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丝路十一年.愚公移山
本章来自《中国梦》 作者:浪淘沙
发表时间:2018-03-28 点击数:344次 字数:

自教育体制改革以来,中国人头上的三座大山基本上被搬去了一座,另一座也在摇摇欲坠之中,就是高房价问题。其实早在三年多以前,事情就已经慢慢的发生了变化。

首先,城里的房价太高了,高的实在是大多数人都买不起。银行利息远远高于租房的价格,恰好廉租房、公租房的建设也达到了一定的规模。人们想干脆不如租房好了,所以新房造出来买的人就少了许多,因为刚需减少了。

其次,由于城里人劳动时间的减少,休息时间的增多,人们的居住观念也发生了变化,他们现在更倾向于往郊外居住。记得当年老黄和刘小劲他们在一起高谈阔论谈房价问题的时候,老黄曾经说过一段预言,今天房地产业是万达和万科雄霸四方,而将来一定是碧桂园独占鳌头。道理非常简单,就是因为碧桂园的房屋一直都布局在城市的周边,而多采用园林式建筑,他觉得这更符合未来人的居住观念。现在果然应验了。

再次,中国的房地产业兴起于上个世纪90年代。那时候造的房子离现在都已经接近30年的房龄了,不少房子开始进入折旧时代。一方面,房屋的质量在下降,另一方面,那时候设计观念设计出来的房屋布局和物业配套都已经显得非常的落后。那些手中有三套房、两套房的房主们担心时间久了,房屋的残值更低,于是就开始低价出售他们的房屋,这样一来就对一手房产市场形成了严重的价格冲击。

所以在以上因素的制约下,房产价格从三年前就开始拐头向下了。虽然房价下降给人们带来了欢欣,但并没有刺激人们的购买欲望,因为中国人向来喜欢买涨不买跌。对于年轻人来说,那些丈母娘们再也没有理由要求孩子们没房不结婚了,因为她们也会算经济账,孩子们投进一大笔钱,不过多长时间就缩了水,这也是她们不愿意看到的,于是年轻人的生活压力一下子小了很多,因为房子惹出的问题也越来越少。有点钱的到郊外买个房,没钱的就在城里租个房,怎么都能顺利结婚。

那些30年前的房奴,到今天终于把所有房贷都还清楚,于是他们的消费能力也陡然增强。这些当年的80后算起来都50来岁了,房子的事儿几乎折磨了他们30年,如今房贷还清,事业也到了人生的顶点,可以说是杠上开花,终于熬出了头。由于教育已经进行了改革,所以他们的孩子在受教育的后半段没有投入太多,于是他们这个年龄阶段的人反倒成了社会消费的中坚力量。

不过消费是消费,他们这个年龄的消费和30年前的同样年龄人的消费却呈现出明显的不同。因为他们多数都受过高等教育,所以他们的消费需求并不仅仅着眼于常规的衣、食、住、行,而显示出强烈的个性化。不过,尽管有这么强烈的个性化消费的需求,但真要问他们需要什么,他也常常回答不出来。因为在他们的感觉里,该拥有的都有了,所以他们认为,他们的需要,需要那些商人们自己想办法来为客户解决。

供应端这边,当然不会出问题,他们敏锐的把握住了这些信息,创造出各种各样新型的消费模式。比如说服装供应方面,出现了这样一种服务方式,这是广州的一家叫良品的公司发明的。他们首先集合了一批优秀的缝纫技师,又采购了先进的制版设备,然后再创办一个微信公众号,通过各种手段向外传播。当你有购买需要的时候,只需在里面预约一下,就会有人联系你,上门过来量尺寸。然后,他将量好尺寸发回到公司总部,输入到电脑中,很快就有一个符合你体型要求的专版设计出来。十几天以后你想要的衣服,就通过快递寄了过来。

对于这种服务,就算是见多识广的老黄听到了,也感觉非常的新奇。于是他想体验一下,就在儿子推荐过来的公众号上做了一个预约。很快就有一位女孩儿给他打来电话。连地址都没有问,因为这些老黄已经在里面都写好了。这位女孩儿只告诉他感谢老黄的预约,她将于40分钟以后到达,到时候会带一些面料供他选择。

大约就是40分钟,有人过来敲门。一位非常清丽的女孩儿出现在老黄的面前问他:您是黄先生吗?老黄点点头,将她请至客厅。那女孩儿没有马上进入客厅,而是从旁边的手袋里,拿出一双鞋套套在了脚上,然后才走入客厅。

老黄对那女孩说:“这几年体型变化比较大,总感觉买不到合适的衣服,你们这个服务啊,恰好满足了我的需要。”

“是啊,黄先生,我们这个公司就是考虑到这样的需要才应运而生的。”

“嗯,不错。”老黄有点自言自语,并展开了自己的思索。

他记得自己小时候家里人穿的衣服都是妈妈自己做。自己做嘛,当然样式就不是那么符合心意的要求。有一次妈妈给他做一条裤子。那时的老黄要求做成喇叭裤,因为当年正在流行喇叭裤,可是在老人的眼里只有不良少年才穿喇叭裤,所以妈妈就没有满足他的要求,将裤子做成了传统的筒子裤。裤子做好了,老黄非常失望,但也没有绝望。到了晚上妈妈不注意的时候,他自己将那条裤子拆开,按照心里想的缝成了一个喇叭裤。虽然缝的不是很平整,但样子大体还差不多,弄得妈妈哭笑不得。

到后来家庭条件好了一些,就开始到百货商店自己买布料,送到缝纫店里做衣服。这样做出的衣服就比较好看。

再到后来各种各样的服装商店兴起,那些衣服能够紧跟潮流,更勾起了人们的购买欲,于是街上人们着装的颜色才丰富多彩起来。

再后来,名牌消费成了热点。

老黄一边琢磨着,一边想着这些物事。是需求催生了供应还是供应催生了需求呢?然后他一边琢磨一边又给了一个答案。在人们经济上受到限制的年代,人们会把需求着眼到基本的衣食住行,这个时候是需求决定供应。但当经济比较繁荣的时候,人们的基本物质需求都已经得到了满足,就产生了个性化的需求。如果这些个性化的需求不能得到集约,那么供应的成本就会变得非常的很高,因此也不一定能得到及时的满足。

现在有互联网,思考一切问题都要把互联网的因素加进去。这就是十年前那场轰轰烈烈的互联网+运动的背景因素。不管你远在天边还是近在眼前,只要相同的需求,无论对个体来说数量是多么少,但集合在一起就是一个天量,就更易于供应端解决问题,而且还能有效的降低供应成本。

这两年老黄年龄见大,眼睛也花了。看电脑,总觉得很累,因此写东西也已经没有过去那么多了,但是他思考的习惯好像从来没有停止。

不一会儿那女孩儿就把老黄的尺寸量好了。问老黄:先生,您准备要几件?老黄说:我刚才挑的那几种面料,每样要一件吧,总共五件。没想到那姑娘却说:黄先生,我建议您从挑选的布料里面选一个您最喜欢的颜色,先要一件。等衣服寄过来,您穿着合适再下那四件的单。这样能防止万一我量的尺寸不合适造成您的浪费!

“哦,你们的服务还那么贴心?”

“是呀,只有客户满意,我们才能生存啊。”

“那谢谢你

“不客气,是我们应该做的。”于是就告辞而去。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现象,老黄心里嘀咕着。于是他打开电脑,开始搜索一些他想要的信息。

他首先输入“私人定制”四个字,让他没有想到的各种私人订制信息扑面而来。订衣服、订蛋糕、定厨师、上门修脚、上门家政,甚至说连汽车都开始玩DIY了。原来社会已经发展成了这样。也难怪,我们的富德传家宝不也是私人定制吗?

他又输入了“工商注册”四个字,看到了一则新闻。中国的企业注册量比十年前翻了一倍,其中小微企业占了大多数,并呈现出重要的传统企业衰落,新兴服务业兴起的局面。分析称,这是人们日益高涨的物质文化需求和精神文化需求决定的。虽然那些生产水暖、建材、装置、装备等标准化行业的集中程度越来越高,用工有所减少,但并没有引起人们的大面积失业。而是人们个性化的需求,催生个性化的服务,个性化的供应又催生了个性化的需求。钱在不同的企业间快速流转,就相当于在不同的个体之间快速流转,人人都不缺钱的样子,让每个人感觉都非常好。

这让老黄想起了多年以前学到的一个经济学故事:

“一个人去住宾馆,到宾馆后向老板提出,想先看看房间,然后再决定住不住。老板说要交一千块钱的押金就可以去看房。

于是那人就交了一千块钱的押金,被服务员领去看房。

这个中间,老板拿到一千块钱的押金,迅速的跑到厨房将钱还给了厨师,因为他欠厨师一千块钱的工钱。

厨师拿到了一千块钱,迅速的转给了肉铺的老板,因为他欠了老板的肉钱。

肉铺的老板拿到一千块钱,迅速转给了一位干皮肉生意的小姐。

那位小姐拿到了一千块钱,又迅速转给了这家宾馆的老板,因为她欠他的房钱。

这时候那位客人从楼上走下来,对老板说他看了房间不满意,决定不住了。于是老板就将一千块钱的押金还给了客人。

这时候前面的几个当事人,都感觉无债一身轻。

老黄当年给这个故事定义:钱的流动速度影响经济发展的程度,并得到了老师的大力表扬。

如今这个经济格局已经出现在我们面前了。过去,房地产像一条巨大的绳索捆住了我们这条经济的巨龙。所有的钱到了那里,就像泥牛入海,一沉到底。没有周转,没有流动,没有资本增值。虽然房价在涨,但是没有人把它换成钱去进行二次消费。即使二次消费的话,也还是去买房产,又再次的把资金沉淀下来。结果使经济陷入了恶性循环。

如今这条捆龙索终于松下来了,那大学生就业又怎么样了呢?

老黄又在搜索框里输入“大学生就业”几个字。发现跳出来的信息大多不是和“大学生就业”相关,而是和大学生创业相关。并且还有许多和大学生创业有关的贴吧,老黄随便选了一个进去看看。

里面置顶的是一个商业策划案,版主正在招募他的合作伙伴。他的自我介绍中告诉大家,他是山东农业大学的一名养殖专业的毕业生,老家在山东的鱼台县。他们这个县背靠微山湖,号称鱼米之乡,近几年家乡人盛行养龙虾,但是养出的龙虾都被湖北人和江苏人买去了。他们的销售价格十几、二十几元一斤,可是那些湖北人和江苏人拿到大饭店里就能卖到一百多块钱一斤。他觉得他们的老乡太亏,于是他就想把他们整合起来,作为供应链的上游,同时策划了一个面向大众消费的龙虾连锁店。这样不仅能使他们家乡的龙虾养殖产业得到有效的延伸,而且还可以保证下游的供应。如今这个商业策划案已得到县政府的肯定,并为他提供了一个免费办公场所,允许他注册一家餐饮管理公司,并为它配套了一部分引导资金,而剩余的100万资金需要他自己筹集。于是他就到网上来众筹,希望广大的毕业生们和他一起创业。

他还在网上晒出了未来开店区域的分布表,他希望他的合作伙伴本身就处在这个地区,与他一起经营这样一个店,各自都为家乡出点力。

可以看出他的这个商业策划案设计的非常完美,这个年轻人也非常的有心,他想如果这些大学生都能够像他这样回乡创业。农村的经济面貌会迅速得到改善,要知道我们国家有8亿农村人口,如果这些人的消费需求能得到有效的增加,那实现我们的中国梦不就更加容易了吗?

想到这里,老黄有一个冲动,随手按网上留下的联系方式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又向他问了一些基本情况。如果他愿意的话,所有的资金都由自己来出,未来的那家餐饮公司由老黄拿出20%的股份送给这位年轻人,并且聘请他作为整个项目的总经理。那位年轻人有点喜出望外,起初还有点半信半疑,但当老黄告诉他,自己是富德传家的股东,也是汉文化学院的董事时,那位年轻人很快就答应了。

再后来老黄去了一趟这个山东省鱼台县,并受到了县委书记的接待。当年的千秋鼎事件也算是个大事件了,使得这次县委书记以无比崇敬的心情接待了这位企业家。期间,老黄调研了鱼台县的龙虾养殖情况,又给他们的餐饮管理公司提了一些经营建议,并且还建议他们办一所餐饮培训学校,由他自己聘请业内知名人士过来亲自授课,以防止没有丝毫经营经验的大学生们,出现经营困难,从而打击创业热情。老黄的这些建议都得到县里的感激和支持。这次鱼台之行,老黄履行了他的全部承诺,并完成了公司注册、聘任合同等一系列法律文书。

临行前的一天晚上,县委书记希望能够以个人的名义邀请老黄吃一顿饭,老黄没有拒绝。

吃饭的时候,县委书记告诉老黄,他是土生土长的鱼台人。本来这是块富饶的鱼米之乡,河网密布,水道纵横,北邻微山湖和京杭大运河。他年少的时候,随便就能在自己的家门口那些青青的荷塘里抓到许多的鱼虾。但后来工业发展速度太快了,把周围的河道都污染了,最严重的时候造纸厂排出来的水能在河面上堆出将近半米高的泡沫。那时他非常痛恨这一切,他希望将来有一天自己能有能力改变这一切。于是在大学里就学了环境工程专业,毕业后回到家乡环保局当了一名公务员。由于专业出色,又心怀理想,所以很快得到了提拔,并用十几年的时间当上了县委书记。经过他几年治理,周边水系污染情况基本治理完毕,使这里的生态环境基本上恢复到了年少时的水平。环境好了,如何带领农民致富又成了新的问题。所以他觉得未来的发展方向要和这些水资源联系在一起。他想发展高端养殖业,用无污染的水系养殖高品质的水产品,把鱼台这张名片打出去。

老黄本来不太打算喝酒,可是听了这位年轻县委书记的介绍,主动的倒上一杯酒,因为他觉得这位年轻的县委书记,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值得他敬上一杯。

“来,让我敬您一杯,如果您的高端水产品出来以后,我是你的第一个客户。等这些事情做成了,我在富德传家的宝贝里,为您挑上一件送给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浪淘沙
对《丝路十一年.愚公移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