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史志地理
表·史記卷十五 六國年表第三(2)
本章来自《史记》 作者:司马迁
发表时间:2018-04-11 点击数:19次 字数:

四十三

十二

初臘。會龍門。

二十四

十七

四十四

十三

四月戊午,君爲王。

魏敗我韓舉。

趙武靈王元年

魏敗我趙護。

十八

四十五

相張儀將兵取陜。

初更元年

十一

 衛嗣君元年。

城鄗。

十九

四十六

相張儀與齊楚會齧桑。

十二

君爲王。

敗魏襄陵。

君爲王。

齊湣王地元年

四十七

張儀免相,相魏。

十三

秦取曲沃、平周。女化爲丈夫。

十一

與韓會區鼠。

十一

四十八

十四

十二

取韓女爲夫人。

十二

封田嬰於薛。

慎靚王元年【集解】徐廣曰:「辛丑。」

王北遊戎地,至河上。

十五

十三

燕王噲元年

迎婦于秦。

十六

十四

秦來擊我,取鄢。

城廣陵。

五國共擊秦,不勝而還。

魏哀王元年

擊秦不勝。

十五

擊秦不勝。

擊秦不勝。

十一

擊秦不勝。

擊秦不勝。

 宋自立爲王。

與韓、趙戰,斬首八萬。張儀復相。

齊敗我觀澤。

十六

秦敗我脩魚,得韓將軍申差(四一)

與韓、魏擊秦。齊敗我觀澤。

十二

敗魏、趙觀澤。

擊蜀,滅之。取趙中都、西陽、安邑(四二)

十七

秦取我中都、西陽、安邑(四三)

十三

君讓其臣子之國,顧爲臣。

十八

十一

秦敗我將軍英。

十四

周赧王元年【集解】徐廣曰:「丁未。」【索隱】赧音尼簡反。宋衷曰:「赧,謚也。」皇甫謐云名誕也。

十一

侵義渠,得二十五城。

秦拔我曲沃,歸其人。走犀首岸門。

十九

十二 【集解】徐廣曰:「紀年云立燕公子職。」

十五

 魯平公元年。

君噲及太子、相之子皆死。

十二

樗里子擊藺陽,虜趙將。公子繇通封蜀。【索隱】繇音由。秦之公子。

秦來立公子政爲太子。與秦王會臨晉。

二十

十三

秦拔我藺,虜將趙莊。

十六

張儀來相。

十一

十三

庶長章擊楚,斬首八萬。

擊齊,虜聲子於濮。與秦擊燕。

二十一

秦助我攻楚(四四),圍景座。

十四

十七

秦敗我將屈匄。【索隱】匄音蓋。楚大夫。

燕人共立公子平。

十二

十四

蜀相殺蜀侯。

圍衛。

韓襄王元年

十五

十八

燕昭王元年

十三

秦武王元年

誅蜀相壯。張儀、魏章皆出之魏(四五)

與秦會臨晉。

十六

吳廣入女,生子何,立爲惠王后。

十九

十四

初置丞相,樗里子、甘茂爲丞相。

張儀死。

十七

二十

十五

十一

與秦會應。【集解】徐廣曰:「在潁川父城。」

與秦會臨晉。秦擊我宜陽。

十八

二十一

十六

拔宜陽城,斬首六萬。涉河,城武遂。

十二

太子往朝秦。

秦拔我宜陽,斬首六萬。

十九

二十二

十七

秦昭王元年

(四六)

十三

秦擊皮氏,未拔而解。

秦復與我武遂。

二十

二十三

十八

彗星見。桑君爲亂,誅。

十四

秦武王后來歸。

二十一

二十四

秦來迎婦。

十九

十一

十五

二十二

二十五

與秦王會黃棘,秦復歸我上庸。

二十

十二

彗星見。

十六

秦拔我蒲坂、晉陽、封陵。

秦取武遂。

二十三

三十六

太子質秦。

二十一

十三

魏王來朝。

十七

與秦會臨晉,復歸我蒲坂(四七)

太子嬰與秦王會臨晉,因至咸陽而歸。

二十四

二十七

二十二

十四

蜀反,司馬錯往誅蜀守煇,定蜀。日蝕,畫晦。伐楚。

十八

與秦擊楚。

十一

秦取我穰。與秦擊楚。

二十五

趙攻中山。惠后卒。

二十八

秦、韓、魏、齊敗我將軍唐眛於重丘。

十一

二十三

與秦擊楚,使公子將,大有功。

十五

樗里疾卒。擊楚,斬首三萬。魏冄爲相。

十九

十二

二十六

二十九

秦取我襄城,殺景缺。

十二

二十四

秦使涇陽君來爲質。

十六

楚王來,因留之。

二十

與齊王會于韓。

十三

齊、魏王來。立咎爲太子。

二十七

三十

王入秦。秦取我八城,

十三

二十五

涇陽君復歸秦。薛文入相秦。

十七

二十一

與齊、韓共擊秦于函谷。河、渭絕一日。

十四

與齊、魏公擊秦。

趙惠文王元年

以公子勝爲相,封平原君。

楚頃襄王元年

秦取我十六城,

十四

二十六

與魏、韓共擊秦。孟嘗君歸相齊。

十八

楚懷王亡之趙,趙弗內。

二十二

十五

楚懷王亡來,弗內。

十五

二十七

十九

十一

彗星見。復與魏封陵。

二十三

十六

與齊、魏擊秦(四八),秦與我武遂和。

懷王卒于秦,來歸葬。

十六

二十八

二十

十二

樓緩免。穰侯魏冄爲丞相。

魏昭王元年

秦尉錯來擊我襄城(四九)

韓釐王咎元年

圍殺主父。與齊、燕共滅中山(五〇)

魯文公元年(五一)【集解】徐廣曰:「一作『湣』。」

十七

二十九

佐趙滅中山。

二十一

十三

任鄙爲漢中守。

與秦戰,我不利(五二)

十八

三十

田甲劫王,相薛文走。

二十二

十四

白起擊尹闕,斬首二十四萬。

佐韓擊秦,秦敗我兵尹闕。

秦敗我尹闕二十四萬(五三),虜將喜。

十九

三十一

二十三

十五

魏冄免相。

迎婦秦。

二十

三十二

二十四

十六

秦拔我宛城。

二十一

三十三

二十五

十七

魏入河東四百里。

芒卯以詐見重。

與秦武遂地方二百里。

二十二

三十四

二十六

十八

客卿錯擊魏,至軹,取城大小六十一。

秦擊我。取城大小六十一。

二十三

三十五

二十七

十九

十月,爲帝;十二月,復爲王。任鄙卒。

十一

秦拔我桂陽。【集解】徐廣曰:「一作『梗』。」

十一

二十四

三十六

爲東帝二月,復爲王。

二十八

二十

秦拔我新垣、曲陽之城。

十二

十二

二十五

三十七

二十九

二十一

魏納安邑及河內。

宋王死我溫。

秦敗我兵夏山。

十三

十三

二十六

三十八

齊滅宋。

三十

二十二

蒙武擊齊。

十一

十一

十四

與秦會中陽

十四

與秦會宛。

二十七

三十九

秦拔我列城九。

三十一

二十三

尉斯離與韓、魏、趙共擊齊,破之。

十二

與秦擊齊濟西。與秦王會西周。

十二

與秦擊齊濟西。與秦王會西周。

十五

取齊昔陽。

十五

取齊淮北。

二十八

與秦、三晉擊齊,燕獨入至臨菑,取其寶器。

四十

五國共擊湣王,王走莒。

三十二

二十四

與楚會穰。

十三

秦拔我安城,兵至大梁而還。

十三

十六

十六

與秦王會穰。

二十九

齊襄王法章元年

三十三

二十五

十四

大水。

 衛懷君元年。

十四

與秦會兩周閒。

十七

秦拔我兩城。

十七

三十

三十四

二十六

魏冄復爲丞相。

十五

十五

十八

秦拔我石城。

十八

三十一

三十五

二十七

擊趙,斬首三萬(五四)。地動,壞城。

十六

十六

十九

秦取我軍,斬首三萬。

十九

秦擊我,與秦漢北及上庸地。

三十二

三十六

二十八

十七

十七

二十

與秦會黽池,藺相如從。

二十

秦拔、西陵。

三十三

殺燕騎劫。

三十七

二十九

白起擊楚,拔郢,更東至竟陵,以爲南郡。

十八

十八

二十一

二十一

秦拔我郢,燒夷陵,王亡走陳。

燕惠王元年

三十八

三十

白起封爲武安君。

十九

十九

二十二

二十二

秦拔我巫、黔中。

三十九

三十一

魏安釐王元年

秦拔我兩城。封弟公子無忌爲信陵君。

二十

二十三

二十三

秦所拔我江旁反秦。

四十

三十二

秦拔我兩城,軍大梁城(五五),韓來救,與秦溫以和。

二十一

暴鳶救魏,爲秦所敗,走開封。

二十四

二十四

四十一

三十三

秦拔我四城,斬首四萬。

二十二

二十五

二十五

四十二

三十四

白起擊魏華陽軍,芒卯走,得三晉將,斬首十五萬。

與秦南陽以和。

二十三

二十六

二十六

十一

四十三

三十五

擊燕。

韓桓惠王元年

二十七

二十七

擊燕。

 魯頃公元年。

十二

四十四

三十六

二十八

藺相如攻齊,至平邑。

二十八

燕武成王元年

十三

四十五

三十七

秦擊我閼與城,不拔。

二十九

秦拔我閼與(五六)。趙奢將擊秦,大敗之,賜號曰馬服。

二十九

十四

秦、楚擊我剛壽。

四十六

三十八

三十

三十

十五

四十七

三十九

秦拔我壞城。

三十一

三十一

十六

四十八

四十

太子質於魏者死,歸葬芷陽。

三十二

三十二

十七

四十九

四十一

十一

秦拔我廩丘。【集解】徐廣曰:「或作『邢丘』。」

三十三

三十三

十八

五十

四十二

宣太后薨。安國軍爲太子。

十二

趙孝成王元年

秦拔我三城。平原君相。

三十四

齊田單拔中陽。

十九

五十一

四十三

十三

秦拔我陘。城汾旁。

三十五

齊王建元年

五十二

四十四

攻韓(五七)。取南陽。【集解】徐廣曰:「一作『郡』。」

十四

秦擊我太行。

三十六

五十三

四十五

攻韓(五八),取十城。

十五

十一

楚考烈王元年

秦取我州。黃歇爲相。

五十四

四十六

王之南鄭。

十六

十二

使廉頗拒秦於長平。

十一

五十五

四十七

白起破趙長平,殺卒四十五萬。

十七

十三

使趙括代廉頗將。白起破括四十五萬。

十二

五十六

四十八

十八

十四

十三

五十七

四十九

十九

十五

十四

五十八

五十

王齕、鄭安平圍邯鄲,及齕還軍,拔新中。

二十

公子無忌救邯鄲,秦兵解去。

十六

秦圍我邯鄲,楚、魏救我。

春申君救趙。

燕孝王元年

五十九

【集解】徐廣曰:「乙巳。」赧王卒。

五十一

二十一

韓、魏、楚救趙新中,秦兵罷。

十七

秦擊我陽城。救趙新中。

救趙新中。


五十二

【集解】徐廣曰:「丙午。」

取西周(五九)。王稽棄市。

二十二

十八

十一

取魯,魯君封於莒(六〇)


五十三

二十三

十九

十二

燕王喜元年

十一


五十四

二十四

二十

十三

徙於鉅陽。

十二


五十五

二十五

 衛元君元年。

二十一

十四

十一

十三


五十六

二十六

二十二

十五

平原君卒。

十二

柱國景伯死。

伐趙,趙破我軍,殺栗腹。【索隱】人姓字,燕相也。

十四


秦孝文王元年【集解】徐廣曰:「辛亥。文王,后曰華陽后,生莊襄王。子楚母曰夏太后。」

二十七

二十三

十六

十三

 

十五


秦莊襄王楚元年【集解】徐廣曰:「壬子。」蒙驁取成皋、滎陽。初置三川郡。呂不韋相。取東周。

二十八

二十四

秦拔我成皋、滎陽。

十七

十四

楚滅魯,頃公遷卞,爲家人,絕祀。

十六


蒙驁擊趙榆次、新城、狼孟,得三十七城。日蝕。

二十九

二十五

十八

十五

春申君徙封於吳。

十七


王齮擊上黨。【集解】徐廣曰:「齮,一作『齕』」初置太原郡。魏公子無忌率五國卻我軍河外,蒙驁解去。

三十

無忌率五國兵敗秦軍河外。

二十六

秦拔我上黨。

十九

十六

十八

始皇帝元年【集解】徐廣曰:「乙卯。」

擊取晉陽。作鄭國渠。

三十一

二十七

二十

秦拔我晉陽。

十七

十九

三十二

二十八

二十一

十八

二十

蒙驁擊韓,取十三城。王齮死。

三十三

二十九

秦拔我十三城。

趙悼襄王偃元年

十九

十一

二十一

七月(六一),蝗蔽天下(六二)。百姓納粟千石,拜爵一級。

三十四

信陵君死。

三十

太子從質秦歸。

二十

十二

趙拔我武遂、方城。

二十二

蒙驁取魏酸棗二十城。初置東郡。

魏景湣王元年

秦拔我二十城。

三十一

趙相、魏相會柯(六三),盟。

二十一

十三

劇辛死於趙。

二十三

五國共擊秦。

秦拔我朝歌。

 衛從濮陽徙野王。

三十二

二十二

王東徙壽春,命曰郢。

十四

二十四

彗星見北方西方。夏太后薨。蒙驁死。

秦拔我汲。

三十三

二十三

十五

二十五

嫪毐封長信侯。

三十四

二十四

十六

二十六

彗星見,竟天。嫪毐爲亂,遷其舍人于蜀。彗星復見。

秦拔我垣、濮陽、衍。

韓王安元年

二十五

李園殺春申君。

十七

二十七

相國呂不韋免。齊、趙來,置酒。太后入咸陽。大索。

入秦,置酒。

楚幽王悼元年

十八

二十八

入秦,置酒。

十一

呂不韋之河南。王翦擊鄴、閼與,取九城。

秦拔我閼與、鄴,取九城。

十九

二十九

十二

發四郡兵助魏擊楚。呂不韋卒。復嫪毐舍人遷蜀者。

秦助我擊楚。

趙王遷元年【集解】徐廣曰:「幽愍元年。」

秦、魏擊我。

二十

三十

十三

桓齮擊平陽,殺趙扈輒,斬首十萬,因東擊趙。王之河南。彗星見。

秦拔我平陽,敗扈輒,【索隱】扈輒,人姓字(六四),趙將,漢別有扈輒也。斬首十萬。

二十一

三十一

十四

桓齮定平陽、武城、宜安。韓使非來,我殺非。韓王請爲臣。

秦拔我宜安。

二十二

三十二

十五

興軍至鄴。軍至太原。取狼孟。

十一

秦拔我孟狼、鄱吾,【索隱】鄱音婆,又音盤,縣名,在常山。軍鄴。

二十三

太子丹質於秦,亡來歸。

三十三

十六

置麗邑。發卒受韓南陽地(六五)

十二

獻城秦。

秦來受地。

地大動。

二十四

三十四

十七

內史勝擊得韓王安(六六),盡取其地,置潁川郡。華陽太后薨。

十三

秦虜王安,秦滅韓。

二十五

三十五

十八

十四

 衛君角元年。


二十六

三十六

十九

王翦拔趙,虜王遷之邯鄲(六七)。帝太后薨。

十五


秦王翦虜王遷邯鄲(六八)。公子嘉自立爲代王。

幽王卒,弟郝立,爲哀王。三月,負芻殺哀王。

二十七

三十七

二十

燕太子使荊軻刺王,覺之。王翦將擊燕。

魏王假元年


代王嘉元年

楚王負芻元年

負芻,哀王庶兄。

二十八

太子丹使荊軻刺秦王,秦伐我。

三十八

二十一

王賁擊楚。


秦大破我,取十城。

二十九

秦拔我薊,得太子丹。王徙遼東。

三十九

二十二

王賁擊魏,得其王假,盡取其地。

秦虜王假(六九)


三十

四十

二十三

王翦、蒙武擊破楚軍,殺其將項燕。



秦破我將項燕。

三十一

四十一

二十四

王翦、蒙武破楚,虜其王負芻。



秦虜王負芻。秦滅楚。

三十二

四十二

二十五

王賁擊燕,虜王喜。又擊得代王嘉。五月,天下大酺。



秦將王賁虜王嘉,秦滅趙。


三十三

秦虜王喜,拔遼東,秦滅燕。

四十三

二十六

王賁擊齊,虜王建。初并天下,立爲皇帝。






四十四

秦虜王建。秦滅齊。

二十七    更名河爲「德水」。爲金人十二。命民曰「黔首」。同天下書。分爲三十六郡。

二十八    爲阿房宮。之衡山。治馳道。帝之瑯琊,道南郡入。爲天極廟(七〇)。賜戶三十,爵一級。

二十九    郡縣大索十日。帝之瑯琊,道上黨入。

三十

三十一    更名臘曰「嘉平」。賜黔首里六石米二羊,以嘉平。大索二十日。

三十二    帝之碣石,道上郡入。

三十三    遣誅逋亡及賈人贅壻略取陸梁,爲桂林、南海、象郡,以適戍。西北取戎爲四十七縣(七一)【集解】徐廣曰:「一云四十四縣是也。又云二十四縣。」築長城河上,蒙恬將三十萬。

三十四    適治獄不直覆獄故失者築長城。及南方越地(七二)

三十五    爲直道,道九原,通甘泉。

三十六    徙民於北河、榆中,耐徙三處,【集解】徐廣曰:「一作『家』。」拜爵一級。石畫下東郡(七三),有文言「地分」。

三十七    十月,帝之會稽、瑯琊,還至沙丘崩。子胡亥立,爲二始皇帝。殺蒙恬。道九原入。復行錢。

二世元年  十月戊寅,大赦罪人。十一月,爲兔園。十二月,就阿房宮。其九月,郡縣皆反。楚兵至戲,章邯擊卻之。出衛君角爲庶人。

二        將軍章邯、長史司馬欣、都尉董翳追楚兵至河。誅丞相斯、去疾,將軍馮劫。

三        趙高反二世自殺,高立二世兄子嬰。子嬰立,刺殺高,夷三族。諸侯入秦,嬰降,爲項羽所殺。尋誅羽,天下屬漢。

 

【索隱述贊】春秋之後,王室益卑。楚彊南服,秦霸西垂。三卿分晉,八代興?。遞主盟會,互爲雄雌。二周前滅,六國後隳。壯哉嬴氏,吞并若斯。

校勘記

(三)二十五年卒 此下原有「已上當並元王元年」八字,據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刪。

(四)曰圍吳吳怨 「怨」,耿本、凌本、殿本作「怒」。張文虎札記卷二:「凌本『怒』,疑皆『恐』之譌。」

(五)緜諸 原作「繇諸」。梁玉繩志疑卷九:「史詮謂『繇諸』乃『緜諸』之訛,是也。後此二十年『與緜諸戰』,又匈奴傳『隴西有緜諸』,蓋戎國,即漢志天水郡緜諸道。」今據改。

(六)衛出公飲大夫不解襪 「出公」,原作「莊公」;「襪」,原作「履」。梁玉繩志疑卷九:「『莊公』乃『出公』之誤,『不解履』乃『不解襪』之誤。」按:此表前曰「衛出公輒後元年」,左傳哀公二十五年曰「褚師聲子韤而登席」,今據改。

(七)八年殺弟丑立爲共公 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作「八年鄭殺哀公立弟丑爲共公也」。按:本書卷四二鄭世家:「哀公八年,鄭人弒哀公而立聲公弟丑,是爲共公。」疑各本索隱皆有誤脫。

(八)塹阿旁 「阿」,本書卷五秦本紀作「河」。下秦表云「城塹河濱」、「塹洛,城重泉」,文例相類。

(九)後四年與韓魏敗智伯晉陽 原作「三卿叛智伯晉陽」,據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改。按:張文虎札記卷二:「『叛』疑『敗』,後表可證。」本書卷四五韓世家:「康子與趙襄子、魏桓子共敗知伯,分其地。」

(一〇)忌善智伯早死故智伯欲并晉 「早死故智伯」五字原無,據黃本、彭本、柯本補。按:本書卷三九晉世家:「忌善知伯,蚤死,故知伯欲盡并晉,未敢,乃立忌子驕爲君。」

(一一)立五十一年卒 「卒」子原無,據索隱本補,按:本書卷四六田敬仲完世家:「宣公五十一年卒。」

(一二)率其邑人來奔 「人」字原無,據景祐本、紹興本、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補。按:本書卷五秦本紀:「二十五年,智開與邑人來奔。」此表下云「晉大夫智寬率其邑人來奔」,文例正同。

(一三)九十九年 索隱本作「十九年」。

(一四)九十九年 索隱本作「十九年」。

(一五)趙桓子元年 通鑑卷一周紀一胡三省注引六國年表此下有「卒」字。按:本書卷四三趙世家:「襄子弟桓子,逐獻侯,自立於代,一年卒。」

(一六)鄭立幽公子爲繻公 「子」下疑脫「駘」字。按:本書卷四二鄭世家:「鄭人立幽公弟駘,是爲繻公。」集解:「年表云鄭立幽公子駘。」鄭世家:「子陽之黨共弒繻公駘而立幽公弟乙爲君,是爲鄭君。」集解:「六國年表云『立幽公子駘』。」

(一七)伐晉敗黃城 「敗」,原作「毀」,據景祐本、紹興本、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改。按:本書卷四六田敬仲完世家:「宣公四十三年,伐晉,毀黃城,圍陽狐。」「敗黃城」即「毀黃城」,作「敗」蓋存古本之舊。說文攴部:「敗,毀也。」本書卷一二三大宛列傳:「宛王城中無井,皆汲城外流水,於是乃遣水工徙其城下水空以空其城。」集解:「蓋以水蕩敗其城也。」

(一八)公子擊圍繁龐出其民 景祐本、紹興本、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民」下有「人」字,疑是。按:史記多「民人」連文之例。

(一九)擊守中山 「守」,原作「宋」。梁玉繩志疑卷九:「魏、趙世家云『伐中山,使子擊守之』,則『宋』乃『守』字之訛。」張文虎札記卷二:「徐廣曰『一云擊宋中山』,蓋表本作『守』,形近譌爲『宋』,後人反依誤本改。」今據改。

(二〇)取毌丘 「丘」字原無,據殿本補。按:本書卷四六田敬仲完世家:「伐衛,取毌丘。」「毌丘」,景祐本作「丘」,脫「毌」字。

(二一)徐越侍以仁義 梁玉繩志疑卷九:「世家以節儉侍者徐越也,以仁義侍者牛畜也,此撮舉互異,而又失荀欣。」張文虎札記卷二:「此表疑有脫文。」按:本書卷四三趙世家曰烈侯好音,于爲歌者田,公仲乃進三人,牛畜侍烈侯以仁義,荀欣侍以旋練舉賢、任官使能,徐越侍以節財儉用、查度功德。烈侯乃止。

(二二)三晉來伐我至乘丘 「乘丘」,原作「桑丘」。梁玉繩志疑卷九:「桑丘乃燕地,楚肅王元年齊伐燕取桑丘可證,楚安得有桑丘之地乎?當依世家作『乘丘』。」按:本書卷四〇楚世家:「悼王二年,三晉來伐楚,至乘丘而還。」正義:「年表云『三晉公子伐我,至乘丘』。」今據改。又,張文虎札記卷二:「警云:『世家正義引年表「三晉公子伐我,至乘丘,誤也,已解在年表中」,今正義缺。』」

(二三)三月 此上原有「鄭人殺君」四字。梁玉繩志疑卷九:「『鄭人殺君』是羨文,即後年弒繻公事誤重於前一年。」按:鄭世家無此事。今據刪。

(二四)緜諸 原作「繇諸」。梁玉繩志疑卷九:「此亦『緜諸』之譌也。」今據改。參見本卷校勘記(五)。

(二五)鄭康公元年 梁玉繩志疑卷九:「康公名乙,此失書。但世家集解引表有『乙』字,則今本失之。」

(二六)蜀取我南鄭 本書卷五秦本紀云「十三年,伐蜀,取南鄭」。疑「我」爲「伐」之誤,而又倒在下。

(二七)趙敬侯元年 索隱本「趙敬侯」下有注:「章。」按:依索隱行文之例,當云「名章」。

(二八)和田常曾孫二年亦號太公 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無「二年」二字。

(二九)名師隰靈公太子 此注索隱本在上年「立爲獻公」下。

(三〇)齊威王因齊元年 梁玉繩志疑卷九:「威王之名,年表、世家及魯仲連傳並作『因齊』。國策作『嬰齊』,必誤,蓋時有田嬰,決無君臣同名之理。而身爲齊君,不當以『齊』爲名。攷莊子則陽篇有田侯牟,釋文曰『司馬云齊威王也,名牟,桓公子。案史記威王名因不名牟』。據釋文,則史原無『齊』字。穰苴傳『因爲齊威王』,尤可互證。」張文虎札記卷二:「穰苴傳索隱亦以爲威王名因,今史文『齊』字疑後人據國策作『嬰齊』而增。」按:本書卷六四司馬穰苴列傳:「其後及田常殺簡公,盡滅高子、國子之族。至常曾孫和,因自立爲齊威王。」索隱:「此文誤也,當云田和自立,至其孫爲齊威王。故系家云田和自立,號太公,其孫因齊,號爲威王。」穰苴傳云「至常曾孫和,因自立爲齊威王」,此處「因」非人名,梁氏理解文義有誤。索隱明言威王名「因齊」,則張氏之說,亦無從實證。

(三一)晉伐到鱄陵 「鱄陵」,景祐本、紹興本作「博陵」,本書卷四六田敬仲完世家同。按:卷六九蘇秦列傳「趙涉河漳、博關」集解引徐廣:「齊威王六年,晉伐齊,到博陵。」

(三二)系本無 耿本、黃本、彭本、索隱本、柯本、凌本、殿本此下有「名」字。

(三三)與燕會阿 「阿」,原作「河」。梁玉繩志疑卷九:「『河』乃『阿』字之訛,世家作『阿』是。」今據改。

(三四)初聚小邑爲三十一縣令 「聚」,原作「取」。王念孫雜志史記第二:「取小邑,當爲『聚小邑』,字之誤也。秦本紀曰『并諸小鄉聚,集爲大縣』,彼言『集』,此言『聚』,其義一也。」今據改。又,「三十一」,本書卷五秦本紀作「四十一」;「令」上疑有脫文。

(三五)商君死彤地 此上原有「賜」字,據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刪。按:本表云「商君反,死彤地」。

(三六)丹封名會丹魏大臣 張文虎札記卷二:「世家集解徐廣引表同。『丹封名會』四字不可解,彼文『大臣』下有『也』字,疑後四字是徐廣語,後人誤增入表。」

(三七)與趙會伐魏 梁玉繩志疑卷九:「徐廣於田完世家引表云『與趙會博望,伐魏』,則今本脫『博望』二字。」

(三八)大荔圍合陽 此上原有「秦」字。張文虎札記卷二:「『秦』字蓋衍。」今據刪。

(三九)我恐 梁玉繩志疑卷九:「盧學士曰『恐』乃『怒』字之誤。」按:殿本作「怒」。本書卷四四魏世家:「三十三年,秦孝公卒,商君亡秦歸魏,魏恐,不入。」張文虎札記卷二:「商君傳作『魏人怨其欺公子卬而破魏師,弗受』,此『恐』字疑『怨』之譌。」

(四〇)魏入少梁河西地于秦 梁玉繩志疑卷九:「秦紀曰『魏納河西地』,魏世家曰『予秦河西地』,蓋孝公取河西地之時,尚有未得者,至是乃盡有之耳,而並不言少梁。前二十五年孝公已取少梁矣,何待是時乎?秦、魏兩表誤增,當衍『少梁』二字。」按:「少梁」二字未必爲衍文。本書卷七〇張儀列傳:「秦惠王十年,使公子華與張儀圍蒲陽,降之。儀因言秦復與魏,而使公子繇質於魏。儀因說魏王曰:『秦王之遇魏甚厚,魏不可以無禮。』魏因入上郡、少梁,謝秦惠王。」通鑑卷二周紀顯王三十九年:「秦伐魏,圍焦、曲沃、魏入少梁、河西地於秦。」

(四一)得韓將軍申差 梁玉繩志疑卷九:「『得』下『韓』字衍。世家正義引表無『韓』字,是也。」按:「韓」字非衍文。本書卷五秦本紀「虜其將申差」正義:「年表云:『秦敗我修魚,得韓將軍申差。』」卷四五韓世家:「十六年,秦敗我脩魚,虜得韓將?、申差與濁澤。」

(四二)取趙中都西陽安邑 梁玉繩志疑卷九:「安邑是魏非趙地也,秦紀、趙世家皆無之,此與趙表『安邑』二字並衍文。」按:「安邑」二字疑非衍文。本書卷五秦本紀「伐取趙中都西陽」正義引表、卷四三趙世家「秦取我中都及西陽」集解引表並有「安邑」二字。

(四三)秦取我中都西陽安邑 參見上條。

(四四)秦助我擊楚 梁玉繩志疑卷九:「『秦助我』亦『我助秦』之誤。」按:梁說不確。下魏景湣王八年亦云「秦助我擊楚」。本書卷四五韓世家「楚圍雍氏」集解引徐廣:「秦本紀惠王後元十三年,周赧王三年,楚懷王十七年,齊湣王十二年,皆云『楚圍雍氏』。紀年於此亦說『楚景翠圍雍氏。韓宣王卒,秦助韓共敗楚屈丏』。」

(四五)張儀魏章皆出之魏 「出之」,原作「死于」。梁玉繩志疑卷九:「史詮曰『出之』作『死于』,誤。」按:原文當作「出之」。下年魏表「張儀死」可證。本書卷五秦本紀云武王元年「張儀、魏章皆東出之魏」。今據改。

(四六)秦昭王元年 梁玉繩志疑卷九:「秦本紀及秦紀並作『昭襄』,此失『襄』字。」按:梁說不確。「昭襄」兩謚,古書多用單稱。史記正文或稱「昭王」,或稱「昭襄王」。

(四七)復歸我蒲坂 「歸」字原無。梁玉繩志疑卷九:「史詮謂『復』下缺『歸』字。」今據補。

(四八)與齊魏擊秦 梁玉繩志疑卷九:「與武遂在襄王十四年,各處皆誤,說見秦紀。『與齊魏擊秦』五字是衍文,蓋已書於十四年,此爲重出也。」按:梁說誤。本書卷五秦本紀:「(秦昭王)十一年,齊、韓、魏、趙、宋、中山五國共攻秦,至嚴氏而還。秦與韓、魏河北及封陵以和。」卷四四魏世家:「(魏哀王)二十三年,秦復予我河外及封陵爲和。」卷四五韓世家:「(韓襄王)十六年,秦與我河外及武遂。」魏世家、韓世家皆未載攻秦事,然秦予魏河外及封陵、與韓河外及武遂,實由五國攻秦,此史公互見之法也。

(四九)來擊我襄城 「城」字原無,據景祐本、紹興本、耿本、黃本、柯本、凌本、殿本補。按:本書卷四四魏世家:「昭王元年,秦拔我襄城。」

(五〇)與齊燕共滅中山 「滅」,原作「伐」,據景祐本、紹興本、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改。按:齊表云「佐趙滅中山」。本書卷四六田敬仲完世家:「二十九年,趙殺其主父。齊佐趙滅中山。」卷四三趙世家滅中山在三年。

(五一)魯文公元年 「文公」,原作「文侯」,據景祐本改。按:本書卷三三魯周公世家:「平公卒,子賈立,是爲文公。文公元年,楚懷王死于秦。二十三年,文公卒。」

(五二)與秦戰我不利 「我」,原作「解」。張文虎札記卷二:「史詮云『解』當作『我』。案:世家作『我』。」今據改。

(五三)秦敗我伊闕二十四萬 梁玉繩志疑卷九:「秦紀及穰侯傳並言『秦敗韓、魏伊闕,斬首二十四萬』。史詮云缺『斬首』二字。」按:梁說誤。本書卷四四魏世家:「秦將白起敗我軍伊闕二十四萬。」卷四五韓世家:「秦敗我二十四萬,虜喜伊闕。」

(五四)斬首三萬 「三萬」,景祐本、紹興本、耿本、黃本、彭本、柯本、殿本作「二萬」,本書卷八一廉頗藺相如列傳同。

(五五)軍大梁城 「城」,原作「下」,據景祐本、紹興本、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改。按:說文車部:「軍,園圍也。」段玉裁注:「於字形得園義,於字音的圍義。」「軍」有「圍」義,「軍大梁城」,即「圍大梁城」。後人不解,改「城」爲「下」,與原意相去甚遠。本書卷七二穰侯列傳「乃罷梁圍」正義:「表云魏安釐王二年,秦軍大梁城,韓來救,與秦溫以和也。」

(五六)秦拔我閼與 梁玉繩志疑卷九:「趙世家及趙奢傳乃秦圍韓閼與,而奢救之,大破秦軍也。『拔』當作『攻』,『我』當作『韓』。」本書卷八一廉頗藺相如列傳:「秦伐韓,軍於閼與。」

(五七)攻韓 此上原有「秦」字。梁玉繩志疑卷九:「盧學士曰:秦攻韓,『秦』字不當有。下一年同。」今據刪。

(五八)攻韓 此上原有「秦」字。梁玉繩志疑卷九:「盧學士曰:秦攻韓,『秦』字不當有。下一年同。」今據刪。參見上條。

(五九)取西周 此下原有「王」字。梁玉繩志疑卷九:「『王』字羨文也。史詮謂『王』當作『君』。又取西周在昭王五十一年,爲赧王五十九年,周、秦二紀甚明,此誤在後一年。」按:下秦莊襄王元年云「取東周」,句法與此同。今據刪。

(六〇)魯君封於莒 本書卷七八春申君列傳「爲楚北伐滅魯」索隱引年表作「封魯君於莒」,疑今本誤倒。

(六一)七月 本書卷六秦始皇本紀作「十月庚寅」。張文虎札記卷一:「顓頊術十月戊辰朔,二十三日庚寅。表作『七月』,誤。」

(六二)蝗蔽天下 梁玉繩志疑卷九:「當有脫字,本紀云『蝗蟲從東方來,蔽天。天下役』。」

(六三)趙相魏相會柯 「柯」上原有「魯」字。梁玉繩志疑卷九:「魯地無名柯者,又此時魯滅已七年,尚安得稱『魯柯』?而趙、魏會盟亦不得至魯地,疑有誤。」今據刪。

(六四)扈輒人姓字 「人姓字」三字原無,據耿本、黃本、彭本、索隱本、柯本、殿本補。按:上燕王喜四年「殺栗腹」索隱:「人姓字,燕相也。」

(六五)受韓南陽地 「地」字原無,據景祐本、紹興本、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補。按:本書卷六秦始皇本紀:「十六年九月,發卒受地韓南陽假守騰。」

(六六)內史勝 「勝」,本書卷六秦始皇本紀作「騰」。

(六七)虜王遷之邯鄲 施之勉訂補:「『之』字上當有『王』字,缺脫。」按:施說是。表上文昭王四十六年云「王之南鄭」,始皇帝十三年「王之河南」,下始皇帝二十八年云「之衡山,治馳道,帝之瑯邪」。本書卷六秦始皇本紀:「十九年,王翦、羌瘣盡定取趙地東陽,得趙王。秦王之邯鄲,諸嘗與王生趙時母家有仇怨,皆阬之。」

(六八)秦王翦虜王遷邯鄲 王叔岷斠證:「邯鄲二字,文義不完。趙世家:『(王遷)八年十二月,邯鄲爲秦。』表『邯鄲』下疑脫『爲秦』二字。」

(六九)秦虜王假 梁玉繩志疑卷九:「表內後格失書『秦滅魏』三字。各表皆有之,不應魏獨缺也。」

(七〇)天極廟 景祐本、紹興本、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作「太極廟」。按:梁玉繩志疑卷九:「又極廟象天極,不名太極廟。史詮云今本『天』作『太』誤,余謂『太』字衍文。」

(七一)西北取戎爲四十四縣 張文虎札記卷二:「紀作『三十四縣』,表亦宜同,故徐廣引『一云四十四』,以著異文,今表蓋後人誤依集解改。」

(七二)適治獄不直覆獄故失者築長城及南方越地 「覆獄故失」四字,原在「越地」之下。通鑑卷七秦紀二始皇帝三十四年:「謫治獄吏不直及覆獄故失者築長城及處南越地。」胡三省注:「覆獄者,秦當已成而覆按也。故者,知其當罪與不當罪而故出入之;失者,誤出入也。」通鑑之文,當本於年表,今據乙。

(七三)石畫下東郡 「下」,殿本作「隕」。按:梁玉繩志疑卷九:「『下』字亦『隕』之訛。本紀徐廣引表云『石畫隕』也。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司马迁
对《表·史記卷十五 六國年表第三(2)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