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三十章 花开的季节
发表时间:2018-03-20 点击数:440次 字数:

洛城的春天晴天居多,阳光明媚春风和畅,大街小巷的花开的非常灿烂,尤其是百花之王牡丹,全世界出名。

于雨朋的心情和天气一样美丽,他开着那辆本田商务到了凯旋西路的市局,一边停车,一边和杨洋讲电话:“昨晚我走的早,老三后来没喝多吧?”

“没有,你走没多久晓蕙过来找他,两个人就走了。”杨洋在发展大厦顶楼的办公室里坐着,看着窗外阳光灿烂心情也不错,忽地想起于雨朋去北京的事,“朋,你们没事儿了可以去主席纪念堂瞻仰一下,我可崇拜他了!”

“我也非常崇拜他老人家,他是那么的高高在上,凭脑子坐拥天下,还淫——得一手好湿!”于雨朋故意拉长声音。

“于先生,你不做流氓可真浪费了!”杨洋说着传出咯咯地笑声。

于雨朋也笑了笑,开车门一只脚挪到踏板上,这样的天气真该带她到郊外踏青,享受一下大自然。

“哎,人家小芸可是个好女孩儿,你可不许把人带坏了!”杨洋的感觉多灵敏啊,早就发现梁晓芸对于雨朋有意思,只是不方便点破。

“放心吧,人家梁大队长有能力判断我是不是坏人,适不适合抓进去。”于雨朋微笑着说,“好了,先不说了,我到市地儿了。”

“好吧,拜拜,亲一个。”杨洋撒娇。

“嗯,不要,大庭广众的。”于雨朋下车关车门向里走着,看不时有公安走过,拒绝了。

“要嘛!朋——”杨洋继续撒娇。

“不要,免得把手机弄湿喽,漏电很危险,拜拜!”于雨朋说着挂掉手机,快步走到刑侦队队长办公室一看她没在门也关着。看看表没到下班时间,又等了十分钟也没见回来,就问旁边路过的人:“请问同志,你们梁队——”

“她在后面行政楼三楼左手边副局长办公室,你去那儿找她吧!”一个男警官指指北面告诉于雨朋。

于雨朋刚到三楼就碰见梁晓芸从别的房子出来,看着他笑笑,轻声说:“来了?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几点的飞机?该走了吧?”说着走向旁边副局长办公室。

“两点多的,你收拾好就走吧?”于雨朋紧跟在她身后 两人进房间后,他一眼就看到办公桌上摆放一个镶着梁晓芸穿长裙照片的相框,天真烂漫,怎么也和面前的女公安连不到一起,不由得凑近多看几眼。忽然拿起来扬了扬说:“咦,小芸,你们这位副局长一定暗恋你吧?这还睹物思人呢!”

梁晓芸“噗呲”一乐,悠悠地说:“没那么八宗事儿!别瞎说,影响多不好?哎——你吃醋了?”

于雨朋举起相框又摇晃几下,笑着说:“怎么没有?这不是证据都——”

“梁局,这是你要的资料。”又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公安快步进来,打断了于雨朋的话,放下一个资料袋转身出去了,于雨朋站在那里怔住了,好一会儿才说:“梁局?梁队长什么时候成了局长的?”

“怎么了?”梁晓芸答非所问,看到了于雨朋发呆,也忽然想逗逗他,“看你眼睛都直了,相中王秘书了?回头给你牵个红线?”

“哪有啊?怎么会?”于雨朋语无伦次地解释,“就算相中也是相中你!”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将来可别忘了。”梁晓芸说着神秘地笑了笑。

过了一会儿,梁晓芸斜背着小挎包,于雨朋替她拿着行李箱,出门向停车场走去。

到机场,于雨朋和梁晓芸取了票,换过登机牌,看看时间还早,就随意的溜达。

于雨朋忽然觉得别人看他的目光有些异样,再一看旁边穿着制服的梁晓芸,明白了,准是别人误会了他和旁边这位公安同志关系是对立的。

急匆匆拉着梁晓芸快步走到免税区卖服装的小店,认真地挑了两套裙子递给她,指着换衣间说:“去试试!”

梁晓芸换了一套出来在镜子面前转个圈,腼腆地看向于雨朋。

于雨朋点头说:“很好!再换下一套!”

几分钟后,梁晓芸又换另一套出来,于雨朋调侃似的围着她转个圈,悠悠地说:“到底是人漂亮呢?还是我的眼光好咧?简直无可挑剔!姑娘都包上。”

“当然是这位公安同志和我们的衣服都漂亮!”旁边的售货员说。

“雨朋,干嘛要买这么多?我有衣服穿。”梁晓芸忙阻止。

“买,都买。”于雨朋看着停在那里的售货员,售货员转身找包装袋,他压低声音对梁晓芸说,“你这身上的就别换回去了,省的有人把我当被羁押的犯人了!”

梁晓芸又是一阵“咯咯”笑,才明白他为什么急匆匆来买衣服。

两人边往安检口走,梁晓芸边取出票据看,惊讶地说:“呀,两套裙子三千多?这还是免税区吗?回北京我给你钱!”

“什么钱不钱的?算是给你祝贺升职的礼物吧!来年扶正了,哥哥再送你十套!”于雨朋笑着说。

“才不让你做我哥哥呢!”梁晓芸说话时低着头不看他,“我做你姐还差不多!”

“咋跟小孩儿似得?年龄大有奖励吗?”于雨朋笑着往前走去。

梁晓芸咯咯一笑走到他前面,开始排队了,两人小声嘀咕着往前走。

下午四点多出了首都机场,两人坐出租到市区。梁晓芸先带于雨朋到公安部直属的招待所,用自己的证件为于雨朋开了房间,让他先休息一会儿,她回趟家,晚点儿再找他一起吃饭。

天刚擦黑,梁晓芸就带着于雨朋到了太平路的一个军队大院,在门口几米远站住。

“雨朋,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男朋友,不管一会儿我爸妈问什么,你都不能说露馅儿!明白吗?”梁晓芸注视着他的眼睛,非常认真地说。

“等等等等,晓芸,你知道自己说什么吗?我已经——”于雨朋赶紧反对,却被梁晓芸伸手捂住嘴巴。

“我知道,求你别说了!”梁晓芸悄声说,“我要不是被逼得没办法也不会拉你来救命”!

梁晓芸见于雨朋没继续反对才把手松开了,人却没动,眼睛盯着他,眼圈儿里的泪水已经在团团转,嗓子有点哽咽:“我知道自己没她好,也不敢跟她挣!只是想让你帮忙应付一下我爸妈!你要坚决不同意就走吧,我——我——”她说着眼泪失控了,顺着粉红的脸颊滚落下来,鼻子囔的说不出话。

“晓芸,别哭,快别哭——”于雨朋实在料所未及,慌得不知道怎么办,“我答应你好吧,什么都答应你!快别哭了!”于雨朋双手捧住她的脸,用拇指擦拭她眼角的泪,晶莹的泪珠儿滑过手面,他的心都快被她融化了。

梁晓芸拿开他的手,转身看着墙壁。两个人在外面待了一会儿,等梁晓芸心情平静了才走进去。她从门房里取出来两个手提袋,里面是装了两瓶酒和一些礼品盒、洛城特产。于雨朋这才想到自己是两手空空来见她父母,不管什么原因都不该空手来,多亏她想的周到!

大院房子清一色的红砖红瓦,白色隔条,简单而庄重,溜墙边一米来宽的绿化带像新洗过,树不多却都很茂盛。地面的青砖貌似有年头了,路中间有些地方磨得锃光发亮,一尘不染,砖缝和靠墙地方有斑斑青苔,沿路走过来,净的没有一点纸屑,半片枯叶。两人拐几个弯进一个恬静的小院子,刚伸手揭门帘,梁晓芸的父母就从沙发站起来了,走到门口笑着把于雨朋让进客厅坐下。

晓芸母亲在旁边上一眼下一眼,仔细打量着于雨朋。梁晓芸相互介绍了一下,于雨朋称呼她们叔叔、阿姨,晓芸父母叫他小于,寒暄了几句,让到餐厅准备吃饭。

这时候于雨朋才敢打量二老,梁晓芸父亲梁铜山是个六十七八岁的魁梧身材,高个子,国字脸,高鼻梁,浓眉大眼,印堂发亮,脸色红润,二目如电精神奕奕,蓝灰色的中山装整洁干净棱角分明,不怒而威。晓芸母亲大约五十多岁,身材高挑,不胖不瘦,不弯腰不驼背,精神矍铄,一张俊俏的脸庞,素颜没化妆,身穿一套军绿衣服,很明显老两口都是军队出身。

晓芸母亲早做好一桌丰盛的饭菜,麻利地摆好碗筷,又给每个人把饭盛上。

梁铜山取出一瓶白瓷瓶茅台给于雨朋和自己各倒一杯,于雨朋连忙站起来说:“叔叔,我不会喝酒!”

“小于啊,别怪做叔叔的说你几句啦!”梁铜山示意他坐下,“我是军人出身,说话直截了当,不喜欢跟谁藏着掖着,所以你也别跟我绕弯弯儿!对吧?听正之说你是做工程的,还开了酒吧、餐厅,你会不会真不喝酒?”梁铜山说的正之,是他外甥方正之。

“偶尔喝一点儿。”于雨朋被他给说住了,脸一红又站起来。

“坐下,坐下,别紧张!”梁铜山说着眼睛紧盯于雨朋,“在酒吧,白的你能喝多少?”看于雨朋弱弱地伸出右手比划两寸高又压低一半,“不够坦白!”

于雨朋又把手指调整到两寸多,他在酒吧喝的多是低度的清酒或洋酒,喝一瓶半瓶都算是少的。

“这就对了!爽快点,叔叔就喜欢这样的。”梁铜山呵呵大笑,“今晚咱来个不醉不归!”

“铜山,你们悠着点儿,别在孩子面前出丑。”晓芸母亲英气逼入,连几句简单的责备话都入木三分,又扭头微笑着说于雨朋,“小于,多吃菜,别跟他疯。”

“是,阿姨,叔叔性格直爽豪气十足,我很钦佩!”于雨朋淡淡地一笑。

“小于,说得好!男子汉大丈夫,在酒场跟战场是一样的,宁愿挺直着被撂倒,也不能哈腰驼背地活着!来,小于,走一个。”梁铜山说着“吱溜”干了,然后站起走向酒柜。

于雨朋说了声好也一口喝掉了,免得被梁铜山说拖泥带水。

“小于,你跟晓芸好多长时间了?”晓芸母亲关切地问。

“阿姨,我们——差不多——大概——”于雨朋支吾着把眼睛迅速瞄向梁晓芸。

“妈,我和雨朋——”梁晓芸刚要说就被喝止。

“丫头,我在跟小于说话!”晓芸母亲声音不大,却很有震慑力,“不要总是没礼貌!多大人啦?”

“哦!”梁晓芸答应着把身子往后撤了些,悄悄伸出一个指头在嘴边晃来晃去。

“小于?”晓芸母亲又看向于雨朋。

“哦,阿姨,我们大概不到一年。”于雨朋说着,眼角余光看到梁晓芸频频点头。

“这样啊,那你父母那边儿——觉得我们晓芸怎么样?”晓芸母亲又问。

“我——我父母——”于雨朋又偷眼看向梁晓芸。

“那还用说?丫头那可是我梁铜山的女儿!”梁铜山接住话茬,“刚才那个有点儿不实在,咱爷俩喝点这个。”说着晃晃手里的二锅头。

于雨朋感激的点点头,梁晓芸也如释重负地笑着夹菜。

“铜山,我就不能和孩子聊聊天?净瞎捣乱!”晓芸母亲瞪一眼丈夫,瞪得眼神让人感觉好幸福。

“边喝边聊,边聊边喝,小于,对吧?呵呵呵呵。”梁铜山笑着给于雨朋倒酒,看来对老伴儿的在乎超越相敬如宾。

“叔叔说的有道理。”于雨朋奉承着就掉转话题,“叔叔能说点你们军队的事吗?我打小就羡慕军营生活,打进门儿就觉得您身上肯定有故事。”

“好啊!不过得先干了这杯酒!”梁铜山精神一振,他就喜欢跟孩子们讲部队的事,尤其是对越自卫反击战,不记得说过多少遍了,看于雨朋爽快地把酒干了,就思索着说:“给你讲讲对越自卫反击战的事儿吧!”

“好啊!好啊!”没等于雨朋反应,梁晓芸率先拍手叫好,因为她知道这故事一说起来今晚就再没机会聊别的了,晓芸母亲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这眼神又饱含着溺爱与嗔斥,晓芸吓得吐吐舌头低头夹菜吃。

梁铜山给自己也到了一杯,一饮而尽,再倒一杯,开始讲:“那是七九年初,刚过完农历年,我们团接到命令开赴云南……”

这可好,一个认真讲,一个认真听,说到精彩地方梁铜山又是拍大腿又是瞪眼睛,说到有悬念的地方,就非要于雨朋喝一杯酒才肯继续。于雨朋倒是蛮听话的,除了喝酒就是眼巴巴地看着他,确实羡慕那个年代的精神。故事还没讲完,两瓶二锅头已经见底了,梁铜山歪歪斜斜地回房,躺到床上了还在嘟囔着,说第二天带于雨朋去军部参观。

于雨朋硬撑着由梁晓芸送回招待所,刚到房间就跑到卫生间吐酒,完了又回房间喝了点热水,刚坐一会儿又进卫生间吐,过了好几趟才迷迷糊糊的上床睡觉。睡的这个迷糊啊,竟然还做起了美梦,梦到“心房”,梦到杨洋,梦到那个浅粉色的大床,梦到和她情意绵绵巫山云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三十章 花开的季节》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