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七回 市公安局(上)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21 点击数:153次 字数:

还在路上,女儿便已给他打了电话。周强到了女儿学校时,等她上了车,在车上问她“你刚才讲什么?要吃肯德基?这个时候你娘饭都煮好了,还吃个什么!下回子,等下回子再吃嘎。呃,今下午我没空,就不来送你了,你自己来上学。”女儿道“你有车都不送,要我自己跑,那你给我打的的钱,我就不要你送了。”爸道“打的打的,一天到晚就要了钱乱花,与你娘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讲你多了吧你又恼火,不讲你吧你又哪里还像个样子!”女儿道“那你也去买个吧,上回开家长会和你聊天的那个老头就是我们班杨牡丹她伢,她屋里就刚买了辆现代,都第二辆车了,原来屋里就有辆标致的。”爸道“你放心,车子迟早是要买的,现在就先坐了单位里的吧,反正油钱也报销的。你讲的哪个老头?人家比你伢大不了几岁,你乱喊个什么!现在上海大众啊、广州本田啊又在降价了,过两年就更便宜了。你要是想看车,哪天有空我带你去车展上去看个够,好几回都没空去得。”

周艳坐在桑塔纳轿车里,感觉挺稳的,路面比较平坦。往窗外望去,只见四周车辆川流不息,马路两边高楼林立,公路高架桥一座连着一座。车里有微微的流行音乐传来,是收音机里的声音,一会完了,播音员又在播报天气、金融资讯等信息和本市的最新交通状况了,声音磁性动听。又有幽幽的清香传来,是放在驾驶座前台上的玫瑰香精。另有一瓶空气清新剂被放在了旁边。驾驶台前有几个小抽屉,放了些香烟、打火机、零钱、发票收据之类,又有一本旅游指南,台上则摆了几本杂志。老爸坐在驾驶座上,正手握方向盘,一脚抵油门,一脚抵刹车,靠在后垫上,随音乐轻声哼唱着。右手边是自动挂档,亦可手动控制。方向盘正中是安全气囊触发器,座位斜着从上到下系着根安全带。

前壁的挡风玻璃外挂了个平安福,由于天晴,玻璃上的雨水毛刷子没有启动。在前后四个角上是车灯,此时也都开着。车身正前和正后方是分别一个车牌,前方车牌下一个喇叭,后方车牌下侧方则是双管消音排气管。此时驾驶座前的屏幕已经开启,显示着前方路径,是全球定位导航,倒车时,则切换至电子摄影控制显示。车门内都有按钮,可反锁车门,亦可升降车窗,车门内外都是内嵌的把手。前门两边外前角又分别一个后视镜,可随意调换角度。车顶可小小开一个天窗,亦可遥控折叠敞开。周艳懒懒地靠在海绵沙发椅上,却没系安全带。后面台上是一块红绸铺垫,上面两个玩具布娃娃,一个灰熊,一个人偶芭比。又一盒心相印抽纸,两瓶益达口香糖、两瓶农夫山泉矿泉水、两付鹰王扑克牌随处放着。又有几盆微型花卉,一盆仙人掌、一盆茉莉香、一盆露水珠。脚下是柔软的绒毛垫子,车内亮起灯,又因为早已开了空调,温度适宜,周艳不由的又有些想睡了。

听见铃声响,她拿起苹果手机来。看了一下,按起了触摸屏菜单,屏幕上跳出诸多功能,有通讯薄、通话记录、记事本、情景设置、号码归属地查询、文档保护、网购、炒股、日历、闹钟、计算器、摄像机、照像机、录音机、音乐播放器、广播、电子书、视频导视、网上报纸、游戏之家,我的下载等。周艳见是来了短信,直接按了快捷键,看完了没有回信,便又懒懒睡下了。

及回到了家里,老爸吃过饭就往书房去了,又叫了周艳过去,要看着女儿练字。

原来南京市新街口繁华商业街有一家泰跃卫星安防公司,近日因顺利地承接了南京金融系统的监控以及道路监控的项目,并且市政给的价格特别优厚,让公司的总经理陈平赚得了不少。此事多亏了市公安局局长周强暗中相助,今日陈平便特购了一幅画作要给老友送来,以谢其出力不少。

陈平司机王鸣开着一辆奔驰A160,驶入了城北区建国路上一家最繁华的高档住宅小区爱琴海小区。门口大门外守卫的几个保安见是陈总,早已认得,不敢耽搁,忙按了电子遥控器,栏杆的一头慢慢升起,开闸放行。

车子一溜烟驶入巷道,只见小区内高楼林立,多是二十层左右。只有少数的几幢四五层小楼,是独门独户的别墅。小车在一别墅边停下,陈平下了车,对王鸣道“车莫停在这里,你要么停到地下停车场去,要么找个稍远的地方停下,周局最不喜欢吵闹,车子停在这里污染空气,他见了讲人两句,不是好玩的。”王鸣应道“是。”开了车到远处停好,下了车,捧出画匣来,小心翼翼,亦用摇控器关了轿车的电子锁,方朝陈总走了过来。

陈平笑道“你放心,车子就不锁也没关系,这里住的都是公安系统的人,没人敢偷到这里来。”王鸣小心翼翼道“陈总,你这幅画可是三万,车里还有一幅也有两万,还是小心点好。”陈平点了点头“那倒也是。”当先向前走去。

只见别墅前摆放着一座石碑,重达一吨多重,是福兮祸兮碑的仿制品,源于奉节刘备托孤故址永安宫。相传在古代只有帝王将相的住所才可立这种碑,以树功德。是周局长的一位友人相赠,被房主人用来镇宅避邪。

陈平走到门前一看,却见新贴了副对联,上联是“本人好友请止步”,下联是“陌生美女入门来”,横批“重色轻友”。便不由一愣,继而大笑起来。及按了电子门铃,女主人唐婉来开了防盗门。陈平笑道“嫂子,我周哥呢?”唐婉笑道“早晓得你要来,也不在这里候着,刚刚在楼上练了下书法,讲是累了,又跑到后花园子里浇水去了。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叫过来。”从门后的鞋架上拿了两双拖鞋,放在地上。

陈平忙道“不急不急,嫂子莫去,难得我周哥忙里能偷回闲,莫要打扰他雅兴。我在这里坐坐好了。哎,周哥倒真是雅人,工作都这么忙,还必定要抽出空来怡情养性,到底跟我们这些粗人不一样呀。”唐婉笑道“他呀,就是这么个人,莫看只是个公安,从小却读的书多,也只是瞎起劲罢了。”陈平笑道“嫂子,你这门前的对联有点意思啊。”唐婉嗔道“不过是你周哥昨晚发神经,突发奇想写了出来的,还必兴匆头头的要贴在门上,也不怕叫人笑话!”陈平道“周大哥真是有才。”唐婉知他难等,便道“嗐,莫管他,我去把他叫过来。”边橱柜里拿了两个白净瓷杯,泡了两杯西湖龙井,端放在玻璃矮茶几上,下面垫着塑胶托垫。手指着道“你们就听我的,莫要动了,就坐在这里喝茶,我去叫他来。”陈平笑道“那听嫂子的。”坐在了矮几后的真皮沙发上。王鸣诚惶诚恐,连声道谢不已,见女主人去了,方才敢坐了下来。

陈平喝了一口茶,道“不错,这是今年新开芽的新茶,你品不品得出这是上千块钱一斤的上等品还是几百块一斤的下品?”王鸣苦笑着摇了摇头,也端起来接连喝了两口,点头称赞不已。

只见客厅里摆放了些石雕木刻等物,一尊青铜鼎,两尊大足石门山摩崖造像石刻佛头。两侧墙上也挂了些字画,看时,一幅是韩美林的《马》,一幅是青绿山水画,落款是张大千。更有一个醒目的透明玻璃酒橱,里面满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瓶瓶罐罐,琳琅满目,让人叹为观止。王鸣道“陈总,周局长怎么那么爱喝酒啊。”陈平道“那是,我大哥最爱喝飞天茅台,一斤都喝得下,洒洒水的事,而且不会醉。”

房后花园内,向院子外望去,整个小区内绿化都极好,处处是芭蕉棕榈、翠竹绿枇,虽是夏暑午间,烈日当空,却使得空气中尚透着一丝凉意。周强并无睡意,闲来无事,拎着水壶在院子里给新栽的盆景洒水。

只见妻子唐婉在房内玻璃门后走了过来,问道“你热不热?这时候出来浇水,看晒的!等晚上凉快了再出来不好?”周强抬头道“又不热,才在冰箱里拿了两支冰膏吃了,正凉快,等下热了我再进来吹吹空调就好了。”唐婉拉开缩拉门入墙壁内,道“平子到了,你进不进来呀?”周强道“哦,我就来。”放下水壶至石桌上,问“你看见他带了些什么东西来了么?”老婆道“一个画匣子,应该又是幅画吧。”周强笑道“不错不错,老陈是越来越会送礼了,比他老婆送你那些金银首饰要强多了。”老婆撅嘴道“强便强呗,就你喜欢这些东西。对了,这回他又是怎个事情要送东西给你?”周强走了阶梯上来,道“就一点搞建设的工程,我给他帮了点忙,在许副市长跟前说了点话,许副市长连问都没问,就给批下来了。”往里走去。老婆在后跟了道“你也不换双鞋,沾了一脚的泥!这事我听曾蓉提过,不过应该还早呢,怎么这么快就办下来了?”周强道“事事都像你们女人一样拖着,那还办得成事?”去卫生间里洗了手,出去会客厅呵呵笑着。

那陈、王二人早已站了起来。周强摆摆手,笑道“坐坐。”陈平已是掏出了包中华烟,敬了周强一根,自己也叼上,笑道“今天过来,又是叫你打牌。路过了画店,就顺便进去看看,也学学老哥你,充充雅人,买了两幅。你这幅是最好的,车里还扔着一幅呢,等明儿我也在房里挂挂。”那王鸣已赶紧站了起来,掏出火机先绕过来给周强点了烟,才回头给陈平点上,方再回去坐了。周强笑道“哦,还有一幅是什么?你就不送我,也让我瞧瞧,过过眼瘾。就你自个能瞧出什么墨水来?放在你屋里,莫糟塌了东西!”陈平道“倒是,老王,你快去拿过来,让周局看看我眼光怎样。”

王鸣赶忙起身去了,一时回来,手里捧回画来。周强着实品鉴了一番,相当高兴。又问了价钱,仍把陈平的那幅还了回去,自己收的这幅收好,听陈平又说起门上刚见的那对联,对周强又极为夸赞了一番。周强道“哦,你说我门上的那副重色轻友贴?不过是我无聊,写写玩玩罢了,偶尔娱情而已。”陈平笑道“大哥之才,山高海远,就是专门去写这门联卖钱,一百元一副,也定是人人想要,能发财的了。”周强道“我哪有那个功夫呢,不累的慌?”聊了一会闲话,陈平又道“许市长那里,我着实想了半天,也不晓该送什么礼物谢他才好。他那里我也不敢去,到时就要谢他怕也要劳烦老哥你又代劳了。”周强道“他也不要收人很多东西,有一点点小意思也就够了。他家的门莫说你难进,就是我去了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轻易不去打扰他老人家。”

且让陈平候着,亲自拿画去收藏时,老婆悄悄跟过来问“值多少钱?”周强笑道“他讲是三万,倒不晓真假,一幅吴道子的赝品,画的倒不错。”唐婉道“那你是要收着还是挂着?我看还是收起来好了。你那宝贝女在书房里就爱捣乱,莫给她又弄坏了。小孩子家不懂事,讲了好多她都不听。”

当下进了书房,只见独女周艳正在练习书法,一见了他进来,明显的老实了许多,背也挺直了,不似先前坐的歪瓜劣枣的。见了那幅画,甚是好奇,忙上来展开了要看。娘早跟了进来,道“莫乱动!弄坏了不是耍的。”周强并不理会女儿,找个书架把画一放,就又出去了。周艳见她老子一走,哪里还有心情看什么甚画,趴在桌上又睡觉了。娘问“你下午放了学还去不去学画画了?”女儿道“不去了,我约了人学跳舞呢。”娘道“那倒随你,你老子也没那么多的空来管你的,你只答的出他到时候问你的便罢。你青年文化宫的老师来电话讲了,讲你老伢交代的,每个礼拜你至少得去一回。我是管不了你,他让你们老师好好管牢了你,莫让你一个暑假就耍疯了去!”女儿“嗯。”了一声,就不见回应了。

一时等爸出门与人应酬去了,娘又到楼上看了电视,周艳便回了自己房间午睡。地上铺的都是瓷砖,空调温度早已打到最低,地板也透着丝丝凉意。席梦思的床上铺了一层凉席,床头一个大水果盘,里面散放着一些香蕉、樱桃、桔子、葡萄等。后面立柜上安着两架台灯,旁边散放着一本照片薄,里面是周艳及父母的合影,一些游玩山水及父母年轻时的旧照。周围墙壁雪白,除挂着几件乐器外,又到处是花花绿绿的枕头、漂亮的布偶,及一个超大的化妆台。

睡了一会,日头又毒又烈,听知了在窗外的柳树上“知知…”地叫着。周艳便走出了卧室,见娘正在阳台上与人手机聊天呢,见了她问“你怎么不睡了,是不是上课时间要到了?”周艳点点头“嗯,已经快两点钟了。”娘道“那就快走吧,半个时辰也差不多了。今日你伢下午有事,没人送你。喏,这两块钱拿去,自己坐公交车。我下午有空就去接你,没空就叫你外婆去接,啊?”周艳道“给个十块吧,我打个的。公交车太挤了,我上学期坐车就被踩了脚了。老师讲公交车危险,不要坐公交车。”娘道“不过才两站路,你就坐不得?你们老师就那么有钱了!”没办法,只得给了她十块钱,又好生嘱咐她一路小心安全,过马路千万莫闯红灯。要是天太热了紧防中暑,莫要省钱,多买几支冰棒吃吃是好的。周艳边出门边应了,道“我傻呀,闯红灯给人去撞呀,都两百年没闯过了!”才刚出去几步,娘又追了出来,手里拿着瓶康师傅冰糖雪梨饮料,道“路上莫渴着,这个拿着路上喝。冰箱里刚拿出来的,还冰着。”周艳道“莫拿了,拿着怪累的,我塞哪里呢?包里都满了。等下在外面买好了。”娘道“拿着!外面买是外面买,出小区去还有好段路呢,你渴坏了怎么办?你怎么就那么懒呢!”周艳只得“哦。”着应了,接了水扭头就走。一时想起有件事忘了跟老爸说了,便掏出手机边走边发短信起来。

而此时周强正在市内陈平自己开的金陵宾馆内,与几人在包间里推杯换盏,叹道“等了这大半年,任命迟迟不能下来。自我担任领导职务以来,工作也没少干,提拔总没有机会。甚至下面的人不断受到提拔重用,独没我的份。入了这行整整二十年,停在正处的位置也七年了,此后七年再无升迁,随着年龄越大,再不进省厅核心,趁着还能动弹动弹,就真的没机会了。人生苦短,人生苦短呐,我还能有几个二十年!”众人都劝道“莫消烦恼,今日只管快活。省厅向来难进,哪能那么容易!以周老弟才干,威望又高,升迁那是早晚的事。”周强敬众人一杯“多承吉言了。”又对陈平笑道“先前听你讲,今日还有了我尚不晓得的滑头,倒要见识见识。但要没有新意,我们可都要罚你。”陈平笑道“若不满意,领罚就是。”

一时让人把扑克牌取来,竟是教大家玩一种新玩法“斗地主”,煞是好玩,众人都兴致不错。临着窗,周强眼尖,就见楼下一个乞丐偎偎缩缩地路过。周强对一服务员道“小姑娘,你去外面看看,去你们店里拿两个包子油条给下面马路上那个叫化子送去。钱就记在我的账上。”那服务员忙到窗口向下认了认,出包间飞快下楼去了。这里众人都道“老周心肠就是好,动不动就要做些善事。”周强笑道“哪里,人间处处不平事,尽力而为罢了。”

窗口边一台格力空调,向着外面吹冷风。市交通局副局长林辉摸了摸手臂,把短袖扯下来一点,道“老周,你看这温度是不是调的太低了?我怎么觉得那么冷呐。”周强笑道“亏了你我还都是行伍出身,哪里就把人冻死了!想当年我抓逃犯的时候,大雪天里没吃没喝的,趴了雪堆里头几个钟头都没事,那当头可比这当头冷多了!”

一时众人一人拼了一瓶茅台,渐渐都喝多了。酒过三旬,场面就有点混乱起来。周强这一桌是他、陈平、市人事局局长宋礼。牌局不小,周强手气不好,带着的两千一下便输光了。他一贯潇洒,从来带不得多少现金,陈平便借了他一万。不料这牌的玩法不熟,又手气不好,不到一个小时,他便不知输了多少。

一时忘性,坐的时间长了,腹间憋的慌,便告了声罪,往包厢外的厕所去了。陈平见他公文包里的钞票没剩了几张,便悄悄往他包里又塞了两万。周强回来见了那包也就笑笑,直到又把这些钱也都输光了才罢。陈平笑问“还借么?”周强笑着摇手“不借了。今日尽兴,只是运头差了,也不晓又跟你借了多少?”陈平有点醉了,笑道“没数,忘了,总也得有个千儿八百吧。今日就不让你还了,凑个彩头,祝你明日再战时旗开得胜。不过下一回可得让你请我。”周强笑道“一定,东道轮流做,不亏了你一个人。”

才刚起身,另一桌上陈平的妹妹陈菁笑着扬头道“老周,这么早就走了,尽兴了么?陪我们再打两把噻。”周强笑道“还没呢,你要再陪我打两把,不赌钱,只赌输了脱衣服,我就尽兴了。”陈菁道“呸,你还没梦醒呢!”众人都笑起来。

陈平递了周强的包过来“包莫忘了拿。”周强接过手里一夹,便觉不同,又细细一摸,便知大概又是一万,笑点了点头,当先向外走去。后面好些男的跟上,一块儿去了金陵宾馆二楼的夜总会,包间里再次开了几瓶洋酒。其间独饮无趣,便叫了几个小姐来陪,都娇艳动人,万般可亲。周强一时不慎便醉了,直到第二天醒来时,才发现不知何时竟躺在了宾馆楼上的客房里。身边躺着两个小姐,也都没穿衣裳。周强忙忙的胡乱用房间里的一次性牙刷牙膏洗了脸刷了牙,才赶着上班去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十七回 市公安局(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