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三十四章 空间传说
本章来自《阿诺斯的悲伤》 作者:万漠
发表时间:2018-04-07 点击数:384次 字数:

两人如风一般掠过,仿佛轻快而精灵的小鸟。


天地间寂静而安详,唯有微风轻佛,柔若情人的呼吸。


两人奔跑于辽阔的天地之间。


远处,有光闪耀。


一个法师,正全神贯注,用魔法之光罩住自己,灵动的魔棒,幻化出各种奇异的生物,活跃于光环内外。有蝴蝶、蜻蜓、比目鱼、小爆龙、血鸦、花瓣,以及别的许多不知名的物件。


画虎低笑,罗布特在干嘛?


占尘轻声说,他一定在尝试各种变化。


画虎老气横秋,作捋须状,嗯,有搞头!


占尘娇笑轻责,死样!


有枫林,近了。兵刃破风之声,遥遥传来。


楚天歌的九节鞭舞得出神入化,气象万千,端是奥妙莫测。枪法却热烈奔放,若矫龙腾空,惊天动地。


画虎和占尘远远瞧见,只看得热血沸腾,心旷神怡。


他接下来所使的掌法又自不同,笨拙机械,迟缓异常。画虎和占尘微微发怔,只觉得很不适应,刚才看得有点兴奋,竟忽然间跌落低潮,波澜不兴,有如死水,实在太没意思。


楚天歌出掌越来越慢,好多时候打出一掌,要停下来思考半天再比划一掌,招不能贯,断断续续。


两人越看越没劲,虽然他们知道楚天歌的掌法绝不会平平无奇,要是看出门道,必然受益非浅,可两人没兴致揣摸,绕行开去,另往他处。


脚下的枫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占尘雪白的天足轻盈柔美,秀若无骨,同枫叶交映生辉。瀑布般的青丝轻轻飘动,与风和谐。她的人,静了。低着头,眼波妩媚,脸色渐渐柔和,散发着淡淡的光泽。


她的心中,真的静了,从所未有的静。她亦不明白,自己的心里为什么会如此的静谧与细腻,漫步于枫枫林中竟有这样的灵动和惬意,一种奇妙的感觉充塞着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


她并没有去思索那种奇妙的感觉是什么或是为什么,只是奇怪自己怎么和一狮子头漫步也会这般窝心,居然一点也不激气。


画虎更是开心,美人在旁,只觉得迈步都格外高远,精神大振,劲头十足。而占尘娇美的容颜、婀娜的身影和飘逸的风情,尤令他赏心悦目,甘随左右。


枫叶飘飘洒洒,如雪花飞舞。占尘的衣裙发丝,亦在秋风中轻轻飞扬。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走出好远。


枫林将尽,天却渐寒。


天地,渐渐昏暗,走石飞沙。


一些气息,开始弥漫,精湛、深邃、阴暗、沉闷、广博、压抑,而又无孔不入。画虎和占尘对望一眼,诧异之余,又不禁十分钦佩。


两人迈入这片气息。


有人影,渐渐清晰。


岗末·山本次郎将邪灵权杖插于身侧,坐在一段枯木上,以手支颚,仿佛优雅矜持的少女,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相比之下,迪巴逊显得更加心事重重和忧心忡忡,神色凝重,双眉紧锁,稳如磐石的坐在更远处的土坡之上,小山也似。荡漾出来的强大力量,笼罩四野,与山本次郎的气息水乳交融,合为一体,将方圆百里之内化为一片独特的天地,带着死亡与邪恶的天地。


占尘甚为不喜,不喜欢他们的这种气息,转向东行,避过两人。


东方空寂,越往东走,越见荒芜。而那两人的气息,终于渐远渐弱。


不一会儿,到悬崖边上,但见奇峰怪石,群山突兀,崖深万丈。唯一独木,架到对面崖上。


山与石,呈暗灰色。


同样阴森邪恶的气息,由崖底传来,深不可测。几只乌鸦和啼血异鹫,忽上忽下翻飞。


偶有蚊虫飞过,拳头般大小。


荒凉,只有荒凉。甚至于,是废墟!


占尘吐吐舌头,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也有那样的气息?


画虎轻笑说,这儿一定是莎莉娜空间里本身就存在的,跟他们不同。


占尘望着对面的山峰,昂然说,我们过去。走到崖边,却吓一跳,拍着胸口又退回来。悬崖之深,远远超出她的想象,她倒还真是怕怕,绝无虚假。


画虎见状,不由得哈哈大笑。


占尘小脸一红,赌气上前,就要跨上那独木桥。


画虎伸手一挡,忍住笑说,你等一等,让我瞧瞧木头朽坏没有先。


占尘一呆,退开一步。


画虎伸蹄踹踹,铮铮两声,木硬如铁,虽然长着些许青苔,倒是半点不朽,未受风雨侵蚀。


没问题!画虎呵呵一笑,躬身说,公主请!


占尘嫣然一笑,举纤纤玉手放入他毛茸茸的熊掌说,走吧!脚步细碎,飘上独木桥。


独木桥两尺来宽,足一人通过,两人却难以并行,只能一前一后的走。


走出一段距离,两人只觉脚底生寒,动魄惊心,上凌虚于天,下不着于地,实叫人提心吊胆。


占尘小腿发颤,手掌心全是汗水。起先她向下望一眼,见崖壁狰狞,崖下山石斧削般插立,云雾阴霾,鸦鹫蚊虫乱飞,莫见其底,便一直不敢往下看。然而,她仍然昂首挺胸,鼓勇向前。


画虎钦佩之余,暗暗好笑。占尘大大方方的拉着他手,看似亲昵,其实是心里害怕而借助他来壮胆,当下也不点破,任凭和她的小手紧紧相握,朝独木桥那头挨去。


好不容易过完独木桥,占尘一声欢呼,挣开画虎的手,往石峰奔去。


喂,你慢点。画虎忙追上去。


这里,处处怪石嶙峋,峭峰陡坡。好在两人身轻如燕,过若风行,不一会儿便登上一最高最陡之山峰。


两人翘首远眺,登觉心胸开阔,神清气爽。前方,烟雾缭绕,云蒸霞蔚;群山连绵,此起彼伏,与天相接,当真景色如画,直如仙境。


迪巴逊和山本次郎的气息,以及适才崖边的阴森,至此而绝,荡然无存。


两人心情大好,占尘手指远方,娇笑说,我们一起,飞过这一片人间仙境。


画虎哈哈大笑说,好!


占尘温柔一笑,展开双臂,做深呼吸。闭目、昂首,身上力量奔腾,秀发飞舞,丝丝散开,她的人,慢慢的冉冉升起,然后如有着隐形翅膀的天使,又如仙子一般,飞往天际。


画虎仰天长笑,挥拳、跺脚、吐气、开声、飞掠,急赶上去。


两人振翅高飞,飞翔于天地之间。


天地广阔无边,足以自由翱翔。


身下的云海,飞快向后。群山,迅速渺小。


画虎哈哈大笑说,腾云驾雾的感觉,真好!


占尘莞尔轻笑。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过去,可是云海,不尽。


两人已飞出万里。


再飞好一阵,云雾渐稀,仙境将殆。


蓝,蓝得耀眼,蓝得心碎,蓝得不可思议。


海,海天一色。


前方有海!


两人如箭一般射落于海滨,这片海,感动得他们落下。


占尘朝海奔去,大喊大叫,哭得一塌糊涂。


画虎哈哈大笑。


占尘光洁如玉的脸颊上,仍然泪光闪耀,却已娇笑,举指说,你看!


画虎顺着她的藕臂葱指望去,见到几棵椰子树零零星星的扎在远处的沙滩边上。


占尘跑过去,围着椰子树疾转数圈,不住说,真漂亮真漂亮!又说,她们,不应该离海这么远吧?


画虎放声长笑,让我来!走上去,马步、弯腰,倒拔杨柳,不,是倒拔椰子树,然后狂奔过去,砰的放在海边。


海水微涨,便淹过树根。


占尘格格娇笑,也拔一棵去放在旁边。


画虎眼珠都差点掉下来,不是吧,大姐?你也能弄出来?


占尘抿嘴说,挺容易嘛,又没什么难度。


画虎一竖拇指说,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两人欢天喜地,稀里哗啦的一阵搬动,把椰子树全部移位。


完成后,两人颇有成就感,心满意足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后来,两人又瞧着大海出神。


占尘说,不知怎么越过这片海?


画虎说,不会再用飞吧?不如,咱们跑过去?


跑?占尘一怔。


没错,画虎说,我听人讲,只要达到一定的速度便可踏海而过,不会落水。


占尘嫣然说,好!咱们试试。


画虎点头。


两人相视一笑,退出老远,再一起向海面狂奔,风驰电掣。


果然,两人踏海而驰,未落于水。


两人喜出望外,愈加提速,全力施为。


登时,两人的速度,如光,如电。


海面上,两条长长的平行线伸展开来。一深一线,一重一轻。画虎奔得轰动,占尘却跑得唯美。须臾之间,两人已在千里之外,仿佛风过无痕。


两人越奔越开心,越驰越兴奋。画虎觉得他越来越喜欢这趟旅程,无论所见闻,所亲历,都是那么奇幻绚丽而接近疯狂,亦让他忍不住要疯狂,更何况还有如此美丽的女巫相伴。


占尘温柔甜美,眼波俏皮,纤纤玉指点向海面。


啪,水花飞溅。


她玉掌轻推,一串水珠立即随他们一块朝前飞驰。她伸掌虚空一抹,那些水珠化为一对晶莹通透的仙鹤。


上去!她娇笑说。身子一侧,坐上一只仙鹤。


帅!画虎狂喊一声,翻身坐上另一只仙鹤。


仙鹤展翅,尤胜于他们奔行之速。


耳畔风声呼呼,去势之快,无与伦比。


画虎心旷神怡,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大声问,你听说过庄子吗?你知不知道,逍遥游?


占尘正倚在仙鹤脖子上闭目养神,闻言只问,什么木桩子?不认识!你跟他很熟吗?逍遥游?没听说过。


画虎说,熟?很熟?当然没有,我怎么会跟他很熟?都相差好几千年……啊,不是啦,你真不知道逍遥游?


占尘娇嗔说,当然不知道,都说不认识,过分!


画虎哈哈一笑,我背给你听好不好?


好啊!占尘闭目莞尔。


画虎站起身来,大声念诵,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占尘咦的一声,闭着眼说,你等一等。


那些词句,在她胸中缓缓流动,化为音符,化为旋律,也化为灵感。她的心胸,陡然开阔,眼界更为明亮与高远,虽然紧闭双眸,长长的睫毛完全合在一起,却已见到海阔天空的世界。一份天地,一种场景,她从未见过,甚至从来没有想过,也不可能想象得出的天地与场景,浮现在她的胸中,辽阔、辽阔、再辽阔……


于是,他们脚下的仙鹤,开始变幻。


画虎感觉到,狂喜。这不正是他想要的结果吗?这种灵感,不能间断!


画虎当然不会停下,继续念诵,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


仙鹤已化为巨鸟,是名,鹏!


鹏鸟渐渐成形,同时横向和纵向伸展,倏忽之间,两人相距极远,彼此化为一个黑点消失,消失于天地之间,消失于鸟背之上,消失于碧空万里。


画虎仰天长笑,极目所至,已不见占尘的身姿倩影,唯鸟背与云彩,无边无涯。


他们相距,万里之遥。画虎提起胸腹之气,放声而咏,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有鸟焉,其名为鹏……绝云气,负青天……


轰——


天地之间,爆鸣。仿佛九天雷动,仿佛天塌地陷。


呼啦——


水柱升起,冲至九天之上,再哗啦啦的落下来,溅得画虎满身满脸,一下让他变成落汤鸡。


大鹏展翅,比翼齐飞,每一展翅,必至万里之外,鹏程万里。


画虎兴奋得疯,兴奋得狂了,在鸟背上连续翻上几十个筋斗,提气而呼,小尘,你那边怎么样啦?感觉如何?


占尘尖叫,声音穿越时空传来,真是太疯狂太伟大啦,画虎你真了不起!


画虎大笑,不是我了不起,是庄子。


占尘吃吃的笑,是啦,是那个木桩子了不起。


画虎笑骂,住嘴!是庄子,不是木桩子。亵渎!


占尘格格娇笑,是啦,听你的,庄子!


画虎又翻两个筋斗,大声说,我要到你那边来。


占尘娇声说,我也要到你那边来。


画虎说,好!然后开始狂奔。


他大笑,庄子构想的画面,没想到在今天真的出现,他老人家泉下有知,也足以含笑欣慰矣。


他越奔越快,竭尽全力,几乎用尽吃奶的力气,因为他太兴奋,急着想见到最终的结果。


鸟背上,又是一条长长的细线在延长。


他奔行之快,已至极限,如光、如电、如风、如影,确已是逍遥而行而游而至极哉。


然而,真正更快的,却是大鹏鸟。亮翅而飞,瞬息万里。天地无极,却似乎微渺而不能与之比肩。光与影飞掠,时空似乎扭曲挪移。


天地之间,轰鸣不断。


鹏鸟越飞越高,越飞越远,所激起的数千万丈的浪花已难及其身,更沾不到画虎身上。


画虎已在数千里外,身上湿衣风干,拽得笔直,猎猎作响。唯渐渐有些心浮气躁,盖因激烈奔驰之故,只是还没跑出鸟背,鸟翅膀愈加没有见到。


鸟的翅膀,比之鸟背,更广阔。


终于,驰出鸟背,掠过翅膀,经过尺许的间隙,跨上另一只大鹏鸟。


他与占尘,相遇在这里,仿佛历尽千辛万苦跟悲欢离合再得重逢,两人手拉着手,在鸟翅膀上又跳又笑。


极目远眺,鸟颈匿于万里之外的云中,鸟头不可见。回眸而观,鸟尾亦不可寻。


两人欢喜兴奋莫名,大笑,相拥,滚倒在鸟翅膀上。


鸟的毛色极为光滑,一片的羽毛,不知其几大。一缕小小的绒毛,直如一个小小的湖泊,足以将两人淹没。


两人相对于巨鸟,远比跳蚤更微小,好比沧海之一粟,宇宙之微尘,实不足道也。


天上的云,飞快后退。数百万里,数千万里之外,天,无垠,海,无尽。


画虎笑得累倒,躺着问,不知我们多久可以通过这片海?


因为兴奋,占尘的小脸红扑扑的,动人极了,她正躺着娇喘,摇头说,不知道,神才晓得。


神?画虎一怔,别逗啦,什么神?


占尘神情认真而崇敬,莎莉娜,这个空间里,她便是创世的神!不知道她把这片海造得有多广阔,更不知道大海过后是不是一望无际的陆地、草原或是沙漠……


画虎听之,也不禁有些崇拜,那我们岂不是永远飞不出她的空间?


占尘抿嘴娇笑,孙悟空还翻不出如来掌心呢。


画虎点头,若有所悟。


便在这时,一个声音超越时空传来,温柔娇美,同时敲响每一个人的心扉,朋友们,我们该出发了。是星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万漠
对《第三十四章 空间传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