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三十九、返程
发表时间:2018-04-11 点击数:83次 字数:


第二天早晨,四个北方女生气呼呼地离开了接待站,再也没有回来。

梅远和陈定春,以及粤闵的两个女生睡了整整一个上午,下午梅远、陈定春和艾问江等三个男生到街上晃了一会就回来了。

晚上梅远等人到接待的食堂里吃晚饭时,见食堂的的墙上贴了一个通知,晚上八点接待站在食堂里召开所有住站人员大会,请大家务必参加。

晚上八点钟,梅远等人都来到了食堂里,会议按时召开,宣布东海市对外地红卫兵的接待将在两天内结束,在两天内离开东海市回家复课闹革命的红卫兵,接待站免费发给返程火车票,并根据路程远近发给途中补助费。如果在两天内不办理返程手续,接待站将停止接待,返程火车票一律自理。从现在起,接待站从现在开始给大家办理返程火车票。

梅远等人开完会,来到一处避静的马路边商量着返程的问题。

秦永龙说:“我们现在就到接待站办票,明天就回家。”

孙大明说:“急什么?把规定的两天呆完了再回去,家也不会搬走,迟两天回去没有什么关系。”

陈定春看看孙大明,说:“这就怪了,早就急着要回家的人现在反倒不急了,是不是天要下雨呀?”

孙大明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回家没事干,心里不舒服,在外面瞎混心情反而好一些。”

陈定春说:“回去,回去,人家已经通知我们走,多呆一天又有什么用,瞌睡抵不住死。明天早晨就回去,当天就能到家了。”

梅远说:“我也赞成明天回去,但是明天早晨回去太仓促了,最好明天下午离开这里,那样从容一点。”

艾问江说:“我也赞成明天下午走。”

陈定春说:“爱因斯坦,我知道你就会这样说,梅医生打个哈哈,你就要跟着喊万岁!”

秦永龙说:“别斗嘴了,那我们就这样决定,明天下午离开上这里”

孙大明说:“你们把我说的话当吃剩的青菜汤啊,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呀!”

陈定春说:“谁把你的话当过一回事呀,你说的话总是白说!”

孙大明说:“不对,亲爱的外交家,你不要用老眼光看新事物,我跟你在一起的这些日子进步很大,我已不是过去的我,我有了一个新的灵魂。我现在的话很有分量,比如那天在东海大学,我多么义正词严,比如昨天晚上,我多么勇敢,我觉得我已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大风大浪里脱胎换骨了,心里有着你的影子,我怕我回家以后,你老是活在我的心里。”

陈定春噗嗤一笑,说:“明哲保身,你别啰嗦好不好,现在我们在研究正经事,你别打岔。”

秦永龙说:“不说了,就这样吧,我们去办明天下午的返程火车票。”

梅远等人来到接待站,陈定春把他们的红卫兵交给了接待站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说明天白天到横江方向的火车票没有了,只有明天夜里到横江的火车票。

孙大明马上在一旁说:“明天夜里的火车票更好,明天白天我们还可以在这里混一天。”

陈定春办好了火车票,大家又商量起来,研究明天到哪里去。

秦永龙和孙大明老是不能统一,两个人各有主张。

梅远说:“明天大家就自由活动,各人自己上街看看。”

陈定春说:“好,我赞成。”

孙大明说:“好,我也赞成!”

梅远说:“明哲保身脑筋出问题了,真成了外交家的影子,外交家说死,他马上就闭眼睛。”

艾问江说:“行啦,就这么定了,明天晚上大家回接待站吃晚饭,早点做好出发的准备。”

第二天早晨,梅远吃过早饭,又买了两个馒头和一根香肠,准备带着中午吃。

梅远一个人来到莉园,这里平日的一些活动早已停止了,她心情黯淡地一个人在街上默默浏览了一遍,然后就去看商店。莉园一带都是小商品商店和各种饭店,梅远带着馒头,当然对饭店不感兴趣,她就闲下心来,一个一个地逛着商店,商店一个紧挨着一个,虽然商品没有过去多,但仍比别的地方齐全,从针头线脑到布匹、服装、鞋袜、食品都还有,而且多数都是东海本地产品,东海的轻工业小产品在全国很有名气。当然梅远身上的钱很有限,她口袋里只剩下了八块多钱,还想带点回家给妈妈支撑日月。她在一家商店里看到了一个针线盒,里面有大小粗细十根针,大针可以钉被子,小针可以用来绣花,其他的可以缝补衣服,这些针和针线盒都是妈妈需要的,她仔细地看看标价,只要一毛钱,就毫不犹豫地把买了一只。

当梅远看到一个小食品店时,她在门口看了又看,下决心走了进去,这个食品店有几种糖果,还有各色饼干,饼干有包装成盒的,也有散称的,盒装的比较贵,每盒都在三毛钱以上,这对于她来说已是奢侈品,她就把眼睛落在散称饼干上,有一种饼干每斤只要三毛五分钱,半斤粮票,比盒装的要便宜得多。她想了又想,就买了一辆粮票的散称饼干,带回家给妈妈尝尝。她把买好的饼干装进了随身带来的花布小挎包,背上肩,高高兴兴地走到商店门口,想了一下转身回到原处,又买了一两粮票的散称饼干,她准备把后面买的饼干送给艾问江的妈妈。

梅远第二次买好饼干,这回她没有立即离开,她在大白牛奶糖糖果旁边站住了,看了又看,这大白牛奶糖糖果是全国第一有名的糖果,传说三个糖果就能抵得上一杯牛奶,吃起来又酥又软,到口就化,甜香鲜美。她非常想买一点孝敬孝敬妈妈,但嫌它太贵,一斤要一块六毛钱,买一两也要花一毛六分钱,还不知道人家卖不卖一两。她犹豫着,不忍离去,又下不了买的决心。

营业员老伯伯说:“姑娘,大白牛糖果好啊,前几天断货了,今天刚刚到了点货,你算来得巧,碰上了机会了,应该买一点,如果是不想买多,买一两也可以。”

梅远听说可以买一两,立即说:“那好,我买两个一两。”

营业员老伯伯笑了,说:“买两个一两,那不就是买二两吗!”

梅远说:“不是二两,就是买两个一两,我是……要送给两个人。”

营业员老伯伯说:“真是好姑娘,做事这么细心。好,我给你称两个一两。”

梅远买好大白兔牛奶糖糖果高高兴兴地走出了小食品店,进了一家鞋店。这家鞋店里的鞋子品种很多,从布鞋到胶底鞋、皮鞋都有,男女鞋码都很齐全。梅远身为女生,当然先看女式鞋,她盯着女式皮鞋看来看去,那些皮鞋五色缤纷,有黑的、白的、红的、蓝的、灰的、咖啡色的……她从未见过这么多彩色的女式皮鞋,美得就像工艺品,她一一欣赏着,买不起过过眼瘾也是快乐,也能够开开眼界,原来女人有这么多皮鞋可穿,而她这辈子是没福气穿了。每一双女式皮鞋最低价也在八块钱以上,贵的一双超过二十多块钱,那都是有钱的小姐和阔太太穿的。她看过女式皮鞋,接着看女式胶底鞋,那些女式胶底鞋也是有很多种颜色,式样也有七八种,可以说每一种式样她都很喜欢。价钱也不算贵,最便宜的只一块五毛钱一双,最贵的一双也就三块多钱,她多想买一双,哪怕就买最便宜的,她一次次摸着口袋里的钱,钱是够了,可是她就是舍不得买。她想,花一块多钱买一双鞋,太奢侈了,妈妈做一双鞋只花几毛钱,买一双鞋的钱能做几双鞋。她几乎要把钱掏出口袋了,最终还是熬住了。最后她来到布鞋柜台前,玻璃柜台里成列着十几种女式布鞋,有三四种她很喜欢,她想好了,布鞋用不着买,妈妈做的布鞋也很好,而且她现在不上学了,自己以后也有空做鞋了,布鞋更不用买。她把几种比较喜欢的布鞋看了又看,把那几双鞋的式样记在心里,准备回家后照着样子做。

梅远看鞋看了一个多小时,准备离开鞋店时,经过男式胶底鞋玻璃柜台前,看到了一双棕色的男式胶底鞋,式样有点像皮鞋,非常好看,也很实用,是东海市著名的力量牌,鞋的名字叫力量牌青年鞋。梅远不由得站住,对那双鞋看了又看,她非常想买一双送给艾问江,艾问江送给她东西,有来无往非礼也。再说,她非常想送给艾问江一样最心爱的东西,这双鞋不正是物随人愿吗?

营业员大姐看着梅远盯着那双男式青年鞋不走,就走过来说:“小妹妹,你……是想把这双鞋买了送给男朋友吗,要多大码的呀?”

梅远随口答道:“要四十一码的。”

营业员大姐拿出一双四十一码的青年鞋,说:“这鞋真好,式样新,颜色好看,价钱很便宜,只要两块八毛钱。”

梅远毫不犹豫地付了帐,拿着那双青年鞋就走了。她走到鞋店外面,打开包装鞋子的牛皮纸袋,拿出鞋子反复地看着,越看越觉得漂亮,她确信艾问江一定喜欢。

梅远已经花掉了三块多钱,身上剩下的钱就不想再花了,经过几个商店门口,都没有进去,是啊,不想买东西,进商店看多了也发腻。当她经过一个布店门口时,看到柜台上方挂着许多布料,有一匹黑底白圆点花的布吸引了她。她不自主地走进了布店,对着黑底白圆点花的布料看了又看,觉得很适合她妈妈做罩衣,她妈妈的罩衣都破了,把这布买一段回去,给妈妈做件罩衣多好。这布料好看,但不贵,只要二毛八分钱一尺,因为它是普通平布。

好在梅远身上带着全国通用布票,她毅然买了五尺五寸黑底白圆点的花平布,又花掉了一块五毛六分钱。

梅远告诫自己,不能再买东西了,剩下的钱一定要留着带回家给妈妈。她在街上慢悠悠地走着,想在街边找一个能坐下的地方,把馒头吃了,因为肚子早就饿了。

忽然,有个人从背后在梅远肩上拍了一下,把她吓了一大跳,转过头一看,竟是艾问江在向她微笑。

梅远顿时喜不自禁,说:“真巧,这大东海人海茫茫,街上的人比蚂蚁还多,怎么就遇到你了。”

艾问江调皮地说:“你不想遇到我吗?”

梅远说:“当然……不……当然想遇到……你!”

艾问江说:“我们想的一样,世上的事情很有意思,有时候真的是事随人愿。你吃饭了吗?已经一点了,我们找个小饭店吃饭去。”

梅远说:“我带着两个馒头,我正在找地方准备坐下来吃馒头。”

艾问江说:“馒头就不吃了,我请客,我们买点热饭菜一起吃。”

梅远说:“你买点东西自己吃,我就吃馒头。”

艾问江说:“我一个人吃多没劲,想……很和你一起吃顿饭。”

梅远沉默了,她心里也很想和艾问江一起吃顿饭。她不经意地看到前面有一个包子店。就说:“那就吃简单点,我们到前面的那个包子店去,你可以买几个包子吃,我就吃带来的馒头。”

艾问江说:“那也行。”

二人来到包子店,艾问江买了六个包子,又要买一个炒肉片和一个菠菜猪肝汤。

梅远说:“你吃那么多呀,省点,别浪费,汤和菜就别买了。”

艾问江说:“我不是说请你的客吗?请客哪能不买菜和汤呢?”

梅远说:“你说到了就行了,还当真呀!”

艾问江说:“你别老是想着节省,什么都省着,对不住自己。”

二人坐上桌等菜和包子的时候,艾问江对梅远说:“快把你的馒头拿出来,我饿了,让我先垫一下肚子。”

梅远赶快拿出馒头,递给艾问江一个馒头。

艾问江馒头一到手就啃了起来,菜和汤还没上桌,他就把一个馒头吃光了,又把手朝梅远伸过来:“你把剩下的那个馒头也给我,我还很饿。”

梅远说:“不给你了,馒头都是冷的,你吃多了难受,熬一下,等会吃热包子。”

艾问江硬从梅远手里把剩下的一个馒头拿了过来,边啃边说说:“我不怕吃冷的,就怕饿。”

服务员把热腾腾的菜和汤、包子都送来了,艾问江手上的馒头也吃完了。

梅远赶快拿起碗,给艾问江盛了一碗汤,递到艾问江面前说:“你快喝点热汤,暖一暖。”

艾问江指着包子对梅远说:“你快吃包子。”

梅远夹起一个包子,说:“你买了菜和汤,就不该买这么多包子,有点浪费!”

艾问江说:“你知道吗?莉园的大肉包子,在东海是有名的,不吃那不亏心吗?浪费点就浪费点吧,一辈子像这样的浪费能有几次。有这样浪费的机会还要感谢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要不我们哪能到这里来。吃,快吃!”

梅远吃了三个包子停就下不在吃了。

艾问江说:“你继续吃呀,我吃一个包子就行了,馒头把我的肚子撑饱了。”

梅远说:“我吃饱了,剩下的都是你的。”

艾问江说:“我吃不了那么多。”

梅远说:“我现在知道了,你是故意提前把我的馒头都吃了,让我吃包子。还说我省,你比我还省。包子已买了,没办法省了,你快吃,你把剩下的几个包子都吃掉,一定要吃掉。”

艾问江说:“还剩两个包子,我们两一人吃一个,要不我就不吃。”

二人吃好以后,艾问江站起身说:“走,我们再到街上看看。”

梅远说:“你先坐着,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梅远等艾问江重新坐下来后,把她买的青年鞋拿出来递给艾问江说:“你看看这双鞋怎么样?”

艾问江对着青年鞋看了好一会,说:“漂亮!”

梅远问:“你喜欢吗?”

艾问江说:“喜欢!”

梅远说:“那就送给你!”

艾问江盯着梅远看了好一会,笑着说:“这么贵重的东西,我能收呀!你一定是给你舅舅买的。”

梅远害羞地说:“是特意买着送给你的。”

艾问江说:“那我给你钱。”

梅远说:“我是买了送给你的,你还给我什么钱,是不想要啊!”

艾问江说:“想要,想要,一心想要,就是你花钱太多,我多不好意思呀!”

梅远说:“那就不说了,你就拿着吧!但要保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艾问江神秘地一笑,说:“我知道!”

梅远又拿出一包大白牛奶糖糖果和一包饼干递给艾问江说:“这两样是给你妈妈买的。”

艾问江显得更加不好意思,但他痛快地接过了大白牛奶糖糖果和饼干,调皮地说:“你……真细心,连老婆婆都想到了。”

梅远羞涩地说:“别瞎扯,是阿姨。”

艾问江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网兜,把梅远送给他的东西装了起来,说:“我们逛逛去。”

两个人肩并肩地在街上走了一段,谁也没好意思说话,彼此的心里都很激动,都觉得他们之间出现了一种特殊的青春感觉,梅远渐渐地连看也不敢看艾问江一眼,老是低着头赶路。

当一个服装店出现在梅远和艾问江面前的时候,艾问江站住了,说:“进去看看。”

梅远带头走进了服装店,径直来到男式服装柜台前。

艾问江看了一下男式服装,说:“都是中山装,不适合我穿,我们去看看女式服装。”

梅远说:“不看了,我不买衣服,还是逛街好。”

艾问江拉着梅远就往女式服装柜台走,他说:“你不买衣服,看看也不坏,可以打发时间。”

二人来到女式服装柜台前,艾问江看到一件女式夹克衫,藏青色底子上有一些粉红色小碎花,非常好看,就对梅远说:“你试试这件夹克衫。”

梅远说:“我又不买,不用试。”

营业员大婶看看梅远,挑了一件尺寸适合梅远身材的夹克衫递给梅远说:“不买也可以试,没关系。”

梅远出于礼貌,接过了夹克衫,脱下外面的棉衣放到柜台上,把夹克衫穿到了身上。

营业员大婶看着梅远说:“瞧这个姑娘,真是衣架子,这件夹克就像量着你的身子做的,你穿着真好看,显得多漂亮呀!”

在梅远脱夹克衫时,艾问江已把夹克衫买下了。

梅远把脱下的夹克衫还给了营业员大婶,营业员大婶把夹克衫叠好,用一张牛皮纸包起来,递给梅远说:“姑娘,拿上你的衣服。”

梅远没有接夹克衫,赶快说:“我不买,我不买。”

营业员大婶指着艾问江说:“这个小伙子已经替你买了,你别客气,我看这小伙子对你很好。他买对了,这么好的夹克衫才五块一毛钱,五尺布票,很便宜。”

梅远忙不迭地说:“不能买,太贵了,退掉,退掉。”

艾问江从营业员大婶手上接过夹克衫,说:“买好了,就不退了,走吧!”

出了服装店,艾问江要把夹克衫递给梅远,梅远说:“我不要!”

艾问江说:“为什么?”

梅远说:“太贵了。”

艾问江说:“不就五块一毛钱吗?别寒心,我回家后多卖点冰棒,或是跟我父亲一起多卖点芦柴,很快不就能把钱挣回来了啊!”

“太贵了,我不要!”梅远坚持说,“我哪能穿那么好的衣服呀!”

艾问江拉着梅远站住,他说:“你不要夹克衫,那我就把鞋子还给你,你能给我买东西,就不能允许我也给你买东西呀!”

梅远说:“可是……可是你买的衣服太好了。”

艾问江说:“这话怎么说,我送给你衣服,还非要送差的呀!这次你就收了,下不为例!”

不等梅远答应,艾问江拿过梅远挎在肩上的小布包,把夹克衫装了进去。

梅远说:“你真傻!”

艾问江说:“没错,我在你面前就容易犯傻。”

梅远低着头,拿过了艾问江手上的小布包。

两个人又在街上逛了一会,艾问江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梅远说:“我不想回去,就想这么逛着。”

艾问江问:“为什么?”

梅远说:“不知道,也许我也在犯傻!”

艾问江说:“我们傻到一块来了!”

梅远呢喃着问:“真的吗?”

艾问江说:“我的感觉就是这样。可是我们不回去不行呀!这个大大的东海市哪有我们的立足之处,再说我们还是在校学生。”

梅远说:“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耽误了我们,要不我们早就高中毕业了。”

两个人回到接待站,其他三个同学也都回来了。

吃过晚饭,梅远和同学们把剩下的菜饭票买了馒头和一些咸菜,准备路上吃。他们回宿舍休息了一下,然后就开始整理行李。

晚上十点钟,梅远等人来到东海北火车站,看到火车站有个大牌子上写着返程红卫兵专门入口。他们就来到专门入口排队进站。

排队的人很多,他们一步步向前移进,头发和肩上落了许多白霜。

梅远他们的火车是凌晨一点十分的,开车前五分钟他们才挤上了车。车上人很多,好在他们是长途,领到的是座位票,而且五个人坐在一起。

大家逛了一天,上车后都感到很疲劳,很快都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第二天天亮以后,孙大明说:“各位,把你们的水杯子都拿出来,我给大家打热水去,打了热水我们就吃馒头。”

吃馒头的时候,孙大明从包里拿出五个咸鸭蛋,一人发了一个,他说:“亲爱的战友们,我慰问你们,这些咸鸭蛋是我用我剩下的接待站的菜票买来的,我们同享。”

秦永龙拿出了他买的香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春江青苇
对《三十九、返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