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三十、参加批斗大会
发表时间:2018-04-06 点击数:351次 字数:


梅远等走进食堂,站到排队打饭菜的队伍里,孙大明抬头一看,墙上贴着通知,他念道:“通知——请各班的人员晚饭后八点钟到礼堂门口按班集中,有重大组织活动,请及时参加。”

食堂里的人都在议论究竟是什么重大组织活动,是不是要在近日要动员大家离开接待站,大家越议论越觉得好像就是那件事。

孙大明说:“我知道了,一定是马上就要给我们发放寒衣和粮票,还有钞票!”

陈定春显得很激动,她说:“这回明哲保身说对了,一定是那个事,要不有什么重大组织活动。”

五个人吃过饭,艾问江说:“我们回住处休息一会,以利养精蓄锐,要是那种事,今晚的事情就不会少,我们七点五十分到礼堂门前集合。”

梅远等休息到七点五十分,来到礼堂门前,只见附近的路灯在黑乎乎的夜色下闪着微弱的亮光。很多人都已经先到了,所有的人都显得有些激动。

老魏和小黄站在一起,他们可能更早就来了,二人都显得很庄重,很认真。

小黄走到中南工业学院的张老师面前说:“班长,人到得差不多了,你先整队吧,请大家站成四排。”

张老师举起手,高声说:“1068班的注意了,我们现在整队,请大家面向我,站成四排。”

1068班的人很快集中到一起,站成了四排。

老魏走到队伍前,他说:“红卫兵小将们,你们知道今天晚上是什么重大活动吗?你们自然不知道,我告诉大家一个喜讯,明天大家就要参加河海广场的批斗大会,今天晚上要进行操练和预习,接待站领导要给大家明确提要求,提希望。操练是先分班进行,然后全接待站再集体操练。操练就是练步法,练队形,炼意志,大家要斗志昂扬,精神饱满,步伐整齐,要拿出你们一代新人的不平凡的样子,要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豪情。现在我们请班长归队,由我来喊口令,大家听好了。立正,向右转,呈四路纵队齐步走——一二一,一二一……”

操练中的梅远看到别的班也在操练,礼堂门前的空地并不大,各班走向不同,有的向东走,有的向西走,大家只能擦肩而行。

分班操练了大约半个小时,有个男子拿着一个铁皮喇叭筒喊起话来:“分班操练时间到,现在全接待站集体编队操练,大家按现有的纵队队形向我集中,辅导员们按前后分开,一人站在队伍的前头,一人站在队尾,带领好你们的队伍。请大家行动快一点——”

各班迅速集中到一起,梅远前后左右看看,不下十个班,有七八百人。

拿喇叭筒的男子说:“集体操练开始,请听我的口令。前后左右对齐,立正,向前看,向右看齐,向右转,向左转,向后转……”

大家在原地操练了一会,拿喇叭筒的男子换了口令:“立正,向右转,向前走——”

前方没有多少空地,走了几步,拿喇叭的男子赶快喊:“向后转,向前走——”

因为场地过于小,活动余地十分有限,拿喇叭筒的男子只好不断地重复着:“向后转,向前走——”

走了一会,拿喇叭筒的男子听到了有人在嘀咕,嫌操练太单调,他自己也有同感。于是他赶快改变了口令:“立正,向右转,向前走,向后转,向前走——向后转,向前走……”

于是大家成横排来回操练着。

集体操练了半个小时,拿喇叭筒的男子喊道:“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好,操练到此结束。下面请我们粮食部门红卫兵接待站站长讲话,大家鼓掌——”

拿喇叭筒的男子在大家的掌声中把喇叭筒递给了一个中年妇女,显然接过喇叭筒的中年妇女就是站长。

站长拿着喇叭筒说:“红卫兵小将们,我们明天就要参加河海广场批斗大会,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大事,是每个红卫兵小将一生中的大事,参加批斗大会,就意味着我们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推向新的里程,我们要到大洋、大海里去锻炼,要斩风劈浪,奋勇前进,奔向新的、伟大、不可战胜的新阶段。大家都很激动,都欢欣鼓舞。但是无论怎么激动,我们都要讲纪律,服从命令听指挥,所以今天晚上我们要进行军事化操练。我们全市人民都在看着大家,大家要给人民争气,要给人民做榜样。我们只能胜利,永远胜利,胜利永远和我们在一起。这是总的要求。

“下面,我来讲具体要求:一、明天的行动,按军师事化进行,大家只能服从,不能有任何违纪和自由散漫,要服从集体指挥,叫你们走就走,叫你们站就站,叫你们坐就坐,也就是说,叫你们怎么样就怎么样,有破坏纪律者,立即清除出队,事后通报本人所在学校,视情节处置。二、明天每个人都不能携带金属物件,连钥匙也不能带,特别是小刀等利器不能带,违者当场处置。这是因为现在只搞文斗不搞武斗,以防发生意外。三、明天凌晨四点接待站开饭,并要发给大家干粮当作午餐,凌晨四点半钟集合出发,不准任何人迟到,先乘车,后步行,再进入河海广场的指定地点。四、大家要注意安全,有事情,或是发现了什么情况,要向辅导员报告。

“最后,要求每一个红卫兵小将要有光荣感,要以自己的行动为自己争光,要为我们接待站争光,要为人民争光,要为伟大的、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如火如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争光,争光,再争光。我的讲话完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万万岁!”

站在一旁的原来就拿喇叭筒的男子接过站长手上的喇叭筒,高声问道:“站长的讲话大家清楚了吗?”

大家大声回答:“清楚了——”

拿喇叭筒的男子说:“好,大家晚上一定要好好休息,明天凌晨要按时起床,按时行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万万岁!解散——”

梅远与陈定春回到宿舍里,赶快整理好东西,收藏好钥匙等,觉得该做的准备都准备好了,就脱下衣服睡觉。可是宿舍里的其他人还在兴奋之中,他们想象着明天参加批斗大会的情景,滔滔不绝地说话,整个宿舍是一片唧唧喳喳的说话声,他们哪里能安眠。直到半夜,讲话的声音小了,可是还有好几个人不能安宁,他们不是上厕所,就是走来走去,弄得切切嚓嚓地响,比说话还烦人。

到了大约三点钟,梅远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忽然有人喊起来:“时间到了,起床了——”

全宿舍的人都呼啦啦爬了起来,卫生间里挤得人架人,有的上厕所,有的刷牙洗脸。

梅远和陈定春看看一时挤不上,就半卧着靠在墙上闭目养神。等到卫生间里的人少了,他们才去梳洗。

陈定春拉着梅远来到食堂里,食堂里外都是人,绝大部分人已在吃早饭了。

今天的早饭不错,有米饭,有包子,有炒白菜,还有香肠和菠菜鸡蛋汤,而且汤是免费的,大家自己在大桶里舀。梅远买了二两米饭,三个包子,一碗白菜,一根香肠,舀了一碗菠菜鸡蛋汤,饱饱地吃了一顿。发给大家的干粮是三个馒头、两个苹果、一块咸大头菜、两个煮鸡蛋,应该说也非常不错。

梅远和陈定春回到宿舍里,把他们的干粮放到了一起,陈定春正好带了一个小挎包,就把干粮装进了挎包。

四点半钟不到,大家就来到了礼堂前,主动按昨晚操练时的队形站好。一个军人扛着一面大旗走来,透过夜色可以看到大旗上模模糊糊的白色大字:粮食部门红卫兵接待站。接着有二个人扛着红旗走来,他们站到了队伍最前面。

很快老魏和小黄也来了,老魏扛着一面红旗,上面写着1068班,他把红旗交给了张老师。

四点半钟一到,队伍按照指挥来到马路边上卡车,卡车是敞篷的,每班两辆车,最前面的车上是接待站的大旗和二十面红旗,他们是先导车。每个班的第一辆车上都举着班旗。卡车开动起来后,旗帜飘扬,蔚为壮观。

马路上车辆很多,都是开往河海广场的,车上都是去参加接见的红卫兵。

由于路上车辆多,行驶的速度很慢。天亮后,大约七点钟左右粮食部门接待站的车队才上了西大街,这时候西大街车辆已经无法通行了,路上全是一色的装着红卫兵的卡车,大家只好下车,开始整队向河海广场步行。

行进中,站长要求大家唱革命歌曲,于是大家就不断地唱着各种革命歌曲。

粮食部门接待站的红卫兵们走了两个多小时,九点多钟才到达了河海广场的指定地点,他们不算来得晚的,还有很多队伍还没有到达现场。他们的地点在一棵大树旁边,离会台很远,只能隐隐地看到模糊的红色会标。

站长亲自指挥大家就地坐下来等待批斗大会开始,等待中无事可做,站长就发动大家唱革命歌曲,大家唱了一曲又一曲,就是不见会台上有任何动静。过了些时候,会台上的人好像已经有人影晃动。广场上的人一律就地坐下,有很多军人在现场维持秩序,一旦有人站起来,军人马上就过来让其坐下。整个广场上红旗飞舞,赤潮滚滚,遮天蔽日。歌声四起,声浪轰响。

1068班歌声不断,突然有一个维吾尔族的女生说:“我的嗓子唱干了,要冒烟了,我不唱了,你们唱吧!”

维吾尔族女生一说,大家都不唱了。

老魏还是一个劲地鼓动大家唱,大家就是不唱。

明哲保身的孙大明突然冒出来说:“我们欢迎魏辅导独唱一个!”

大家顿时鼓起掌来,并且拼命喊叫:“魏辅导来一个,快快快——魏辅导来一个,快快快——”

老魏被逼无奈,就说:“革命歌曲人人都要唱,但……但我是公鸭嗓子,唱起来很难听,说不定你们听了要得心脏病。为了爱护红卫兵小将们的身体,我推荐一个唱得好的,请小黄独唱一个。”

班长张老师说:“魏辅导唱得不好没关系,关键是态度问题,态度不好就对不起人民,甚至连全世界无产阶级都对你有意见。”

老魏说:“呀,那我不闹出了国际问题来了,那好,我唱。我们现在身在河海广场,应该想到全世界,我不能成了全世界的罪人。好,好,我唱,我唱过了小黄唱,小黄唱过了张老师唱,大家说好不好——”

大家呼喊着:“好——”

老魏说:“我唱了,大家把耳朵捂起来,保重身体。”

大家哗笑着鼓掌。

老魏唱道:“下定决心,不怕牺牲……”

大家一听,浑身打颤,心里却乐起来了,真的纷纷捂起了耳朵,老魏确实没撒谎,他的嗓子连公鸭也不如,甚至他唱得比驴叫还要难听。

但是,老魏唱得很认真,他的态度好得不能再好,唱着,唱着,就上气不接下气,头上冒出了汗,他像挣命一样地把一首歌从头唱到了尾。

老魏一唱完,就说:“我们欢迎小黄来一个。”

小黄很大方,张开嘴就唱,她唱的是《赞歌》,歌声清脆嘹亮。

小黄一唱完,大家就鼓起掌来。大声喊叫着:“黄辅导,再来一个,快快快——黄辅导,再来一个,快快快——”

小黄说:“革命歌曲大家唱,不能老是我一个人唱呀!现在该是谁唱就谁唱。”

老魏说:“现在轮到张老师唱,张老师,你唱吧!”

张老师说:“我唱什么呢?我不会唱歌,真不知道唱什么好。那我就学鸡叫吧!”

有人说:“不行,要学就学狗叫,或者学老鸭叫,猫叫,只要不学鸡叫,学什么叫都行!”

张老师被逗笑了,他说:“我还是学鸡叫吧!”

大家起哄说:“不行,不行,学别的动物叫都行,就是不准学鸡叫。”

张老师只好说:“那我就学猫叫,喵——喵——喵——”

大家兴奋地鼓着掌,把附近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小黄说:“我们欢迎维吾尔姑娘来一个,要不要——”

大家高声叫着:“要——”

维吾尔族女生生性爱唱爱跳,她站起来说,我要唱就要跳,所以我要站起来,边唱边跳,她一边舞,一边唱:“小燕子,穿花衣……”

那歌声如银铃一般,充满童稚,清脆悦耳,大家跟着她的歌声轻轻地打着节拍,一曲唱完顿时掌声雷动。

忽然河海广场上的所有大喇叭都响了起来,革命歌曲高亢雄壮。乐曲播完,大喇叭里传来亢奋的声音:“革命的战友们,批斗大会现在开始,现在把走资派、反革命分子等带上台来,让他们向人民低头认罪,敌人不低头,就把它们打倒,就一定叫他们灭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整个河海广场顿时沸腾起来,所有的人都开始山呼:“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万岁,万万岁——”

红卫兵们呼啦啦站起来,如大海波涛滚动,如惊涛骇浪翻卷冲腾,军人们再也无法控制局面。

离会台很远的1068班,只能看到会台上的人影,根本看不出谁是谁,有的人被前面的人挡住了视线,就蹦起来伸着头看,反而视觉更差,什么都模糊了。

大喇叭里传来愤怒的声音:“交代,坏份子们一个个老实交代——”

广场上的人更加激动起来,情绪沸腾,一声接一声的狂叫“交代,老实交代——”震天撼地,一时间河海广场和会台被风暴冲击着,四周天昏地暗。

张老师拿出一个望远镜从人缝里朝会台上看,孙大明问他:“你看到谁了吗?”

张老师激动地说:“我看到会台上有很多人,但不知道都是谁。”

立即有人把张老师的望远镜抢了过去,大家用望远镜轮流朝会台上看。

轮到梅远看的时候,孙大明问她:“你看到什么了?”

梅远说:“我看到有人在会台上来回跑,手还在不停地划来划去,好像很激动。”

维吾尔族女生说:“对,我刚才也看到了。我想起一个笑话,讲给大家听听好不好?”

大家被挤得很难受,而且也困倦了,也没什么事可做,就叫道:“好——”

维吾尔族女生说:“我们维吾尔族有个老汉,他也跟着红卫兵一道串联,他回去以后村上的人问他在外面看到了什么,他的汉语很差,他说看到一个大嫂问一个大叔,公鸡用汉族应该怎么讲?大叔想了半天,说:‘公鸡嘛,我知——不道——哦,是我知道,它不好——它很很不好——它早就喜欢小鸡的妈妈——又不愿和人家打结婚证——’”

大家听了笑得喘不过气来,使劲叫着:“妙,妙——”

老魏说:“这类笑话不能讲,现在是非常时期,今天是一场严肃的斗争,要斗个你死我活……”

有个人打断老魏说:“不对,你是指谁呀?谁死呀?应该是他死我活。”

老魏马上说:“对,对,他死我活,我说得不准确,我检讨,老老实实检讨。”

大家不由得都笑了起来。

小黄说:“谁也不要乱说,不能分散注意力,今天是批斗当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敌人,谁说错了就要倒霉。”

大家沉默了。

维吾尔族女生伸了伸舌头,做了个鬼脸。

艾问江说:“我饿了,我现在吃干粮。”

大家都跟着艾问江吃起干粮来。

小黄说:“大家剥下的鸡蛋壳不要乱扔,都交给我,我带着一个纸袋,等一会散场的时候我把它扔到广场边的垃圾桶里去。”

大家非常听话,都把剥下的鸡蛋壳放到了小黄手中的纸袋里。

孙大明吃着,吃着,说:“哎呀,现在要是有一杯水就好了,我喝死了。”

其实大家都已口干舌燥,可是,现在哪里有水呢?只能忍耐着。

吃过干粮,大家还是无事,渐渐地感到无聊,就摊在地下等着批斗会结束散场。

梅远对维吾尔族女生说:“维吾尔美女,你还有什么笑话,再讲一个给我们听听。”

维吾尔族女生想了一下,说:“没有了,我就知道那一个笑话,它不涉及政治,所以愿意跟大家分享。如果我还有笑话,绝不会保留。”

大家都感到无聊,广场上的大喇叭老是哇啦哇啦的叫,并听不清叫什么,早就厌烦了。

维吾尔族女生越说是她没有笑话,大家越是要一个劲地逼她讲,吵吵嚷嚷地闹个不停。

秦永龙看看维吾尔女生真的不想讲了,就说:“我讲一个最新的笑话,话说一个南方的红卫兵到某地去串联,进行访贫问苦,早晨在公社的食堂里吃早饭,早饭吃的是麦面糊糊,碗不够,他就着急地寻找能用来盛面糊糊的东西,忽然看到隔壁大娘家的门口靠着一个小陶盆,他就拿起陶盆跟主人打招呼说:‘大娘,我借你家的盆盛面糊糊吃,吃过了就还给你。’大娘慌忙用当地的土话说:‘不行,不行,不行,尿盆——’红卫兵说:‘大娘,我还没拿走你家的盆,你就向我要盆,你小气啊,我不是说吃过了就还给你吗!’大娘更加着急地说:‘不是俺小气,是说你不知道那有多骚气!’红卫兵说:‘大娘,我很正派,我根本不骚气。’大娘说:‘你骚气不骚气俺不知道,俺知道这盆骚气,这是夜里尿尿用的盆,俺不是说找你要盆,俺是告诉你那是尿盆——’”

大家听完哗啦啦鼓起掌来。

小黄说:“大家不要再讲笑话了,今天大家是参加批斗会,很非常严肃的事,不要说笑话冲淡了气氛,再说内容也不协调,大家不要嫌累,应该好好地听。”

正在这时候,附近队伍里有个矮个头男生跳过来,大声说:“你们这伙人跟台上的坏人是一帮,闹到现在,弄得我们都不能听会,我要好好地批斗你们。”

大家一时都懵了,好像都觉得自己犯了法。张老师向矮个头男生陪着笑脸,老魏也向他道歉。

维吾尔女生指着矮个头男生大声呵斥:“什么,你和台上的那些坏人是一伙的,为他们打抱不平,到我们这里来打横炮,把矛头指向我们革命群众,你做梦啊!”

矮个头男生傻了,转身就要往回跑,维吾尔女生死死地揪住他,说:“你想跑,等明天吧,今天你是跑步了啦,快交代罪行,必须低头认罪。”

有人高喊:“打横炮保护敌人绝没有好下场——”

突然喇叭里的声音停了,过了片刻又想起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战友们,红卫兵小将们今天批斗大会到此结束,请大家退场——”

人们开始朝着四面八方拥挤起来,都想早点出去。有的人叫起来:“我的鞋子被踩掉了——”有的人喊:“坏了,我的袜子连着鞋子一起被人踩掉了。”有人被挤倒在地,大叫着“踩死人了,救命呀——”

梅远和陈定春被艾问江、秦永龙、孙大明牢牢地挽着,几乎是三个男生拖着两个女生横着身子往外撤。

离开原地不到五十米远,陈定春叫起来:“不好了,不好了,我左脚上的袜子和鞋子都被人踩掉了。”

艾问江问:“要不要找一下?”

陈定春说:“算啦,现在怎么找呀?不等弯下腰,就被人踩扁了。”

梅远忽然从人缝里看到地上有一只白回力鞋,她呵下腰,冒死从地上把那只鞋抓了起来,赶快说:“我们把外交家围住,让她把这只鞋穿起来。”

三个男生奋力抵抗着奔腾的人潮,梅远扶住陈定春,终于让陈定春穿上了那只回力鞋。

梅远等一直走到西大街的尽头,人才稀疏了一点,才能看到前面人行走的腿脚。

孙大明看到陈定春右脚穿着她自己的黑布鞋,左脚穿着一只白回力鞋,滑稽极了,不觉失声笑了起来。

陈定春说:“你笑什么?这就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就是潮流,你不服是吧?”

孙大明说:“不,我是为你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做出的杰出贡献而感到欢欣鼓舞。”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春江青苇
对《三十、参加批斗大会》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