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一章.南下之前
本章来自《中国梦》 作者:浪淘沙
发表时间:2018-03-28 点击数:116次 字数:

老黄和刘丽,这次的旅游计划是南下。从山西过河南再到山东,然后到南京。在南京住上一段时间,拜谒一下中山陵,体验一下秦淮夜泊,然后再到周边城市转转。这样沿海岸一直南下,最后在深圳住上一段时间。这次他们增加了一些装备,单反相机,三脚架,再加上一顶帐篷。他们希望在春暖花开之际,能够用三脚架再加照相机的遥控自拍装置,拍一些高质量的照片,而不是只拿着手机拍一些,半残缺的自拍照。在收拾的这段时间里,老黄和刘丽分别办了几场聚会,其中刘丽单独和同学们聚了一场,而老黄则是和过去的同事以及政府里面那几个不错的领导分开聚的。在邀请同事聚会的时候,同事们都非常的开心,每个人都有很多的问题问老黄,因为在他们的记忆里,从来没有人能够潇洒到这个程度。老黄为他们讲述了,许多路上的故事。也告诉他们,在路上认识了很多朋友,并且还认识了一个四川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和他成了很好的朋友,不过他没有告诉他们,美好中国联盟的事情,因为他怕节外生枝。老黄也问起了几个同事的近况,其中一个叫赵兴军的,原来是他的副总,在煤矿没有关闭的时候,在煤矿上管生产。煤矿关闭后,他应聘到了另外一家大型的国有煤矿,在那里做生产部长,生活倒是稳定。他告诉老黄,在2016年10月老黄走了以后,大概到了11月份。全国去产能的任务就基本完成了,整个煤炭行业大概去产能30%。自那开始,煤炭的价格便开始疯长,两个月就涨了约60%,那些活下来的煤矿的效益开始好了起来,因此他们矿上的景气程度比原来提高多了。老黄听了以后有一些感慨,也有一些遗憾。但这种情绪稍纵即逝了,因为他觉得一切都是天意,上天已经眷顾他一次了,以后再眷顾一下别人也是应该的。其他一些同事也都分别介绍了自己的近况,多数选择了到其他的工厂打工。好在有着过去的管理经验,到其他地方基本都应聘个中层干部。但是他们都很满足,因为他们觉得,跟老黄干久了,一直都依赖老黄。去创业吧,自己缺少那个魄力。再说年龄也都不小了,剩下的半生能过个安稳日子,顺利地退休就不错了。老黄分别为他们祝福,还送了从云南带过来的竹筒酒给他们,同学们都感到非常高兴,也觉得老黄很够意思。

在老黄和政府的那几个领导一起吃饭的时候。自然少不了技术监督局的王局长和安监局的李局长,这次多了一个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的肖局长。他们几个谈的话题就不一样了,首先是三位局长都非常的关心他为什么把政协委员辞掉?老黄给他们说,自己以后寄情山水,怕履行不好自己的职责,不想占着茅坑不拉屎。肖局长一听这个理由,便立马说他说假话。

肖局长比老黄年轻个五六岁,说话一向是快人快语。他是这样说的:“你个老黄啊,都是哥们儿,咋不说实话了呢!”

“肖局长,你看,我哪里不讲实话了?”

“那你告诉我,你天天在论坛上都写些啥?”

“都是胡写八写,自己平时想到什么就写什么。”

“鬼才信你这是胡写呢!你写的东西都是肯定有目的的,我最早的时候,还以为你是下届政协会的提案。结果你不但没提案,反而把政协委员给辞掉了。这里面一定有些古怪,快给三个哥们说说。”

老黄这才想起,按照肖局长的推测,自己的解释确实有些不合情理。但他真的又不敢说,就只是抵赖说:“就是胡写八写,最多,是对你们政府加了一点小情绪。”

一说有小情绪,这下三个局长都烦了。你小子过河拆桥是不是?你干生意的时候,兄弟们帮没帮你忙。还对我们有意见,罚酒罚酒。

老黄实在也不好说什么啦!为了把话题岔开,赶紧说:“认罚认罚,说完自己先把一杯赶紧干了。”接下来兄弟们畅快的喝了起来。

不一会,肖局长又谈起了,刚才那个话题。对老黄说:“你这家伙挺有远见的,你文章里的那些观点,跟他妈这次修改的《劳动法》简直是如出一辙,不会是你上书“中央”了吧!”说完哈哈大笑起来,从他的心里,也没有真正的觉得这就是老黄上书“中央”促成的,他之所以这样说只是一个玩笑而已。

在刘丽和同学聚会的酒场上,刘丽听到的就全是恭维了。什么看你们家多好啊!这么早就实现了财务自由了!什么真没有想到,你还是个大才女,文章写得那么好,竟然还弄个版主当当。也有人作贱自己的老公的,就说看你们家老黄,那么有能力,我们家那个死鬼,要是能挣那么多钱啊,我就和你一起拼团出去了。总之三个女人一台戏,只要有人愿意出钱请她们吃饭,她们就能想着办法,把请吃饭的那个人捧到天上去。

等这些聚会都完成以后的一天下午。两人正在看电视的时候,刘丽突然给老黄提出了一个要求。

“老公,你能不能和我一起请一个人吃顿饭?”

老黄看他有点异样,就问她:

“请谁吃饭,这么郑重。”

刘丽回答:

“王军。”

“王军?王军是谁?”

“还记得当年我炒股票的时候,帮过我的那个人吗?”

“记得,你们一直在联系吗?”

“好多年不联系了,但我昨天给他打了一个电话。他的情况不太好,我想给他聊聊。”

“那好吧,今天晚上吗?那我来定地方,你去请他。”

刘丽点了点头。

对于王军这个人,老黄是有记忆的。当年刘丽炒股票挣钱的时候,告诉他有这么一个人。他还特别的有点醋意,两人也吵过架。后来慢慢的发现,王军这个人还是一个非常潇洒的人。当年在股票市场上赚了不少的钱,初期的时候对刘丽炒股票帮助比较大。刘丽在股票市场上的基础知识基本上都是跟他学的!买什么股票什么时候卖,一般也都是王军给她意见。后来刘丽才慢慢的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看法和见解。再后来,刘丽炒股票的钱全部被老婆拿去买矿上的股份了。两人的联系也就渐渐的断了。刘丽也记得,有一次,两人在证券交易中心,忙完以后,一起去过一次西餐厅,刘丽曾经问过王军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愿意帮我?王军当时的回答是,也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作为一个女人,很敏锐,又很有定力。该进的时候进,该跑的时候跑,从来不吃后悔药。不像大厅里的那些人,股票赚钱的时候死死不撒手。股市下跌的时候,又死死都不肯进。这样的人只有赔钱的份儿。刘丽当时也问他:“你呢?你要做到什么时候?”王军当时吐了一口烟,对着天空徐徐的说了一句话:“我啊,天生就是股市里的过江龙。能活多久,就陪股市玩儿多久吧!”刘丽当时听完以后,心里闪过一阵暗影。他想对王军说些什么,但是又觉得王军是前辈,最终没有说出来!

这次刘丽要请王军吃饭有目的,老黄可能已经猜出七八分,因此倒没有多想。

铂尔曼酒店的一个雅间里,在刘丽和老黄坐定以后,王军到了。老黄从来没见过他,现在看起来年龄和自己差不多,身材瘦高,穿一身黑色西装显得更加的瘦髙!西装的材质也还不错,皮鞋也擦得很亮,但显然有些旧了。眼神里,满是风霜的感觉,整个精神面貌让人想起没落的贵族。王军走过来,并没有先和刘丽打招呼,而是先走到老黄面前,很优雅的伸出一只右手。在手和老黄握到一起后,才问:“是黄老板吧!“老黄点了点头说:“欢迎你,我是老黄,现在已经不是什么老板啦。请坐!”随手把王军让到右边的座位。刘丽站起身来,给两人倒上茶。这时候老黄继续发话:“我们家刘丽想感谢你当年对她的照顾,说实话,当年没有你的指点。也就没有我的今天。”

王军忙说:“黄老板太客气了。当年嫂子是靠自己实力和智慧赚到钱的,跟我没有什么太大关系。”

老黄听了这话,也对王军说道:“那咱兄弟俩都不客气了,咱们就聊聊近况。我呢,从去年开始,煤矿就不干了。我们俩专心做乐活族,去年去了一趟西南四省,交了不少朋友。春节前才回来。这不,又准备再南下一趟!临走之前,刘丽说,想和您见上一面。我知道啊,她可能又要请你帮忙,要是请教到您可别推托啊。”

王军听了这话,看了刘丽一眼!像是带着无限的遗憾,对老黄说:“我现在哪还能帮到你什么忙啊!一切都不是当年了。”

老黄这才想起,刘丽给他说王军最近情况不太好。于是才想到关心起来!于是端起酒杯,邀请王军喝一杯酒。王军痛快的端起酒杯陪老黄喝了。

老黄接着说:“老弟,如果你信任当哥的话,就把你的情况给我说一说,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帮。”接着又是一杯酒。

几杯酒下去,王军的话匣子慢慢打开了。根据王军的描述,老黄才知道他的情况是怎样不好的!

原来自1995年刘丽退出股市以后,王军依然坚定的认为他天生是属于股市的。因为那时他的股市资产已经接近了1000万元,而到1996年末他的资产更是接近2000万,在股市上他是有名的大户室,受到不少人的景仰吹捧,也有不少的亲戚朋友,拿资本进来,让他替他们炒股。

初期的时候,他总能给他们丰厚的利润,所以几乎所有人都坚定地认为,王军就是天生属于股市的,与他合作永远不会赔!可是没有想到的是,12月16日《人民日报》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正确认识当前股票市场》,给股市定性:“最近一个时期的暴涨是不正常和非理性的。”当时有人担心,问王军是不是要撤出来,王军坚定地告诉他们,你去查查,前面的几个月,已经发表了多少风险提示,股市不一直在涨吗?放心,大家买涨不买落!当时他还大气的给那些拿钱让他炒股的人说:“如果赔了都算我的,本钱一定都退还给你们。”

这样别人才能放心了。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第二天开始,除个别小盘股外,其他的股票全日封死跌停,次日仍然跌停。这时候王军意识到风险了,想卖股票,可是根本卖不出去,一开盘就跌停了!结果连续三天跌停以后,第四天,王军把仓清空了!当时,那些拿钱给他的人都吓傻了,可谁也没想到的是,没有几天,老黄把他们的钱全部如数退回,以前分给他们的不算,本金又如数退了回来!这些人大多感激涕零,但王军当时只淡淡的给他们说:“没关系,我的钱也都是股市上赚回来的,我不能亏待大家!再说就现在剩的钱,还够我再玩一把的。”

这一把王军玩的不算小,算上自己赔进去的,再加上退还别人的本金,老黄2000万已经不足1000万了!可就算这样,王军也算是个大富翁了!接下来的一年多里,他没敢怎么大玩儿,但倒是玩起了生活,买了一辆奔驰350,经常开着它到处和朋友兜风,开心了就一起吃饭,喝酒!大家都夸王军是个侠义之人!王军对这种生活感觉也很好!因此也没置什么其他的产业,只是专心玩股票,但以后的十来年里,又遇到两次股灾,虽然他再也没拿别人的钱炒股,但好像他的运气不是那么好了!

到大约2006年的时候,他股市上那点钱已经所剩无几了!这时候他才幡然醒悟,原来自己并不是天生属于股市的。过去的自己,有点太过狂妄了。起初的时候觉得钱来得容易,亏点就亏点,总有机会东山再起!可是越亏越想赌,越赌越亏!最后他决定不干了,把奔驰车卖掉,留了一点本钱,找了几个帮工,开了一家汽车维修店,零零碎碎的挣点小钱,一直到现在!

在王军介绍自己这些年的经历时,有一句话,老黄和刘丽都听得非常的清楚!“人呐,只要一次靠投机成功,就最终会全部输在投机上。”

在把自己的情况都介绍完以后,王军反过来敬了老黄和刘丽夫妇一杯酒!“这些年来,我的情况也没给几个人说过,在我输了以后,好多朋友都没了。今天,你们让我说出了我压在心里多年的话,也算给我宽了宽心。所以我敬一杯,谢谢你们!”

喝完酒,放下酒杯,王军突然问刘丽:“嫂子,你是想请我帮忙吗?”刘丽点了点头。“那我能问,帮什么忙吗?”

刘丽回答了四个字:“帮我炒股。”

起初王军的眼睛有些发亮,可当他听刘丽说了这四个字以后,忙自嘲似的摇了摇头说:“不是笑话我吧?我早已下定决心,再也不碰股市了。”

“王军,嫂子不是给你开玩笑,去年末的时候我又买了一批股票,规模不算小,这个算我给股市再赌一把!另外,我想拿出200万交给你,但这200万会放到我自己的账号里,我把账号给你,我自己买的股票你不要动,你只能用这200万买股卖股,想买什么买什么,想什么时候卖,什么时候卖,我不干涉你!如果赔了算我的,如果赚了,你分我一半儿!只不过你所有的操作行为我都能看得到,你敢干吗?”说完,刘丽看了老黄一眼,看见老黄对他点了点头!

这时候,王军完全陷入了矛盾之中,他没有想到今天的饭局会他带来一个这样的安排。他真的心动了!俗话说,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多少次,他的内心都想回到股市,东山再起!但是,他真的没有这个实力了,他还必须留点本儿养家糊口!

过了许久,王军都没有说话,老黄和刘丽也都在等着他!最后,他转头向老黄说:“黄大哥,你没有意见吗?”老黄冲他点了点头:“兄弟,我没有意见!”说得刘丽的内心对老黄一阵感激!

最后王军对刘丽说:“我能提个要求吗?”刘丽说:“没问题,你说吧!”

“不管中间,赔赚如何,三年以后,我们再分成,好吗?”

刘丽说:“好!”

这一个干脆的好字,让老黄想起,当年在五台山上算的一卦!那算命先生告诉他,有一个旺夫的老婆!

干完这最后一件事儿,刘丽就开始催促老黄启程了,老黄又磨叽了两天,陪老爸老妈说了两天的话,终于开始启程南下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浪淘沙
对《第十一章.南下之前》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