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八回 周大局长(下)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21 点击数:326次 字数:

一时前边主持人在台上主持,后边众人则喝茶聊天,聊开了,说些政情等事。那庄园总经理梁红燕也在座,虽近四十的人了,却端庄大方,气质优雅,眉目间还能看出年轻时是个美女。却就坐在周本盛旁边,脚上穿着薄薄的长黑丝袜,却脱了只鞋,隔着丝袜就拿脚悄悄在周本盛的一边腿上轻轻摩挲起来。又找了个机会,在他耳边悄悄道“今儿你留不留下来?”本盛摇了摇头,忙装着喝茶,目不斜视。那梁红燕娇眉一蹙,嗔怪道“每回你都来了就走,也不陪陪人家,你要再这么着,我可就再也不等你了。”本盛垂首悄声道“中纪委又派人来省里检查了,我要留你这里,人家还能不知道么?还等着人抓把柄呢!”梁红燕气了道“说着好听,鬼才信你!你要嫌我了就明着讲呗,莫要哄我!”周本盛却也不避嫌疑,大庭广众之下就拍了拍她的背,轻声道“我要嫌你还能跟你好了二十年?我老婆还没跟我过这么久呢!你莫生气,看前日我给你寄的那礼物收到了没?魔思凡的手镯,好不好看呐?”梁红燕又转嗔为喜,笑道“收到了,好看得很,我拿给人看,我表妹还想问我要一个呢。哼,就只看你以前对我好的那份上,我才迁就着你,不然我才懒得理你!”本盛笑着又压低了声音道“今儿起的迟了,刚刚上班都迟了到了,你这儿更是差点没赶上。嗐,要真赶不上,你也莫怪了我,回头等我亲自下了厨去,包顿饺子给你吃,就算赎了罪了。”梁红燕一听,皮笑肉不笑的道“你敢?谁稀罕你那饺子!早说好了的。你要真敢不来,回头等我饿了,就把你鼻子割了,耳朵也割了。我烧猪耳朵、炖猪鼻子吃去!我可告诉你了,我那炭火都准备好了呢!就看你讲话还算不算数,哄不哄人!”

周本盛正襟危坐,脸上一本正经,对着前面,声音却嘻嘻笑道“割就割吧,什么要紧,你只莫把那玩意儿割了就是了。不然你只回头光想着要吃我,等以后到了晚上却没东西玩了,你可莫要怪我!”梁红燕脸红起来“呸,都这么大的官了,还老不要脸!都这么十几年了,也不改改!”本盛笑道“改?改什么改,脸能值几个钱!都老夫老妻了,要改,就等我死了后再改吧。”一时那主持人来请他上台发言,插话岔开了。梁红燕便狠狠在下面踩了他一脚,推了他一把,才把他赶上台去了。周本盛早就备过讲稿的,拿出来展开念了后,方笑着退了下来。

众人一阵鼓掌。那主持人忙上前去,接过他手中的话筒,说了几句答谢辞后,便又道“女士们、先生们,请允许我代表我们庄园的全体同仁,盛情邀请本省省长周本盛同志,省政协主席林计划同志,为在我们庄园成立的江苏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揭牌。”那两边负责礼仪的人早准备好了,顿时又是一阵鞭炮齐鸣、掌声震耳起来。

一众贵宾们早已按照指示,都提前站到了庄园门前的一处,乌压压的站满了一地人。庄园大门右侧一块蒙着大红绸子的牌子前,一众扛着摄像机和举着照相机的记者们早已准备好了,一伺那二人走近前来,镁光灯顿时“咔嚓咔嚓”就响了起来。那二人笑呵呵地同时拉掉了红绸,露出了乌底镀金几个大字的一个扁牌“江苏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两人又在礼仪小姐的带领下,方退了下来。

一等掌声一停,主持人又道“尊贵的朋友们,下面我们隆重地邀请本省省人大主任成科杰同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白恩北同志为长江文化研究会南京市分会揭牌。”那二人俱是戴着眼镜,一副饱读诗书之态。也是笑着上前,走至大门左侧的一方蒙着红绸的牌子两侧。也揭了,掌声又是经久不息起来。

主持人等掌声停后,又道“尊贵的朋友们,现在我们真诚地邀请本省省委常委、本市市委书记杨卫泽同志、省财政厅厅长张美芳同志为江苏省绿色生物及食品研究委员会指定实验基地揭牌。”又是一阵掌声不断。接着是省旅游局局长胡学凡与市人民政府市长陈良玉一道为“江苏省旅游局指定信得过单位”揭牌。接下来还有几块牌子,是“江苏省饮食文化学会、洗浴文化学会、茶文化学会、酒文化学会、棋牌文化学会综合办公室”、“南京市斗狗斗羊斗鸡协会指定竞技场地”、“江苏省老干部书法、摄影、绘画研究会”等,副市长许迈、李春城、赵春明等俱动过了手,去揭了。

原来为了争这几个名额,梁红燕她是极不容易,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不但托了周本盛的威势,还四处求人拉关系。她本是周本盛还在别处为官时,就一直跟随,做的也是旅游生意。这一等周本盛调任本地,她就放下了原先大好的基业,跟随本盛而来,让周本盛很是感动。故倾力帮她再造一地,给予了很多帮助。她如今也是重操旧业,准备要大干一番。要说这好几个基地,省里别的地方早已有了,你要再建,不是夺人口食,抢人生意么?这种事业单位,省里就那么一两个,入驻到哪儿,哪儿就必定人气旺盛,你这儿建了,那别人那儿势必就要拆了。故周本盛虽仗着势大,帮她争取到了几个,却也是得罪了不少人。那一帮失了势的人,都口服心不服,在那冷眼旁观,暗中诅咒不已,只盼着你周老色什么时候早点倒台呢!反是那斗鸡斗狗的名目,市里本来就没有,是梁红燕从别处借鉴过来的,倒没人跟她争的。

但这书法学会、绘画学会本是南京本地本就有的,如今搬过来就完了,倒是容易。反是这新建的斗狗斗羊一类,原来是没有的,只有偏远一些的乡镇才有,南京本地一直自恃高大上,看不上眼,没想这次竟被周本盛给拾掇起来了,竟然准了。那一班靠这营生谋财的人便不知有多少眼红起来,忙来打探,纷纷来求,要谋进来。人气旺本是好事,但却因几个部门新建,缺乏管理经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让梁红燕烦恼不已。又坊间盛传黑道上有人为了争夺入她家门,两家相斗,竟闹出了人命,连带着把她也牵扯了进去,坏了她的名誉,让她更是十分的恼怒。

此时次一级的官员,如建邺区区委书记冯亚军、六合区区委书记娄学全、溧水区区委书记姜明、鼓楼区区委书记雷正富、市政府副秘书长钟华等也都来了,却俱只站在后面观礼,不敢胡乱走动分毫。仪式千篇一律,共进行了半个多小时就完了。当宣布奠基仪式圆满结束时,主席台上的人纷纷走了下来,下边参会众人忙跟着进入了庄园赴宴。

白恩北副省长因还有事,便向梁红燕告辞,要回省政府去。梁红燕道“老白,怎不多坐坐?都没进门喝杯酒呢。是嫌我招待的不周不成?”白恩北拱手笑道“哪敢啊,实在是真个有事。今儿可都是你们老周早两天前就千叮咛万嘱咐的,说我一定要来,不然就给我穿小鞋,我才不敢不抽出空儿来的,不然还真来不了呢。今儿单位里有人在等我,都是工作上的事,我要不赶紧回去,耽误了事,明儿你们老周还不得扒掉我的皮呢!”梁红燕便笑道“能者多劳呗,瞧你忙的!那我就不留你了,下回你再到我这儿来,我一定让老周亲自给你倒酒,好好陪你喝几杯。今儿多谢你来捧场。”白恩北笑道“一定一定。”拱了拱手,告辞去了。有人不过是来应景儿的,如今完了一半,也算不失了礼数,在此无趣,见白副省长带头,便都赶来告辞。梁红燕见都是些小官小吏,便都一律不留,只是嘴上称谢,笑送了。

一时这几人都随着白副省长走向了停车场,一一钻进了自己的专车。此时周围仍围了好多人还没走呢,有的是官员,还在聊天。有的是安保人员,有的是记者。只见突然有一个陌生人快速冲了过来,靠近了汽车,想绕过去接近白副省长,但还在十几步远时,就被一个武警给拦住了。那武警怒目而视,只轻轻碰了他一下,就把他给放倒了。上前低了头仔细一瞧,见时,却是他手里捏着一卷纸。此时汽车司机也没看见这人,车里白副省长也没看见车外的情况,众人便都不敢乱动,直到专车开走后,一辆警车才从后面开了过来,众人这才把这人纷纷围了住。从那警车上下来两个人,立时吩咐下边的人把那卷纸递了过来,展开看时,却见那封面上写着“状纸”两个字,顿时嘴里便不由都骂骂咧咧了起来。又有人指挥了一辆吉普迅速开过来,把这人带走了。

周强第一时间就吓得是满头冷汗,面色苍白了,只见市委杨书记等一众领导们也都是忧心不已,好多人都是脸色难看。周强顾不得其他,忙去打听那个上访者的身份。原来上次也是一位首长,省委副书记金道铭在市里视察,为做好保卫工作,周强是煞费苦心,做了极其周密的安全保卫措施。但不知怎么回事,当金副书记的汽车开往一片农田时,不料半路却突然有个老太婆双腿跪地拦住了去路。这老太婆其实也没啥大不了的事,只不过是为了她儿子被单位处理了不公,她碰巧撞见了领导,便跑来叫屈。她这事本是小事,可是周强就倒了霉了,自首长走后,就因为这件事,他就被定为渎职,差点免去了公安局长的职务,亏他后来求了张书记,张书记又托了省人大主任的关系才挺了过来,他如今是最怕这一类事了,哪知今日偏偏就又发生了。周强此刻是暗暗叫苦,一时恨不得灭了这一家八口。

不一会,就把这个不速之客的身份查清楚了,原来这人是本地的一个产业工人。至于他何以要上访,何以能进得工地等诸多情况,周强也问了个遍。不过他最关心的还是白副省长那里,有消息传来,这人的状纸已引起了副省长大人的重视。还好,白副省长并未对安保工作有任何不满,并特别交待了不要对下面追究责任。市里诸多领导们虽颇有微词,但上面的话要听,便也不再留意了。周强一场横祸无端消弥,自然是又惊又喜,心情也大好起来。纵有小过,在一众市里领导们面前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但事已至此也属无奈,只好以后加倍千万小心,便仍打起精神,做自己日常的工作了。

庄园渔场里,只见才到得两人。再等了半个时辰,许副市长才推脱了一些应酬事务,携了那女秘书姗姗来迟。周强便赶着上前见礼了,又冲那女秘书笑道“哟,嫂子是越来越漂亮了!”苗娜一身制服,身上用的全是兰蔻、雅诗兰黛等高档化妆品,人格外美丽大方。稍有脸红,笑着只不作声。

旁边许副市长五十许岁,温文尔雅,肤色白皙,戴一副金边眼镜。曾获澳大利亚梅铎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现任本市的市委常委、副市长,并一直在党校学习。因一表人才,长相俊朗,特别深得上下一班女干部们喜爱。又是个工作狂,通常一加班就到深夜。为人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却又待人和善,极为爽快。

那苗娜好玩,又与众人惯熟,并不拘谨,不去钓鱼,反下水抓鱼,玩的是十分尽兴。塘水都浸透了她的衣衫,贴在身上,露出了内衣,众人忙都目不斜视。一时钓了会鱼后,众人在凉棚下喝茶,抽烟聊天。

市副秘书长钟华摊开了份文件,让许市长签个字。许迈犹豫了下,看是市政府办下发的“市政办〔2003〕110号”文“为加快科技学院老校区地块改造步伐,经研究,决定成立科技学院地块建设领导小组…”这字如果是横着签的,意思是可以搁着不办,如果是竖着签的,则要一办到底。如果在同意后面是一个实心句号,说明这件事必须全心全意办成,如果点的是一个空心句号,则百分之百办不成,就是签了字也是空的。字怎么签,早就有了约定俗成。当下他想了一想,才签了字。

国都房产董事长李宝贵道“老许,你小姨子要买房,我可是把山水人家二期清水湾的五套全都给了她,那可是连成本价都不够,亏了大了”许迈笑道“以后凡你有事莫找我,只管去找她,你那些房子的好处我是没沾了半点!”众人都笑了起来。

李宝贵笑道“只要你帮我拿到了我们学院那块老校区的土地使用权,你要什么好处我还能不给你?”许迈又对众人笑道“你们看看,省属高校享受的土地出让返还金那都是有限额配制的,奖励都给了他了,那下面那些朝我张着的嘴还要吃饭不?”众人都道就是。

市鼓楼区区委书记雷正富这时笑道“好了,你就莫纠结我们领导了。我问你,你阳明谷的项目到底打算怎么办?”李宝贵道“还能怎么办?只看老许也能什么时候想出法子了呗。你是不晓得,我那块地,要把旅游项目变成排屋别墅,旅游用地改成住宅用地有多难,想顺利拿到个预售证,真个能把人逼死!不是我吹,我那总共有两百套,均价已炒到两百五十万一套了,还不晓有多少人等着排队要买呢,可就是卖不出去!哎,急得我这几天天天是吃饭不进,睡觉不着,就差没上医院打吊瓶去了!”雷正富听得笑了起来。

许迈也笑道“你莫着急,这个且先不管它。我问你,稍后你安排了我们去哪里?”李宝贵道“你要去哪里?金陵宾馆、云顶国际酒店、碧涛阁浴苑、威尼斯酒店、花都音乐厅、王府酒楼、香格里拉饭店,只要你喜欢,还不都随你的便,我没什么意见的。”许迈便笑问苗娜“娜娜,你要去哪里?”苗娜只说随便。

雷正富道“领导,城南有家新开的茶庄,看着还不错,我上回偶然撞见了。您还没去过呢,不如今儿去坐坐?”许迈摇摇手“罢了,莫折腾了。我们市直在城北,莫又跑到城南他们省直那里去,结果人家又说我们过界了。还是在自己的地盘待着省心,舒服些子。”苗娜道“就是,平常我们曹秘书长和办公室黄主任帮我们领导安排日程的时候也都是在城北,万事总有人陪,操不了心。一旦去了南边,又要事先去协调了,又要看人脸色了,最不好的。”雷正富笑着点头“那倒是。”

李宝贵道“老许,这两年都不见你怎么喝酒了,你是越变越像个和尚了。今下午反正没事,要不去喝两杯?”许迈忙道“不了,晚上还要加班,脑子要保持点清醒,就不了。哎,这年头喝什么都没了兴趣呀,酒呀茶呀的,还有咖啡,都没意思。做了这么多年的官,去了那么多的地方,最怕的就是陪人吃饭喝酒了,简直活受罪呀。今儿中午就是,怎么推也是推不开,我是实在没办法,才过了来的。哎,我现在对吃喝是真没了兴趣,寡寡淡淡的,真不晓以后到底还要吃些什么才好了!”苗娜笑道“就是,我们领导什么没见过,没尝过?早腻透了,你就莫想着法子害人了吧。”李宝贵笑道“喝个酒倒成了害人了,看你跟老许学的!你们市府里的人都成了一个调调了。”说的苗娜也笑了起来。

李宝贵又道“阳光星座最近卖的还不错,日内瓦一期我也准备预售了,只是流动资金还有点问题,现金抽不出来。要是拿不下公汽的那块地,二期想要马上动工,会有些小麻烦。”许迈道“不急,你让我先想想。”一会给国企公汽公司的经理袁飞打了个电话过去,问“老袁啊,现在国企的改革进展的很快啊,你们公汽的地皮那么多,给你们企业创造了不少的利润吧?”袁飞道“哪里,这几年公司的效益差,不这样做也是没有办法。要说倒卖公司的地皮赚是赚了点钱,但钱也还是国家的。”许迈道“国都的老李是我的老朋友了,他现在也在做工程,看中了你们公汽公司的五十五号标地。你看你们能不能行点方便,让给他算了。”那边便沉默了。许迈又道“你们标底到底是多少,这次我们是志在必得的。”袁飞沮丧了道“有些难办。”许迈道“你儿子不是快从司法学校毕业了么?他分配的事情我到时候向人事局的老宋打声招呼,你看怎么样?”那边又沉默了一下,便点头应了。许迈道“那我明天就让老李到你那里一起改下标底。你放心,我已经跟国土局的张军和规划局的王正刚讲过了,你们改标地容积率,省下来少交的那五百万的地款,本来有五十万会流入你们几个人的户头,你至少也是十万,只要你帮我把这件事也办成了,我还可以让他们再多给你五万,是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那边虽不大情愿,仍只得应了。

许迈放下电话,听李宝贵又道“新地皮的开发已经比计划延期了大半个月了,加上上次做的账,税务局的人已经察觉了,说是要我马上补交税款,我现在也头痛的很呐。现金流已经非常的紧张了,要再补交这个的话,新计划的开发必然延后,这也是个问题。”许迈点点头“我想想办法,看怎么能让工程顺利启动。另外在税务工作的老胡跟我一样,也在党校里,昨儿我就跟他聊过了,讲了一下你的困难。本来嘛,银行那边贷款已是十分的不易了,都不大怎么可能了,好歹让他把补交税款的这事缓一缓,等我们腾出来多了这八百多万的流动资金,也好喘口气。他已经答应了。你自己也要经常多到他那里去走动走动,莫冷落了他,寒了人心。”

李宝贵点头应了,又道“老许,你帮了我这么多的忙,我们公司你就入个干股呗,我不寒别人的心,更不可能寒了你的心呐。”许迈摇摇手“现在还不是时候,这些账面上的钱我是不能要的,我是公职人员,不明收入太多,会有危险。”李宝贵便不再说话了,只低了头喝茶。

市府副秘书长钟华这时问李宝贵“老李,今年第三季度,酒鬼酒又涨了,你手里还有多少?我老婆手里持有的宁波韵升、莱茵置业、综艺股份这三家公司的一点股票,半天都还没见怎么涨呢。”李宝贵道“没内幕消息,我也没敢买进,倒没赚多少,消息不灵光呢。”许迈道“省纪委的吴克来了,你晓得他来是做什么么?”钟华道“无非暗访的吧。如今省里常委吴希宁因为高岭公司的事被盯上了,正在接受调查,马上就要刑拘了,他可能是来查有哪些人有牵连的吧。”许迈叹道“哎,这也是他们做的太过了呀。听得讲吴希宁的闺女跳楼自杀未遂,真是个傻孩子。”钟华担忧地道“前段时间因为工作的事我也找过他,送过一些钱,不晓会不会有事。”许迈道“无妨,逢年过节送个一两万的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无非也就是个礼尚往来,这个属正常,他不会管。不过你也让你老婆注意一下,这段时间不要收钱,也不要多跑,收敛些好。”钟华应了。

其间众人谈论的都是大事,周强那点破小事他见领导没主动提,便也识趣,只是陪众人喝酒,凑凑趣罢了。稍后等领导走了,便也回去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十八回 周大局长(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