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九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本章来自《中国梦》 作者:浪淘沙
发表时间:2018-03-28 点击数:33次 字数:

很快,时间到了2016年的12月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快要召开了。往年每到这时候,社会各界对“中央”即将推出的经济政策都会有很多猜测,可是对于关键的经济政策,几乎都没怎么猜准过!比如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前,多数人都猜对了,要国人适应新常态。因为在这一整年的经济工作中,新常态已经成了每一个人耳熟能详的一个热词!可几乎没有人想到,“中央”会抛出一个供给侧改革,并要求以提高质量为目的,调结构、去库存、去产能。正是受到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诸多政策的影响,2016年,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发生了深刻变化。

在为企业降成本方面,“中央”进一步推动简政放权。比如,从两证合1到3证合一,虽没有给企业成本带来很大的影响,但是却给企业减少了不少的麻烦。

在去产能方面,煤矿和钢铁两个行业影响最深。钢铁方面,2016年计划减压粗钢产量4500万吨,从实施水平上来看,截至今年7月份全国累计完成钢铁产能减压2126万吨,占比为47%。同时,据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底,全国共有23个省市先后发布压缩钢铁产能方案,其中,22个省市确定2016年去产能目标,炼铁和炼钢产能分别为3787万吨和7207万吨,已经超出了上述全年全国的4500万吨的总目标。与此同时,宝钢和武钢两大钢企计划2016年压缩炼钢产能395万吨和442万吨,至此,2016年主要省市和央企将压缩炼钢产能8064万吨,炼铁产能4106万吨。

煤炭方面,2016年年初,我国确定煤炭全年去产能任务为2.5亿吨,但截至6月底,全年时间已经过去一半的时候,煤炭去产能仅完成了任务的29%,此后煤炭去产能便开始追赶进度,7月底完成进度为任务的47%,8月底则急速完成了60%,截至9月底,则已经完成全年目标任务量的80%以上。除了上述数据表现外,市场表现更加的直接,由于煤炭供应下降,煤炭价格也随之疯涨。据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之前数据显示,截至10月13日一期,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570元/吨,今年5月底时,这一指数尚停留在389元/吨,半年内已上涨近五成。

化工行业方面,借力新《环保法》的实施,直接导致不少规模较小的化工产品终端用户关门倒闭。因为这些小企业,向来缺少环保治理能力。与煤炭和钢铁市场表现不同的是,煤炭和钢铁去产能直接导致了煤炭和钢铁的价格上扬,这是因为波及的是上游。化工行业不同,一些大化工企业,由于向来重视环保治理工作,倒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因此产能依旧。而下游终端用户的减少,更加导致了上游产品过剩,因此上游产品的价格提不起来,而煤炭价格的上涨,又推高了化工企业的成本。化工行业的去产能并没有给化工行业带来实质的利益,反而形成了短期灾难。

上述这些现象的产生,使今年经济学界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如下的猜测:

“中央”不会放弃既定的经济工作方针,会继续巩固供给侧改革的成果,即使GDP方面有压力,也不会放弃,这也是本届政府一贯的工作风格。但可能会创新去产能的手段,提出科学去产能的方式方法。其他方面也会继续坚持过去的经济政策为主。另外继续提高社会保障能力,继续深化医疗改革、稳定房地产价格等民生工程,为积极的扩大内需创造条件,也会成为重点工作之一。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2016年结束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调子也定了下来。也许是大家共同认为,改革是中国经济的唯一出路。这次各界对经济工作会议的内容,猜的八九不离十。会议果然就推出了:加快修订一批与经济发展不相适应的法律法规,用依法治国的精神,重点淘汰那些低标准企业,有效保留优质资产,切实提高供给质量,创新性的完成去产能工作任务的经济工作方针。

这个经济工作方案刚一落地的时候,各位经济学家都弹冠相庆,都认为自己神机妙算,认为自己摸准了“中央”的脉博。正准备大肆吹嘘一番的时候,一则网上流传的消息兜头给他们泼了一盆凉水。这则消息的题目是:《经济江湖现神秘组织,美好中国联盟影响“中央”政策》。据消息的内容说,西方某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一位经济学家,在领奖的时候说过一句话,你们不要相信经济学家,当今世界上所有的经济问题都是经济学家造成的。这句话引起了中国政府高层的高度重视,既然西方的经济学家都认为是经济学家造成的经济问题,那么在经济成分更加复杂的中国,是否要完全按照西方经济学的观点制定中国的经济政策?可是如果不按经济学的原理,来制定中国的经济政策,又按什么来制定呢!

此时,有个别的“中央”委员向高层推出了美好中国联盟。说这主要是由教育界,组成的一个经济研究组织,每年会产生不少的经济研究成果。此前“中央”偶有吸收他们的经验,但大多数时候,觉得他们的意见更具有经验主义的成分,很难成为制定国家政策的依据。此次经那位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的提醒,倒反而使他们想起了这个美好中国联盟。

建议到达高层后,得到了高层的指示,今年可加派几个重量级的“中央”委员,去参与他们年会。于是这几位“中央”委员便于11月底,从他们的年会上取回了一篇重要的论文,论文的作者是川大的一名经济学教授,论文的题目叫《中国经济要借梯上楼,科学立法去产能》,论文的大体内容是,在中国经济增长乏力的情况下,要关注当前供给侧改革过程中,粗暴去产能的不良后果。所谓粗暴去产能,重点是指以定指标的方式去产能。为什么年产100万吨以下的,煤矿就一定要关停呢!如果他本身经营良好,可持续性发展能力又强,为什么一定要把它关掉呢?同时也要认识到,完全的以市场竞争为手段的去产能也是一种粗暴去产能。要知道,前些年中国经济有些过热,而这过热的造成与四万亿的投入是不无关系的。

在四万亿期间,大量的投资都投在了热门产业上,不少大型的项目正是在这五六年内上马的。这些企业目前都还没到完全的收益期,就遭遇到此次经济衰退,从投产的时间上讲,这些资产都还是优质资产,装置设备都还没有走过折旧期。如果让市场竞争说了算的话,这些新生的企业多数都会面临高速还贷的压力,再加市场的不配合,这些企业势必因为现金流的问题,成为率先倒下的一批。而那些早年建成的企业,虽然装置设备都到了更新期,但却因为没有还款压力,在这个阶段生存了下来。如果这个局势持续下去,即使未来市场得到恢复,那些新生的企业已经死掉了,而那些留下的企业则将再次面临设备更新问题。国家将不得不又一次将大量的资本投放在原本已被淘汰的那些行业上。

因此文章提倡,应采用借梯上楼的方法推进供给侧改革。所谓借梯上楼的方法,就是不要把眼睛只盯在去装置产能上。而要把另一个影响产能的关键因素劳动时间算在里面。因为产能的大小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装置存量的大小,另一个是劳动时间的多少。在装置存量一定的情况下,只要是能有效的减少劳动时间,同样可以实现均衡去产能的目的。假如每个月装置开工时间,如果能从30天平均减少到20天,那产能自然去掉了三分之一。而劳动者则可因此释放出大量的休闲时间。这样的去产能与前面的粗暴的去产能相比,不仅最大限度的使那些新生企业得以保存,还可提高劳动者的幸福指数,使劳动者有更多的时间去消费,去陪老人、陪孩子、去享受生活。当然这样去产能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法律保证,则很有可能死灰复燃。因此建议国家于明年的两会上,对《劳动法》予以修改。强制压缩公民的劳动时间……

自打网上的这则消息传出,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对于经济学家来讲,这是一个全新的观点,一时间,经济学家们都像发现了新大陆,纷纷围绕这个观点展开了新的研究。有的研究说,如果能将劳动者的周劳动时间强制压缩在五天以内,则可以实现以最小的代价,减少20%的产能。他们用20%与网上所说的30%,显示自己研究成果的精确性。还有的说,这个理论根本不成立,因为很多行业都是连续性生产,不允许每个星期只生产五天。还有说这将导致产品成本的急速上升,会导致CPI超出可承受的范围。也有人说,如果全社会劳动者的休息时间,平均每周增加一天,对内需的拉动效应将提高20%以上。一时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当老黄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他从西南四省游历了近两个月,回到老家的时候。他没有想到,完全没有想到国家政策和他离得这么近。尽管此前他已经知道,在那次美好中国联盟年会开完以后,李教授借用他的观点所写的论文,已经得到“中央”的重视。但那时他依然不敢想象,这个设想能够成为现实。但不知为什么,自从李教授把那个消息告诉他以后,他的内心就一直对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充满期待,以至于在旅行的后期,经常会变得有点魂不守舍。如今,政策已经显出端倪,他心里清楚,虽然不是由他亲手推动,但这件事和他有关系。看完消息的之后几天里,他明显的陷入一种兴奋状态,甚至有一次,扳着刘丽的肩膀,正眼大声的对刘丽说:“老婆,你还记得吗?我年轻时,经常引用的那句话,位卑未敢忘忧国,位卑未敢忘忧国啊!”刘丽听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甚至看到了老黄即将流出的眼泪。

从2017年1月到3月,老黄陷入了一种长期的等待,这三个月期间,他不停的在网上看消息,不停的给李教授联系,没事的时候就会在屋里,焦急地转来转去! 整天的不出门,甚至春节也没有过好。

家里人除了刘丽,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同时,除了刘丽,也没有人知道老黄在等待什么。以至于其他人都认为,老黄的煤矿关停以后,精神上受到刺激,弄得老黄七十多岁的父母,也开始为儿子担心起来,尽管他们并不相信儿子的精神真的受到刺激,因为每当问起老黄发生什么的时候,老王总能笑着安慰两位老人:“爸,妈,你们别担心我,我的精神没有受任何刺激,这次我摊上了一件大事,一件大好事,只是这件事太大了,我不能说,我不能对外说”。 从儿子的回答中,两位老人都觉得老黄挺正常,慢慢的,也就不担心了。再说儿子是自己养的,儿子有多大的承受能力,他们自己清楚。

转眼又是阳春三月,全国的两会就要召开了,而在此前山西省已经开完的政协会议上,原本老黄准备写的政协提案,全部都被自己推翻了,他觉得自己已无必要提那个话题。提案没有交,反而把政协委员的资格辞掉了,弄个政协主席老大不高兴,也以为老黄的神经出了问题,可是他的不高兴并没有挡住老黄内心的高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浪淘沙
对《第九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