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二十五、工人体育场
发表时间:2018-04-04 点击数:486次 字数:


人们焦急地等待着,下一班汽车就是久久不来。

天终于放亮了,阳光散散落落,非常微弱,渐渐地洒落到人的身上,大家的心情好了一点。

有一队老奶奶打着“服务队”的红旗从远处走来,他们抬着箩筐和保温桶。老奶奶们走到梅远所在的方格附近,大声而热情吆喝着:“有早点卖,有开水供应哦——要吃的请买,要喝的请拿水杯来!”

老奶奶们卖的早点只有油饼,每人最多只能买两块,陈定春赶快买了十块油饼,要了五杯开水,还给梅远要了几粒治感冒的药。

大家吃过油饼,喝了开水,继续等车。

太阳渐渐升高,随之气温也在升高。

陈定春问梅远:“梅医生,你的龙体现在好点了吗?”

梅远说:“谢谢你的问候,寡人现在好一点了,等一会药就会起作用,可能还要好一些。”

陈定春说:“罢了,罢了,万岁龙体无大碍,奴才也就放心了,我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梅远说:“我活那么大岁数干什么,那不活腻啦?”

陈定春说:“你到底要活多大,你自己定吧!”

正说着,听到了汽车的响声。

孙大明欢呼起来:“汽车来了,汽车来了——”

军人们赶快互相套住胳膊,大声说:“大家站好,不要乱,要服从命令听指挥,要发扬红卫兵的良好风格,按我们的要求上车!”

一下开来了三十多辆带帆布棚的卡车。

梅远等人是第一批上的第一辆卡车,直到车上挤得没有缝隙,卡车才启动上路。

显然,卡车是超载了,一路上速度提不起来,摇摇晃晃,只走了很短一段柏油路,就拐上了一条石子路,路面坑坑洼洼,卡车一路痛苦地嗷叫着,颤抖着,颠簸着,蹦蹦跳跳的,一个小时行驶不到二十公里。

大家站在车上,又急,又不踏实,深怕卡车抛锚,更怕卡车什么时候来个鲤鱼打滚,那大家就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光荣了。

卡车不知开了多久,路边的房子渐渐密集起来,出现了一些楼房。卡车艰难地一拐,接着猛烈一震,大家一起倒向了一边,等到一个揪着一个爬起来时,卡车已上了柏油路,行驶平稳了一些,速度也快了一点。

艾问江站在前面,他从篷布的缝隙里看到了一个大型建筑,接着又看到了“工人体育场”几个大字,他惊喜地叫道:“工人体育场到了!”

梅远说:“也许是到地方了。”

果然不错,卡车停了下来。

两个一高一矮的军人走过来,高个头军人说:“请大家下车,大家下车后排好队,有我们带领着进工人体育场。”

大家迅速地下了车,按照军人的指挥,五个人一排,站成了队列,高个头军人在前领队,矮个头军人在后面压阵。

高个头军人发出口令:“立定,齐步走——”

队伍应声就朝着工人体育场出发。

高个头军人继续喊着口令:“一二一,一二一……”

梅远等人进入了工人体育场,工人体育场里几乎已站满了队伍。梅远所在的队伍被引领到一个最后面的角落里,领队的军人发出口令:“立定——向右转,立定,稍息——”

高个头军人走到队伍正面,他说:“红卫兵小将们,你们光荣地来到了河海市,全市广大人民最最热烈地欢迎你们,你们辛苦了。我们也很光荣,在你们等待分配接待站的这段时间,我们两个人将为你们服务,直到把你们交给接待站来接你们的领导。大家不要急,近日到河海市来的红卫兵很多,很多,现在交通和接待的压力都很大,大家就在这里等候安排,可以就地坐坐,或是活动活动,但是不能离开队伍,你们一旦离开了队伍就会走失,就会失去接待机会。从现在起,你们在这段时间里,要按军事化要求行动,一定要服从命令听指挥。你们是有觉悟的,是伟大的,我们相信你们,你们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急先锋。我们代表全市广大人民向你们慰问,向你们学习,向你们致敬!”

高个头军人说完话,发出口令:“立正,原地休息。”

孙大明感到腿又酸又痛,他想坐一下,可是那里能坐得下去,到处人挤人,转一下屁股都难,哪里还有放得下屁股的地方,也就是说,这里连屁股大的空隙也没有,只能是老老实实直挺挺地站着。

大家站了半个多钟头,实在站不住了,孙大明就想走出队伍,到附近找个地方落一下屁股。他刚一挤出他所在的队伍,就被军人发现了。

矮个头军人很和蔼地拉住孙大明说:“请你忍耐一下,回到你的位置上去,革命嘛,哪能不吃点苦呢!”

孙大明不听,继续往外挤,矮个头军人脸色一变,喝令道:“站回去,谁破坏纪律就严肃处理,立即遣送回家!”

孙大明打了一个寒噤,他想,小小的兵蛋子,威严得很。但他并没有回自己的位置。

高个头军人指着孙大明严厉地说:“你听到命令没有?快回到你自己的位置上去,否则就对你不客气,既然是军事行动,就坚决执行纪律,绝不姑息。”

孙大明彻底蔫了,不,他是绝望了,只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矮个头军人说:“现在我们放松,放松,唱一首歌,我们就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矮个头军人说着就开始起头:“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预备唱——”

大家跟着唱起来:“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一个带着旧军帽的女红卫兵主动走到队伍前,挥着双臂打起拍子来。

唱完一首歌,矮个头军人说:“我们再来一首,大家说好不好呀?”

大家心急如焚,站着又累,哪有精神唱什么歌,谁也没有吭气。

矮个头军人失望地看看大家,他自己也显得很疲劳,他也不知连续作战多久了,他用沙哑的声音说:“我们就唱《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

队伍里有个女生说:“这是新歌,我们不会唱,你教我们吧!”

矮个头军人感到有点为难,但他还是说:“好,我教你们,不过我唱得也不好,我也是刚学的。好,现在我们一起学。我这就唱:世界是你们的,唱——”

大家像蚊子一样跟着哼:“世界是——你们的——”

矮个头军人一句句地往下教,大家越哼越不成调。

第一遍终于教完了,矮个头军人说:“大家学得不错,我们继续学,争取三遍学会。”

秦永龙听说还要学三遍,心想学什么呀?傻大兵,这个歌谁不会呀,大家只是不想唱,才故意让你教呗,你还把它当真了。还要学三遍,想把人累死呀!他对军人说:“你完整地唱一遍,我们从头到尾听着,也许我们听完了就会唱,省得你教三遍,那不教累死啦!”

矮个头军人觉得秦永龙说得有道理,他就上气不接下气地从头到尾唱了一遍。然后说:“现在我起一个头,大家一起唱。”

矮个头军人起了头以后,大家马上整齐地唱起来:“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

矮个头军人显得十分吃惊,大家比他唱得好多了,显然大家都会唱,他知道自己上当了。特别是戴旧军帽的女生,拍子打得滚瓜烂熟。

大家一唱完,矮个头军人就说:“唱得好,大家唱得好!我们再唱一首。”

一个穿花衣服的女生说:“报告,我要上厕所。”

两个军人都愣了一下,高个头军人说:“还有哪个女生要上厕所,请举手!”

刷拉一下,女生们都举起了手,高个头军人用眼一瞄,一共有二十多个。

高个头军人无奈,只好说:“那我就带着女生一起去上厕所。”

戴旧军帽的女生说:“我们女生上厕所,你带着我们去,算什么?”

高个头军人说:“这是规定!”

穿花衣服的女生说:“这……这是什么狗屁规定呀?莫名其妙!”

高个头军人说:“我只把你们带到厕所旁边,我在厕所外面等你们。”

戴旧军帽的女生说:“你把话说清楚了,要不我们还以为你们公然破坏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高个头军人走到一边,来了一个立正站,说:“要上厕所的女生都站到我的后面来。”

女生们一窝风站到了高个头军人身后。

高个头军人说:“上厕所的女生都站好了吗?”

女生们答道:“都站好了——”

高个头军人开始往前走,女生们紧紧跟随。

男生们喊起口令来:“一二一,一二一……”

接着男生们鼓掌,打口哨。

孙大明看到女生们走了,空出了一些地方,他赶快坐了下来。

其他男生见孙大明坐下了,也都找一个地方纷纷坐下,长吁短叹地叫唤着:“舒服呀——”

女生们到了厕所附近,只见人头攒动,不知有多少女生在军人带领下在排队。男厕所那边的人也很多。但是秩序很好,有条不紊地一个个向前移动着。

梅远等了四十多分钟,才轮到她进了厕所。她净过手要离开时,发现地下有个钱包,就捡了起来,出了厕所就交给了高个头军人,高个头军人打开钱包一查看,里面有十几块钱,还有一个红卫兵证。

高个头军人马上问梅远:“你叫什么名字?”

梅远回答:“我叫梅远。”

高个头军人问:“是姓梅的梅,遥远的远吗?”

梅远回答:“是。”

高个头军人又问:“你是哪里来的?”

梅远回答:“我是从横江市来的。”

“你做得很好!”高个头军人说着掏出纸笔,蹲到地下刷刷地写起来。

高个头军人写了整整一张纸,他写好后正好有个带着纠察袖章的军人从他面前经过,他把钱包和写好的东西交都给了纠察,说钱包是梅远捡到的。

过了几分钟,广播响了起来:“红卫兵战友们,现在广播好人好事,据本站通讯员王大鹏报道,横江市红卫兵梅远在女厕所里捡到了一个钱包,主动交给了领队,钱包里有人民币、粮票、红卫兵证等。这是什么精神,这就是拾金不昧的精神,这就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精神放光芒,这就是当代革命青年的高尚精神。所有的红卫兵小将,都要向她学习,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本站顺便提醒那位在女厕所里丢失了钱包的红卫兵,迅速到本站来认领。”

孙大明、秦永龙、艾问江都听到了广播,孙大明高兴起来,张着嘴要说话,秦永龙拦住他说:“别说,我们听到了就行了,别张扬。”

艾问江点点头,表示赞同秦永龙的说法。

陈定春正好净过手从女厕所里出来,她听到了广播就抱住梅远说:“啊,我自豪,我有这么好的老同学,老战友,我现在多像一枚美丽的弯月,我的身上照到了太阳的光辉。你伟大,我们横江市红卫兵伟大,我们横江市伟大,我们的梅远在这里上广播了!”

其他女生的眼睛刷拉拉朝梅远看过来,梅远窘迫极了,脸上羞红了,低下头,狠狠掐了陈定春一下。

女生们好不容易都净过了手,他们在高个头军人带领下离开了女厕所。

女生们回到队伍里,男生们纷纷爬起来,要去上厕所,高个头军人发出一声口令:“立正,稍息——”

高个头军人说:“大家刚才听到广播了吗?被表扬的梅远就在我们中间,她刚才上厕所捡到了一个钱包,上交了,这是我们大家的光荣,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带来的新风,现在请梅远谈谈她的体会,然后男生再去上厕所。”

男生们一听,“哎吆”了一声,有的故意夹起腿,扭起屁股来。

梅远听到高个头军人要她谈体会,觉得不可理解,就低下头不做声。

高个头军人说:“梅远,别谦虚,你是一个高尚的人,你是一个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品格高尚,高风亮节,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培养出来的好青年。应该对此有很多很深刻的体会,快说,快说,别谦虚,让大家都受受教育,让大家都有一次提高自己的机会。”

梅远忍不住了,脱口而出:“没那么复杂吧?捡到别人的东西还给人家,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只要不是小偷都会这么做,还有什么体会呀!”

高个子军人说:“这不是小事,是一件好事,我们领导要求,凡是做好事的人,都必须有体会,你快说吧!”

梅远沉默不语。

一个男生说:“我要上厕所,我憋不住了——”

高个头军人继续催促梅远:“快说!”

梅远说:“我夜里就发烧生病了,头又昏又疼,没有力气说话。”

高个头军人面对梅远也无奈,只好对矮个头军人说:“那你就带着男生们上厕所去吧!”

男生们都去上厕所了,空出的地方比较多,女生们就坐的坐睡的睡,大家顿时安静了下来。

高个头军人走到坐在地上的梅远身边,关切地问:“你的病怎么样了?”

梅远说:“还好,没大事,是夜里冻的,大概是感冒了。”

高个头军人问:“需要药吗?”

梅远说:“有药,我吃过药了,谢谢!”

男生们人多,他们花了一个多小时大家才都净了手,他们回来时,女生们又站了起来。

梅远看到艾问江脸色有点发灰,就问:“爱因斯坦,你的脸色怎么有点难看呀?”

艾问江说:“没什么。”

梅远说:“不对,你脸上的汗毛龇着,好像是生病了。”

艾问江说:“有点难受,不厉害,能挺得住。”

梅远赶快脱下穿在自己身上的艾问江的棉衣,递给艾问江说:“快把棉衣穿上,你是冻的,不能再冻了!”

艾问江不接梅远手上的棉衣,说:“你再把棉衣穿上,你夜里还发烧,更不能受凉。”

梅远说:“我好了,没事了,你快把棉衣穿上。现在有点太阳晒着,我不冷了。”

艾问江说:“我也不冷。”

秦永龙说:“哎呀,你们真是情深谊长,为着一件棉衣谦让来谦让去的,真叫人羡慕。”

艾问江听出秦永龙话里有话,就不再多说,拿过梅远手上的棉衣就穿上了。

梅远又拿出两粒药,递给了艾问江。

艾问江一仰脖子,把药吞了下去。

大家没精打采地站着,显得焦躁又疲劳。

矮个头军人说:“红卫兵小将们,大家站着难受,我们唱一首歌吧!”

有个男生说:“已经是下午了,我饿了,我的胃饿通了,在流血,我唱不动。”

一个戴旧军帽的男生跟着说:“我的胃也饿通了,开始淌胧。”

两个军人知道大家确实是很饿,就没有强求大家唱歌,矮个头军人说:“要是哪个红卫兵带着乐器,可以为大家演奏一只曲子,给大家解解乏,提提精神。”

陈定春拉住秦永龙说:“哎,音乐家,你不是带着笛子吗?给大家吹一个。”

秦永龙瞪着陈定春说:“现在不是人人都会吹吗?为什么非要我吹!”

大家一听都笑了起来。

陈定春说:“别人是吹牛,你是吹笛子,你吹得比别人艺术。”

大家鼓起掌来。

秦永龙碍着大家的情面,就从包里掏出了笛子。他的笛子只有五六寸长,细细的,当初只花五分钱就买了来。

大家看着秦永龙手上不起眼的笛子,也没指望秦永龙吹出什么好曲子来,只当是消解寂寞。

突然间清脆嘹亮的笛声从秦永龙的唇边和指尖飞出来,悠扬动人,划破了半阴半晴的天空,沁入大家的心扉,令人精神陡涨。众人对秦永龙刮目相看,一边欣赏一边鼓掌。

一曲吹过,大家意犹未尽,有人叫秦永龙再吹一曲,秦永龙耷拉着头说:“我饿了,吹不动了。”

戴旧军帽的女生说:“刚才这个叫音乐家的男生吹的是《四季歌》,现在我就给大家清唱这首歌,我唱得不好,希望大家多给鼓励——”

众人猛烈鼓掌。

戴旧军帽女生唱道:“春季里来暖洋洋……”

那歌声清脆婉转,嗲声嗲气地带着甜味,像微风卷着轻轻的涟漪,像溪流淙淙,像白云流动,清粼粼地搔着人的心,那水平俨然就是未来的歌唱家。

梅远被打动了,她在心里想,泱泱中国,人才众多,这个女生在声乐方面堪称优秀,她觉得自己这回算是长见识了,见了这么一个同龄人,也是一次鼓舞。

戴旧军帽女生一曲唱完,大家致以暴风雨般的掌声。

梅远依然沉浸在深思中。

接着梅远和艾问江用口琴合奏了一首《小二郎》,大家也报以了热烈的掌声。

渐渐地时间滑到了下午两点,高个头军人紧急被上面叫去开会。

过了十几分钟,高个头军人回来了,跟他一道来的还有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青年妇女。

高个头军人先喊了一声口令:“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

高个头军人说:“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年龄大的是老魏,那位年轻的是小黄,他们都是粮食部门红卫兵接待站的,是来接你们的,你们马上跟他们走,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就要和大家说再见了。我们和大家在一起革命了几个小时,很愉快,很高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万万岁!”

老魏说:“红卫兵小将们,你们是人民的亲人,向你们学习,向你们致敬!我们接你们来了,我们热烈欢迎你们!我们从现在起,除吃饭、睡觉、串联是自由行动外,参加集体活动都要按军事化进行。我是军人出身,现在组织上委派我和小黄来组织指挥……不,准确地说是向大家学习,小黄也是军人出身。我们这个方阵一共八十一个人,现在分成四个班,每班二十人左右,凡是一个地方来的,都编入一个班,推选出正副班长,编班结束,我们就立即乘车向我们粮食部门红卫兵接待站进发。编班开始——”

很快四个班就形成了,梅远他们五个人被编在二班,二班长是中南工业学院的张老师,副班长是陈定春。

小黄说:“现在我们暂时就叫一班、二班、三班、四班,到了接待站还要重新编班。现在按一二三四班站成队列。好,立正。一班听好了,向右转,齐步走——”

接下来二班、三班、四班相继跟着往前走。

大家有序地走出了工人体育场,有序地上了一辆带帆布棚的卡车。

卡车开动以后,小黄给每个地方来的红卫兵发了一张登记表,让大家进行登记。

大家登记结束后,小黄给每个人发了七天的饭菜票和住宿证。

小黄说:“大家到接待站临时大食堂里吃饭,早饭有馒头、稀饭,可能还有一只鸡蛋。中晚都是干饭。男生住我们粮食部门的大礼堂,女生住刚盖好的职工家属楼。下车后,你们拿着住宿证直接去住宿就行了。”

老魏说:“大家都听清楚了吗?”

大家说:“听清楚了。”

老魏问:“大家满意吗?”

大家说:“满意——”

老魏说:“满意就好,请大家要遵守纪律,服从命令听指挥,能做到吗?”

大家说:“能——”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春江青苇
对《二十五、工人体育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