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四回 洗浴中心(下)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21 点击数:42次 字数:

一时外面传来响动,说是公安来检查了。丁紫妹直叫倒霉,没办法,只得忙忙领着客人到暗门处,让他溜了。因只做到一半,钱也没收到。那暗门直通到二楼茶房的一个小休息间里,客人慌里慌张的,爬梯都不爬,直接“咚”的一声就跳了下去,动静太大,把丁紫妹倒吓了一跳。忙掩了地毯,出房间到外面去。只见吧台那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有几个人正在做起了足浴,都是店里的人,几个小姐在给他们做按摩。那几个公安并不怎么查,也就是各处房门打开看一下,在走廊上故意大声问了几句话,杨经理陪着他们转了一圈,就下楼去了。

丁紫妹去了吧台,问“公安不是好几个月都没来了么,今儿怎么又来了?”夏皎月道“早上就来了电话了,说今天会来检查,我们都等在这里呢。”丁紫妹道“怎么没人跟我讲呢?”夏皎月道“开会的时候就讲过了,怎么你没到么?不过也没事,杨经理也没让我们躲起来,照常营业,刚才公安才到楼下时,就赶紧叫了我们几个人在台前做起了足浴,装装样子了。”丁紫妹道“我刚才可都白干了,钱都没收着呢。”旁边赵楠也早出来了,笑道“那我倒比你好,完了事,他们才来的。嗐算了,钱收没收到倒无所谓,人没事就行。你在里面他们看到你了么?”丁紫妹道“鬼晓得呢。你们通知我的倒快,我把客人弄走了,回来才看见他们的。”赵楠道“也就是房间里乱了一点,那没事,反正他们就是晓得,也装不晓得。娱乐场所每个场子里,老板都和公安局的领导是朋友,不然也不敢开店子做生意了。”丁紫妹道“就捞油水吧,我们这样的地方一般都不查,就查也是查发廊那样的小地方,今天倒是转了性了。”夏皎月道“又是非典害的,关键是要堵卫生。今天也亏了老板在市里头有人,跟公安局的领导是兄弟,就省厅里也有。陈总别的本事没有,拉关系倒是把好手,本事大了去了,叫他拉了多少人下水来!”

这时只见胡雅倩陪了一个客人上来了,后面杨经理也陪着,两人在笑谈。夏皎月笑道“你才刚去了一楼一会,这么快就有生意了?”胡雅倩过来,皱了眉小声道“哪里,公安呢。”赵楠道“不会吧,又来?”只见那公安穿的是便装,跟杨建直套近乎,拍拍他肩膀笑道“以后做生意不要怕,有我罩着呢。”杨建笑应,等他进房间去了,便转身下楼去了。

一时房间里男的问“会玩冰火吗?”胡雅倩道“会。”男的说“那来吧。”胡雅倩去拿了冰桶和茶杯回来后,帮男的脱了裤子,见男的不很干净,那里有股腥膻气,不过好在还有点淡淡的薄荷沐浴露味道,遮掩了些,让她稍微好过了点。男的坐在床边,她只能弓着身子跪在地毯上伺候着,先含着冰水抽动了一会儿,趁着水没变温,再换成热水,之间一滴水都没漏出来,舌头来回转动,把男的弄得很舒服。这样反复几个来回,男的越来越激动,最后干脆站起来揪着她的头发,自己激烈地前后抽动起来…

一会胡雅倩出来送那人走后,才过来吧台道“刚才那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一楼检查时,一眼就看中了我,刚才又偷偷摸摸跑了回来。也就是个小兵,才刚调了来不久的,都没几个人认得他。跟老板娘又不熟,刚才找老板娘,老板娘都不搭理他。这样的人最不好伺候了,办了事还不得钱,真是晦气!”赵楠道“还想着赚钱?他不找你麻烦,让你倒贴给他,就不错了!”问“这今天第几个了?”胡雅倩道“第一个呢。”赵楠道“那你小心着点,头把生意没得着钱犯忌,你出门过马路都要小心着点!”胡雅倩道“我就那么背时,那么多人他偏偏不选,就选中了个我!你说么,才刚进了个门,屁股还没坐热呢,要早晓得,先躲起来就好了。”说着转身依旧下一楼等生意去了。

其他几人没事,就在这瞎聊,丁紫妹问赵楠“楠姐,听说你最近跟你男朋友吵架了,怎么回事呐?”赵楠道“也没什么,就他跟人打牌,一晚上就输了七千多块,我讲了他两句,就跟他吵了起来。”丁紫妹问“怎么输那么多呐?嗐,你男朋友哪里的人呀?你们在哪认识的?”赵楠道“武汉,他在那边做点小生意。我两年前还在台球馆当陪练,他是那里的常客,他那时候对我特别好,又常在我下班时等着我,我就跟他好上了。”

丁紫妹又问夏皎月“早段时间上哪去了,好些天也没看到你了,请了假么?”夏皎月点头“嗯,好长时间没回去了,我妹妹正好生日,回去给她过过。”赵楠也笑问“你妹妹多大了?”夏皎月道“二十。”赵楠道“那不该上大学了?大几呢?”夏皎月道“大二。不过我也没什么东西好送她的,就给她买了套化妆品,美宝莲的。一支洁面乳、一支防晒霜、一支沐浴露、一支眩唇膏。那么大一个盒子,拆开了里头才四小支,花了我五六百呢。”

丁紫妹问“一本的还是二本的?”夏皎月道“二本。”丁紫妹道“什么专业?”夏皎月道“旅游。”赵楠笑道“那不跟你一样了。”夏皎月道“我不是,我是学的英语。”赵楠笑道“那也一样,反正我记得你以前是做导游来。”夏皎月无奈道“还不是一开始听人吹的呗,以为导游好玩,又可以游山玩水,又有钱可赚,就去考了导游证了,谁知一考就考上了。哎,后来后悔得要死,做了几年就不想做了。但从头再来,又在那一行里摸爬滚打了好几年,一旦放弃,原来的功夫就都白费了。隔行如隔山,我好多同学都已经出人头地了。”赵楠问“导游证好考吗?”夏皎月道“我是初级的,初级的好考。但像我那样的只能接国内的,国外的不能接。初级的原来只要高中毕业就可以去考,不过今年刚刚改了,最低也要大专以上了,初级的要考普通话。”赵楠只是个高中毕业,对这些东西倒不大懂,又问“你不说你是英语专业的吗,怎么不能接国外的了?”夏皎月沮丧了道“我也只是混了个文凭罢了,学的并不好。当时还在复习,准备再考个中级的,结果一直没能考上。”又笑了起来“在学校那会我还选修了韩语,现在简单点的我还会呢。”丁紫妹问“你妹妹在学校里又读的怎么样呐?”夏皎月笑道“她呀,成绩好着呢,比我强多了,人又聪明。”又叹了口气“哎,她不像我,我以前是中专读上去的,我读的是大专,全班三十多个人,全部都是普高的,就我一个中专生。”丁紫妹笑道“那说明你更优秀呗。”

赵楠问“你考了中级的就能接国外的了?不用再考高级的了吗?”夏皎月笑道“那是。我们那行是分接地的和全程的两种,接地是那种下了飞机才归我们管的,是五十块钱天,全程的一百。不过全程的管的事情更多,人更加累罢了,又要管怎么来、怎么走、怎么玩、怎么回去。不像我们,只要把南京的风景名胜、旅游线路、宾馆旅店记熟就行了。像玄武湖、夫子庙、雨花台、护城河、中华门、新街口、中央门这些地方。哎,现在全国旅游业一路下滑,从六月份开始就没好过。我们那行是靠提成吃饭的,客人买东西越多回扣才越多,我最多的时候一个月也能赚个三四千的,那时候是两天两夜没合过眼。我们那有的更厉害的,一月赚了一两万的都有呢,强了我们几倍!南京六朝古都,一直是个旅游城市,虽说有四大火炉之称,但夏季里人也不少的。哎,可现在旺季变成了淡季,一个月到头也接不了两件活,一月里就只八百块底薪,真没法活了!”

赵楠羡慕道“那也蛮好的,又可以耍又有钱可拿,比我们这里可强多了!我上个月扣除花销,一月里也只剩这么多的。”夏皎月道“哪里,像我那么歇着也不行。我们那一行是闲久了就失去竞争力了,还能有什么前途呢?再说除了那八百块,像其他单位有的五险一金,什么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公积金之类的,我们压根儿就没有,根本就不像别人想的那么好。再有,后来又各个旅行社都在修改计划,缩减开支,准备裁员了。我那几个同事刚买了房,都按揭的,每个月房贷两三千,少的也有一千多,当时又面临裁员,想死的心都有了!”

赵楠道“你通常一个团能赚多少的?”夏皎月道“哦,那要看什么团了。比如我记得我原来有个团是上海的,中午才下的飞机,第一站就是南京,要在江苏玩几天的。第二天再在这玩一天,第三天就去苏州了。那个团全是税务局的,公费旅游的,全是男的。那天在车上他们讲的就全是黄色笑话,还要我也赶着凑趣,我就坐在他们领队的腿上也讲了好几个段子。他当时手就不老实,在我大腿上摸来摸去的,还直往我内侧里摸,摸的我都湿了。等到下车的时候,就直接塞给了我一张一百的小费,到了安排房间的时候,他又要求他一个人住一间。不用说我也知道,晚上自然就去他那里了。他们出手大方,花着公家的钱,比司机强多了,一晚上花个三五百,肯定跑不了!至于三百还是五百,就要看我们的床上功夫怎么样了,这也跟学英语一样一样的,要靠平常多加练习,是我们求生的一种手段,就跟我们店里有时候搞些培训是一样的。”

赵楠点了点头。夏皎月又道“你也知道,我们每一天下来,都跟游客一起住在宾馆里的。宾馆和旅行社都是有协议的,要免费给我们提供住房。但是宾馆里只提供一间就不错了,司机是个男的,我们是个女的,孤男寡女两个人待在一间房子里,晚上又要洗澡。特别是这夏天,我们睡觉的时候有的都习惯穿睡衣,有的习惯全裸,就算不脱光吧,也只能只穿内衣了。日子久了也就不讨厌这些司机了,虽然他们没文化,待久了也还凑合,有的人也还蛮好的。另外,旅行社都不养车,车都是社里雇的,每个团完了后,都是我们把费用结给司机的,他们有的还参与了拿回扣。到了晚上,我们若想多赚点钱,就会和他们上床,特别这种淡季压力大的时候,好少付点车费和回扣。你也知道,我们做导游的,多多少少还算漂亮的,他们哪里会不愿意?时间长了,我们就都习惯了,就算是捞着外块罢了。那天要不是那个上海佬,我就直接去找我那个司机小韩了。平常我们同事在一起聚会,也都会经常谈起哪个司机的做爱时间长,哪个的阴茎大,哪个的花样多,把他们当成了我们的一种消遣。”赵楠点头“我晓得。”

夏皎月又道“我们社里不同的线路还不一样的,黄金线路导游甚至是没工资的,接了一个团就要算一个团,要上缴给社里一定的人头费,无论这个团买了多少东西,赚没赚到钱,都要按人头给社里交费用。各个地方消费水平不同,人头费也就不同,比如四川三十,山东四十,上海五十,像那个上海的刚好二十个人,整个团就要交一千整了,万一弄不好我就还要赔钱!跑去跟我们经理说人头费太贵了,少要交点吧,他指着你鼻子说‘你去勾引勾引领队啊,小费那么多,不行再找司机!你打扮的这么漂亮还用我教?这个团要住上好几晚,你就可以赚不少了,白天晚上兼职,拿了双份,我都眼红!实在不行,你再来找我,只要你肯半价,我帮你介绍几个人,现在都淡季,哪里不打折?’我们经理色死了,平常还老卡我们,也不知道哪天出门被车撞死了活该!”

几人正聊着,只见胡雅倩一个人又没精打采的上来了,夏皎月问她“下面有生意么?”她气了道“有个鬼呢!嗐,今天真是倒了血霉!大清早起的头壶生意还没开壶,就碰了个公安,结果就因为他没给钱,我今天果然生意差的要死,跟中了邪似的!看来老凤娘说的吉利果然是不能不信的了,以后请假也要看看黄道吉日了,她说的为防非典,头要坐北朝南睡,也是万万不能违背的了。”夏皎月劝道“那就别下去了,在这里等着好了。”

只见门外袁柔也进来了。夏皎月问“你怎么这么晚才来?”袁柔道“我们学校最近开始晚自习了,要九点钟以后才能来。”夏皎月道“那可不行,杨经理知道了要说人的。”袁柔低了头道“我跟他讲过了,他知道的。”夏皎月“哦。”了一声,便不再应了。袁柔只是个高中生,就是附近市一中的,没去休息室,就在吧台外的一个躺椅上坐下,随便翻起了一张报纸,耳朵里塞着耳机,安静地等起客人来。

不一会外面陆陆续续又有人来上班了,一连结队来了三个人。只见外面经理杨建又领着一个模样很小的女孩进来了,道“你自己到里面去老实待着,不准外出!”又对几人道“你们几个也帮着看着点。”

待了一会,杨建便例行给夜班的人开会,道“今天来说说基本排钟。”掏出一张纸念了起来“第一个见客者,不管搞没搞定,一律打后牌。注明,除客人走了以外后牌不动。如客人继续在盐浴房消费者,第一个见客者和搞定的打后牌,客房被退者不算退钟。双飞和奖钟。预约奖钟,备注,盐浴双飞、客房双飞和盐浴房包夜方有奖钟,另外盐浴房加钟也有。双飞奖钟,当天双飞到第二天十二点凌晨后奖,无论是被飞还是轮牌,一律算奖钟。奖奖钟按报钟时间的先后顺序,如果刚好轮到自己的奖钟这时来点钟,上点钟不算奖的。关于预约奖钟,同样也是到次日凌晨十二点后奖,奖到为止。如有事可推迟奖,如双飞奖钟没奖完的。值班的到中午一点后作废,不值的到三点后作废,如请假或休假同上。当天没上到钟的十二点后排到奖钟前面。注,预约奖钟只可以推迟一天奖,如果超过时间未奖出去就作废。特此声明,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一日。好了,宣达就到这里,等下我会叫人把今天的宣达贴在黑板报上,没听清的下班后可以去看一下。好了,等下再由你们领队点下名,就各到各的岗位上去吧,散会!”仍出去了。众人很多都掏出了纸笔记录下了他刚才说的,等他走了后,方才各自散了。

夏皎月看到先那姑娘老老实实在休息间里休息,叹道“我去问问她吃了东西没?给她送点吃的去。打昨日就不肯吃东西,不能总饿着。”寻了些食物,问时她不肯吃。夏皎月劝道“身体是你自己的,你都不顾死活了,那别人可管不了你。”

女孩子才刚十六岁,出来打工,被同乡骗说帮找工作,告诉她一个月至少可以赚三千块,于是她懵里懵懂来到了这种地方。到了后,才知道要干的是什么,拒不相从,被关起来了。此时哭道“姐姐,你放我出去吧,我以后一定报答你的。”夏皎月道“我是不想害你的,可是帮了你,我的命怕都不保了。老实讲,我们这里这种强迫的事还是挺少的,最近生意不好,老板他们可能也是着急了。原来就有不少客人要找处女,我们都没的人。”

果然当天晚上,女孩茶杯里就被放了春药,处被人买了。完事后,那男人扔下了两千块走了。女孩名叫孙洁,哭了三天三夜。老凤娘劝她“做妓女这一行有什么不好?来钱快,你看我亲生女儿也在做呢!我这是卖不动了,不然还想赚这份钱呢!又轻松,又不费力气,打年轻的时候谁都是这么过来的。何况你已破了身,被一个男人嫖和被一百个男人嫖又有什么区别?做了一百次是妓女,做一次也是妓女!”劝了一天,杨建见她仍不从,便叫了几个龟公毛强、郑丛云等四五个人就在女员工宿舍里一起把她轮奸了,当时又把一个新弄来的女的阮秀押在旁边观看。

杨建完了事,对阮秀道“你跑也没用的,就报了警也是空的。你应了我还好,不应我,你看看她就知道什么后果。她们原来也有跑过的,现在都不跑了。你别逼我,把你身份证、手机没收了,还白挨顿打。实话告诉你,我就是做鸡头的,跟陈老大混的,手下也有几百个鸡。你们只管安安份份赚钱,孵蛋就是,别的想多了也没用。”又冲房外喊道“月妹子倩妹子,你们也帮忙劝一下,省得打着几顿她也不划算。”外面其他房间内夏皎月、胡雅倩等忙答应了。杨建又点了根万宝路抽着,在旁边郑丛云、赵亮虎视眈眈下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问阮秀“你以前有没有跟人睡过?我先前一直都没问你,看你蛮小的,竟然都满十八岁了。”阮秀是刚被杨建从人才市场骗来的,瑟瑟发抖道“我都已经结婚了,刚在人才市场填表的时候,是因为我知道有些地方不招已婚的,才故意填了个假的。”

杨建当时就气急败坏,烟一扔,一巴掌就打她脸上,掌印鲜红,道“操,又捡个破鞋!还想跑?老子还不想要!你老实点听话,还少吃点苦头,不然我叫五六个人来轮流上你。他妈的,是个处女还好,还能卖点钱,不是那老子几个人鸡巴不搞死你,打也打死你!”又死劲在她脸上掐了一下“不听话,明天就搞你,搞完几天听话了,再拉到卫生所去做处女膜修补手术。妈的,亏本的买卖老子还没做过!”当天也让老凤娘劝了一会,阮秀也是不从,晚上就来了几个男的,把她强奸了,轮着搞了一晚上,又暴打了一顿,第二天不让她休息,接着又来,到第三天她消停了答应了,下午拎着她去做了处女膜修补手术,把她疼得要命,然后就被关在宿舍里,说等她养好了一个礼拜后,就要叫她上工。

孙洁因为已帮杨建赚回了本钱,所以得以休息几天,过几天也还得去做处女膜修补手术,便被先安排在了三楼学按摩。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十四回 洗浴中心(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