黃鍾始黃鍾生太簇左旋八八爲五 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無「黃鍾生太簇」五字,疑此有衍誤。按:漢書卷二一上律歷志上:「陰陽相生,自黃鐘始而左旋,八八爲伍。」亦無此五字。

(一七) 孟康註云從子至未得八 「孟康註云」四字原無,據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補。按:通鑑卷一二四宋紀六文帝元嘉二十二年胡三省注引作「孟康注曰」。

(一八) 樂產 耿本、黃本、柯本、凌本、殿本作「樂彥」。

(一九) 有寸者 「下有」二字原無,據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補。

(二〇) 物受之而不能知及其去來 殿本史記考證、王元啓正譌卷一以爲「及」字衍

(二一) 在旋璣玉衡以齊七政 「在」,原作「故」,據殿本改。按:王元啓正譌卷一:「『故』字誤,當從尚書作『在』。在,察也。」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司马迁
对《書·史記卷二十五 律書第三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