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五回 谢春之丽(上)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21 点击数:191次 字数:

宾馆里做这种生意的不止三楼一家,除了二楼有些许竞争以外,还有其他的一些散户。此时宾馆八楼的一间客房内,袁柔的一个同学谢春丽,年纪比她还小,就正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繁华的夜景,眼中一片茫然。她上个月在学校里认识了一个帅气的男孩孙小宝,比她大了一岁,但是已经辍学了。见面后,小宝告诉春丽,自己对她是一见钟情,相见恨晚,开始追求她。春丽也很喜欢他,见了两三次面后,和他发生了关系。

之后小宝就再也没来过学校里了,春丽很是思念,QQ里问着他,早两天才收到他发来的一条短信,让她来金陵宾馆找他。春丽满怀期待的来了,可没想到的是,小宝竟跟几个同样辍学的人混住在了一起。只见八楼连开着的两间房内,两男三女混住着。小宝十七岁,郑媛媛才十五岁,两人却是一对情侣,住了一间。林俊辉也是十七岁,杨霞仍是十五岁,两人又是一对,住在了对面的一间。还有一个女孩许欣也是十七岁,住在了杨霞那一间。房间里有两张床,许欣单独睡一张。

春丽虽觉得不对,可惜年轻人,三言两语就被男友打发了,觉得这个也能接受,挺新潮啊。因她是小宝的女朋友,便跟小宝住在了同一间,郑媛媛是大姐,她算是小妹,两人同伺一夫。这也不算什么,那林俊辉想和谁好就和谁好,不但在他房间里搞完杨霞又搞许欣,又跑到她们房间里搞了郑媛媛又想搞谢春丽,把她吓坏了。她还是很纯正的那种女孩,可以接受男友有别的女人,但她却只能接受小宝一个,坚决不肯。但没想到小宝却也是兴之所致,时常进入杨霞房间,与杨霞、许欣两人一顿乱交,让她大跌眼镜。

又嘲笑她道“这算什么,你也太落伍了。我十四岁就开始不上学了,出来混到现在,三年了,已经谈了一百多个女朋友了,平均一星期就换一个。你不是第一百五十一个,就是一百五十二个了。”谢春丽张口结舌,大吃一惊。这时那郑媛媛看了上瘾,也脱了裤子,加入进去,搞那孙小宝,不是他搞女人,竟是女人搞他!那旁边林俊辉笑着竖起了大拇指“不错,宝爷就是厉害,连我也得服气!他就是帅,招女孩子们爱,像我的朋友们里,像他这样的也不多。我们男的嘛要么要有钱,要么长的帅,像我两个都不是,就要嘴巴甜一点,会哄人。她们女的嘛就靠男的给一点钱。反正大家在一起玩嘛,酒吧里、KTV里,大家打牌、掷骰子、喝酒玩嘛。有时候自己女朋友也跟别人玩的,都没怎关系的,大家喝了酒,就要搞嘛,包间里十几个人,大家互相搞嘛,都没关系的。我从今年四月份辍学到现在,跟了他们一起玩,才四五个月,也搞了二三十个了。”

又笑嘻嘻道“这里好玩的很,我爸追到这里来打我,我都不回去。谁还肯回学校上学,读书又有什么用?你读了书,长大了,不还是要搞人嘛,看谁搞的多嘛,还不如留在这里,多学点本事。现在她们女的也是,像我女朋友霞霞去年就已谈过三个男朋友了,她们班有的甚至还在小学的时候就开始谈恋爱了。现在的人跟以前就是不一样。”

床上几人完了事,那杨霞也没穿衣服,就招了手道“来,你过来。”叫春丽上前,拿出手机来,要给她拍了一张头像照“站好一点,把头发再梳一下,好拍的美一点。”春丽不知何事,忙笑着让她拍了。这时孙小宝站起来,拿出手机,也要给她拍,一会道“咦,我手机怎么坏了,拍不了了?丽丽,你手机借我用一下,用你手机拍一下。”一时也拍完,便道“嗯,我没钱了,没钱买新手机了,也没钱去修。你手机借我用一下,等过了几天我的修好了,我就还你。”说着收了起来。春丽道“那我用什么呢?要不你还给我,你要用,我随时借你。”这时旁边郑媛媛不屑道“这么小气!”转过头去,看不起她。谢春丽就不好再讨要了。

那杨霞拍完,便在微信里发了几个朋友圈,把她的头像发了出去“我们这边新来了一个女孩子,你们需不需要?”谢春丽笑着坐到她旁边,看她拍的怎么样,在摆弄些什么。杨霞抬头道“我们这个月没钱了,房租只交了三天的,过了三天后就要走人了。你身上有没有钱?”春丽道“我哪有啊,我就剩了吃早餐的两块多钱。”杨霞道“我们也是,连吃饭的钱都不多了,才剩了一百来块。你既然来了,就也要跟我们一起去接接客,一起帮大家赚点生活费啊。”春丽一下子头就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脸色也吓的苍白了“这是什么?你们在干什么?”杨霞懒洋洋道“就是为了维持生活,不得不想办法挣钱。你到夜总会去玩,难道不想办法挣钱?”许欣已穿好衣服,坐在了谢春丽旁边,扶了她肩道“就是去卖啊,去挣钱啊,这算什么!现在的学生们,怎么讲呢,都挺开放的。反正也不读书了,就出来卖嘛,挣钱嘛。我有几个同学,出来玩也没钱,她们就也做嘛。白天上学,晚上就出来做嘛。”

孙小宝这时也过来劝道“这个东西,对于我们这种经常在外面玩的,真的不算什么,感觉不是那个很无法接受的,感觉还行吧。媛媛还说了,我长的那么帅,等实在没钱了,就让我也去做呢。我是感觉我是个男的,做这个有点没面子,不然我早就去了。我原先也交往过好几个女孩子,她们一开始不肯做,后来也都做了。人在社会上没钱不行嘛,没人跟你玩嘛,就要想开些嘛。”

这时几人讨论起来,郑媛媛道“又是那个大肚子啊,我不要去。他上次一次就搞了我两个钟头,还给的钱少,一百块都不到,我再也不要去了。”许欣道“什么啊,是那个光头。上回本来是他找你的,后来被李玉娇她们派人抢了去了,他就没来成,这次还是他。李玉娇那婊子越来越嚣张了,敢抢我们的生意,我们应该好好教训她一顿,让她长个记性,下回就再也不敢了。”杨霞道“那个下回再说。媛媛,这个胖子你可以提提价嘛,涨到一百你再去,他要不肯就算了,我们也正是没钱花的时候,能赚一点就赚一点。还有,开房间、打车的钱都得要他出,一样也不能少,我们帮他在外面望风望了那么久,公安虽没来查,但我们却不能休息。别人几十分钟就搞好了,他两个小时,我们吃亏了。”郑媛媛点头答应了,又对谢春丽凶巴巴道“听到了没,你大姐我都去做了,你还敢不去吗?出台做小姐怎么了,难道就不是人了吗?你给我老实点,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一时杨霞、许欣眼神都冷了起来,冷冷盯着春丽。

谢春丽寒毛直竖,很是害怕,几人把她堵在房内,容不得她出去。刚刚手机又也被小宝骗走了,便不敢不从,只得口头答应下来。结果那林俊辉在一旁兴奋道“那先让我尝尝。”就上前来拉了她上床。小宝不好意思看的,走出去了。另三个女的便一直盯着。春丽反抗不得,便被他搞了。那三人见她顺从,都放了心,当成了自己人,脸色又好看起来。

原来这杨霞、郑媛媛是出了名的爱打人,许欣稍好一点。还在学校时这两人就是出了名的女霸王,爱打架。那杨霞虽才十五岁,年纪在几人里最小,却是他们实际的老大,别人都怕她。才上到初二时,就是她们学校有名的大姐大,周边学校的人没一个敢得罪。她看着清清秀秀,漂漂亮亮,是三人里最漂亮的一个,个子也不高,身材单单弱弱,可说极为瘦小。可是打起人来,那股狠劲却着实让人害怕,心狠手辣,往往是往死里打,不把你打死、打残决不罢手,就是她父母都有些害怕。别人打架好多都是玩玩闹闹,或者被逼无奈,作出反抗。她却不是,自从学业不好,打了人后,有人怕她开始,她就有了成就感,自此一发不可收拾,打架不要命的,视别人性命有如蝼蚁。若是惹恼了她,她一个眼神,能让人寒到骨子里,仿佛看死人一般。她那股威风还在学校里时就已折服了无数的人,无一人敢触逆,早已成了一个亡命之徒。那林俊辉、孙小宝两个男的都时常挨她掌嘴,不敢还手,被收拾的服服帖帖。那谢春丽被她盯着,无形中就不敢反抗,任由摆布。

一时有人回复了,询问起来,杨霞便在手机微信里回复“妹子身材好好,长得也不错哦。”又把她的照片多发了几张过去,其中还包括几张裸照,是刚才加拍的。一时谈妥,客人同意了,杨霞便叫她准备,今晚就要带她出门。期间用餐、上卫生间,都看的死死的,不给她一点逃跑的机会。

晚间,几人梳妆打扮好,先上二楼酒吧玩了一会儿,然后再下楼打车到了另一个旅馆,杨霞送春丽到了一个房间里。客人早已到了,见春丽着实不错,青春貌美,便提出要包夜,杨霞道“那得两百了。”客人点头“两百就两百。”当场支付宝转账了过去。杨霞收到钱,退了出来后,留下孙小宝在门口望风。

房间里顿时只剩下春丽和那个陌生的男子,嫖客是个大叔,五十多岁了,长得还算并不丑陋,但春丽又如何愿意卖淫?一辈子也从来没想过的事啊!只见嫖客摸了一下她的手,便赶紧被她打了一下,挡开了。见客人色迷迷的开始脱裤子,春丽慌慌张张的道“我来大姨妈了,今天不方便做那个。”客人吃惊道“不会吧,你耍我?来大姨妈了,你还跑出来接客?你事先怎么不说?你是个死人啊?死三八!”春丽忙道“我跟她们说了,她们没听清楚,才让我来的。”

客人气急败坏,嚷嚷着就拿手机联系杨霞,叫她退钱,门外孙小宝也是一脸愕然。等杨霞赶了回来,客人早已去了,她只得手机上退了款。

回去的路上,几人都很生气,许欣道“肯定是她撒谎了的,表面是跟我们讲好了,其实背地里又骗我们,肯定是这样的!”谢春丽吓的发抖,忙说“没有。”杨霞气道“她没有来大姨妈,我知道啊。这个贱货刚刚还和小林好,怎么可能?都是女孩子,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

一时回到宾馆,几人把谢春丽押回房内,在床上脱了她的上衣,杨霞气得用口红在她胸口写上了“套路”两个字,一耳光就甩她脸上“你这是跟我玩的套路啊,你这个套路还很深啊,连我都敢玩啊!”一边死劲又甩了几巴掌,那谢春丽半边脸就肿了。郑媛媛笑嘻嘻在旁边捏了她脸蛋道“痛不痛啊,宝贝?”在她左脸上也甩了两巴掌。谢春丽只是哇哇大哭,不敢回声。杨霞打完右脸,也扇左脸,一边猛力跳脚,喝道“小欣,你拍个视频,拍她的裸体,我们发出去,看她还敢不敢了?以后还有没有脸见人!”又扒拉她裤子“脱啊!脱啊!你脱呀!脱的开啦!你脱的开啦!”边狠命死揍着。许欣忙拿手机拍摄起来。谢春丽拽着裤子死死不肯松手。郑媛媛冷笑道“知道错了吗?想让我们打别的地方,你就说一声噢,屁股、奶头都行。”谢春丽被打的坐立不稳,头前后左右来回晃动不已,鼻涕眼泪一顿乱流,只哭道“我再也不敢了。”杨霞也拿手在谢春丽脸上摸了一把,道“哎,你说一下,你脸上痛不痛啊?痛的话我们就打别的地方,好好招待你一下,噢!”

这时林俊辉看不下去了,道“不要打了,再打会死人的。我之前在酒吧玩的时候,就看到有七个女的把一个女的关在房间里猛打,后来就出事了。那女的出来后,回去就跟家里说了,她家里就报了警。后来警察来了她们学校里面,就把她们全抓走了。你们这样子,也会进去的。”杨霞听他一说,又是一巴掌狠抽在春丽脸上“你心疼她是吧?刚跟她好了一次,你就心疼她是吧?那好,那你就别要我了,别跟我好了!”手往外一指“滚,立马给我消失,不然我就让你看到她的尸体,再也别想看到活人!”

林俊辉吓得忙跪了下来“别,别,老婆,你别生气。是我多嘴,是我错了,我走还不行吗?”忙爬起来溜了出去。那孙小宝虽心里多少有点喜欢春丽,一夜夫妻百日恩,知她对自己一片痴心,却同样不敢上前。

原来这杨霞,也是让人伤心,她变成这样,却跟她前男友脱不开关系。她原来正是市第一中学的学生,她们学校占地面积128亩,总建筑面积45000平米,有高中三个年级和初中三个年级共四十几个教学班。学校虽资源有限,采取的是集中教学模式,每班40-45个人,但却恪尽职守,力求让每位同学都得到教师的悉心教导,把他们培养成建设国家的栋梁之才…但其实学校里管理相当的混乱,一旦出了校门,老师根本搞不清楚学生状况。受社会恶俗风气影响,高中三个年级,男生和女生开房已很是正常,十分的普遍。便是一些初中生,放了学也是手拉着手,在公交车上搂搂抱抱,卿卿我我,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那杨霞去年虽才只读初二,却已是她学校的名人,又长的貌美,自然有人追求。她男友王哲十七岁,上高二,亦是学校的一霸,却偏偏长得也是相当帅气,并不粗猛。他当老大却与杨霞靠打出来的不同,而是家里实在有钱,母亲是南京国际商贸公司总裁,身家过亿,父亲也是市里极有名气的画家,在美国都开过个人展览的。照理说这样的家庭,王哲应该极有教养,极为出息才对,偏偏物极必反,凡事都有例外。那王家父母自己虽然极有本事,却偏偏不能管教孩子,把他给惯坏了。那年学校开学典礼上,还作为高一新生代表发言呢,转头下来,就聚众喝酒、赌博、看黄片去了。因他家有钱,杨霞跟了他也是十分满意,那时还想过将来嫁给他,也不介意他花花公子习性,女友众多。

偏偏王哲喜欢他们班一个同班同学,却又搞不定。原来有个女孩姚易,山东人,才十六岁,比王哲小一岁。这学校校长廖永远也是山东人,每年都在他们当地设个报名点,介绍自己学校的好处,与国外甚么学校有些甚么联系,容易办理出国,把他们学校吹的是天花乱坠,好额外招些生源,收取些不走正经途道的费用,贴补家用。那姚家因女儿正好要考虑出国,就转学过来了。她一来就入了王哲这一班,偏又长得细细的腰、长长的腿,吹弹可破的脸蛋,那王哲一见便动了心。几番勾搭不上,一天晚上,便让某个同学帮忙约她出来。

那姚易生性乖巧懂事,成绩优异,一心要考托福出国的。平时住校,经常向父母汇报学习生活情况,一个月回家才一两趟。那天晚上,还在手机微信里向母亲抱怨说“王哲老是找我麻烦,真是讨厌!”母亲劝道“别理他,一个混混小子,跟屁虫。你倒想想,等出国后你读什么学校,选什么专业?你爸爸想让你去英国,依我说,还是去美国的好。”女儿发了个笑脸的图像过来“都好。”

结果去了2号教学楼的601室,那同寢室的女同学却不在,只王哲一个人在这里。高二是不上晚自习的,住校的人有的人在寢室里自习,有的人会到别的教室里自习,那女生却是王哲狂热的追求者,爱他有钱、长的帅,要她做什么就做什么。那601室偏又是个没监控的,王哲故约她来此,此时又是一番热烈表白。姚易自然冷目以对,转身要走。王哲却是欲火难耐,忍了大半年了,便再也忍不住,恶向胆边生,便拽了她就要来硬的。

姚易大吃一惊,一番怒骂挣扎,可她女孩子,丝毫没力气的,却是于事无补。一会,她臀部裤子上就有大量血迹溅了上去,疼痛难忍,左手臂也被扭的骨折了,却仍拼命挣扎。王哲也是慌了神,晚间本就安静,凄厉的惨叫在夜空响起,实在易招来他人,便死死的捂着她的嘴。嘴掩不住,便只得死死掐住她的脖子试试。果然,她叫不出声了,气都难喘一下,更别提反抗了。王哲大喜,下面动作更快了。结果一时半刻,还不到一分钟,姚易就不动了,再也没有了任何声息。

杀人是要偿命的,王哲也没有料到会走到这一步,瞬间懵了,自己的一辈子难道就这样完了?可是一咬牙,反正做也做了,左右是个死,老子还没射出来呢。便把那姚易的尸体扒光了衣服,放在桌子上摆成各种姿式让自己方便,来来去去搞了个够,一连射了几次。从晚八点多搞到十一点多,三个多小时,方才翻墙逃离学校。

事发后,姚家自然是哭的死去活来,那王家却在第一时间联系姚家“愿意拿钱解决,只要你们答应私了,就是几千万、一个亿也好商量!”一来这是公案,绝不可能无事的;二来他儿子未成年,本也绝判不了死刑,也就是求两家和解了,他儿子少坐几年牢罢了。可他家就这么一个儿子,就算是少坐几年牢,就算是倾家荡产,要他们父母性命,他们也愿意啊。

可怜天下父母心,却养出了王哲那么一个畜生,也可怜姚易,花季年华,前程似锦,却香销玉殒。姚家愤怒至极,一口拒绝,王哲最终判了个无期,今生都没有指望了。杨霞遂也心灰意冷,辍学离家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十五回 谢春之丽(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