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七、逍遥派
发表时间:2018-03-22 点击数:238次 字数:


横江市一中红卫兵总部并没有开展什么轰轰烈烈的活动,其实谁也弄不清究竟要干什么,渐渐变得死气沉沉,归二宝和仇琼只能整天乱窜。横江市红卫兵总部很长时间无声无息,也没有人布置任务或是组织开展活动。

在归二宝看来,红卫兵已经一盘散沙,没有什么指望了。他守着横江市一中红卫兵总部,只是为了观察风向,寻找翻江倒海的机会。

这天,归二宝睡在办公桌上,随手拿起一些纸片看起来,那些纸片都是一些五花八门的传单。他看到一张黄纸上印着钢板字:来自远方的最新消息。这个消息说外地有些单位和学校都成了革命造反战斗队,而且说这是当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大方向,大趋势,凡是参加了革命造反组织的人都被称做造反派。只要成立了革命造反组织就一定战无不胜,就能造当权派的反,就能夺当权派的权,战胜当权派。

归二宝看了传单不由得兴奋起来,他决定成立造反组织,造当权派的反,只要战胜了当权派就能掌大权,这太过瘾了。他一骨碌爬坐起来,觉得自己转瞬间看到了一条崭新新的道路,赶快找来仇琼进行密谋,二人一拍即合,当即就成立了一个造反组织。

仇琼眨巴着眼,突然惊讶地说:“我们虽成立了一个造反组织,但怎么造反呀?造谁的反呀?”

归二宝说:“造当权派的反呀,要造当权派的反,当然要明确谁是当权派,这是革命形势需要,外地已经这么做了,我们要跟上,越快越好,要不别人在我们前面成立了造反组织,大权被别人夺过去了,我们就没用武之地了。”

仇琼还很不理解,她说:“这造反组织到底怎么行动呀?归谁领导呀?”

归二宝说:“好办,这很好办,我们找一些人,打出一个旗号不就行了吗?不归任何人领导,造反了,还要谁领导,就我们两个是领导。我当司令,你当政委!”

仇琼说:“那叫什么组织呀?”

归二宝说:“叫……叫反到底战斗队,你看行不行?”

仇琼说:“叫反到底?还行,只是叫战斗队太小气了,战斗队和我们的职务不配套,战斗队还有什么司令和政委?我们叫兵团,叫反到底兵团。”

归二宝拍着手说:“好,好,有气派,就叫反到底兵团!我们现在分个工,我去做兵团的旗子、刻兵团的公章,你去动员人参加我们的兵团,我们抓紧开个誓师大会。”

仇琼跑完高中部各班级,又来到初中部各班级,一路动员同学们参加反到底兵团,有反对的,有翻白眼的,也有同意参加的。

归二宝做好反到底兵团的旗子,刻好反到底兵团的公章后,回到红卫兵指挥部,裁了一个大纸条,挥笔像螃蟹横爬一样扫出几个歪歪倒倒的大字:横江一中反到底兵团。未等纸条上的墨汁晾干,就覆盖到了原来红卫兵指挥部的那个大纸条上。

归二宝贴好了反到底兵团的字条,扒到办公桌上苦思冥想起来:如何把反到底兵团做大,真正让它成为一个浩浩荡荡的兵团,然后让它在横江市威震八方。总之,这一回要把人马弄得多多的,来他个耀武扬威。用什么办法才能达到耀武扬威的目的呢?那就是造舆论。

怎么造舆论呢?归二宝打起鬼主意来:一是写一个告全校师生书,宣布反到底兵团成立了,写好了就广播。二是广泛张贴通知,贴它一百分,在校内贴三十分,在校外的大街上贴七十分,要让校内外都知道横江市有个反到底兵团。

归二宝主意一定,喊来几个刀笔,赶快起草告全校师生书和通知。

通知写得比较简单,全文就几十个字:兹有横江市一中反到底兵团宣告成立,即日起对校内外、市内外正式开革命工作。用一百张整纸把通告抄写出来之后,在落款和日期之间盖上了反到底兵团的公章。随即归二宝派出几路人马到校内外显眼的地方去张贴。

这通知贴出去真有轰动效果,无论在校内还是在校外,一经贴出,马上就有人围过来看,人们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晴,现在居然能公开成立造反组织。横江军分区才一个连的兵力,横江一中居然出现了一个兵团,这岂止是叫人刮目相看,简直是让人大跌眼镜。

通知正在四处粘贴,告全校师生书也起草完毕,未及细致修改,归二宝就拿着草稿来到学校广播室,他打开广播声嘶力竭地叫嚷:“全校老师、同学们,造反派战友们,我是反到底兵团司令归二宝,现在我宣布横江一中反到底兵团正(式)成立了。我们将团结全校大多数师生,向资产阶级司令部,向当权派发起猛烈进攻,我们坚强不屈,战斗到底,最终夺取胜利。为了胜利,我们不怕流血牺牲,也就(是)说我们不怕风,不怕雨,不怕枪打刀砍,敢于流(血)牺牲。从现在起,横江一中属于反到底兵团领导,广播站就是反到底兵团的前沿阵地。我们在此严正警告横江一中的走资派们,立即老老实实交代你们的问题。还有那些与走资派保持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师生,赶快与走资派划清界限,揭露他们的罪恶。我们的决心是,谁要是不革(命),就坚决打(倒)他,打倒他,打倒他!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万万岁!”

归二宝在广播里的一阵猛嘶猛叫,震动了横江一中全校师生员工,听者无不张口结舌,世道虽然乱了,也不至于公开大喊造反,造谁的反呀?学校已经停课很久了,再造反那不就要拆房子啦!

不过,真有响应归二宝号召的人,归二宝广播过后,有不少同学跑到反到底兵团报名参加造反,只几个小时就登记了几百号人,似乎有相当一批人对造反很感兴趣。人一多就显得乱哄哄的,归二宝赶快招来仇琼,他对仇琼说:“你赶快建立基层组织,不能让人都跑到兵团司令部来了,让报过名的人去占领各个年级、班级。”

“怎么建立基层组织呀?”仇琼一摊手说:“我不懂呀,我从来没造过反,我不知道怎样去组织呀!”

归二宝说:“很简单,你就让他们按年级成立战斗大队,每个战斗大队任命一个大队长,然后就把一切都交给大队长去唬弄。”

仇琼说:“这行,大队长任命起来也快,高初中加在一起,不就六个年级吗?我任命六个大队长就是了。”

归二宝说:“对,就这样,你快行动,并把你任命的大队长喊到这里来,我们抓紧召集他们开个会,然后就把人马交给他们。”

仇琼说:“行,半个小时我就能任命好六个大队长,并把他们叫来开会。”

很快,仇琼在校园里奔跑了一圈,找到几个跟她关系说得过去的哥们、姐们,给他们每人发了一顶大队长的帽子,并通知他们快速到反到底兵团司令部去参加战斗会议。

六个大队长到齐了,归二宝看看大家,又看看仇琼,哈哈大笑起来,说:“真不错,他妈的真不错,我们今天开会五个男的,三个女的,八个人,正好八大金刚,好!我们今天的这八个人就是反到底兵团的中坚力量。我和仇琼是兵团的领导,我是司令,仇琼是政委。你们六个人各霸一方,你们就是各战斗大队的大队长,我现在是正式宣布你们的职务,你们现在就上任了,啊……你们有职有权。当前大家的任务,主要是,主要是……啊,两条,第一条是司令部要求你们加快发展各个大队的战斗员,争取动员每个年级、每个班的每个同学都参加我们反到底兵团。谁要是不愿意参加,就想办法打击他,孤立他,那个胆敢不跟我们一条心,我们就叫他不能混,就叫他在横江一中没立足之地。第二条就是要扩大我们反到底兵团的影响,我们不仅要在全校有影响,在全市、全国也要有影响。你们每个战斗大队都要做一面战旗,叫反到底兵团某某战斗大队,上街去游行,喊口号,喊什么呢?就喊:造反有理,革命无罪,向资产阶级司令部猛烈开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万万岁!如果有人反对我们,就跟他辩论,狠狠打击他,给他一个下马威,狠杀他的威风,扬我反到底兵团志气,决不轻饶。知道不?从今往后,日常行动就按战斗大队进行,有重大战斗任务,兵团统一部署,统一行动,兵团上下一定要服从命令听指挥,一级服从一级……”

“哦,你们都在一级服从一级啦?”归二宝正说到关键处,只见郑恒贤来了,他顶着门站住,瞪着归二宝说,“你们成立了兵团,我怎么不知道?”

归二宝看看郑恒贤,没有立即做声,他心里咯咚了一下,这倒是一个大事,或是大麻烦事,成立反到底兵团确实没跟郑恒贤说,这事只是他和仇琼两个人商量的,当时觉得与别人无关,与学校也无关,于是就把郑恒贤忘了。可是这个郑恒贤惹不得,他不是省油的灯,什么事都要搅合一下,现在学校负责人都不管事了,他正好见事就上,捞点小权,过过掌权管人的瘾。另外他还想趁乱掌握全校大权,所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他每一步都能够创造性地紧跟。前一阵子郑恒贤担任全校红卫兵辅导员,实际已经掌握了不少实权,渐渐红卫兵冷淡了,他正在着急,却在广播里听到他娘的归二宝成立了反到底兵团,他娘的,真他娘的,这还得了,横江一中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变,他郑恒贤不知道能行吗?那真是斜了。所以他马上以问罪的方式来找归二宝说道。归二宝看到了郑恒贤就知道他的狼子野心,无非是要插一杠子,插就插呗,只要不连根端他归二宝的山头就行了。

归二宝变得特别冷静,这是因为他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风雨里经受了锻炼,他说:“郑老师,你来得太好了,我准备开过这个会就去找你,请你当我们司令部的顾问。现在你来了,正好大家都在,我就算对大家宣布了。郑顾问,你看怎么样?”

郑恒贤听归二宝一说,心想这还差不多。但他也不是十分满意,他本想捞个第一司令当当,归二宝却宣布他当顾问,所谓顾问,有点空洞,不像一个实权派,但他现在只有答应,就说:“行,行呐,我跟你们一起干!”

归二宝马上说:“好,好,现在散会,各战斗大队马上按照我的战略部署开始行动。”

郑恒贤本想发表一番演说,没想到归二宝把会散了,龟孙子真他娘的混蛋。

归二宝本来要说的话也说得差不多了,散会对他没有什么损失,他根本不想让郑恒贤盖在他头上下指示,郑恒贤就像苍蝇,见到缝就要钻,能捞一根稻草也能长长精神,时时处处都要突出自己,那不就影响他归二宝的地位与形象吗?归二宝想老子拉的队伍,老子是大爷,决不能让郑恒贤的野心得逞。所以他干脆宣布散会,不给郑恒贤机会。

散会后,高三战斗大队的大队长姚士定没有急着带领队伍上街,而是积极招兵买马。这个姚士定平日人员不坏,学习成绩也在中等上下,而且是高三(1)班的班长,他在班级和年级的影响都还不错。所以他发展战斗队员进行得比较顺利,当天他就在动员二十来个同参加了他的战斗大队。

第二天姚士定来到高三(2)发展战斗队员,他先找到郑修才,郑修才当场拒绝,说他什么组织都不参加。姚士定说:“真武夫,你什么组织不参加也可以,但你不能破坏我在你们班发展战斗队员。”

郑修才说:“我不会管你那些狗屁事,你们算什么战斗队呀?是打狗队,我哪有力气管你们那种狗玩意。”

接着,姚士定找到袁梦仁,他说:“尊敬的圆周率,请你参加我们的战斗大队,并请你当第一副大队长。”

袁梦仁问:“我当第一副大队长,那请谁当第二副大队长呀?”

姚士定说:“我打算请高三(3)的一位同学当第二副大队长,这样我们三个班就都有人在战斗大队当领导了,关系也就顺了。”

“很好!”袁梦仁似乎表示赞成,但他接着又问:“你们是什么战斗大队呀?”

姚士定说:“不就是反到底兵团的第一战斗大队吗?”

袁梦仁说:“哦,我知道了,你们是龟孙子的乌合之众,你连这种狗屁玩意也玩得乐哈哈的呀?依我看,你真的是死定了!”

姚士定说:“现在不是就要造反吗?有什么不好,反到底是一种革命精神”

袁梦仁说:“造反好什么?好个屁!就凭那个龟孙子能干出好事来?他还没那个能耐!他只能造人民的反,他一造反,人民必定要遭灾。谢谢你的好意,我不参加你们的战斗大队,更不当什么鸟第一副大队长。”

姚士定不高兴起来,他说:“圆周率,你不能贬低造反派呀!你不参加我们战斗大队,就是不支持我们,就是跟我们造反派唱对台戏,就是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哎吆吆——”袁梦仁轻蔑地看看姚士定说,“你肯定是死定了,都学会给人戴帽子了,而且帽子还很大,我什么也没干,反对你什么啦?去去,哪里好玩你到哪里玩去,我你死定了就死定了,别在我们班上搅合。”

姚士定被袁梦仁弄得没有办法,只好暂时离开了高三(2)班。

袁梦仁看看班上的同学们说:“龟孙子能拉起一支破队伍来,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成立一个什么,要不横江一中不就成了龟孙子的天下啦?真武夫,你是敢打敢拼的人,带领我们创造一个组织,就由你当司令。”

郑修才说:“我们成立一个组织我赞成,看着龟孙子那些人耀武扬威的,我心里有些发堵。不过我不当司令,我管不了大伙,圆周率,你就当司令,我来当参谋长。”

周玉霞说:“好,我现在就报名,我参加你们的组织!”

郑修才说:“好,那你就当副司令。”

周玉霞说:“我参加就行,当不当副司令无所谓。”

袁梦仁说:“你要当,你参加了就要当副司令。”

郑修才说:“我们的组织叫什么名字呢?”

周玉霞说:“叫昆仑兵团。”

郑修才说:“叫扬子江兵团。”

袁梦仁说:“叫兵团不好,我们不叫兵团,能不能叫为人民司令部,他们造反危害人民,我们保护人民。”

周玉霞说:“好,就叫为人民司令部。”

郑修才说:“我们马上到街上去做旗子,刻公章。”

袁梦仁说:“行,这事都交给周玉霞去干,我们到各班级去发展我们的成员。”

郑修才说:“不要那么一步步来了,我们成立两个分部,一个叫高中分部,一个叫初中分部,任命好两个分部的司令,然后有他们去发展队伍。”

袁梦仁说:“你说得对,就按你说的办。”

周玉霞说:“那我现在就上街去办事。”

袁梦仁和郑修才很快就任命了两个分部的司令,他们的队伍发展很快,因为全校师生对归二宝、仇琼、郑恒贤那一伙人都看不顺眼,看着他们在学校里作威作福大家眼睛出火,一听说袁梦仁他们成立了一个与反到底兵团对立的组织,大家都表示支持,不少人没有多加考虑,就报名加入了为人民司令部。

为人民司令部比反到底兵团有气派,他们把司令部设在学校的会议室里,并且接管了学校行政办公室、总务处、政教处,把为人民司令部的大旗升到了校旗的旗杆上。这可是归二宝、仇琼未曾想到的,而且连郑恒贤那么有经验、那么诡计多端的人也没想到。于是归二宝想,一定要使个法子把袁梦仁一伙打下去。

袁梦仁也在兴奋地考虑着,他们为人民司令部要想在全校站稳脚,就要请一些有影响的人参加到为人民司令部来。他带着周玉霞、郑修才一道找到程灿云老师,邀请程灿云老师当他们的高级顾问。

程灿云老师考虑再三,说:“你们为人民司令部反对归二宝他们胡闹,我支持你们,我可以说是横江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第一批受害者,我当然和你们站在一起。但是你们是学生组织,我作为老师就不参加了,请你们理解。”

袁梦仁也知道,程灿云老师绝不是郑恒贤那样的人,她不参加为人民司令部,说明她品格高尚。

接着,袁梦仁、周玉霞、郑修才等人,又找到梅远,他们邀请梅远参加为人民司令部,并担任政委。

梅远笑着说:“我一贯不问政治,政治课都考不好,我还能当政委吗?那不把小花猫的大牙都笑掉啦!我不能当,真不能当,而且我也不参加你们的组织。”

袁梦仁、周玉霞、郑修才三人一听都傻了,没想到平时对归二宝恨之入骨的梅远,居然明确说不参加他们反对归二宝的组织,这未免有些让人奇怪,难道她被归二宝一再污蔑、不断地欺负,竟连反击的想法也没有。

周玉霞忍不住地说:“梅医生,归二宝那样不讲良心地对待你,你怎么不恨他呀!怎么就不想出出气,也整整他。凭你在全校的名气,参加到我们为人民司令部来,把归二宝整倒还不是一句话啊!”

梅远依然笑眯眯地说:“我这种人,能整谁呀?我生来就不会整人,算了,还是图个安稳,我们都是好朋友,我就当个群众在心里支持你们,就不直接参加什么组织了。”

袁梦仁说:“梅医生,你说得有些对,但也不是全对,现在歪风邪气盛行,总要有人站出来斗争,总要保卫真理,哪能视若不见。我们为人民司令部需要你参与领导。”

梅远叹了口气,说:“现在到处都很乱,谁也看不清形势,与谁斗争呀?我看群众是被人蛊惑了,好像已经疯狂了。谁斗谁呀?斗来斗去,最后还不是群众斗群众,可能是替别人帮忙,我不想再添乱,也反对不了别人参加什么组织。龟孙子是无耻之辈,也是投机分子,看来他好像是机会来了,也许他最终只能自作自受。”

郑修才也叹了口气,说:“梅医生呀,你是有胸怀的人,也有眼光,也许你是对的。人各有志,我们不能勉强你。你说得不错,现在群众明显是两种思想,形成了两派,你就当逍遥派吧!”

梅远说:“真武夫呀,人都活在社会中,社会乱了,谁逍遥得了,只能是得逍遥时且逍遥而已。你们要是真需要增加力量,可以去找艾问江和秦永龙他们聊聊,也许他们能加入你们的司令部。他们两个都能当你们的政委或副政委。”

袁梦仁想了想,说:“梅医生,你的推荐非常好,我们这就去找艾问江和秦永龙。”

周玉霞说:“那好,我们现在就去,梅医生,再见!”

袁梦仁等找到艾问江和秦永龙以后,艾问江和秦永龙也没有答应当为人民司令部的政委或副政委。

艾问江对袁梦仁说:“圆周率,你们为什么要学龟孙子造反,还搞什么政委,没有政委不一样干吗?就凭你们这一支人马,斗倒龟孙子那些下三烂,还不易如反掌吗?你们一定要有信心,有信心就能胜利。”

果然不错,为人民司令部很快在全校就发展到了六百多人,占到了全校师生的一半,比反到底兵团的人马还多。让归二宝感到很紧张,时过不久,龟孙子他们很快在校内处于劣势。郑恒贤开始出谋划策,暗中唆使归二宝把队伍拉倒街上去游行示威,以壮声势。

这天,反到底兵团扛着大旗,浩浩荡荡地涌上街头游行,不仅喊口号,还敲锣打鼓,闹得横江市沸沸扬扬。

袁梦仁见反到底兵团上了街,一时间名声大噪,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为人民司令部的队伍也拉上了街,与反到底兵团形成了两军对垒的阵势,横江市霎时进入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新高潮。

横江一中的两支队伍上了街,其他单位的各类组织也不甘落后,他们也纷纷上街游行演说。五颜六色的旗号随之纷纷打了出来,诸如什么“风雷激战斗队”、“红烂漫战斗队”、“保卫文革战斗队”、“英雄儿女战斗队”、“丛中笑战斗队”、“不怕死战斗队”……无奇不有,还有两个人组织一个战斗队,二人牵着队旗走上街,队旗上写着“双套车战斗队”,更有意思的是,有一个人扛着一面红旗,叫做“一往无前战斗队”。这天,横江市的市民们算是大开眼界。

归二宝爬上百货大楼的门头平台上进行演讲,他演讲的主题是造反派就是好。街头演讲在横江市的历史上是第一次,让人倍感新鲜,招来人山人海,听得对胃口的人就嬉笑拍手,听得反感的人就狂呼猛叫地扰乱。

周玉霞和郑修才突然站到归二宝身边。

归二宝说:“我要大声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叫好,我要大声为造反派叫好……”

周玉霞慷慨激昂地说:“好个屁!你是有狼子野心,要抢夺横江市的大权,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满足私欲,你们的罪恶用心不可告人……”

下面立即有人高呼:“警告造反夺权的混蛋,你们赶快悬崖勒马,向横江市人民低头认罪——”

场面立即乱了起来,喊的喊,叫的叫,谁也听不清大家在叫喊什么。

很快观点相同的人自动聚集到一起,互相联合,互相支援,自此横江市形成了两大派,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造反好的叫好派,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造反好个屁的就叫屁派,后来用英文字母写成P派。自此风暴越刮越猛,全市陷入大乱。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春江青苇
对《七、逍遥派》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