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2章.不一样的人生
本章来自《中国梦》 作者:浪淘沙
发表时间:2018-03-28 点击数:87次 字数:

“你说的都是真的?”刘丽问!

“是真的,老婆。”老黄答

“你能全部放得下?”刘丽还是不信。

“我能放得下!”老黄再次确认。

“好,我赞同你的选择,和你一起计划一下。”

对于刘丽来说,老黄所说的这个不一样的人生,自己曾经无限憧憬过,但总觉得不能变成现实。这次老黄提出来,对她来说是个意外。因为在她自己看来,老黄是个热爱事业的人。她原本以为,煤矿关停以后,老黄一定会尽快再找一些朋友,商量下一步做什么?但她没有想到的是,老黄给她的答案是今后什么项目也不做了,好好的享受人生。坦率地说,刘丽对老黄的这个想法,并没有感到吃惊,也没有觉得荒唐。因为就她家的财力来说,这后半生就是什么事情也不做,也不会影响到生计。而且在之前,她也多次问过老黄一个问题。“老公,你说我们这样一天到晚没命的干,就算是钱挣得太多,也没有时间享受生活,我们图的啥?”每当这时老黄都会回答,让我再干几年再干几年。就这样几年几年的过去了!如果不是煤矿这次政策性关停,刘丽估计老黄干到七十岁,也不会停下来。因此对于这次煤矿关停,刘丽除了觉得有点惋惜,同时担心老黄受不了之外,倒真的没有放在心上。她知道老黄除了工作比较疯狂之外,没有其他的不良嗜好。一个男人只要不赌不嫖,任他怎么花也花不完她家里的那些钱。

刘丽之所以能产生这样的想法,是因为她也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她和老王认识的时候,他俩都在山西财经大学读书。老黄学的是企业管理,她学的是财务。两人在学校里建立了恋爱关系,毕业后就都分配工作到了他们现在的这家煤矿!当时这家煤矿还是一家国有企业。山西的煤矿多,分配到煤矿不是一件稀罕事儿。那个年代,煤矿的效益还非常好,煤矿员工的福利也比较好。在煤矿工作,只要不下矿井,地面上的工作都是好工作。所以工作分配以后,他俩都比较满意。工作没两年就结了婚,一年后有了孩子。在煤矿的高福利之下,小两口的日子过得非常舒服。老黄在企管部,他在财务科。都是比较吃香的部门,单位里经常发福利,油盐酱醋大米鸡蛋,无所不发,奖金也不算少。平时生活用品基本上不用买,再加上煤矿离城市都比较远,去趟最近的太原,也要五十公里以上,去消费一次比较麻烦,所以他俩的钱基本上就花不完。这样没有几年,家里就小有积蓄。那个时候,对于他们俩来说,生活中最大的不满,就是日子太过安逸。对于有过无数青春梦想的两位大学生来说,总觉得日子过得有点平淡。尤其是刘丽,财务专业,又掌握了家里的财权。她看家里那些存款的时候,觉得躺在存款折上是一种浪费。于是她经常建议老黄(准确的说应该是小黄),我们应该去想办法投点资。对于刘丽的建议,老黄常常不放在心上。因为那时他在企管部,整天忙着拉关系交朋友,家里又没有太多的经济负担,所学的专业希望能有尽快的一个用武之地。他给刘丽说,企管部的王经理快退休了,如果我工作不专心,机会来的时候就抓不住了。她也理解老黄的这个诉求,作为一个男人,有点事业心,总比没有事业心要好。在国有企业里工作,干第二职业还是比较招人忌讳的。甚至可以说,只要你干了第二职业,就再也没有晋升的机会。再说刘丽给老黄的只是一个建议,具体投资干什么,她也没有成熟的想法。

人生总有一些不期然的机遇,就在刘丽第一次提出投资想法以后不久。刘丽看到了一则新闻,深圳证券交易所成立!刘丽记得很清楚。那是1990年的12月1号。其后又过了十八天,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对于学习财务专业的刘丽来说,她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于是就开始留意一些相关的信息!而此时老黄兀自为他那个企管部经理的机会忙碌着。

那时候,证券交易市场虽然成立了,但股票还不能公开交易,并且在那个社会背景下,股票这种东西在社会主义国家能不能上,该不该上,还处在争论过程当中。但刘丽却坚定地认为,在中国,股市一定会得到大力的发展。随后的几年里,她一边带孩子,一边坚持学习股票市场的一些知识。对于这些事儿,老黄都把它看作是刘丽在巩固自己的财务专业,也没怎么把它放在心上。

到了1992年的一天,刘丽自己去了一趟城里。回来以后,把正在做午饭的老黄,忙不迭地叫到了客厅,然后掏出一张纸片给他看。老黄不知道是啥?就问她是什么,刘丽神秘地告诉他,这是一张股权证。老黄又问,啥叫股权证?刘丽给他说,你别管了,于是就把那张纸片收了回去。老黄问她:你拿钱买的?“不拿钱,谁送给你?”然后就走向卧室,打开她家那个带锁的抽屉,把股权证锁了起来。老黄接着过来问。

“多少钱买的?”

“你猜?”

“我不猜,你快说。”

“6500”

“6500?你疯啦!6500钱就买这一张小纸片!”

“我没疯。”

刘丽说完这句话,也突然敛住了笑容。就算她知道,自从自己掌握了财政大权以后,老黄从来不干预她怎么花钱。这次购买股权,她没有给老黄提前打招呼,并不是担心老黄不同意,而是担心这事儿一商量,连她自己也没有了购买的信心。因为那个时候,股票还完全是一个新鲜事儿。她是在新闻当中,了解到四川有一个红庙子证券交易市场,那是一个民间自发组成的证券市场。在那个市场上,已经上演了一个全国各地的有钱人,到红庙子收购股权证的大戏!有些人,前脚买了股权证,走不到两千米,就把股权证卖了出去,倒手就能挣百分之几十的利润。她几次想去看看,但因为路途太远,始终没有去。当她听说他们的这个城市,也成立了一个证券营业部的时候,就第一时间赶过去了。

她去的时候上午10点,发现营业部门口已经挤满了人。她要购买的是本市第一家做股份制改造的制药厂的股权。她已经知道,发行价是一元钱一股,她此次想买五千股。那时候的证券部,没有电子交易系统,全靠手写填单。她首先咨询了一下,就按人家的要求填了一张单子,加入了排队的队伍。没想到就在排入队伍不久,里面突然传出一阵声音:都不要排队了,太原制药厂的股票卖完了。营业厅里一下子乱了,“怎么这么快呀”!“你们内部是不是有走后门的呀!”各种声音都有。刘丽没有急着说话,而是逡巡着走向柜台,问里面的营业人员。“同志,还有什么办法吗?”里面的人看了她一眼,下巴指向大厅的一角。那里有一个西装革履的人,她看了一眼那个人,又转头回来看营业员,意思是问她是什么意思?营业员看懂了她的意思,就给她说了一句话:“那个人买的多,你看看他能不能转让你一些”。刘丽忽然间明白了,就走向那个人。开门见山的给他说:同志,听说你买的股票多,能不能转给我一些?

那个人看他一眼,问她要多少?

刘丽说要五千股,那个人说可以。

刘丽急忙说:谢谢!

于是就从包里拿出五千块钱了,那人拿过钱查了一下,又还给了他。刘丽一脸狐疑。问他怎么回事儿?那个人告诉她五千块钱不卖

刘丽突然明白了,对方并不是想直接转让五千股给她,而是要加价卖给他。虽然不情愿,但她还是开口问:你多少钱卖?那人说:一股一块三,五千股6500块钱。

刘丽有点吃惊,尽管她在红庙子市场上,了解了一些信息。知道这种事很正常,但对于刚买到手的股票,一转手,就赚百分三十,她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她不想放弃,接着问那人:还能不能少点?

那人没说话,摇了摇头。

刘丽低头想了一下,抬起头,异常坚定的说,赶快办手续,我认了。

这回轮到那人吃惊了,他完全没有想到,眼前这个面目姣好的女子有那么大的魄力,心里倒生出了一点敬意。

直到在柜台上把手续办完,两人分别的时候。那人突然问了她一句:“能留个联系方法吗?我是红庙子市场出来的。”刘丽心里一动,就把单位里的电话号码留给了他。然后又了解到他叫王军,就匆匆的坐车回家了。

老实说一路上,刘丽心里也有很多担心。她不知道,这次决策,给她带来的未来是什么?那个年代6500块钱,也是一个普通工薪家庭的一笔巨款了。如果万一赔了她自己也受不了。

此时面对老公的质疑,刘丽的眼光突然柔和起来,象是做错事的孩子般对老黄发出一个请求,“老公。对不起,这次我擅自做主了,如果这次赔了,就都怪我,我以后再也不买股票了,你别怪罪我好吗?”。听了老婆的话,老黄没有吱声,又回头做饭去了。

两天以后,刘丽在办公室里上班。电话铃突然响了,刘丽顺手接过电话,里面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喂,请问刘丽在吗?”“哦,我就是,你是哪位?”“我是王军”。刘丽突然间想起来是谁,心里就一阵激动,因为他没想过王军会给她打电话。但她还是平静地问他。“我就是刘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我想问你,你从我手中买到的股票愿意卖吗?”刘丽没有直接回答,却反问:“股票涨到多少钱了?”王军直截了当地告诉她:“你很走运,药厂的股票涨疯了,而且还买不到,我现在愿意两块五收你的,你愿意卖吗?”。刘丽听完以后,心脏一阵狂跳,脑子里迅速做了一个计算,如果此时卖掉自己手中的股票,一股赚一块二毛钱,五千股就可以赚到六千块钱。她的直觉是想一下子卖掉,但她却理性的给王军一个回答:“谢谢你,我还不想卖。”王军电话那头说:“没关系”。就把电话给挂了。

下班以后,刘丽带着激动的心情,给老公说。“你猜,我们的股票涨到多少了?”老黄说我不懂。刘丽先给他伸出了两个指头,然后又伸出了一个巴掌。老黄不敢相信的说:“两块,五?”刘丽使劲点了点头。老黄当时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忙不迭地问刘丽:“你卖掉了?”刘丽给他摇了摇头,说我不卖,恐怕还能涨。

老黄当时说她傻,都赚那么多了,还不卖。刘丽回答说,我要再等几天。

虽然刘丽一直很坚定,但接下来的三天也是如坐针毡,她希望再听到王军的电话,但电话一直没打过来。到了第四天,刘丽沉不住气了,又请假,到了证券营业部。到了那里,远远的就看到王军和另外一个人谈着什么。自己就迅速的走了过去。王军这时也看到了她,就与那人告别过来给她说话,并首先开口:“你来啦!”刘丽有点担心地给他说:“过来看看”。王军看出了他的担心,马上告诉她:“不用担心,你那只股票涨的很好,现在已经涨到三块两毛三了。只是以前收股票的人都是一毛一毛的加,现在变成一分一分的加了”。刘丽听了以后,又犹疑的看了王军一眼,试探的问他:“那你还收吗?”,王军肯定地给她讲:“可以收,我看好这支股票”。

“这次我卖。”刘丽没有等王军问她卖不卖,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王军说:“好。就从刘丽手中接过了股权证,然后把刘丽领到一个角落,从包里点了16500元,给了刘丽。刘丽接钱的时候,感觉像有点烫手一样,直接把钱扔到了包里,连数都没敢数。

王军看到这个情况,冲他笑了笑说:“我已经习惯了,你还是第一次买股票吧!”

刘丽冲他点了点头,说了一声:“谢谢你。”

王军淡定地说:“没什么,买卖自愿。股票上赚钱都是有胆量的人,你有炒股票的潜质。”

刘丽像是没有听到他的夸奖,因为她在复杂的计算着自己赚了多少钱。但她也发现王军在给自己说话,只是自己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于是又问了他一个自己想问的问题。

“我还想接着买,你能再帮我推荐一些股票吗?”

王军很爽快的给她说:“这两天没有新股,等有好股票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那行,谢谢你。我先回去了。”

王军给她说:“你先别忙,产权交易中心,马上就更名为证券营业部了。到时候可以进行公开交易,还可以电话委托,你先开个户办个手续吧!”

不知为什么?此时,刘丽对王军生出了一种敬佩感和信任感,也许她觉得,发财的人就应该像王军这样,不管赚多赚少,都气定神闲。于是就按王军的要求,开了一个证券户头,并办理了电话委托。

从此以后,刘丽就走上了炒股的路。接下来的三四年里,她成了单位里著名的股神,什么四川长虹、上海路桥、东方电子。都给她带来了大量的盈利。也许是运气,也许真的像王军说的那样,刘丽有炒股的潜质。因为这后期,刘丽坚持自己的价值判断,从来都不人云亦云。高抛低吸,坚决不随大流,不随便听小道消息!这样到了1997年5月的时候,刘丽的资金账户上已经超过了200万元。

 

而在这五年中,煤矿也发生了很多的变化。起初的三年,因为家里有了钱,老黄又比较聪明,在单位里左右逢源,上下打点。老黄顺利的接过了企管部经理的位置,不久又当了副矿长。但从1995年开始,这家年产30万吨左右的小矿,效益就开始走下坡路。而到1997年5月,矿上已经开始连续亏损两年,在这两年里,煤矿完全靠银行举债度日子。并且很快到了资不抵债的边缘。

这期间,煤矿的福利在持续的下降。工人的怨气也越来越多。大多数干部也都有些灰心丧气,对未来的不确定普遍感到有些担心。然而老黄对这种情形,却感到一丝偷偷的欢喜。因为他知道,像他家煤矿一样的国有企业,有很多都遇到了经营困难。“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不断地提出国有企业改制的口号。他明白,所谓的国有企业改制,就是政府要卸包袱,将一部分资不抵债的企业,民营化私有化。有了几年管理经验的老黄认为这对自己来说是一次重大的机会。甚至,他有些期待,煤矿的效益越差越好。但这只是他自己的想法,从来没有给外人说。

终于有一天,刚从市里回来的刘矿长,召集矿上的高管开会。向他们传递市里的精神!经过市委市政府研究,允许他们的煤矿改制,并将很快进入清产核资的阶段。对于刘矿长带来的这个消息,老黄当时听了以后是压抑不住的兴奋。他感觉他的整个人生将得到一次重大的改变!

很快清产核资的结果出来了。煤矿的净资产还剩下438万元。政府保留49%的股份,其余的51%全部出售。任何单位和个人都可以收购。但要按股份承接企业以前的债权债务。

这一切,老黄虽然不动声色,但煤矿的一举一动,都在关心之中。清产核资的结果一出来,当晚他就找到了刘矿长。

刘矿长是一位老革命,社会主义时期的老干部,两袖清风,但没有什么经营才能。事实上,煤矿的窘境正是他造成的。因为他太爱面子,平时市里的领导,在他任职期间,不断地向矿上安插一些富余人员。刘矿长不懂得拒绝,一律照单全收。于是使整个煤矿,机构臃肿人浮于事,才导致今天的亏损局面。

对于老黄的来意,刘矿长感到吃惊,又感到欣慰。他惊讶于老黄作为一名年轻的领导有如此的魄力,更惊讶于老黄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财力。平时他知道老黄的老婆刘丽炒股赚了一些钱,但万没有想到赚了这么多钱。他感到欣慰的是,老黄这个人是他为数不多的、喜欢的年轻干部之一。工作能力强,群众威信好。如果煤矿交到他的手上,煤矿改制以后可能对员工好一些。这是刘矿长临退休之前最大的愿望。

在刘矿长的帮助下,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老黄劝说老婆,把股市里的钱全部取出来。用238.38万元,收购煤矿51%的股份。刘丽也非常的聪明,此时她已经看出,股市在疯狂的爆炒以后,风险在逐步的加大,此时退出,更是一个机会。

对于老公的决定,她是支持的,因为经过这几年的历练,老黄已经不是前几年的老黄了。经过几个干部岗位的锻炼,再加上自己的勤奋学习。老黄已经是一个很有经营头脑的年轻干部了。再加上,这几年炒股票的过程当中,不断研究“中央”的经济政策。她认为国有企业改制,与炒股票相比的话,是一个更大的机会。于是在刘丽那笔股市的资金抽出来之后,他们家就顺理成章的成了矿上的大股东,老黄当上了老板。

为什么人家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会有一个成功的女人?在外人看来,这句话用在老黄身上再贴切不过了,其后的接近二十年。老黄奋发图强,努力的经营。煤矿效益越来越好,老黄积攒亿万身家!其间,刘丽不断的给他提出一些高明的建议,减员增效,财务运营。不到三年的时间,老黄用自己的分红,把国有企业剩余的那些股权全部都给买了回来。于是这家煤矿就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家私营煤矿。就在煤矿完全变成自家的产业的那一天,刘丽成了全职太太。用心经营自己的家庭,努力的教育孩子、孝敬父母。从来不让老黄在这方面操心,再一次用实际行动支持了老黄的发展。

老黄很给力,刘丽对自己的老公也很满意。唯一不满意的,就是老黄做生意的过程中,喝酒太多,他有点担心老公的身体。甚至前几年,她就劝过老黄,尽快的把煤矿转让,过上几年舒心的日子

她这样给老黄说:钱我们也挣够了,你忙来忙去的,又没有时间享受。如果把煤矿给转让了,我们过上几年舒心的日子。

老黄知道这是刘丽的一个心病,十几年来,刘丽辛苦持家,把孩子送入大学,期间基本上牺牲了自我。另外两口子前面的这半生,全都在忙于奋斗,尽管所有的人前半生都在忙于奋斗,但并不见得每个人,都能获得成功。老黄成功了,成功带来的只是财富和精神的满足感,老黄陪家人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了,这让老黄也感觉到非常的无奈,并且也萌生过退意,只是一时没下定决心。

对于此次煤矿关停,老黄虽然有点不舍得,但他是能够接受的。因为这二十多年来,作为一名企业家。他也不断的在研究国家的经济政策,可以深深地看到,各行各业的低水平高重复,使整个国家经济受到了很深的影响。如果再不改革,就会进一步的积重难返。政府的管理压力就会越来越大,失业率会进一步的提高,到时候国家恐怕就失去了一次复兴的机会。而对他自己来言,此生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二十年的经营过程中,他对得起员工,对得起政府,对得起客户和供应商,经营信誉良好。期间,他成为了市里的政协委员,而且,因为其深厚的管理学知识背景和实践经验,常常在一些管理杂志上发表一些文章,还成了著名的有思想的企业家。对于这一切,老黄感到很满意。他曾经在酒场上给他的一些朋友说过这样一句话:仰无愧于天,俯无怍于地。

正是因为这种情怀。老黄,煤矿关停以后的善后工作处理得比较顺利。政府给了一笔补偿款,老黄全部都把它分给了工人。工人没有人闹事儿,都非常感念老黄。

一切的一切都过去了,作为一个有情怀的企业家,老黄决定过另外一种人生。他给刘丽的计划是:从今年五十岁开始,到他65岁结束,也就是到2030年。老黄要带刘丽,游遍全球二十个国家,二百个城市。

老黄的这个计划,如果能够完成,的确会给刘丽一个不一样的人生。刘丽确信,这是她需要的生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浪淘沙
对《第2章.不一样的人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