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丝路十年.亲情的回归
本章来自《中国梦》 作者:浪淘沙
发表时间:2018-03-28 点击数:263次 字数:

岁月像一条川流不息的河流,有时候急,有时候缓。而当它流到丝路十年的时候,中国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发生了神奇的变化。人们感觉一切都好像慢了下来。与十几年前完全不同的是,虽然能感觉到精神上很舒缓,但是什么事儿也没有耽误。就像走在机场的步道电梯上,也许你只是踱着方步,但是你的整个人却在快速的向前穿行。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在说人们的生活节奏和工作节奏虽然慢了下来,但是财富增加的速度却丝毫没有减。

过去,老黄经常听儿子说,英国人的节奏很慢。常常是下了班,写字楼上就空无一人。当时老黄还不相信,因为他觉得英国毕竟是个老牌帝国,它有那么好的经济和军事成就,不可能是靠慢来维持的。如今他觉得中国也有点像了。每到下班以后,更多的人不再选择出去喝洒,而选择与家人同处。那是因为他们休闲的时间实在是太多了,每周休息两天半,每天工作八小时,早九晚五的,让人们感觉到非常的惬意。过去没有那么多休息时间的时候,大家总是找各种理由与朋友欢聚。如今时间太多了,又感觉总和朋友泡在一起,不是那么回事。于是都渐渐的回归家庭,陪老人说说话,与妻子儿女一起串个门儿。想干什么家务活,也都有时间干了。一周休息两天半,用半天的时间把积攒的家务干完,然后美美的睡上一个大觉,一周的疲乏消失殆尽。还可以留上两天的时间,或者开上车带家人出去做个旅行,或者出门去钓个鱼打打牌。不想出门的就在家里读读书,看看电影,或者进一步的睡睡觉。就这样,夫妻之间的共同话题也多了起来。那些在异乡打拼的游子,即使与家相隔千里,因为时间的充裕和交通的便利,也能做到常回家看看。孩子们因此少了一些对父母的歉疚,少了一些近乡情怯。而父母却多了一份幸福和安慰。所有人都少了一份浮躁,多了一些柔和。整个世界都好像安静了下来。

老黄今年六十岁,离当初他做决定与刘丽一起周游世界相比已经过去了十年。这十年里,老黄虽然没有像以前那样工作,但却经历很多,与当初想象的完全不同。有时候老黄想起来当初向刘丽承诺带着她周游列国,每个地方都住上几个月这件事儿,他会哑然失笑。起初倒是这样做了,但没想到天天旅游也是一个很辛苦的事儿。不过总算还好,因为认识了刘小劲儿和张先生,并创办了富德公司和汉文化学院。这十年他觉得过得特别有意义。他说的这种有意义,与多少财富无关。而是指过去那种忙碌不停也只能为少数人服务,变身为把全部的时间拿出来休闲,却创造出了更多的价值。

国庆前的一个早晨,老黄起来散步。他抬头看看天空,觉得天空异常的干净、湛蓝,大块的云朵在天上舒卷,也像人一样的慢。这让老黄非常的感慨,因为太原是煤都,过去的天可不是这样。如今一场供给侧改革轰轰烈烈开展十年,让一切都变了模样。他看着天上的飞鸟和地上耸立的楼房,心中突然有些感慨。于是就拿起手机写了一首小诗,叫做《天地人》:
云是天上的海啊
海是地上的云
人是地上的鸟啊
鸟是天上的人

鸟在天上飞啊
沓然不留痕
云在天自在啊
彼此相依存

人在地上行啊
同光又合尘
地虽不自在啊
厚德以载人

人都想不朽啊
地却葬起身
天地更永恒啊
只因它无心

 

老黄把诗写完,又反复的看了几遍,斟酌的改了几个字。又读了几遍,心中的感慨变成了惆怅。老黄感觉到自己今天的情绪变得像那天上飘忽不定的云,他说不清为什么这样,但又相信一定有一个原因。就在这时,老黄的手机响了,是儿子打来的。

“爸爸,提前祝您生日快乐。我现在出差在北京,今天下午和妹妹一家,一起赶回去给您祝贺六十大寿。”

“哦,我60了吗?”

“可不是嘛,您老人家的生日,和国庆同一天,以前给您过生日,您总说不要过,不要过,全国人民都给我庆贺了,你们还庆贺什么。爸爸,这些您都忘了吗?”

“爸爸哪会忘这些,只不过爸爸没想到一下子就到了60岁。”

“爸爸有些惆怅了?惆怅啥呀,您看咱们家,因为您一个人努力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您还不知足吗?爸爸的功劳大着呢。”

“快别瞎说了,等你们回来再说吧,要庆的话别忘了你爷爷。”

“这个您放心,我都安排好了。咱不出去到酒店吃饭,我把铂尔曼酒店的大厨请到咱家里来了。做饭的时候啊,就在咱三楼张罗,做好饭,通过电梯送到一楼,再从一楼房间,把爷爷奶奶请出来。毕竟他们两个年岁大了,不要吵到他们。”

“这样安排可以,你们放心的办吧,回来路上小心点儿。”

“再见!”

“再见!”

放下电话,老黄一下子明白了。他刚才情绪的来源就在这里,虽然爸爸妈妈都健在,但毕竟快90多岁了,人生无常,他的心里有一种隐隐的担心。而自己转眼也已经60岁了,花甲之年啊。刚才儿子一番恰当的安排,既让他觉得幸福,又让他觉得失落。幸福的是孩子们都独立了,失落的是他们渐渐不再需要父母的呵护了。果然是有情才有诗,他的情绪都写到刚才的诗里了!

相比十年前出游的那个国庆节,这个国庆节完全是不一样了。从老黄的爸爸算起,已经从三代同堂变成四世同堂。整整二十几口,一大家子人了。这一天老黄哪里也没有去,就在一楼父母的房间里陪着自己的父母。三楼任由刘丽带着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张罗。老黄的姐姐和刘丽的哥哥、弟弟们也都来了。任何人过来都悄悄地走过大客厅,然后通过电梯上三楼。一楼的大客厅里静静的摆了三张桌子,正等着丰富的菜肴往上端呢。对,这时候老黄的房子已经换成一幢三层的别墅了,否则招待不了那么多人。

老黄的父母就住在一楼客厅旁边的大卧室里。五年前买这幢别墅的时候就是为了这两位老人。彼时老黄感觉毕竟老人年事已高,随时需要人照顾,不能再让他们单独居住了。就买下了这幢别墅。刘丽也没有什么意见,反正这点钱对他们来说也不算什么。再加上刘丽理解老黄,知道他孝顺,更愿意为他做这件事情。更何况儿子女儿经常回来探亲,地方小了也没有地方住。

卧室里老黄为两位老人准备了两张藤制的圈椅,上面又铺了一些柔软的椅垫儿。好在上天眷顾,两位老人虽然年事已高,倒都还能自由行动。平时没事儿就到院子里慢慢走走,再不就是在两张圈椅上打个盹儿,静候岁月慢慢流失。与之前相比唯一的就是两位老人特别怕吵,家里一来人,他们两个就躲进屋子里。除了曾孙和曾孙女儿,他们才肯稍稍的看上几眼,然后又回屋子里。家里人知道老人怕吵,也都没有谁去主动打扰他们。

可是这一天老黄几乎半个上午都呆在这间卧室,两位老人并没有往外赶他。他拉一张小凳坐在老人的对面,自己却像个孩子一样,一会儿拉拉爸爸的手,一会儿拉拉妈妈的手。老人们不太肯说话,只慈祥的看着他,任由老黄唠叨。

“爸妈,孩子们要给我过个生日,你们二老不介意吧。”

爸妈笑着摇摇头。

“爸妈,你们确定我是10月1号的生日吗?怎么那么巧呢?”

“爸,你以前给我说。小孩的生日只能过到12岁。再大,只要父母还在,就不能过生日。我可都一直记着呢,只是这一次实在拗不过孩子。你们就得原谅他们。”

“妈,我小时候你常夸我是好孩子,可我怎么就觉得自己很调皮呢?你还记得我偷邻居张大爷鸡蛋的事吗?”

“爸,你经验丰富,你看咱们家那棵黄杨将来能成才吗?”

老黄的爸爸听到这里,抬起手来指了指老黄。意思让他不能指责黄杨。老黄明白那可是他的宝贝疙瘩。于是就不说这话了。

接下来老黄又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你说这人生吧,啥都不能设计。想当初我觉得能在煤矿当个干部就不错了,哪想有今天呀?也都多亏你那个儿媳妇,聪明又贤惠。要不是当年她炒股票赚了那个200万,我哪会有今天。也多亏妈妈,如果不是您当年生得我长得比较帅,咱那么穷的家,哪能讨到这样的儿媳妇。我得谢谢妈。”

就这样颠来倒去,老黄一直和爸爸妈妈说着话。

三楼的菜忙的差不多了,儿子下来把头伸进来向屋里张望了一眼,又竖起一根手指头嘘了一声,然后摆手让老黄出来说话。

儿子是过来征求老黄的意见,因为爷爷奶奶怕吵,不能长期坐在外面,因此他想只在吹蜡烛的时候请爷爷奶奶过来坐一会儿,然后把专门做给他们的饭菜再端回到他们屋里,让爷爷奶奶单独吃行不行。老黄不想这样,但又觉得这样安排非常合理,于是就向儿子点了点头。

儿子说:“好,半小时开席。”

约半小时,儿子再次的敲门声,让老黄先走了出来。大厅里的饭菜都已经摆上,人也都已经坐齐了。第一桌的上首,摆了两张空座椅,对面放了一张空座椅。老黄知道上首的两张椅子属于爸妈,对面的那张是属于自己。

只见儿子一招手,客厅里的那张大屏幕电视就亮了起来。里面放的全是关于老黄的照片。大约从大学时期一直到现在。有他和刘丽一起的合影,有毕业纪念照;有刚参加工作时拍的,也有结婚时拍的;甚至连他当劳模的照片都有。更多的是近十年他游历山水过程当中拍的一些风景照。从照片当中可以看出,年轻的时候老黄很瘦,中间经营煤矿的时候就比较发福,而自从休假以后却又慢慢的瘦了下来。越往后脸色越黑,精神却越发抖擞。

看到儿女们用心收集的这些照片,老黄的视线模糊了。因为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这么系统的回顾过自己的这大半生。而当真正看到这组见证他从青葱岁月到花甲之年的照片,他才觉得一生是那么难,那么的漫长。这时候刘丽就站在老黄的身边,轻轻地推了一下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再哭了,让儿子进行第二个节目。

老黄收住了眼泪,只见儿子又一挥手。儿媳妇和女儿分别领着自己的儿女去请太爷、太奶。等太爷太奶出来后,客厅里立即响起一阵掌声。两位老人一边被孩子的小手拉着,另一边被孩子的妈妈们的手搀着,来到了那两张空椅子上坐下,向大家抿抿嘴笑了一下。

这时只见老黄的儿子又一挥手,一辆餐车从旁边推了出来。上面放着一个大蛋糕,蛋糕上面插着六根大蜡烛。等蛋糕到了老黄的面前,只见他又一挥手,电视里面响起了生日快乐歌。众人一边轻声的拍手,一边跟着电视里面合唱生日快乐歌。

歌声一落,老黄的儿子两手向上一托,示意他吹蜡烛许愿。老黄闭着眼许了一个愿,把蜡烛吹了。然后切出第一块蛋糕,恭恭敬敬的送到了爸爸妈妈面前。此时客厅里寂静无声,老黄突然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他双膝跪下,向爸爸妈妈恭敬的磕了一个头。爸爸妈妈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只用嗔怪的双眼示意刘丽赶快把老黄拉起来,而此时的老黄再一次泪水涟涟。

直到儿子把爷爷奶奶送回到屋里,安排好二老的用餐。老黄才收住泪水,坐到了正面的椅子上,这时才看到家人们也都唏嘘一片。他知道自己错误的激发了大家的情绪,于是自己反倒笑了起来。

接下来就是正式的生日宴了。

先是请寿星讲话。

没想到老黄今天变得口拙,因为他实在没这样大规模的庆贺过生日。弄得他有点扭捏,只是说了一句:“这些年咱这一大家子过得还算不错,每一个孩子都很优秀,每一个家庭都很和睦,这是我最愿意看到的,大家好好吃啊。”弄得大家笑了起来。

接下来是轮番敬酒,先是小字辈,再是儿字辈,最后是同字辈。不管谁来敬酒,老黄的怀里总有一个人不离左右。就是他的小孙女黄小小。自小孙女儿出生以来,这成了老黄最大的爱好。一有时间,他就会抱着黄小小悠来荡去。现在两岁多,已经会走了,他还一直不舍得放下,可能是因为他当初做过一个那么美好的梦。

老黄看着这么幸福的一家人,不由得想多喝了几杯,再加上舅子哥刘一鸣的劝洒,不由的就喝得有点兴奋,话就有点儿多了起来。

他拉着刘一鸣的手不停的给他说话。

“哥,你说这些年咱是不是过的有点好了?”

“那当然是啦,这还不都是因为你挣了很多钱吗?”

老黄听了刘一鸣这样回答,忙向他摆了摆手,对他说:

“和我有关系,对。但是和钱没关系”

“嘿嘿,我说兄弟,你要说和钱没关系,我才不信呢。”刘一鸣也有点喝多了。

“就是和钱没关系。”老黄瞪起眼来。

“那你说和啥有关系?”

“和咱们这个国家有关系,和有了英明领袖有关系,和《劳动法》的修改有关系,然后才和我有关系。”

刘一鸣这时候有点懵圈。

“哎,我说兄弟,你是不是喝多了?《劳动法》修改怎么能和你有关系呢?”

“你让你妹妹跟你说。”说完用手指着刘丽。刘丽此时正含笑的看着老黄微醺的说醉话。然后向老黄说了一句:“当年你死活不让我说,现在又让我说,我说了你可别后悔啊。”

原来当年通过李教授带观点给美好中国联盟,并进而催生了《劳动法》的修改这件事,老黄一直都不敢给外人说。因为他觉得这样说多了,不知是福是祸。所以他也不让刘丽往外说,也许是今天酒精的作用,让他实在憋不住了,就想让刘丽给大家说出来。

于是刘丽就把当年的情节给大家描述了一下,并且也把《劳动法》修改以后所引发的一系列变化给大家做了简单分析。

结果大家听得目瞪口呆,他们当中谁也没有想到过,这些年来身边发生了这么多重要变化,原来都和这位亲人有关系。甚至就是自己的两个孩子,也有点感觉天方夜谭。而如今经妈妈亲口讲出来,他们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妈妈从来不会骗他们。

旁边的小黄杨看到大家这么激动的神色,当天表现得非常安静。八岁的孩子已经懂得很多的道理,他不用问什么美好中国联盟,只从大人的脸色里面就可以看出,自己的爷爷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于是他也走到爷爷的身边,用俏皮的眼神看着爷爷说。

“爷爷,我也给你磕个头好吗?”

惹得一家人哈哈的笑了起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浪淘沙
对《丝路十年.亲情的回归》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