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一回 陈大市长(上)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24 点击数:1146次 字数:

一时会议结束后,良玉感觉十分疲惫,因等下还要参加校车溺水事故的新闻发布会呢,便吩咐人不要打扰,回自己办公室休息去了。不料却在走廊上遇见了市国土资源管理局的局长张军。原来因一些部门去年年底突击花费公款的事被媒体曝光了,连带着暴露出些预算不规范、审批黑洞多、支出不透明、投资太杂乱等事,市国土局便也牵扯进了此事。那张军如今就正是来向他汇报整顿工作的,说是改好了。良玉因此事早前也受过上级责备,心中已是十分不满,兼此时又连遇上了季建业、阎婷两人的事,便极为恼火,斥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平时不干事,等曝光了才擦起了屁股,早干什么去了!”那张军低伏着头,大气儿不敢出一声。良玉又道“见我平常不大说你们,越发得了意了,胡作非为!再这么下去,好好的一个局全让你毁到家了!”说着去了。那张军一直等领导走的不见了影儿,方才敢悄悄地溜了回去。

一时候发布会结束,良玉仍回了府里,便考虑治理市里黑校车、黑出租、黑救护的三黑车的问题了。一时叫来交管局的丁盛和物价局的谢文风,询问起来时,那丁盛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道“这个事咱可管不了,主要还是供求失衡造成的,即使交通、车辆管的再严也没用,这都多年的老顽疾了。”陈良玉拍桌子急道“这我也知道,但市里刚出了这个事,上面领导责成下来,咱们好歹总要改改,装个样子出来吧!”

谢文风也道“这个事不但老丁他们管不了,就是我们物价局也是没辙。像那黑救护,现在各大医院门口,那山寨车可是多的很,简直快成立他们自己的根据地了!一逮着机会就根据病人的病情漫天要价,把病人都当成了个猪去宰!有的还跟正规车打起了仗,争起了生意。他那设备又极简陋的、隐患又极多,说的好与不好,要是发生了医疗事故,谁负责任呢!但从供求两方的关系来看,咱市里医疗资源太短缺,集中度过高,这才导致了患者就医难度也高。嗐,像这种供求失衡的矛盾,多年来都老大难问题了,一直就没法儿解决。就好比说你家姑娘丑,你父母再是怎个着急,她嫁不出去,你也没用。依我看呐,即使再怎么加快医疗急救网的建设,强化医院接转的能力,通通都是没用,总得还得算成本。市里头财政不拿出个资金来,医院里头就还得实行有偿服务,与那些个黑车相比,正规车反不具备价格优势。要是管理的一个不好,他那运转效率还比别个低呢。公共医疗运行机制的这一些深层次问题不改,咱们就是再怎么管,但在市场需求的刺激下,就算打掉了一批,也还会再冒头一批出来,这个倒确实是没法可想的。”

陈良玉眉头深锁,沉吟了道“此乃国家大政问题,我们地方上倒不好私做改动的。且就算想改,也没人拿得出什么具体的好办法来。就连人家美国、英国那样个先进的国家,他们的医疗体制还说要改革呢,何况我们。”谢文风道“就是,像黑出租也是屡禁不绝,咱政府公共服务供给不足,老百姓打车难,才不得不打黑车。黑校车也是一个样,都是市里头财政不足,没钱投得进去。那些个家长们明明知道这些个车有问题,却也只得让孩子坐了上去,有的超载个两三倍都很正常。这些大多都是外籍来宁的务工人员,家里穷的个丁当响,好点的学校也上不起,也确实是没办法。”陈良玉捶头大恨道“是我无能啊,害了那些孩子,市里哪怕要再多出一分钱来,我又岂能做这种窝囊市长!只是财政要再多抠出一分钱也抠不出来了,各处都要支出的。哎,到哪再去找钱啊!”丁盛小声道“别的各个城市都在大块出地,那个东西好来钱,只要咱市里规划步子再稍微放大一点,也就足够顶别的用的了。”陈良玉喝道“经济运行有经济运行的规律,等明儿地都推多了,场面都铺的太开了,房子都造多了卖不出去,工厂也开多了经营不下去,资金都堆在那里,房产商、厂家都来找你帮忙了,你看谁来解决去!要是扰乱了市场规律,一个不小心,把老百姓也整穷了,就更惨了。”那丁盛便不敢说了。

谢文风又道“还是咱财政这口锅里没钱,就任你十八般武艺,也难饿着肚子打过一场仗去!如今依我看呐,要治本不容易,稍微改善下倒还可以,不过这需要安监、交通、公安、财政、教育等部门通力合作,倒不是我物价一个部门就可以解决得了的。”陈良玉摆摆手“叫你们来也只是出个主意,想个临时解决措施而已,哪里会让你一个人解决。怎么样也得先把这阵风头熬过去,总不能刚出了这么大个事,市里还维持原样,毫无改进吧。好了,你们回去再多想想,拟出个具体方案交上来,现在就先不讨论了。我有点头痛,先休息一下,等下还得出门去呢。”那两人便退了出去。

两人刚一出去,又遇着了赵副市长,他分管的职责内正好包括交通的,便问起了丁盛市内一些路桥实行免费,撤销了收费站后,这本是往年民怨极高,此刻应该是大快人心的一件好事时,怎么如今交管局反在路口设置路障,阻止行人和车辆通行,说是担心安全。丁盛苦着脸道“赵副啊,您也知道,一停了收费,咱局里就没了收入了啊。这看桥补路都要费用,咱市里财政又没补贴,我才只好让他们封了了事,以免亏空啊。”赵春明道“我算着你们往年积攒下的底子,怎么也能够撑到明年的,等过了年,我再给你们想想别的办法,总之这事儿先得这么行。没想到你们现在就给我摞蹶子!我不管你怎么着,一定要把路桥给我管好,一切等过了年再说。”丁盛只得低了头应了。赵春明又道“一封了之或一撤了之都不行,老百姓还以为你不情不愿推卸责任呢,你看那高速路封的!一旦停止了管理措施,节假日车子一多,那路都成了停车场了。我只求别成为停尸场吧!”丁盛忙应不会。

一俟新闻发布会后,基于阎婷的此次失责,关于市内教育方面的问题就变得犹为突显出来,特别是幼儿教育方面。刚刚发布会上就有记者问起良玉此类问题,如这起事故死亡的多为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现在外来务工人员进城务工,随迁子女就地入学的比例越来越高,现在义务教育阶段非宁藉学生就已经超过了三分之一。又有的问近来围绕小学招生开展的选拔性考试越来越严重,屡禁不止,很多幼儿在上幼儿园期间便不得不勤学苦练,否则上了小学后就会被老师视为差生,导致丧失了自信等问题。但一旦严加训练起来,又因每家大多一胎,家长们往往在一旁陪练,苦不堪言。靠奥数升学与幼儿园小学化之类的乱象不但成了南京的问题,也成了全国的顽疾。良玉因想着阎婷总是要复职的,她主管这方面内容,以后解决问题还是要靠她,便给她去了电话,问着这个话题。

那边回道“现在社会竞争这么激烈,谁不力争上游?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也是个没法儿的事。且目下通往高处的又只有高考这一个独木桥,孩子们虽不懂事,但家长们可焦虑着呢,早抽他屁股,让他快跑了。又各个名校的资源少,竞争来竞争去,就下移到幼儿园就开始了。这还只是幼儿园,若再上到中学小学,那孩子们就更苦了,当家长的,尤其是妈妈们,基本就没什么正经事儿可干了,都做了孩子的全陪。每天不是给孩子送饭啰,就是周末陪孩子上辅导班啰,我的妈妈呀,简直比自己上班还要积极。又每年寒假暑假放假之前,挖空心思到处去打听,是这个老师办的辅导班好,还是那个老师办的辅导班好,千方百计把孩子塞了去。有的甚至自个就跟了一起去上课,孩子坐在前排,她自个就坐在后排!又但凡是个省重点学校的,莫不被家长们给团团围围包圆了,在附近租下个房子,一家老小都赶进来住,专门给孩子陪读呢!

这些个情况,一方面也是学校纵容着它这么干,各个学校也要网罗优质生源,保证自个的发展。另一方面也是法不责众,现在这种事越来越多了,就是我们教育部门也管不过来了。毕竟嘛,连我们自个都这样了,还怎么去管别个?像我家小茜才九岁,不仅英语都会了,还奥数钢琴样样皆通。呵呵,我也是没办法,怕她跟不上别人嘛。她爸爸还说我把她惯坏了,不紧盯着她,让她偷了懒。她如今呐,真成了个小大人似的,还偷偷学会用小恩小惠贿赂她们班的班干部了!”

陈良玉电话里听了也笑了起来“前儿教育部学前教育专家指导委员会的人来市里视察,还表示要充分认识到生活和游戏对孩子成长的教育价值,严禁拔苗助长、超前教育和强化训练,不要用一把尺子衡量孩子。你身为这方面的负责人,倒不率先垂范了。”阎婷撅了嘴道“光我一个人改有什么用?你、老赵、老莫老许,哪个改了?我不把自个孩子送国外就不错了!我又不是没那个条件,省着她爸每天请人在家里教她英语,好多着呢!”陈良玉笑道“这个不提了。我问你,市里的人大选举就要近了,上回提到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要做准备了呀。”阎婷听了笑道“呵呵,你是想让我帮你拉选票么?”良玉笑道“你是女同志,你出面帮我跑跑,肯定在周围这些同志面前好说话些。且你帮了我,我肯定不会亏待你。”阎婷犹豫了道“我知道,但到了咱们这级别,已经不是钱能买通的事了。你看老莫他前年竞选,买通了五百多席里的两百多席,不也没成么。领导一句话,他就得下来。”良玉道“就说呢,就知道你有才,又长得惹人疼爱,最得领导喜欢,才找你帮忙,不然还求你干嘛。”阎婷道“领导那可说不准的,我最多也就去试试罢了。”良玉道“你尽管试,回头要是成了,我也不给你钱,只要你官儿不想着比我大,你就是要做常务副市长,我也给你做。”阎婷笑道“总是官儿比你小,要什么时候我官比你大了,你要听我的了,那才好呢。”

良玉也笑了起来,又道“你妹妹不是最近也借调到咱们府里来了么,我看她在党务办干的就不错,只是府里职务就那么多,也不能因为她来了就把别人给撤了,她这个副处级倒难安排。我想着不如增加个岗位,另设个党务建设办公室,弄个主任给她当当,你看如何?”阎婷笑道“那倒不用,你又专门增加个编制,你又专门违反了组织程序,倒不用为她那么费事,她也就是待几个月就走。”良玉笑道“费什么事,等她走了,我再撤了也就完了。”两人又笑着聊了几句才挂。

一会有奥体中心管委会主任曹艳艳来找良玉,没见到人,便又去找常务副市长许迈了,办公室就在一墙之隔。原来这南京奥体中心不仅管着全市,甚至是全省的运动员征战2004年奥运会的事宜,明年又即将征战了,一时要资金啦、一时借调邻省教练帮忙训练运动员啦、一时有企业要赞助拉广告求到其头上啦、一时某个大型运动项目运动员互殴滋事啦,日日事务繁杂,很多事情她那职务还单独处理不了,一刻也离不开领导的。她那些事务一向由阎婷主管,如今阎婷停职了,她便不得不往陈、许二人跟前跑。许迈想着什么大不了的事,自己忙都忙不过来,哪管这些。且阎婷迟早是要复职的,便电话过去让她仍私下里处理这些事儿,让那曹艳艳去找她了事。

那曹艳艳去后,见了那阎婷,却并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无非是些那刘翔多么了得、姚明多么威猛、林丹多么英俊、孙杨多么潇洒、叶诗文多么妩媚,拿个奥运冠军吃饭喝水一样简单,放一百二十个心。原来是为了多要训练经费的事。那阎婷早已被她烦了无数次,只不过她是个温顺的人,平常向来伸手不打笑脸人,但心里可烦着。但今日自己落难了,她反而来看自己,真把自己当回事,便不由心里很是感动,热情跟她攀谈,出谋划策起来。

中午,良玉去了南京军区视察。原来这南京军区归中央军委管,在级别上与江苏省委省政府平级,是个主管江苏、安徽、浙江、江西、福建、上海五省一市军事事务的大军区,只是总部设在南京罢了。不但跟省直没多大关系,跟市直更是不沾边儿。不过人与人之间总是要打交道的,良玉此去便是参加军区总司令员赵乐见的寿诞,只是名义上要这么说说而已。便是中央军委中郭伯文、徐长厚两位老将军也派了人来向这位下属贺寿,可见这位地方军官的影响力了。

去了后,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协等等一众官员早到了一大片,哪轮得到良玉说话的份儿。好不容易找着个旧识空军航空兵训练基地政委王华元的,良玉也不嫌他官职低,跟他热聊起来。听他说话时却是唉声叹气一片,良玉忙问他为何。原来这王政委有个儿子才十九岁,因去酒吧喝酒,调戏人家老板娘被骂,他便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拿起酒吧里的一把水果刀把老板娘捅死了。那老板娘今年才二十几岁的年纪,人生的格外漂亮,不想此番罹难,竟命丧黄泉。杀人要偿命,众目睽睽之下,他老爸即使是高官,也是无法可想的了,故此烦恼。良玉道“这个好办,让法医开个酒后间歇性精神病证明即可,这就判不了死刑,最多判个死缓罢了。”王政委哀伤道“就判死缓也不行啊,我这家里就这一个,是个独苗,一辈子关在那里面,岂不是要生生绝了我后吗?”良玉拍拍他肩膀道“你也不老嘛,才五十不到,再努点力,再生一个就是了。”他依然唉声叹气的。良玉想了又道“那死者家里既然有钱,你又想判个死缓,那恐怕得要巨额赔偿金了吧。你准备了多少,承担的起吗?要不够,兄弟我这倒还有点,可帮你代垫一下。”王政委道“那倒不用,我已有部下帮我去问过了,钱他们倒不想多要的,只想要我儿的命啊!”说着又哭了起来。

原来这王华元今年四十七岁,最是好色,他儿子就是因他才跟着学坏的。他前年就因“男女关系”问题以及“违反组织纪律私自到香港”等记录,错失了升上少将的机会,至今仍是大校军衔。但他不思改过,反仍是处处花心不已。部队里有那不管是部下的家属的,还是战士的女朋友们,只要是个美女的,他就都要抢。有的难搞的他千方百计要睡一晚,易搞的则长期霸占,玩厌了为止,弄的是天怨人沸,众人敢怒不敢言。虽他得罪的人多,但他在部队多年,却还有些根基,别人也知他一时半会倒不下去的,便都不敢得罪。

他与良玉相识,却是因为良玉在市里推行“优秀人才计划”时,其中有几个美女明星,实则是市里一些政要的相好。谁想这王华元也看上了一个,垂涎欲滴,便托人来求。良玉明告那美人已有主了,暗主乃是本市副市长许迈。谁想这王华元仍不死心,一次聚会时,仗着喝了酒,便与许迈争抢起这女明星来,互不相让。这王华元为人又粗鄙,一派部队里人的作风,喝了酒后,天不怕地不怕,撸起袖子道“管你什么副市长不副市长,你又管不着老子,只要老子看上的女人,没有得不到的,就是要跟你抢了,你又能怎么样?”一副要打架了的作派。别人都觉其可厌,独良玉认为其直率,故而相交起来。

原来这王华元背后有人,后来有段时间传出省纪委要搞本市副市长许迈,且是由省纪委书记李崇禧亲自操刀时,把许迈吓了个半死,好长时间都不敢妄动。后来这事又罢了,只说是谣言。后来喝酒时良玉曾听那许迈醉后说“不该胡乱与人结仇,早晚得毁在女人手里,恨不得剁了自己鸡巴了事!”等语,便疑在这王华元身上。

一时献礼金时,只见有的单位就算一把手不来,也都几乎派了人来了。有省委办公厅、纪检委、组织部、宣传部、统战部、政法委、政策研究室、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省直机关工委、老干部局、保密委员会办公室、台办、党校、党史研究室、省委机关报、社会主义学院、档案局、专用通信局、社科联、省政府办公厅、发改委、国资委、工业信息化厅、教育厅、科技厅、监察厅、民政厅、司法厅、财政厅、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国土资源厅、环境保护厅、住房和城乡建设厅、交通运输厅、水利厅、农业厅、商务厅、卫生厅、文化厅、人口和计生委、审计厅、外办、地税局、工商局、广电局、新闻出版局、体育局、安监局、统计局、林业局、粮食局、旅游局、民委、法制办、金融办、物价局、社保局、国税局、药监局、质监局、人防办、信访局、无线电管委会办公室、供销社、招商局、研究室、参事室、出版社、文史馆、农科院、社科院、招标局、机关事务局、省人大办公厅及各专门委员会、政协办公厅及各专门委员会、各检察院、法院、省级海关、工商、税务、烟草、交通、盐业、银监、证监、保监会、省总工会、共青团、妇联、科协、文联、工商联、残联、红十字会、贸促会、对外友协、黄埔同学会、各民主党派等。好大一溜人啊,把良玉看得真是眼花潦乱,暗羡不已。忽又见省建设厅厅长徐其耀来了,良玉对此人极为不齿,极为厌恶,便转身走开了。

原来这徐其耀人称“三宝厅长”,一向公文包里只有钞票、伟哥、避孕套这三样东西,早已广为人知。他从政至今,包养过的情妇已有一百四十多个,最小的今年才十六岁。那女孩却是他女儿的一位同班同学,一次来其家中玩耍,不幸被其看上。那女方家长迫于其淫威,却不敢不从。

他又爱写日记,把那些个女子个个均记载了下来,详细记述了她们的个人资料,不仅有年龄、名姓,还包括身高、体重、三围,附带再贴上照片。日记中不仅记录下与她们偷情的次数、地点、时间,还事后记下每一次发生时的感受、满意度。当真是笔耕不辍,乐此不疲。今年又在末尾写下了今后几年的奋斗目标“2010年前要玩够1000个女人,良家妇女至少要占三分之一以上。”光这些日记本就记满了九十五本,装满了整整两个抽屉,可见其劳心劳力,不辞辛苦。整个南京官场好色的人固然众多,但像他这样的,也是没谁了。

他又还有个另类收藏,家里有四个铁皮柜子。人家收藏的都是些名表、名画、名车、名玩、名酒、名犬等类,他收藏的却是些女人的那种私人物件,把那相好过的每个女人都建立起了一个档案,把死皮赖脸收集来的每人的阴毛都粘贴在一个纸片上,拼成了一个花形的图案,并各不相同,美其名曰“百花图”。更把每人的文胸、内裤等物置放其上,想起哪位时,便打开柜子,常相拿起来闻闻嗅嗅。那上面尚有当初欢快完后,他揩拭下来女人体内流出来的那些芳香液体,让其流连难忘。

且他还是个学者型官员,为了防止情妇们彼此争风吃醋,在分析了各人的性格优缺点后,运用所学的MBA理论及人力资源管理知识,制订了详细的管理方案,并让其首席情妇邹淑萍用分类法统领其余情妇,科学调度:有的从政的就主攻上级领导圈子;经商的便经营公司,共享收益;外围的则继续发展会员,壮大队伍…形成了一个利益整体,减少内耗的这么一个圈子。以至于发展到后来,她们竟然个个都能从中得到好处,以情妇养情妇,故此十分乐意不疲。

为此,他还专门做了一个“群芳谱”,在金陵宾馆举办“群芳宴”,邀请这一百来位女性参与,并让这些身着华服、美丽妖娆的女人在包房里彼此见面,共畅欢曲。席间左拥右抱,他也是十分感慨:百十位丽人同属一人,人生至此,还有何憾?随后有感而发宣布,今后每隔一年,就要举办一次!又模仿电视颁奖,设置了年度最佳佳丽奖,奖给了当年最让他满意的女人。那奖金一次就是一百万,把那女的吓了一跳。除了少数有钱的几个,那其余的谁不眼红?谁不心动?一时轰动一时。

他也是着实有些得意,自诩为天下风月间第一人了,笑傲天下,都准备出版一本书了,名字就叫做《徐氏兵法丛解》。却只因官职在身,不方便出手的,方才做罢。故引以为恨,常想着:西门庆算什么东西,也配与我辈争锋!其人轻狂傲慢,故此像良玉这等真正的文人雅士,都是不屑与其为伍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二十一回 陈大市长(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