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三十三章 亦真亦幻
本章来自《阿诺斯的悲伤》 作者:万漠
发表时间:2018-04-03 点击数:217次 字数:

不知名的远方,不知名的时空里。


黑,唯有黑,无边无涯。


一星微光,彰显出一个身影,一个匍匐着的身影,正蠕动。他似乎想爬起身,想站起来,所以他一直很努力,也很用心,可惜终是力有未逮,没法办到。虽然他试过好多次,甚至无数次。


他尚未完全融入黑暗中,没有同周遭无尽的黑暗合为一体,所以他存在,也很辛苦,不然就不必再抗挣,不必再有痛苦,彻底可以沉沦其中。


一个声音在黑暗中响起,苍劲、威凛,而不乏慈悲,是黑暗,你怎么啦,阿诺斯?


阿诺斯淡淡的说,没事。


你想起来?黑暗问。


阿诺斯沉默一会,点头说,是!


为什么?


我不知道。阿诺斯苦笑。


你不是想沉沦,也打算永远沉沦的吗?


是啊。


可你怎么会想起来呢?


我也不清楚,阿诺斯有些苦恼,略微沉思说,可能,在我心底,还有一线最后的希望不愿放弃吧。


最后的希望?黑暗仿佛怔住,那是什么希望?


阿诺斯不语,匍匐着,闭上双眼,一片沼泽地出现在他的心中。上一次,他也是这么匍匐着,一个女孩扶住了他,女孩绝美,对他说,来吧,站起来,我们一块去追逐同一个梦想!


女孩眼波温柔,吐气如兰,淡淡的体香和温暖的话语,令他热血沸腾。当然,不是因为看到女孩婀娜多姿的唯美身段而来个热血沸腾,而是因为女孩的鼓舞和柔情,更是因为青春与梦想,还有自由。那一刻,他似乎记起许多开始遗忘和失落的往事,也忆起那些年少轻狂时的梦想;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真的活过;那一刻,他几乎忍不住要爬起来,同女孩一块去追逐梦想。然而,他拒绝了,最终还是拒绝了。梦想,他不敢奢求,他早就已经开始淡忘。


那个女孩,她是……星晰!


黑暗等上许久,未听他回答,便呵呵的笑,好,不管如何,有希望就好,总比没有希望好。


阿诺斯黯然说,但愿吧……


然后是沉默,黑暗归于寂静,空间更是死寂。一切,仿佛真的已在沉沦。


☆★


魔法神殿最深处。


一座古朴而魔幻的宫殿内,空旷而寂寥。


没有装饰,没有人声。


宫内大殿宽阔无比,石柱极高,少说也有八十米。抬头仰望,帽子掉了,也没看到顶。


紧挨大殿是石阶,很宽很长的石阶。石阶过后是一平台。平台过后又是石阶,不过这次稍窄稍短。石阶过完再是平台。如此反复,总共十阶。


十阶后面是一片黑,不可测见的黑。照这气势,那里必是王座,必是至高无上的大魔王端坐的地方。或许,他便隐藏在那一片黑暗里。


从大殿往上看,层层升高的石阶不但威严无比,更是庄重肃穆,不可冒犯,敬畏之情,油然而生。那高高在上的黑,更是令人心惊胆战,诚惶诚恐,不敢有一丝亵渎。那里坐的,仿佛不可能是魔,而是神!


在第九阶平台左侧,端坐一人,仿佛正等着第十阶上的王的召唤,又像是那片黑的近臣、密友。


此人年轻、俊美、干净、帅气,高额薄唇,修长的手指,白皙的皮肤,长发披肩,身着法师装束,正坐在琉璃椅中,闭目养神。


这男子身上,依稀散发着一种清灵神秀的气息和宁静致远的气质。本来没有装饰没有人声的宫殿,因他的存在而显得愈加安静、灵幻与神奇。一切,似乎皆在若有若无和亦真亦幻之间。


一个娉婷婀娜的人影缓缓由空气中浮现,一个绝美的侍女从第九阶最右端漫步而出。其体态轻盈,脚步细碎,纤美的天足柔若无骨般踏过青石地面,不发出任何声响。素臂高举,托着一个盘。盘中有一精致的青花瓷壶和瓷杯。


侍女走到那位男子跟前,俯身,挥袖。但见星光闪耀,晶莹剔透的琉璃茶几呈现。


她放下托盘,轻声说,天怒先生请用茶。


天怒先生,那俊雅的男子竟然是天怒先生!传说他无所不能,神鬼尽忌,天亦妒嫉,妒嫉到愤怒的地步。是名,天怒,非其善怒耳。


天怒先生张开双目,明亮的眸子精光四射。他看着侍女,微笑,笑容迷人。然后他说,谢谢!


侍女温柔一笑,不客气。躬身后退两步,仰首问,兀先生喝点什么吗?


一个平淡的声音由高高在上的黑暗中响起,不用,你退下吧。


那个声音,赫然正是一直跟女神对话的声音,不可战胜之王,兀先生!


是!侍女微微欠身,转身离去。身姿影态,唯美无垠。


天怒先生呷了一口茶,微笑说,这茶好,是上好的龙井!


不可战胜之王兀先生说,好就多喝。


我喜欢喝茶,胜过那些洋咖啡。


哈,都什么年代了,还洋咖啡?


天怒笑笑,忽又问,不知小娜跑哪儿去啦?


不可战胜之王一怔,小娜?你说素·辛娜?哼,她跑哪里都不重要,最多也就是抢占至高点,以达监控魔界之目的,我才懒得理她。


天怒一笑,这又为何?你难道不怕她威胁整个魔界的安全?她可是由远古神话至今从未败过的最强之神。


不可战胜之王淡淡的说,有你在这里,我没什么可担心的。


天怒失笑说,是吗?


那当然!


天怒微笑,兀兄算无遗策,无所不能,既然如是说,想来是不错的。


不,不可战胜之王叹息说,真正算无遗策无所不能的是你,可不是我。


天怒再次笑而不语。


不可战胜之王说,我正感势单力孤,只怕无法应付来日大难,怒兄却不远万里穿越时空前来臂助,不胜之喜,一切再无所虑!言下甚为诚恳。


天怒优优雅雅的说,兀兄客气。来日大难?莫非这魔界还会有什么灾难不成?他一面说,一面漫不经心的品茶。


素·辛娜的到来,既在我意料之中,亦在我意料之外。


是在期望之中吧?嗯,还有呢?


一些凡人闯入魔界,败骷髅美人、千手千臂塔朵尔斯,以及不可一世的捕神魔王。


天怒闭目沉思,右手放在琉璃椅上,修长的食指轻轻起落,敲打着椅子扶手,淡淡的说,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事,怎劳兀兄费心?


小心使得万年船,未雨绸缪总是好的。


天怒点头说,这倒也是。


何况他们已非普通凡人,拥有很强的魔法和力量,且为互补,已近不死之身。


天怒平淡的说,这没什么。


我以无上意志探测过,他们本身的正面修为尚不足惧,可他们的负面附加值却不可测。


附加值?


嗯,就是常人所说的潜能和潜力。


天怒终于展颜一笑,呵呵,这还算有趣。那么,素·辛娜呢?


不可战胜之王说,我心底里,确实期望她能到来,却又不胜担忧,只怕不足以同她一较长短。


所以你遣出各殿力量,想暂时牵制住她?


嗯,是有这想法。


在这一点上,天怒沉吟说,我觉得不够高明。


请讲!


魔界五宫十九殿,用十九殿主与女神周旋,不如用五位天使来得好些,毕竟他们更适合于轰轰烈烈和风风火火的战斗,持久战,他们不行。


唉,我也想啊,不可战胜之王叹息说,可你不知道咱们的天使,太有个性!


如何?


有几个消失几千年几万年,气息全无,生死不知倒也罢了,另外几个也是有的贪玩,有的懒惰,有的不羁,我……我……根本都调不动她们,郁闷……


哈哈,这下好玩啦。不过以五位天使守护魔界,防御方面倒是近乎完美,这极符合你一生谨慎的禀性。只是我担心各殿那些大老粗瞻仰女神太久,慢慢被女神同化,可就真的变成儿戏和笑话。


不可战胜之王喝彩说,好一句符合我一生谨慎的禀性,看来你已明白我此番安排的用意。至于各殿主可能被女神感化,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若真是那样,便轮到你我来跟女神全面对战。


天怒一笑,我可打不过她。


不可战胜之王意气风发,单打独斗没把握,你我联手,当可诛神,不用惧她。我无敌已久,如有对手痛快一战,不枉此生!


天怒微笑说,那好吧,我舍命陪君子,与你合力诛神。


不可战胜之王哈哈大笑,我早就说过,有你在,一切不足虑。


天怒笑笑,不知眼下进展如何?


不可战胜之王说,接过来看看吧。


幻景如何?


不好!


来个大屏幕?


屏幕伤眼睛。


液晶的?


还是不好……


哈哈,你的问题还真多。水晶球如何?


嗯,可以……不可战胜之王终于赞同。


要多大?超大型?


你还真打算弄个水晶球?不可战胜之王有些惊奇。


天怒哈哈一笑,那是当然。上帝说要有光,世界便有了光。你我说要个水晶球,难道还不行么?


行,当然行,你我有什么不行?不可战胜之王喃喃说,我只是觉得,咱俩大男人盯着水晶球看,未免有些不伦不类,好像只有小女孩才那样做的……也罢,试试看效果如何。呃,别弄太大,不然你我都得昂首仰望,岂非要承受巨大的压迫感?差不多就行。


天怒说,好,半个人高如何?右手探出,掌心向下,一个水晶球已吸纳于他的掌心,急速旋转,光芒四射。晶球直径,果与半个人身高相若。


他随手把晶球往外一挥,继而闭目养神。


水晶球虚空平移一段距离,然后定住,光芒柔和,晶莹通透。


不可战胜之王高高在上,俯视全览,直问,怎么样?


天怒说,不忙,我正搜索呢,待我找到他们存在的景象,便链接过来。


不可战胜之王打个哈欠说,你慢慢弄吧,我困了,要睡上一会,有结果叫我。


天怒摇头说,你的懒病又犯,就跟那些懒天使一样。好吧,你先歇着,我呆会儿叫你。


不可战胜之王嗯一声,随即沉默。


天怒神色安详,悠闲的躺在椅中,亦仿佛睡着。


水晶球自个儿在空中转着,安静无声。


一切,平静祥和得近乎神奇。


☆★ 


流泉。


飞瀑。


龙潭。


水榭。


佳人对弈。


星晰和鹿仙儿衣裙飘飞,正于亭中对弈。


丁咚的泉水,如练的飞瀑,依山傍水的小榭,幽居潭心的八角亭,加上出尘脱俗的绝代佳人,确是景色如画,人在画中。


英雄们在岸上抓耳挠腮,叹为观止,不知是为景陶醉还是为人着迷?


大伙儿狂流口水,胡乱崇拜地放肆欣赏观望一会,随即一哄而散。


这里,是完全不一样的时空,梦幻而随心所欲。若要稍有变化或消失,皆由莎莉娜来决定,因为这片天地,由她创造。


星晰和鹿仙儿仍在亭中对弈围棋,这也是使大伙惊叹稀奇的原因之一。美女还懂围棋,确实叫人刮目相看,特别是这年头。按画虎的话说,美女,通常没脑。


众人各自去寻找适合自己的娱乐方式和休息场所。


经过一片青草地。


风中,混着泥土的气息和露的芬芳。


绿意,扑面而来。


蓝蓝的天,无边无涯。


风,如诉。


旦妮·莎莉娜听着随身CD,懒懒的躺在太阳椅中,闭目养神,进行阳光浴。


与天、与地、与草、与风,融而为一,这份景致,美轮美奂,成就一种与鹿仙儿和星晰截然不同的美,自为一道风景。


画虎和占尘望着远处裙袂飞扬的莎莉娜,均是欢欣鼓舞,彼此脸上都是惊喜异常的神色,那是对美的喜爱,发乎天性的喜爱。


两人不便打扰,悄悄往旁经过。


溪水淙淙,欢愉如乐。


绿树成荫,芦苇遍地。


泥鳅和安泽西隔得老远,坐在小溪边,拿着手机,兴致勃勃的埋头互发短信。


这里,早已没有信号或是信息,甚至没有一切现代文明的元素和事物。


所有,无非是莎莉娜的魔法幻化,亦真亦幻,似真似假,无论手机抑或随身CD以及别的物件。


泥鳅和安泽西得以互通,亦全仗莎莉娜的魔法支持。


这个空间,不管怎样广阔无边或天圆地方,必在莎莉娜的魔法笼罩之下。只要不出这空间,她的法力均可顾及。


占尘眼波流动,突然问,莎莉娜怎么不弄个P3呢,那样岂不是秀气得多?


画虎沉吟说,呃……这可能跟他们的性格有关吧,安泽西和泥鳅的手机也不相同,MP3一般来说太秀气,莎莉娜可能不喜欢。你看那水蓝色的CD,肯定是她的最爱……啊,不对,你怎么会知道MP3的?


占尘抿嘴轻笑,要你管?


画虎直说,不对不对,你这个小女巫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好像落后世界五百年的吗?怎么会知道P3P4那些小玩意的?


占尘娇嗔说,你才落后世界五百年呢!


画虎挠头,只觉得很不可理喻。他却不知,法师若以无上意志探索,便可知晓世间一切。


占尘突然抓住他的手,眨巴着眼说,走,咱们一块到前面去看看好吗?


画虎见她嗔薄怒,眼波妩媚、飘忽迷离,立马就懵了。又得以握着美女温软的小手,更是一时忘乎所以,哪还想得起追问别的事物,当下连连点头,随她一块向前飞奔。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万漠
对《第三十三章 亦真亦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