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二十九章 捕神魔王
本章来自《阿诺斯的悲伤》 作者:万漠
发表时间:2018-03-22 点击数:264次 字数:

锁魂链?英雄们一怔。


没错,锁魂链!凡被此链缚住的人,绝不可能逃脱。因为此链锁住的,并不只是你们的肉身!


什么?难道说……英雄们骇然。


你们的魂魄,亦同时被锁住,将永远不能翻身。来吧,乖乖的让我引导你们前往那万劫不复之地!


山本次郎淡淡的说,很好,如此,多谢了!


楚天歌忙说,等一等,我有话说……


陡然间,英雄们眼前一黑,什么都瞧不见,受束缚的身体,被拉扯着风驰电掣般往后拽去,仿佛真的要通向万劫不复之地。


耳畔风声呼呼,一片黑的世界里,没有一点光明。阴风阵阵,寒意森森,已不知身处何方,更不知要身往何方,只有一种诡异阴冷的气息围绕在身周,实令人有毛骨悚然之感。


接下来,可以供你们选择,是要往冰之地狱,火之地狱,还是血池地狱?告诉我你们的选择。那个声音说。


星晰说,我们可以选择吗?


当然可以,在魔界各魔王中,我本是最善良和慈悲的!


那么,星晰说,善良和慈悲的大魔王啊,可以让我们聚在一起吗?无论那个地狱!


呃……这个……可以,只要你们能够看着同伴垂死挣扎的话……


既然如此,多谢大王!星晰说。


她顿了一顿,娇笑着,甜甜的说,你果然是善良和慈悲的的大魔王,我喜欢你!


星晰语音娇媚,轻柔宛转,极尽撒娇卖痴之能事,大是诱惑。


英雄们实在忍不住想笑,但这生死关头,却是谁也笑不出来。


唔?魔王一愕,委实万料不及,登时几乎濒于崩溃……


咳,咳,魔王及时调整情绪,星晰那句我喜欢你,实令他老大激动一会,当即大声说,咳,你们就先往火之地狱吧!将你们全部烧成灰,便宣告战争结束,同时让你们肮脏而卑劣的灵魂得以净化和重生!


真是这样么?星晰轻轻的说。


魔王不再理她,大声吆喝。斗然间,一片无边无际的火海呈现眼前。


英雄们一时不能适应,都无法睁开眼睛,过上好一会,才相继抬头细观这份失而复得的光明。


偌大一个火海,烈焰高涨,火舌乱舞。火光下面滚沸而通红的,赫然正是岩浆,与千手千臂魔王腹中数万度高温的熔海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便是火焰。


英雄们被缚住,凌虚挂于空中,谁也不能动,不能抗拒。


脚下的火舌,已快烧到身上,英雄们片刻间燥热无比,大汗淋漓。


这里感觉如何?还不算亏待你们吧?魔王哈哈大笑。


星晰一笑说,挺好的,这里不错。你遵守诺言,没把我们分开,总是应该谢谢你的。


魔王冷哼一声,不去理她。因为他意识到,眼前这少女虽然外表纯美无邪,骨子里却妩媚至极,是个可恶的妖精,而且充满诱惑。


山本次郎悠悠的说,你这个什么锁魂链,我怎么看不见它的存在?


魔王哈哈大笑,你肉眼凡胎,自然瞧不见。


原来如此。山本次郎淡淡的说。


占尘大声说,大魔王,你就这么点本事吗?有什么招快点使出来,别让人憋得气闷!


我的招?魔王嘿嘿一笑,那可太多太多,不知你喜欢哪一种?


倏地,天地骤变,整个熔岩海面和火光冲天的世界为之一暗。飓风突起,顿时风起云涌,海浪翻滚,波涛澎湃,熔海刮起千层巨浪。


英雄们骇然。


强烈的飓风,像是要撕碎并卷走一切,英雄们呼吸为艰,身体仿佛要裂开一般,几是濒临粉碎。


魔王叹息,要不是你们被缚住,早被卷走啦。


紧接着,呼啸声起,响得惊心动魄,在飓风中仍是清晰可闻。数个落雷轰至海面,爆破之声,动天撼地。


大海晃动,力量的余威随着海浪一圈圈向外荡漾和扩散。


星晰和山本次郎脸上变色,这落雷的力量,远比他们为强!


闪电,照亮了本已黯淡的天地。高空中,无数电光吱鸣,奔走流窜。


魔王哈哈大笑,飓风、闪电、落雷、熔海,你们喜欢哪一种?小女孩,你不是要看我的招吗?告诉我你的选择。


占尘说,我……我才不要选,而且我也不告诉你。不如,你猜一下先!


唔?魔王愕然。


安泽西说,有本事放我们下来一决生死,你这样算什么能耐?


魔王说,你们根本不配作我的对手,那倒不用费事。


占尘说,你纯粹在胡说八道,你若不是害怕我们,又何必行使诡计把我们吊起来?你根本就是不敢和我们战斗。


魔王重重哼一声说,你还没告诉我你的选择呢,穷叫唤什么?要飓风来撕裂?落雷来击碎?熔海来熔化?还是要闪电来刺激一下?哦,这样,听说人受到高电压的冲击后,会发生大小便失禁的事情,要不,试一下闪电?


占尘花容失色,颤声说,我不要,我……才不要呢……你……你杀了我吧!


死,她倒不怕!若是真弄个什么大小便失禁,那可死都难看,打死她也不要……


伟大的捕神魔王啊,你,就这么点本事吗?一个声音响起,是迪巴逊!


你说什么?魔王震动。


任你千变万化,任你如何隐藏自己,但你一出手,便暴露无遗,就凭这无耻的锁魂链,就凭你那些吓唬小孩的玩意儿。迪巴逊说。


捕神魔王大怒,你认出我又如何?你说我是吓唬小孩的玩意儿?好,那你先来试试吧!


迪巴逊淡淡的说,我也正想看看,你这个自称能与神为战的捕神魔王能有多少斤两!不过,我还是不抱多大希望。


魔王咆哮,你在向我挑战?


正是!


捕神魔王沉默,似乎在掂量其中的利害关系,整个魔鬼的空间微微晃荡起伏,一张一驰,依稀是魔王的气息。


过了好一会,捕神魔王说,我既已稳操胜券,倒也不必横生枝节,还是早一点解决你们才是上策。迪巴逊,你绝不是我的对手,这一点也是显而易见的。


占尘说,你分明不敢比试!


捕神魔王淡淡的说,就算我不敢,那么请你告诉我,接下来马上要死掉的,究竟是我呢,还是你们?


星晰突然一笑说,你不是善良和慈悲的魔王吗?怎么动不动就说要杀人?这样多不好……


魔王哈的一笑,你的提醒很对,也很及时,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你们死得舒舒服服,毫无痛苦,这也算是一种慈悲吧……


画虎忽然大笑,你没听说过好死不如赖活着吗?你猪啊!慈悲?慈悲个屁!


魔王说,那是没出息的人说的,并借此而碌碌无为的渡过一生,那样活着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轰轰烈烈死掉来得好!


画虎说,你这……简直鬼扯嘛……


迪巴逊大声说,我要与你一战!


捕神魔王说,不必,你反正不是我的对手。


迪巴逊说,你门下弟子尽败我手,你就不想一雪这耻辱?


捕神魔王叹息,他们学艺不精,怨不得人。


那是因为跟你学的缘故!迪巴逊以言语相激。


胡说八道!魔王甚怒,怒哼一声说,嘿,我不用跟你们废话,现在,正是剧终的时候!哦,对了,我险些忘记,从天使处借来的力量还没使用呢。


迪巴逊闻言一凜,英雄们亦是暗吃一惊,他从天使处借来力量,那是什么?竟还没用!


捕神魔王呼喝,来吧,让我引导你们,前往天国,前往极乐世界。所有一切,将在这里,全部结束!


楚天歌忙说,不急不急,我还有话说……


就是啊,你怎么能这么武断?我们都还没准备好呢!英雄们鼓噪起来。


眼见这魔王不可理喻,难以说通,少女们更是忍不住惊呼。大伙儿虽然不怕死,并尽量保持镇静和不动声色,但这丝毫不能动弹和抗拒的恐惧,终是叫人心慌意乱,而且这样死,未免太过窝囊!


魔王呵呵的笑,不用紧张,挺轻松的,只要闭上眼睛睡一会,待睁开眼来便宣告结束,你们将会到新的世界里。


不要这样……不行……你别忙……


魔王呼喝,不用再挣扎,不用再抗拒,放下一切沉睡吧,别再去理会这世间的纷乱与复杂,安心睡吧!


胡说八道……怎么可以……英雄们打心眼里反对。


一股力量,在升腾,在鼓荡,却没有一丝霸气,若清风拂岗,明月映江,充满包容与慰藉。英雄们只觉身心暖洋洋的,舒服而惬意,抵抗能力慢慢消失,一股前所未有的倦意袭上心头。


不可以……绝不能这样!英雄们心底在呼喊,然而眼皮愈来愈重,身体愈来愈倦怠。


迪巴逊怒吼,过来决一死战,捕神魔王!


魔王轻声引导,你也一样,迪巴逊,别再迷惘,别再抗拒,安心睡吧。


不可以,不能就这么睡去!星晰心底在说。可她的身体,她的力量,她的意志,完全不受她控制,难道这便是天使的力量?星晰一惊。可惜这一凜,仍是不足以抵挡那铺天盖地的倦意。


她眼角一瞥,只见同伴们已一个个相继睡去,挂在空中的身子,宛若死去一般。最后,连鹿仙儿也低头睡下。星晰心中惶急,惊恐已达极点,这一睡,只怕再也醒不过来!这一点,每个人都明白的。


不可以……不可以……星晰轻念,意识渐渐模糊。


昏昏沉沉中,隐约听到迪巴逊的怒吼与狂啸之声,似乎在竭力挣扎,星晰心念一动,低低轻唤,迪巴逊……


而魔王的声音,虚无缥缈,若有若无,似远似近,仍是毫不放松,极尽蛊惑。


耳听迪巴逊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弱,偶发一吼,如闷雷一般,更似受伤的野兽咆哮,星晰心底叹息,终于意识全无,什么都感觉不到。


☆★


不知沉睡了多久,一百年,一千年,还是一万年?无从知晓。


又或许,只是极短的一会,须臾之间。


在这段时间里,没有光,没有热,只有虚无。四周是黑暗,触不到边。身子好轻,如一片叶,如一朵云,亦如一阵风,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没有着落的地方。


身上真的感觉到有风,好轻柔,好温馨,轻轻的在身上、在身体里吹拂。


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发丝在肩头、在脸上、在耳畔轻舞,星晰浅笑。


偶尔,也会感到有人在狂吼、在长啸,仿佛还有打斗的声音,有时连天地亦在微微颤抖。然而,一切都好遥远,隐隐约约,宛在梦中。


的确像在梦中,整个天地,整个世界,整个经历,所有的毁灭、伤害、战斗,一幕幕自心头流过,直若梦幻。


自己的孤独伤痛,同伴们的欢声笑语,以及彼此间的关怀帮助,并肩作战、同生共死,一切的一切,仿佛上辈子的事。


星晰轻笑,甜美的笑。她感到好轻松,好自在,或许真如魔王所说,不去理会世间的纷乱与复杂,反而远离尘世的喧嚣,到达空灵和清静的国度。


虽然不时有清风拂体、天地震动和怒吼狂啸声,但这些无伤大雅,因为是那么的遥远与轻微。


又不知过去多久,依稀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那么轻柔、那么遥远,却孜孜不倦,一直地、一直地在呼唤。


他是谁?星晰心底好茫然,她的思想,她的意识,好遥远,好遥远。往事,开始一桩桩在脑海中闪过,所有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和一些人的音容笑貌,慢慢浮现,那些上辈子的事,全都翻腾出来。


他是……迪巴逊!星晰倏然记起,立时清醒大半。


迪巴逊的声音遥遥传来,该醒来啦,星晰!不能再贪睡,再睡下去,都成小猪了!


一丝绝美的笑容,浮现在星晰迷人的嘴角:平素专注认真的迪巴逊,何时变得如此幽默?


迪巴逊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们的战斗,现在才刚刚开始,大家怎么可以就睡下呢?我们的事情还没做完,怎么一个个心满意足的样子?难道这样就算完事大吉吗?你们惭不惭愧?


星晰心底在微笑,要知迪巴逊居然问出这句惭不惭愧来,那必是极尽幽默!很难想像他的样子,说不定他自己亦在忍不住好笑呢!


迪巴逊又说,快醒来吧,星晰,带领大伙一块儿醒来!想想我们为什么而来,想想我们的战斗,我们的梦想,我们的追求,还有我们所爱的人。


所爱的人?星晰一凜,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她的思想,她的意识,倏忽之间变得更遥远,更遥远,似乎要去捕捉那一段爱……


一片沼泽地,出现在她的心中,然后就泛滥成灾。


这片沼泽地,开始蔓延,在她的胸中蔓延,无限制地扩展开去,在她的灵魂里蔓延、在她的血液里蔓延、在她的思想和意识里蔓延,直至无限的远方,广阔无边。


沼泽的中央,一个身影正匍匐。


阿诺斯?星晰娇躯剧颤,险些儿失声惊呼。


他,还是那么孤独,那么悲伤吗?


星晰胸口大恸,心如刀割,泪水,止不住洒落下来。


晶莹剔透的泪珠,那么不经意地往她雪白光润、娇美绝伦的脸颊滚落,飞散在风中,飞散在未知的时空里。


那是爱与思念的泪。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万漠
对《第二十九章 捕神魔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