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四章.会见的意外
本章来自《中国梦》 作者:浪淘沙
发表时间:2018-03-28 点击数:103次 字数:

按照与刘小劲的约定,他们要在南京会面。于是,从泰山离开,他们就走上了京沪高速,并计划用七、八个小时的时间赶到。随着泰山巍峨的身影渐渐的缩小在身后,一切又恢复了寻常。两个人一路聊着天,刘丽又从包里拿出在泰山上买的一小块“石敢当”,打开车的工具箱,把它放在里面。老黄知道她的意思,是希望路上平安。不摆放在外面,是因为石头有点重,万一急刹车,反而不安全。

路上,凑两人换驾,刘丽开车的时候,老黄与刘小劲通了个电话。约定了一下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时间定在了第二天,地点定在中山陵附近的一个会所,会所是刘小劲定的,他说会所的主人是一个做酒店的朋友。到时候,他会把地址通过微信发给他。他只需要按导航往前走就可以,如果今晚到达就住在那里。他已经都交待好了。

老黄觉得刘小劲这个朋友不俗。他在海南几个月,绝不只是单单的游玩,应该也做了一些事情。但这是什么事情呢?他实在猜不透。

一路上穿过鲁苏皖三省边界,最后又回到苏,快到南京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钟左右。看看刘小劲发来的位置导航。还有20多公里到目的地,于是就电话通知刘小劲,说晚上一定到达,但要中间吃点饭,约晚上8点钟到会所。刘小劲儿说没问题,随时都会有人招待。于是他们俩就放心的找了一家餐馆吃了一点饭。吃饭的过程中,老黄给刘丽说:总感觉刘总有事儿,但又不知道什么事儿。刘丽说老黄和他的感觉是一样的。只是想来想去不知道什么事儿,最后两人商定先吃饭,其他事儿过河搭桥,逢山开路。

吃完饭动身,快到会所的时候,先进入的是一个浓密的林荫大道,郁郁葱葱的大树长满了道的两边,给人一种非常肃穆的感觉,使老黄和刘丽感觉今天住的地方有点不同寻常。在这条寂静的道路上行进了约二十分钟,树木掩映当中看到一处住宅。青瓦白墙,但不失宏观巨制。因为那是一堵围墙里面的建筑。院子外面看,里面的房子里三层外三层,层层叠叠。院子的外面有停车场,非常的宽阔。老黄直接把车开到了停车场,下车发现院子的大门上有门铃。于是就和刘丽走向前去,伸手把门铃按了。门玲刚响,就听到对话的声音:喂?是黄老板吗?老黄回答说是的。好,您稍等,马上给您开门。很快,老黄在门外听到里面拨弄门栓的声音。开门的是一个英俊的少年,身着黑色的西装。一见到老黄,这位少年马上说:黄老板,我们领导都已经安排好,在这里等您一段时间了,请跟我进来。老黄向这位少年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就跟着少年来到院子里面。他感觉进到院子的第三层,那位少年才向一扇打开的门伸了一下手。说:黄老板请进!老黄和刘丽进到屋里,才发现这是一处宽大的卧房,充斥在屋里的多是红木家具。一张古橸在屋里的尽头,旁边有一扇小门儿,里面应该是卫生间。看到这些,向来过城市生活的刘丽不禁赞叹了一句:这种感觉真好。听到刘丽的赞叹,刚才那位少年补了一句:是的,来到这里的所有客人都有这种感觉。随后少年又说:黄老板,这里的一切您尽管享用,院子里也可以随便转转。有什么需要您打电话给我,我是这里的主管,姓张,叫张世卫!我的手机号码是:***,老黄拿手机记下这个号码,随后对那位少年说:谢谢小张,让你等了那么久,我们这边先收拾一下,有事找你。随后向小张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小张会意的告别,屋里就只剩了老黄和刘丽两个人。此时,老黄看了刘丽一眼,似乎在问她满意不?刘丽看到老黄的眼光,向他点了点头,意思说自己很满意。于是两人关了门,洗漱一下,早早的就睡了。

 也许是头一天睡的早,也许是太多清脆的鸟鸣,第二天早上五点多钟老黄早早的就醒了,阳历5月初的天气,南京还不是太热。他有点躺不住,就直接想起身到院子里走走,这个时候刘丽也被惊醒了。于是老黄就提议快起,一起到院子里转转。

到了院子里,两人才惊奇的发现,院子里到处是奇花异木,不少树木显出苍老的样子。很显然,主人在这里已经经营了多年,并且颇有实力。他们从第三进院子向前面走,到第二进院子里,看到院子的西墙上有一个角门,而且有一名园丁在打扫脚下的小路。于是他们就打招呼请教:“请问院子外面是什么?”园丁告诉他们:“花园,可以随便逛的。”老黄恍然大悟,原来这里还别有洞天呀。于是两人就穿过角门儿走进花园,立时感觉凉风拂面。老黄放眼望了一下,整个花园大概有一亩来地。亭、水、花三样东西构成!水大概占了花园的大半,一个小木桥把水分成了两湾,桥的尽头是一方小亭,除了这些东西,其余的全是花了。整个花园里莺歌燕舞,芳香扑鼻。老黄只是心中感叹,但刘丽的心早就醉了,她觉得无比欣喜。就赶紧拉着老黄走到亭子边。向上看,亭上有匾额,上书风吟亭三个字。亭子全是木质结构,打扫得非常干净,两人就坐了下来。这时候刘丽才对老黄说:“瞧瞧,这才叫生活,我们之前啊,只能叫活着。”老黄笑着回他说:“不要太不满意哟,我们现在也开始生活啦!”老婆的嘴里拖着长腔,逗得刘丽哈哈大笑。接着刘丽又说:“没想到刘小劲儿还有这么雅致的朋友”。“是啊,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呢,像这么一处房子,在这个地方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这个人一定有很深的背景啊!”刘丽觉得也是。就这样不停的聊着天,感觉无比的轻松。

大约到了7点半左右,会所的张主管出现在花园的角门,叫他们两个去吃早餐,并带领他们从第二进房子的中廊向西走进去。老黄发现,第二进房子的功能主要是就餐。他们所在的中廊西侧,又南北对开各两间。照此推算,东边也是这个格局,很有可能最东边的两间是厨房。这样算来最多可以容纳六大桌。一些中型的聚会,这里都可以满足。

进到里面朝南的这个房间里,老黄他们发现早餐已经摆在桌上了,早上的阳光透过窗户花菱,正射在桌边,让人感觉无比的柔软舒适。小张请老黄他们慢慢的用餐,并告诉他们自己前厅去沏茶。这样,他们吃完早餐后就直接可以到前厅去喝茶啦。老黄向小张点头致谢。

吃早餐的过程中,老黄又展开了思考。这个院落的建筑是典型的中式风格,在过去的江南,不少富户人家过的都是这样的生活。在不远的苏州那几处著名的园林,应该比这里还奢华。他们之所以还能够保存,是因为这样的房子不仅倾注了财力,而且还倾注了心力。正是因为倾注了心力,才使得房屋在本身的居住功能之外,具备了较高的艺术价值。正是这些艺术价值的存在,才使得房屋被保留了下来。如果没有艺术价值,这些房屋可能早就拆掉了。这多么像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只是一日三餐,苟且的存在着。留与不留,没有多大的价值。但如果他有了精神,有了信仰,有了追求,并能创造出一些东西来与世人分享,便具备了较高的存在价值。这种人对周边的影响,就叫做文化影响,影响的多少,就是文化影响力的大小。

老黄还想到了当今的房地产市场,记起当初和刘丽的一段分歧。十几年前,在别人都疯抢房子的时候,刘丽也想多买一些房子,老黄不同意。他给刘丽的理由是:不要凑热闹,不能哄抬物价,看没看见那些普通百姓被房子折腾成什么样子。一个普通的家庭,为了给下一代置办一套房子结婚,不仅把上一代的所有积蓄抖落干净,而且还把下一代20年以后的收入当中的一半,也提前消费掉了!这对当前的中国经济,看似有所刺激,但实际上有灾难性的影响。80、90后,如果20年都没有能力消费的话,经济衰退是一个必然。再说,你看这些房子,无论怎么样美化,将来都是一堆垃圾,因为他们没有艺术气息,也就没有艺术价值,没有艺术价值,也就没有长久存在的价值。到某一天,房子的供应趋向于饱和的时候,这些房子的价格会一下子跌下来,富人们可以提前把多余的房子抛掉,但普通百姓只能守着这个上下40年积蓄买来的房子,眼睁睁的看着房价下跌不能出手,并进而转为赤贫!因此,富人们今天不顾一切的炒房子,就是对穷人们一次跨越历史时空的劫杀,是不可原谅的罪过。老黄的这套东西倒也说服了刘丽。因此,他们家虽然有钱,但家里的房产仅为居住使用,没有任何多余的一套。老黄的父亲对儿子的这个选择也大加赞赏。不贪婪!是老黄的父亲对儿子最好的评价。

刘丽看着老黄一边吃饭一边发呆,就知道他又在琢磨什么事儿了,也没有打扰他,一直等他,慢慢的把眼前的早餐吃干净,才用微笑提示他是否该到前厅喝茶了。老黄也意识到这顿早餐吃了半个多小时,有点时间太长了。于是担心前厅的小张等的太久,就赶紧拉刘丽往前厅走。果然小张的茶都已经沏好了,正等着他们来。前厅主要是会客的地方,他们所处的这间茶室装修的非常考究,古色古香。房间里已经响起了轻柔的音乐,像是中国十大古典名曲里的《高山流水》,此情此景,意境悠然,使老黄想起了那个高山流水谢知音的故事。俞伯牙和钟子期,当年就是因为一段琴声,成了知已,成了知音!当年老黄读这个故事的时候,曾经感动的泪流满面。老黄相信,今天他的济世情怀,就是受那些古典名著里面一些知名人物的影响!

这段音乐同时还使老黄记起了另外一段优美的文字。这是一段不为刘丽所知的故事。这个故事并不缠绵,也不曲折。老黄曾经有一个女助手,漂亮能干,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曾经打动过老黄的心灵。但是老黄从来没有表白过,他深深的知道,对方也能够接受他。对方也知道他的为人,绝不做破坏他婚姻的人,只玩儿了命的帮老黄做事儿。老黄曾收到过她发来一段高山流水的文字:

海角天涯

浮萍相聚

叹知音难遇

山前高歌

水畔细语

互剖我愁绪

 

昨夜悲风

今宵苦雨

聚散难预期

我俩相知

情深不渝

永结金兰契

老黄当时看到这段文字的时候,字字锥心。永结金兰契!义结金兰,心里暗念就做兄妹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浪淘沙
对《第十四章.会见的意外》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