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四回 洗浴中心(上)
本章来自《南京梦》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2018-03-21 点击数:98次 字数:

一时去乘了电梯,上到了六楼健身房。出了电梯,看到同是三楼按摩房的胡雅倩、叶桑蕊正在这外面等电梯。丁紫妹见两人要进去,笑道“上去的呢。”胡叶两人抬头看了显示灯,忙笑着退了出来,笑道“你们也上来了。”两人点点头,笑着打了招呼,往健身房里面去了。

健身房里有游泳馆、保龄球场、斯诺克场等,两人去了游泳馆。一时才待了一会,丁紫妹就接到电话,下面三楼催她了,只得叫了毛娇,两人仍又下去。在电梯间外等了好久,才坐电梯下到四楼,又走楼梯才到了三楼,进了按摩房。丁紫妹拉着毛娇笑道“我都跟她们学的,她们懒死了,从来不爱走楼梯,就为了少走那两层的路,害等个电梯等了那么久。”毛娇笑道“也不久的,反正早下去了也没事。”只见大厅里很大,布置的豪华奢侈,厚厚的绒布窗帘是放下的,精致的花型吊灯辉映着明亮的米黄色灯光,靠走廊的一面墙壁镶嵌满了水墨画,音乐已经换成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两人慢慢去了休息间,见此时仍没生意,只赵楠一个人在这里,无聊得开了电视又关上,见了两人问“小婷小彩她们呢?”毛娇道“还在六楼,一个在做瑜伽,一个在跑步机上锻炼减肥呢。”赵楠道“叫她们下来,大家一起来打打牌吧,不然坐在这里多没意思。”丁紫妹道“刚看到叶桑蕊、胡雅倩都下来了,人呢?”赵楠道“没看见呢。”房间里很是豪华、宽大,足有四五个沙发,灯光的颜色黄的、紫的、红的,都可以随意调节,靠走廊的一面墙壁整个都是一大块玻璃镜子。

毛娇在沙发旁找了张椅子坐下,她才十五岁,很漂亮很安静,不爱笑不多话,脸上既青春又清纯,眼睛十分清澈,极为迷人。她还不习惯于化浓妆,除了一点口红和脂粉,没有别的妆扮。因为极为自卑,平常不大爱出门,所以不常晒太阳,皮肤有了种病态的白。此时她安静地坐在藤椅上,穿了一件袍裙,长长的盖住了脚裸,胸口处透明的蕾丝开得很低,长发散乱着,遮住了雪白的肩。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束香水百合,她给自己泡好一杯咖啡后,侧躺着身去翻起了一份福布斯富豪排行榜。她老爸毛强、老妈老凤娘都是这里的老员工了,还有两个表姐毛婷、毛彩,去年初中毕业后也和她一起过来了。她老家在浙江泰顺,因是沿海地区比较开放,村子里笑贫不笑娼,女孩子多是互相给亲戚带出来做这个的。她父母却是个例外,直接把亲生女儿带出来了,在整个村子里这几年也算是独一份,因此多少有些遭人耻笑,让她特别自卑。且她出门前她的处就让同村的一个男人买走了,卖了多少钱她都不知道。十五岁初中还没毕业的年纪,又从没谈过恋爱,除了那些拐来的女孩子以外,跟这里那些其他的姑娘比,她也算很可怜的一个了。

丁紫妹也去沙发上躺着,头枕着一个白色的鹅毛软枕,一手点了支烟抽了几口后,在面前的茶几上放着的一个玻璃烟灰缸里点了点,点去了烟灰,开了电视在看着。

这时房外有个男子的声音传来,不一会就听见收银台的夏皎月领着客人到门外了,几人忙稍微坐好点,脸朝着门外,不过仍在聊天。靠门的这面墙壁整个都是特制玻璃,房外可以看穿里面,房内看外面却只是个玻璃镜子罢了。客人在夏皎月的陪同下看着里面几人,问“就这些吗,你们还有其他人吗?”夏皎月道“还有的,你要看中了就行,没看中我再给你叫去。”又隔门朝里喊道“小楠小紫,你们坐好点,快一点,怎么还躺着呢!怎么就你们三个人,还有那些人到哪去了?没事让她们多到这里来坐着,莫要到处乱走了。”那客人看看几人,又看看夏皎月,道“我想点你,行不行?”夏皎月笑道“不好意思,我今天正好来例假,不方便,下回吧。”客人只好又看了一下几人,指着道“那这个吧。”夏皎月就叫道“楠楠,点你呢,赶快的。”赵楠忙站了起来,笑应道“嗯来了。”开了门出来。笑对客人道“老板跟我来。”客人跟上,夏皎月自回吧台去了。

赵楠在走廊上走着,见此时春夏秋冬、风花雪月等所有房间都没人,房门都开着。领客人进了较近的名为慕春园的房间,关了门,开了空调,开了大灯,才转过身来。客人问“你们都有些什么服务啊?”赵楠笑道“你要什么服务啊?休闲、足浴、敲背啊,就这些啊。”客人问“价格呢,我第一次来的。”这个房间内有两张大床,赵楠在床间的小柜上拿了块玻璃架,里面镶了张过了塑料膜的菜单,递给客人道“喏,你看看吧。”自己坐在了床边。客人接过,看见菜单上写着价目,是“泰式按摩一百五,中式按摩一百二,日式按摩一百八,韩式足浴六十,桑拿浴三百,休闲三十,敲背一百”等等,另外又在一些项目后有小字,如泰式按摩后有“加精油加二十、双人按摩加五十”等。客人也坐了下来,笑道“休闲按摩也没什么好休的,你们也就胡乱给我敲敲打打就完了,你们这里应该什么都有的吧?”赵楠笑道“什么都有的。”客人笑道“你这里敲背跟别的地方敲背都一样的吧?”赵楠扑哧笑道“老板,当然一样了,难道还有不一样的么?”客人问“半套的还是全套的?”赵楠懒懒靠在床头,道“半套的,全套加五十。”客人道“你这上面可没写。”赵楠又笑了“上面能写吗?写了等着公安来查呢!”

把凉鞋一踢,赤脚在地上走了几步,到了门边,道“做不做?做我就把门关好,还有,要戴套的。”客人笑道“当然做了,不然来这里干嘛。”说着边脱衣服。赵楠也爬上床来,道“你做全套好了,我给你吹吹。老板,你是做什么生意的呀?”边自己也脱着衣服。客人刚在她身上摸了两把,又被她一把推开,道“你等等,我东西忘了拿了,先去拿东西来。”又急急忙忙只套了裙了,踏了高跟鞋开门出去,客人忙把她的胸罩内裤拾了放好。赵楠到了吧台,只见夏皎月正在账本上登记,一看,却不是自己,是写了个“娇”字,顺序是排在自己那个“楠”字后面。笑道“这么快就又有人来了?我那个是全套,你帮我接两杯水好么?我漱漱口。”夏皎月就在她刚才的那个“楠”字后又加了“十五”两个字,又帮她在饮水机处接了凉水。赵楠把两个装了水的纸杯放在托盘上,又放上去一沓纸巾、两块湿巾、几个避孕套、一盒加湿润滑油,托了去了。

到了慕春园时,却见那客人正在门边张望。赵楠进去放下东西,又重新反锁了房门,问“老板这么紧张干嘛,怕什么呢?”客人退到床前,笑道“也不是,以前被抓过一回,进过派出所。”赵楠笑道“放心,我们这里不会有人来查的。”边坐到客人腿上,笑问“老板是出差还是旅游啊,是第一次来这里么?”客人抱着她胡乱摸着笑道“以前也到这里住宿过一次,不过你这一层我是第一次来。也是出差。”赵楠道“做生意么?”客人道“我是个教授,今早上才刚到。我们总部在北京,南京分部请我来给他们讲堂课,完了明天就回去了。”赵楠道“不多玩两天么?”客人笑道“常年在外出差,南京这地方我都不知来了多少回了!”赵楠咬了客人乳头两下,抬头笑道“那你怎么不知道这里?我以前都没看你来过啊。对了,你讲什么的啊?没看出来你还是个专家。”客人笑道“讲航空系统安全运输问题,一年大半个月都在全国各地讲课,跑来跑去也挺忙的。嘿,你看我不像?我不但讲讲课是专家,等下干起事来我才更是个专家呢!”说着就在她身上揉搓起来。赵楠在他身上轻轻捶了一下,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最没良心了,丢了老婆孩子在屋里,只图自己快活。”客人笑道“对老婆有良心不就来不了这里了么。”赵楠撒娇道“那你可得常来,一个星期至少得来两回,再要不来,我们可都要饿死了。”客人道“我又没住这里,哪有空呢。”赵楠道“那你好不容易来了一回,要不玩开心点,我帮你再叫个人来,给你做个双飞?她们活都好着呢,包你舒服死了。”客人笑道“不用了,我只喜欢你,有你一个人就足够了。”这时只听隔壁抚夏轩里传来猛烈做爱的声音,叫床、喘息、床板“嘎吱嘎吱”、墙壁“呯呯”、性器官“啪啪”的声音都有,赵楠笑道“我们快点吧,人家比我们后进来,还比我们快呢。我们这里也有时间限制的,超过了要加钱的。”

一时只听到隔壁毛娇懦懦的声音道“你能不能轻点,温柔一点好不好?让我闻闻,你是不是喝酒了。嗯不是,那你怎么这么厉害,是不是吃药了?”传来男的声音道“温柔?什么叫温柔?老子付了钱就是来找乐子的,管你什么温柔不温柔!你出来卖的只管拿钱就是。”毛娇又道“我是才刚出来做这个的,以前没做过。”男的道“哦,我说看你一脸稚嫩,毛都没长齐。不过你这里价钱挺贵的,要一百,别的地方一炮才五十。”毛娇道“别的地方很多都是生过小孩的,哪像我们这里这么年轻呢,我们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长相服务都是一流。你先停一停好不好?我好痛,腿都抽筋了,先休息一下。我不想等下又要到医院里去看,那挣这七十块钱真不划算。”只停了一下,那边又更剧烈的干起来。

这边客人小声道“哦,原来你们分成分七成的。”赵楠道“哪里,包住宿包吃饭扣二十,做一次也只剩了五十。不过还好,除了扣点押金外,别的钱倒不扣的,只是现在闹非典,生意远远没有原来好了。”客人问“你们包不包夜的?”赵楠道“包的,十二点钟以后。”客人道“要多少?”赵楠道“四百,要开房就到我们楼上好了。”这时赵楠已帮客人吹了半天,道“好硬了,我们做好了。”下床喝了两杯水漱了口,吐在字纸篓里,又给客人鸡巴重新擦了块湿巾,套上安全套,自己下面涂上润滑油。客人问“不戴套行不行?”赵楠道“不行,你不怕死我们还怕呢,做我们这行的最讲究了。”

一时客人让赵楠换了各种姿式在床上颠鸾倒凤,赵楠故意的叫床,道“宝贝用力,快插!再猛一点,再猛一点!”用手在客人胸口轻轻摸着“老公,我要为你生个孩子,一个小baby,你喜欢搞逼吗?啊,你看,我都要出水了,宝贝你真棒。啊啊!”

这时休息间里只剩了丁紫妹一个人,觉得无聊没意思,到收银台夏皎月那去了。夏皎月道“就你一个人了,你去叫她们下来吧。”丁紫妹道“叫什么叫,她们都带了手机,你要叫就打电话吧。她们不来,下一个就轮到我了,本来是轮流的,结果客人一选就选到她们两个了。”叹道“今天又没什么客人,现在生意都不好了,越来越难做,这个月吃什么呢?”夏皎月道“怕什么,实在不行,我们自己到外面打零食去,就去火车站的大马路上,一个月多弄个五六千的,也能堵堵嘴巴混完这个月了。”丁紫妹道“这么热的天,亏你想的出来,而且能找的到人吗?”夏皎月道“当然是晚上凉快了再去。男人如狗,满街都有,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人还不到处都是!这个世界上只要你有本事,又有男人,你就饿不死。”丁紫妹道“哎,这些人也真是,就算有了非典,跟我们又有什么相干?又不是性病,还怕我们吃了他们不成?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就是死也该来才是!我就不信他们能闷在屋子里待了一辈子。”夏皎月道“这个世界除了吃吃喝喝就是男男女女,人呐,想做那种事是管不了的。最近又在扫黄,还蛮厉害的。他们当官的今天要打个报告,明天要讲个话,后天又要出国学习,一大堆的事,自个忙都忙不完,还忙着扫什么黄!我们那里有人让国家养,有人让企业养,升官发财,儿女出国,衣食无忧。五岁造名册,就有了国家工资,就是国家干部。哎,就捱几个月吧,这种事就是一阵风一阵风的,风一过,就好了。”

丁紫妹道“一不偷,二不抢,怀里抱着共产党。不游行,不上访,不嫌老丑上战场。不占地,不占房,一张小床就上岗。不融资,不贷款,自带设备求发展。这是上回哪个客人说的去了,还蛮利索的,笑死我了。”夏皎月道“哦,你说的那个粮食局的党委书记?他还蛮有才的,老家伙一肚子的鬼话!”(作者注:共产党为国家的建设做出了不懈的努力,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但同样的,党的根基却也被无数的蛀虫给败坏了。我们爱党拥党,但也绝不缺乏揭发这些蛀虫的勇气。)

这时,市气象局局长余震东正好从门口进来了,听了笑问“说谁呢?”夏皎月忙迎了过去“又没说你,人家说的是他们粮食局,当真是有才!”余震东哈哈笑道“老贾啊,倒有几天没见到他了。”又搂了夏皎月道“宝贝,昨天我没来,可想我了没?”夏皎月笑道“想啊,当然想了。今儿怎么来的这么早了?”余震东笑道“在楼下打牌,想你了,故来看一下。马上就得下去,到晚上打完了才能过来,估计得八九点钟去了。”夏皎月笑道“那我等你啊,不见不散。”余震东笑道“嗯,不见不散。”

两人亲热的像是一对夫妻似的,那余震东又跟她悄悄说了好一会私己的话,不依依不舍的去了,夏皎月送到门口才回。

原来这余震东最爱洗花澡,不但他,便是他局里的副局长缪勇谋、已卸任的老局长宗周全,俱是如此,这却是他局里的老传统了。想当年,他和缪勇谋就是被他老局长宗周全带了来,才第一次进了这花花锦绣之地,自此以此为家,不醉不归。这里又是个销金窟,像他这等三天两头就来的,一年至少也得花个二三十万。他气象局在市里又被称为清水衙门,最是穷蹇,但他却也有其捞钱的门路,通过垄断市里那些新盖建筑防雷检测的业务,谋取了不少好处,故此从不愁没钱花销。

只见收银台旁边摆了三张白色的躺椅,挂着足浴的工商营业执照,一些泡脚的木桶、香料等,很是干净。丁紫妹见夏皎月仍在记账,便道“让我看看,今天生意怎么样了。”拿过柜台下的账本,共三本,只见上面都是用密码记的。其中一本记录着每月的收入,一本记录着要分给小姐们的钱,还有一本记录的是今年每人每天接待的客人和收入。记录月收入的账本上写着从今年一月至八月每个月的收入情况。这八个月,平均月收入能有四十万元,今年一月份的收入最高,有六十八万余元,五六七八月份是淡季,只有二三十万元。而在记录每个小姐月收入的账本上,众多纸上分别写了“娇、彩、婷、楠、紫、月、娟、薇、倩”等,有些是化名,是来了后原名不好听的都由经理杨建重新起了个艺名。只见紫在今年二月赚到二万余元,但是与老板对半分,还要扣除生活费之类,能拿到手的只有九千余元。最少的一个月拿到四五千元,是上个月的,最多的时候有一万三四千,是年初。丁紫妹叹道“哎,我都来了快大半年了,还只五五分成,要满了一年才四六。你看小娇那小丫头,刚来就是三七分,有着老爹老妈就是好。”夏皎月道“谁叫人家年轻呢,你有本事你也自己跟杨建谈去。”丁紫妹又翻了看下去。只见那本今年记录的账目,上面分别用A、B、C代表兰、芸、秀等,丁紫妹自己的是E。每一天对应的是3、6、10、12、15、18、30等数字相加、求和,代表小姐每天接待的嫖客人数,以及提供服务的种类。不过3、6、10等分别对应的其实是30、60和100,是提供三种服务休闲、足浴、敲背等收取的费用,这是为了应付公安偶尔的检查采用的密码。

看了一会,又拿起另外一本,翻到最后一页,见写的是“2003年9月11日,入库24个丝袜、安全套100桶、牙刷10支、指甲剪5个、橄榄油30瓶、工包5个、棉签10包、喷瓶5个、易慕能20支、擦背力20个。出库工包一个、小瓶子一个、KY一支、震动棒一个、湿巾2包、手指套1小包、中华牙膏1支、SOD蜜1瓶、漱口水1支、消毒水1支、易慕能1支、大套子1盒、擦背力10个。”

只见毛娇干完活送客人出来了,客人推开走廊上的门,保安让他出去了。毛娇过了吧台来,夏皎月收过钱开始记账,毛娇就也在这等客人,边拿了本日记记起来。只见日记本的前面,记的是考勤规则,如“每个月的假期就是例假,不得超过五日;不得争抢客户;如果接到客户投诉扣2分,一个月扣满10分将被开除…”中间页是遇到各类情况下的应对措施,旁边备注着“必须熟练背诵”,包括“客户挑人时要求看胸部该怎样微笑应答、如果客人不用套时如何应对”等等。最后,是各种花样百出的服务技巧。她竟像个勤奋好学的中学生一样,记着每次培训的内容,字迹工整。这会她不时抬头想了一想,却不知记录的是什么了。

等了一会,见赵楠也出来了,等送走客人后,道“这个家伙怎么这么能搞,他妈的还咬了我两口。刚才还在问我,跟他做爱有没有感觉。我没好脾气,也不怕得罪他,就直接回了他了‘等我有了感觉,怕都要等到太阳下山去了!’我倒忘了,今儿太阳已经早下山了,应该改成上山才对。你说么,就那么点事,还磨蹭来磨蹭去,磨磨叽叽,做爱都搞成遭罪了,你快点出来不就完了!自以为水平很高,还问老娘有没感觉,真等老娘有了感觉,黄花菜都凉了!老娘阴道一天洗的次数比你洗手还多呢!”丁紫妹也道“就是,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调情了,一调调个半天,最没意思了。依我看,人呐,就应该痛痛快快一上来就直进直出才好,何必绕弯子呢?做人也要这样直接就好了!”赵楠没来得及坐,又来客人了,又点的是她,她笑着忙进去了。

一会丁紫妹也有活了,和客人去了访秋斋。才刚进去,只听隔壁房间赏冬堂里隐隐约约传来调笑,赵楠在说“老板,你的好长啊。”男的嘿嘿笑了两声。赵楠又道“我的手法怎么样,摸的你还舒服吧?哎,女人最怕细长,不怕短粗,没想到遇到了你这样的家伙。”男的问“这个怎么说?”赵楠道“你想呗,长了能抵到子宫深处,女人都受不了。至于粗又有什么好怕的,孩子都能从那里爬出来。”

丁紫妹这边那男人已经脱光了衣物,坐在了床上,道“能把灯开亮一点吗?”丁紫妹道“不行。”男的又道“我觉得你好漂亮,只是想看清楚你一点。”丁紫妹并不理他,这时坐到床边,拿了块湿巾开始细细地擦起男的睾丸来。男的则伸长着大腿,凑到近前,借着微弱的灯光审视着她。见她穿着暴露,一件白色的系带及肩超短裙,大腿尽露,修长白皙。脸上肤色更白,唇红齿白,耳上镶着细小的宝石,颈上坠着项链。并没有画眉,自然的眉毛很直,很有几分英气。眼睫毛是人工粘上去的,密密弯弯的向上翘起,很是迷人。此时因为那男人凑着,脸离她很近,她厌恶地扭过了头去。那男的是中年人,四十左右,风度翩翩,像是有钱人。见她愤怒了,叹了口气,问“你是哪里人,我见你好像学生的,是还在上学吗?”丁紫妹回过头来,不耐烦道“我不是学生。”见他不再盯着她看,又低头细细地擦起来。她原来是名护士,一次在包皮手术的备皮过程中,不小心划伤了病人。被辞退后,跑到城东一家中医培训机构学习推拿,后进了一家养生馆。待了几年后,辗转又来到了这里。这里没人比她更了解卫生的重要,疾病的可怕,故一直十分小心。

到擦干净了后,道“硬起来了,做吧。”给他上了个避孕套,又自己脱了内裤,躺到了床上,掀了裙子,露出下体。她的阴毛很盛,显得身体很好,能经得起折腾。男的其实很帅,道“你不脱衣服的吗?”丁紫妹道“不脱。”男的又把手伸到她胸口道“那你把胸罩扯下来,让我摸摸里面。”说着就把手塞进她胸部裙子里面。丁紫妹把他手一甩,发火道“不行!”那男的没想到她脾气这么大,沉默了一会,才又道“我喜欢从后面来,你翻过来一下好不好?”丁紫妹冷冷道“不行,就这样。”男的只得又叹了口气,爬上来道“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怎么会这样呢!我又没得罪你。”

一时插了进去,大力撞击起来。男的俯下头道“刚才在外面,我一下就看中了你,感觉你特别不一样,真的很漂亮。你让我亲一下吧,好不好?”丁紫妹一把推开他的头,道“你干什么!”男的停了下来,无奈道“你亲也不让亲,这么做起来还有什么意思呢。”丁紫妹别着头想了一下,道“不能亲,亲了有口水和味道,等下我又要去冼。不过可以摸。还有,等下我还要防人来检查,衣服不能脱。”男的又叹了口气,隔着衣物双手在她胸前抚摸起来,因摸不到里面,最后只得摸着她裸露的大腿和臀部。一时下面撞击的太厉害了,丁紫妹先是紧咬着牙齿不发出声音,后来痛的轻哼了出来。男的道“太痛了吗,要不我轻点?”丁紫妹不耐烦道“不用,你快点就好了。”男的又问道“不亲脸,那让我亲下你的手吧。”丁紫妹摇头怒道“不行,你是不是变态!”

这时只听隔壁也是一直响个不停,喘息声、叫喊声。只听赵楠娇笑道“老板,出来了吗?你快点行不行,我腰都快断了。”男的声音喘息道“马上就好,马上就好。”丁紫妹这边听了,厌恶地皱起了眉头,对身上的客人不是别着脸就是闭着眼。只听客人道“你主动一点好不好?要不你上来,我好累了。”丁紫妹睁了眼发火道“不行,就这样!别的我不会。你快点,能不能出来?我们是有时间限制的。没看到别人只几分钟就出来了,你却磨蹭这么久!”男的只得又动了起来,边陪笑道“哪里久,从开始到现在也才几分钟而已,你先前帮我擦就擦了半天的。我从来也没见过像你这么小心仔细的,你放心,我是没病的。”丁紫妹扭头看向别处,并不看他。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海燕
对《第十四回 洗浴中心(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