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七回 市公安局(下)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21 点击数:360次 字数:

平时倒是不用赶着去报到,只是今日有个会议要开,耽搁不得。楼下开了车,有点觉得腰酸背痛起来,感觉有点累,便知昨夜操劳太过,没有睡好,也不知是几点才睡下的。忙给老婆打了个电话,问及了家里一声。唐婉告诉他昨日晚间突然有一个陌生人打来电话,称要买吴道子赝品的那幅画。她稍微问了下价格,对方一口就报到了五万。她只说要考虑考虑,问问他再说。这时问他怎么办?周强让老婆自己拿主意,混没把这些事放在心上,听过就忘,开了车去单位。

路上堵了几回车,本想超车的,料那几个交警也不敢来问他,不过好歹忍住了。毕竟这只是公家提供的便车,不是警车,那几个交警虽认人认的比谁都熟,还时常为其开道,处处方便,但周强虽是上司,却并不想欠手下人情,人情欠多了是要还的。上回林辉手下还有个人找他帮忙,结果他事没办成,丢了面子,难堪死了,到现在都还觉得懊恼。不一时终于赶到了单位。

因临近十月国庆了,上级有个全省公安系统工作会议要开,要下面收集各种资料向上汇报,有关黄金周旅游出行的安全问题,及所辖管区内最新治安情况等等。周强昨日便已向下属们发了动员令,早上开会便是为了此事。因有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周强便先配合了一下媒体宣传,表过了决心,才召开局内会议。一时会议完后,各人都忙去了。周强除心系国庆这件大事一年比一年吃紧外,做为领导,倒没的锁事可忙。一些事情都是可做可不做,交给下面就行了。只是想到节日到了,也正是各处走动,拜访省市各级领导的关键时候,他便心中慢慢筹划起来。

正出神之间,踱步到了门口,从半掩的门缝里望见外面办公大厅里只剩了一个女职员,后勤科的小姑娘徐颖在忙碌。不知为何空调没开,办公大厅里又闷又热,她早已被汗水浸透了衬衫,衣服全打湿了。周强见到那不断起伏的胸部和白衬衫下隐约可见的紫色胸罩,不由的幻想她脖子以下是不是依然还是这么白白净净。真是局里难得的大美女呀,典型的重庆妹子,皮肤太好了,也只有重庆那样多雾的城市才能盛产如此美人儿。周强想着想着又想起昨夜,不由的下面便硬了,又猛然惊醒,暗自警戒。

一时出去问道“小徐,怎么就你一个人,他们人呢?空调也不开开的。”徐颖刚十九岁,新来不久,抬头笑道“空调坏了,开不了呢。”周强“哦。”了一声,道“怪不得其他人都走光了,到别的地方乘凉去了吧?你怎么不去呢?还怕生不成?你也是,单单瘦瘦的一个小妹子,看热的汗是这洗的!嗐,早不坏晚不坏,偏偏你来了就坏,连空调都在欺负你呢!嗯,你要热的受不了,就到我办公室里来凉快凉快吧。”徐颖站起来笑道“我还有事呢。”周强招招手“把你资料收一下,就到这里来坐好了。我也有事,各忙各的,也打扰不了你。”徐颖忙笑道“真不用了,我就快弄完了,等下还得出去。”周强道“催人来修空调了没?”徐颖笑道“他们刚才已催过了。”见他转身进去了,才又重新坐了下来。

一时副局长汪泉过来了,推门进了局长办公室,见周强趴在电脑前忙着跟美女聊天呢,笑道“好忙呀!”周强笑道“上午开完会就没什么事了,该安排的我都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我的预案稿小孙也已经在帮我写了,就坐这里玩玩。下午倒是有的忙,最近盗案频发,治安差,好几个地方要跑呢。”汪泉道“大热天的,交给下面的人就好了,你又何必亲自跑来跑去,莫热坏了身子。”周强叹道“哪里有这么好的命呢,当了一天的领导干部,吃了公家粮饷,就是公家的人,就得给人办事。不然上对不起国家党性,下还得让老百姓戳脊梁骨呢。”

汪泉随手裤袋里掏出包红塔山来,递了周强一根,道“刚刚外面看了小徐,倒是越来越漂亮了。”周强点头“那是。”汪泉道“自前年局里走了一个曹小丽,就好久没有这么级别的妹子了,她来了倒好,我们也养眼,就下面那几个光棍小子也有干劲了。”周强道“她能下到我们这里来也真是运头。现在不管哪里,各个单位,凡是漂亮一点的都被上面截走了,能流到我们市一级的只要稍微过的去的就不错了。小徐她是老家在这里,她自己要来的。”汪泉道“听说她原来就没男朋友,现在跟小黄好上了。哎,这小妹子速度还蛮快的,见了小黄长得高高帅帅的,哪里不爱?小黄也是,倒把他前一个女朋友吹了,对小徐真是追的紧呐!哎,可惜呐,人还是单身没有羁绊的好啊,老婆不吵情人不闹的,想跟谁好就跟谁好。”周强点头笑道“是倒是,只是你可惜个球呀,还想追她不成?”汪泉笑道“想倒想,不过我这德性不成啦,五十多了,胡子一大把,人家哪能看得上。”周强道“就是,不单身了就没戏头,你就好好想着把工作怎么给我干好吧!”汪泉笑道“我当然没戏头,不过领导你要是出马,保管就是不单身了,也照样有戏头!”周强笑道“我想着最近比较忙,你一直在加班,比较辛苦。等忙完这一阵,正准备让小婉准备几个拿手菜,你再把嫂子叫来,到家里来我们兄弟好好聚聚,大醉一回。你倒讲这些,要有本事就把这个话头当面给唐婉讲讲,看她怎么招待你!”汪泉拱手笑道“不敢,你这分明是鸿门宴,摆明了要害我呀!”周强也笑起来。

汪泉又笑道“对了,我司机小范这些天给我介绍了几个美女,其中有一个跟小徐很像的,我都约过她好几次了。要不我哪天带你去看看?”周强笑道“这些事你莫叫我。”汪泉笑道“又不干嘛,就喝喝酒跳跳舞而已。每天面对着这些美女,还能多活个几年,就一起吃吃饭也是好的。”周强问“有几分像?”汪泉道“总也有个六七分吧。怎么样?去看看也好的。”周强只是摇头。又没好气道“最近老看你总是往舞厅里跑,一天到晚屋里老婆丢了不管,单位里一下了班也是跑的比兔子还快,瞎忙乎,你还有没有个正经?我都服了你了!”汪泉嘿嘿笑道“你猜我下了班干嘛去了?”周强道“我还用猜么?你就莫跟我打马虎眼了,只莫让你老婆逮着就好了。嗯,比你上个好么?多大了?”汪泉笑道“大三的学生,南京音乐学院的,气质很不错呐。”周强点头“那是不错,毕竟上过学的人素质比较好,可惜被你糟蹋了。”汪泉笑道“那是,尤其她音乐的素质好,吹萧的功夫一流。”周强刚喝的一口茶喷了出来,笑骂道“你个痞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瞧你那德性!刚讲了你两句好话你就原形毕露,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汪泉笑道“领导教训的是。时下正流行呐,我也是没办法,现在各个单位里人人好此,下了班要不去接个女学生都好像跟不上时代了似的。我比不了领导那样严于律己,大公无私,专一忠情于嫂子,真是世间少见呐。哎,这都是女大学生惹的祸呀!”周强呸道“你就少给我灌迷汤了,拐着弯儿骂我罢了。”

汪泉道“不敢。”靠在沙发上懒洋洋抽着烟,又道“对了,你的事怎么样了,李部长家去过了么?”周强叹了口气“去过了,倒没讲什么。”汪泉道“早些天我忙着党校上课的事,也去赵厅长那活动了下,饭局上新认识了几个人,还能帮我在赵厅长那里敲敲边鼓。哎,赵厅长倒真是个豪杰,都不怕人言可畏的,直接就离了婚娶了个漂亮太太的。他现在这个看起来虽然还太年轻,没想到做官太太已经好熟练了,应酬我们这些人,该收的收,该打发的打发,利索的很呐。”周强点头“那是,这年头能力强的人一大把,个个都要升迁,哪里能升的了?还不都走关系,她什么没见过?哎,也就你我还要苦苦挣扎吧!”

看了看墙上挂钟,道“快十点钟了,我还要接我女儿放学,就先去了。下午我有得忙,就不过来了,下了班直接回家,你要有什么事就打我电话好了。近日旺暑天,你也要多多保养,莫太辛苦了。哪天你有空了,就直接带了嫂子到家里来。”汪泉点头应了。

周强开车出去时,路口看见了徐颖,见她一个人站在路边。周强正打算过去招呼一声,又看见局里的刑警干事黄胜拿着两根冰棍从商店里出来,两人笑嘻嘻手牵着手往前边去了,倒没看见他。周强看着这些年轻人的背影,不由感慨起岁月的无情来。又想起这是上班时间,两人就出来溜达做私事,真不知是怎么工作的。

一时接了女儿回家时,门前正好又见着一个送礼的,不是很熟。周强便不大理会,告了声罪,便上卧室休息去了。老婆唐婉与那客人也不熟,寒暄了几句,接过那人手上的烟酒去了厨房,不一会又端了些水果点心出来,泡上杯茶。那客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了会,也就告辞。一时等人走后,唐婉拿出她的小账本进了卧室,给周强看着,道“这半个月收了现金四点七万,给领导送礼花了三万,剩下的不多,不过厨房堆放的烟酒折合起来也有一万块左右。”周强随手把公文包拾起扔过去,道“呐,这里还有一万,老陈送的,我还没来的及给你。平时我要不在屋里,接待人的事你操持就好了,只要不得罪人就行,也不必事事都详细跟我来讲。”老婆道“那收支账总要跟你报下啰,不然少了钱你难道不来问我?”又笑道“嗯,我买了几张牒子,倒很好看,你要不要看?”周强问“什么牒子?”唐婉道“新出的两个三级片,倒不错。今晚上你就莫要出去了,我们都好久没来过了。”周强道“我的应酬多,哪能不去?不然哪弄来这些票子养家糊口?”唐婉又笑道“白天特别困,都没力气,我也喜欢晚上。艳艳大了后,都怕吵着她,不如我们也到外面去开个房间,好好乐一乐。”周强摆摆手“哪天吧,今天倒真有点事情。”唐婉道“你早上电话里就讲哪里腰酸背痛的,我来给你捏捏。”周强点了点头,趴在了床上。唐婉上来坐在他身上,又道“平子他屋里倒是都雇了两个保姆了,他们屋曾蓉享福,万事都不用做,一日就是逛街打牌,进美容院,皮肤是越来越好了,人不显老,越来越年轻了。”周强道“这个莫提,我们是国家干部,怎能像他们生意人,作威作福。污了公家形象不讲,就看在老百姓眼里,还不让人戳脊梁骨!”唐婉一边帮他捏着,一边叹道“我也就是讲一两句罢了。”

又道“这个月底,你们局里那块地要盖商品房了,作为福利,局里的人可以用低价买到福利房,但你们局里又有指标,刚刚是小刘的爱人,不晓是不是为了这个事才来的,她没讲,我也就没问。对了,你看我们要不要自己也买一套呐?”周强道“我们就不用买了,也不缺那个。做为领导,我也要做做表率。另外,估计最近为这事来求我的人会很多,你也不要太收了人家的礼,不然事办不成,面子上也不太好看的。”唐婉道“这你放心,咱们屋又不指望这个。还有一件事,咱屋里的门也该要换换了,人来的太多了,磨损得太厉害,这在面子上也过不去,让人笑话。”周强笑了道“那换个一样的,免得下次别人来了,还不认得门了。”停了一会,又道“本来我们单位土地开发权是公开招标的,但是几天前陈平来找了我,说想把这个也拿下,在明面上另安排个人。结果我都还没想好,他就已经在老汪、小陆他们那里上上下下都打点了好处去了。哎,他这个人呐,我都不晓要怎样讲的了,真是太厚道过头了!自己还没占到便宜,却总先想着别人。我常讲了他,莫只顾着别个不顾了自己,他总不听。”

一时家里的电话铃响了,周强接了后,立时黑了脸。挂了后老婆问他怎么了,周强发火道“谢才萍和周斌在外面与陈平开赌场,被举报了,你去问一下谢才萍怎么回事。叫她莫要瞎搀和,她搀和什么!”把电话递给老婆。老婆道“她不就是爱打个牌嘛。”周强道“爱打牌?她税务局的班都不去上了,还只是爱打牌?”一时老婆在座机上按免提拨通了号码,问了事由,那边回道“二嫂,你莫听人胡讲,我在陈老板那里是入了股,但我们都是开的正规茶楼还有餐厅,哪有什么赌场。不信你问斌子。你要哥哥莫担心,放一百个心就是了。对了嫂子,昨天我路过商场又看到几件特别好看的衣裳,还有纪梵希的手提包,没时间逛就走了。明儿再去转转,好的话就买了,你要不要一起来呀?”唐婉又回了几句,挂了电话。

周强气道“去年她在观音洞开赌场,被抓到城南分局去了,在看守所里关了五个月,这才出来多久?她要能改,那真是狗都能改了吃屎了!她以后要再来了,你就莫开门,关她在外面!”老婆道“不理就不理,你又气什么,莫气坏了身子。”周强道“你不晓得,上回她犯赌博罪已是登了报了的,现在社会上又传她开赌场传的是满天飞。我都怀疑,年初市里本来要提拔我当高院院长的,组织部都已经找我去谈了话了,后来无缘无故却又泡汤了,就是被她给搅黄的。她个狗日的把我害惨了!逼急了我,我非得登报跟他们两口子脱离了关系不可!哎,我老娘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争气的老六,又讨了这么个丧门星回来!”老婆道“都是自己家里人,能有什么办法?那阵子你见死不救,还是我私下里去找城南分局副局长帮忙,结果人家说帮不上。我又央了小陆再去找,人家又说刑事案件,已经进入程序,没有说情的余地。可见你这个局长也没有几个人怕你。”周强道“那能怪我?我们下面一个侦查她赌场的小子被她手下的马仔扣了五个多小时,最后装进麻袋,丢到赌场几十里外的野地去了。警察都敢打!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还上了报。市委杨书记都打电话亲自来问我,几乎要了我的老命,我还能保得了她?也太无法无天了。她怎么不学学陈平,人家到他那里也只是喝喝酒、抽抽烟,帮忙看了场子不讨点生活费能行么?她怎么就不学好呢,把我坑倒了,她喝西北风去!”

唐婉道“对了,说起小陆,他早两天可是又送了我一块欧米茄手表,值一万二呢。哎,你倒有几个好部下,都是实心人,每年春节和你生日,都是一万元的红包,就没少过的。”周强点头“陆云那小子倒实在,只是业务不行,遇事变通的慢,思想多少有些僵化,办不成事,难以提拔的起来。”唐婉道“不会可以慢慢学嘛。”

刚才说不了几句,又有一通电话打来,唐婉先去接了,道“找你呢。”周强接过,却是原先还在苏州时的一个同事打来的,说是先前周强在苏州公安局上班时的副手张彪居然在昨天将苏州公安局告上了法庭。周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年半之前,苏州清太坪镇鞭炮厂发生了重大治安灾害事故,周强和张副局一起去事故现场,本来带着司机小宋,但是为了更快,周强自己驾了车。他喜欢自己驾车,特别是山路。那是十二月底,整个县都很冷,山路上有些地方有些小碎冰,在过一个弯道时,他们的车翻入了接近三十米深的山沟,幸好不是悬崖,但是张副局受了重伤,住进了医院。后来,张彪被确定为八级伤残,周强对这起事故负全责。至于张彪的住院费用以及伤残补助,周强当时作为局长,让局里掏了钱。

朋友告诉周强,自他调任之后,新的局领导班子因是他的老手下,尚还履行了承诺,不过并没有一次性给清。现在局里又来了新人,一朝天子一朝臣,人走茶凉,虽然对局里来说只是无关痛痒的十几万,但却拒不执行周强当时定下的补偿,不认他的签字。张副局气不过,一纸诉状将公安局告上了法庭。周强听着听着,一丝悲凉涌上了心头,心如刀绞,兄弟受苦都是我的错呀!忙问了朋友的账户号码,中饭也顾不上吃,就去银行里打了钱汇了过去,又托朋友再转交给张副局。这笔数字不小,他便没跟老婆说得,只等再过几个月有了进项再悄悄补回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十七回 市公安局(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