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八回 周大局长(上)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21 点击数:405次 字数:

下午本不要到局里去的,只是一个电话打来,说局里出事了,周强只得赶了回去。只见公安局门口一个极其邋遢的疯女人在吵闹,被众人围在那里,一见了周强,忙拦住,抱着他的腿喊冤。原来是一年前那个被误抓了近一年的谭金花。当时的局里以故意杀人罪逮捕了她,但是抓错了,把人错关了大半年,并打残了。是前任局长走了后,周强上任,重查此案,才把她给放了,但她出狱后却把局里告上了法庭。局门口停留的人和车辆越来越多,周强耐心细致地安抚了她,然后借故便折返回了办公室。

先前给他打过电话的属下,刑侦队副队长陆云也跟了进来,低着头,不敢说话。周强道“怎么回事?官司不是早打过了么,钱都已经赔偿给她了,她怎么还来了?”陆云低声道“总归嫌少呗。”周强拍桌子急道“不少了,国家正常的补偿标准呐,难道她还想靠这个发财不成?局里为这个事丢尽了脸!她怎么不体谅体谅我呐,难道我还放错了她不成!哎,你们前面那个局长真是个混账王八蛋,老子要是见了他真想一枪毙了他。办个冤假错案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这么明显的屈打成招都看不出来,下面人讲什么他就信什么,把人弄成了个残废,一辈子都完了!如今倒好,他拍拍屁股走了人,留下一地的屎屁股却叫老子来擦!”陆云不敢吭声。周强挥挥手“算了,也不关你的事,你先下去吧,让我静一静。”陆云却又不下去,在那里欲言又止的。

周强问“你还有什么事么?”陆云上前道“领导,有个事想请您帮帮忙,看看该怎么处理才好。”周强问“什么事?”陆云道“前几天,我一个狱警亲戚,在外面喝酒,然后打了人,被打的司机报案了,现在有点小麻烦。本来嘛,也就是几个狱警带着犯人出来喝酒,结果发了酒疯,打了一个司机,下手有点重。”周强道“就这些么,还有别的么?”陆云忙低下头道“就这些,别的再没有了。”周强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你跟你们队长去讲一下,让他先去了解一下情况。情况要属实呢,就先把事情压下来,莫要立案,再让你那个打人的亲戚去跟人道歉,赔偿赔偿也就完了。”陆云道“就怕他不肯听,好像是已经结了仇,恨上我那亲戚了。我早跟汪局张队两个商量过了,想找哪个懂事的暂时先顶顶罪,不晓领导看行不行得通?”周强道“那也要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吧。”陆云忙谢了,退了出来。

周强一下午很忙,先去处理了两个盗案,亲自到现场勘查,做了指示意见。只是也没什么进展,便又去了局里正在建新房的工地。一个工人看见周强穿着制服,便拉着他诉苦道“老总,我们工头不给我们发工资,都拖了三个月了都,说是年后再结,闹的大家都没饭吃了。这咋行?稍催一催,就叫人打我们,说是我们聚众闹事。您是大官,可得给我们做做主啊!”周强一怔“有这种事,你们这个工不是刚刚才开的么?”这人红了眼睛道“千真万确啊,我们工头一贯这样,这是他在别的工地就欠下我们的,还讲完了工就给我们发工资,结果到现在都没发。你看我都被他们打的。”说着给周强看他身上的疤痕。看的周强是连连心惊,忙道“你放心,我调查清楚了,一定帮大家解决困难,并保证还你们一个公道。”这人激动地握着周强的手说“感谢领导的关心,领导真是大恩人呐!真是实在没办法了,我本来也不想去闹的,可家里小孩还等着这份钱去看病呢!”周强拍拍他的肩“尽管放心,党和政府是不会辜负你们的,百姓的苦我们心里都有数,你的事我就按自己的事来办。”

一出工地,他便给陈平去了个电话,问是怎么做事的,很有些生气。陈平忙表示都是下面的人做的,他也不知道,并立马就处理好,给挨了打的人赔偿,绝不给局里的面子工程抹黑。周强才罢了。

之后市里有一个约好的记者来采访周强,已是提前到市宣传部登记备案过了,且事前给周强秘书提交了采访提纲。结果那记者却不守规矩,不按提纲采访,本来前面的采访都很顺利,但话题却突然转到了娼妓合法化问题上。周强立马颜色大变,道“这个问题不可以谈,娼妓合法化的讨论目前还没有定论,我们认定这是假的,是胡说八道。退一步讲,就算真有这个问题的提议,那我也回答不了。”说完匆匆下楼去了。

晚间晚了点下班,回家时又有客人,不想却是黄胜领着徐颖也为分房而来。局里比黄胜资历老的人多了去了,指标有限,分房没他的份。早前他还没跟徐颖谈恋爱时就来过几回,周强都不在家,都是唐婉接待的。这次他们又来,周强虽心有不耐,却也只得耐心细致地听他们诉说。先从生活的艰难,买不起房结不成婚,今年都二十八了老大不小了,到对周局长的感激,听得周强是连连点头,道“你们放心,你们的困难我都晓得了,本来就一直在想办法,局里也在研究。放心吧,困难是暂时的,领导总是跟你们站在一起的嘛。”他注意到,下了班后的小徐换了身装束,打扮的更加光采动人了,显然还有精彩的约会等着要去。一时到两人走了,唐婉去把礼品盒拆开,道“喏,里面夹了两千块钱。”周强看也不看“你收着就好了,又给我瞧干什么。”

唐婉去开了地下储藏室,只见里面一块块黄澄澄的金砖及各种金银首饰,白色的玉手镯、米黄色的玉块、翠绿的玉佩、玉印章,玉制的帆船、蔬菜、文房用具及鸡血石等各种名贵石器制品。还收藏了大量的名贵字画,有齐白石和范曾的人物画、潘天寿的荷花、何水法的牡丹、启功和沙孟海的字、前国家领导人的书法。女儿周艳也跟了下来,对那一概东西都不感兴趣,只在一个盒子里一大堆的各种消费卡里拿了一张,道“我没钱花了,这张卡好,拿去超市里买点东西。”娘道“拿便拿了,不拿到期也作废了。只别个问起来莫讲出去啊,只讲是舅舅给的。”周艳道“早晓得了,都讲了多少遍了!”

唐婉又拿起账本皱眉道“早前给许副市长送礼,一晚上就输了五六万,总数都已经接近十万了,怎还没见动静呐?”周强道“放心,他心里有数,明天我就正要跟他一起去钓鱼,看看他会不会提一下的。搞关系是门学问,临阵磨枪的效果是有,但不稳,还是要经常下下功夫才是。”一会女儿问他“昨天看了电视,讲老伢你又指挥侦破了一个珠宝抢劫大案,被公安部记了一等功,得人民卫士,那值多少钱?”周强道“你懂什么,那是荣誉,是钱能比的么!”女儿又道“怎么每隔一段时间都听你出事的事,有人要报复你,真的假的?有时还在天涯论坛上看到呢。”爸道“我亲手签的死刑都有几十例了,还不说判重刑的,这些事不可较真。”女儿垂头“我讲呢,早习惯了。”爸又道“下礼拜我要出差,带队去香港学习处突,你们有什么要我带的么?”老婆道“你不讲,我才想起来,陶芝还讲是陶元帅的孙女呢,托她从香港代购一个LV的钱夹,都还是一个歪货!”周强道“都几百年前的事了,还讲它干嘛。你莫到处嚷嚷,丢人现眼。保不定鉴定错了呢。”老婆道“鉴定错了那都见鬼了!”一时电话铃响了,去听了后道“你天津的长顺兄弟来电话了。”周强去接了。

第二天,周强送女儿去上学,超市前停了车,嘱咐女儿道“买完东西就去学校,莫要只顾着耍,又迟到了。购物卡莫乱给同学用,记得了吧?”女儿道“记得了。”下了车。周强看女儿安全穿过了马路,方才调头往单位去了。

上午,徐颖到周强的办公室来帮忙打扫卫生,很是勤快。想是昨日听了领导一席话,认为领导必定能帮到她。周强倒不管她,听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黄胜如何如何苦,又自己以前读书时如何如何。末了周强道“等下我要出去,要去钓鱼,你跟我一块去吧。”徐颖道“我还有事呢。”周强道“一道去的还有许副市长,他是管城建规划的,我们局里新建大楼有很多的事还要求他。你想要分房子,与其在我这耳边磨嘴皮子,还不如跟我去一趟,就看你能不能立功了。”徐颖道“我去能做什么呢?”周强道“也不要你多做什么,就活跃活跃下气氛,吃饭的时候帮我多敬敬酒。局里也就你还是个漂亮妹子,能讨到人喜欢,不然我还不带你去呢。”徐颖道“那我手头还有工作呢。”周强道“那些鸡巴小事,管他干嘛!回头再来弄就是。”徐颖想了想,道“我不会喝酒,莫去了丢了人了。”周强道“真要你喝什么酒呢,我是干嘛的?你小妹子只管敬酒,喝喝饮料就好了。”徐颖只是摇头。周强便不管她,一会她自顾自出去了。

不一会,陈平、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副总队长陈涛、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黄代强三人都来了,笑喊道“大哥!”周强也笑道“怎么你们都来了?”黄代强道“听老四讲昨儿跟你打牌没叫上我们,我和老三可不满意了,今儿一早可就来了。”周强道“你们不是没空么?”陈涛抢着道“怎么会没空?就没空也得挤出空儿来。这班能有什么好上的?交给其他人或者给上头编个口儿就是了,不如出门耍一趟,吃吃饭、唱唱歌、打打牌。你就讲吧,今天怎么个耍法,斗地主还是压金花?”周强道“你们还约了人么?还是我们自己打?自己人打,五十元的价,一次输赢几千块,也没什么滑头了。”陈涛道“你要打大的就陪你打大的呗,还怕你不成。”黄代强忙道“自己兄弟,赌大了反伤了和气,莫如叫上其他的老板,就是一百元的价,或者五百的底,有个几万块输赢都无妨。”周强白了陈涛一眼,点了点头。陈涛忙笑道“还是二哥讲的对。怎么,老板,你就给个话呗。”周强道“我白天没空,等下还得去见许副市长,晚上再说吧。”陈涛嘻嘻笑道“怎么大哥,你不跟张文彬张副书记好的么,怎么又跑许副市长那儿去了?”周强道“他是管城建的,我是办正事去,局里的房子要多点东西出来,还得过他那一关。”黄代强很是沉稳,却不像陈涛般嘻笑,道“大哥,老四那里又入了几个小妹子,还很小呢,十三四岁不到。今早上刚刚入的,我想着大哥要尝鲜,知道消息就和老三马上过来了。虽不是处女,年纪倒还好的,晚上正好去看看呐。”周强道“没兴趣,你们要去自己去吧。”陈涛道“我早讲了吧,大哥不一定去呢,美女又不是没见过。哎,整个南京城早就逛遍了,如今这年头可真是没什么好耍的了。”

陈平这时才道“昨日聊天时听到武霸帮的帮主袁青这段时间专门在强奸女大学生,前日竟逮到一个还是处女的,说是百年难得一见,到处在我们那里吹呢。”周强不悦道“叫他收敛一点儿,别以为上面有人罩着老子就不敢收拾他!再犯这些事儿就叫他滚出老子地盘,别净给老子惹事。早晚不被我们收拾也要被人砍死在街上!”陈平应了。陈涛笑道“那可不一定,他后台硬的很,连张副书记都不敢动他,何况我们。对了大哥,昨日又有女明星来我们市里演出了,你可听说了?”周强道“哦,是谁?”陈涛道“谁不谁倒不重要,跟我们这些小鱼小虾又有什么干系?只是听得陈市长又亲自跑过去接见了,就是不晓得成没成事啊。”黄代强摇头道“如今上面当官的自己风流潇洒,但凡有女明星、女歌星到市里来走穴演出的,都要想办法和这些女明星见上一面,有的甚至还能睡上一觉。管我们却管的要死,真是人比人,气死人!”陈涛道“是啊,市长大人这几年艳福可是着实享了不少啊,捂的那个严实,连我们这些当惯了侦察兵的都没查出来姓甚名谁。”周强道“好了,领导的事就莫要再乱谈了,这些事我们从来就不知道,只把工作干好就是了。”陈涛道“那大哥,你也去找个女明星不?不是对小娘们都没兴趣了么。我看到广告宣传册上说下个月那个谁又要到市里来演出了,着实漂亮着呢。”周强斥道“胡说!为人要安分守己,党和国家培养了你这么多年,简直是把你培养到狗肚子里去了!万事可容你,唯独不可给领导添麻烦,何况是抢女人?人要知足,要有一颗感恩的心,我上省委党校学习的时候,他们都在谈论,那么多人落鞍下马,都是与上司抢女人惹的祸。上了官家这条船,说不得都要犯点小错小误,你不得罪人,就没人管你,一旦得罪了人,死的比谁都快。前车之鉴,你出这样的馊主意不是存心害我吗?真是岂有此理!”众人见他生怒,倒一时无人敢乱说话了。

周强又指着陈涛道“陈涛,你是啷个在为人哟?我想提拔起来的人,还从来没有提拔不起来的,你们城北分局的局长、政委跑到朱明国那里坚决反对,你简直是在丢我的脸!”陈涛没想到他哪壶不开提哪壶,当下没有作声,听他又道“还好我先把你调到市局治安总队一支队当支队长,方便找理由升你,这下总算混到副队长了。你也不好好珍惜,还是胡搅蛮缠,不是我,你屁都当不了!你马上就是要当总队长的人了,组织上正在考察你,你晓不晓得?这段时间要低调,不要火爆爆的。你要不想当,我就把那四十万退给你,莫讲四十万,就是八十万好多不相干的人求我,我都睬都不睬他。”陈涛又没说话,黄代强、陈平两人忙打和场。

一时市局公共交通治安管理总队副总队长赵利明来了,磨磨蹭蹭道“领导,局里集资建房那个,你看我…”周强道“我晓得你没钱,你去找我秘书,把钱退给你。自己兄弟,以后你有了再补上,最近房子还得添钱,你那点也不够。你只记得莫跟人乱讲就是了。”赵利明喜的眉开眼笑,忙道“是是是。”笑着走开了。

一时黄代强又道“大哥,还有件事要跟你讲一下。”周强道“什么事?”黄代强道“六合县王老大最近有个手下收猪犯了命案,上访者闹到全国打黑办那里去了,这下打黑办批示这是一起家族式欺行霸市的涉黑组织案,要严办。王老大托人找了我,希望这个案子照普通命案来办。我想我负责的三队主办命案,一支队的郭文进主办涉黑案件,我跟他去讲肯定不行,还要大哥你出面才好。”周强道“王天伦那小子也是,都上了通辑榜了,还不老实点。这才消停了多久,又不安生了!”黄代强道“是,他也晓得怕了,晓得这个案子要是按涉黑来办,他就凶多吉少了。这不,他拿出五十个来托人,我刨去给别人剩的,大哥你还能有三十个。”周强拍着他肩膀道“不了,我二十万就够了,那十万你自己拿着。他们我还不清楚?一个比一个大胃王,能给你剩了多少?你莫苦了自己,还白给人跑腿不成!”黄代强忙道“谢大哥,我也只是给朋友帮个忙罢了。”周强摆摆手“自己兄弟不用计较。只是你记得,他犯的事也不少了,你跟他在一起莫叫人逮着把柄才好。”陈涛一旁道“和黑社会打交道是为了掌握他们,要深入虎穴才能扫黑,交了几个朋友也正常,难道还叫我们隔着河岸撑船不成!”周强道“不是这个意思,我听到讲老汪最近在外面玩女人,强奸了几个幼女,也都是王天伦这些人给他找来的。他们留了一手,怕老汪将来不认账,还偷偷拍了录像下来了。这不是给人留下把柄是什么?”陈涛道“汪副局呀,他也是,找女人不多的是么,何必强奸。”周强叹道“年纪大了,政治上不求上进了,人就糊涂了,怎么刺激怎么玩儿。哎,反正他再过几年也就退休了,我们也不用管着他,只管好我们自己千万莫犯这样的错误就是了。”众人都点头。黄代强拉着陈涛道“那大哥,我们先走了,不打扰你了。今儿既不出去耍,那我们倒要好好干活,把市里的网吧好好查一查,你昨儿安排的任务还没做呢。”周强点头。

九点半,周强提前赶去了红燕庄园的开业庆典现场,准备安保等事宜。一时有个手下突然打了电话过来,说是出现了突发情况。周强听了后,十分气忿不过,道“你干什么吃的?一大早就让你准备了,结果还是出了问题!你是怎么办事的?立马给我按第二套方案执行,要出了事,咱们谁也别想好过!”挂了电话。他旁边同样早早来到的市政法委副书记张文彬道“怎么,有情况么?”周强忙道“没,只是怕他们不上心,多交待交待两句罢了。您老放心,周围我已设置了三道防护网,就是只苍蝇,也飞不进来了。”张文彬点点头“你可千万注意,儿戏不得。案子要破不了还情有可原,领导安全要出了岔子,那就是我也保不了你。”周强忙点头“是是。”

只见周围早已封死了路面,除了本地官员之外,各电视台、报社来采访的记者通过时,都要持临时发放的特别通行证,光是有他台里的记者证、采访证都不行。路口两个站的笔直的武警,在检查完各个车辆递上前的证件后,行了一个军礼,方才放行。除了这些明面上的警力外,暗中还有数十个便衣在各处穿巡。

只见南京电视台时政新闻部的主任郑菲菲与一个台里记者郝慧早早就赶到了庆典现场,郑菲菲对郝慧道“今儿周省长不但要发表演讲,还要接受大家的采访。我跟主持人说好了,等下她会第三个点你。到点到你的时候,你就提我先前教给你的问题。你都背好了么?”郝慧忙道“背好了。”主任悄悄拉她到一边道“你先背一遍我听。记得,一句话也别多说,周省长最不喜欢别人罗里吧嗦的,让你问什么,你就问什么,他喜欢一个字也不改。”郝慧吓了一跳,忙道“啊,那我再多背几遍。”忙拿了忘纸又看了起来。郑菲菲眉头一皱,今儿通知来的急,台里实在找不着人,才只好启用这新来不久的姑娘了,只希望别出什么差错吧。

只见此时场地上车水马龙,人头攒动,电线杆上都挂着“热烈庆祝红燕生态旅游休闲度假庄园开业”的红布横幅,喇叭里则播着欢快的乐曲。只见一些领导已早早来了,因要准备讲话,都聚在了主席台的一侧。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市军分区五大班子成员基本都已到齐,便是副省长、省政协主席、省旅游局长、财政厅长等也都来了,正互相问候、交谈不已。这时节大家除了相互问候外,也有人忙着领着人拜见领导的,平时难得见到,这时倒是个机会。

一时十点整时,本省省长周本盛也到了。他一步入现场,几个记者顿时一阵手忙脚乱,忙把镜头对准了他,周围顿时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来,两边就坐的官员们也纷纷起立相迎。周本盛连边走边挥挥手,含笑不已。那两边司仪的庄园内工作人员早已是苦候多时,叫苦不已,有的甚至已提前候了两三个小时,连厕所也没敢去上,一直憋着。上头严令,此次庆典活动不能出任何差错,谁有犯了,直接开除,故此没谁敢有任何放松。此时接到命令,才终于是松了口气,纷纷撒了手。顿时气球纷飞,笼里放生的鸟儿飞向各处,激昂的乐曲再次响了起来。一候周省长落座在主席台中央后,两边其他官员方才敢重新陆续就坐。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十八回 周大局长(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